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星期人物》巴掌引外交風暴 辛巴威小三扶正第一夫人格蕾絲

辛巴威第一夫人格蕾絲和總統穆加貝。(圖/美聯社)

格蕾絲7月頭戴貝雷帽出席活動。(美聯社)
現年93歲辛巴威總統穆加比和妻子格蕾絲2008年出席活動。(美聯社)

辛巴威第一夫人格蕾絲近日再次躍上國際頭條,只因她不滿女模和兒子在南非開房間,就怒用電線暴打女模,甚至因此引發兩國的外交風波,而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一言不和就在國外傷人,再加上她揮霍無度的的爭議生活方式,而多次成為辛巴威民眾抗議的對象,沒在怕的她也曾多次暗示自己就是總統的接班人,也讓她身陷弄權干政的聲浪更,也讓世界看到她從小三被扶正後,一改大部分總統夫人擔任國家良好形象的包袱,成為以「另類方式」聞名全球的第一夫人。

格蕾絲喜歡購買名牌、瘋狂購物。(美聯社)

今年52歲的格蕾絲(Grace Mugabe)出生南非,成為第一夫人的過程猶如鄉土劇劇情一般,善於權謀的她早在1983年時和第一任丈夫空軍飛行員格雷拉沙(Stanley Goreraza)結婚,兩人育有一子,之後在成為現年已經高齡93歲的辛巴威總統穆加比(Robert Mugabe)的祕書時,「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成為了穆加比的情婦,這時格蕾絲和穆加比都還和原配繼續保持婚姻關係,但兩人仍在此時生了2名子女,在穆加比元配Sally Hayfron過世後,格蕾絲才與前夫離婚,並與總統在1996年以一場耗資鉅額的「世紀婚禮」正式結婚,成為穆加比第二任妻子。

格蕾絲。(美聯社)

不過格蕾絲並沒有因這場相差41歲的忘年之戀而滿足,婚後不久就傳出格蕾絲對年邁的丈夫不忠,她和商人帕米爾(Peter Pamire)傳出緋聞,不過帕米爾卻於1996年死於一場離奇車禍,甚至有消息指是辛巴威特工射爆他的車胎才讓他的座駕失控。

而且格蕾斯的情夫還不止一個,之後又傳出她搭上富豪馬卡巴(James Makamba),但馬卡巴2004年被抓進監獄,13次要求保釋被拒,之後為免遭穆加貝整治,他跟格蕾絲一刀兩斷後,立即逃亡到倫敦,另外,穆加比也將格蕾絲的前夫調到中國擔任使館職員,可見格蕾絲的情夫都不得好下場,不是離奇橫死,就是被趕到國外。

而之後還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那就是格蕾絲與穆加貝親信、國家央行行長戈諾( Gideon Gono)被揭發有一段婚外情,甚至這次穆加比還一直不知兩人的姦情,直至他到醫院探望病重的75歲妹妹薩比娜時,妹妹才將真相親口告訴他,消息還指兩人早於2005年已搭上,更計劃好待穆加比死後雙宿雙棲,兩人平時常互傳情慾短訊,每月幽會兩、三次,通常會找藉口到南非或別國偷歡。

格蕾絲2003年盛裝陪同丈夫穆加比出席在法國愛麗榭宮舉辦的峰會。(美聯社) 

2004年辛巴威總統穆加比80歲大壽慶生儀式上親吻妻子格蕾絲。(美聯社)

除了紅杏出牆新聞不斷,恍如花蝴蝶的格蕾絲最令人詬病的還有揮霍無度的購物習慣,她經常在巴黎、倫敦、香港血拼名牌,以瘋狂購物聞名,更曾一次就在巴黎花掉75,000英鎊購物,過去數年也從辛巴威中央銀行提出超過500萬英鎊,她的奢華生活還不僅如此,格蕾絲成為第一夫人後,已著手興建兩個屬於她的私人天地,其中一個更是被稱做是「格蕾絲樂園」,儘管格蕾絲辯稱樂園是以自己的私人積蓄財產蓋成,但他謎樣的資產來源讓這個說法仍飽受質疑。

現年52歲的格蕾絲仍猶如花蝴蝶到處拈花惹草。(美聯社)

除了疑似挪用公款的風波外,格蕾絲也在2010年被指控利用辛巴威東部的齊亞茨瓦(Chiadzwa)礦區開採過程涉嫌侵犯人權的血鑽石,轉賣給外國買家「謀取暴利」,當時她還怒告刊登維基解密(WikiLeaks)公布細節的報社,用求償1500萬美金來澄清自己的清白。

除此之外,格蕾絲民眾不滿的是她野心勃勃,日前辛巴威被爆因採購軍服欠下大筆債務,格蕾絲竟插手國務主導將國內35頭小象、8隻獅子、12隻土狼和1隻長頸鹿送到中國來抵債,當時辛巴威國家公園管理官員辯稱,是因為國內缺乏水源照顧野生動物,才會轉送到國外減輕國家公園的負擔,但動保人士則認為這只是出口動物的藉口,更質疑此舉是在竊取未來人民的天然資源。

穆加比和格蕾絲以及他們曾在香港留學的女兒 Bona。(美聯社)

當然格蕾絲近來不甘居於只能干政的位址,還曾多次暗示自己將成為丈夫的接班人,野心勃勃展露無遺,已經高齡93歲的總統穆加比已經掌權37年,但近年健康頻亮紅燈,這也讓格蕾絲曾說過,即便穆加比於下次總統大選前不幸過世,她依然可以以他的「遺體」做為候選人,之後甚至放話要穆加比指定接班人,並要求國會通過副總統應為女性的條例,其政治野心也藉此展露無遺,政治評論家魯瑟羅(Alexander Rusero)也認為,格蕾絲的大動作似乎受到丈夫默許,但穆加比或許想硬撐著到最後一刻才願意公開繼任者的名字。

另外,讓辛巴威民眾更頭痛的是,充滿爭議的還不僅格蕾絲,她和穆加比育有的3名子女也時常以負面形象躍上新聞版面,她的長女Bona曾在香港城市大學留學,儘管校方稱Bona符合入學要求,她被錄取與其父母的背景無關,但當時辛巴威大學曾出現學生示威,警隊武力鎮壓,導致學生受傷送醫,辛巴威學生因此跑到當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領事館外示威,要求總統穆加比的女兒Bona回國,在相同環境下就讀大學。當地的專上院校自2008年起因國家的惡性通脹及其他經濟問題而未能開課,最後Bona依然在2011年畢業取得該校的會計榮譽學士學位。

支持者手持總統穆加比和其妻格蕾絲畫像。(美聯社)

格蕾絲積極出席各種活動,干政質疑聲浪不斷。(美聯社)

而她居住南非約翰尼斯堡的2名兒子也沒少惹事,他們的私生活奢華無度且放蕩不羈,曾遭居住大樓的管委會驅逐出社區,格蕾絲還立即飛往南非為他們插擦屁股善後。最近格蕾絲再次聲名大噪也是因為兩名愛子發怒導致,她不滿南非女模和兩名兒子在當地飯店開房間,於是帶著保鑣怒衝飯店,拿起電線暴打女模,造成女模額頭和身體多處流血受傷,此事涉及外交層面恐讓格蕾絲輕鬆脫罪一事,更引發南非民眾的不滿,要求一定要力抗到底、法辦格蕾絲。

辛巴威總統穆加比和妻子格蕾絲2016年和日本明仁天皇夫妻見面。(美聯社)

不過辛巴威政府也如外界預料,隨即要求南非批準外交豁免權給格蕾絲,甚至連穆加比都親自出動飛抵南非試圖迎妻回家,但南非政府仍遲遲不肯批准,也讓整起事件演變成兩國的外交戰,南非先是禁止辛巴威航空客機離境,接著辛巴威政府也巧立名目禁止南非航空客機起飛報復,最後終於在格蕾絲成功獲得外交豁免權逃過一劫後結束,而這也是格蕾絲第5次在國際場所動手打人,之前包括在新加坡與杜拜毆打記者、在香港毆打攝影師、在馬來西亞毆打機場工作人員,但都因外交豁免權而免於被起訴。

格蕾絲的爭議一籮筐,從情史、生活、子女等都深具爭議,不過隨著辛巴威總統穆加比大權在握30多年,格蕾絲第一夫人之位也屹立不搖,她以爭議且另類的方式在國際成堆美麗沈穩的第一夫人中殺出一條血路,擄獲世人的「關注」,再加上善於弄權的她更讓外界都在看,她很有很可能從總統秘情婦搖身一變,成為下一屆辛巴威女總統。

(中時電子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