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鼠藥退散! 讓補鼠專業黑翅鳶來

毒鼠藥退散!讓補鼠專業黑翅鳶來
黑翅鳶會在空中定點振翅、懸停,同時低頭搜尋地面上的獵物。(謝季恩提供)
毒鼠藥退散!讓補鼠專業黑翅鳶來
屏科大團隊在鳳梨田中架起人工棲架,讓黑翅鳶可停在架上搜尋獵物,不需耗廢體力一直飛。(洪孝宇提供)
毒鼠藥退散!讓補鼠專業黑翅鳶來
屏科大團隊在鳳梨田中架起人工棲架,讓黑翅鳶可停在架上搜尋獵物,不需耗廢體力一直飛。(洪孝宇提供)

「少用老鼠藥,多多積鷹德!」過去每年秋天都會舉辦全國滅鼠周,但以毒鼠藥成功滅鼠,間接造成以鼠為食的猛禽中毒甚至死亡。為了減少破壞生態,防檢局委託屏東科技大學進行生物防治實驗,在田裡豎起棲架,成功吸引黑翅鳶來捕食老鼠。

屏科大動保所教授孫元勳說,投放毒鼠藥成效的確驚人,農損率可從20%到30%降到1%,但也間接造成食物鏈上端的老鷹遭殃。在猛禽保育人士多年奔走下,農委會終於在2015年停辦已超過30年歷史的滅鼠周。

目前政策是以「生物防治」來代替投藥,防檢局除委託屏科大製作「農地鼠害生物防治宣導摺頁」,也於6月開始進行實驗,選擇附近農場的鳳梨田,實驗對象是以老鼠為主食,「嗜鼠成痴」的黑翅鳶。

屏科大鳥類研究室研究助理洪孝宇說,黑翅鳶是在曠野狩獵的猛禽,其覓食習性是在空中定點振翅、懸停,同時低頭搜尋地面上的獵物,數十秒後若無發現會再飛到下個定點。因為要不斷拍翅,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到附近樹上休息。

團隊抓住其習性,在鳳梨田中架起9米高的人工棲架,希望牠們可停在架上搜尋不需耗廢體力一直飛。但最初可能不知棲架用途,完全不見鷹蹤;直到第3周,終於有第1隻黑翅鳶站上去,並利用其捕鼠,讓團隊非常開心。

可能第一隻黑翅鳶「呷好逗相報」,宣傳「有棲架提供休息,不用一直飛很累」,之後團隊每次巡視,半數以上棲架都停黑翅鳶,除了以此為覓食基地外,還有情侶在上面卿卿我我,甚至上演限制級場面,讓洪孝宇直呼「是請你們來抓老鼠的,認真點!」

實驗預計到年底,屆時會有相關統計數字。目前初步成效雖不如使用毒鼠藥來得全面,但農田環境生態更豐富。

(中時)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