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央研究院的搜尋結果,共216

  • 東大通識教育獲獎 校長:重視通才教育 11名校友獲選中央研究院士

    東大通識教育獲獎 校長:重視通才教育 11名校友獲選中央研究院士

    東海大學今天獲頒「2020年通識教育典範學校獎」,東大校長王茂駿表示,東大自創校66年以來,推動通才教育和博雅教育,目前已有11名校友獲選為中央研究院士,與東海大學重視通才教育和全人養成有關。

  • 中研院吳漢忠 獲選美國國家發明家學院院士

    中研院吳漢忠 獲選美國國家發明家學院院士

    中央研究院細胞與個體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暨生醫轉譯研究中心主任吳漢忠,致力癌症及傳染病新療法研發,也長期著重基礎及轉譯醫學研究,他在今年12月獲選為「美國國家發明家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Inventors, NAI)」新科院士(NAI Fellow),特別感謝中央研究院提供優質研究環境,讓研究團隊不斷追求卓越。

  • 沙崙智慧綠能科學城 12/3招商說明會

    沙崙智慧綠能科學城 12/3招商說明會

     沙崙智慧綠能科學城籌備辦公室12月3日下午2點在高雄展覽館304a會議室舉辦「沙崙智慧綠能科學城招商說明會」,歡迎業者報名。

  • 台灣大學前校長暨中央研究院院士楊泮池:鬆綁法令、給新藥試驗場域

    台灣大學前校長暨中央研究院院士楊泮池:鬆綁法令、給新藥試驗場域

     台灣生技產業市值最高時曾達1.2~1.3兆,產值則在3千至4千億左右,這兩者中間有很大的差距。回顧整個產業發展,2015~2016年間,因為幾家生技業者連續發生問題,政府的相對措施使民眾對產業失去信心,生技股價幾乎腰斬,近幾年才回升至1兆1千5百億上下,後續雖然有自2007年制定的生技新藥條例鼓勵,投入了上百億國安基金,但生技產業的火仍燒不起來,最大原因就是單靠國安基金是不夠的,必須要民間投入,讓生技產業有信心,所以政府的角色應當是在法規上鬆綁,使民間業者有動機投入資源,那整體產業就可能發展得更好,如果信心不足又影響民間的投入,那就很難達標。

  • 精油界愛馬仕 吳淡如代言「舒沉香」來頭不小

    精油界愛馬仕 吳淡如代言「舒沉香」來頭不小

    「舒沉香」精油破天荒找來大腕級作家吳淡如代言,新聞上遍各大媒體,「舒沉香」一系列精油價格不斐,號稱精油界的愛馬仕,許多精油行家都趨之若鶩,讓人十分好奇「舒沉香」到底有甚麼過人之處?

  • 中研院最熱Open House活動 今年有最壞打算

    中央研究院「院區開放(Open House)」參觀活動是科普圈每年最大盛會,今年忠實粉絲們可能要更注意所有相關訊息了,中研院今(24)日主動說明,所有活動流程都必須配合防疫措施,而且一旦秋冬期間疫情再轉嚴峻,不排除全面取消實體現場活動!

  • 經濟成長保1 三倍券是關鍵

     實體振興三倍券15日上路,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表示,最新修正2020年實質經濟成長率1.15%中,已涵蓋三倍券帶動經濟的乘數效應,初估影響GDP約0.2~0.3個百分點,等於扣除掉振興三倍券的效益,今年經濟成長率會在「保1」邊緣。 \n 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引用資深研究員的學術論文計算十年前的消費券效應,當年政府核撥金額台幣800億元,乘數約達1千億元,效果1.3倍;此次三倍券發放,帶動經濟的乘數效果,政府樂觀算法可以有1.5倍,以總額460億元估算,約可創造600多億元效果,若以台灣全年GDP19.4兆元計算,約占0.45%。 \n 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周雨田表示,三倍券有直接效果及間接效果,相當複雜,且中間與預估會有落差,比較中庸客觀的看法,應是可貢獻GDP年增率0.2~0.3個百分點。 \n 中研院秘書長彭信坤表示,他和中研院經濟所研究員王平、簡景漢於2017年發表的消費券研究,當時結論是「政府多花1元,民間會多掏出0.26元」,等於約有1.3倍乘數效果,可是這次三倍券作法和消費券不同,可能要較保守估計。 \n 周雨田指出,2020年全年實質民間消費成長率則轉為年減0.3%,其中第一、二季明顯衰退達 -1.58%、-2.20%,顯示上半年的疫情造成經濟活動低迷,民眾對交通住宿與休閒娛樂等消費性支出轉為保守,隨著國內疫情減緩,6月消費者信心指數回升,以及政府推出振興消費方案,應有助提振下半年消費意願。 \n 「簡單說,振興三倍券對今年GDP提振有效果,但效果有限」,周雨田表示,此項政策宣示意義比較大,且是短期作用,長期效果可能不如想像大。 \n 彭信坤也指出,疫情十分嚴峻,各國股市和經濟脫鉤,各國都在印鈔票,但大家卻不敢消費,例如美國儲蓄率竟然增加,錢愈印愈多,民眾卻都在家裡、無法消費。

  • 振興三倍券 台灣今年GDP保一關鍵

    振興三倍券 台灣今年GDP保一關鍵

    振興三倍券今(15)日上路,民眾可以從各地郵局提領實體券開始消費。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表示,振興三倍券帶動經濟的乘數效果,按照政府的樂觀算法可以有1.5倍,轉換成民間消費動能,可望帶給GDP 約0.2~0.45個百分點,這是依據2009年消費券的經驗所換算,其中有直接效果及間接效果,相當複雜,且有各種特殊類別,因此中間與預估會有落差。 \n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周雨田表示,「簡單說,振興三倍券對今年我國GDP提振是有效果,但是有限!」 \n中研院經濟所今天公布的2020年臺灣經濟情勢總展望的修正數據,修正2020年實質經濟成長率為1.15%。若扣除掉振興三倍券預估的0.2個百分點GDP年增貢獻,等於是在保1的臨界點。 \n周雨田指出,2020年全年實質民間消費成長率則轉為年減0.30%,其中,第一、二季明顯衰退達 -1.58%、-2.20%,顯示上半年的疫情造成經濟活動低迷,民眾對交通住宿與休閒娛樂等消費性支出轉為保守,隨著國內疫情減緩,6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回升,以及政府推出振興消費方案,將有助提振下半年消費意願。 \n此次的振興三倍券可能帶來的經濟振振效應,一直被2009年消費券拿來相比較。中研院經濟所研究員王平、彭信坤和簡景漢,曾於全球最重要經濟期刊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 Policy上發表研究發現。目前已升任中研院秘書長的彭信坤表示,當時研究發現是「政府多花一元,民間會多掏出0.26元」,等於約有1.3倍的乘數效果,可是這次作法和以前不同,消費券的3600是政府全給,這次有1000元是民眾強迫消費,且當中部份有低收入戶,會抵消效果,會被當成日常民生的替代,應此要保守估計,採中庸值對GDP年增應有0.2~0.3%。

  • 中研院經濟所預測 有望神中

     7月是各經濟研究機構更新全年經濟預測的高峰,各單位預測小組把半年前所作的估測數據,在這時點上進行檢視,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中華經濟研究院都將在7月中、下旬公布最新估值,並對下半年的景氣趨勢重新定調。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將於15日(周三)公布最新估值,可預知所有項目的數據都會大幅下修,唯去年12月間預測,「2020年全年實質GDP成長率有50%機率會在1.47%」的說法,反而神中了! \n 中研院經濟研究所將公布的「2020年臺灣經濟預測之修正分析報告」,由該所總體經濟預測小組研究員周雨田代表報告。該團隊前次估測的2020年台灣實質經濟成長率為2.58%,主要加分因素是台灣將持續受到貿易轉移與投資匯回效益,內需可望維持穩定成長,也有扣分項目的美國經濟進入週期性放緩,中國經濟結構性改革與債務風險猶存,臺商回流之成效與民間投資趨向等預測風險,唯獨不見這半年來把全世界搞的天翻地覆的新冠疫情選項。 \n 中研院經濟所和其他機構所做的GDP預測,有一項最為不同:推估50%的信賴區間,也就是所有假設最後都出現最樂觀的結果,或是反之,所有最糟的情況都出現了,對全年實質GDP帶來的可能影響,去年12月時,中研院經濟所提出的區間是(1.47%, 3.81%)。參考7/9公布的台灣綜合研究院修正2020年台灣經濟成長率為1.55%,中研院團隊的1.47%已極為接近。 \n 雖然數據接近,實際上所有預估情境都不一樣,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很多事情,經濟預測也是其中之一,期盼中研院經濟所能在7/15提出更詳盡的說法,並提供國人在展望下半年、明(2021)年趨勢時,有更明確的指引。

  • 攜中研院推動金融科技創新 玉山金設人工智慧研發中心

    攜中研院推動金融科技創新 玉山金設人工智慧研發中心

     玉山長期致力於金融科技發展,今年第一季攜手中央研究院成立「中央研究院X玉山人工智慧研發中心」,結合學術界與產業界的研發能量,發展新一代人工智慧技術,共同推動金融科技創新應用。 \n 「中央研究院X玉山人工智慧研發中心」於中央研究院建構國際級研究發展基地,其空間環境及資訊運算設備將可充分支援研究團隊開發與交流。此次產學合作為期二年、挹注逾千萬研究經費,由玉山銀行與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王釧茹及蔡銘峰、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古倫維等三位研究員進行合作,並帶領多位研究生與研究助理共同參與。 \n 中研院院長廖俊智表示,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除基礎研究外,亦開發具前瞻性的尖端技術,並發展以應用為導向的先進系統。雙方結合人工智慧研發的專長和數據資料的應用實務,加速推廣人工智慧的發展,合力提升產業價值;未來兩年雙方將在促進研究交流、強化資訊產業價值及培育資訊人才等三大面向展開密切合作。 \n 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強調,玉山長期以顧客需求出發,聚焦場景金融、智慧金融與普惠金融三大面向,中央研究院是國家最高研究機構,資源多元,技術與人才底蘊堅強,此次雙方產學合作,結合中研院在文字探勘、自然語言處理、推薦系統、深度學習等頂尖技術,將人工智慧及金融科技落實於實務運用,玉山將持續以「AI Inside, Human Outside」的理念,提供顧客更智能、更貼心的服務體驗。 \n 長期以來,玉山銀行深耕人工智慧於金融業之各式應用場景,透過學界與業界的緊密合作,期望激盪出更多創新的火花,更重要的是讓學界的研究能夠在金融場域上得到實證,以人工智慧等最新科技深入到風控、營運、行銷各層面,運用科技提供優質的金融服務。

  • 新冠肺炎新藥露曙光 台灣研究團隊找到新冠病毒抑制劑

    新冠肺炎新藥露曙光 台灣研究團隊找到新冠病毒抑制劑

    全球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破百萬,世界各國急於找尋新藥開發,台灣已率先發表合成瑞德西韋、研發快篩抗體等,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研究所梁博煌研究員團隊,在研發抗病毒新藥的任務上再上層樓,篩選出新冠病毒主要蛋白(酉每)(main protease, 又稱3C-like protease)抑制劑,有機會在短時間內成為候選藥物! \n \n中央研究院和科技部今(10)日聯合發布訊息,表示今年2月中旬由中央研究院長廖俊智召集學研單位參與COVID-19合作平台以來,陸續發表如合成瑞德西韋、研發快篩抗體等振奮人心的消息,來自科技部與中研院的長期經費支援下,中研院多個研究團隊合力加快研發,最新證實,研發出強效的蛋白(酉每)抑制劑,可在體外抑制新冠病毒複製,其中最好的抑制劑對比已知的抑制劑強10倍。 \n \n在全世界對抗COVID-19新藥開發競爭激烈上,此項結果後續開發的藥物,將發展成抗新冠肺炎新藥。中研院表示,臺灣在抗SARS所投入的研發,在國際上競爭力很強,更證明了科技研究短期緊急應變,長期超前部署的潛質。在全世界目前治療多依賴瑞德西韋、奎寧等非針對性藥物,更期待此項超強抑制劑近期能成為針對性新藥的選項之一。 \n \n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研究所研究員梁博煌表示,此項研發成果在成為真正抗COVID-19新藥前,雖然尚需經過動物及人體實驗,但可在短時間內找到候選藥物,已經顯示,我國在面對病毒短期緊急應變能力上的量能。

  • 我見我思-滿足與快樂

     在前一篇文章,筆者討論了「知識增進了人類生活的辛福」。 在每一個社會都有一些缺乏知識的份子,我們是否可以說他們便不能享受生活的辛福呢?我們的回答是否定的。這便是說,缺乏知識的人也可以尋找他們生活的幸福,知識不是增進了人類生活辛福的必需條件。 \n 筆者沒有統計的資料,但是根據一般的觀察,一些缺乏知識的人也能享受生活的快樂,他們可能比一些有知識的人更快樂。如果他們能夠在生活上找到令他們滿足的東西,他們便能得到生活的快樂。不論有多少知識,一個生活在社會的人都可以尋求快樂。尋求快樂的一個方法是根據我們生活的條件找出一些可以令我們滿足的事情去做,這便會讓我們能夠享受快樂的生活。 \n 中國有一句古語,「知足者,貧亦樂。不知足者,富亦憂。」 換句話說,快樂與憂愁不是由貧富的條件決定,而是由個人的心態決定。有知足的心態便會使我們快樂,有不知足的心態便會使我們憂愁。 \n 我們如何培養滿足的心態呢?當我們遇到任何的環境,我們都應當多考慮環境對我們有利,能讓我們快樂的部分;少考慮環境對我們無利,讓我們憂愁的部分。像我們有一杯半滿的水,我們應當多考慮有水的一半,少考慮沒有水的一半。同樣的,我們應當多考慮生活中能讓我們滿足的一半,少考慮生活中讓我們不滿足的一半。 \n 多年來,筆者生活在美國,美國是一個很富有的國家,比中國富有。我們能否說一般美國人比一般中國人快樂呢?大概是可以的。但是一些富有的美國人也可能是不快樂,包括一些要求過高的美國人。富有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如果一個富有的美國居民,住在一個十分富有的地區,他比住在該地區的其它一般居民貧窮,他可能不能過著快樂的生活。他看見了鄰近的居民比他富有,可能令他覺得貧窮,使他不快樂。 \n 快樂是一個主觀的概念,是一個人的心態。客觀的環境當然會影響人的心態,但一個人對客觀環境的態度也會影響他的心態。如果他是一個樂觀的人,遇到同樣的環境,他會比一個悲觀的人快樂。生活在世界的每一個人,都會遇到不同的環境,世界有些快樂的人,也有些不快樂的人,一個人的心態是決定他能否過著快樂生活的重要條件。 \n 本文討論了一個人能否過著快樂生活的因素,包括客觀的因素與主觀的因素。主觀的因素是每個人自已可以決定的,本文討論了如何利用主觀的因素增加我們的快樂與幸福。如果我們能夠培養一個樂觀的態度,我們便能享受快樂的生活。這個態度便是一個對我們生活滿足的態度。另一個讓我們生活快樂的方法是改善我們生活的環境,包括筆者在上一篇文章討論的,亦即是增加知識來改進我們生活的環境,這樣也可以使我們能夠過著快樂的生活。改進生活環境和改變生活的態度是兩個能夠讓我們快樂的因素。第一個因素,筆者在前一篇文章已經討論了。本文繼續討論了第二個因素。還有其它決定我們快樂的因素,包括身體健康。希望以後能夠和諸位討論這些令我們快樂的因素。

  • 我見我思-知識增進人類生活幸福

     數千年以來人類生活的素質逐步改善了,改善人類生活素質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人類的知識增加了。知識包括科學知識與非科學知識,科學知識包括自然科學的知識與社會科學的知識。我們可以利用自然科學的知識來增加生產,來減少或避免天然的災禍。我們可以利用社會科學的知識來改進社會的結構以增進社會份子的幸福。我們可以利用非科學知識來增加生活的意義與生活的快樂。 \n 自然科學包括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利用物理學改進環境的例子包括利用原子增加能源;利用化學改進環境的例子包括醫藥的製造;利用生物學改進環境的例子包括應用生物學的方法改進人們的健康。 \n 社會科學包括經濟學與社會學等,經濟學讓我們瞭解經濟活動的性質。瞭解以後,我們可以把社會的結構改變來改良經濟的運作,結果我們可以增加生產和改良產品的品質。數十年來筆者從事經濟學的研究,包括理論經濟學的研究,計量經濟學的研究和中國經濟的研究。 \n 計量經濟學包括理論計量經濟學和應用計量經濟學。理論計量經濟學的研究讓我們改進計量經濟學的方法,結果增加了應用計量經濟學的範圍。 \n 研究中國經濟的結果,被用來改進中國經濟的運作和增加中國經濟的生產。在1980年代,筆者是中國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簡稱體改委)的顧問。體改委的主任是趙紫陽總理,在中國實行計劃經濟的時代,中國國務院最有權力的機構是計畫委員會。該委員會只是由一位副總理領導,而體改委是由總理本人主持。體改委的工作把中國從前實行的計劃經濟逐步改變為市場經濟。工作遇到最主要的困難是在實行計劃經濟時代有權力的官員不願意因為體改會把他們既有的權利放棄。 \n 社會學讓我們瞭解社會的運作,瞭解以後我們可以改良社會的結構,增加社會份子的幸福。科學的知識也包括心理學的知識,我們可以用心理學的知識來改變人們心理的狀態,來醫治一些犯心理病的人,使他們能夠過正常的生活。 \n 除了科學知識以外,還有非科學知識,包括文學與歷史等。文學培養人類的思維,寫文章或作詩是樂趣的活動,作者可以利用寫文章來訓練思維和增加生活的樂趣。文學家不但能夠瞭解人們的心態和思維,他們還會瞭解自己的心態和思維。研究歷史讓我們瞭解人類的過去,可以幫助我們改進現在的社會和將來的生活。 \n 因為知識能夠增進人類生活的幸福,我們設立了學校來培養青年人的知識,大學和大學附屬的研究院是讓我們增加知識的機構,社會的進步可以用大學和研究院的品質來衡量。 \n 美國設立了不少優秀的大學,美國最優秀的大學做科學研究的結果公認是在世界領先。科學研究不但增加科學家生活的樂趣,科學研究的結果還能用來增進人類的幸福。總結本文的討論,各種知識增進了人類生活的素質和生活的樂趣。

  • 我思我見-美國人過感恩節的意義

     今年11月28日筆者與家人在我住在普林斯頓(Princeton)小城的家裡度過感恩節。家人包括內子陳國瑞,兒子鄒善智,他的太太和兩位女兒。還有我的女兒小梅(英文名Jeanne)和她的丈夫和兩個小孩(一男一女)以及內子的大嫂。內子的大哥不幸過去了,她的大嫂很會燒飯,蒸了一隻火雞給大家吃,味道真的是十分好。感恩節是美國家人和最親愛朋友相聚的日子,大家團聚一起,談談笑笑。所以感恩節是一個快樂的日子。一般來說,年輕的家人回到年老家人的家度感恩節。感恩節是一家相聚,一同高興的日子。 \n 筆者在1948年從廣州的家,經香港坐船到美國,當時沒有飛機,要坐差不多20天的船才到達三藩市。又從三藩市坐7天的火車才到達康乃爾大學唸書。我到了美國以後的第一個感恩節是在康乃爾大學過的。當時康乃爾大學設立了一位留學生顧問,我還記得他的名字是Donald Kerr, 他和康乃爾大學附近的家庭聯繫,安排每一位康乃爾大學的外國留學生到一個附近的美國家庭過感恩節。我到了被安排的美國家庭以後有一點緊張,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被邀請到一個美國家庭作客,還不能說流利的英語,我和美國人對話有一點緊張。我在美國第一次吃火雞的時候,覺得火雞的味道並不好,遠不如中國的烤鴨。等到我在美國住了約7、8年以後才會欣賞火雞,覺得它是好吃的。一般來說,移民到美國居住的中國人都會覺得美國的食物不如中國的夠味,要過了7、8年後才習慣吃美國的食物。 \n 根據美國設立感恩節的歷史,在1620年的9月,有102位英國居民因為希望得到宗教的自由,乘了一條稱為Mayflower 的小船開往美國。目的地本來是今天的紐約城附近,結果開到今天麻省的Cape Cod。 他們在麻省的普利茅斯(Plymouth)城和當地的印地安人在一起慶祝他們耕種的收穫,一同感謝上天給他們生活的幸福。從此以後,美國的居民繼續慶祝感恩節。到了1863年,在美國南北戰爭發生的時候,美國總統林肯宣佈感恩節是美國的一個每年美國公民應當慶祝的公眾假期。 \n 在中國傳統沒有像美國感恩節的假期。中國的傳統是用農曆,一個成年的中國男人每天工作,成年的中國女人,如果不在外邊工作,便是每天在家裡照顧家事,包括看小孩。中國最重要的假期是農曆新年,農曆新年的假期共有十多天。在假期的時候,家人預備一些好的飯菜來吃,長者給與小孩子紅包。記得我在年輕的時候,最快樂的日子是過農曆年,因為可以拿到紅包。 \n 我認為在美國感恩節有兩個重要的意義,第一是給每個人一個機會檢討自己生活的優點與缺點。檢討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以後,便可以改良自己生活的缺點。第二是給每個人一個機會與自己最喜愛的親友團聚,不但可以互相交換意見,還可以互相學習彼此的長處和短處,以致改良自己的短處。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有可以令我們快樂的和令我們悲哀的地方處境。我們應當多想令我們快樂的處境,這樣便會使我們生活快樂。當我們想令我們悲哀的處境,我們要瞭解悲哀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錯事引起的。瞭解以後,我們便可以改進我們的行為,增加我們生活的快樂。

  • 觀念平台-論中國GDP增長率 近年來的下降

     根據中國政府的資料,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率從2017至2019年分別是6.9%,6.6% 與6.2%。2019年的數字只限於該年的前三季。該年第三季的年增率只有6.0%。這些資料表明中國GDP的增長率在近年來繼續下降。本文的目的是探討近年來中國GDP增長率繼續下降的原因。 \n 根據一個經濟學的基本定律,當一個國家從事經濟發展時,在發展的初期,GDP增長的速度會比較高。到了經濟發展的後期,經濟發展的速度便會下降。原因是在經濟發展的初期,一個國家能夠從已發展的國家引進技術,到了經濟發展的後期,國家經濟的技術水準已經相當高,技術進步不能繼續趨進國家的經濟發展。回顧中國經濟發展的歷史,從1978年中國政府施行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政策以後直到2010年中國GDP的年增率大約高達9.4%。從此以後,中國已變成一個經濟發展的國家,GDP增長的速度便會降低。但是如果中國的經濟政策是適當的,中國GDP增長的速度不會低至從2017至2019年的6.9%,6.6%與6.2%。 \n 我們要檢討中國近年來的經濟政策是否適當,是否可以改進。從1978年以來中國經濟發展迅速的主要原因是中國施行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政策,我們要問今天中國是否適當地施行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政策。在一個施行市場經濟的國家,政府應當讓守法的私營企業在市場自由活動。正如亞當·史密斯所說,無形之手會把這些企業的自由活動在市場競爭的環境下推進國家的經濟發展。因此,我們要問,今天中國的私營企業在市場的環境下是否能夠自由活動,自由競爭,來從事生產以促進中國的經濟發展。 \n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決定一個國家GDP的數量,這便是該國家對外貿易的數量。美國是中國對外貿易最主要的夥伴,近年來中美的外交關係發生了不少問題,主要原因是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的外交政策時常變動,讓我們很難預測。在本文我們只能提出這個因素,不能把它討論。原則上,讓兩個國家自由貿易是對雙方有利,不然,這兩個國家不會進行貿易。川普總統的經濟政策,不讓中美兩國自由貿易,不但傷害了中國的經濟利益,還傷害了美國的經濟利益。 \n 最近一些中國的企業家覺得中國國內的經濟環境不良,在中國投資很難獲得適當的回報,他們把部分資本拿到美國或其它國家投資。中國政府希望他們把資金留在中國投資,設法禁止中國資本外流。其實一個更明智的政策是改良中國國內的市場環境,讓中國企業家自然地把他們的資本留在中國國內投資。當然,在中國政府改良國內的市場環境以後,中國的企業家還會把部分資本拿到國外投資,這是對中國有利的政策。如果中國的企業家把他們的資本適當地分配在中國國內和在國外投資,這是對他們有利,同時會對中國的經濟有利。中國企業家的利益便是中國的經濟利益。 \n 中國政府應當慎重檢討近年來中國的宏觀經濟政策,中國是否在適當地施行市場經濟。中國的企業家和中國的勞工能否獲得一個適當的市場環境讓他們發展中國的企業和增加中國GDP的價值。總之,中國有充分的人力資源,包括明智的企業家和刻苦耐勞的勞工,只要政府能夠建立一個適當的市場環境讓他們努力工作,中國的經濟必會繼續進步,中國的GDP亦必會繼續增加。

  • 我見我思-健康與快樂

     在前一篇文章筆者討論了「運動與健康」,運動可以增進我們的健康。但是健康不是人生最主要的目的,比較主要的人生目的是快樂,本文將要討論如何能過著一個快樂的生活。 \n 假定我們已經有足夠的運動,使我們能夠過著健康的生活,但是我們不一定能夠過著快樂的生活。要能夠過著快樂的生活,我們還需要具有其它的條件。有什麼條件可以使我們能夠過著快樂的生活呢? \n 中國有一句古語,「知足者貧亦樂」。 換句話說,希望得到快樂的人必需先決定一個目的,要是把目的定得太高,我們總是不能達到目的,總是不能快樂。所以我們不要把目的定得太高,不要對自己的要求太大。不然,我們總是達不到目的,不會快樂。 \n 要怎樣決定我們生活的目的呢?正像我們在上一段說的,我們要把生活的目的定得合理。我們對工作的要求,不能定得太高。筆者是一位經濟學家,作為一位經濟學家的要求是能夠發表一些重要的經濟學論文,但是不能把論文的水平定得太高,如果把水平定得太高,我們無法把論文完成,把論文發表。這樣,我們便不能在工作上得到滿足和快樂,所以一個決定能夠享受快樂生活的條件是把生活的目的定得合理。 \n 達到快樂生活的一個辦法是多想些和多做些令別人快樂的事情。要是我們能做一些令別人快樂的事情,我們自己也會快樂。在心理學這種心理的反應稱為projection 。這便是說,想像別人的快樂會令我們自己得到快樂。基督教有一句重要的教訓:「不是要受他人的服務,乃是要服務他人。」 \n 筆者是一位經濟學家,我的重要工作是寫作和發表一些重要的經濟學論文。這種工作可以令一位經濟學家快樂或憂慮。要是能夠寫出一篇重要的論文,這位經濟學家當然會十分快樂;如果不能寫出一篇重要的經濟學論文,他當然會憂慮。要等到他能夠寫出一篇重要的論文,他才能快樂。總之,當一位快樂經濟學家的必需條件是能夠寫出一些重要的經濟學論文。 \n 一個可以令我們快樂的方法是對自己滿足。如果我們學會愛自己,對自己沒有過分的要求,我們才能享受快樂的生活。愛己愛人是達到生活快樂的一種方法。假定我們能夠愛別人,不但別人能夠得到快樂,我們自己也能因為愛護別人得到快樂。 \n 我不是心理學家,沒有專門的學識來討論本文的題目。我只能把一些個人的經驗和讀者分享。我天天作適當的運動,包括打太極拳以外,還作另外一種運動,後者包括游泳,打網球或打高爾夫球。這樣過活使我能夠保持健康和過著快樂的生活。打球不單是一種運動,還是一種心理的培養。要是打球打得好,我們當然高興。當我們想把打球的技術改進,我們必需考慮用那種方法才能把球打得更好,這也是一種心理的挑戰。 \n 正如上面所說,筆者天天設法保持身體健康,精神快樂。在高年的時候我繼續運動和繼續工作,我幸得身體健康,生活快樂。一些讀者會有同樣的方法或有其他的方法來維持身體健康和生活快樂。本文的目的是說明一些能夠使我們達到健康和快樂的方法與讀者分享。

  • 我見我思-運動與健康

     一般人都希望能夠過著快樂的生活,能夠過著快樂生活的一個必須條件是身體健康。運動是達到身體健康的一種方法,筆者有幸生長在一個注意健康的家庭。家父鄒殿邦在廣州市從事商業,十分成功。但是在中年的時候,因為工作煩勞,以致神經衰弱,不能繼續工作。醫生勸告家父停止工作兩年,並且到一些中國名勝的地方旅遊,同時作適當的運動,包括游泳和打太極拳。因此筆者在年輕的時候有機會跟著父親游泳和打太極拳。直到今天,筆者規定每天必須作適當的運動,在吃早飯以前,先打太極拳;吃過早飯以後,必定作另外一種運動,包括游泳,打網球或打高爾夫球。打網球需要有伴,打高爾夫球需要好天氣,如果家裡有游泳池,便可以每天游泳。因此在1970年筆者搬到普林斯頓居住的時候,決定建築一所有室內游泳池的房子。不論天氣好壞,我可以在家裡的游泳池游泳。 \n 關於打太極拳和游泳,有兩個有趣的故事與讀者分享。在6歲的時候,父親請了一位太極拳大師董英傑先生到家裡教太極拳,董老師是當時中國南方最著名的太極拳老師。他在給父親教拳的時候,也一面教了我。所以我可以自稱為董英傑老師的弟子。關於游泳,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發生,我的家從香港搬到澳門,在澳門居住的時候,我有機會天天游泳。有一次澳門舉行長途游泳比賽,筆者參加,得到季軍的獎。 \n 筆者學會打網球,雖然然打得不好,但是很喜歡打。還喜歡看網球比賽,現在剛好是美國網球公開賽舉行的時候,筆者每天在電視觀看。 \n 筆者也愛打高爾夫球,打高爾夫球不需有伴,可以單獨打。我覺得打高爾夫球比打網球更有趣,打高爾夫球不單是一種運動,還是一種心理和精神的訓練。在打一球以前,打球的人要預先決定他打那球的目的,要把球打到那裡,在打球以後,他便判斷目的是否達到,要是達到了,當然十分高興。如果沒有達到,他便會檢討沒有達到的原因。在以後遇到類似打球的機會,應當如何改進,如何把球打得更好。在打高爾夫球的時候,我們每打一球,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這是打高爾夫球的樂趣。 \n 關於游泳,因為我的家內設有室內游泳池,我可以天天游泳。尤其是在天氣不好的時候,雖然不能打網球,也不能打高爾夫球,我還可以游泳。 \n 健康不單是身體的狀態,還包括心理的狀態。如果我們整天憂愁不樂,我們的身體健康便會受到不良的影響。因此我們需要多想一些可以令我們快樂的事來維持身體的健康。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遇到快樂的事和悲傷的事,我們要多想快樂的事和少想另我們悲傷的事。 \n 現在筆者有幸活到八十九歲,因為一向注意身體的健康和精神的健康,還可以保持各種運動和在報上寫文章。希望今後還能夠繼續保持身體和精神的健康,能夠繼續作各種運動和繼續在報上寫文章,繼續學習和工作。

  • 觀念平台-數位轉型大不易 企業創新挑戰多

     國家發展委員會日前正式成立「台灣區塊鏈大聯盟」,將從區塊鏈研發、產學合作及發展策略帶動台灣數位轉型。在此同時,第五代行動通信(5G)頻譜釋照作業如火如荼進行,5G進入商用階段,將帶動智慧物聯網應用服務蓬勃發展。隨著資訊科技創新,不僅電信及科技產業受到影響,這波數位創新將全面衝擊各產業,就連傳統金融業也不例外,因此,金融保險業的數位轉型勢在必行,否則將因無法跟上這波數位洪流,消逝在數位浪潮中。 \n 筆者曾服務於美國電信業龍頭ATT,在網路興起前,ATT主要營收來自長途電話以及市話,隨著網際網路發展,帶動無線通信崛起,免費的IP通話深受消費者青睞,逐漸取代傳統長途電話及市話的功能,這家百年企業營運面臨嚴峻的挑戰,在歷經長期且艱鉅的轉型過程,雖然從傳統的電信公司,轉型為數位服務公司,至今仍面臨諸多考驗。 \n 數位發展改變人類生活的樣貌,過去30年、40年在電信業發生的改變,現在也在金融業發生。網路與創新服務,帶動數位貨幣、數位金融應運而生,未來許多金融服務都可透過網路處理、不再需要面對面的銷售。數位化衍生龐大的資料庫與大數據,傳統的銀行及保險服務,未來也將有更多個人化的服務誕生。 \n 金融業啟動數位轉型的第一步,就是進行資訊系統整合,透過系統平台的數據匯流,才能建立大數據平台。以目前各界關注的南山境界成就計畫系統為例,就是台灣相當大的數位轉型工程,這項工程將近百套複雜的資訊系統整合到一個系統平台,透過資料的即時流通,提供客戶更好的服務,南山人壽也是台灣保險業第一家嘗試數位轉型的壽險公司。 \n 企業進行數位轉型不一定會成功,但是,若不順勢轉型,則一定失敗。數位轉型並非一蹴可幾,不僅需要企業挹注大量資源,高階領導人對於創新的堅持,更是成功關鍵。對員工來說,轉型也代表既有的工作流程、作業方式需要改變,除了凝聚全體員工的共識,轉變心態,企業也要投入時間培訓員工,提升員工的能力,全員才能配合數位轉型的步伐,一同升級。 \n 筆者2001年到2003年服務於SONY的新創公司,從事類似iTune的研發計畫,規劃在網路上銷售單曲。不過由於SONY最大的營收來自電視與隨身聽,當2003年SONY營運虧損,大砍許多業務,其中就包括這家新創公司,研發計畫因而被迫終止,甚為可惜。從這個例子,可見企業投入數位轉型需要時間及資源的挹注,否則拋開不了過去成功的包袱,又無法及早因應新的模式,最後終至失敗。 \n 回到台灣的案例,以南山人壽目前進行的境界成就計畫系統為例,這項數位轉型專案涵蓋的規模相當龐大且複雜,但卻相當具有挑戰性及指標意義。近百個系統整合原本就不是簡單的任務,上線初期出現部分軟體系統整合問題,可能是當初設計時極少數特殊情境並未考慮到。不過,科技創新原本就不是馬上立竿見影,對於企業勇於拋棄過去成功包袱、勇於領先投入創新轉型,各界應該給予更多支持與包容,才能鼓勵企業投入數位轉型,提供客戶更好的服務。 \n 近期Facebook宣布將推出「Libra 」虛擬貨幣,引起國際社會極大關注,隨著各界越來越重視資安及個資保護,金融業進行數位轉型勢必也須進行資安系統升級,確保交易安全。此外,國際法令架構的接軌,亦須同步因應,台灣將在2025年適用國際會計準則IFRS17,因重新定義金融業會計框架,衝擊甚鉅,金融業也須同步調整資訊系統架構,以因應新的法規變化。 \n 台灣正朝向數位國家的道路前進,因應這股科技驅動的數位浪潮,政府應協助企業推動數位轉型,提供鼓勵措施或研發投資抵減,例如投資智慧化機械設備或5G相關設備、技術服務,可申請投資抵減營利事業所得稅。從政府到社會各界更需要更多的包容與支持,營造鼓勵創新的環境,以鼓勵更多企業投入轉型,為台灣經濟發展注入活水,進而提升國家競爭力。

  • 觀念平台-中美制定與執行貨幣政策的比較

     一個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可分兩種,亦即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施行財政政策的工具是政府的收入和支出,施行貨幣政策的工具包括控制國家的貨幣供應量和銀行貸款的利率。中美兩國政府制定與執行貨幣政策的機構與方法不同。本文比較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的制定與執行。 \n 在中國,國務院利用控制政府的收入和支出來執行財政政策,國務院附屬的中國人民銀行同時利用制定貨幣供應數量和利率來施行貨幣政策。在美國,政府的收入和指出是由總統建議美國國會,但是需要美國的議會通過才能執行。美國的貨幣供應是由美國聯邦儲備銀行決定。美國聯邦儲備銀行的總裁是由美國總統委任,但是一經委任以後,聯邦儲備銀行的總裁是獨立的。他主持聯邦儲備委員會,該委員會能夠決定美國的貨幣政策,不受美國總統的控制。 \n 中國施行貨幣政策的機構是人民銀行。人民銀行屬於國務院, 由國務院控制。美國施行貨幣政策的機構是聯邦儲備銀行,它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不受美國總統控制。中國施行貨幣政策的工具,包括貨幣供應量和銀行貸款的利率,是由人民銀行決定。在中國人民銀行是屬於國務院。中國的總理有權控制中國人民銀行,美國的聯邦儲備銀行是獨立的,不受美國總統的控制。美國制定一個獨立聯邦儲備銀行的原因是不讓美國總統在每4年一次競選以前利用貨幣政策把國家的貨幣供應增加來增加國民收入。增加國民收入對一般民眾有利,因此是對現任總統的競選有利。因為一般來說當經濟情況良好的時候美國人民的傾向是選現任的總統,讓美國總統控制貨幣供應便會讓美國總統控制他能夠當選的機會。 \n 關於制定貨幣政策的方法,經濟學界有兩派不同的意見。這兩派被稱為「規律派」與「酌處權派」。用英語被稱為「rule」與「discretion.」第一派主張用規律來決定貨幣政策,第二派主張用酌處權來決定貨幣政策。第一派主張用的規律包括把貨幣供應量每年增加的百分比固定下來,第二派主張讓貨幣每年增加的數量由國家的金融機構決定。中國的金融機構是人民銀行。美國的金融機構是聯邦儲備銀行。我的老師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是主張用規律派的創始人。他主張用規律的原因是他認為決定貨幣政策的政府官員沒有能力決定適當的貨幣數量。據我的瞭解,中國人民銀行在決定貨幣供應的時候是利用它的酌處權來決定的。我還記得在1960年代傅利曼教授訪問臺灣,臺灣中央銀行的俞國華總裁歡迎他,向他請教如何決定臺灣的貨幣數量。傅利曼教授的回答是把臺灣的貨幣數量每年增加若干百分比。這便是說,不用俞國華和臺灣中央銀行的職員觀察當前的宏觀經濟情況來決定,臺灣也不需要用一位像俞國華的人當中央銀行的總裁。誰都可以擔任臺灣中央銀行的總裁。這位總裁只要根據一個規律,像把貨幣供應量每年增加3%的規律,來決定臺灣的貨幣每年應當增加的數量。 \n 美國的經濟在1930年代初期發生了大不景氣的現象,美國政府在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領導之下,決定利用財政政策把政府的支出增加來解決大不景氣的問題,但是政策的功效不大。到了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以致美國經濟的總需求增加,總需求的增加把美國不景氣的問題解決了。 \n 中國在1930年代沒有發生大不景氣的現像,用不著採用宏觀經濟政策來解決大不景氣的問題。中國政府施行貨幣政策發生大錯誤是發生在1949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中國政府的權力因戰爭的緣故減少了,以致政府的稅收不足以應付支出,政府便用印發大量貨幣來增加收入,結果引起十分嚴重的通貨膨脹,當時筆者還在廣州居住,生活受到嚴重通貨膨脹的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