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有第二個蘇啟誠

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因被各方指責對受困台灣旅客急難救助不力,致壓力倍增無法承受而尋短見。筆者在外交部服務多年,類似此不幸事件尚屬首次,深感震撼。此事件近日激起社會熱議,其中不少人關切駐外人事的政治任命比率增加,可能產生副作用,以及駐外代表的指揮權和責任等,都值得檢討。

這次大阪辦事處遇到的急難救助是比較少見的情況,因為同時間有大量的台灣旅客受困機場,以單一辦事處的有限人力,確實難以面面俱到地照顧所有受困的同胞。其實駐外單位對於急難救助是有標準作業的,但對於大型的救助以往較無經驗。未來外交部應把此次大阪辦事處遭遇的困難作為案例研討,在實務面上派駐國的代表如何指揮調度,各辦事處如何合作、互相支援等的執行細節,納入緊急救助SOP中,以免再遇到大型災難事故時慌了手腳。

自約20年前開始,國人出國工作或旅遊的人數逐年成長,海外各類急難救助的需求也隨之增加,對外館的有限人力來說自然形成工作壓力。外交部也跟著時代演進的需求,強力要求駐外人員盡力完善做好急難救助工作,不但印製發放駐外單位名址電話小冊,務使旅外國人人手一冊,更對其中緊急連絡電話24小時隨時不定時測試,每3個月發布測試結果及檢討改進要項周知各館。

目前,駐外人員已普遍建立救難第一的觀念。畢竟是自己的同胞,有難時駐外人員理應滿富熱忱跑在第一線。1989年我時任駐雪梨辦事處處長時,接獲澳洲海防單位通知我遠洋漁船船員落海被救起的消息,我立即自己駕車約150公里到港口,接落海船員3人返雪梨住宿及返國。事後我也接到船員及船公司的謝函。類此駐外人員在第一時間對國人伸援手而被感念的案例時有所聞。

只是急難救助有各種型態,外交人員雖有心,但要做到人人滿意並不容易。例如,對於有犯罪嫌疑的急難救助事件,駐外人員是否適宜伸以援手,考量的層面包括犯行的種類、駐在國的法律及兩國的政治關係等,就較為複雜。

除了急難救助的實務面之外,目前駐外人員的政治任命雖屬合法,但是否已有過多的政治酬庸,導致外交單位士氣受挫,政府應盡快進行檢討,必要時修法導正,以避免再有第2個蘇啟誠的憾事發生。(作者為前駐科威特代表)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