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 柯奐如的搜尋結果,共27

  • 和鈕承澤拍床戲心靈重創 柯奐如不跟進提告理由心疼

    和鈕承澤拍床戲心靈重創 柯奐如不跟進提告理由心疼

    名導演鈕承澤(豆導)去年底爆出對電影《跑馬》女工作人員伸出魔爪,今(1日)北布以強制性交罪起訴鈕承澤,38歲女星柯奐如先前站出還原12年前和豆導拍電影時那場讓她心靈重創的床戲,今聞此事也支持被害人,有媒體問她是否考慮跟進提告?她以12字回應:「提告不是我治癒自己的選項。」 \n柯奐如2007年與鈕承澤拍攝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傳出遭豆導以「為藝術犧牲」為由,強迫全裸演出,12年後,柯奐如才在臉書分享當時經過,指拍攝那場戲時自己只貼胸貼,而對方戴了保險套,還跟她強調「不會放進去」,事後柯奐如覺得自己很髒,當晚只能要求男友跟她發生關係,就算是粗暴一點的動作也沒關係。 \n柯奐如說,事後鈕承澤跟他道歉,但柯奐如之後看到鈕承澤只能自行選擇走開避免碰面,似乎她才是做錯事的人,如今回想她多麼希望導演能跟她說:「妳不用付出這麼多」,或是她其實是有選擇權,不必做到如此,但眾多希望最終仍破滅。 \n今鈕承澤因性侵風波被北檢起訴,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問柯奐如不提告原因?她表示提告並非在她治癒自己的選項中,也強調希望透過這事件能讓大眾意識到「『沉默』,不再是唯一的選擇」。

  • 鈕承澤捲性侵遭起訴 柯奐如挺受害者:沉默不是唯一選擇

    鈕承澤捲性侵遭起訴 柯奐如挺受害者:沉默不是唯一選擇

    導演鈕承澤(豆導)去年11月在東區自家涉嫌性侵女工作人員,今北檢以強制性交罪起訴,先前女星柯奐如發文控訴拍《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因一場床戲心靈受創,使她回家後洗澡覺得自己很髒,今聽聞豆導被起訴,她稍早以文字回應媒體,指十分心疼受害者,也希望經此事件後,大家能意識到「沉默」不再是唯一的選擇。 \n柯奐如上月發文,還原2007年拍攝電影時《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那場充滿爭議的床戲,她表示當時自己只貼胸貼上場,而鈕承澤僅戴了保險套,還跟柯奐如說「不會放進去」,但她事後想想認為這句話根本不需要說,完成工作後柯奐如回家洗澡一度發抖、崩潰,見到電影成品,使柯奐如一度疑惑:「那當初真的有必要付出如此多來完成嗎…?」 \n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得知鈕承澤被起訴後,柯奐如表示想到受害者要重複陳述傷痛,只因不希望有下位被害人,令她對被害人十分欽佩、心疼,「希望受害者了解,她是被支持的!」 \n柯奐如回應全文: \n想像受害者要不斷面對、陳述傷痛,目的是希望能達到「警惕」效果、不要再有下一位受害者。我就感到非常心疼及無限地欽佩,希望受害者了解,她是被支持的! \n堅決反對性暴力、權勢性侵!不管在哪一個行業,尊嚴與安全,都是基本的、重要的事情! \n希望在任一處仍獨自承受性暴力傷痛的朋友,能感受到這位勇敢女性的努力及用心。 \n加上環境的逐漸改變、多數人的支持,能意識到「沉默」,不再是唯一的選擇,透過改變,是能夠活下來,且活得有希望的。

  • 鈕承澤戴套硬磨柯奐如5hr畫面瘋傳 業界人士爆不思議內幕

    鈕承澤戴套硬磨柯奐如5hr畫面瘋傳 業界人士爆不思議內幕

    知名導演鈕承澤(豆導)涉性侵案震驚電影圈,他昔日逼迫女星柯奐如為「藝術犧牲」拍攝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全裸床戲的爭議事件也被起底,更造成柯奐如不可抹滅之傷痛。當時兩人在幾近全裸的狀態下,拍攝長達5小時的床戲,但最後剪出來只剩10秒的鏡頭也在網路瘋傳,令業界人士聽聞也直言:「這樣真的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久。」 \n \n柯奐如日前在臉書還原與鈕承澤拍攝床戲始末,「我因為過於為畫面設想、身體不希望留有痕跡,全身僅貼了胸貼,就上場,而對方僅使用了保險套。對方還告訴我,他不會放進去。我相信對方是想令我安心,但其實這句話不需要說。我們按照劇本的需求,拍攝了『發生關係』的場面。」透露事後覺得自己很髒,拚命想洗掉那觸感、記憶,「晚,我唯一想到的方式,就是請男友和我發生關係,甚至粗暴一點也無所謂,我希望能藉此覆蓋掉對方在我身上、腦中的記憶…」。 \n \n除了對鈕承澤撻伐,外界也好奇,一場拍攝近5小時的床戲,最後僅用了10秒畫面,到底是業界常態?還是導演兼演員的鈕承澤自肥?就有業界人士在PTT電影版上留言揭密:「原則上拍戲會先拍啷的(全景),接著再拍可能半身抑或是某特寫部位。如果導演需要更多鏡頭的話,可能會在加軌道,但老實說...我們正常劇本一頁就是拍一個小時(快的話啦),電影最久六個小時的也是動作片...這樣真的蠻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久 by 經紀兼幕後。」 \n \n還有另一位幕後人員透露,「我之前在一部好萊塢電影片場待了八個小時看我老闆當製片的電影拍攝,八小時才拍了兩幕,拿到電影放可能不到一分鐘。床戲這種需要更多時間準備的十秒拍十小時不為過,況且要拍多個角度最後不會全用。」 \n \n他強調重點不是拍多久,「而是沒人只戴保險套就拍床戲的,又不是拍A片,加上事前要經過演員同意。在好萊塢即便是已經開拍,只要演員覺得不舒服或反悔都可以換替身上場。」 \n \n \n

  • 「只戴套」逼柯奐如拍5小時 鈕承澤10秒床戲曝光

    「只戴套」逼柯奐如拍5小時 鈕承澤10秒床戲曝光

    「豆導」鈕承澤爆出涉嫌性侵劇組女工作人員後,女星柯奐如又指控2007年拍《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鈕承澤事前未溝通,直到拍攝時才要她全裸拍床戲,並爆對方當時僅戴保險套,整場床戲更拍了5小時,但現有片中畫面流出,親熱片段僅有10秒。 \n \n柯奐如日前在臉書還原當年拍床戲的細節,透露自己過於為畫面設想、身體不希望留有痕跡,全身僅貼胸貼就上場,而鈕承澤只使用保險套,還向她保證「不會放進去」,讓柯奐如留下深刻陰影。 \n \n這場床戲畫面因柯奐如的控訴在網上瘋傳,影片中,柯奐如穿著黑色內衣、鈕承澤裸上身,兩人激情擁吻,尺度幾乎都點到為止,該畫面當時花了5小時拍攝,但最後播出版本卻被剪到剩10秒,難怪柯奐如事後回想起來,不解說:「若影片其實是可以以這樣的形式呈現,那當初真的有必要付出如此多來完成嗎…?那對我的心理來說,是二次傷害…」。

  • 柯奐如遇性暴力「感覺我做錯事」

    柯奐如遇性暴力「感覺我做錯事」

     柯奐如11年前演出鈕承澤自導自演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事後透露對自己和鈕承澤的親密床戲感到不適,該事件日前因鈕承澤涉性侵女工作人員再被提起,儘管擔心父母會因她公開談論此事受影響,但父親對她說:「妳知道自己這麼做的原因就好,要有信念!」她決定勇敢說明事件始末,昨更以4000多字寫下拍攝前後經歷,「開始走上清創傷口道路。」 \n 柯奐如表示,當年因信任鈕承澤,沒有事先討論床戲拍攝方法,她也因過於為畫面設想、身體不希望留有痕跡,全身僅貼胸貼上場,「而對方僅使用了保險套。對方還告訴我,他不會放進去。我相信對方是想令我安心,但其實這句話不需要說。」之後兩人按照劇本拍了「發生關係」的場面。 \n 完成拍攝後,她回家洗澡時想起肌膚相親的觸感和記憶,「當時我覺得自己好髒,我拚命地想洗掉那觸感、那記憶,所有的一切。」她唯一想到的方式是和男友發生關係,「甚至粗暴一點也無所謂,我希望能藉此覆蓋掉對方在我身上、腦中的記憶…」。 \n 鈕承澤未回應 \n 鈕承澤身兼導演和男主角,不但沒有保護柯奐如,反而傷害了她,「我感受到對方碰觸到令我感到不舒服之處」,她昨在文中指出:「這樣其實是蠻幹的過程下,真的能達到您希望的結果嗎?」她也提到,對方甚至想要舉行一場如何拍床戲的座談會,讓她感到快要錯亂,之後只要參加電影相關活動,一看到對方就會自行選擇走避,把自己隱蔽,「我感覺我是那做錯事的人。」 \n 柯奐如2014年結婚,去年8月離婚。她日前請教作者陳潔皓,以「性暴力」來定義自己所受到的侵犯,昨在臉書Po文還原當年拍床戲過程。而對於柯奐如的發文,鈕承澤手機關機也不回簡訊。

  • 柯奐如「覺得自己好髒」 痛心還原鈕承澤只戴套蠻幹床戲

    柯奐如「覺得自己好髒」 痛心還原鈕承澤只戴套蠻幹床戲

    導演鈕承澤日前爆出性侵醜聞,連帶過去逼迫女星柯奐如全裸和他拍床戲的過往也被挖出,忍了11年的柯奐如,近日也打破沉默,揭開陳年傷痕,透露自己為此留下無法抹滅的陰影,今(6日)凌晨再發文,還原當時拍攝床戲的始末,希望大家能藉她的例子了解,造成傷害的形式不只一種。 \n柯奐如透露2007年某一晚,她在路邊接到鈕承澤親自打來的邀約電話,心情相當興奮,但進劇組後,完全沒討論怎麼拍這場床戲,除了有「背面到背部」的具體共識,其他細節都不知情,但基於信任對方有經驗,所以她決定跟著走便是了,當天她全身只貼了胸貼就上場,而鈕承澤僅使用了保險套,「對方還告訴我,他不會放進去。我相信對方是想令我安心,但其實這句話不需要說」。 \n拍攝完成後,她沒有特別感覺,但回到家洗澡時,觸碰到自己身體的瞬間,幾小時前的記憶都回來了,「當時我覺得自己好髒」,她不知道怎麼和男友說,也不知道怎麼幫助自己好過一點,唯一想到的方式,就是請男友和自己發生關係,「粗暴一點也無所謂,希望能藉此覆蓋掉對方在我身上、腦中的記憶…。」 \n而後期剪接時,剪接室特意掛上窗簾、以現在的版本問市,她除了感謝也不禁疑惑,如果影片最後能以這樣的形式呈現,「當初真的有必要付出如此多來完成嗎?」她也表示因為鈕承澤是導演兼男主角,拍攝時即使感到不舒服,作為演員是無法主動喊停的,所以最後他道歉,也只能被迫接受這樣的處理方式。 \n不過後來對方又告訴她「應該來個如何拍床戲的座談會,我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我感到快要錯亂」,之後在活動見到他,只能走避,「我感覺我是那做錯事的人」,她難過「被應該要保護我的人,沒有保護到、且傷害了」,因此如果時光能倒回,她希望鈕承澤能再確定一次「那場床戲那樣拍的必要性」,希望對方能替她設想,並反問他「這樣其實是蠻幹的過程下,真的能達到您希望的結果嗎?」

  • 柯奐如被鈕承澤只戴套拍床戲硬上!女出品人:很驚嚇

    柯奐如被鈕承澤只戴套拍床戲硬上!女出品人:很驚嚇

    女星柯奐如今(6)在臉書揭露當年拍攝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導演兼男主角鈕承澤,只戴保險套就與她拍床戲,她事後回家洗澡時覺得「自己好髒」被硬上,該片另一出品人直到今天才知道,她表示:「清場時就走了。覺得很驚嚇,滿難過的。」 \n \n據《蘋果》報導,該片出品人除了鈕承澤外,還有尹慧文(Tina),今日她看了柯奐如貼文後,才意外想起,如果當時不需要用那麼多鏡頭,為何要拍到5個小時,她表示:「開拍前我也在,但他們(柯奐如、鈕承澤)的溝通我沒有在旁邊,開拍時,因為要清場,我就被清場清走了。現在看到這篇,我覺得很驚嚇,我覺得當時應該要透過經紀人來溝通,不論是事前、工作過程或是事後,如果有這種不舒服的情況一定要講。當時的經紀人怎麼沒有處理?這個受傷看了讓人滿難過的。」 \n \nTina曾是豆導的經紀人,目前所經營的「齊石傳播」旗下有楊貴媚、丁寧、鍾麗緹等藝人,她事後在私人臉書寫下,藝人不要輕易拍床戲,若真的有需要許多細節都要談好,現場有變化時才可力爭,但也提到拍床戲時「男女演員都不會好受」,對兩方都是煎熬,「據我了解,沒有人在拍完當下是爽的」!也稱被冠上出品人,她沒有領任何酬勞,和這部電影沒有任何利益關係。 \n

  • 鈕承澤硬上還私藏女星露X片 爆黑道出面才刪光

    鈕承澤硬上還私藏女星露X片 爆黑道出面才刪光

    導演鈕承澤(豆導)爆出涉嫌性侵劇組女工作人員後,女星柯奐如又指控2007年拍《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鈕承澤事前未溝通,直到拍攝時才要她全裸拍床戲,並透露對方當時僅使用保險套還保證「不會放進去」,令她留下陰影,現更爆出男方當時握有床戲露毛畫面不刪除,直到有黑道人士出面才解決此事。 \n \n柯奐如6日凌晨在臉書還原2007年被逼拍床戲的始末,礙於鈕承澤是男主角也是導演的關係,她無法拒絕,且床戲的拍攝方式,還拍下了柯奐如一些大尺度露毛影片,而據《ETtoday》報導,知情人士爆料鈕承澤當時以「藝術拍攝」理由不願刪除畫面,這讓柯奐如十分不安。直到後來有圈內資深人士得知此事後,不忍心柯奐如的處境,便找來知名幫派大老堅定兇悍地「勸說」鈕承澤,才讓他不甘願地刪掉不雅影片和照片。

  • 李康生防走光嫌保險套「太透明」 《自畫像》盪鞦韆性愛經排練

    李康生防走光嫌保險套「太透明」 《自畫像》盪鞦韆性愛經排練

    柯奐如在臉書表示和鈕承澤拍攝近全裸床戲時只貼胸貼,對方則只戴保險套上陣,但2人卻沒仔細討論,昨演員演員李康生、李杏和導演陳宏一各自分享拍攝親密戲的態度和方法,李康生在《天邊一朵雲》和《樓下的房客》等片都有激烈性愛戲,過去曾用膠帶貼著重要部位,但過程中無法上廁所,撕下時又太痛,後來改用2層肉色絲襪。 \n \n李康生被問有可能用保險套當保護措施嗎?他表示:「沒聽過用保險套,所以不予置評。」更笑言保險套太透明,不想被看光。他也提到,每次拍完親密戲,必須特別保護女演員,只要一喊卡,如果有人拿毛巾給他,就會先披在對手戲演員身上,也會盡量擋住對方身體。 \n \n李杏在《樓下的房客》和莊凱勛有場淋浴間親密戲,她表示拍攝前導演會和演員溝通想要的畫面,對手演員也該事先溝通好動作和會接觸的身體部位,「不應該在拍攝當下隨性發揮而造成對方的不舒服。」拍攝時,重要部位也有遮擋一定厚度的布料,她更建議感到不舒服時,「一定要立刻表達說出來,不要忍耐,不是發脾氣,而是馬上用專業的態度當下做溝通。」 \n \n陳宏一執導《自畫像》中,演員林微弋和林哲熹挑戰長達5小時的盪鞦韆式做愛,他表示事前劇本已經寫明,也必須和演員建立信賴,他稱讚2人都是戲劇科班出身,溝通上完全沒有問題,拍攝前更是經歷無數次「穿著衣服」的排練,2人已經有身體熟悉度,現場默契十足,才能展現專業演技。

  • 柯奐如再曝演藝圈性騷擾!男演員裸露遭圍觀、小腿被來回輕撫

    柯奐如再曝演藝圈性騷擾!男演員裸露遭圍觀、小腿被來回輕撫

    演員柯奐如過往被鈕承澤逼拍全裸床戲再度被搬上檯面討論,她也數度用文字在臉書抒發心情,2日晚再在臉書發聲,透露這段時間的報導,引起演員之間的討論,分享起彼此拍攝時的不適經驗,其中有男演員的遭遇讓她相當吃驚,「在2018年,還會有導演用這樣的方式引導演員…。」也讓她驚覺類似事件的受害者不只是女生,也可能發生在男性身上。 \n \n她提到該位男性朋友在拍攝同志戲份時,「臨時、當眾要求他付出比他們事前約定還要多的裸露。」演員表現出為難時,男導演當眾人面前說:「你為什麼不可以呢?好嘛!我知道嘛!因為我不是李安嘛!對不對?」男演員還不止一次受到威脅,而是整個拍攝期都不斷遭導演壓迫,更不堪的是,表演當下還有一堆人擠在片場監視器前觀看,甚至有工作人員手機能連線看到畫面。 \n \n柯奐如又從另位演員口中聽到其他演員遭遇,「有天大家一起開會討論劇本時,他發現在桌下,男導演的手正在來回輕撫某位男演員的小腿。」即使氣憤地問對方,「你為什麼要容忍呢?」對方無奈回答,「沒辦法嘛… 你又能怎麼樣呢…。」 \n \n演藝圈性騷擾層出不窮,讓身為過來人的柯奐如相當心疼,她希望導演在拍攝敏感畫面時能多為演員著想,也提醒演員,「身體的保護措施盡量做全,沒有固定的形式,以你覺得自己能夠在眾人前感到安心,並能夠專心表演的狀態為主。」至今她仍在調整心理狀態,自我剖析後發現內心仍有深刻的悲傷,但她盼能從中找到意義,因此不斷用文字喚醒大眾對性教育的重視,並幫助其他受害者, \n \n以下為柯奐如2日臉書全文: \n \n(文長,慎入) \n \n大家新年好嗎?是否用了自己喜歡的方式揮別了去年, \n開啓新的一年? \n我的也不錯,自年尾到現在,一個人安靜地生活、書寫著。 \n \n因為有大家文字上的陪伴,並不感到孤單, \n反倒覺得越來越有力量… \n這是託大家的福,深深感謝… \n \n這段時間,收到來信, \n網友轉傳了另一網友充滿恨意的話語,那是給對方的。 \n第一時間看到時,我不忍卒睹,頓時低落, \n一時不知道怎麼回應。 \n思緒整理過後,我知道自己想表達的了。 \n \n想說,謝謝你傳給我… \n我感到安心那不是你寫的, \n但也不希望真發生網友因自己的關係去做。 \n能理解那是出於不平, \n但當親眼看見時,好像沒有被幫助到… \n一直盡量讓自己處在平和、溫暖的氛圍裡, \n我發覺,原來一個『恨』意的吸收, \n都能夠讓想恢復起來的力量,被削減… \n \n且我認真思考, \n若我是那個不斷接受到『大家都討厭、恨我』的人, \n我一定覺得極度沮喪、被孤立, \n能有的能量必定只能處理疼、痛。 \n沒有更多的力氣思考『我在哪裡做錯了。』 \n這樣更重要的問題。 \n且給予不理性的回應,不也是種『壓迫』…? \n盼請思考一下我的話…。 \n \n接續上篇的分享, \n \n這段時間,因為12月初的報導,也引起了演員之間的討論, \n分享起彼此拍攝時的不適經驗。 \n \n有位男演員的經驗,令我極度吃驚, \n難以置信在尊重的概念已較普及的現在, \n在2018年,還會有導演用這樣的方式引導演員… \n \n這件事也讓我瞭解, \n在這個行業,不是只有女生有機會受傷,男生也會… \n \n他說,他在拍攝一部描述同志情感的電影時, \n此片的男導演在現場, \n臨時、當眾要求他付出比他們事前約定還要多的裸露。 \n他感到非常為難。 \n \n男導演當眾人面前說:『你為什麼不可以呢?好嘛!我知道嘛!因為我不是李安嘛!對不對?』 \n \n我的朋友在勉強自己的情形下,最後仍是配合了導演的要求、完成了對方的期待… \n \n而這樣的威脅,不是發生在單一個場次,是整個拍攝期, \n只要導演認為這個畫面有必要,就會再次當眾對他威脅壓迫… \n \n聽了非常心疼… \n \n我們也討論到何謂『清場』, \n我想到的是拍攝現場只留極必要的人員, \n但我忘了還有監視器。 \n(導演及工作人員在現場透過一個電視螢幕,我們稱監視器, \n作用在檢查、確認前一刻的拍攝結果。) \n \n他告訴我,對於監視器前,擠了一堆人在觀看, \n也感到極不適, \n甚至他後來發現,工作人員的手機,就能與監視器連線, \n能在自己的手機上觀看… \n \n我光想到他在現場的赤裸,滿足了有獵奇窺看心態的人… \n就感到好殘忍… \n \n在我們剝開自己的同時,在盡力完成工作時, \n是那麼地沒有尊嚴的,不被在意、保護… \n \n我們是否能一起討論, \n如果導演確立了這場戲真有裸露或親密必要, \n能否一起討論出怎樣準備, \n是能讓你的演員感到安全感、好一起順利地完成工作呢? \n \n每個人不一樣,所需要的安全感可能也不一樣, \n如果演員和你一樣愛你的作品,願意跟你一起打這場仗, \n以珍惜你的戰友,為他思考即將所面對的困難, \n一起找到克服的方法,這樣做,不好嗎…? \n \n但就這幾年實際的經驗來看,我發現有時當導演太專注、太急欲在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創作時,有時可能沒有注意到、忽視了一些同樣重要的事:人的生命和感受。 \n \n也在思考, \n在導演之外,是否能多雙眼睛, \n幫助確認床戲在劇本中的必要性… \n其實,觀眾對交合的畫面、的概念,是什麼很清楚… \n電影裡有那樣的場景, \n有時某種程度,是在滿足人性中, \n對另一肉身正大光明窺探的慾望… \n \n導演如果考慮自己難以客觀評估,是否可以請你的老師、信賴的編劇、演員朋友,再做一下確認? \n或許很麻煩,但我們是否可看做像是風險評估? \n畢竟若是沒有必要經歷的風險,就不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 \n而且當你願意這麼做時,你就已經開始在為你的戰友設想他的處境,感受他的風險,已經在珍惜他的路上。 \n你的戰友會感受的到,他會感激你,會更堅定你是值得他全力付出、共赴挑戰的領導者。 \n \n其實,演員面對這樣的場景都會壓力很大…對男女演員都是… \n \n如果確定要拍,演員間要一起討論,會害羞沒錯,但不要怕,一定要談,談越細越好,比如,我的手會經過你身體哪裡,我會吻你哪裡,清楚告訴對方你會怎麼做,並在討論中感受對方,一起找到彼此都覺得心裡安全的方式,並在拍攝時緊守約定,但還是要表現自然。(壓力是不是很大?) \n \n身體的保護措施盡量做全,沒有固定的形式,以你覺得自己能夠在眾人前感到安心,並能夠專心表演的狀態為主。不要管會不會造成大家的困擾,不要幫攝影想、幫畫面想,導演、攝影師如果覺得有影響,他們定會主動來跟你討論。如果你沒有經紀人,一個人沒有關係,你能邀請團隊裡你信賴的工作人員在現場陪伴你。不要害怕開口說出你的困擾,其實大家都理解那對你的壓力有多大,大家會用專業來幫助彼此,都會樂見這場戲能順利完成,平安著地。 \n \n我認為紮實的前置準備,雖然費時費勁,但絕對對拍攝的效率、安全,有很具體的幫助。 \n \n我還從另一位男演員那聽到,有天大家一起開會討論劇本時,他發現在桌下,男導演的手正在來回輕撫某位男演員的小腿。 \n \n因為他和被摸的男演員私下熟識,後來他氣憤地問對方,你為什麼要容忍呢? \n對方無奈的回答,沒辦法嘛… 你又能怎麼樣呢… \n \n我意識到,這是我們在工作中,共同在面對的困難, \n不分男女的… \n相信不只演員,導演、工作人員也會面臨…。 \n \n聖誕節前,有一段時間,自己的心理狀態算是調適到『可以』。已經盡量不再回頭想,專注在當下。我不多奢求什麼。卑微的、安靜地過完一天,一天再一天,就覺得自己有小小的進步。 \n \n平安夜下午,和數月不見的女導演朋友碰面,我的來意只是為了見見面,輕鬆聊聊、確認彼此都好,沒料到她問起此事,且真誠、慎重地表達對我的支持。 \n \n接著,她分享近期關注這個議題的閱讀,並轉述聽到《沉默》及《沉默的島嶼》兩書作者陳昭如小姐在座談會時,談到以下的訊息:『因為多數人普遍缺乏成熟完整的性教育,我們對性教育避之唯恐不及,是因為我們錯誤的認為『性教育』就等於『性交教育』,而性教育其實是廣泛的對我們的身體有很大的認知,在性教育不充足的情形下,以至人們對於自己的身體遭受不當對待的當下,缺乏警覺和意識。性侵,不只是非常狹隘的以對方是否侵入某人的身體來定義;反之,就不算性侵。』 \n \n她告訴我,陳小姐在漫長的寫作過程對此議題深入詳實而全面性的觀點分享,帶給她很大的啟發。原本,她參與那場座談會,只是單純地想親自對陳昭如小姐及當天與會的陳潔皓先生表達誠摯的感謝,想謝謝他們兩位克服萬難地寫出了啟發她創作動力的那些書,沒想到,她自己也同時上了一堂「認識性侵」的性教育入門課。因為收穫很多,覺得有必要讓更多人以更成熟的眼光和心態來看待這件事,於是她知無不言地分享了閱讀和聆聽到的重要訊息,包括陳潔皓先生在《不再沉默》裡說出陰暗往事的勇氣。」希望藉著這些充滿勇氣打破沉默的人們,來安慰並鼓勵我。 \n \n對我來說,這一切真像是當頭棒喝… \n面對朋友真誠的直指,我無處可逃可藏。 \n確實,一直以來,我不斷催眠自己經歷是還好… \n我一直在這個自己深信的『還好』底下,苟活了那麼久, \n並且正打算要繼續這麼做… \n \n那晚她和我聊了很久,從個人的處境到大環境,以及對於「沉默」的看法…,最後,她也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抱歉… \n \n在街角緊緊擁抱道別後,我進入了一個難以形容的狀況,女朋友的那聲『對不起』,卡的我身心難受,我開始上網搜尋她分享的:陳潔晧先生的『不再沈默』、孔劉談他接觸到『熔爐』這本小說、著手製作成電影的過程的訪談,誰跟我提過的日本的『伊藤詩織』、2017年才剛發生的作家林奕含…我盡量的去讀,去瞭解,寫下有感應的。思考,不懂的再找..一夜沒闔眼,腦子和心都在渴望瞭解,我從這些線索中,逐漸找到了答案… \n \n回到現實, \n \n當年當時的我,需要的是什麼呢….? \n \n若我這麼做, \n一定又會有人認為我在炒作,落井下石,意圖不軌,想紅, \n有新作品出來吧… \n \n那現在哪一個比較重要?她?還是被質疑的聲音? \n \n腦子閃過一句話,如果我們把『我』的觀念先放一旁, \n無『我』,便能更專注在自己的初衷上。 \n \n聖誕節當晚, \n和之前那位有智慧,一路陪伴我的女朋友報告我的決定後, \n她告訴我: \n \n『不管社會會如何反應,那是他們的事, \n重要的是,妳在為自己和其他受害女性做妳覺得正確的事。 \n外面的反應妳也要學習沈穩的接受, \n那只是外面的浪, \n妳把自己的船在海上駛好, \n妳有可能會暈船、不舒服、想吐, \n但記得那個目標, \n妳會從身上生出掌舵的力量, \n逐漸往那個目標前進。 \n但如果實在太不舒服, \n也要記得求援, \nSOS的信號記得打出來, \n我們會派船來支援妳。 \n \n我自己也還在學習怎樣在大海裡安定自己的船, \n能幫到你是我這艘船的榮幸, \n希望能在妳需要的時候幫助到妳。 \n妳看妳,妳現在也有力量,也在幫助別人。 \n這種力量就是要這樣傳遞下去。 \n \n不是因為恨對方才希望對方受制裁, \n是要去希望對方好才希望對方受制裁, \n如果對方逃過這次, \n那會更覺得自己沒錯。 \n這樣會歪到太離譜的位置, \n對這世界和受害者都太不公平。 \n也更不會有改正的可能。』 \n \n我認同她所說的… \n這也應該是這麼做的意義… \n \n喘口氣,沈澱下來後, \n我再把這整件事,放在心裡,過一次,再做一次確認… \n \n發覺…很憂傷…有很深的憂傷… \n \n其實,從2007年對方親自打給我, \n邀請我參與演出的那通電話起, \n我就和這全部,形成了連結,不管過程中多努力地想逃開, \n還是不可避免地要再面對… \n而且一旦我這麼做,連結也會加深… \n \n但做或不做,連結都已成了事實, \n永遠也無法再做變更、消滅… \n \n腦子浮出『命運』兩字… \n \n好吧,既然這是我的命運, \n我相信同樣的考驗再來,一定有它的道理, \n我們能否從裡面找到,跟自己有關的意義… \n \n電影裡常演,如果讓你再回到某段感到後悔的人生場景, \n你會怎麼做? \n \n這次,不是虛假的電影…是真實的人生… \n \n而且這背後,是真的有個受傷的女生… \n \n她的心裡,現在在經歷什麼呢…? \n \n既然被當掉要重修, \n面對這次的新考卷, \n我要考出自己的程度。 \n \n將自己草稿稍加整理後,就發佈了給「她」的文章。 \n \n附註: \n我是因為和拍攝金蘭廣告的朋友們吃飯, \n才再想起跟女導演要見面的約定。 \n若沒有金蘭廣告在先… \n可能也不會有想表達出來的契機、機會了… \n \n命運很奇妙, \n好像主動幫我準備了開啟不同門的鑰匙、且接力似的。 \n \n附上的圖片,是我某位女朋友看完上篇文章後,所畫下來的。 \n \n她說,她看到開出一朵花… \n \n我很沮喪、無奈地回她: \n『我自己看不到花…,原來還長了花啊…』 \n \n她說:『好大的一顆種子植在好深的土壤中,所以掙出來探光花了點時間,而她長成好大好大的一朵花正努力為你遮風避雨。』 \n \n還感到納悶時,就收到她的手繪圖… \n \n我安靜感受…沈默無語… \n \n和一樣感到傷痛的妳,一起分享『花』…

  • 柯奐如沾鈕承澤性侵案再發聲:我想要努力活下去

    柯奐如沾鈕承澤性侵案再發聲:我想要努力活下去

    柯奐如11年前拍攝鈕承澤執導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曾傳被迫全裸拍床戲,日前因鈕承澤被捲入性侵案,往事又受討論。她日前打破沉默,在臉書上直指即便已過11年,心裡的傷痛,無法自行消失。 \n \n今天是她38歲生日,凌晨她在臉書寫下3200多字的心情文,「在這期間好慘,就是情緒的大陷落、無比的低潮,深深的自責,生活無法專注、只能維持基本的吃,身邊一定要有朋友陪著,努力專注眼前必須吞下去的食物,哭,發抖、失神,無法入睡,醒來,再重複上述的事,每一天」。 \n \n她開頭寫道「這是跟自己有關的療癒方式,我的目的,不在引起對立」。並說:「期間從新聞上看到對方的發言,從言語中,仍感覺到,還是那個我熟悉的對方。對方,依然無法真正理解到,自己對他人到底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而那影響是何等的壓力與重量。即使關掉了新聞,不聽不看,但感覺還是依然在。」文中的「對方」,指的是鈕承澤。 \n \n提到網友的討論中,讓她印象深刻的問題是「為什麼11年前不說,現在才說?」也發覺已有許多人有「不應該檢討被害者」的意識進行討論。「環境是有在進步的。同時,我收到了許多素未謀面但慷慨給予溫暖的來信關心…如果有魔法,我希望將自己從大家這獲得的溫暖、能量,傳送給那位『她』」。 \n \n她回覆網友「為什麼11年前不說,現在才說?」的問題,表示自己能理解網友的憤怒,知道網友的期盼是「如果早一點說,就會少一個受害者」。她說自己在上篇文章發佈後,哭了,「我檢討自己仍是晚了將近一個月,如果我能用自身的經驗回答你,讓你有機會理解,我很願意。我相信會有意義,如果用很簡單方式回覆,那答案就是『因為這些年來,我想要努力的活下去』」。 \n \n她說:「我想要努力跨過那件事不再回想,我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努力的作品上。我想要有跟一般人一樣,平靜的生活,我也想要擁有,一般人擁有的幸福…。之後我只能奮力地去學習,盡一切的可能去瞭解,別的演員遇到劇本中有床戲時是怎麼面對、準備的。然後用自己學習到的,去判斷、和導演討論床戲的必要性,在充分溝通、內在感到安全的情況下,和導演、對手演員一起完成,不再恐懼。」 \n \n柯奐如想起「那事件」發生後,緊接的拍了何蔚庭導演的短片《夏午》,其中有一場關鍵的親密戲,導演理解她的創傷,冷靜和她討論:「妳可以嗎?如果真的不行,沒有關係。我就換演員。」她思考一夜,認為自己必須跨過去,不希望就此感到恐懼,隔日回覆他,自己可以。「到開拍前,為避免讓我再次感到不適,我們都沒有排練過那場戲,到開拍的前一刻,我其實都沒有把握自己能夠做的到」。 \n \n她說,「很神奇的事發生了,在導演喊Action後,我想是因為對手高英軒先生給予我的安心,和何蔚庭導演對我的充足信任,我做到了!在將近二十多個工作人員面前,當我完成的那刻、全場為我的克服鼓掌,事後回想,何蔚庭導演真的在賭博,賭在我身上。若我當時突然感到退縮就可能造成作品的遺憾,而我也對不起整個團隊人員先前所付出的努力。現在,我也學習到,在感到沒有安全感的情況下,說『不』」。 \n \n她有感而發說:「我想自己最大改變就是敢拒絕了,因為充分理解到,保護自己的熱情是多麼重要的事。在鏡頭前、在大眾前,每一個演員透過情境,打開、展示自己時,都是脆弱的、都是需要被珍惜、保護的。熱情是不會無限的,是容易被不信任、不珍惜、不保護給澆熄、殺死的,而殺死之後是需要花很大力氣再喚醒。我學到『自己的心,比完成工作還重要』。熱情應該是遇到會珍惜你的付出的團隊時,再給予的。」

  • 柯奐如:選擇沉默傷痛不會消失

    柯奐如:選擇沉默傷痛不會消失

     鈕承澤(豆導)日前遭電影《跑馬》女性員工控涉嫌性侵,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演員柯奐如2007年拍攝《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就曾被他半強迫拍全裸床戲,是受害者之一,造成心理極大陰影,至今接戲看到劇本有床戲橋段,都會再三考慮。 \n 推算時間點,今年是柯奐如拍《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後的第11年,昨她(26日)打破沉默,在閱讀完一篇關於性侵復原之路的文章後,鼓起勇氣於臉書上寫下:「11年後的我,有機會再次好好凝視傷口,唯有好好凝視,才有機會找到出口。選擇逃避,並不會心安,選擇沉默,心裡的傷痛,無法自行消失。」 \n 為讓被性侵者勇敢站出來,柯奐如當起領頭羊,不顧舊聞浮上檯面:「沉默的台灣電影圈,是無法像韓國一樣,製作出《熔爐》(一部影射韓國光州聾啞學校性侵案的電影)。如果我繼續保持沉默,那跟當年所面對的環境,跟那些沉默的人,有什麼不同?」 \n 柯奐如在前陣子主演的電影《親愛的卵男日記》中跟雷艾美有女女床戲,據知電影監製有特別和她溝通過,當時她僅淡淡帶過11年前的舊傷,但對方依舊能感受到她揮之不去的陰影。

  • 鈕承澤11年前逼拍床戲 柯奐如談性侵:傷痛無法消失

    鈕承澤11年前逼拍床戲 柯奐如談性侵:傷痛無法消失

    導演鈕承澤日前被指控涉性侵電影《跑馬》女工作人員,讓鈕承澤過去和女演員的爭議再被翻出,其中鈕承澤2007年拍攝《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曾勉強柯奐如全裸拍床戲,她受訪時不諱言表示「感到不舒服」,柯奐如昨晚則打破沉默發文:「謝謝妳的勇敢,讓11年後的我,有機會再次好好凝視傷口」。 \n \n柯奐如在臉書轉發正視性侵的文章,發文寫下謝謝對方的勇敢,讓她正視11年前的傷口「唯有好好凝視,才有機會找到出口。選擇逃避,並不會心安,選擇沉默,心裡的傷痛,無法自行消失。」而柯奐如提的11年前,恰好是拍《情》的2007年。 \n \n柯奐如嚴厲指出,台灣電影圈沉默,無法像南韓一樣製作出電影《熔爐》(影射韓國光州聾啞學校性侵案的電影),柯奐如並寫下:「如果我繼續保持沉默,多年後回頭再想起自己今天的選擇,定會感到後悔。」 \n \n其實柯奐如與鈕承澤2007年合作《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傳出柯奐如被迫拍床戲,當時鈕喊冤:「沒有覺得她看起來不開心」。對於此事再被翻出,柯奐如日前回應媒體表示,確實感到不舒服,她歸因於雙方溝通不足,對細節則不願多談。

  • 柯奐如挺身揭豆導惡行 許常德:感謝每一個勇敢的她

    柯奐如挺身揭豆導惡行 許常德:感謝每一個勇敢的她

    導演鈕承澤被指控性侵電影《跑馬》工作人員,意外爆出拍攝《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勉強柯奐如全裸拍床戲,柯奐如昨晚打破沉默PO文:「謝謝妳的勇敢,讓11年後的我,有機會再次好好凝視傷口」,對此資深音樂人許常德也喊話,因為許多勇敢女性挺身而出,才讓許多人免於遭到狼爪。 \n \n許常德臉書分享讀者來信求助,她表示因為50肩問題,2年來都靠著按摩師按摩,最後竟然不藥而癒,未料最近一次對方竟把她褲子脫掉,然後要親私密處,讓她嚇得趕快結帳離去,如今猶豫是否要讓店家知悉此事,對此許常德表示:「沒有舉證很難告」,但可以給按摩師一個警告,不管成不成功,都讓他心裡有個壓力,不敢囂張再對下一個人伸狼爪。 \n \n此外許常德也分享柯奐如的報導,語重心長表示:「為何連許多國際女巨星都不能倖免?因為在一個獨處的空間是無法舉證的」,也不忘對許多勇敢站出來的女性致謝,因為「未來女生免於被這些狼侵害,都要靠之前勇敢的女生舉報,謝謝她們」。 \n

  • 鈕承澤自肥張鈞甯遭質疑 嗆女記者:「老二塞妳嘴巴!」

    鈕承澤自肥張鈞甯遭質疑 嗆女記者:「老二塞妳嘴巴!」

    知名導演鈕承澤爆出疑似性侵女性工作人員,隨後接連爆出拍片有「小天使制度」、曾逼柯奐如全裸拍攝、強吻張鈞甯、炫耀挑漂亮臨演導戲等醜聞,今(12)日又有媒體爆出,2008年拍攝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力捧張鈞甯為女主角被質疑自肥,竟當眾罵女記者「老二塞妳嘴巴」等字句。 \n \n據《鏡傳媒》報導,鈕承澤2007年執導《我在墾丁 *天氣晴》時,就曾對張鈞甯獻殷勤,甚至在2008年導的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力薦張鈞甯當女主角,自己則是男主角,被質疑「假公濟私」。 \n \n當時受訪時,有女記者質疑鈕承澤是否是「自肥」,沒想到他一聽瞬間變臉,甚至當眾脫口說出:「老二塞妳嘴巴」等話語,嚇壞眾人。 \n

  • 鈕承澤黑歷史被起底!「沉迷性愛、性騷擾女演員」

    鈕承澤黑歷史被起底!「沉迷性愛、性騷擾女演員」

    今年52歲的鈕承澤(豆導)能導能演,才華洋溢,執導的《艋舺》、《軍中樂園》等都大受歡迎,不過他最近被爆出性侵新戲《跑馬》劇組的女員工,7日一早到台北市大安分局接受偵訊,簡短表示:「我已經被判死刑了,鈕承澤已經死了。」 \n \n事件爆發後,豆導過往的黑歷史也紛紛被抖出,他曾在《康熙來了》自爆學生時代和孫鵬會在走廊上等女生,看到不錯的就會帶進廁所強吻,讓主持人小S大呼「根本是強暴犯!」 \n \n2007年,他也被爆性騷擾演員柯奐如,當時他們合作《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鈕承澤飾演柯奐如的男友,不過柯奐如到現場才被通知「要為藝術犧牲」,逼迫拍攝全裸床戲,對此鈕承澤喊冤,表示有得到對方同意。 \n \n不只柯奐如,張鈞甯也在和男演員對戲時,被鈕承澤強吻額頭、脖子,事後他氣到不行,當場封殺「我再也不跟張鈞甯合作!」 \n \n2008年,豆導為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受訪,透露2006年是人生最慘的一年,感情不順、資金又出問題,所以他沉迷刺激性愛、大量酒精,自揭「什麼事都做過。」當時女友逼他參加感情諮商的心靈課程,他還只注意身材很好的老師,後來透過瑜伽、打坐才慢慢學習與慾望和平共存。 \n \n

  • 張鈞甯 否認遭強吻 柯奐如 往事不想提

     「豆導」鈕承澤遭控性侵新片《跑馬》女性工作人員,他過去的黑歷史也被挖出,2007年曾被爆拍《我在墾丁*天氣晴》時積極想「把」張鈞甯,不僅親自上陣拍親密床戲,還「自肥」在劇中強吻張鈞甯的脖子。3度擔任世界展望會資助兒童計畫代言人的張鈞甯,6日出席尼泊爾關懷行記者會,被問豆導涉性侵案,她說:「我們也是看新聞才知道,不適合發表言論。」 \n 媒體追問當年拍戲時有沒有被豆導強吻脖子?她搖頭否認:「沒有啦!沒事的。」並說當時沒有發生什麼事,兩人互動都是正常的狀況。再問她與豆導合作時是否曾覺得不舒服?她秒回:「並沒有。」 \n 當年鈕承澤在殺青酒被記者問到強吻脖子傳聞,曾當場暴怒飆罵記者,張鈞甯還幫忙解圍。昨她私下被問是否記得當年這一幕?她雲淡風輕轉換話題:「我只能說當時的妝容真是太成熟了。」記者私下虧她今年似乎衰事不少,她忍不住說:「我今年犯太歲啊,年初有人送我3條紅內褲,但我不信邪!」 \n 和鈕承澤合作過《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的柯奐如,被爆當年曾被半強迫全裸演出,事後柯透過母親協調,鈕才同意把床戲劇照刪掉。柯今年初和某劇組提起往事,雖然只有2句話帶過,但坦承該事件歷經10年仍是心中的痛,傷難平復,昨致電她前經紀人,對方以:「開會中不方便。」秒掛記者電話。

  • 被爆逼女星全裸床戲 鈕承澤扯「為藝術犧牲」

    鈕承澤驚爆性侵新片《跑馬》女性工作人員,也讓他過往黑歷史被一一爆出,像是2007年拍《我在墾丁*天氣晴》時,曾「自肥」在劇中強吻張鈞甯脖子;拍《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事前未溝通,直到拍攝時才要柯奐如全裸上陣拍床戲。 \n \n鈕承澤11年前傳出為了想追張鈞甯,接連把她捧上電影、電視劇的女主角,此外不僅親自上陣拍親密床戲,更在戲裡強吻張鈞甯脖子,都被傳出是假公濟私,當時被媒體質疑他「自肥」,當時被問及此事時他笑而不答,未料在殺青酒有媒體再度提及此話題,竟當場發飆:「你們可以幹我,我為什麼不可以罵你們,I don’t care!」還放話:「我再也不跟張鈞甯合作,再也不拍電視劇了」。 \n \n此外2007年鈕承澤執導國片《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時,被爆出拍戲前鈕承澤未要求柯奐如全裸演出,但拍攝當天卻改口「不要任何防護措施,直接上場」,並以「為藝術犧牲」為由說服她,事後柯奐如透過母親協調,鈕承澤才同意把床戲劇照刪掉,此外柯奐如透露事先知道有床戲,但劇本寫的尺度很模糊,至於傳出拍攝時痛哭?她當年僅表示「我真的不能說這麼多」。 \n

  • 鈕承澤陷性侵疑雲 女星昔被他逼拍全裸床戲痛哭失聲

    \n知名導演鈕承澤驚傳在拍攝電影《跑馬》期間,涉嫌性侵女工作人員,導致對方下體多處撕裂傷,目前警方已介入處理。其實鈕承澤昔日就曾傳出在拍攝《我在墾丁*天氣晴》對張鈞甯有好感,刻意安排兩人演出一夜情戲碼,2007年更爆出強逼柯奐如全裸拍床戲,導致對方事後情緒不穩,痛哭失聲。 \n \n鈕承澤當年被爆在拍攝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期間,片中飾演柯奐如男友的他,以藝術犧牲為由,強逼柯奐如全裸上陣拍床戲,還要柯奐如不要做任何防護措施,直接上場。 \n \n雖然後來鈕承澤答應將當天拍攝床戲劇照全刪除,也確認播出床戲尺度,但對柯奐如來說是揮之不去夢魘,事後情緒崩潰痛哭失聲。 \n \n不過當時鈕承澤對於爆料也大聲喊冤:「我沒有覺得她看起來不高興啊!」澄清事先都有與柯奐如溝通過床戲尺度與內容,從沒強迫任何人做任何他們不想做的事。 \n

  • 孟耿如洩黃子佼「比我還愛哭」

    孟耿如洩黃子佼「比我還愛哭」

     黃子佼籌備多時的專輯即將發行,日前其中一曲因版權問題無法收錄,專輯險成「10-1」首歌,讓他崩潰暴哭,所幸五月天出手相救,並已於1日完成錄音。黃子佼女友孟耿如2日與柯奐如、劉倩妏出席公視新創電影《無界限》首映時被問此事,她表示,剛好自己1日沒事,所以陪著他去錄音「殺青」,「總算圓滿順利完成,替他欣慰。」 \n 孟耿如也在臉書以紅色愛心標記男友,寫下:「看著你這一路追尋自己的夢,真以你為榮。」她也爆男友料:「他其實比我還愛哭。我通常是拍戲時哭,在家反而冷靜。這次看到他哭,覺得很心疼,因為能讓他到哭的程度,一定是他很在意的事。」而自己能做的就是「拍拍他的背,說沒事」。 \n 她坦言這應該是她看過男友哭最慘的一次,哭得好像小孩子般,因為他平常在外面要ㄍㄧㄥ出「佼哥」的樣子,回到家就會軟弱一點,「其實能偶爾變成他的靠山,我也滿開心的。因為通常都是我需要他比較多,我能幫他分擔的就是一些黃臉婆的家事。」能在男友需要時,在心靈上給他一些幫助,也是很好的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