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上訪的搜尋結果,共155

  • 奇遇廣西桃花源 天坑邊上訪人家

    奇遇廣西桃花源 天坑邊上訪人家

     11月底,由大陸、法國、比利時洞穴專家、探險家組成的探險隊,對廣西東蘭縣的天坑洞穴進行科考探險。其間,他們意外發現了位於天坑附近的一處「洞穴人家」。 \n 奔騰的紅水河,從雲貴高原向東奔流而下,水位巨大落差產生的強大動力,在東蘭縣境內切割出幽深曲折的峽谷峰林,形成了天坑、溶洞、地下河、窪地、漏斗、峽谷等頗具特色的地貌形態。科考探險隊通過衛星地圖,在紅水河第一灣周邊發現了疑似大型天坑的地形。 \n 入口隱蔽 與世隔絕 \n 11月29日,探險隊來到紅水河第一灣西側的小弄坤,確定了兩個大型天坑的大致位置。但地形複雜,植被茂密,一時難覓前行的具體路徑。探險隊員放出無人機進行搜索,意外發現40公尺高的崖壁上有一個洞穴,似乎有人活動的跡象。 \n 「這裡與世隔絕,方圓10公里人煙稀少,究竟有誰在此居住呢?」探險隊員於是前往探訪,順便問問路。 \n 來到洞穴山腳,往山上有一條近乎垂直的荒廢小路。探險隊員往上攀爬抵達洞口,才發現洞口還有另外一條隱蔽小徑,沿著石壁蜿蜒通往山下,顯示日常有人活動。洞口築了一堵約兩公尺的石牆。 \n 推開虛掩的木門,探險隊員進入山洞,只見別有洞天:洞高約50公尺,寬約50公尺,寬敞明亮,有一座壯族干欄式的木樓。木樓的架子上掛著衣物,幾個竹匾裡曬著中藥材。山洞裡住著一對老夫妻,看上去精神矍鑠,身體硬朗。 \n 兩位老人是東蘭縣三石鎮板文村的壯族村民,丈夫叫韋浩勤,89歲;妻子叫覃乜綢,79歲。他們育有4個兒女、6個孫子、孫女,一家人原來居住在山洞裡,自祖上延續至今已有5代。2018年當地政府對大石山區老百姓進行異地搬遷,他們全家人和周邊山民都搬到了三石鎮安置點生活。 \n 「有了政府幫扶,我們兩老的日子過得無憂無慮。山洞空氣好,我們回來採藥材,就當作是度假了!」覃乜綢老人笑道。 \n 洞裡有一方用石板砌起的蓄水池,洞壁不斷向下滲水,解決了平時的生活用水問題。山下石縫裡的小塊耕地,種有南瓜和紅薯,便是老人回來「度假」的主食。 \n 2老指引 探得明路 \n 探險隊員向老人打聽附近兩個天坑的情況,韋浩勤老人說:「我在這裡從小到大,沒聽說過有人敢下去。那裡太神祕了。」 \n 兩位老人盛情挽留探險隊員留下吃飯。「這裡沒有電,沒有電視,沒有電話,沒有網路,兩位元老人依然過得這麼快樂。他們看上去並不寬裕,卻非常慷慨。」法國探險家西西感慨地說。探險隊員們婉拒了老人的好意,臨走時,一位法國探險隊員把一大塊巧克力送給覃乜綢老人。老太太接過巧克力咬了一口,搖搖頭說:「不好吃,苦的!」把大家都逗笑了。 \n 根據兩位老人的指點,探險隊找到了已被荊棘淹沒的山路,前往附近的兩個大型天坑。經過兩天的驚險垂降,探險隊下到天坑底部,探明小弄坤2號天坑深300多公尺,底部長約250公尺,寬120公尺,屬於世界排名靠前的大型天坑。另外,1號天坑究竟有多深,目前仍未探明。「下一次,我們來探1號天坑,或許還能碰上回山洞度假的兩位老人家。」一位中方探險隊員說。

  • 扁北上訪李祝壽 中監:切勿一再自誤

    台中監獄針對前總統陳水扁日前到台北外雙溪翠山莊,向前總統李登輝祝壽,事前未提出申請一事,19日發函陳水扁,明指陳水扁違反規定,並要求未來由陳水扁原醫療團隊外的其他醫療中心的就診、檢查修斷證書,供中監後續的展延保外醫治作業;中監並要求陳水扁遵守監獄行刑法及保外醫治管理的相關規定,切勿一再自誤。 \n \n 台中監獄並附函附帶陳水扁違反規定的列表,包括到台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參觀畫展、新竹弔祭立委柯建銘母視、到新光醫院探訪醫師王誠良、翠山莊向李登輝祝壽等。

  • 上訪到台灣 寇延丁:對陸瞭解少

    上訪到台灣 寇延丁:對陸瞭解少

     中共十九大正在北京召開,每到重大會議,也是大陸上訪潮高峰,長期在大陸從事公益活動的作家、紀錄片製片人寇延丁,帶著大陸導演趙亮的紀錄片《上訪》在台灣環島放映,作為台灣人理解、看見大陸的媒介,她感慨台灣人對近在咫尺的大陸瞭解甚少,且往往孩子氣地選擇不理會。 \n 經常遊走於兩岸的寇延丁,去年在台灣出版了《敵人是怎樣煉成的》一書,紀錄她被逮捕、審訊而後獲釋的過程,相較於異議份子,她認為自己是「毅行者」,即使面對關押、審訊,她仍強調想改變中國「不是為了恨,而是因為愛和懂得。」她尤其感慨的是,台灣人往往只看到片面的大陸,她希望推薦《上訪》給台灣朋友,希望藉此讓台灣人看到一個真實的中國,不僅僅是「大」或「壞」。 \n 孩子氣不理大陸 \n 在台進行為期六周的環島播放之行,寇延丁表示,《上訪》環島的一些場次,觀眾寥寥無幾,「連我在內只有10個人,以為10人已是最少紀錄,沒有想到很快就再創新低,第六場次連我在內只有7個。」且讓她最無語的,是台灣人要不就是問,大陸之大,台灣該怎麼辦?要不就是以成年人的「孩子氣」,用統獨立場和情感因素解釋自己為什麼不想理會大陸。 \n 寇延丁感慨,部份台灣的年輕人「拒絕面對、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就是把自己的未來交給了別人。」而一部份的成年人,一旦面對中國,學識、經歷就直線墜落幾乎失智,「成年人學識邏輯加上孩子氣,這樣的人不是沒有成熟的能力,而是拒絕長大。」她坦言最讓自己困擾的還不在於面對「台灣該怎麼辦」的提問,在不同的場合無數次地倒帶重放,而是面對那些拒絕長大的成年兒童。寇延丁直指:「我受不了這種自欺欺人。」如何面對大陸,應是台灣人必經的成年禮,別人無法代替。 \n 台人對陸「太瓊瑤」 \n 台灣資深出版人陳穎青也對寇延丁的感慨頗有感觸,他指出「台灣人現在對中國不但不了解,而且也不想了解」,連作為「敵情」應該去了解的想法也絲毫不存,只剩下「你是壞人你走開」那樣瓊瑤式的腳本。 \n 期望大陸往法治、民主邁進,一如期望台灣人打開自己,面對大陸。寇延丁悲觀但始終認為該做的,還是要做,她強調「不指望一蹴而就,只要有改變就好。」

  • 台或自派代表團赴WHA 陸媒:尋釁滋事上訪團

    台或自派代表團赴WHA 陸媒:尋釁滋事上訪團

    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WHA)報名已截止,由於我國沒有收到邀請函,可能無法正式參加,雖然民進黨當局表示仍要派代表團赴會,但能否順利尚難定論;對此,大陸媒體評論道,「台獨應跪洗衣板反省」。 \n大陸鷹派立場媒體《環球時報》發表社論,以調侃的的語調批判了民進黨當局欲參加WHA卻不得其門而入的窘境。除形容WHA是「台獨跪著反思的搓板」(洗衣板),也比喻台灣代表團是去日內瓦的「尋釁滋事上訪團」。 \n \n文章批評,民進黨一次選舉勝利就膨脹起來,那麼就要用WHA讓其夢醒;也可以預見,蔡英文未來在國際上還會遇到一堵接一堵高牆,這些牆會教她一些道理。 \n \n該文還警告,稱大陸正在觀察蔡英文的「520講話」,如果有關「一中問題」的方面變得更加消極,那麼新的、更多的懲罰就將如約而至! \n

  • 旺報短評》潘金蓮們

    大陸檢察機關主辦的刊物《檢察風雲》,揭露國家信訪局貪汙窩案細節,地方政府為避免人民上訪的「業績」太難看,除了在北京派駐截訪人員,還用公款賄賂國家信訪局官員,將事情按下不登錄。這令人想起劉震雲的小說《我不是潘金蓮》,書中主角上訪屢屢受挫,才一路訪到北京。 \n最新一期《檢察風雲》揭露,國家信訪局前副局長許杰等人,長期接受地方政府駐京人員招待,並收受賄賂,將各地上訪案件塗銷,或者大事化小,以免電腦系統內留下跡證,讓地方政府太難看。 \n根據揭露的資料,光許杰一人就受賄500多萬人民幣。這筆錢的由來,來自各省市民脂民膏,等於說人民用自己的錢堵住了自己的上訪之路。而一干官員靠著欺上瞞下、虛偽造假,得以保住官位。 \n這個案件應該要追清楚,各地的賄款是以什麼名義支出?地方政府是否有小金庫?其次,類似截堵上訪人員的行為,中央一再明令禁止,各地卻又我行我素。這必須要追究責任,不是只把許杰等人送上法庭了事。 \n上訪,是中國建政以後,設計政治制度時保留的特殊產物,等同於古代「攔轎喊冤」。在既有政府體制可能無法解決老百姓的問題時,留下一個體制內空間。 \n大陸出於各種考量,將上訪案件的數目列為政績項目之一,上訪數愈少愈好。地方政府迫於壓力,只能在其中過程動手腳。多年前,還有地方政府在北京私設「黑監獄」,關押那些「職業上訪戶」。 \n在這樣的壓力下,類似潘金蓮之流,覺得人生無望、世界沒有公理可言,只有一再上訪,屢仆屢繼,最後終究釀成事端,給地方政府更大的難堪。 \n大陸網路支付這麼先進,何不發展網路上訪,既便民又讓官員沒得作弊造假,掃除各種流弊。 \n

  • 陸國家信訪局集體腐敗 壓案不報

    中國大陸國家信訪局歷年來有多名幹部受賄,其中,前副局長許杰壓案不報、修改信訪數據、收賄人民幣550萬元(約新台幣2475萬元)。 \n 信訪或上訪,在大陸指民眾來信來訪,藉此反應冤情和民意。國家信訪局是由大陸國務院辦公廳管理,負責接待國內民眾和境外人士來訪。 \n 澎湃新聞報導,許杰2013年11月接受(中共)組織調查,並在2015年底被判有期徒刑13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3萬元。 \n 他的屬下、來訪接待司二處前處長孫盈科收受百餘名地方信訪幹部財物520多萬元。 \n 另一名前處長路新華收受114名信訪幹部和2名上訪人員錢物130多萬元,去年被判刑5年並處罰金50萬元。 \n 報導指出,由於信訪案件會有考核,各省駐北京信訪人員紛紛找國家信訪局的官員,希望他們能協助銷案或是勸回上訪者,免得影響各省、市、縣政府的政績。這也造成國家信訪局官員的貪污空間。 \n 中國大陸常有地方政府打壓上訪群眾,即使國家信訪局也傳出壓案不報的集體腐敗案。1060409 \n

  • 大陸兩會前夕 BBC採訪受阻機器砸壞

    英國廣播公司今天指控,在中國大陸召開兩會前夕,記者前往河南採訪上訪民眾時,遭到當地政府強迫寫下「認罪信」,攝影器材也被打壞並扣押,記者在拉扯中手部受傷。 \n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公布的畫面可以清楚看到,BBC記者與當地政府官員拉扯的混亂情況。 \n BBC指出,記者是在兩會前夕前往湖南新渡村採訪楊靈華時,遭到當地政府的暴徒攻擊。一開始這些人跟在記者身邊,問他們「幹嘛的」,之後用手遮住攝影鏡頭,不准他們拍攝。隨後雙方拉扯,攝影器材並遭到沒收。 \n BBC透過沒有口白的影像指出,楊靈華姐妹是中國大陸成千上萬名尋求正義的上訪戶,他們指控父親在一起土地糾紛中被打死。但遺憾的是,因為當地政府的阻撓,記者並未見到她們,她們現在正處於被軟禁狀態。1周過去,至今仍沒有楊靈華姐妹的消息。 \n 報導指出,最後當地政府強迫記者寫下「認罪信」,承認這是一次「非法採訪」,才將攝影器材還給他們,但器材已經損毀,他們也在拉扯受傷。 \n 中國大陸第12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5次會議及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12屆全國委員會第5次會議,分別於3月5日及3月3日開幕。 \n 報導指出,北京當局不准上訪戶擾亂盛會。位於北京的信訪辦,成群警察守候門外,希望抓住這些上訪戶,並將他們遣返回家。1060303 \n

  • 老兵群起上訪 陸國防部:問題會解決

    針對大批中國大陸退役軍人22日聚集在中共中紀委前上訪,反映安置問題,中國大陸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今天說,「部分退役人員的生活狀況得到改善」,生活困難問題會逐步解決。 \n 中國大陸國防部下午舉行例行記者會,任國強在回答媒體提問時,作上述表示。 \n 任國強說,中共黨中央、中國大陸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對廣大退役人員的生活非常關心,對解決他們的生活困難問題高度重視,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n 他宣稱,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做了大量工作,提高退役人員優撫待遇,部分退役人員的生活狀況得到改善」。 \n 任國強又說,「相信隨著改革的深入推進和經濟進一步發展,各種社會保障機制不斷健全,相關政策逐步完善和落實,部分退役人員暫時生活困難問題會逐步得到解決」。 \n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來自中國大陸各地的上萬名退伍軍人,因為不滿地方政府未落實官方的安置政策,22日清晨突破地方政府阻撓,在北京的中共中紀委大樓前上訪;而在21日,成都則有約300名退伍軍人在四川省政府前請願。 \n 報導提到,部分前往北京參加上訪的退伍軍人,中途被當地政府攔截。其中,來自山西臨汾的一批退伍軍人在北京琉璃河檢查站被臨汾派出的公安攔截,其中4人被打傷;而來自山西其它地區及黑龍江的退伍軍人,則被帶到其它地點限制行動。1060223 \n

  • 旺報觀點-司法體制改革 讓人民更有感

     能否投票選領導人,不是人人都關心的問題,但司法是否公正、程序是否合法,則是關係到每個人的生命財產安全。 \n 從基層爬起的習近平一定了解「上訪」,也一定了解每個上訪故事的背後是一個家庭或家族的委屈,如果冤案多了,民怨自然也多了,最終將危及中共的統治基礎。因此,要鞏固中共的統治基礎,依法治國勢在必行;至於執行的方式則是先從反腐開始,找幾個黨內的貪官開刀,並透過媒體披露,讓人民解氣,讓黨員小心。但政治運動式的反腐並不能持久,不管治黨,還是治國,其實都要依法,而且程序一定要合法。習一掌權,首先就動政法系統,從司法改革著手,先平反一些重大冤案,同時處分造成冤案的司法人員,並給冤案受害者國家賠償,讓民眾感受到當局改革的企圖心。 \n 相較茲事體大的政治體制改革,司法體制改革的風險小多了,對一般人民來說,更有感、更實惠。可以這麼說:司法改革其實是一種政治改革,而且是容易讓人民有感覺的政治改革。

  • 山東訪民要討說法 2度被送精神病院

    中國大陸山東省一名上訪民眾,在上訪過程中2次「被精神病」送院。她繼續上訪(申訴),被控「尋釁滋事」拘留,官方改而說她經過鑑定:「無精神病表現」,判她有期徒刑4年。 \n 澎湃新聞報導,10年前,山東省新泰市泉溝鎮人徐學玲為了給被打傷的妹妹討一個公道,開始上訪。2008年3月,她被鑑定為患有精神疾病,並被鎮政府送入精神病院治療。 \n 徐學玲認為自己是被官方強指為精神病的,為此再次上訪,要「討一個說法」。2009年,她第二次被送入精神病院。 \n 當時山東也有多位訪民被鑑定有精神病,送入精神病院進行治療,徐學玲就是其中之一。但那時,她甚至還不知道自己「被鑑定」了。 \n 直到2015年5月,上訪多年的徐學玲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之後,2015年5月28日,山東精神疾病司法鑑定所對徐學玲作出一份精神疾病司法鑑定書,稱徐上訪過程中無精神病表現。 \n 其後,徐學玲2016年4月1日被山東省新泰市法院以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理由是其在「非正常上訪」過程中,「強拿硬要」新泰市泉溝鎮鎮政府人民幣3萬7700元現金。 \n 徐學玲的供述則稱,自己沒有主動要過錢,是政府工作人員怕她上訪主動給的,她還稱,泉溝鎮一名工作人員勸她「在家裡治病」不要到北京上訪,並給她1萬元現金。 \n 這件事件見諸媒體後,微信公號「團結湖參考」刊發題為「有些基層政府嫻熟地將精神病變成維穩手段」的評論認為「在徐學玲身上,精神病的妙用被利用得淋漓盡致。基層政府嫻熟地將一種疾病變成維穩手段,公權侵犯私權的姿勢多到讓你招架不住」。1060104 \n

  • 四川農民上訪後被打死 陸官方下令查辦

    針對四川省岳池縣老農楊天直8月間前往北京上訪(陳情),不但被人截訪且被毆打致死,中國大陸國家信訪局今天說,已要求四川省信訪局迅速查明情況,並督促有關地方和部門依法妥善處置。 \n 新華社報導,大陸國家信訪局說,楊天直案是「嚴重刑事犯罪案件」,同時暴露出當地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法治觀念淡漠、信訪工作責任落實不到位、嚴重違反信訪工作紀律」等問題。必須採取有力措施,堅決杜絕類似問題發生。 \n 大陸國家信訪局宣稱,民眾通過信訪管道反映問題,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正當權利」。「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干擾和阻礙群眾正常信訪行為,一旦發現,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n 報導指出,大陸國家信訪局要求,對利用信訪牟利、限制信訪者人身自由等情況,要「堅決抵制、及時報警,積極配合公安機關依法打擊」。 \n 今年68歲的楊天直,8月17日下午3時左右與其他3名上訪者在北京國家信訪局附近,被張姓嫌犯等人騙上一輛廂型車,隨即在車上被毆打。3天後,楊天直的遺體被拋棄在岳池縣的一處路邊。 \n 經過追查,岳池警方在11月13日公布,截訪楊天直等人的張姓嫌犯等9人已被逮捕。1051117 \n

  • 中時短評》上訪找陸客 拉著全民裝傻

    中時短評》上訪找陸客 拉著全民裝傻

    陸客團來台送件數直直落,原本看似不在乎的民進黨政府終於急了,行政院指示交通部提拓客計畫,要求觀光局結合民間協會組團訪陸,一副大張旗鼓,準備讓陸客來台起死回生的樣子。 \n但是,這樣子真的有用嗎?不必問旅行觀光業者或學者的專業意見,任何一般人都看得出來問題出在哪裡。如果政府不能對症下藥,認真改善兩岸關係,對「九二共識」有積極正面的回應,再多的招式也是白搭。 \n於是現在中央政府如此裝腔作勢,甚至還有點裝瘋賣傻的種種動作,自然就產生了「陰謀論」,讓外界合理懷疑這是一場蓄意卸責、轉移焦點的戲,是演給台灣人看,「我們都這麼努力行銷招攬了,是大陸自己關上了陸客來台的水龍頭。」但如果真想這樣就能乾坤大挪移,民進黨政府也真是把人民當IQ零蛋了! \n尤其是組團赴陸行銷這個點子,更是令人不禁噴飯,聯想到猶如「赴京請願」、「上訪求告」的荒謬畫面。試想,如果陸方大剌剌地回覆請願團「請你們回去告訴台灣政府好好面對九二共識」,豈不是自取其辱? \n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30日在臉書貼文質疑,「國道火燒車的後續調查怎麼就沒下文了?畢竟是26條人命。台灣應該盡快查明公布火燒車的真相,否則我們怎能理直氣壯地呼喊陸客來台灣?」這話說得好,陸客來台驟減的本源未能釐清,連不幸的個案也查得曖昧不明、有氣無力,這樣還說要爭取陸客來台,誰信啊?民進黨政府自己裝睡,難道要拉著全民一起裝傻嗎!

  • 民選村官遭逮 廣東烏坎村民傳將上訪

    根據美聯社,廣東省烏坎村居民今天走上街頭,抗議警方拘押民選村官林祖戀。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有大批警察抵達烏坎,但村民照常舉行大會,並決定依計畫上訪。 \n 居民表示,警方於17日深夜進駐,包圍政府機關,並帶走村委會主任林祖戀,因為他日前正式向當地政府提出上訪(申訴陳情)申請,並計畫召開村民大會討論非法侵占土地問題,組織村民上訪。烏坎村歸陸豐市管轄,當地檢方表示,林祖戀是因涉嫌收賄接受調查。 \n BBC報導,村民今天按原定計劃召開大會,研究村中土地問題。大會決定將在21日上訪,追回屬於村民、但被非法出售的土地。 \n 美聯社報導,記者今天透過電話聯絡上烏坎居民,他們表示,有數千居民自發走上街頭遊行,要求當局釋放林祖戀,以及歸還遭以往村官賤賣的土地。 \n 彭姓居民估計,全村2萬人約有2000人參與示威,他們高喊「釋放村官」和「歸還土地」。 \n 報導指出,鄰近香港的漁村烏坎近5年前也曾發生動亂,成為中國大陸草根大眾反抗共黨統治的象徵。 \n 廣東省汕尾市陸豐市烏坎村在2011年9月時有逾萬名村民因不滿村官私下賤賣土地,連續數月示威維權,當地政府調派大批武警圍村,雙方多次爆發衝突,成為國際關注焦點。 \n 直到當年12月底, 時任廣東省委副書記的朱明國入村與村民代表談判,事件才暫告平息。廣東省政府後來採取不尋常作法,讓烏坎村民在2012年3月一人一票選出村委會成員,成為大陸首例,領導抗議活動的林祖戀當選村委會主任。 \n 不過,維權事件過去後,多年來烏坎村被賤賣的土地至今未被追回,又傳出有大財團想染指村民利益,引起村民不滿。1050619 \n

  • 上訪前夕 烏坎村官涉賄遭逮

     廣東陸豐市2011年的「烏坎事件」被視為大陸農村民主進程的經典案例,但事件至今仍未平息。當年領導村民維權,推動一人一票民選村官的現任烏坎村黨總支書記兼村委會主任林祖戀(舊名林祖鑾)17日深夜因涉嫌受賄,被武警強行帶走。巧合的是,林祖戀原訂今日召開村民大會,磋商21日組織上訪,追討被侵占的土地。 \n 烏坎村是廣東省東部的一個海邊漁村,2011年9月,因原任村委會私下變賣集體土地,數次上訪無果後,發生轟動海內外的「烏坎事件」。村民連續數月示威維權,當局調派大批武警圍村,雙方多次爆發衝突,最終大陸官方讓步。 \n 2012年初,烏坎村民一人一票選舉出新的村委會,核心人物林祖戀以高票當選新任村委主任,當地村民稱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行使了民主權利」。不過,事件過去多年,烏坎村被侵占的土地至今仍未被追回。當年由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牽頭成立的工作組認定,烏坎村被轉賣的土地高達9000多畝。 \n 據財新網報導,當地村民表示,「在烏坎事件中,廣東省工作組來村裡調查,承諾幫我們要回土地。」但這一承諾遲遲未能兌現。為此,林祖戀決定帶領村民繼續上訪,並事先給當地政府打了報告。該報告稱,全村村民決定於21日下午上訪,內容為「政府不作為、亂作為」。 \n 不料林祖戀17日深夜被武警強行帶走。陸豐市公安局昨日發布消息稱,林祖戀因「涉嫌利用職權受賄」被檢方立案並採取強制措施,並呼籲村民「不要被少數不法分子煽動利用而採取過激行為。對採取違法犯罪行為,特別是趁機打砸搶的人予以嚴厲打擊,絕不手軟。」 \n 林祖戀12日通過微博公開發表離婚聲明,稱「為了烏坎的事」,自願與其妻子脫離夫妻關係,並表示自己以後「暴屍野外也不用埋修,由自願信群火化後,全撒在虎頭山,只留肖像。」

  • 陸婦人陳情申訴 兩度被精神病

    大陸山東省新泰市泉溝鎮一名叫徐學玲的婦人10年來為了向政府機關陳情投訴(大陸稱「上訪」)2度以鑑定有精神病為由強制送醫。但她在去年卻收到「無精神病表現」的鑑定書。 \n 澎湃新聞報導,徐學玲10年前為了妹妹在當地礦場被工作人員被打傷,施暴者僅受到行政處罰,決定到北京向主官機關「上訪」,卻被鎮政府以鑑定患有「歇斯底里症」送入醫院。之後她為了自己「被神經病」一事再次陳情投訴卻在2009年又被送入精神病院關了30多天。 \n 報導指出,直到去年5月,徐學玲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當時山東精神疾病司法鑑定所再次對她進行精神鑑定,結果卻是無精神病表現。 \n 當時的判決書稱,山東精神疾病司法鑑定所出具了一份精神疾病司法鑑定書,指徐學玲2008年雖被鑑定為「歇斯底里症」,但平時上訪中及鑑定時「無精神病表現」,具有完全責任能力。 \n 而在今年4月,53歲的徐學玲一審被山東省新泰市法院以犯尋釁滋事罪,判處4年有期徒刑。理由是她在「非正常上訪」過程中「強拿硬要」新泰市泉溝鎮鎮政府人民幣3萬7700元現金。 \n 判決書指,12名泉溝鎮政府及信訪辦工作人員均稱徐學玲以上訪中被打及關精神病院為由去北京上訪,並以此為要挾泉溝鎮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多次索要財物,鎮政府迫於通報考核等壓力才給她錢。 \n 徐學玲本人的供述則稱,她沒有主動要過錢,都是政府工作人員詢問上訪及治病過程中所花費數額,然後主動給予錢財並勸她不要再上訪,並非「強拿硬要」。 \n 6月初,徐學玲的弟弟徐加生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查明涉案款項性質、經手人、申請人情況,進一步明確涉案錢款是否屬於「強拿硬要」。 \n 報導引述負責這起案件的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趙姓法官表示,案件仍在審理階段,不便透露。1050614 \n

  • 陸警花賽超模 男警下跪上訪

    陸警花賽超模 男警下跪上訪

    同樣是大陸員警卻有兩樣情。廣東江門麻辣警花劉楊身材容貌賽超模,下班騎重機享受生活。湖南郴州員警楊波卻因有寃屈學上訪民眾帶妻子到縣府大院下跪遭強制帶離。 \n \n據大陸網民發布消息,27日上午,湖南郴州宜章縣拘留所民警楊波與其前妻唐建玉駕駛車來到縣政府大院,當場下跪上訪,並寫舉報信檢舉當地官員。據官方通報稱,該民警是就唐建玉個人訴求上訪,引起群眾圍觀。 \n \n楊波、唐建玉此前所反映的問題當地領導曾多次接訪,並召集相關部門對其反映問題進行了調查,並依法依規作出處理,但兩人認為處理結果未達到個人訴求目的,又再次上訪。 經多方勸離無果,兩人被強制帶離現場。 目前,此事件正在進一步處理當中。 \n \n同樣是來自湖南的女警劉楊畢業於湖南省警官學院特警專業,現在是廣東知名麻辣警花。她擅長射擊、散打、以及籃球、羽毛球、游泳等多項運動,曾創造連續破20次校運會跳高記錄。 \n \n34歲的劉楊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小好幾歲,從警12年,是全廣東省9名精英隊員之一、兩名女隊員之一,2015年4月代表廣東省公安廳參加全國教官大比武,獲總團體第一及四個單項第一,一個單項第二的好成績,廣東省女警中的佼佼者。 \n \n報導說,她槍法很犀利,代表省裡參加公安部比賽,拿過第一、「她很漂亮,身材很好,像超模。」 \n \n

  • 上訪仰藥在京被逮 適法性存疑

     去年到北京上訪的貴州省男子陳昌榮等6人,在北京街頭喝農藥自殺未遂,希冀引起有關單位重視;北京公安局27日發布,認定涉及刑法尋釁滋事罪,批准逮捕。此新聞一出,大陸媒體僅少量報導,網民反應激烈,直斥非法逮捕。 \n 北京公安發布的訊息:「發生在公共繁華地區的貴州籍非訪(非法上訪)人員喝農藥事件經公安機關偵查取證已移送司法機關。4月24日朝陽區檢察院對其中6名滋事者以尋釁滋事罪批准逮捕。」 \n 大陸媒體只把北京公安局的訊息全文貼上,沒有任何評論。貴州六盤市陳昌榮等人是因乙炔廠申請延長執照事宜,自認受地方政府不公平對待,上訪無果,2014年7月16日在北京市府右街派出所前安檢門喝農藥自殺未遂,所有人在兩天後被押回六盤市。 \n 去年以來,大陸各地上訪群眾到北京城仰藥幾成風潮,與陳昌榮同一天,就有7名安徽泗洪市農民因拆遷補償不公,也在北京市某單位門口仰藥;去年8月27日,遼寧市男子衛佔東跑到北京新華社門口喝農藥。 \n 最驚悚的是今年4月4日,黑龍江綏芬河市30名計程車司機,因為車租問題上訪,跑到北京鬧區王府井街頭集體喝農藥,一群人倒在街邊口吐白沫。對於北京公安「依法逮捕」,有律師指出,刑法尋釁滋事罪是毆打、追逐、辱罵、恐嚇他人,或者破壞公共秩序者,而貴州陳昌榮等人是以自身生命來喚起社會重視,與法定條文不符。 \n 網友則議論紛紛,認為上訪是國民權利,何來合法、非法之說?此舉是箝制自由,明顯違法。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n

  • 旺報觀點-上訪自殺 一定在北京

     北京有紫禁城,有中南海,還有超過3000萬的人口。要吸引「領導們」的注意,首都北京一定是首選。 \n 大陸幅員廣闊,在窮鄉僻壤裡申冤,常常有冤無處訴,就算省、縣裡接了申訴案,是不是有結果又是另一碼事。特別是中下階層農民工關心的,可能在大城市老百姓眼裡是小事,但對農民工來說可是性命攸關的大事。 \n 最近為了開發、土地、房子拆遷的事,只要省、縣裡的官沒處理好,「上訪北京」就成唯一的路。一般而言,湊足路費上北京,找誰、對方理不理又是門學問。對於來自首都之外的老百姓,除了使用最激烈的手段,似乎也很難吸引各方的關注。 \n 其實,除了到北京「上訪」的人最易被聚焦外,廣州和上海類似「上訪」的事件並不少見,只是「效果」有效。不如首都北京,有全世界駐點的媒體,又有「京官」,再加上永遠不怕沒人的「王府井」大街,除非走過大街的人潮都不吭氣,否則類似黑龍江計程車司機的集體喝農藥場面,未來不會絕跡。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上訪喝藥非首次 暴力拆遷題難解

     大陸領導人「辦公」所在地北京,一年內已傳多起以激烈手法、集體服毒自殺的上訪事件。「訪民」最常伸冤的,是面臨地方「暴力拆遷」問題。去年北京《中國青年報》報社外,一個月內連傳2起訪民集體喝農藥自殺事件,訴求都與拆遷問題有關。 \n 4日上午,北京王府井驚傳集體喝農藥自殺事件,類似的「喝藥上訪」事件並非首次發生。去年7月16日上午,7名來自江蘇青陽鎮的民眾,因拆遷補償問題,多次上訪、信訪皆無果,最終選擇以激烈方式,在北京《中國青年報》報社外集體喝農藥自殺。 \n 據北京警方通報,7人中無人傷亡,但之後都被刑拘。《南方都市報》此後曝光內幕,指7名江蘇上訪者,更早之前就曾寫信向地方表達訴求,但竟因此被當地官方關「黑牢」。 \n 服毒事件雖引發江蘇官方重視,不過類似的問題似乎仍未獲解決。不到1個月時間,去年8月7日,《中國青年報》外又上演同樣集體自殺場景,3名男女在報社外服農藥倒地。 \n 同樣的拆遷問題,去年6月24日,江蘇鎮江4女1男在中紀委大門外喝農藥自殺。他們哭訴,房屋在睡夢中被政府不合法強拆,上訪7、8年問題都未被重視。 \n 中國大陸訂12月4日為「國家憲法日」,去年此時,7名來自黑龍江哈爾濱的警察,在「中南海」外拉布條喊冤,要官方重視「司法腐敗」,被驅趕後服老鼠藥自殺。 \n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若須諮商或相關協助,可撥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冀婦上訪求償150萬 被控敲詐

    冀婦上訪求償150萬 被控敲詐

     河北一名村婦郝蘭芳因礦場採礦震裂房屋,選擇上訪求償,於今年8月與礦場方達成賠償協議,礦方賠償她30萬元(人民幣,下同)和一塊土地。半個多月後,郝蘭芳卻被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 \n 「咚咚咚」幾聲悶響從地下傳來,床板隨之搖晃,窗戶玻璃也發出震顫聲。5年來,河北武安西土山鄉雲駕嶺村的居民,幾乎每晚都經歷這樣的吵雜聲。「咚咚」聲來自於離村莊數百尺遠的地下鐵礦,工人們爆破炸藥開採礦石。 \n 礦方說話不算話 \n 《新京報》報導,村裡有600多戶居民居住,約有7成民宅都出現嚴重裂縫。今年5月,村民郝蘭芳到地方政府上訪反映,期間與礦方周旋,私下談判,郝蘭芳要求一塊位於村子東邊的地,想自己建房,並表明不要錢,一來一往之間,代表礦方的袁引如,拿著5萬元現金到郝蘭芳家,讓她簽一個保證不上訪的協議,內容大致是:8月底之前礦方把30萬付清,郝蘭芳保證不上訪。 \n 孰料,半個多月後,礦長郝凱飛報案,說郝蘭芳以上訪威脅礦方,敲詐勒索現金5萬塊錢和一處土地。郝蘭芳被警方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並隨後批捕。目前,正等待檢方提起公訴。 \n 上訪非威脅不構成罪 \n 其實歷年來,上訪被告的新聞不只這一件。2010年,河北武邑縣農民周蘭迎拿到政府2.6萬元補償,簽下不上訪保證書,後因敲詐勒索罪被判刑一年半。同年,河北滄州4名農民到北京反映訴求,被認定敲詐政府而獲刑,他們的家人稱政府設套抓人。 \n 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孝頂認為,敲詐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行為。「上訪是公民的基本權利,公民行使基本權利怎麼能算敲詐勒索?」 \n 朱孝頂表示,任何協議條款都不能剝奪公民的法定權利,所以郝蘭芳與鐵礦公司簽署的不上訪協議屬於無效協議。「即便是有效協議,郝蘭芳也只是違約,屬於民事合約糾紛範疇,上訪不是威脅和要挾的方法,不構成敲詐勒索罪。」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