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國共產黨的搜尋結果,共1,437

  • 當心川普給的蜜糖變毒藥

    當心川普給的蜜糖變毒藥

     香港警署國安處10日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等7人,涉嫌勾結外國勢力,違反《國安法》罪名將他們逮捕。黎智英的被捕不僅和他反中的政治主張有關,最關鍵的是還牽涉到美中台之間在政治與經濟上的互鬥。未來台灣在和川普政府互動時必須如履薄冰,謹慎處之,否則川普給予台灣的糖蜜,很可能成為我們的毒藥。

  • 高源流》當心川普給的蜜糖變毒藥

    高源流》當心川普給的蜜糖變毒藥

    香港警署國安處10日以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等7人,涉嫌勾結外國勢力,違反國安法罪名將他們逮捕。黎智英的被捕,不僅和他反中的政治主張有關,最關鍵的是還牽涉到了美中台間在政治與經濟上的互鬥。未來,台灣在和川普政府互動時,必須如履薄冰,謹慎處之,否則川普給予台灣的糖蜜,很可能成為我們的毒藥。

  • 楊潔篪喊話 陸美對話大門敞開

    楊潔篪喊話 陸美對話大門敞開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7日呼籲美方,不應開歷史倒車,必須摒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的錯誤行徑,改弦易轍,與陸方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管控分歧,讓陸美關係回到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並強調與美方對話溝通的大門始終敞開。

  • 楊潔篪:中美對話大門始終敞開 美勿開歷史倒車

    楊潔篪:中美對話大門始終敞開 美勿開歷史倒車

    中美對抗愈演愈烈,大陸涉外高官近日頻頻對美喊話,繼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5日接受新華社長達5000多字的專訪後,比王毅更高階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7日在新華社發表6300多字的長文,再談中美關係。他呼籲美方不應開歷史倒車,必須摒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的錯誤行徑,改弦易轍,與中方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管控分歧,讓中美關係回到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並強調與美方對話溝通的大門始終敞開。

  • 推乾淨網路 蓬佩奧劍指7陸企

    推乾淨網路 蓬佩奧劍指7陸企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昨日宣布擴大美國的「乾淨網路」倡議,要在運營商、商店、應用、雲端儲存和電纜等5個領域,確保美國的網路不受到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影響。他還特別在記者會上點名華為、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抖音等7家大陸科技企業,並將抖音的海外版TikTok和社交媒體平台微信的海外版WeChat稱為「重大威脅」。

  • 《國際產業》清掃網路 蓬佩奧:讓抖音、微信等中國app從美國下架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周三宣布五管齊下的「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計畫,以防止中國可能構成的國家安全風險,其中包括從美國應用程式商店移除「不可信」的中國軟體,如抖音(TikTok)與微信(WeChat)。

  • 王毅喊話 隨時可與美重啟對話

    王毅喊話 隨時可與美重啟對話

     中美對抗不斷升級,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認為美國的「對華接觸失敗論」是對歷史進程的無知,是散布政治病毒,強調中國並不是當年的蘇聯,無意去做第二個美國。王毅並強調,隨時可以與美方重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任何問題都可拿到桌面上來談。

  • 王毅:挑起新冷戰者 必將被釘在歷史恥辱柱

    王毅:挑起新冷戰者 必將被釘在歷史恥辱柱

    中美對抗不斷升級,大陸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5日透過新華社的長篇專訪,完整闡述立場。他認為美國的「對華接觸失敗論」是對歷史進程的無知,是散佈政治病毒,強調中國並不是當年的蘇聯,無意去做第二個美國,美國發動的撤館「外交戰」,並不證明美國的強大,反而暴露美國越來越缺乏自信,不過他仍強調,隨時可以與美方重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來談。

  • 跟進川普 澳洲總理要求調查TikTok

    中國短影音平台抖音海外版TikTok近來受到國際社會對其安全性議題的多項指控及禁令,除了印度、美國外,據外國媒體報導,澳洲總理也跟進,要求國內情報單位調查TikTok造成的國安疑慮。

  • 《國際產業》蓬佩奧:川普「即將」對中國軟體公司採取行動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周日表示,美國總統川普將在未來幾天,針對直接將資料輸送給北京政府、因而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中國軟體公司採取行動。

  • 陸專家示警 勿陷新冷戰陷阱

    陸專家示警 勿陷新冷戰陷阱

     中、美角力白熱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提出組建一個國際對抗大陸的新民主聯盟,被普遍視為對中的「新冷戰宣言」。大陸外交部前副部長何亞非接受香港「中通社」專訪時坦言,目前形勢不容樂觀,中、美關係前景令人擔憂。隨著美國大選來臨,突發事件隨時還會發生,中方要做好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的準備。

  • 是愛台還是害台?

    是愛台還是害台?

     古有明訓「愛之適足以害之」,也就像西諺說的「通往地獄之路,率皆由諸多善意鋪成」。想一想,國人對於台澎金馬未來的看法,不也偶有「愛之適足以害之」的情況?

  • 無色覺醒》賴岳謙:川普轉移低迷選情!鼓動民粹打中國牌!

    無色覺醒》賴岳謙:川普轉移低迷選情!鼓動民粹打中國牌!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言論視頻節目第687集播出,由主講人賴岳謙教授綜合評論理性分析:「川普轉移低迷選情!鼓動民粹打中國牌!」

  • 奔騰思潮:黃奎博》是愛台還是害台?

    奔騰思潮:黃奎博》是愛台還是害台?

    我國古有明訓,「欲利之而反害之」(西漢《淮南子》)、「愛之適足以害之」(東漢《漢書》),也就像西諺說的「通往地獄之路,率皆由諸多善意鋪成」(1944年《通往奴隸之路》)。想一想,國人對於台澎金馬未來的看法,不也偶有「愛之適足以害之」的情況?

  • 短評/跳躍李登輝

    短評/跳躍李登輝

     李登輝即將蓋棺,歷史地位卻仍難論定,他去世後的評論與紀念文字如汗牛充棟,卻十分兩極。有人認為他是台灣民主之父,也有人指責他就是台獨。看來,李登輝的歷史地位要等到台灣終極命運來到那一天,才會有定論。

  • 政治路/「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為對抗獨裁 加入共產黨1年

    政治路/「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為對抗獨裁 加入共產黨1年

    \n \n 李登輝於國史館訪談記錄中,證實自己在1947年10月到1948年6月大學畢業時,加入過共產黨一年。 \n 李登輝說,日本敗戰後,「那時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認為中國應該要改變,共產主義可能可以改善中國。」然後他回台灣,不久後發生228事件,他說,「本來想要從日本回來『祖國』拚,這時卻感到失望了。」李登輝表示,「我參加共產黨,主要是為了對抗、要改革獨裁政府。」 \n 李登輝說,那時他住在羅斯福路叫做普羅(無產階級之意)的日本宿舍,「新民主同志會」的讀書會常常去那裡開會,當時大家討論毛澤東,也談到台灣獨立,一起勉強(日文:用功)。」 \n 1947年10月,被告知「你要入黨才可以」,他說,「這是第一次入黨,也是唯一的一次。」李登輝表示,他也不是沒想過到台中參加謝雪紅部隊,「不過想歸想,實在是沒有這種機會。」 \n 李登輝表示,他在共產黨負責過學生活動,但是「他們要我到古亭街去宣傳,去罵政府、去牆壁上亂寫字,我這個人很討厭被人命令,不知是在搞什麼鬼。」然後,「想不到,共產主義那一套也是騙老百姓的,我看到他們為了權力在亂做,感到很討厭,所以不久就退黨了。」 \n 當時同為「新民主同志會」的李蒼降與林如堉,後來都被捕並遭槍決,但被逼供時他們都沒有供出李登輝的名字。 \n 李登輝在1969年被警總約談,因為一直怕被「掠去」(抓走),他說,「有20、30年晚上都睡不好覺。」當政後此段經歷曝光,遭致部分批評,但他認為,「不只是我參加過共產黨而已,蔣經國也曾經是共產黨,這有什麼不好呢,思想自由嘛!」他又指,蔣經國沒有問過,但應該知道他加入過共產黨,李也推測1969年那次約談,「可能是蔣經國要用我,想把我洗淨一下。」 \n 對於從加入到反共黨,李登輝說,「人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過去我的認識不夠,像浮世德說的,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 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

    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

     作者/張戎出版社/麥田出版 \n 人人都熟知宋氏三姊妹,卻並不真正認識她們。為什麼政治風暴的核心常有宋氏三姊妹的身影?為什麼她們一生的故事,正好形塑現代中國的一連串重要事件?寫過掌控中國命運的毛澤東與慈禧後,傳記作家張戎再度下筆,撰述影響中國20世紀的宋氏三姊妹。三姊妹一生榮耀無數,卻危機不斷。曾是相親相愛的手足,卻因分屬敵對陣營,關係錯綜複雜,極具戲劇性。 \n 本書既是個人史、家族史,也是中國波濤洶湧的現代史。從民初的中華民國政府、蔣介石的國民黨中國、毛澤東的共產黨中國,到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台灣的民主轉型,三姊妹親眼見證三個世紀,跨越中國百年。

  • 誤認共產黨理論是國民黨理論

    誤認共產黨理論是國民黨理論

     一九二三年五月馬林由莫斯科到上海,帶來共產黨國際執委會給中共的指示:中國的國民革命和建立反帝戰線,必須連接著農民的土地革命,以吸收基本群眾。因此,中共全部政策的中心點,是農民問題。同時,中共必須力求建立工人和農民的聯盟。達到此目的的唯一辦法,只有不倦的宣傳和實行土地革命的口號。 \n 胡漢民當面力斥其謬,認為如果一時鹵莽的就一個近似的言論狀態,作左、右派的假定,未免有心助長錯誤。鮑亦向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謝持、張繼表示:「黨中分派,是不能免。黨之中央執行委員會,實際上不能作黨之中心,當然黨內發生小團體,有左、右派之分。」鮑更表示:「希望右派、左派相爭,發生一中央派,作黨之中心。」 \n 「三大政策」的根源 \n 共產黨以什麼標準來替國民黨人畫分左、右等派呢?根據共方的資料顯示:常以人與時間之不同,而有不同之標準;而且常有改變。例如鮑羅廷在一九二四年六月與監委謝持、張繼談話時,認為國民黨人反對中俄北京協定者,可認為右派;共產黨則為左派。而陳獨秀在其《什麼是國民黨左右派》文中則謂:「有人以為共產黨是國民黨左派,這是非常之大的錯誤。」陳且指出國民黨左、右派的分別:「在國民黨第一次大會前後,可以說反對帝國主義與軍閥政治的是左派,不反對帝國主義與軍閥政治的是右派;信仰三民主義的是左派,不信仰三民主義的是右派。」後來他又認為左、右派,卻不是這樣簡單的分別了。他後來的區分標準:「在策略上,左派懂得要實現反對帝國主義軍閥的國民革命,國外有聯合蘇俄,國內有聯合工農階級及共產黨之必要;右派則反對蘇俄,反對共產黨,反對工農階段。」陳氏論調,是對當時國民黨「西山會議」的反共而發。卻也成了後來「三大政策」的根源。 \n 此外,中共蔡和森在其《何謂國民黨左派》一文中,則認為左派的必要條件至少有以下四個:(一)徹底的反抗一切帝國主義及其附屬物軍閥買辦階段;(二)恪守孫中山引導中國民族與世界無產階級革命領袖蘇俄攜手的方針;(三)與一切反革命右派分子決絕;(四)遵行保護革命中堅勢力的工農群眾利益之政綱。蔡認為:「這四點也就是中山主義最重要的內容。」共產黨人如此不斷的在為國民黨塑造左、右派形象及其理論,這對國民黨確曾發生不良的影響,也為國民黨帶來極大的困擾。例如汪精衛在其《分共以後》指出:國民黨自施行容共政策以來,共產黨分子,在國民黨名義之下,向農工商學各團體,宣傳了不少共產黨的理論。如今共產黨分子雖然分了出去,而其所留下的理論,仍然存在於農工商學各團體裡。農工商學各團體倉卒之間,不能分別出哪些是國民黨的理論,哪些是共產黨的理論,這已是極大的危險;而尤其危險的,是農工商學裡頭有些熱心的人,本來是國民黨,不是共產黨,而誤認共產黨的理論是國民黨的理論;且以為是國民黨裡頭最革命的理論。這種的人,說他是共產黨,他必不服;然他的理論,卻與共產黨一般無異。 \n 汪氏之言,相當深刻而精闢。 \n (三)農工─國民黨在改組前後,均曾依據孫中山民生主義的理論制定農工政策。在一九二三年一月一日發表的《中國國民黨宣言》中列有農工政策如下: \n 由國家規定土地法,使用土地法及地價稅法。在一定時期以後,私人之土地所有權,不得超過法定限度。私人所有土地,由地主估報價值於國家,國家就價徵稅;並於必要時,得依報價收買之。 \n 清查戶口,整理耕地,調正糧食之產銷,以謀民食之均足。 \n 改良農村組織,增進農人生活,徐謀地主佃戶間地位之平等。 \n 制定工人保護法,以改良勞動者之生活狀況,徐謀勞資間地位之平等。 \n 上項政策,即係依照孫中山素所主張的民生主義理論而定。故在同一宣言中說明其緣由為:「惟富而不均,則仍不免於爭,故思患預防,宜以歐美為鑒,力謀社會經濟之均等發展,及關於社會經濟一切問題,同時圖適當之解決。」而提出以上的綱領。簡言之,上項政策或綱領,即為防患未然,消弭共產思想之階級鬥爭於無形。 \n 宣傳和實行土地革命 \n 一九二四年一月,中國國民黨改組時,其一全大會所發布的宣言中,對於農工政策的規定,與一九二三年一月一日所公布的,僅少數文字略有不同,實質上並無差異。其條文如下:由國家規定土地法,土地使用法、土地徵收法,及地價稅法。私人所有土地,由地主估價呈報政府,國家就價徵稅;並於必要時得依報價收買之。清查戶口,整理耕地,調正糧食之產銷,以謀民食之均足。 \n 改良農村組織,增進農民生活。 \n 制定勞工法,改良勞動者之生活狀況,保障勞工團體,並扶助其發展。 \n 其土地法是由孫中山平均地權的主張而來。其目的,在使地盡其利,並使全體人民都能享受到使用土地的權利,絕不同於共產黨的辦法。至共產黨用暴動的方式,經過沒收,分配的手續,以實現其階級專政。 \n 國民黨之農工政策,在謀社會經濟之均等發展與問題之解決。共產黨則以農工運動為手段,來達成其政治上的目的。蘇俄和第三國際使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要以國民黨的旗幟,來推動其農工運動。一九二三年五月馬林由莫斯科到上海,帶來共產黨國際執委會給中共的指示:中國的國民革命和建立反帝戰線,必須連接著農民的土地革命,以吸收基本群眾。因此,中共全部政策的中心點,是農民問題。同時,中共必須力求建立工人和農民的聯盟。達到此目的的唯一辦法,只有不倦的宣傳和實行土地革命的口號。 \n 鮑羅廷到達廣州後,曾利用陳炯明叛軍進攻廣州的危急情況,建議孫中山的革命政府應立即公布關於農、工、商三個法令。當時鮑羅廷在廣州市的國民黨各區黨部聯席會議上提出他的建議。要義如下:政府應立刻發布分配土地給農民的命令。我們對於這個命令目前不要作詳細的規定,但應該明確指出:地主的土地應予沒收,交給現耕的農民。 \n 為了建立國民黨與工人的聯繫,應該立刻制訂保護工人的社會法。我們不來詳細研究這項法令的內容,最好是讓工人自己的代表擬訂詳細的條款。 \n (待續)

  • 為對抗獨裁 加入共產黨1年

     李登輝於國史館訪談紀錄中,證實自己曾在1947年10月到1948年6月大學畢業時,加入過共產黨一年。 \n 李登輝說,日本敗戰後,「那時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認為中國應該要改變,共產主義可能可以改善中國。」然後他回台灣,不久後發生228事件,他說,「本來想要從日本回來『祖國』拚,這時卻感到失望了。」李登輝表示,「我參加共產黨,主要是為了對抗、要改革獨裁政府。」 \n 李登輝說,那時他住在羅斯福路叫做普羅(無產階級之意)的日本宿舍,「新民主同志會」的讀書會常常去那裡開會,當時大家討論毛澤東,也談到台灣獨立,一起勉強(日文:用功)。」 \n 1947年10月,被告知「你要入黨才可以」,他說,「這是第一次入黨,也是唯一的一次。」李登輝表示,他也不是沒想過到台中參加謝雪紅部隊,「不過想歸想,實在是沒有這種機會。」 \n 李登輝表示,他在共產黨負責過學生活動,但是「他們要我到古亭街去宣傳,去罵政府、去牆壁上亂寫字,我這個人很討厭被人命令,不知是在搞什麼鬼。」然後,「想不到,共產主義那一套也是騙老百姓的,我看到他們為了權力在亂做,感到很討厭,所以不久就退黨了。」 \n 當時同為「新民主同志會」的李蒼降與林如堉,後來都被捕並遭槍決,但被逼供時他們都沒有供出李登輝的名字。 \n 李登輝在1969年被警總約談,因為一直怕被「掠去」(抓走),當政後此段經歷曝光,遭致部分批評,但他認為,「不只是我參加過共產黨而已,蔣經國也曾經是共產黨,這有什麼不好呢,思想自由嘛!」他又指,蔣經國沒有問過,但應該知道他加入過共產黨,李也推測1969年那次約談,「可能是蔣經國要用我,想把我洗淨一下。」 \n 對於從加入到反共黨,李登輝說,「人不是一下子就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過去我的認識不夠,像浮世德說的,卡早我的眼睛濁濁的。」

  • 美國反把中國人民推向中共

    美國反把中國人民推向中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來大打意識形態牌,張口閉口「共產中國」,讓人產生時光倒流之感。與此同時,蓬佩奧刻意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擺出一副「反共不反中」的架勢。殊不知,中共與中國、中國人民在現實中難以切割,美國反共必然殃及中國人民。蓬佩奧「反共不反中」的論調只能暴露他的無知與虛偽。 \n 首先,不同於一般民主國家競爭上崗的執政黨,中共不僅是中國最高的政治領導力量,也是法定的唯一執政黨,用現任中共黨魁習近平的話說,「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中國最大的國情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什麼是中國特色?這就是中國特色」。 \n 其次,中共及其領導的後備軍和預備隊的成員數以億計,覆蓋大江南北,男女老少,各行各業,早就和中國人民融為一體。據中共中央組織部最新統計,截至2019年底,中共黨員總數為9191.4萬名,比2018年增132萬名。作為中共助手和後備軍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至少擁有7000多萬名團員。至於中國少年先鋒隊的隊員,更是覆蓋了中國幾乎所有的小學生和低年級初中生。 \n 再次,與蓬佩奧試圖描繪的中共專制無道,中國人民水深火熱的場景截然相反,中共雖然犯過大錯,但總體來說得到中國人民的擁護。哈佛大學甘乃迪政府學院最近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在中共領導下,中國政府在中國人民中享有超過93%的支持率和滿意度。美國知名公關公司愛德曼日前發布的信任度調查也顯示,中國民眾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度高達95%,在受訪國中排名第一。至於美國民眾對本國當局信任度只有48%,排名倒數第二。 \n 改革開放以來,中共的執政業績不勝枚舉。尤其當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之際,中國已經在主要大國中率先遏制了境內疫情傳播,率先實現了全面復工複產,率先推動了經濟增速回升。難怪習近平早在2015年就有底氣說了「中國有了中國共產黨執政,是中國、中國人民、中華民族的一大幸事」。 \n 最後,按照蓬佩奧的邏輯,既然要切割中共和中國人民,就應當拉攏中國人民,至少不要把中國人民推向中共。但正如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托馬斯‧萊特在《大西洋月刊》撰文指出的,蓬佩奧等人一方面讚揚中國人民,另一方面卻汙衊希望赴美留學的中國學生普遍心懷叵測,如此虛偽且顛倒的對華政策,怎能令中國人民信服? \n 無獨有偶,賴清德、卓榮泰等民進黨人也曾經自我標榜「反共不反中」,口口聲聲只是反對中共當局霸凌,對大陸人民沒有敵意,然而現實卻是民進黨逢中必反,不僅與中共針鋒相對,對陸生、陸配也是百般歧視。疫情爆發後,民進黨當局更是只求自保,禁止那些有大陸血統但有權在台灣合法居留的「小明」入境,活脫脫是蓬佩奧的翻版。(作者為大陸大學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