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星期人物》放縱人生49歲破產 盛名毀了德前網球金童貝克

德國前網球名將貝克
昔日的德國網壇傳奇人物貝克如今已轉換跑道,改當球評與教練,圖為他2016年6月2日在法網公開賽注視塞爾維亞網球名將喬科維奇出賽的神情。(圖/美聯社)
德國網壇傳奇貝克
17歲的貝克1985年在倫敦溫布頓網球錦標賽中一鳴驚人,成為最年輕的男子單打冠軍,圖為他當時出賽的英姿。(圖/美聯社)

又是溫布頓(Wimbledon)網球賽季,老將新秀馳騁賽場,只見球評貝克(Boris Becker)口若懸河,賣力評論。30年前,提起這位德國網球金童,全世界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如今49的他因縱情恣欲,花錢如流水,已老態畢現,陷入破產泥淖。

1985年,17歲的他以非種子球員的身分,在倫敦溫布頓網球錦標賽一鳴驚人,成為最年輕的男子單打冠軍。當時有2,000萬西德人緊守電視,看著這位德國之光奪冠。他曾世界排名第一,6度戴上網球大滿貫男子單打桂冠,並成為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會網球男子雙打金牌得主。人人都認為,他是受老天眷顧的網球天才。

德國銷量最大日報《畫報》(Bild)的資深專欄作家瓦格納(Franz Josef Wagner)最近為文指出,現在貝克臉腫得像大叔,昔日英氣幾乎蕩然無存,過著入不敷出的生活,只能說是盛名毀了他。

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與BBC報導,倫敦破產法庭註冊官德蕊特(Christine Derrett)6月21日裁定,由於沒有可靠證據顯示,貝克能迅速償還自2015年起便積欠私人銀行阿布斯諾特萊瑟姆公司(Arbuthnot Latham & Co)的債款,因此宣告他破產。

不過,當天審訊時,除了律師出庭外,如今擔任網球教練與球評的貝克並未現身,德蕊特說,貝克給她的印象是個充滿「鴕鳥心態的男人」。

德國網壇傳奇貝克
貝克成名後狂放不羈,圖為他2009年2月28日在德國電視綜藝節目《想挑戰嗎?》(Wetten, dass..?)中跳火圈的畫面。(圖/美聯社)
德國網壇傳奇貝克
貝克曾嘗試經營許多事業,但都以失敗告終,如今他以擔任教練及球評維生,但奢華的生活讓他入不敷出。貝克2013-2016年曾任塞爾維亞網球名將喬科維奇的教練,後來兩人2016年12月結束了合作關係。圖為貝克(右)2016年9月2日在喬科維奇為美國紐約網球公開賽練習時與他交談的神情。(圖/美聯社)

在法院發出破產令後,緊接著瑞士商人克里芬(Hans-Dieter Cleven)表示,由於法庭的裁決,令他覺得有必要討回與貝克合夥時,對方所積欠的3,650萬歐元(近13億台幣)債款。但貝克卻透過律師表示,克里芬對德國媒體放話,根本「沒憑沒據」。

而貝克不但否認破產,後來接受《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 Zeitung)專訪,甚至表示他最珍視自己的一點,就是他沒有憤世嫉俗的天性,沒有任何人能剝奪他積極向上的特質。

然而,就在他表現得一派樂觀時,由於在倫敦有太多違規停車罰單未繳,贊助商借他的藍色瑪莎拉蒂(Maserati)跑車也被扣押。誰想得到,這位在事業巔峰期時,身價曾達1.7億美元(近52億台幣)的網球天王,今天會落到這般田地。

據稱倫敦破產法院私下與貝克協定,他將靠生活津貼過活,並呈報每筆收入。

曾與貝克共同執筆寫自傳的朔默斯(Christian Schommers)說,他奢華的生活方式從年輕延續至今,儘管如今財務狀況大不如前,但他仍過著生涯巔峰時期日進斗金般的生活──吃昂貴大餐、抽名牌雪茄,喝威士忌,甚至慷慨得驚人。朔默斯說,只要貝克在場,聚餐所有的費用向來都是由他埋單。

貝克與前妻
貝克與第一任妻子芭芭拉菲兒特絲的黑白配曾舉世轟動,他們為了反擊種族歧視,甚至全裸登上《明星周刊》(Stern magazine)封面,但菲兒特絲的濃情,終究敵不過貝克的花心。圖為貝克與菲兒特絲1997年在德國漢諾威(Hanover)出席慈善活動的畫面。(圖/美聯社)
貝克長子
貝克(左)與現任妻子莉莉(中),還有和第一任妻子所生的長子諾亞2016年4月18日一同出席德國柏林有「體壇奧斯卡」之稱的勞倫斯世界運動獎(TheLaureus World Sports Awards)活動。(圖/美聯社)

朔默斯認為,貝克當初和身為他經理人10年,猶如父親般的提里亞克(Ion Ţiriac)分道揚鑣,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提里亞克是名列《富比世》(Forbes)雜誌億萬富豪排行榜的第一位羅馬尼亞人,雖然也曾身為網球選手,但生財有道。朔默斯指出,提里亞克是貝克的最佳顧問,能讓他維持在正軌。

而貝克與第一任非裔歌手兼名模妻子芭芭拉菲兒特絲(Barbara Feltus)離異,也讓他的財產很受傷。1993年兩人結婚時,引起極大的爭議與轟動,他們為了反抗種族主義,兩人轟轟烈烈,全裸登上《明星周刊》(Stern magazine)封面。

然而,貝克的花心並沒有讓這樁婚姻持續太久。2001年兩人離婚,菲兒特絲獲得伊萊厄斯(Elias)與諾亞(Noah)這對兒子的監護權,並分得邁阿密的房產與2,300萬美元(近7億台幣)的贍養費。

不過,就在貝克為離婚忙得不可開交時,一名長相酷似菲兒特絲的俄羅斯非裔模特兒卻帶了女兒來認爸。原來1999年6月,貝克在溫網出賽失利,剛決定從網壇退休時,心情惡劣到極點,想出去和哥兒們喝幾杯啤酒,但當時懷孕7個月的妻子要他別出門,和她一起留在飯店。結果兩人大吵一架,菲兒特絲後來腹痛就醫,以為腹中胎兒即將臨盆。

但貝克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丟下老婆,跑去喝酒,到了晚上11點時,他在倫敦公園巷(Park Lane)日裔名廚松久信幸開設的高檔日式餐廳「信」(Nobu),與安琪拉葉爾馬科娃(Angela Ermakowa)看對眼,頓時天雷勾動地火。

貝克一夜情
貝克與俄羅斯非裔模特兒安琪拉葉爾馬科娃(見圖)在倫敦日式高檔餐廳發生乾柴烈火的一夜情,為5秒的快感,付出人生最高昂的代價。圖為葉爾馬科娃2001年7月獲得豐厚的和解金後,離開倫敦高等法院的神情。(圖/美聯社)
貝克私生女
安娜葉爾馬科娃猶如女版貝克,儘管最初貝克不願承認,但DNA親子鑑定證明,他的確是安娜的父親。(圖/美聯社)
貝克私生女
如今安娜葉爾馬科娃繼承母親衣缽,也成為模特兒,圖為她2015年01月20日在德國柏林時尚周中走秀的畫面。(圖/美聯社)

貝克在2003年的自傳中寫道:「她直視我,露出獵人般『我要你!』的眼神,接著她又走過吧台兩次,再露出同樣的眼神。不久,她就離開餐桌,走向洗手間,而我也跟了上去。」

貝克說,他們經過5分鐘的短暫交談後,便直接找了最近的地方辦事。而這所謂最近的地方,就是餐廳階梯下的清掃工具間,不過後來貝克接受英國電視台專訪時又說,他們辦事的地點其實是在洗手間之間的階梯上。

一夜情結束後,貝克也沒多想,直到有一天他德國辦公室出現一張傳真紙,上面寫著:「親愛的貝克先生,我們在倫敦的『信』見過面,而那次會面的結果如今已經8個月大了。」

貝克最初否認是安娜(Anna)的爸,但2001年的DNA親子鑑定,卻讓他不得不接受現實。他告訴另一半菲兒特絲真相,也成了壓垮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貝克與現任妻子莉莉
貝克與現任妻子莉莉2013年12月3日在倫敦出席兒童慈善晚宴活動的畫面。(圖/美聯社)
貝克與現任妻子莉莉
媒體盛傳,貝克與現任妻子莉莉的婚姻關係也亮起紅燈,但這位德國網壇傳奇人物已推文駁斥,圖為貝克與莉莉2010年09月11日在德國法蘭克福準備觀賞世界重量級拳王爭霸賽的畫面。(圖/美聯社)

結果安娜與母親定居倫敦,由貝克負責贍養,據說又花了他近1,000萬美元(約3億台幣)。據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報導,後來貝克自承,「這是我人生中最昂貴的5秒」。

在一連串搶版面的荒唐情史後,貝克2009年娶了荷蘭名模雪莉「莉莉」柯珊柏格(Sharlely “Lilly” Kerssenberg),並於2010年生下兒子阿瑪迪斯(Amadeus)。就在貝克為破產進入法律程序陷入掙扎時,柯珊柏格仍在西班牙度假勝地伊維薩(Ibiza)島。

儘管英國法院判決貝克破產,但他仍不服輸,向66.2萬追隨者推了一張自信滿滿的照片。此外,他也充滿感性地向球迷與支持者致謝。

同時貝克更透過推特,駁斥有關媒體報導他婚姻亮紅燈的傳聞,他在推特上寫道:「與妻子度過美妙的傍晚…我深以伊萊厄斯、諾亞,安娜和阿瑪迪斯這些孩子為榮」。

(中時電子報)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