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畏惧-大地尽头 鹰在上空盘旋

书名:遥远的向日葵地作者:李娟出版:东美上市日期:2018/6/27

在这片乾涸、粗糙的荒野中慢慢往前走。大地沉重,天空轻盈。

走啊走啊,一直走到最后,大地渐渐轻盈无比,载着我动盪着上升。而天空却蓝得凝固了,沉重地逼临下来。

只有太阳永恒不变,永远不可直视。

突然想起戈壁滩曾经是海。

眼下这宽广空旷的情景,正是一场漫长悲剧故事大结局。

可有人仍在说:「……直到地老天荒、沧海桑田……」

就在这时,期限到了,誓言失效了。

我弯腰仔细打量一株草,它的叶片细碎,黯淡,却完整而精致。又拾起一块卵石,擦去尘土,看到它色泽浓艳,玉石般细腻。眼前这一切从来都不曾在意过大结局的事。只有我耿耿于怀。

走啊走啊,我想,若不是穿着鞋子,脚下大概很快就长出根了吧?若不是穿着衣服,四肢很快就长出叶子了吧?

越走,越感到地心引力的强大。我一步比一步沉重,一次又一次地抗拒成为一颗种子。

花盆里的种子,总是手持盲杖般前行,总是四顾茫然,小心地伸出触角又反覆缩回。它侧耳倾听。白天深深潜伏,到了夜里才小心地分裂细胞。

而大地中的种子们无所畏惧,你呼我应,此起彼伏,争先恐后蔓延根系,横衝直撞,呼呼拉拉,沸沸扬扬。

人来了。他脚步所到之处,植物间互相「嘘──」地提示,一片接一片屏息。待其走远,才重新沸腾,重新舒展。

人走到这边,那边抓紧时间开一朵花。

人走到那边,这边又赶紧抽一片叶子。

如果说作物的生长是地底深处黑暗里唯一的光芒,那么,那个人经过的大地,随着他脚步的到来,一路熄灯。

他每个脚印都是无底深渊。

所以,当我妈走在无边的葵花地里时,她身后拖拽的影子才会那么黑暗,她的背影才会那么孤独。

她拖着长长的阴影,像是全世界负荷最重的人,最疲惫的人。

大地尽头,两只矫健美丽的黄羊互相追逐,从一个远方消失向另一个远方。

鹰在上空盘旋。

风绵而有力地吹。

外婆在大地上远远地蹒跚行来。她拎着一条袋子,不时弯一下腰。

我知道她在拾乾牛粪,拾回家烧火取暖。

小狗赛虎在她身前身后欢乐地跳跃着,来回奔跑。

我知道那是小时候的赛虎。

我知道我看到的是一幕多年前的情景。

我猜测我妈是不是曾在此处给我打电话。那一次电话好容易通了,她却不知和我说什么好。

她四面张望,看到远处的葵花地正一片一片地枯萎,看到更远的地方,黄羊成群躲避着追赶的摩托车,看到天空明晃晃的,一点也没有下雨的徵兆。她叹口气,说:「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至今仍无法回答。

我无处遁形,又四处寻找四脚蛇。

这一回,牠再也不愿出现了。(本书摘自P117~P120)

(工商时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