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刻意醜化國民黨領導幹部

孫中山先生(前)、後排中立者為戴季陶。(本報系資料照片)

「中山艦」(永豐艦)原貌。(本報系資料照片)

王柏齡早期積極參與軍校的籌備,主管軍校的教務工作,對教材的編寫,戰術的教練,課程的安排,規章制度的制定,不無功勞,但仍難逃被醜化的命運。

戴季陶時代的副主任是張申府,不久,張申府與戴季陶相繼離粵,遂由政治教官邵元沖代理主任。邵是11月13日以中文祕書名義隨孫中山乘永豐艦離開黃埔向香港航行北上,周恩來於是正式接任政治部主任。這是黃埔軍校初期政治部重要人事更迭的大概情形。事實歸事實,不需要灌水或自吹自擂。

批評蔣氏「反革命」

四、刻意醜化國民黨領導幹部

一般大陸出版品除強調國共合作創辦黃埔軍校外,其共同特色就是刻意醜化國民黨領導幹部,從校長蔣中正、黨代表廖仲愷、政治部主任戴季陶、代主任邵元沖到教授部主任王柏齡,都是他們醜化的對象,極盡污蔑詆毀之能事,令人不忍卒讀。茲略舉數例,已見一斑。

「蔣介石是一個極為複雜的人物。除了資產階級思想外,封建主義思想的影響對他也很嚴重」,他的「功名欲和野心很強烈」,所以「一切只問目的,不問手段,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左右搖擺,以觀風向。今則為友,明則為仇。具有極大的危險性」。他們主要批評蔣氏「以黃埔軍校為基地,安插親信,排除異己」,而且行事作風獨裁,其最大的罪名則是「反革命」。

李吉奎教授針對黃埔軍校校長問題曾大作文章,對於蔣校長的擅行離隊、公然解散軍校籌備處一事,有嚴厲的批評。他認為,蔣之所以在軍校籌備正順利開展之際,採取解散這種非常手段,有四大理由:

(一)蔣介石心中存在對孫中山的不滿情緒:蔣對孫引用一些包括鮑羅廷在內的顧問不滿,因為聘任這些顧問不是蔣個人意願,他對蘇俄及其在華顧問心存芥蒂乃至疑忌滿腹。

(二)孫中山接到蔣介石寄來的訪蘇報告後,未公開表示意見,不置可否。實際是,他的對蘇不友好言論不為孫所樂見,與其聯俄外交相牴觸,但又不便公開披露,只好默不作聲。然而,蔣對此卻大為惱怒。

(三)蔣介石赴蘇考察,雖以軍事為主,但於黨務、政治,並不是漠不關心。孫中山並未提名蔣介石為出席一大的代表,又特派廖仲愷為軍校黨代表,有監軍的性質,凡此都可能使蔣心滋不悅。

(四)蔣介石認定孫不信任他,至少不如陳其美對蔣之信任。

稱戴季陶好作驚人語

最後,李吉奎強調,在緊要關頭,曾有14次脫隊紀錄的蔣,其作法是一種「目無法紀的行為。他之所以如此張狂,估計是他認為孫中山手裏沒有多少牌可打,最終少不了他,故恃寵而驕,不顧大局」。

「戴季陶的思想、言辭都比較激烈,好作驚人語」,他喜鬧情緒,往往戴有色眼鏡來看待形勢,一切都不順眼。他任軍校政治部主任兩個月,「經常不上班,或每隔一天到政治部走一趟,看看例行的文件就走了,無所事事,把政治部變成了一個死氣沉沉、毫無作用的機構」。反而被共產黨貼上「國民黨右派」標籤的戴季陶,在共產黨的眼裏,就像他們設計的一幅漫畫所反映的:戴季陶身穿長袍馬褂,頭戴瓜皮疙瘩小帽,十分吃力地背著一尊孫中山的塑像,朝著陰森破敗的孔廟裏走,旁邊站著的洋人、軍閥、黨棍、財東,拍手稱快。

邵元沖「原是前清舉人,封建思想濃厚,根本不懂革命的政治思想工作。他不聯繫學生,不接近下級軍官,與黨代表、蘇聯顧問也極少來往」。他「尸位素餐,庸庸碌碌,無所作為,把主任一職當官做」。「偶而的演講也因口才極差,內容無聊,而被學生們戲謔為『催眠術』」。不但學生不滿意,廖仲愷、蘇聯顧問、蔣介石都不滿意,終於撤掉了他的治政部主任職務。事實上,邵只是代理主任,他之離職,是因追隨孫中山北上,並非被撤職,與邵在黃埔工作好不好,並無太大關係。

很高興看到,大陸學者曾慶榴經過爬梳《邵元沖日記》後,講出了公道話。邵元沖,字翼如,生於1888年(一說為1890),浙江山陰人,浙江高等學校畢業,1906年參加同盟會。曾慶榴除了批評「邵是一位對中共成見極深、反共意識很強烈的人」外,認為「從邵元沖1924年6月和7月兩個月間在黃埔工作的情況,可知他對軍校的教學及他所主持的政治部工作,還是盡了職責的。他講授《各國革命史略》課時雖不多,但備課認真,上課之前廣泛閱讀有關的參考資料,還不斷修改講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邵在軍校組織政治討論班,為此投入許多精力。特別是他每天晨5時或6時頃起,11時或12時頃就寢,因此絕不是一位「閉目塞聽、不諳世事、無智無識的舊式人物」,因此邵元沖在黃埔的工作,「也不宜簡單地予以否定」。教授部主任王柏齡,字茂如,江蘇江都人,日本士官學校十期,被視為「黃埔四巨頭」之一(另三位分別是蔣介石、周恩來、何應欽)。

早期積極參與軍校的籌備,主管軍校的教務工作,對教材的編寫,戰術的教練,課程的安排,規章制度的制定,不無功勞,但仍難逃被醜化的命運。他的「私生活十分放縱和不檢點,酒色財氣樣樣喜愛。一有空就往廣州城裏跑,打茶圍,吃花酒,不亦樂乎?」此外,他的「作風荒唐,思想也反動,一切唯蔣馬首是瞻」,是個「才不堪大用,奴才型的人物」,所以最受人鄙棄,周恩來斥之為最被人所不齒。(待續)

(旺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