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為心聲: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好

德國詩人席勒(Friedrich von Schiller)說:「思考是我無限的國度,言語是我有翅的道具。」言語不只是我們表達思想的工具,更是與人溝通、增進彼此了解的橋梁。雖然說金玉良言讓人受益無窮,「與君一席話」更是「勝讀十年書」;但「言多必失」、「禍從口出」等成語又告訴我們,話多不如話少,而話少又不如話好。每個人都會說話,但要把話說好,而且說得恰到好處,卻非常不簡單,它需要學習。

孔子是個語言的素樸主義者

關於言談,孔子說:「辭,達而已矣。」(〈衛靈公〉)語言的功能旨在溝通,只要能正確表達自己的意思就可以了。這聽起來似乎表示孔子是個素樸主義者,不太重視說話的技巧,但就像席勒所說「思想無限」而「言語有限」,想用言語適切而充分地表達我們的思想,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孔子說:「剛、毅、木、訥近仁。」(〈子路〉)其中的「訥」,除了「說話拙鈍」外,恐怕也有把心思都專注於如何適切表達思想的涵義。

因為注重的是語言的內涵而非形式,所以孔子會說:「巧言令色,鮮矣仁。」(〈學而〉)他不僅不喜歡伶牙俐嘴、花言巧語的人,而且認為這種人缺少「仁心」,也許是因為花言巧語經常給人華而不實、裝腔作勢的虛偽感,不只孔子這樣認為,對人性有深入觀察的莎士比亞也說:「你的花言巧語對了解你的人來說,是足以洩漏你的空虛和弱點。」其實,說話得體就好,不必要求自己要如何能言善道,因為你愈能言善道、說得愈天花亂墜,就愈會讓明理的人覺得你不真誠。

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

有人說孔子的弟子冉雍是個仁者,可惜口才不好(仁而不佞),孔子回答:「焉用佞? 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公冶長〉)意思是口才好、能言善辯者經常用犀利的言詞去對付別人,只會惹人討厭。這再度顯示孔子不欣賞口才好的人。雖然說「真理愈辯愈明」,為了求真,我們不得不與人辯論,但在辯論過程中,因為想壓倒對方,大多數人往往就會堅持己見,甚至歪曲事實,結果是愈辯就離真理愈來愈遠;而且在爭辯時稍一動氣,就會轉而對人不對事,變成人身攻擊,反而製造不必要的衝突與敵人,徒增困擾。所以,如果你喜歡和人辯論,就應該要引以為戒。

孔子特別厭惡的幾種人

除了「巧言令色」和「禦人以口給」這兩種人外,孔子還特別點名,他也討厭下面幾種人:一是「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陽貨〉),厭惡到處說別人壞話的人,厭惡身居下位卻誹謗上位的人;一是「惡利口之覆邦家者」(〈陽貨〉),厭惡伶牙俐嘴顛倒是非,使國家傾覆滅亡的人;還有「疾夫舍曰欲之,而必為之辭」(〈季氏〉),厭惡不肯老實說出自己想要的,而非要找個理由來掩飾或辯解的人。

但最讓人頭痛的是聽到什麼閒話,也不論真偽就四處傳播的人,孔子說這是「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陽貨〉),不僅自己拋棄了應有的道德,更會為社會製造不必要的紛擾。其實,不論古今,很多人都有這種毛病。要想遠離是非圈,避免自己說了以後懊悔,就要「多聞闕疑,慎言其餘」(〈為政〉),如果能做到「非禮勿言」(〈顏淵〉),當然就更好;在聽了無法證實的謠言後,不做二手傳播,那不僅沉默是「金」,沉默還是「智慧的圍牆」。

說話要看時機、對象和環境

說話除了要注意內容、表達方式外,更要看時機、對象和環境。所謂「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憲問〉),另外「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季氏〉),同樣的一番話,時機到了才說,人家就不會討厭;但時機未到卻搶先說,那就是急躁;時機到了反而不說,那就成了隱瞞。說話也要看對方的反應,如果對方臉色不對還硬要說,那就跟瞎子一樣。這些都是我們在與人溝通時應該特別注意的情況。

「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在可以跟他談之時,你卻不同他談,那可能就會失去朋友;而在不可以跟他談之時,你卻同他談,那就是明顯的失言;一個有智慧的人是「不失人,亦不失言」(〈衛靈公〉)。

另外,雖然說「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什麼樣的人就可能說什麼話,但我們最好還是要學習不要將「人」與「言」綁得太緊,就像孔子所說:「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衛靈公〉)我們不能因為一個人說了什麼好話,就賞識提拔他;也不要因為一個人的身分背景不好,就認為他說的全是廢話;這樣我們才能有更獨立與明智的判斷。

要做個言行一致的君子

「言為心聲」,他人通常會以我們說的話來判斷我們是怎麼樣的人;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以我們說的話來告訴別人我們是怎樣的一個人。如果你不想讓別人誤解你,那你就不能言不由衷、裝腔作勢、自欺欺人;如果你想讓別人知道你是個表裡如一、言行一致的人,那你就必須「言忠信,行篤敬」(〈衛靈公〉),絕對不能說大話、假話和空話,因為「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憲問〉),說話如果大言不慚,那麼要將它們付諸實現就會格外困難。而且「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憲問〉),如果你想當君子,就要以言過其行為恥,為了避免這種恥辱,最好是「先行其言,而後從之」嶡〈為政〉),沒說以前就先做,等做好了再說。

優雅的談吐讓人如沐春風,也容易博得他人好感。為了能與人更水乳交融、事情做起來更順暢,學習一些說話的藝術是必要的,但卻不能專注於此,更不能變得太藝術,因為語言的表達最重要的是真誠,而非華美;我們最應該傾聽的是內容,而非形式。(本文摘自王溢嘉《論語不一樣:需要正能量的時代,正好讀孔子》,有鹿文化出版)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