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畏懼-大地盡頭 鷹在上空盤旋

書名:遙遠的向日葵地作者:李娟出版:東美上市日期:2018/6/27

在這片乾涸、粗糙的荒野中慢慢往前走。大地沉重,天空輕盈。

走啊走啊,一直走到最後,大地漸漸輕盈無比,載著我動盪著上升。而天空卻藍得凝固了,沉重地逼臨下來。

只有太陽永恆不變,永遠不可直視。

突然想起戈壁灘曾經是海。

眼下這寬廣空曠的情景,正是一場漫長悲劇故事大結局。

可有人仍在說:「……直到地老天荒、滄海桑田……」

就在這時,期限到了,誓言失效了。

我彎腰仔細打量一株草,它的葉片細碎,黯淡,卻完整而精緻。又拾起一塊卵石,擦去塵土,看到它色澤濃豔,玉石般細膩。眼前這一切從來都不曾在意過大結局的事。只有我耿耿於懷。

走啊走啊,我想,若不是穿著鞋子,腳下大概很快就長出根了吧?若不是穿著衣服,四肢很快就長出葉子了吧?

越走,越感到地心引力的強大。我一步比一步沉重,一次又一次地抗拒成為一顆種子。

花盆裡的種子,總是手持盲杖般前行,總是四顧茫然,小心地伸出觸角又反覆縮回。它側耳傾聽。白天深深潛伏,到了夜裡才小心地分裂細胞。

而大地中的種子們無所畏懼,你呼我應,此起彼伏,爭先恐後蔓延根系,橫衝直撞,呼呼拉拉,沸沸揚揚。

人來了。他腳步所到之處,植物間互相「噓──」地提示,一片接一片屏息。待其走遠,才重新沸騰,重新舒展。

人走到這邊,那邊抓緊時間開一朵花。

人走到那邊,這邊又趕緊抽一片葉子。

如果說作物的生長是地底深處黑暗裡唯一的光芒,那麼,那個人經過的大地,隨著他腳步的到來,一路熄燈。

他每個腳印都是無底深淵。

所以,當我媽走在無邊的葵花地裡時,她身後拖拽的影子才會那麼黑暗,她的背影才會那麼孤獨。

她拖著長長的陰影,像是全世界負荷最重的人,最疲憊的人。

大地盡頭,兩隻矯健美麗的黃羊互相追逐,從一個遠方消失向另一個遠方。

鷹在上空盤旋。

風綿而有力地吹。

外婆在大地上遠遠地蹣跚行來。她拎著一條袋子,不時彎一下腰。

我知道她在拾乾牛糞,拾回家燒火取暖。

小狗賽虎在她身前身後歡樂地跳躍著,來回奔跑。

我知道那是小時候的賽虎。

我知道我看到的是一幕多年前的情景。

我猜測我媽是不是曾在此處給我打電話。那一次電話好容易通了,她卻不知和我說什麼好。

她四面張望,看到遠處的葵花地正一片一片地枯萎,看到更遠的地方,黃羊成群躲避著追趕的摩托車,看到天空明晃晃的,一點也沒有下雨的徵兆。她歎口氣,說:「你什麼時候回家?」

我至今仍無法回答。

我無處遁形,又四處尋找四腳蛇。

這一回,牠再也不願出現了。(本書摘自P117~P120)

(工商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