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张作骥母亲今辞世 父母忌日巧合同天

张作骥今与母亲道别,在脸书悲伤发文。(取材自资料库)

《当爱来的时候》、《醉·生梦死》导演张作骥因性侵案入监,去年假释出狱,终于能陪伴相依为命的母亲,但母亲却在今天离世,还和父亲13年前过世的日子相同,对他来说应是最悲伤的巧合。

张作骥今年忙筹拍《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电影与失智议题相关,据知近年母亲也遭遇类似病症,他也因此颇有感触。他表示去年出狱后尽可能睡在母亲床边地板就近照顾,未料不小心在自己房间睡着,起床就发现母亲在睡梦中辞世。

根据《自由时报》,张作骥今在脸书悲伤悼念母亲,全文如下:「

2005年的今天 我父亲在新店耕莘医院走了!

13年后的今天清晨 我的年迈母亲也在5月18日

在睡梦中走了!

昨夜的床边谈话 母亲安静地听着我喊「喝水…还是要喝牛奶?」

她挥挥手 盖了被子 我走过平日睡在她旁边的榻榻米旁

从一月到现在 我几乎睡在地板上 至少可以就近照顾

不知怎么 昨晚我没睡在那 我往楼上的卧房走去

就这样在床上睡着了!

早上 我叫了几声「老妈…换尿布了…我先准备牛奶…??」

我知道情况不对了!

走至床旁 母亲已经走了!摸着冰冷的手 脸

应该是在半夜吧!

拨了119…儿子….同事…接着警察、法医、礼仪师…也都陆续地来到!

在这个狭小的床边 母亲一定不喜欢这么多人在讨论

她喜欢安静

1949年跟着木讷的军人父亲从广东来到台湾

她喜欢这里 就在生下我的二个姊姊之时

他学会台语、客家话….和国语!

二个姊姊因为营养不良 死了

对于我的出生 她寄予厚望

取名「骥」 是希望我成为一匹「千里马」

多年后 她有些后悔 「儿子…你属牛…结了婚…成了做牛做马了!」

我瞭解生命就是如此

3个星期前 母亲又再次中风 脑部又有新的血块

医生建议我停「抗凝血剂」

但却是另一个风险 因为我母亲有「心房颤动」「心室肥大」

2星期的观察期 是有危险的!

昨天 换尿布时 发现母亲有解黑便的现象

同事说这应是胃有出血的徵兆….要去照胃镜…

我看着虚弱的母亲 怎承受的了如此的折磨?

想说明日就是既定的神经内科的回诊及电脑断层的检查

没想到 今日清晨 母亲用最安静的方式和我道别!

从早上开始 殡仪馆 市公所 国军公墓…..到刚刚回到住所

简单的收拾母亲的物品……..

心中浮起 许多的过去 许多的回忆 许多的影像

母亲对我写作 拍电影 一直是占有重要的位置!!

虽然她一直反对我在这个行业….

我在想 母亲选择和父亲同一天走

是否担心她那个愚笨又懒惰的儿子…忘了父母亲的祭日

想起母亲节当日写的话

妈…我很好!….我会很好的!

谢谢这段时间 公司的同事、朋友的帮忙与照顾

谢谢你们!

张作骥」

(中时 )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