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主政 欲脫離李登輝陰影

2000年,國安會祕書長莊銘耀(右)宣誓就職,左為唐飛。(本報系資料照片)

李登輝在致辭時特別說,他在總統府不止十二年,連同副總統的四年,總共是十六年。聽他這麼說,格外令我痛心─中華民國給了他這麼長的時間,硬是被他治理成現在這樣!

我跟陳水扁先生講:「謝謝您對我這樣看重,讓我繼續留下幫您忙,但您的同仁可能會面對我的不同意見。」他一拍桌子,說:「歡迎不同意見,就是要不同意見,才能check&balance,不能一言堂!」我再謝謝他送我《台灣之子》一書,並說我父親不求生活上的享受,所以小時候也是沒看過冰箱的。

送他一節聖經經文

他說,這天早晨已告知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白樂崎先生(Natale Bellocchi),五二○就職演說三原則,一是讓美方滿意,二是國際肯定,三是讓中共沒有藉口出兵。我勸他,要留意美國有意控制及影響你們。他說當然,但也不能不顧到他們的意見。

我來見陳水扁時,已經想送他一節聖經經文─〈彌迦書〉六章八節:「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事先打好字,帶在身上。因為我覺得陳水扁先生如果要帶領國家長治久安,並且一如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在選前的推薦話,讓國家「向上提升」,則公義、憐憫、謙卑的心正是這位新科總統所需要的;我又想到前幾天祈禱後翻開聖經,立即看到的以賽亞書三十二章一節:「看哪,必有一王憑公義行政;必有首領藉公平掌權。」於是再把聖經翻給他看,並說:「陳總統,這是您助理的聖經,裡面有寫可以幫助執政的話,送給您參考。」我請他以爭取公義、公平為重。陳水扁回答:「好,謝謝你。」他主動要我有事直接找他,不要顧忌層層報告。我問要聯繫誰?他說馬永成。這是初次見面,他的態度謙虛誠懇,十分親切,但氣色不是很好。我回到國安會,把會面經過向殷宗文報告,這事就定了。

晚上,沈正牧師來看我,他為了我下午與陳水扁會面事,中午禁食禱告,事實上,他前幾天做夢,夢到我在原地移動雙腳,然後又移回原來踏腳處─換言之就是「原地不動」,挺奇妙的。所以,我和陳水扁之間,最初的互動是不錯的,這不是政黨向背的問題,我和許多國民黨員的想法一樣,誠心希望他順利執政,帶領整個國家走上坦途。那個時候,國民黨智庫負責人老友江丙坤請我加入智庫,但我說我已答應陳水扁先生,準備繼續在政府工作,維持國家的穩定。

陳總統任命了唐飛為行政院長、駐日代表莊銘耀為國安會祕書長,這都是原先國民黨培育出來的人才。莊銘耀很明白地跟我講,雖然他受陳總統邀請來做國安會祕書長,但他的心還是在於國民黨,他和我一樣,為的是讓國家繼續保持安定。

十九日,上午十點我到總統府送別連戰副總統;下午四點同樣的地點送別李登輝總統。李登輝在致辭時特別說,他在總統府不止十二年,連同副總統的四年,總共是十六年。聽他這麼說,格外令我痛心─中華民國給了他這麼長的時間,硬是被他治理成現在這樣!雖然李總統對我、對我家都很好,過去有很長的時間也是我尊敬的長官,但如今把國家帶到如此境地!蘇志誠也來和我握手,並說:「你辛苦了,還要繼續再辛苦。」看著他,我心中實在感慨萬千。

扁演說兩岸同一血緣

二十日,陳水扁、呂秀蓮就任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副總統,我參加了殷祕書長移交莊銘耀祕書長的典禮。接著在十一點參加慶典,陳水扁總統就職演說中,最引起我關注的,就是他說:「海峽兩岸人民源於相同的血緣、文化和歷史背景,我們相信雙方的領導人一定有足夠的智慧與創意,秉持民主對等的原則,在既有的基礎之上,以善意營造合作的條件,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他又說,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他保證在任期之內「四不一沒有」,也就是「不會宣布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陳總統此刻講的話,其實是不錯的,特別是兩岸同一血緣、文化與相同的歷史背景,這就不應該主張分離,也就是台灣獨立。

但是,中共的回應顯然是負面的。中共中央台辦和國台辦透過新華社發出聲明,指責陳總統在「接受一個中國原則」這個關鍵問題上,採取了迴避、模糊的態度;聲明並強調,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基礎。

二十二日,莊祕書長聽取國安會簡報後,約三位副祕書長談工作分配。我私下再與莊銘耀談,他說:「陳總統對你還信任,也希望你做發言人。」我堅辭,理由是我來自舊政府,所以外界不易相信,還是叫張榮豐擔任發言人吧,何況他是第一副祕書長。

扁政府上任之後,兩岸僵局持續,無法重啟協商大門,陳總統為此焦慮。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他準備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會長傅勒(William Fuller)一行之前,先單獨約見我。他問我,要如何打開目前的困局?

我回答:「在五二○就職演說時,您如果在『中國人』一詞上加『我們』,中共就沒有理由鬧了。」

「不可能!」陳總統馬上說:「中國是步步進逼的!」他說,以他的背景、環境、他能做到當前的情況,起碼是把局勢穩住了。他又說,李登輝的大陸政策並不成功,所以他不必照學;我們又談了一些情治及安全保防的事,我即告 U。我感受到,陳總統已體會到國政責任之重,兩岸情況的難為,以及要脫離李登輝的陰影。

(系列完)

(旺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