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光 27歲視障小提琴家夏官鼎讓自己發光

如果你對視障者的印象就是沮喪,封閉,內向,不願意接觸人群,那27歲視障小提琴家夏官鼎肯定是個「非典型」視障人。他笑容滿面,經營社交媒體,看棒球念歷史。夏官鼎一出生注定是挑戰,學音樂又是一條不斷自我否定又自我超越的崎嶇之路,但他依舊活得像顆小太陽般,用音樂發光。

夏官鼎說,「我好像跟『乖』這個字扯不上邊,這是個性,也是生存之道。」夏官鼎因為早產影響視神經,從保溫箱出來之後就宣告失明,不曾看見過顏色。由於小時候過於調皮,母親只好送他去學琴,希望他可以安靜下來。

一路學鋼琴到國中,夏官鼎高中無意間在廣播聽見小提琴家帕爾曼演奏的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突然決定要改學小提琴當主修,「他的琴音當然是飽滿又有感情,但是他自己是小兒麻痺,又選擇音樂這條路的故事完全激勵啟發了我。」

鋼琴學得好好的,突然要改小提琴,夏官鼎說,「幾乎要鬧全家革命。」但是夏官鼎說,「人生是我自己的,也是我自己要負責。」父母親知道也勸不來,只能由他,後來他以身心障礙榜首考上輔大音樂系,新的磨難卻才正要開始。

夏官鼎說,「以前在啟明學校,自己都是第一名,就比較自滿。」但到了大學,「我摔得很重,我聽見隔壁琴在練琴,才知道自己程度差多少。」夏官鼎說,他根本不敢去琴房,只敢自己躲在宿舍,幫小提琴裝上滅音器,自己偷偷練,挫折感非常重,甚至決定要放棄音樂,「我很感謝我輔大主修老師洪寅洲,他跟我說,從難聽到好聽只是一個過程,沒有人是一拉就好聽的,他認為我要放下身段,重新面對自己基礎薄弱這件事。我聽進去了。」

夏官鼎說,他自此之後一天練琴超過五小時,買個麵包進去琴房,出來已然天黑;老師規定他一週至少背好一首巴赫《無伴奏小提琴組曲》,他拚死拚活也要完成,「同學說我好像在過苦行僧的生活。」一直磨到大二下,夏官鼎拿到全班第三名,終於趕上同學進度。

去年夏官鼎終於考上輔大音樂研究所,現在除了教小朋友提琴與舉行音樂會之外,他很希望自己可以出國參加比賽,日前他已經通過香港國際音樂比賽複賽,八月將赴港總決賽,但是他還沒有張羅到出國費用,「其實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有機會真正跟樂團演出一首協奏曲,這個比賽沒有獎金,但有一個可以和美國樂團合作協奏曲的獎品,我會繼續努力。」

(中時 )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