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防腐劑也失效 誰來監督政府

蔡英文總統執政後,社運人士大舉入朝,這種權力結構看似理想,但經過2年試驗,這些曾扮演政府「防腐劑」的社運團體,隨著意見領袖被收編,行政資源透過裙帶關係讓社運界雨露均霑,在吃人嘴軟、出手不打自己人的忌憚下,監督政府的力道已是大不如前。

民進黨長期與社運團體親近,將社運人士納入內閣看似順理成章;但從政治角度來看,這無疑是「防範於未然的收編」。因為馬政府8年執政,從大埔案、白衫軍到太陽花,社運風潮無疑是推倒政權的一大關鍵。

因此,讓反對炮火猛烈的社運人士走進體制,化敵為友,無疑是減弱監督力量的好方法。

不可否認的是,社運人士在掌握行政權後,若能將理想性化為政策,確實能替國家注入向上動能。只是2年過去,昔日這群街頭衝鋒者是否有衝出一條生路,還是反被體制同化?從結果論,應是後者居多。

事實證明,環保律師出身的詹順貴,在環評大會投下深澳燃煤電廠關鍵一票,讓環差案順利通過,無疑是換位置就換腦袋。

或是過去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農陣,隨著多位幹部入閣,面對前瞻計畫、農地違法蓋工廠擬就地合法等重大爭議,卻是全面噤聲;就連曾大力批評馬政府農業政策的陳吉仲,當官後擱著果賤傷農的慘狀,先以替吳音寧進行政治攻防,令人不禁想問「農陣還是農陣嗎?」

政大法律系學者廖元豪就曾投書本報指出,政黨的基本目標是執政,政客的夢想是當選,社運不是為了執政或連任,而是有自主目標。

此道理簡單,但社運人士要在權力和價值之間取得平衡,顯非易事;加上綠營全面執政,仍身處基層的其他社運人士,面對原本是抗爭夥伴的「官員」,抗議力道減弱也是再自然不過。

穿草鞋起家的民進黨,理應深知唯有讓草根力量茁壯,政府政策才可能更貼地氣。收編社運團體,削弱反對聲音,或許有助政權平穩,但從國家利益來看,無疑是弊大於利。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