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浙大面试 一半勾留是此湖(上)

在浙大歷史建筑里,经常能看到民国时期的建筑,或者是外墙,或者是悬挂着的匾额,上面鐫刻着「国立浙江大学」字样。(作者提供)

我在北大上学的时候,一直处在对大陆熟悉的过程中,对于位在北京以外的大学瞭解的比较有限。我在2002年冬天,从北京到江南一带应聘工作;我一共联繫了南京大学、復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政法学院、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大学,以及浙江大学等七所高校。这一趟旅程,我是先从北京搭飞机到南京,再一路从南京、上海,转到杭州。

四所高校分分合合

由于台湾的新竹也有一所交通大学,我又有好几位中学同学考上了交大,所以我对交大并不陌生,也知道台湾的交大是大陆的交大校友在台湾復校而建成的。我小时候住在台湾的中央大学附近,因此也知道南京大学与东南大学的前身就是中央大学。

我毕业于台湾的復旦中学,这所中学是由復旦大学的校友所创办的;六十多年以前,这些復旦大学的前辈们,原本期待能像梅贻琦校长在台湾復校清华大学一样,也能在台湾復校復旦大学;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当局只允许復旦校友在台「復校」一所中学。復旦中学的校歌与復旦大学完全一样,校徽也极为相似。在两岸恢復交流之后,復旦大学每年都由校领导带队,专程到台湾来参加復旦中学的校庆。总体而言,当时江南一带,我能说的上是相对瞭解的大学,只有復旦大学。

杭州本来有四所着名的高校,分别是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以及浙江医科大学。1998年之后,这四所高校合併为浙江大学。由于浙江大学的发展极为迅速,不明究理的人,出于各种心态与原因,往往很愿意说浙大之所以在二十世纪之后能有突破性的发展,完全是占了合併其他高校之利。抱持这种说法的人,对浙大的歷史并不瞭解。实际上,八十年前的国立浙江大学就已经在全国范围内享有盛名。

1952年全国高校进行院系整併时,为了支持中国科学院的建设,浙大有许多老师被调去了中科院,也有不少老师被调入了復旦大学;江南一带因为院系整併而获益最大的高校,就是復旦大学。当时的浙大与(上海)交大,可能是少数因为院系整併,最受影响的着名高校。

校领导具创业精神

1998年,四所高校合併而成的浙江大学,本来都是从老浙江大学分出去的。在这几所学校的歷史建筑里,经常能看到民国时期的建筑,或者是外墙,或者是悬挂着的匾额,上面鐫刻着「国立浙江大学」字样。换言之,这几所被併入浙江大学的高校,实际上本来就属于老浙大。这四所高校毕业的校友,都应该算是浙江大学的校友。

再者,从1998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全国高校的合併潮就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多数传统名校在合併了其他高校之后,并不见得能有多大的变化。所以说到底,浙大之所以能够发展的又快又好,主要还是建立在国家的发展,以及浙大自身的底蕴与全校师生的共同努力之上;还有就是我亲身见证了浙大这二十几年来,校党委书记、校长,以及许许多多的校级领导与中层干部们,确实是具备了企业家、甚至是创业者的高超能力与奋斗精神。

杭州之行,已经是我2002年底那一次江南行的最后一站。由于当时我已经被南大,以及上海的几所着名大学的法学院领导当面告知录取,所以我来浙大面试的时候十分从容,心情上也很轻松。我仍然能记得,浙大法学院法律系的领导,和我约的是下午两点钟在浙大法学院见面。

在上海没赶上火车

在上海的那几天,我都住在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附近的酒店。经过打听之后瞭解,从上海到杭州比较便捷的方式是到梅陇火车站搭乘火车。梅陇火车站追溯其歷史,建成于宣统元年,但是2002年的梅陇火车站,看起来就只是个简易车站;而且上海南站造好之后,梅陇火车站就被拆除了。

现在上海每天往返杭州的高铁有几十趟车,但是当时专门往返上海杭州的火车一天只有四趟。我本来打算要搭乘上午十点的火车,大约十二点左右能抵达杭州的城站火车站;可是那一天是阴雨天,我对路况的估计不足,又遇上早高峰,所以虽然我搭的是出租车,却一点也快不起来,我们这辆车一直被困在沪闵路的车阵之中。

当时我一直催问司机能否开得再快一点;那位出租车司机其实已经开的挺快的了,他见我着急,就有些无奈的对我说:「阿拉知道侬老心急了,但是阿拉开的是出租车,不是飞机,阿拉不好飞过去,对伐。」最后,果然,差五分钟,我没赶上那一趟火车;下一趟火车要到下午一点才开。

没赶上火车,我只好另想办法,幸好在梅陇火车站边上就有上海到杭州的大巴车,而且班次比较多。我立刻上了一班距离开车时间最近的大巴车,大约十二点半左右,抵达了杭州的汽车东站。

改乘汽车前往杭州

当时杭州汽车东站一带看起来像是城乡结合部,市容比较乱,但是生机勃勃。以前东站一带的建筑,现在几乎都拆光了。那时候不管是去上海或是去浙江的许多其他城市,多数都是到东站搭车。虽然杭州东站周遭的环境十分一般,但还是留下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

我从杭州东站下车后,打听了一下怎么去浙大西溪校区。卖公交车票的师傅告诉我,你就搭公交车去吧,不必换车,三十分钟左右就能到。我问明了应当搭乘哪一条路线的公交车后,就乘着公交车,大约在下午一点半左右到了当时浙大法学院所在的校区,浙大西溪校区。西溪校区以前是杭州大学的所在地,占地面积六百多亩;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却座落在杭州市的中心位置,距离西湖很近。我就是在这里,展开了我的浙大生涯。

(下篇将于21日刊出)

(《渡尽劫波两岸情缘》之七)

(旺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產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產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