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浙大面試 一半勾留是此湖(上)

在浙大歷史建築裡,經常能看到民國時期的建築,或者是外牆,或者是懸掛著的匾額,上面鐫刻著「國立浙江大學」字樣。(作者提供)

我在北大上學的時候,一直處在對大陸熟悉的過程中,對於位在北京以外的大學瞭解的比較有限。我在2002年冬天,從北京到江南一帶應聘工作;我一共聯繫了南京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華東政法學院、華東師範大學、上海大學,以及浙江大學等七所高校。這一趟旅程,我是先從北京搭飛機到南京,再一路從南京、上海,轉到杭州。

四所高校分分合合

由於台灣的新竹也有一所交通大學,我又有好幾位中學同學考上了交大,所以我對交大並不陌生,也知道台灣的交大是大陸的交大校友在台灣復校而建成的。我小時候住在台灣的中央大學附近,因此也知道南京大學與東南大學的前身就是中央大學。

我畢業於台灣的復旦中學,這所中學是由復旦大學的校友所創辦的;六十多年以前,這些復旦大學的前輩們,原本期待能像梅貽琦校長在台灣復校清華大學一樣,也能在台灣復校復旦大學;但是因為種種原因,當局只允許復旦校友在台「復校」一所中學。復旦中學的校歌與復旦大學完全一樣,校徽也極為相似。在兩岸恢復交流之後,復旦大學每年都由校領導帶隊,專程到台灣來參加復旦中學的校慶。總體而言,當時江南一帶,我能說的上是相對瞭解的大學,只有復旦大學。

杭州本來有四所著名的高校,分別是浙江大學、杭州大學、浙江農業大學,以及浙江醫科大學。1998年之後,這四所高校合併為浙江大學。由於浙江大學的發展極為迅速,不明究理的人,出於各種心態與原因,往往很願意說浙大之所以在二十世紀之後能有突破性的發展,完全是占了合併其他高校之利。抱持這種說法的人,對浙大的歷史並不瞭解。實際上,八十年前的國立浙江大學就已經在全國範圍內享有盛名。

1952年全國高校進行院系整併時,為了支持中國科學院的建設,浙大有許多老師被調去了中科院,也有不少老師被調入了復旦大學;江南一帶因為院系整併而獲益最大的高校,就是復旦大學。當時的浙大與(上海)交大,可能是少數因為院系整併,最受影響的著名高校。

校領導具創業精神

1998年,四所高校合併而成的浙江大學,本來都是從老浙江大學分出去的。在這幾所學校的歷史建築裡,經常能看到民國時期的建築,或者是外牆,或者是懸掛著的匾額,上面鐫刻著「國立浙江大學」字樣。換言之,這幾所被併入浙江大學的高校,實際上本來就屬於老浙大。這四所高校畢業的校友,都應該算是浙江大學的校友。

再者,從1998年開始一直到現在,全國高校的合併潮就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多數傳統名校在合併了其他高校之後,並不見得能有多大的變化。所以說到底,浙大之所以能夠發展的又快又好,主要還是建立在國家的發展,以及浙大自身的底蘊與全校師生的共同努力之上;還有就是我親身見證了浙大這二十幾年來,校黨委書記、校長,以及許許多多的校級領導與中層幹部們,確實是具備了企業家、甚至是創業者的高超能力與奮鬥精神。

杭州之行,已經是我2002年底那一次江南行的最後一站。由於當時我已經被南大,以及上海的幾所著名大學的法學院領導當面告知錄取,所以我來浙大面試的時候十分從容,心情上也很輕鬆。我仍然能記得,浙大法學院法律系的領導,和我約的是下午兩點鐘在浙大法學院見面。

在上海沒趕上火車

在上海的那幾天,我都住在華東師範大學中山北路校區附近的酒店。經過打聽之後瞭解,從上海到杭州比較便捷的方式是到梅隴火車站搭乘火車。梅隴火車站追溯其歷史,建成於宣統元年,但是2002年的梅隴火車站,看起來就只是個簡易車站;而且上海南站造好之後,梅隴火車站就被拆除了。

現在上海每天往返杭州的高鐵有幾十趟車,但是當時專門往返上海杭州的火車一天只有四趟。我本來打算要搭乘上午十點的火車,大約十二點左右能抵達杭州的城站火車站;可是那一天是陰雨天,我對路況的估計不足,又遇上早高峰,所以雖然我搭的是出租車,卻一點也快不起來,我們這輛車一直被困在滬閔路的車陣之中。

當時我一直催問司機能否開得再快一點;那位出租車司機其實已經開的挺快的了,他見我著急,就有些無奈的對我說:「阿拉知道儂老心急了,但是阿拉開的是出租車,不是飛機,阿拉不好飛過去,對伐。」最後,果然,差五分鐘,我沒趕上那一趟火車;下一趟火車要到下午一點才開。

沒趕上火車,我只好另想辦法,幸好在梅隴火車站邊上就有上海到杭州的大巴車,而且班次比較多。我立刻上了一班距離開車時間最近的大巴車,大約十二點半左右,抵達了杭州的汽車東站。

改乘汽車前往杭州

當時杭州汽車東站一帶看起來像是城鄉結合部,市容比較亂,但是生機勃勃。以前東站一帶的建築,現在幾乎都拆光了。那時候不管是去上海或是去浙江的許多其他城市,多數都是到東站搭車。雖然杭州東站周遭的環境十分一般,但還是留下了我許多美好的回憶。

我從杭州東站下車後,打聽了一下怎麼去浙大西溪校區。賣公交車票的師傅告訴我,你就搭公交車去吧,不必換車,三十分鐘左右就能到。我問明了應當搭乘哪一條路線的公交車後,就乘著公交車,大約在下午一點半左右到了當時浙大法學院所在的校區,浙大西溪校區。西溪校區以前是杭州大學的所在地,占地面積六百多畝;雖然地方不大,但是卻座落在杭州市的中心位置,距離西湖很近。我就是在這裡,展開了我的浙大生涯。

(下篇將於21日刊出)

(《渡盡劫波兩岸情緣》之七)

(旺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