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留在學校才需要勇氣…他休學走入街頭 號召「野青」大鬧台北

厭倦教育體制…他休學走入街頭 號召「野青」大鬧台北。(李念庭/剪輯)影片素材經野青眾授權使用,攝影師包括柯昱安、Chonger Chin-Yang Hsieh、Cheng-Chieh Wang、王政傑、曾佑任、黃世華、Everflood Xie)
「野青眾」發起人莊奕凡,掙脫死板的教育體制,走入街頭,與一群青年藝術家,改變城市面貌。(圖/李念庭攝)
「野青眾」發起人莊奕凡,掙脫死板的教育體制,走入街頭,與一群青年藝術家,改變城市面貌。(圖/李念庭攝)

一群青年,丟去身分包袱,溺在台北的夜色中,專注奏樂、豪邁起舞,或隨興舖個墊子坐在一處,等候陌生人前來,用一杯咖啡換取故事。這群青年不是時下流行的文青、憤青,而是「野青」,他們抹除各種界線,走入街頭,企圖用自己的方式,與龐大卻僵化的文明對話,將想像力與藝術化作顏料,為城市塗上新妝。

長髮、濃鬍、黑色吊嘎與夾腳拖,22歲的莊奕凡,崇尚自由、不拘小節的流浪性格,在穿著打扮上顯露無遺。他是「一杯咖啡,一個故事」及「野青眾」的發起人,是衝擊城市面貌的挑戰者。

莊奕凡大學就讀輔大心理系,因厭倦以理論為教育根基的制度,讀1年就決心休學,一邊環島,一邊開啟「一杯咖啡,一個故事」的實驗旅程。他走進街頭,選定合適位置後,就放上木箱子、立起看板,用咖啡當媒介,在各地角落和形形色色的人建立連結,並把一個個故事串起,內化成靈魂素材,拼湊成更完整的自己。

休學是鼓起勇氣做的決定嗎?莊奕凡答得迅速,「不會,留在學校才需要勇氣,休學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人生不一定要有學歷」,他神情輕鬆,仿佛在回覆今晚吃什麼、想去哪玩等瑣碎話題。體制對他而言,是文明城市中的虛幻架構,學歷呢,也不過是體制產出的一張紙,追求事物本質與初衷,才能創造人生意義。

去年跨年時,由野青主演的「百野遶境」,以傳統儀式為概念,為現代文明病「除瘟」。(圖/取自「野青眾」)
去年跨年時,由野青主演的「百野遶境」,以傳統儀式為概念,為現代文明病「除瘟」。(圖/Everflood Xie攝/取自「野青眾」)
在台北街頭,他們無視城市規則,自在地起舞、奏樂。(圖/王政傑攝/取自野青眾)
在台北街頭,他們無視城市規則,自在地起舞、奏樂。(圖/王政傑攝/取自野青眾)

「一杯咖啡,一個故事」暫告一段落後,莊奕凡一頭栽進了更大型的實驗活動,「野青眾」應運而生。一群「在野青年」,把音樂、舞蹈、裝置藝術,從音樂廳、美術館等地,搬上城市街頭,他們在橋下、路旁盡情奏樂,激情地舞動身體,衝擊城市人對公共空間的想像,讓人們重新看待這些已看膩的生活場景。

不過,拉上奇幻帷幕,回歸生活現實面,沒有「野青眾」的莊奕凡,如何規劃自己的人生?他思索片刻,便說不論「野青眾」還是「一杯咖啡,一個故事」,都不會是主業,而是人生歷程的一部分,未來回顧時,就能清楚看見自己某階段的目標與理想。

他的回答完美呼應「野青眾」的初衷:不是以推翻社會框架為目標,而是讓某些在邊緣的群眾,找出與城市溝通、對話的突破口,再嘗試黏合、接軌。

現在的莊奕凡,忙碌策劃「人類動物園」,這個活動塞滿了他對議題的想法,與對都會的理想。(圖/程子威攝)
現在的莊奕凡,忙碌策劃「人類動物園」,這個活動塞滿了他對議題的想法,與對都會的理想。(圖/程子威攝)

現在的莊奕凡,成日浸在策畫下個活動「人類動物園」的疲累中,但他似乎對現狀很是滿意,他說,留長髮、蓄鬍不是為了造型,而是只有如此,才能忠實呈現他的靈魂中,不受體制綁束的「野」,以及對流浪的莫名憧憬。

(中時電子報)

關鍵字:台北故事野青眾莊奕凡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