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上海江南造船的搜尋結果,共06

  • 1949年的除夕夜

    1949年的除夕夜

     1949年的年夜飯,哥、姐和我,徵得了媽媽的同意,決定了一件家中大事,那就是暫時搬家去上海…… \n 回憶這玩意兒,是不能創新的,絕沒有模倣,更無法修整。人生一輩子,就是在忙著製作一個個回憶,又在不停地回憶著一個個回憶。個人的回憶僅止於故事般的唏噓談笑,眾人的回憶往往成了頁頁歷史。我自己到2020年為止,一共回憶了90個除夕夜,除了那童稚時的糢糊無知,最使我難忘的是1949年的除夕夜,以及前前後後那幾天,夢境中恍如詩篇,平生萬事,那堪回首! \n 我查了查萬年曆,1949年的除夕夜,是國曆的一月二十八日,我滿20歲,在軍艦上服役。除夕的十多天前,我們尚在東北的葫蘆島、秦皇島等海域裡巡弋,氣象海象兩不佳,海天一色灰茫茫,不辨白天和夜晚,人在艦上行走,舉步維艱,左扶右攀,橫衝直撞,緊張兮兮,腦中一片空白,僅僅牢記了,在24小時裡分割出幾到幾的4個小時,輪到自己去崗位上工作。吃飯飲水也是在經過廚房時,無感於飽渴或渴飽,即興似自助自理,隨意舀取。 \n 一月二十三日是星期天,傍晚時分,我們軍艦終於回到了基地青島,全艦官兵有志一同地盼望著軍需官趕緊下地了再趕緊回艦,所盼何事?盼他去陸地取信回來。彼時軍艦上尚無政工人員,郵電地址是在郵局租用信箱,還是由基地司令部轉?時隔多年已不復記。 \n 軍需官回艦已經很晚,但艦上作息無分白晝和夜晚,大家靜聽廣播有家書的被唱到名,其中喊出我的名字,我快步去領,不是信,是一封由家鄉蕪湖來的電報,至今仍然記得:「母病,速返。」電文使我吃驚,心中眼前立刻有了媽媽的音容。我還是三年多前自江陰練營結訓時回家過兩天,後來在青島艦訓以及登艦服役以來,一直海上生涯。 \n 來不及思考如何處理這紙電報前,我逕自走去後舺舨炮位的遮舨裡,就地坐下,閉目神思過往和家中情況。1944年我15歲,父親過世,和高中一年級同班同學朱正安、陳正仁、龔維庭、龔維理、楊永光(註1)連我計6名,在南京下關海軍總司令部考取海軍學兵。沒來得及回家便被送去江陰練營,新兵訓練八個月,再被送去青島中央海軍訓練團,接受美式一對一的艦上技能訓練,再艦訓後接艦,正式成軍服役。 \n 我正在舉首無明月,低頭思故鄉,左搖右晃時,忽聽得有人叫我,「胡子丹,怎麼一個人在這兒,想什麼?」是鄉音,是張企良輪機長,他是安徽省當塗縣人,和我的家鄉安徽省蕪湖縣,火車僅僅兩三站。我來艦報到的第二天,他聽我講話時就湊上來和我搭訕認識了。「剛剛接到家裡電報,我媽病了,不知該怎麼辦?」我立起身子回答。「你可以寫報告給艦長,由通信官和副長轉,請事假一星期,坐船來不及了,請求以公差名義搭軍用機,上次軍需官去南京辦事就是搭軍用機的。」沒想到輪機長是如此熱心,幾句話解決了我心中的大問題,我當晚寫好了報告,先給他看了,面交通信官,再隔一天,艦長批了,准假七天,搭乘空軍軍用機,由文書室以速件辦理。 \n 軍需官送我去青島近郊軍用機場(註2)那天,就是大年除夕,我拜託軍需官替我發份電報回家,說我可能到家吃年夜飯。老舊的軍用機,乘客二十多名全是著軍服的阿兵哥,海軍僅我一人,約莫兩點多起飛,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飛機,也是第一次坐軍用客機。那滋味真夠記憶的,肩挨肩、面對面席地而坐,安全帶不僅連肩兜腰而繫,胳臂也由胳肢窩分由兩條安全帶反扣在拱壁上,除了雙腿,全身動彈不得。眼睛瞪視對面的透明窗孔,白雲藍天,陽光耀眼。飛行不久,機身好比艦身般有了15°-30°的搖擺,只是幅圍較小。有人開始了嘔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伴著呻吟,微恙者一二,紛紛投我以驚訝眼光,看我穩如泰山,面不改色,無懼無慌。他們可不知道,我已經在滔天駭浪和鏽垢舺舨間,被訓練成精,是無數次嘔吐欲死的成績,絕非秉性使然;海洋和天空都有折騰人的本能。 \n 南京到了!魚貫下了飛機,走向大校場機場(註3)入境大廳,天色已暗,心中盤算,坐江南鐵路的火車去蕪湖,回家吃年夜飯,絕對來不及。就是因為今天是大年除夕,我等於被人潮擠出了機場,投身到另一個人潮中。我決定走向公車站,看看能不能擠上公車,全身軍服的我,排斥了行走間數起被黃牛的拉扯。到了站牌,眼看牌上班次,18:20和18:50尚有兩班,可是,早聽說,江南各地已亂,交通更亂,站牌上寫的班次不可靠,連火車也一樣,幾乎到了百分百自主自由,若有似無,說無卻有。四周亂糟糟,吵鬧鬧,加速了我心中的急躁,萬一這兩個班次都沒了,那我不僅趕不上年夜飯,更可能要在南京過夜。我驟然驚覺,這正是兵荒馬亂時刻,要靜要定,要眼觀四方。忽地,耳邊傳來言語:「軍爺,公車的班次靠不住的,我這部麵包車終點站是去蕪湖,中途經過采石磯、馬鞍山、當塗,九人座,現在只差一人,軍爺,您一上車就開,絕不誆您。」禁不住這誘人的鄉音嘮叨,看了看隨她手指的麵包車,肯定了終點站是蕪湖,問妥價錢,跟著她擠上了車。心中仍然忐忑不安,不是不信任這位姑娘,在那戰爭邊緣的戰地裡,叫我如何能百分百信任她?但是,不信任她,又能怎地?急急返家的心理,終於戰勝了不能輕信的猶豫。 \n 在轟隆轟隆的車行中,天色漸陰漸暗,由深而墨,車廂裡伸手不辨五指,只見明明滅滅的點點星火,在車廂裡上下左右移動。陸地上抽煙的人可真多,乘客連司機一十二人,抽煙的比例竟占了百分之七、八十。茅屋、小橋、流水、雞飛、狗叫、鳥鳴,電線桿一根根向後飛倒仆地。畝畝田地,整塊整塊,在兩旁菱形移開。遠方燈光閃爍,近處炊煙四起。好多日子,我不曾見過如此的村莊暮景。我走神了,彷彿飄浮在遺忘和記憶之間,徘徊在家中的井邊或軍艦的舵旁。 \n 車在采石磯停了,二人下,無人上,恢復了各有其位,先前有二人是坐在移動的備位上的。這時我腦中不請自來,來了一位不占座位的乘客,李白(701-762)是也。這是因為他的詩句,和他往生的動人故事,加上此時的地緣關係,眼前立刻映現出一則流傳遐邇的美麗傳說,傳說他是在采石磯舟中賞月而死,甚至是墜崖入水探月而亡,又傳說他醉死宣城。正史記載是在他客居族叔李陽冰任當塗縣令時在當塗病故,反正他是在安徽省境內喪命的。至今,無論讀詩或不讀詩的人,都能朗朗上口,立刻連想到這幾行詩: \n 舉首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n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n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n 想著想著,馬鞍山到了,車停,三人下一人上。馬鞍山是南京至蕪湖間的中途站,車程各約一個多小時。此時我寬了心,保守估計,九點前可以到家,年夜飯即使趕不上,除夕夜一定守得成,再說,媽媽怎樣了?什麼病?即使有病,應不致病重了才要我回家。我心中浮起一個猜疑:是哥哥假傳聖旨,他是大四學生,同時在電報局打工。偷懶不寫信,幾個字的電報最方便。 \n 車到蕪湖,正是「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我急急忙忙上了一部黃包車:「去西門索麵巷!」家門在望,我無視街景。到家了!我跳車下地,扣門和喊門齊聲,「開門!開門!我回來了!」 \n 姐姐開的門,雙手搶了我的旅行袋,追我後面喊,「不要跑!不要跑!我們正等你吃年夜飯,下午才收到你電報。」11歲小妹和8歲小弟跑跳著迎上來,各自伸出小手,左右牽了,向餐桌前奔去。 \n 「媽,老二真趕回來了,」哥向廚房裡喊說,一方面向我貶了貶眼,我理會了他的電報是怎麼回事。原來他急著要我回來,當面商量件大事。我在廚房前迎著了媽,媽說,「知道你回來了,我在熱湯。」我扶她坐下,看著她,也環視了兄、弟、姐、妹,我說我在家只能待六天,二月三日也就是正月初六,下午二時前必須趕去南京,仍舊搭軍用機回青島。 \n 媽媽笑開了,「知道了,知道了你軍務在身,神氣活現的,你現在還是名小兵,等些年不定當上了艦長什麼的,那不就更神氣了!」哥哥也跟著調侃,「不會讓你滯假不歸啦!來來來,坐下再說。」小弟小妹也入了座,姐姐解釋說,這是年夜飯,全家團圓,團圓好!我們胡家人少規矩可不小,平時小孩用餐不能入座,讓大人給撿了菜,端著碗站在旁邊吃。我小時也一樣,眼睜睜看了大人們有位子,好羡慕;心裡喊:「趕緊我長大!」 \n 原來哥哥已經輟學,考上了上海楊樹浦電力公司,說是做助理工程師,年過了就要去電廠受訓。他沒把握考得取,所以事前沒有告訴我。我說這是好事,蕪湖如今已經這麼亂,姐姐說近鄰如繁昌縣、巢縣、南陵縣,甚至河南鄉下,常常發生夜中火災的事,說是人為,說是板凳(註4) 他們幹的。媽媽的意思,老大去了上海,家中沒有成年男人,是不是全家搬去上海?茲事體大,所以要我回來,商量一個妥善。 \n 那年我20歲,別人總以為,我15歲便開始闖蕩江湖,大江南北跑了不少地方,應該長了些心眼,多了些見識。其實這5年間,我不是在軍營受訓,便是在軍艦上服役,從沒有在社會上做過事和百姓們打過交道。現在面臨家裡要不要搬家的事,我卻無法閃避不說出自己的看法,我以為全家搬去上海是個辦法,但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姐姐哥哥頗以為然,媽媽有顧慮,說姐姐在找到工作前,家裡的固定生活費哪兒來?去了上海又能去哪裡?我搶著說我有積蓄五十多袁大頭,那是在海上多次抓「敵」船分得的獎金,存在軍需官那裡。姐姐說她有朋友在上海的紡織廠工作,她可以去打工,加上哥哥薪水,三個人的收入負責一家六口的生活應該沒問題。 \n 全家團圓的年夜飯,吃得慢,談得也慢,我說等到了上海,看看是不是可以全家去台灣。弟弟妹妹聽說要去台灣,高興得差點跳起來。其實我心底藏有一個祕密不能說出來,我服役的軍艦很可能即將改編入第二艦隊,基地不是江陰,便是南京,甚至上海,那就離家近了。 \n 1949年的年夜飯,哥、姐和我,徵得了媽媽的同意,決定了一件家中大事,那就是暫時搬家去上海,哥哥先去,負責找房子,我有個海軍同學在上海江南造船所工作,找他幫忙應該沒問題。我們守夜到十二點多,哥邀我和他同床共眠。進了房,尚未上床,他告訴我一個讓我意外的他個人意見:「我不會跟你們去台灣的,我到了上海,工作穩定了,我要結婚。」和誰?「和苪義華。你知道的,是高你一班的同學,我和她現在是『比戀人還戀人』的關係。」哥長我三歲,高我三班,曾經同一學校讀過兩年多,他高一時我初一,苪義華我們管她叫小苪,高我一班,我眼看了他二人的戀愛過程,所以在這關鍵時刻,他不得不說出了實情,要我暫時不要讓媽知道,他說即使結了婚,也一定盡全力供養我們共同的家,小苪到了上海,也會找工作做;對我們家的經濟是有助力的。 \n 人算不如天算,後續發展是,全家真的搬到了上海,分兩處住,哥和苪加上小妹住楊樹浦路電力公司宿舍,媽和姐帶了弟弟住在造船所前龍華路的一間租來的屋子。我服役的軍艦也來到了上海,左營的眷舍已經申請核准。媽媽和姐姐還有小弟,準備5月下旬,當我艦回程上海時,再直航左營,不料當我艦由定海駛至吳淞口時,接到命令,立刻回航定海,因為上海即將撤離。電報讓我瘋狂、上海丟了,我的家也丟了。 \n 1949年我離開了上海,離開了家人;1987年我再見上海,家人都分散了,天之涯,地之角,媽和弟弟妹妹在北京,哥在蘇州望亭,姐在上海浦東,都已成家立業。我寫這篇文章的今日,母親、哥嫂、姐和姐夫都已於十年前相繼往生。追憶往事,歷歷眼前,亂世乖難,災刼有之。其然乎?其不然乎? \n 註: \n 1,六名同學中,現僅朱正安和我健在,分居上海和台北。龔氏昆仲,維庭後入官校,維理上尉通訊官時退役,兩人皆病故。楊永光2016年也過世。陳正仁失去連絡,其弟陳正中(後改名)聽說也進了官校,後不知所以。 \n 2,軍用機場的正確地名已忘,是不是現今的李滄區不能肯定,但絕非現今的流亭機場。 \n 3,大校場機場,1934-2015年為軍用,今為民用,位於雨花台區。和祿口國際機場有別。 \n 4,板凳,有四條腿,彼時俗稱新四軍。

  • 衛星照秀003艦快完工 陸擴船廠增建航母

    衛星照秀003艦快完工 陸擴船廠增建航母

    新衛星照顯示,北京正快馬加鞭,打造第3艘航母,並正擴建船廠,分析家說,這可能是要造更多航母。 \n據路透17日報導,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9月拍攝的高解析衛星影像顯示,上海江南造船所建的解放軍第二艘自製航母003艦在乾船塢,一旁堆放著預製分段,隔艙壁與其他元件。CSIS根據這些衛星影像認為,船體組裝應該會在12個月內完成,接著會移到新建的港口和碼頭以進行舾裝。 \n解放軍的第一艘航母「遼寧」艦已服役,第一艘自製航母002艦也在加緊海試,而這兩艘航母都在東北的大連造船廠打造。雖然北京尚未正式宣佈細節,但官媒已證實,的確正在打造003艦。 \n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北京軍事專家李杰說,解放軍會打造更多航母。他認為,海軍會需要5-6艘航母,以因應未來需求。李杰說,等003艦完成後,上海江南造船很可能會打造下一艘設計類似的航母。 \n而外國軍事與安全專家普遍認為,到2030年時,解放軍會有6艘航母,而「遼寧」艦基本上將成為訓練平台。 \n衛星影像顯示,長江口上的新建大港已快完工,可能會用來打造更大的航母。與一旁停放驅逐艦與其他軍艦的現有港口相較,要大上很多。此外,它有近1公里的碼頭與打造艦上元件的建築。而先前CSIS分析的影像顯示,多數地區似乎是1年前才廢棄的農田。 \n「很難想像,這一切都只是為了一艘船,」CSIS中國實力專案研究員福奈樂(Matthew Funaiole)說,「這看來比較像是打造航母和/或其他大型軍艦的專區。」他並表示,最新影像似乎足以證實,003艦比美國的10萬噸「超級航母」稍微小些,但比法國的42,500噸「戴高樂」號(FNS Charles de Gaulle,R91)航母大。 \n而李杰則指出,有鑑於未來航母會更大,也更複雜,像是由採用核動力,中方會擴建港口並不令人意外。 \n另一方面,新加坡軍事分析家許瑞麟(Collin Koh)則指出,這現代化專用造船設施位處地廣人稀的小島上,比擁擠的大連造船廠更安全。此外,這也有助於加深商業和軍事造船廠合作。 \n中船工業與中船重工7月宣佈,將進行戰略重組,而新浪軍事的分析指出,這意味中國兩大造船集團將重新合併,象徵中方造船工業邁入新時代。廣泛認為,這次合併將對解放軍自製航母大發展產生深遠影響,並提供有力保障,顯示中方打造航母已步入快車道。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卯起來造航母! 陸兩大船廠合體

    卯起來造航母! 陸兩大船廠合體

    為了積極向藍水海軍的目標邁進,維護中國大陸在全球的利益,加強遠征作戰能力,專家說,到2030年代中時,解放軍海軍可能擁有多達6艘航母。這樣一來,解放軍南海艦隊,北海艦隊與東海艦隊都各能有兩艘航母。當一艘航母部署時,另一艘就能進行修整。也因此,解放軍勢必要加緊打造航母。 \n中船工業與中船重工近日宣佈,將進行戰略重組,而新浪軍事的分析指出,這意味中國兩大造船集團將重新合併,象徵中方造船工業邁入一個新時代。廣泛認為,這次合併將對解放軍自製航母大發展產生深遠影響,並提供有力保障,可以說中方打造航母已步入快車道。 \n1998年時,原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被分割為中船工業和中船重工兩大集團,前者以上海江南造船廠為中心,而後者以大連造船廠為中心,形成一南一北兩大造船基地。從軍事角度來看,這兩大造船廠都是打造自製水面艦的主力,第二、三代驅逐艦都出自這兩座船廠。 \n新世紀中國海軍確定發展航母之後,無論是「遼寧」艦改裝,還是第1艘自製航母建造,都在大連造船廠。其中主要考慮到以下幾點,首先中國的唯一水面艦設計單位701所隸屬中船重工,因此701所是國產航母總師單位,而大連造船廠也屬於中船重工,雙方在同一集團下溝通更順暢。 \n此外,江南造船廠從上世紀90年代起,負責建造第2代驅逐艦,而新世紀開始建造第3代驅逐艦,再去建造航母,可能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國家和海軍可能從戰略層面考量,對兩大集團和造船廠進行分工,由中船重工和大連造船廠負責打造航母,而由中船工業和江南造船廠負責護航艦。 \n不過,航母船廠是重大戰略目標,也是戰時敵方重點攻擊對象。基於系統冗餘和備份,中方和海軍也有意建第二個航母打造基地,而這也有利於促進競爭,提高航母建造速度。在這種情況下,解放軍第二艘自製航母003艦並未在大連造船廠建造,而是轉交江南造船廠。這樣就產生一個問題,那就是003艦總師單位在中船重工,而船廠屬於中船工業,雙方在溝通協調上就有些問題。 \n從更廣泛的角度來說,航母身為打造難度最大的水面艦,為高技術密集型產品,系統和設備涉及船舶工業,甚至整個工業體系,因此一個造船集團可能無法滿足航母建造需求,得從更大層次上整合資源,才能促進自製航母發展。 \n分析指出,兩船廠合併後,未來中國自製航母建造可能會在南北兩船廠輪流進行,當1座船廠建航母時,另1座就打造驅逐艦,以維持技術隊伍,並讓工人技術熟練。 \n \n \n \n \n \n \n \n \n

  • 猛下強軍餃!陸江南造船廠10年擴大64%

    猛下強軍餃!陸江南造船廠10年擴大64%

    解放軍近年造艦的速度猛增,被比喻為「下餃子」。衛星新圖像顯示,在北京大力推動軍事現代化下,近10年來,2008年才從江南造船集團獨立的上海江南造船廠已擴大64%。 \n據CNN新聞網20日報導,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實力專案研究員福奈樂(Matthew Funaiole)指出,一些解放軍最先進的戰艦都出自江南造船廠,它所打造的資產是解放軍現代化很重要的一部份。 \nCSIS說,2011年最初觀察時,江南造船廠佔地約7平方公里,但到了2018年時,它已擴增為11.5平方公里。儘管近7年來,商用港口幾乎沒有改變,但軍用部份卻有日新月異的變化。據CSIS說,江南造船廠已增建完成兩個生產區,而新組建設施,還有可能的船渠都還在打造。 \n而據美國政府報告,單是2016與2017年,中國海軍就有32艘軍艦服役。而從新衛星照看來,包括055型萬噸飛彈驅逐艦在內,江南造船廠正在打造一些最先進的軍艦。 \nCSIS指出,2018年間,江南船廠出現了多達5艘052D,以及起碼兩艘055型驅逐艦。而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亞洲專家希斯(Timothy Heath)先前告訴CNN,055型驅逐艦比多數美,日與韓國驅逐艦更大,也更強。 \n其他在江南船廠出現的,還有中國自製的破冰船與科學考察船雪龍2號,儘管它尚未完工,但未來將成為藍水海軍航向北極的要角。 \n而最令人納悶的,就是盛傳在江南船廠打造的解放軍第3艘航母,也是中國自製的第二艘航母003艦,竟然不見任何蹤跡。福奈樂說,江南船廠無疑有些新設施,但要判斷是不是003艦的施工地點還太早,而這應該會成為2019年監看的重點。 \n分析說,解放軍快速崛起與造艦的突飛猛進,和美國形成強烈的對比。撇開數量不提,儘管美國在軍艦的品質上有明顯優勢,但近年卻噩耗頻傳。美國海軍在亞太的兩次致命撞船事件重創名聲,而美國政府報告卻又指出,公家造船廠狀況很差,需要數十年來改善。 \n福奈樂說,解放軍服役的船艦愈來愈現代化,如今中國海軍規模也比現役美國海軍大。而在未來幾年內,這差距可能會繼續擴大。

  • 打破韓國寡占高階市場 大陸製世界最大貨櫃輪上海交船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12日發布新聞,該集團訂購的21,000 TEU超大型全貨櫃輪中遠海運「宇宙輪」(COSCO Shipping Universe)在上海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命名交船。中遠海運集團副總經理王宇航,中船集團副總經理南大慶,中國誠通集團副總裁童來明,以及中遠海運控股、中遠海運集運、江南造船等單位領導和嘉賓出席儀式。中遠海運集團外部董事何慶源先生應邀參加活動,並由其夫人李紅秋女士為新船命名。 \n \n中遠海運宇宙輪是江南造船為中遠海運集團建造的六艘21,000箱(TEU全稱為Twenty-foot Equivalent Unit,20呎標準貨櫃,用來衡量裝載能力)貨櫃超大型全貨櫃輪(ULCV)的首船。作為中遠海運全貨櫃輪隊的核心旗艦,該船即將投入遠東至歐洲精品航線營運,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新使者和新名片,為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提供堅強的運力保證,也必將在即將到來的航程中為大陸航運增光添彩。 \n \n中遠海運宇宙輪總長400公尺,船寬58.6公尺,型深33.5公尺,最大吃水16公尺,設計航速22海里/小時,最大載重量198000 噸,最大載箱量21,237 TEU,配備1,000 個冷藏箱插座,入LR 和CCS 雙船級。該輪在大幅度提升船舶裝載能力的同時,充分考慮航線攬貨種類和配載操作的實際需求,加大配載靈活性,提高冷箱、危險品箱、重箱和高箱的有效裝載能力。突破了超大型全貨櫃輪的「結構設計的關鍵技術」,提前滿足URS11A、URS34的結構規範統一要求。 \n \n以中遠海運宇宙輪為開端,江南造船將繼續為中遠海運集團建造其餘5艘21,000箱姐妹船,並將於2019年全部交船。 \n \n去年5月,香港的東方海外貨櫃航運有限公司(OOCLL)接收向韓國三星重工訂購的「東方香港號」(OOCL HONG KONG)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超大型貨櫃輪,其裝載量為21,413櫃,至今裝載量仍為世界第一。 \n \n據維基百科資訊,裝載量逾2萬的全貨櫃輪,皆為三星重工、韓進重工、大宇造船等韓國廠商製造。因此「宇宙輪」象徵中國大陸造船業在高階船舶建造領域的突破,躋身為少數能建造此等級全貨櫃輪的國家。 \n \n承造「宇宙輪」的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是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所屬,大陸歷史最悠久的國防工業造船企業。創建於清朝同治四年(1865年),歷經江南機器製造總局、江南船塢、海軍江南造船所、江南造船廠。1996年改制為江南造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n

  • 兩岸史話-最後島嶼

     編者按喘息之餘甫定的國府,腳步剛在台灣站穩。1950年代,由大陸國共內戰一路敗退來台的國軍,尚有30萬駐守在大陸沿海島嶼。戰火稍歇,但他們未來的命運仍和國家民族緊緊綑在一起。在接著而來的舟山、海南、東山、南日、一江山、大陳島這些島嶼爭奪戰中,一群無聲的鬥士,用生命保衛了台灣,他們之中甚至有人終生未曾踏上台灣島一步。這群所謂的外省人,有些人離開自己的島,有些人又再度回到了島上。來與去,生或死,夾雜著多少無奈與激情。旺旺中時集團長天影視推出系列紀錄片,刻畫血淚交織的故事,本文試以紀錄觀點回顧那段驚心動魄的歲月。 \n 儘管美國加入防衛台灣的任務,但仍阻擋不了這些島嶼,必須面臨一個個撤離軍民的命運。 \n 1949年底,內戰失利,退無可退的60萬國軍,轉進沿海島嶼,國共戰火的煙硝味,從陸地飄向了海洋,從海洋蔓延到島嶼。國府和已經在大陸逐漸鞏固的中共,雙方在各個島嶼上,展開拉鋸戰。 \n 韓戰爆發後,東亞戰局驟變,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有了新的戰略位置。儘管美國加入防衛台灣的任務,但仍阻擋不了這些島嶼,必須面臨一個個撤離軍民的命運。 \n 在風雨飄搖的年代裡,成群的島嶼軍民,坐上了一艘艘艦艇,從一個島,來到另一個島。這是他們生命中的最後島嶼。 \n 舟山群島──上海後撤的轉進之島 \n 1949年5月,中共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攻占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國軍向台灣和舟山等沿海島嶼撤退。由於沒有海、空軍和缺乏海上作戰經驗,10月26日,三野二十八軍金門登陸戰失敗。幾天後,三野攻擊舟山的部隊又在登步島戰鬥中再次失利。東南沿海的局面發生了重大轉變。一再敗退的國民黨軍轉守為攻,依靠海、空軍優勢,向大陸發動了反撲。國軍制訂了反攻大陸方案︰以台灣、舟山為基地,一年反攻,三年成功。 \n 舟山國軍開始對大陸實施海上封鎖和空襲。在渤海、長江口、華東及華南沿海布放水雷,查緝前往大陸的各國商輪,沒收運往大陸的貨物。 \n 1950年1月25日中午,國府空軍從舟山出動B-24轟炸機12架,以江南造船所為主要目標,沿黃浦江對十六鋪、高昌店、楊樹浦、楊家渡等處投擲重磅炸彈52枚,江南造船所中彈21枚,廠房和機器設備遭受重大損失。 \n 2月6日,上海遭受了國軍飛機最猛烈的襲擊,史稱「二六大轟炸」。從中午12時25分到下午1時53分,國軍出動大量轟炸機,對上海各發電廠進行狂轟濫炸。上海市發電廠遭到毀滅性打擊。 \n 得知上海連續遭到轟炸的消息,毛澤東十分焦急,立即請求蘇聯出動空軍協助上海防空。蘇聯方面答應了中國的請求。赴上海的蘇軍空軍由最精銳的莫斯科防空部隊組成,莫斯科軍區參謀長巴基斯基出任司令。2月16日早晨,在莫斯科中央機場,巴基斯基與各部隊指揮員登上飛機。沿莫斯科─喀山─斯維爾德洛夫斯克─赤塔─哈爾濱─北京的路線飛往中國。 \n 2月19日,巴基斯基等將領抵達上海,與中共華東軍區陳毅司令員會晤。陳毅著重向蘇軍將領簡報。25日起,蘇聯援滬空軍陸續抵達上海。蘇聯援軍令國府以空軍優勢取勝的局面被扭轉,戰況急轉直下。 \n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蘇軍巴基斯基部隊在上海警備部隊配合下,先後連續擊落國府空軍各型飛機,國府調整空軍的任務應轉為防守。與此同時,位於北台灣的基隆港,1950年5月19日,自舟山撤退的14萬軍民,前後4批,分乘86艘艦艇,來到了基隆港。 \n 當時舟山撤退的軍艦上,擠滿了士兵。當軍艦抵達碼頭,首先迎接他們的,是蔣介石的長子蔣經國,和蔣介石的夫人宋美齡。 \n 舟山撤退被抓來台少年兵姜思章還記得,「宋美齡女士在碼頭倉庫陽台上,還有很多婦聯會的人,拿了一個白手帕在那裡搖」,她們呼喊「歡迎舟山將士凱旋歸來,協同保衛台灣!」 \n 姜思章說,「那個時候因為餓得不得了啊,上船以前每個人都發一袋生米,斜背著,我就把那個米袋咬破,在那裡啃我的生米」,班長要大家叫蔣總統萬歲,「我就喊萬歲,然後低頭啃米」,又叫了,班長喊「舉手!」姜思章就做個舉手動作,接著喊萬歲,然後再低頭啃生米。餓急了,叫他做什麼都幹! \n 當年隨舟山撤退來台少年桑品載,如今已是位滿頭華髮的知名作家。他記得「靠了碼頭以後,大清早啊,看到了基隆碼頭(18號碼頭)上,紅布條掛著:歡迎舟山國軍抵台啦!」 \n 「還有學生吹喇叭啦,那個時候很興奮」桑品載說,「在海上漂了幾天,離開船的時候,從甲板跨上岸的同時,就有人發慰勞袋。」那是用塑膠做的慰勞袋,裡頭有麵包、有香蕉,包括桑品載在內的許多國軍,都是第一次吃到台灣香蕉,很多年之後,當時來台的國軍老兵,都對吃台灣香蕉印象深刻。這幾乎可說是他們的台灣第一印象。(待續) \n 原來台灣這個大島,是很多小島的涓涓匯聚使它繁榮的。原來我們的安居樂業,是用很多人的流離顛沛所換來的;原來我們的高樓大廈,是建築在很多被遺忘了的白骨堆上的。「最後的島嶼」,是對那些為我們犧牲了的前輩,一個溫柔的敬禮。 ───龍應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