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口交「沒咬傷對方」就算合意性侵? 司法體系出現性別盲現象

前法官陳鴻斌因性騷擾女助理被免除法官職務,職務法庭再審後改判不需免除法官職務,引發後續抗議不斷。(中央社)

前法官陳鴻斌被控性騷擾,最後僅遭罰1年薪俸,引發爭議。性別司改聯盟今出面抨擊司法體系遇到性別案件,經常出現失靈現象;過去就曾發生移工遭雇主性侵案,檢方竟以「被害人沒把加害人陰莖咬傷」為由認定為合意性交,不予起訴,暴露出缺乏性別意識已是司法體系的結構性問題。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法官陳鴻斌涉嫌性騷擾女助理,但受案法官認為陳鴻斌的舉動並非性騷擾,無剝奪法官身分的必要,最後僅判罰1年薪俸,輿論譁然。對此,由司改、婦女團體組成的「性別司改聯盟」,與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周春米共同召開記者會。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主任汪英達指出,過去協會曾接洽一起性侵案,被害的女性移工指控遭雇主性侵,結果檢方調查後,卻以被害人幫雇主口交時「沒有咬傷陰莖」為由,認定雙方合意性交,根本就沒有考量到被害人若選擇反抗,很可能會遭毆打、報復。

尤美女說,當國際在三八婦女節響應「me,too」時,台灣的司法體制卻是送給婦女們「法官性騷擾女助理不免職」的大禮,顯示司法體制就是認為「抵抗是受害者要做的,沒做就是合意」,完全忽略被害者的自由意願。

尤美女進一步解釋,現在法官對性侵、猥褻的概念還認為抵抗是被害者的工作,使得性侵案被害人只要沒把加害人舌頭、陰莖咬斷,很容易就會被視為合意性交,希望未來修《法官法》時,能參酌性平教育觀念。

勵馨基金會督導杜瑛秋則強調,從許多性侵無罪的判決可看出,法官只會檢討被害人有無盡力反抗,否則就不是「理想的被害人」,這種性侵迷思,只會讓人受到二度傷害。

對此,性別司改聯盟提出4項訴求:第一,要求法務部強化法官、檢察官評鑑淘汰機制;第二,健全司法體系的性騷擾申訴;第三,落實司法人員性別教育;第四,修改《法官法》讓外部意見加入職務法庭,增加性別比例。

針對第四點,尤美女說,各機關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女性成員應占總數一半以上,反觀司法院的職務法庭,在審理性別案件時,成員性別比例經常很懸殊;因此,未來應將職務法庭審理性別案件的組成納入性別比例關係。

(中時 )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