滥採濒灭绝 陆抢救野生兰花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野生大花杓兰。(CFP)

主要生长于云南、广西的杏黄兜兰,野生种群大幅减少亟待保护。(取自新华网)
北京无喙兰。(取自北京晚报)
稀有印度宽距兰。(取自中新网)
紫纹兜兰在昆明国际花卉展上首次亮相。(新华社)

中国人自古爱兰,兰文化至少有千年以上的歷史,然而兰科植物正面临极度濒危的命运。为留住地球上野生兰花的倩影,大陆野生植物保护协会近日启动了兰科植物保护行动,力图保护野生兰花,拒绝乱採滥挖。

大陆国家兰科中心副主任张国强表示,「兰科植物是世界性濒危物种,其野生资源濒临灭绝。」兰科植物全科所有种类均被列入《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保护范围,占公约应保护植物的90%以上,是植物保护中的「旗舰」类群。

90种兰科列入「极危」

兰科植物之所以稀有,一来是因为种子需要合适的并且特殊的共生真菌来帮助萌发,而共生真菌对生态环境有特殊的要求,使兰科植物种子萌发受到限制。二来兰科植物极具观赏价值与药用价值,以致遭人类过度採挖,资源濒于灭绝。此外,兰科植物是最进化的物种之一,在物种进化和生物学研究中有着重要科学研究价值。

据陆媒报导,大陆兰科植物保护形势非常严峻。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秘书长李润明表示,2017年6月,大陆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北京师范大学等多家科研单位的80多位专家对大陆高等植物红色名录的濒危等级进行了评估,约90种兰科植物濒危等级为极危,占35784个被评估物种中极危物种的15%。

具药用价值更难幸存

日前陆媒曾报导,个别地区过度採挖严重,漂亮的兰花越来越罕见。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村民表示,以前漫山遍野都是漂亮兰花,如今在野外已经很难见到。农民上山放牧或者採菌时,发现石斛都会随手採集。即便像怒江州那样人口并不密集的偏远山区,由于不合理採挖,野生兰科植物特别是观赏价值高和有药用价值的野生兰科植物,数量下降严重,生存面临极大威胁。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员张石宝表示,利益驱动、监管机制不健全和保护意识淡薄,是野生兰科植物遭到破坏的主要原因。他举例,上世纪80年代,杏黄兜兰在香港兰展获大奖,引发了对兜兰的疯狂採挖和非法贸易,使得云南文山的麻栗坡兜兰、硬叶兜兰等野生资源几乎被毁灭殆尽。

(旺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