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清源說紅樓(下)

雲門舞集1994年演出的《紅樓夢》舞作。(本報資料照片)

《紅樓夢》的版本又是一項複雜難解的大問題。《紅樓夢》的版本大致分兩個大系統:一個是前八十回的脂評抄本系統,這些抄本因有脂硯齋等人的評語,簡稱「脂本」。到目前為止,發現的「脂本」有十二種,比較重要的有甲戌本、乙卯本、庚辰本、甲辰本、戚蓼生序本(一稱有正本,由上海有正書局刻印)。這些抄本,雖然標有年代,但皆非原來版本,多是後人的過錄本。據紅學大師俞平伯的版本研究(〈紅樓夢八十回校本序言〉),這些抄本流行的年間大約不到四十年,從一七五四到一七九一,初次程高本刻印出現為止。俞平伯認為「這些抄本,無論舊抄新出都是一例的混亂」。因為這些抄書的人,水平程度不一定很高,錯誤難免,有的可能因為牟利,竟擅自更改,「故意造出文字的差別來眩惑人」。

脂本中,又以庚辰本比較完整,原書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指乾隆二十五年(一七六○),現存抄本原為晚清狀元協辦大學士徐郙舊藏,一九三三年胡適從徐郙之子徐星曙處得見此抄本,撰長文〈跋乾隆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抄本〉。一九四八年燕京大學從徐家購得庚辰抄本,現由北京大學館藏。

庚辰本共七十八回,缺六十四、六十七兩回,十七、十八回兩回未分開共用一個回目。現存的庚辰本並非原稿,乃後人的過錄本,抄寫者不止一人,現存的抄本仍有不少錯訛誤漏的地方。但做為研究材枓,庚辰本自有其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因為在各抄本中,其回數最多,而脂硯齋等人的各種批注竟達兩千多條,這是一筆研究作者身世、創作過程等的珍貴資料。又因其年代較早,曹雪芹還在世,於是有些紅學家便認為庚辰本最靠近曹雪芹的原稿,並以此肯定庚辰本的優越性。可是事實上誰也沒有看過曹雪芹的原稿,就此斷定庚辰本最接近曹雪芹原稿,不免失之武斷,這個流傳甚廣的觀點實在值得商榷。出現年代早,並不一定忠於原著。

一九八二年人民文學出版社以庚辰本為底本的《紅樓夢》,這在《紅樓夢》出版史上是一道重要的分水嶺,此後在中國大陸,這個版本基本上取代了流行數十年的程乙本《紅樓夢》,成為中國大陸最具權威的版本。這個版本經由馮其庸領銜,聚集了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一批專家共同校訂的,所以又稱《紅研所校注紅樓夢》,前八十回是以庚辰本為底本,並參照其他諸多版本,後四十回截取自程甲本。這個版本一共修訂三次,三十多年來,銷售量達七百多萬冊,影響了幾代讀者。

一七九一年程偉元、高鶚整理出版程甲本後,不到一年,發覺程甲本因倉促出書,有不少「紕繆」,因此又出版程乙本,把程甲本的錯誤都改正過來,所以程乙本乃程甲本的修正本。程甲本一出,洛陽紙貴,此後的眾多刻本,多以程甲本為祖本,相對之下,程乙本在當時,比較受到冷落。

民國十年,一九二一年,近人汪原放校點整理,出版亞東版程甲本《紅樓夢》之後,知道胡適手上還收藏有一部程乙本,於是於一九二七年又出版以程乙本為底本的《紅樓夢》,胡適自己十分推崇這個版本,因為是修正本,優於程甲本,並寫了一篇〈重印乾隆壬子本《紅樓夢》序〉。這個亞東版程乙本《紅樓夢》因為有胡適大力推荐,一時風行海內外,港、台、星、馬等地區流行的《紅樓夢》亦多以程乙本為主。事實上中國大陸人民文學出版社在一九五三年便以「作家出版社」的名義出版過程乙本《紅樓夢》,這個版本基本上仍是亞東版的翻版。

一九五七年人民文學出版了第二個校點、注釋本《紅樓夢》由周汝昌等校點,啟功注釋,後來,一九六四、一九七四接著在這個基礎上又推出了兩個版本,一直到一九八一年,人民文學程乙本《紅樓夢》累計發行了一百一十萬套。在一九八二年以庚辰本為底的人民文學《紅樓夢》未問世以前,中國大陸的讀者其實閱讀的都是程乙本《紅樓夢》,也就是說大約六十歲以上的讀者,看到的《紅樓夢》多半是屬於程乙本。如果往長遠迴溯,自從一七九一、一七九二年,程高本面世以來,到一九八二庚辰本梓印為止,一百九十一年間,中國讀者看的都是程甲本、程乙本《紅樓夢》,庚辰本《紅樓夢》普遍流行只是近三十多年的事。

在台灣早年遠東圖書公司、啟明書局、世界書局多家出版社印行的《紅樓夢》皆為亞東版程乙本《紅樓夢》的翻版。一九八三年桂冠圖書公司出版《紅樓夢》,這個版本仍以程乙本為底本,但參照其他諸多版本,嚴謹校注而成,並有啟功、唐敏等人詳細注解,是當時台灣最流行的版本。但八○年代,大陸庚辰本《紅樓夢》以壓倒性聲勢傳入台灣,台灣各出版社亦紛紛改弦易轍,多採用庚辰本。二○○四年,桂冠版《紅樓夢》斷版,直到二○一六年才由時報出版重新刊印,二○一七年,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桂冠版簡體字版,程乙本《紅樓夢》才開始又引起大陸讀者的注意。

既然程乙本及庚辰本是目前兩個最流行的版本,這兩個版本在學術上做一個嚴謹精確的比較,確實有其必要。如前所述,做為研究材料,庚辰本有其不可取代的重要性,但做為普及版本,其中大大小小的問題必須提出來檢驗。早在八十年代初,中國紅樓夢學會首任會長吳組湘教授便提出了庚辰本在人物塑造上幾個大問題:例如尤三姐的性格,在程乙本裡是位烈女,而庚辰本卻把她變成了一個淫婦,這便使得情節發展上產生了矛盾,不合邏輯,拙文〈搶救尤三姐的貞操──《紅樓夢》程乙本及庚辰本之比較〉中有詳細分析。吳組湘又提出庚辰本中寶玉把芳官的頭髮剃了,把她改成男僕裝扮,並取了一個「犬戎姓名」:耶律雄奴。這一大段十分突兀,程乙本沒有這一節。鄭鐵生教授極力推舉程乙本,認為做為普及本,程乙本有「藝術的整體性」、「故事性強」、「語言通俗、簡潔、明快」等優點。海外紅學重鎮周策縱教授把程高本及庚辰本《紅樓夢》第一回第一大段從頭逐字比較了一次,這一段是文言文,周策縱的結論是程高本的文字處處都比庚辰本高明一籌。

我在美國加州大學教授《紅樓夢》二十餘年,採用都是桂冠版程乙本《紅樓夢》,因為這個版本注釋周詳,詩賦並有白話翻譯,便於初學學生。二○一五至一六年,我有機會在台灣大學教授三個學期《紅樓夢》導讀課程,因桂冠版程乙本《紅樓夢》斷版,於是我便用里仁書局的庚辰本《紅樓夢》,即馮其庸領銜編整的《紅研所校注紅樓夢》,我於是有機會把桂冠的程乙本《紅樓夢》及里仁的庚辰本《紅樓夢》從頭到尾仔細的比對了一次。讓我吃驚的是,這兩個版本差異之處,比比皆是,幾乎每回都有。從小說藝術的觀點審度下來,無論是人物刻劃、情景描寫,遣詞用句,差異處,往往都是程乙本優於庚辰本。

本書第三輯〈《紅樓夢》程乙本與庚辰本對照表〉中,我把兩個版本重要差異,都對照列出,比較詳論。因為程高本前八十回與脂本之間有不少差異,擁護脂本的學者,便對程高本批評抨擊,認為程偉元與高鶚擅自更改原稿。其實程高本前八十回也是程、高收集當時流行的各種抄本,「廣集核勘,準情酌理,補遺訂訛。」而成,程、高時期流行的抄本,一定遠不止我們當今發現的十二種,而且比較完整,不似當今版本,多有殘缺,沒有一種是十足八十回的。程高本中的異文,很可能是根據當時一些沒有流傳下來的抄本勘訂的,那些抄本與現今十二種「脂本」,不一定完全相同。

《紅樓夢》是中國最偉大的小說,在中國文學史、文化史上占有如此重要地位的一部經典之作,理應以一個最完善的版本廣為普及流傳,這個版本在小說藝術、文字功夫、情節通順、人物性格統一這些條件上,應當優於其他版本,程乙本確實比較合於普及本這些條件。庚辰本作為研究本,自有其重要性,但其細節上許多矛盾誤謬,並非作為普及本的上選。何況庚辰本原只有七十八回,後四十回是截取程甲本補綴起來的,並非一個完整的全本。

而今海峽兩岸在校園中及一般讀者間,庚辰本《紅樓夢》幾乎壟斷了整個市場,而流行多年曾經深入民間的程乙本《紅樓夢》竟然不幸被邊緣化了,年輕的讀者只知庚辰紅樓一夢而不知還有程乙本紅樓另外一夢,這並不是一個健康的現象。《紅樓夢》兩個最重要的版本,應該雙峰並立,互相對比,讓讀者有所比較,對《紅樓夢》這部曠世文學經典有更加全面的了解。編纂《正本清源說紅樓》的目的,便是希望喚醒讀者對《紅樓夢》版本等重大議題的注意。(下)

(本文選摘自《正本清源說紅樓》自序,時報出版)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