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一千個晚安的搜尋結果,共14

  • 苗可麗對女兒民主100%!母女零代溝全靠一招

    苗可麗對女兒民主100%!母女零代溝全靠一招

    金鐘視后苗可麗在三立台灣好戲《一千個晚安》演出身份神秘的「寬姐」,被觀眾懷疑是連俞涵劇中的生母的她,現實生活中有個相處如朋友般的女兒,為了能與女兒沒有代溝,她透露自己常常「不恥下問」,「請她教我,或撒嬌請女兒幫忙」,難怪有人會笑問她:「妳真是當媽的嗎?」 \n \n說起平常母女相處,苗可麗說自己對女兒的教養方式完全採開放政策,她會支持女兒所有的選擇,但過程會分析利弊跟她討論,如果她還是堅持自己的選擇,苗可麗就會開始跟女兒一起享受所有的過程,不管是好的或壞的,身為媽媽也覺得都是生命中寶貴的經驗。 \n \n苗可麗覺得女兒比她勇敢多了,所以她可以放女兒一人海外遊學,孩子做了很多她不敢做的事情,如果經濟許可,讓孩子多去看看世界,學習獨立生活所需面對的狀況或學習,會是孩子們在學校學不到的,「與其告訴她不如讓她自己面對與體會」。有的父母不伸手管孩子的生活會覺得不像父母,苗可麗卻覺得不難,原來她是位超民主的媽媽,她表示自己從「不管」,都是用聊天的方式交換意見,而且從來沒罵過女兒,她總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沒有因為我是誰,而覺得自己可以凌駕別人之上,雖然她是女兒,也覺得該尊重,但她必須學習面對承擔自己的選擇」! \n \n而要做個不被女兒抱怨的母親其實真不容易,她笑說:「盡力做好一切!」一切以愛為出發點,讓女兒學習當個感恩且懂得付出的人,她就能同理媽媽為她的付出」,所以抱怨不會出現在她們的生活或她自己的人生中,讓不少人羨慕。 \n \n而魚與熊掌很難兼得,有時也會因為工作忽略女兒的生活,她只能盡力做好一切,她的名言是「如果只能做到80分!那就把80分做滿,而不執著在那少了的20分!」她想可能也是因為相處方式,讓女兒是個充滿愛且感恩的孩子。而問到和女兒之間成長過程最難忘的事情,她毫不考慮說是母女每次出遊,每個過程都很難忘,像最近她突然請到假,陪女兒去香港參加國標賽,這種經驗也是滿滿的感動!

  • 方泂鑌唱校園 舞台冒出現金

    方泂鑌唱校園 舞台冒出現金

     方泂鑌(阿鑌)近期如火如荼籌備7月新專輯,除了創作編曲,他還擔綱專輯製作人處理後製等細節,忙得焦頭爛額仍接下近20場校園演出;他6日參加新北市竹林中學畢業典禮,唱完第一首歌〈最笨的人是我〉,台上無故出現100元鈔票,主持人陳大天見狀笑喊阿鑌「唱出現金」。 \n 昨活動還有戴愛玲、邵雨薇及吳汶芳等人同場,吸引數百名國高中畢業學生參與;由張棟樑、連俞涵主演的三立戲劇《一千個晚安》,近期劇情著重男女主角感情戲、收視上揚,演唱該劇同名主題曲的阿鑌人氣再衝一波;如此忙碌會否影響新專輯進度?阿鑌說:「這次專輯裡有一首關於畢業的新歌,唱校園反而讓我更有靈感,很感謝同學們的邀請。」 \n 陳大天購新房 \n 有趣的是,阿鑌日前為逢甲大學畢業典禮獻唱〈一千個晚安〉,開頭才唱兩句,同場演出的李佳薇在後台開心聊天,因桌上麥克風忘了關,鐵肺女王清澈嘹亮的笑聲直接傳到前台,惹得學生爆笑連連,被打斷演唱的阿鑌只好苦笑要求重唱,是他校園演出第一次重唱。 \n 陳大天昨主持並獻唱〈記得我的歌〉,他日前在木柵添購新房,聊起新房進度,孝順的他表示待裝潢完成再接父親同住,陳大天說:「我31歲生日當天去看房子,買了第一個家後要更努力了,以前都亂花錢,現在認真存錢。」主持邀約多仍不放棄音樂,「還是希望有機會推出新歌」。

  • 李宗霖愛唱歌卻被批不會唱!「根本靠顏值」讓他很受傷

    李宗霖愛唱歌卻被批不會唱!「根本靠顏值」讓他很受傷

    張棟樑、連俞涵在三立週五華劇《一千個晚安》之間的關係昇華,另一線李宗霖與姚愛寗也面臨新挑戰,目前人在大陸拍劇的李宗霖,在《一千個晚安》中飾演努力朝歌手夢想前進的熱血青年,卻因工作延遲而錯失創作比賽的參賽資格。曾參與《超級偶像》歌唱比賽的李宗霖與劇中的柏森同樣有著熱愛歌唱的音樂夢,他笑說:「這個角色根本不需要演,柏森就是我本人。」 \n \n原來李宗霖也經歷過一段要一邊背劇本、趕拍戲,另一邊要兼顧台科大課業的日子,他說如果有一天遇到像柏森一樣的情況,無論是否有上台的機會,他也會堅持把表演準備好,因為唯有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才是對表演、對人生有個完整的交代。 \n \n李宗霖從小就愛哼哼唱唱,報名歌唱節目的比賽,站在舞台上才發現原來唱歌不是單純喜歡就可以,在台上會被嚴格放大審視,甚至曾被批評:「一點都不會唱歌,根本只是靠顏值!」「別唱歌了,還是好好演戲吧!」導致李宗霖那些年對於唱歌這件事感到很挫折,也很沒有自信,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將重心放在演戲。 \n \n所幸李宗霖的個性很樂觀,即使經紀公司在工作上的安排以拍戲為主,卻仍無法降低他對音樂的熱忱與喜愛。這兩年他換了公司,他說:「經紀人相信我能唱,給我找很好的唱歌老師指導正確發聲,教我更好的唱歌方式,然後今年我參加《青春有你》,經過更多舞台訓練終於又找回了站在舞台上唱歌的自信與勇氣。」而這次在劇中他也展歌喉自彈自唱。 \n \n劇中姚愛寗暗戀李宗霖多年,姚愛寗笑說她本尊可不是默默守候的個性,很有想法的她喜歡兩人各自有努力目標有自己喜歡的事情好好去做,但又可以相互支持對方,而李宗霖自認對感情的事非常遲鈍,被女生暗戀也渾然不知,常需要身邊的朋友點醒才恍然大悟。 \n \n李宗霖說因為他對感情的敏銳度真的很低,加上本身是個害羞的人,所以希望對方是個主動積極的人,若遇到自己喜歡的人,而對方沒有明顯表現出也喜歡自己,依他的個性是不會主動昇華這段關係,因此很羨慕柏森能遇到像天雨這樣直爽可愛又能放下矜持、熱情告白的女生,能被如此完美又了解自己的人喜歡著是件很幸福的事,肯定要很珍惜的。

  • 《與惡》催淚彈「大芝媽」謝瓊煖 《一千個晚安》逼哭張棟樑

    《與惡》催淚彈「大芝媽」謝瓊煖 《一千個晚安》逼哭張棟樑

    實力派演員謝瓊煖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加害者母親,她有如催淚彈逼哭無數觀眾,她在《一千個晚安》飾演男主角張棟樑的母親,也讓張棟樑直呼與她合作「好幸福」。張棟樑說:「她演的那種迫於無奈的感覺好傳神,特別有戲,真是好佩服。」每場戲都很催淚,張棟樑根本不須培養情緒就自然眼眶落淚,讓他至今回想仍覺得與她對戲非常過癮。 \n \n雖然這對母子互動劇情都是引人落淚,謝瓊煖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兇手的母親演出完全不同,這次她同樣演活了略帶神經質的母親,一樣讓人揪心。 \n \n兩人也從劇中母子關係演變成戲外好友,至今仍會相互聯絡,且每次不論是見面或是其他方式聯繫,張棟樑仍改不了口叫謝瓊煖「媽媽」。由於謝瓊煖舞台劇很有經驗,所以每次拍攝兩人都會先對戲,討論要從哪個景開始走位,對戲劇張力很有幫助。被問這次與謝瓊煖演出最難忘的事情,張棟樑立刻笑說,首拍當日媽媽的車沒停對位置,而被吊車,他還頑皮地幸災樂禍笑說:「還好我躲過一劫。」 \n \n《一千個晚安》本週主要劇情則圍繞男主角張棟樑飾演的程諾與父母之間的家務事,十五年前當他知道爸爸(朱陸豪飾)外遇那一刻,就恨極了爸爸,沒想到爸爸居然有外遇,跟另一個女人聯手傷害了媽媽,也因此對程父有諸多的不滿。程諾覺得媽媽很可憐,於是他選擇隱忍,選擇了配合媽媽,百般聽媽媽的話,但十五年之後,程諾知道其實媽媽早就接納了爸爸在外面的女兒時,他是憤怒的,有種被家人背叛的傷害。 \n \n劇中的張棟樑從小就被家人隱瞞許多家事而心生怨恨,但現實生活中他可是家中意見領袖,這幾年爸媽都退休,家裡都由他在照顧,但張棟樑無怨言,覺得可以讓家人過更好生活是開心的,妹妹當年直到大學畢業也是他在照顧,看到妹妹現在事業有成又有三個小朋友很開心。 \n \n他笑說家裡有四個兄弟姊妹每件事情都可以商量,家人之間溝通都很和氣,但有時姊姊還是會故意說氣話:「對啦!弟弟說什麼都對啦!」張棟樑說,他的家人不用蒙蔽方式相處,有時善意的隱瞞他可以接受,例如報喜不報憂是怕他擔心,也是出於無奈。

  • 連俞涵爸爸憨厚靦腆 卻每年會為女兒做這件事

    連俞涵爸爸憨厚靦腆 卻每年會為女兒做這件事

    張棟樑、連俞涵演出三立週五華劇《一千個晚安》後,開始深思自己與父親的關係,連俞涵說,她的父親是憨厚老實又靦腆型的男人,平時話絕對不會太多,只有想與兒女溝通時,才有機會說一長串的話語,她笑說這點到是與劇中的父親角色很相似,會利用難得的機會分享他的人生經歷。 \n \n連俞涵表示,父親沒說過以前事情,她也沒參與父親過去,以他的個性也不會談較私密的往事。她還覺得父親沒有劇中爸爸陳博正風趣與幽默,唯一有的就是小小的浪漫生活情趣,原來每年家中院子裡開的第一朵茶花,爸爸都會摘下送給她,這點倒是與她很像,父女都很注重生活中的小情趣。 \n \n連俞涵說,一般父母都不會聊他們自己過去,她也認為了解一個人不需要全面性了解,因為那是不可能的,她相信父親不是避而不談過去的事,只是與兒女沒找到連接點所以不去談吧! \n \n張棟樑劇中與父親有極大隔閡,甚至從小就想逃離家庭,但私下他與父母的相處非常和諧。張棟樑說。在爸媽那個年代,爸爸的角色多少有個威嚴的形象存在,不像現在這一代的父母這麼隨性。雖然他們家是嚴母慈父的狀態,爸爸也從來不會跟兒女侃侃而談,但他相信爸爸絕對是感性的人,尤其這幾年小孩都長了大了,老人家就會慢慢變小朋友的角色,他也特別能從父親身上看見,這麼多年撐起一個家現在終於可以是放鬆的狀態。 \n \n其實對父親的過去張棟樑偶爾也會好奇,偶爾家人聊天聊著聊著,爸爸會突然濕了眼眶,被追問也不完全說,有點神秘感。但他可以理解和接受,因為有些事過境遷的感受不能完全說明白不如不說。其實他自己也是這種個性,他笑說對父親是尊敬不怕。

  • 專訪/張棟樑拍《一千個晚安》痛苦也開心 曾拜託「讓我走」

    專訪/張棟樑拍《一千個晚安》痛苦也開心 曾拜託「讓我走」

    曾在台灣偶像劇圈占有一席之地的「微笑王子」張棟樑,自從2012年的《愛情女僕》後,在台灣幾乎沒有戲劇作品,直到去年來台拍攝三立《一千個晚安》,才又看到他熟悉身影,隨著該劇最近正在熱播,不少觀眾稱讚他演活劇中「程諾」,覺得此角根本捨他其誰。其實,該劇拍攝過程坎坷,還曾經歷停拍一個月,這讓為了拍戲專程從馬來西亞來台北租屋而居的張棟樑,非常焦躁甚至發火,更一度痛苦得向經紀人說:「讓我走。請他們換個人吧!」 \n \n「虛耗是很累人的事,當時的我很徬徨痛苦,因為看不到前方的路,而我必須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幹嘛。」張棟樑說,大家都是在同一艘船上,他認為不能毫無目的徬徨等下去,因此曾在與電視台高層開會時,一口氣「把心掏出來」發洩30分鐘,當時他建議劇組先考慮解散,停多久都沒關係,等劇組重組好,他再回來。「因為我在台北租了房子,劇組其他人停工期間可以回到原來生活,做平常會做的事,而我卻不行。台北租的房子空間較小,我什麼都無法做也走不了,覺得透不過氣,只能瘋狂健身。是靠著他們(指經紀人等身邊好友)安慰我,勸我不能走」。 \n \n他直言拍這部戲確實遇到一些不開心,但也有很多開心的部分,最開心的是與劇組的人相處,大家都為了戲好而一起努力,「就算是拍戲遇到的辛苦也是開心,只要是在片場的日子都是開心的,那些阿雜的事都跟片場無關,劇組感情都很好」。事過境遷後的他苦笑說,家人都會吵架,過去就過去了,他也已能理解當時大家都是為了戲好,當初想要傳達的精神已經做到了,希望觀眾也都感受到這精神。 \n \n戲播出後頗受觀眾好評,他的演技也獲不少稱讚,他對此覺得很感恩,「雖然這角色當初第一屬意的不是我,但兜兜轉轉,後來是我,這也是緣分的安排。看到有人說看到我演的程諾後,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去演這角色。就覺得一切付出值得了。每件事都會有挫折,也因為遇到挫折,我們才會做得更好」。在片場的六個月,他從沒有真正鬆懈過,一直都進到角色裡,就算當下曾不太清楚目標何在,但也盡了最大努力做到「我能看到的方向的100分」。 \n \n曾經出走戲劇圈的他說,已經重新找回拍戲熱情,覺得拍戲是快樂的,也很想再繼續拍,「拍戲一定有很多瑣事,至於怎麼不被瑣事影響專心拍戲,已經感受到、也學到了。那些挫折讓我深深上了一課。覺得現在的自己滿適合演戲」! \n \n許多粉絲也發現,再回來的張棟樑比以前「鬆」也自在許多。他也坦言。以前年輕時不懂事,因為不知道要幹嘛,就迎合取悅大家、盡量配合,做到大家想讓他做的,「大家希望我這樣,那應該就是對的,我就盡量做到。但現在是時候該有自己的想法了,不管是個性、作品或表演」。 \n \n他說這五、六年一直都很「做自己」,現在很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也滿有自信,「以前上班一個樣,下班一個樣,現在則都是一個樣,人很鬆,有自己的步調和風格,知道如何走出我想要的一條路」。

  • 苗可麗捏握壽司專業!原來是狂轉「它」練出來的

    苗可麗捏握壽司專業!原來是狂轉「它」練出來的

    金鐘視后苗可麗在三立週五華劇《一千個晚安》飾演神秘的日式居酒屋老闆娘,人稱「寬姐」,從她的出場就引發觀眾的討論,她到底與女主角連俞涵所飾演的天晴有何關係。這次她為了演出居酒屋老闆娘可是做足功課,她表示光是捏握壽司的手勢就花了好多時間練習,不少網友也表示她手一伸就在捏飯糰,完全是練家子,她笑說為了這一個動作可是下了一番功夫。 \n \n苗可麗說,她事前有去餐廳學握壽司,回家後也拿著「打火機」練了很久,因為師傅叫她要不停地練才會熟練,而且打火機的大小很接近握壽司的大小,所以有一陣子,她在家裡手中都握著打火機又捏又轉不停,不斷地轉也成為了習慣性的動作。 \n \n她表示,每天反覆練習還稱不上苦學,不過要做就要像樣。其實對她而言比練習握壽司手勢辛苦的反倒是穿日式和服,因為她每集出場幾乎都是穿和服在餐廳工作,光穿衣每次就要花上近半小時。被問熱嗎?她笑回:「你說呢?」因為在居酒屋拍攝時燈光很強,有時還不能開冷氣,身上卻裹著一層層和服根本就像是在三溫暖,身體不斷冒汗,因此她有時還私帶迷你電扇到現場,好吹散一下熱氣。 \n \n《一千個晚安》中與苗可麗對戲最多演員是李宗霖與姚愛寗,苗可麗表示,他們都是很清新、讓人很舒服的年輕演員,她笑說因為自己態度親和,所以和他們都相處融洽,他們也總黏著她「可麗姐、可麗姐」叫不停。「寬姐」劇中是年輕人們的生活老師,私下的苗可麗一開始也會給李宗霖、姚愛寗等人一些演戲上的建議,但後來她發現導演也會有他的想法,所以只要導演沒說話她就不多話,但如果演員自己主動問她,她一定會給予協助。

  • 三毛、張學良故居都入鏡 連俞涵開心人生終於搭到三毛

    三毛、張學良故居都入鏡 連俞涵開心人生終於搭到三毛

    三立週五華劇《一千個晚安》展開新劇情,劇中飾演陳博正女兒的連俞涵,在父親過世後,決定跟隨父親的腳步,繼續完成他的環島之旅。這次劇組足跡踏遍全台150個景點,最讓連俞涵、張棟樑等演員津津樂道又難忘的景點,就是新竹清泉,拍攝期間往返清泉三次,因過程遇到颱風不能拍攝又折返?此外,已故作家三毛之前住過的地方「三毛夢屋」及「張學良別館」也都成為劇中場景,連丁松青神父也客串演出。 \n \n張棟樑表示,這次多個景點中,新竹清泉是最讓他想再回去的地方,「那地方真是放空一陣子的好地方」。連俞涵也笑說,當地無論人或貓狗都親人,小動物也會直接入鏡,一屁股就坐在他門旁邊參與演出,溫暖又好有靈性,張棟樑笑說:「我們好多臨演都不收錢!」 \n \n張棟樑很少有機會體驗住山上,這次印象最深的就是某天深夜收工時突然停電,當時連俞涵洗澡洗一半,最後兩人竟相約在飯店大廳敷臉。都市人看不到的星星,也讓他們在那段時間享受放空,連俞涵說:「當地晚上沒光害,躺在地上就可以看見滿天星星和流星。」雖然空氣清新,但蚊蟲太多,一度讓張棟樑快發瘋。 \n \n張棟樑說,在偏遠的山上只有小雜貨店,有時很晚收工想下山吃東西,但光開車往返就要一個多小時,不過他為了嘴饞還硬是每天往返,「溜下山就為了去一家麵店吃一碗麵,但也成為工作之餘的樂趣!」 \n \n另外劇情也安排張棟樑與連俞涵泡腳,將軍湯是地底泉水很燙,腳只要下去就會被燙紅,不能泡太久,最後劇組只好準備冰塊,一要拍時就立刻灑冰,但拍了四、五次兩個人腳還是通紅,之後兩人對戲導演感覺兩人火氣很大,忍不住問說:「你們是因為泡太久火氣上來了嗎!」 \n \n這次「三毛夢屋」及「張學良別館」及清泉天主堂都出現劇中,丁松青神父也特串演出,張棟樑唯一較熟悉的是三毛,連俞涵說也難怪三毛會住在那,因為空氣太好人也好,她高中很喜歡看三毛的書,這次知道會到三毛夢屋就好興奮。丁神父曾寫過一本有關清泉與三毛的書,她在拍片過程中就看完這本書,小時候也看完三毛的所有著作,最嚮往的就是她自由自在生活,她也認為和三毛共通點就是愛無拘無束又熱情。

  • 陳博正《一千個晚安》首集就便當?他說自己會「陰魂不散」

    陳博正《一千個晚安》首集就便當?他說自己會「陰魂不散」

    由連俞涵、張棟樑等人主演的三立週五華劇《一千個晚安》上週五首播出頗受好評,親情的部分感動不少觀眾,特別是陳博正飾演的戴站長,網路討論度完全儼然是「最資深的偶像劇明星」,陳博正表示其實這部戲演他就是在演自己,不少網友擔心他首集領便當,未來看不到他的演出,他笑說其實之後還是會出現,他在這部戲中會「陰魂不散」。 \n \n《一千個晚安》首播收視0.97,瞬間收視為1.32,播出當晚每位演員都親上聊天室與觀眾互動,洋蔥滿滿的劇情讓許多年輕觀眾對家人用「行動說愛」,有人表示「看完立馬跑去我爸房間偷抱他,已經很久沒抱抱他了,嚇到他以為發生什麼事!」、「已經好晚了可是好想打給爸媽喔~」、「看到父女互動的樣子也很想爸媽就在旁邊能跟他們撒嬌」、「剛看完第一集就眼睛出汗使我想起自己的爸爸」、「阿西爸的戴站長那慈愛的笑容真的很温暖,讓我很想念起在天上的爸爸!」。 \n \n張棟樑這次與連俞涵的演出,在感情線雖不像偶像劇的濃烈,卻也演出了另類風格,觀眾認為CP感十足。首集播出內容中也呈現了台灣各處美景,網友讚嘆「台灣真的太美了」,也討論起劇中場景,「現在就有想要坐火車、看聖稜線的衝動」、「看到這些景就會想要去旅行」、「請問許願樹在哪裡?」美景結合鐵路列車,帶起朝聖踩點風潮。

  • 張棟樑自曝整人不手軟 最討厭「這種人」

    張棟樑自曝整人不手軟 最討厭「這種人」

    張棟樑與連俞涵主演的三立週五華劇《一千個晚安》本週五(29日)晚間10點首播,2人的搭檔有新鮮感也多了文青風,這次張棟樑來台宣傳有些小水土不服,氣候轉變臉部過敏泛紅,他還苦中作樂笑說:「我比較害羞。」張棟樑的粉絲也全力總動員,不論他走到哪宣傳總是聚集在門外,讓他非常感動。 \n \n連俞涵這次飾演被母親丟在車站的小女孩,結果被陳博正飾演的鐵路戴站長扶養長大,連俞涵表示,這角色跟她的個性很像,每次揣摩角色都發現與自己相似度高,遇到事情習慣不說,因為不想讓家人操心,也不想讓朋友知道她的辛苦部分,所以很多事情選擇自己承擔。 \n \n2人劇中在鐵道相遇,卻未發現對方就是青梅竹馬的朋友,結果因連俞涵妹妹在張棟樑車上噴漆,鬧上警局,原本要撤銷告訴,結果張棟樑一聽他就是小時候的朋友,決定捉弄連俞涵,跟警察說要告到底,也是另一種不打不相似的際遇。 \n \n由於張棟樑在警局整連俞涵的劇情,讓張棟樑想到學生時代也曾愛惡作劇整人,連俞涵聽到後笑說:「你就是愛整人開玩笑!」張棟樑說自己可不是做大壞事,笑稱自己骨子裡是調皮的,記得在讀書時期就曾惡整報復過同學,「學生時期最討厭就是愛打小報告愛投訴的同學,他們都會去老師那邊碎嘴說『老師!張棟樑怎樣怎樣,怎樣』」。 \n \n他記得當時利用下課時間,就會將教室活動式的天花板拿下來,放些整人物品像小蟑螂在上面,讓同學上課時緊張地隨時有東西會掉下來,也曾拆同學的教室課桌椅,整到人之後,隔天再組合回去。」他笑說人都有頑皮搗蛋的年代,現在他好想找到這些同學,跟他們說一聲抱歉。

  • 陳博正、苗可麗演技太催淚 讓張棟樑、連俞涵哭不停

    陳博正、苗可麗演技太催淚 讓張棟樑、連俞涵哭不停

    張棟樑、連俞涵、李宗霖、姚愛寗、陳博正(阿西)、苗可麗等人主演的三立旗艦大戲《一千個晚安》,26日以「辦桌同歡會」將演員再次聚集,重現劇中戴站長(陳博正飾)榮退歡送場景。年輕演員們說,與陳博正對戲,沒有一個人不被他的演出感動落淚,連資深演員苗可麗、謝瓊煖看完影片都偷偷拭淚,陳博正笑回:「我可能被齊柏林導演附身了。」 \n \n不僅陳博正演技太催淚,張棟樑表示,苗可麗也很會弄哭人,有次與她對戲,他只是拍背影就被苗可麗的演技惹哭,竟還被導演警告不許哭。連俞涵說,以前年輕演員都最怕拍哭戲,但這次大家卻相反,一直在控制情緒不要哭出來,因為每位演員情緒都很滿,有些場次她只要一拍完,就會躲到角落偷偷哭。 \n \n苗可麗笑說,這次演出讓她認識了一位忘年之交,就是連俞涵,覺得連俞涵是個十足女文青,兩人有個共同嗜好就是愛「老東西」,連一個舊瓶子都可以讓她們話題不斷。連俞涵走到哪都愛撿東西,甚至為撿回來的戰利品舉辦了一個小展覽,苗可麗也親自去捧場。張棟樑笑說自己也有贊助松果,他記得當時在玉山拍戲,他看透連俞涵想要樹上松果的心思,結果他一翻就上樹,連俞涵還一直稱讚他是「世界上最帥的男人!」 \n \n連俞涵也說自己是劇組的小叮噹,只要大家有點不舒服找她就沒錯,因為隨身包包都是備用品,張棟樑笑她很容易有小意外發生,有時快到拍戲現場,眼皮都可以被蚊子叮腫而影響到拍戲,連俞涵笑說:「誰要我長的矮,容易被蚊子『叮』上。」

  • 李宗霖騎機車載辣妹!難忘外公風雨無阻載3年

    李宗霖騎機車載辣妹!難忘外公風雨無阻載3年

    李宗霖8日擔任機車品牌大使,他從小就被外公、外婆帶大,機車對他來說有個溫暖的回憶,他說,小時候住南部,為了讀明星學校必須跨區就讀,國中三年,外公每天風雨無阻用摩托車載他和姊姊上學,總因念書睡不飽的他,就經常趴在機車前睡著,他笑說:「這是危險動作不要學!」這兩年他在大陸發展有成、戲約不斷,會空出一段檔期回台拍三立《一千個晚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為他最愛的外婆和家人可以在台灣看到他演的戲。 \n \n他透露這幾年考機車、汽車駕照都是為了工作需要才去考,過去兩年他都在大陸拍戲,每次遇到開名車戲,不會開車的他只能傻坐完全起不了作用,因此下定決心要回台灣考駕照,結果原本是為了之後拍戲可以開藍寶堅尼、法拉利,沒想到考取後第一部戲飾演三立《一千個晚安》,開的還是手排小貨卡,跟他原本的想像天差地別。 \n \n李宗霖17歲高職畢業考上台科大,就從高雄到台北讀書,人生第一份打工就是演藝工作,剛開始他還沒住進學校宿舍,每周一次從高雄搭車到台北參加綜藝節目《校園Superman》錄影,每次錄影酬勞1350元全用來付車資還不夠,後來利用課餘及寒暑假時間拍廣告、拍戲,新人片酬不高,賺的錢也不夠日常生活所需與後來校外租屋的租金,大學前四年每個月還要靠爸爸給生活費和助學貸款度過,上節目穿的衣服、鞋子是靠同事、朋友支援或品牌贊助,至於摩托車,根本買不起。 \n \n直到這兩年拍戲工作比較穩定,收入相對好些,但因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上海、北京,他直到去年底才買了人生第一部摩托車,當作自己的大學畢業禮物、也是24歲的生日禮物。比起很多高職同學18歲考了駕照就有自己的車,他的進度晚了幾年,但對李宗霖來說也算是一項重要的人生成就達成。 \n \n他說,其實台北市捷運公車很方便,他工作時還是會選擇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或是由劇組、經紀人開車接送。但能擁有一部車是所有男人的夢想,問他:「為什麼不是汽車?」他說:「汽車對我來說使用率更低,什麼停車費、燃料稅、保養費之類的,太不划算了!」務實性格表露無遺。 \n \n李宗霖目前正參與拍攝三立新戲《一千個晚安》,戲裡角色是一個為了完成歌手夢想努力生活的熱血少年吳柏森,李宗霖覺得柏森正面積極的人生態度和自己很像,但自己比他幸運的部分是一路上都有家人的力挺,無論選擇成為一名演員或營建工程師,家人親友都全力支持。

  • 張棟樑丟偶包改當文青!《一千個晚安》首次體驗火車上拍戲

    張棟樑丟偶包改當文青!《一千個晚安》首次體驗火車上拍戲

    張棟樑、連俞涵主演的三立新戲《一千個晚安》正密集拍攝,演員們這次爬山涉水到不同場景,再加上烈陽酷曬,每個人都黑了一圈,連俞涵、姚愛寗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拼命塗防曬。男主角張棟樑跑遍台灣不同景區,直呼真的像是來了一趟自助環島之旅。 \n \n張棟樑表示,當初接演這部劇,就是感受它與一般純戀愛式的偶像劇不同:「拍這檔戲和以往拍偶像劇不同,這部戲是走親情路線,不像一般偶像劇,男女主角一見鍾情,或是彼此討厭再到彼此喜歡的劇情。」 \n \n張棟樑這次演出《一千個晚安》被歸類成文青派演員,他笑說不懂所謂的文青演員的定義,只了解這次自己沒有太重的偶像包袱,拍攝至今足跡已經走遍苗栗火炎山、雙溪車站、苗栗後龍、新竹清泉、礁溪、羅東運動公園等地,他興奮表示其實這次拍戲會像在環島旅行一般,雖然目前僅去過幾個地方,但已讓他興奮許久,完全忘了舟車勞頓。 \n \n目前最讓他難忘的就是從苗栗到花蓮來回兩天的拍攝,是他在火車上拍戲初體驗。去程導演忙趕拍,回程則讓演員休息,大家狂睡,也有人利用時間好好欣賞風景。張棟樑笑說坐火車會有莫名的公路感,覺得坐火車好像是在歐洲乘坐「歐洲之星」旅行,發現原來景緻這麼美,過去從來都沒感受過,就像在陌生國度旅行的感覺! \n \n張棟樑說,在火車上拍戲其實又窄又晃,此外,也像在跟時間作戰,唯一能休息的時間就是停靠站的時候,特別是過隧道時,因為一暗一亮,所以時間格外重要,但這種機動拍攝的方式滿好玩的。他很難忘一休息就吃鐵路便當,在花蓮靠站時,劇組所有人都在一個小時內趕緊體驗搶購伴手禮的感覺,「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就完全像觀光客」。 \n \n《一千個晚安》獲文化部旗艦型連續劇製作補助,將跳脫一般偶像劇模式,除有高度的愛情外,並看得到台灣各角落人文面,更首次跨平台於NETFLIX全球同步播出,在超過190個國家以多國語言同步上架。

  • 人間詩選-是夜

     閉眼,視覺一片漆黑 \n 你不捨絢麗世界遲不閉眼 \n 目光中的火炬燃燒成問號,驚嘆號 \n 像電力未耗盡的玩具持續前進 \n 可這已是夜,星星月亮懸掛推車上 \n 如浪搖盪將你催眠,你追逐過的那隻狗也睡眼惺忪 \n 已是夜,沒有遊戲時間沒有卡通 \n 天線寶寶皮卡丘睡眼迷濛 \n 5,4,3,2,對世界說再見! \n 環繞你的大人電力用盡,閃電麥坤回車庫休息 \n 冰脊龍很累了一步步退回侏儸紀 \n 被你遙控的大人睡眼惺忪 \n 是夜,梵谷《星夜》漩渦流轉將你催眠 \n 夜晚是虎姑婆、虎克船長、壞心皇后的世界 \n 閉上眼吧,放縱他們撒野與你無關 \n 聽一段貝多芬溫純《月光》把《快樂頌》留給明日朝陽 \n 我們都是神祇操縱的玩具,按祂規則日落而息 \n 如潮汐聽從月亮指揮而漲而退,鮭魚聽從誰指揮宿命地迴游死去 \n 我們是神的孩子,一歲還不是叛逆年紀所以乖乖地 \n 讓睡眠收線把你釣進大海般黝暗,廣闊的夢域 \n 隨便你要在珊瑚礁上蓋哪種夢的城堡 \n 簡陋或結構複雜的夢都可以 \n 一個新的太陽,穿過夜的產道誕生山後 \n 當第一道光線溫暖海面,我會收線 \n 把你釣進一日之始,沒有虎姑婆和鬼的白晝 \n 你喜愛的一整列玩具兵也醒了 \n 大人們蓄好電力,在你身旁忙碌繞轉 \n 可以在白晝疆土上蓋座城堡 \n 隨便你用積木還是破碎難懂的嬰兒語言做材料 \n 可以在沙地上蓋座城堡 \n 用濕泥或各種傻氣的表情作材料 \n 搖搖欲墜但確實可愛 \n 所以現在,此刻,對世界說再見! \n 這令人疲憊的世界── \n 小丑與懸線木偶的世界,王爾德與快樂王子的世界 \n 金銀島和海盜的世界,鈴鐺花和蜂鳥的世界 \n 鼓和詩句的世界,曼陀鈴和吉普賽女人的世界 \n 麋鹿和寶藏的世界,露珠和霓的世界 \n 信天翁和招潮蟹的世界,金幣和眼淚的世界 \n 再見再見,晚安! \n 一千個晚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