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主政 欲脱离李登辉阴影

2000年,国安会秘书长庄铭耀(右)宣誓就职,左为唐飞。(本报系资料照片)

李登辉在致辞时特别说,他在总统府不止十二年,连同副总统的四年,总共是十六年。听他这么说,格外令我痛心─中华民国给了他这么长的时间,硬是被他治理成现在这样!

我跟陈水扁先生讲:「谢谢您对我这样看重,让我继续留下帮您忙,但您的同仁可能会面对我的不同意见。」他一拍桌子,说:「欢迎不同意见,就是要不同意见,才能check&balance,不能一言堂!」我再谢谢他送我《台湾之子》一书,并说我父亲不求生活上的享受,所以小时候也是没看过冰箱的。

送他一节圣经经文

他说,这天早晨已告知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白乐崎先生(Natale Bellocchi),五二○就职演说三原则,一是让美方满意,二是国际肯定,三是让中共没有藉口出兵。我劝他,要留意美国有意控制及影响你们。他说当然,但也不能不顾到他们的意见。

我来见陈水扁时,已经想送他一节圣经经文─〈弥迦书〉六章八节:「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事先打好字,带在身上。因为我觉得陈水扁先生如果要带领国家长治久安,并且一如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在选前的推荐话,让国家「向上提升」,则公义、怜悯、谦卑的心正是这位新科总统所需要的;我又想到前几天祈祷后翻开圣经,立即看到的以赛亚书三十二章一节:「看哪,必有一王凭公义行政;必有首领藉公平掌权。」于是再把圣经翻给他看,并说:「陈总统,这是您助理的圣经,里面有写可以帮助执政的话,送给您参考。」我请他以争取公义、公平为重。陈水扁回答:「好,谢谢你。」他主动要我有事直接找他,不要顾忌层层报告。我问要联繫谁?他说马永成。这是初次见面,他的态度谦虚诚恳,十分亲切,但气色不是很好。我回到国安会,把会面经过向殷宗文报告,这事就定了。

晚上,沈正牧师来看我,他为了我下午与陈水扁会面事,中午禁食祷告,事实上,他前几天做梦,梦到我在原地移动双脚,然后又移回原来踏脚处─换言之就是「原地不动」,挺奇妙的。所以,我和陈水扁之间,最初的互动是不错的,这不是政党向背的问题,我和许多国民党员的想法一样,诚心希望他顺利执政,带领整个国家走上坦途。那个时候,国民党智库负责人老友江丙坤请我加入智库,但我说我已答应陈水扁先生,准备继续在政府工作,维持国家的稳定。

陈总统任命了唐飞为行政院长、驻日代表庄铭耀为国安会秘书长,这都是原先国民党培育出来的人才。庄铭耀很明白地跟我讲,虽然他受陈总统邀请来做国安会秘书长,但他的心还是在于国民党,他和我一样,为的是让国家继续保持安定。

十九日,上午十点我到总统府送别连战副总统;下午四点同样的地点送别李登辉总统。李登辉在致辞时特别说,他在总统府不止十二年,连同副总统的四年,总共是十六年。听他这么说,格外令我痛心─中华民国给了他这么长的时间,硬是被他治理成现在这样!虽然李总统对我、对我家都很好,过去有很长的时间也是我尊敬的长官,但如今把国家带到如此境地!苏志诚也来和我握手,并说:「你辛苦了,还要继续再辛苦。」看着他,我心中实在感慨万千。

扁演说两岸同一血缘

二十日,陈水扁、吕秀莲就任中华民国第十任总统、副总统,我参加了殷秘书长移交庄铭耀秘书长的典礼。接着在十一点参加庆典,陈水扁总统就职演说中,最引起我关注的,就是他说:「海峡两岸人民源于相同的血缘、文化和歷史背景,我们相信双方的领导人一定有足够的智慧与创意,秉持民主对等的原则,在既有的基础之上,以善意营造合作的条件,共同来处理未来『一个中国』的问题。」他又说,只要中共无意对台动武,他保证在任期之内「四不一没有」,也就是「不会宣布独立,不会更改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也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陈总统此刻讲的话,其实是不错的,特别是两岸同一血缘、文化与相同的歷史背景,这就不应该主张分离,也就是台湾独立。

但是,中共的回应显然是负面的。中共中央台办和国台办透过新华社发出声明,指责陈总统在「接受一个中国原则」这个关键问题上,採取了迴避、模糊的态度;声明并强调,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的基础。

二十二日,庄秘书长听取国安会简报后,约三位副秘书长谈工作分配。我私下再与庄铭耀谈,他说:「陈总统对你还信任,也希望你做发言人。」我坚辞,理由是我来自旧政府,所以外界不易相信,还是叫张荣丰担任发言人吧,何况他是第一副秘书长。

扁政府上任之后,两岸僵局持续,无法重启协商大门,陈总统为此焦虑。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他准备接见美国亚洲基金会会长傅勒(William Fuller)一行之前,先单独约见我。他问我,要如何打开目前的困局?

我回答:「在五二○就职演说时,您如果在『中国人』一词上加『我们』,中共就没有理由闹了。」

「不可能!」陈总统马上说:「中国是步步进逼的!」他说,以他的背景、环境、他能做到当前的情况,起码是把局势稳住了。他又说,李登辉的大陆政策并不成功,所以他不必照学;我们又谈了一些情治及安全保防的事,我即告 U。我感受到,陈总统已体会到国政责任之重,两岸情况的难为,以及要脱离李登辉的阴影。

(系列完)

(旺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