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鶯救子》不公平!籌碼不多的認罪協商

孫安佐被搜出手槍和1600發子彈,其在美home媽為何幫孫藏槍彈?槍彈真的是孫安佐的?孫為什麼用學校的iPad上網找槍枝的資料?,都待美警方調查釐清。(圖/翻攝孫安佐臉書)

孫安佐的案卷多了一項罪名之外,還有地方法院的一個建檔,名稱是要檢視結案前的相關事項。還沒有預審就出現了這個步驟,顯示被告以及檢方雙方已進入了認罪協商。因此法院要敦促結案(Disposition).

根據紐約知名律師黃曉夫的分析,孫安佐因為人在獄中的關係,使協商過程的籌碼不多。他不了解為什麼不尋求保釋,就算在地方監獄出來後緊接著美國海關移民署會將他移到賓州移民監獄(因為被下了移民拘提令),但是他還是可以在那裏尋求保釋。依照他的說法,他所被控告的州的層次都可以讓他交保候傳了,聯邦政府沒有道理一定要關他。

所以他認為當孫安佐被下移民拘留後,家人應該馬上要尋求移民律師意見。地方刑事律師不會懂得孫安佐在喪失I-20之後該怎麼處理。

而轉到移民監獄的這個保釋(ICE Bond) 和之前不同。法官不一定准,但是畢竟孫安佐沒有真正的犯案。所以法官如果不讓他交保還可以上訴。

但是他現在人在獄中,父母急於想要他出獄,只有認罪是最快的方式。但是要認甚麼樣的罪,因為沒有辦法替自己去抗辯,只能靠律師去協調,整個壓力在被告這一方,所以對他是不公平的。

如果是被保出來,那麼就不一樣了,反而是檢方必須去證明孫安佐真的是有意圖犯案,這樣的話,認罪協商可以爭取到比較好的條件。

有一觀點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孫家找了金牌律師,當地關係很深厚。但是正因為如此,律師在認罪協商的時候肯定不會讓檢方空手而回。在小地方,檢察官和律師們都互相熟識,檢方要立下一些功勞,律師不會不知道,很有可能會有某種程度的讓步。也就是說,孫安佐的利益不見得被放在最優先的順序。

所以他認為第一步,就是無論如何要爭取保釋,無法交保的通常都是沒有錢的人,繳得起保釋金,就沒有道理不去全力爭取,現在孫安佐等於在還沒有被判任何罪之下,已經在服刑了。

對他來說,真的不公平!

(中時電子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