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澳關係的搜尋結果,共112

  • 匯率期貨趨勢專欄-全球通膨增溫 澳幣看升

     全球央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為了救經濟而瘋狂灑幣,勢必會讓通膨增溫。而澳洲是多個原物料主要出口國家,CRB商品價格指數走高時對於澳洲貿易餘額有利,進而推升澳幣走勢,所以CRB指數跟澳幣高度正向的關係,而CRB指數持續上揚中,澳幣持續看升。

  • 匯率期貨趨勢專欄-通膨增溫 澳幣看升

     全球央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為了救經濟而瘋狂灑幣,勢必會讓通膨增溫。

  • 中澳貿易戰澳洲又添受害者 數百萬澳元產業陷危機

    中澳貿易戰澳洲又添受害者 數百萬澳元產業陷危機

    澳洲又出現北京進口管制措施打擊下最新受害者,這次是高價食用魚七星斑(中文正式學名鰓棘鱸,俗稱另有東星斑、豹鱠,澳洲稱珊瑚鱒coral trout),ABC(澳洲廣播公司)稱數以百萬澳元計的七星斑產業正處危險之中。 \n \n七星斑在華人世界被概括為石斑魚種類之一,以粵菜食材分類等級,石斑魚中僅次老鼠斑、蘇眉,是高級食用魚,頭可煮湯,背肉可清蒸,腹肉宜紅燒,也可切為生魚片,由於濫捕數量下降,被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近危」(Near Threatened,常縮寫為NT)物種,指現狀無虞、但未來可能瀕危或滅絕物種,台灣水產試驗所也正在研究養殖技術。 \n \n位於昆士蘭州、去年占澳洲出口活魚7成的公司ARFT(Australian Reef Fish Traders,澳洲礁魚交易員)表示,由於未能獲得北京當局續簽進口許可證,剛在去年12月締造42噸七星斑史上最高單月出口紀錄的銷售完全中斷。 \n \nARFT的CEO鄧恩(Barry Dun)表示,無法理解為何已持續20年的貿易關係被停止,該公司在港口城市凱恩斯(Cairns)總部,業務已經停擺並裁員,庫克鎮(Cooktown)、麥凱(Mackay)等地的漁船也面臨不穩定的未來。 \n \n鄧恩說:「還有些市場的許可證未到期,所以捕撈還在持續,但是我們剩下能出售的市場,價格遠低於漁民們習慣的價格。因此這會對整個昆士蘭州北部漁業產生重大影響。」 \n \n澳洲本地售價每公斤約20澳元,大約只有中國購買價格1/2或1/3,本地消費者是否能補上中國消費者胃口與消費能力仍屬未知。但是如同ABC大部分訪問的受陸出口管制影響業者,包括葡萄酒、大麥、龍蝦等,ARFT也展現了樂觀態度。 \n \n鄧恩說,澳洲的高端消費市場充滿機會,而他們的七星斑可以排得進全球優質海鮮前5名,「澳洲所有頂級餐廳還沒把七星斑列入菜單,主要是因為無法確保每周都有穩定供貨。我一直都覺得如此依賴單一市場行業是有缺陷的,公司一直計劃在澳洲建立品牌,這次也可以看成加速實現的契機。」

  • 澳洲棉花豐收 沒陸182億市場農民狂找替代方案

    澳洲棉花豐收 沒陸182億市場農民狂找替代方案

    澳洲棉花進入收成季,初步估計產量超過去年4倍,但往年占採購量達8億澳元(約182億)或65%的中國大陸市場依然沒有採購跡象,農民表示只能找其他市場代替,當然可能無法像賣出一樣高價。 \n \n澳洲棉(Cotton Australia)CEO凱伊(Adam Kay)說:「中國沒有買走任何棉花。關稅沒有增加,也沒有其他類似措施,他們就是單純不買而已。」去年10月,由於日益惡化的中澳關係,大陸紡織業者被要求不要購買澳洲棉花,儘管路透等媒體推測的加徵關稅並未發生,但澳洲棉花對陸出口事實上接近歸零。 \n \n今年澳洲棉花產量估計可達250萬包,去年則是過去40年來收成最差的年份之一,僅60萬包。凱伊依然對產業表達樂觀:「估計產量對行業裡每個人來說都是很值得興奮的消息。我們正把產品推向孟加拉、越南、印尼、泰國,和其他市場。有些市場可以吸收過去在中國的銷售,雖然價格可能有差別。」 \n \n雪梨科技大學澳中關係學院所長勞倫斯森(James Laurenceson)指出,多元化或許是澳洲面對北京當局各種貿易制裁可以採用的策略,也是值得追求的目標。對於大麥、牛肉等某些生產者來說,開發新市場已經被證明是可行的,但是去年貿易數據顯示出這種戰略總體難度。 \n \n去年在貿易戰之下,中國市場仍占澳洲出口40%寫下紀錄,雖然澳洲政府和不少媒體解讀是北京的貿易制裁無實質效果,但在勞倫斯森看來,這反而顯示澳洲貿易對中國高度依賴。澳洲誠然可以在印度、印尼等人口大國擴大貿易網路,仍無法抵銷失去中國市場帶來的影響。

  • 與陸關係緊張 澳又1產業陷困境 巨頭稅後淨損逾千億

    與陸關係緊張 澳又1產業陷困境 巨頭稅後淨損逾千億

    中澳關係僵局難解,對澳洲傷害似乎已經擴及到其他並未被北京當局制裁的行業,以陸客為主的各家博弈公司去年收入均減少2至3成,澳洲石油與天然氣巨頭伍德塞德(Woodside)周四(18日)公布去年稅後虧損達40.28億美元(約1135.7億台幣),該公司表示主因是無法進入中國市場與陸資退出合作項目。 \n \n儘管主要客戶是陸客,但博弈業者困境尚能歸因於疫情帶來的邊境封鎖而非中澳關係這種單一因素,因為澳洲是管制最嚴格的國家之一。但伍德塞德直接把虧損歸因於中國因素,包括去年11月潛在中國買家由於擔心澳洲聯邦政府審核、政治風險等多方面問題,選擇退出該公司在西澳州總值160億澳元斯蓋爾堡(Scarborough)天然氣開採項目,以及該公司難以進入全球最大而且需求持續上升的中國市場。 \n \n伍德塞德執行長柯爾曼(Peter Coleman)因為糟糕的成績單即將卸任,該公司去年銷量增長10%、交付1億桶液化天然氣都創紀錄,但是疫情、熱帶氣旋、一度大幅下跌的售價都帶來負面影響,而最寄希望的中國市場又因中澳關係緊張無望進一步開放。 \n \n向澳洲進口最多天然氣的國家其實是日本,但中國成長速度和潛力更大。柯爾曼說:「全球液化天然氣需求仍在增長,特別是伍德塞德仍列為目標的東北亞市場,尤其是中國。但是現在我們還沒看到中澳關係緩和跡象,今年全年可能還是僵局,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還看不到澳州天然氣更大幅度進入中國市場。」

  • 陸制裁真不痛?礦業巨頭資產減損358億要賣煤礦山打臉澳媒

    陸制裁真不痛?礦業巨頭資產減損358億要賣煤礦山打臉澳媒

    澳洲媒體一再淡化北京各種貿易抵制手段帶來影響,但澳洲礦業巨頭BHP(必和必拓)在因鐵礦石飛漲營利大增、並付給股東創紀錄股息後,表示中國大陸對澳煤礦非官方禁令,導致該公司資產減記12.7億美元(約358億台幣),並試圖出售在澳洲主要用來生產動力煤的礦山亞瑟山(Mount Arthur)。 \n \n企業營利大增卻同時資產減記的情況不無可能,但2項同時那麼大金額卻罕見。BHP執行長亨利(Mike Henry)表示,去年利潤原本還可以多出20%,未能達成是因為亞瑟山與其他澳洲煤礦資產減記,原因就是用於發電的動力煤無法進入大陸市場。 \n \n多達60艘澳洲運煤船仍滯留在大陸京唐港(位於河北省唐山市)無法卸貨,使供應商日損數萬美元滯期費​用。澳洲媒體曾試圖以人道立場,描述船員無法下船處境,來發動國際輿論施壓北京當局,但被回應中方從未禁止運煤船離開以進行人員輪替後,並未得到太多迴響。 \n \n亞瑟山主要就是生產動力煤,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分析,BHP試圖出售該礦山是為了保住煉鋼等工業過程中會使用的優質焦煤,在中澳僵局無解的情況下,縮小並集中煤礦業務。BHP周二(16日)宣布2020年下半年業績時曾表示中方禁令是動力煤市場關鍵不確定性因素,而由於大陸的焦煤進口替代來源增加,焦煤市場的不確定因素正「突飛猛進」。 \n \nBHP對中澳破冰似乎也沒抱持太大期望,該公司預期亞瑟山煤礦今年會持續虧損,因為生產成本是每公噸近66美元,但今年預計售價每噸只有55至59美元,而且重點是,還得找到替代市場才行。 \n \n亨利說:「我們看到了非常不同的市場環境,由於不同品位煤炭價差擴大,加上澳洲被禁止向中國出口煤炭,我們能出收亞瑟山出產煤炭的市場也發生變化。我們正在調整貿易流量,也在考慮各種可行方案。」 \n \n即使撇除中澳關係因素,動力煤長期前景也不樂觀。向澳洲購買煤礦主要國家除了印度以外,多半都已經宣布實現碳中和目標,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較所有前任都更注重環境永續發展,已表明中國要在2030年邁過碳排放峰值後,2060年完全實現碳中和,正全力發展再生能源取代煤電。

  • 陸毀滅澳洲數十億葡萄酒產業 酒商:政府不該帶頭反華

    陸毀滅澳洲數十億葡萄酒產業 酒商:政府不該帶頭反華

    ABC(澳洲廣播公司)稱大部分出口產業已經擺脫北京當局去年下半年來各種抵制澳洲商品進口的影響,還獲得找到替代市場來分散風險的契機,但第三方看法似乎不盡同意。美國CNN周三(17日)刊載駐墨爾本記者韋斯特考特(Ben Westcott)報導,其中訪問多位酒商都叫苦不迭,這些酒商相信政府已經盡力談判,但發聲或許可以用更婉轉的外交模式,且澳洲身為小國也不該帶頭反華。 \n \n韋斯特考特報導題為《中國如何毀滅澳洲數十億澳元紅酒產業》(How China is devastating Australia's billion-dollor wine industry)。澳洲葡萄酒去年上半年因為冰雹、乾旱、森林大火減產40%,之後又遇到新冠病毒疫情導致的需求衰退,但維多利亞州葡萄酒商Tahbilk集團執行長普爾布瑞克(Alister Purbrick)說:「和失去中國市場相比,那2種影響就像在公園散步一樣無關輕重。」 \n \n南澳州Jaressa莊園的釀酒師懷特(Jarrard White)表示,自己花快10年在中國發展業務,並曾在上海住過幾年建立起銷售網路,莊園年產量有96%賣給中國,大約是700萬瓶,一切在短短幾個月內就崩潰。 \n \n從去年11月28日北京宣布以加徵107.1%到212.1%保證金方式作為反澳州葡萄酒傾銷措施後,懷特說他沒有賣出過任何1瓶酒,「這劇烈地傷害我們。我們有很多貨款要付,現在又有一堆單要設法轉,使得我們處於窘境。」 \n \n報導稱懷特並非孤例。數以百計澳洲葡萄酒商在中國大陸的熱潮中投入大量資金,現在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官方統計數字去年葡萄酒對陸出口只損失2%,但葡萄酒業者自行統計出口額減少14%,降到10億澳元。 \n \n澳洲葡萄酒有很多優點可以在中國市場熱銷,包括因為雙方的自由貿易協定讓澳洲酒更便宜,但同時又保有較很多其他地區更好、更穩定品質;較高酒精含量有助於習慣中式白酒的的大陸酒客們接受;產地標示較其他國家更容易理解;澳洲針對不斷增加的大陸中產階級展開廣告、教育活動也有幫助,例如酒商邀大陸侍酒師、釀酒師組團參訪葡萄園並品嘗產品。 \n \n普爾布瑞克表示,澳洲葡萄酒在大陸市場建立業務多年,但真正起飛是2015年簽訂雙邊自貿協定,取消14%關稅後才起飛,2008年出口額是7300萬澳元,到2018年已經突破10億澳元。以進口來源而言,澳洲僅次法國,是中國第2大葡萄酒供應商,近年來除紅酒外,白葡萄酒、氣泡酒也開始有消費者涉足。 \n \n但是中澳關係在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籲調查新冠病毒起源並將矛頭指向中國後,急速惡化,之後澳洲許多出口產品如木材、牛肉、葡萄酒、某些類型煤炭要進入中國市場都有困難。普爾布瑞克說,Tahbilk集團經營超過百年,現在有1/4銷量隨著中國市場而去。 \n \n許多澳洲葡萄酒從業人員都相信,不論是反傾銷保證金或去年12月又增加6.3%或6.4%反補貼稅,是北京當局的政治抱負。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去年11月被問到中澳貿易緊張時歸因的「病根」也是澳洲違反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不過當時她指的是坎培拉針對香港、新疆人權問題對北京的譴責。 \n \n大部分澳洲酒商告訴CNN,他們沒有把現在困境歸咎於澳洲政府,也相信坎培拉當局已經盡最大努力和中國談判。但普爾布瑞克表示,澳洲或許可以在開始就用更委婉的外交途徑來處理對新冠病毒溯源、香港和新疆問題的呼籲。他說:「澳洲只是個小國。我們應該完全支持調查病毒的觀點,但我們不用領頭控訴。」 \n \n也有酒商認為這是中國同業們的陰謀,因為根據中國酒業協會向商務部申請啟動反傾銷調查的申請理由提到,國產葡萄酒在2015至19年間產量下降61%,而澳洲葡萄酒在同期對中國出口增長2倍多,還表示低價的澳洲酒正損害國產葡萄酒行業。 \n \n但澳洲酒商認為該現象是品質促使市場抉擇,經常被ABC採訪的新南威爾斯酒商泰羅(Bruce Tyrrell)說:「我會告訴這些中國同業,解決產業衰退方法就是釀出更好的酒。」他的品牌Tyrrell也有1/4業務來自中國大陸,但現在他已經不再將中國視為市場,還說:「有人問我誰會是最大輸家?我會回答是中國消費者。」 \n \n專家認為中方的反傾銷主張最後會由WTO(世界貿易組織)認定是否有效,但是普爾布瑞克擔心沒有人是贏家,因為酒商們將賣不到中國的酒改在國內銷售,還有2021年被預期是葡萄豐收年可能造成生產過剩,都會讓澳洲酒價進一步下跌。 \n \nABC數次報導遭陸打擊的業者在尋找新市場,印度、哈薩克、烏茲別克,還有剛脫離歐盟的英國是機會。但是Jaressa莊園的懷特說,疫情限制了商務旅遊,要找新市場需要能國際旅行,還要有時間和金錢,庫存要運到本身也產葡萄酒的美國、歐洲又是另個問題。他希望問題能在1年內解決,但也有他的同業提出可能會長達數年的悲觀看法。 \n \nCNN也採訪2名匿名的大陸葡萄酒進口商,他們稱業務沒有受到很大影響,因為澳洲酒很容易被同樣在南半球生產的智利取代。不過報導最後指出,即使北京當局的制裁措施相對快地放鬆,澳洲葡萄酒業也將被重塑。普爾布瑞克儘管表示中國市場無可取代,但也說:「未來澳洲酒商不太可能允許像現在這樣嚴重依賴中國或任何單一市場。」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姿態放軟?澳農業部避稱陸作法為制裁 媒體估2產業受創最深

    姿態放軟?澳農業部避稱陸作法為制裁 媒體估2產業受創最深

    中澳交惡,澳洲多種產品出口大陸受阻,ABC(澳洲廣播公司)指出,受貿易爭端牽連的業者正在尋找新市場,並表示多個行業不受影響,但承認葡萄酒、龍蝦業者受創極深。值得注意的是,澳洲農業部應對非常謹慎,稱現狀為「正常貿易流動遇到的中斷」,並稱中國沒有對澳洲產品實施制裁,似乎試圖淡化對抗性。 \n \nABC指出,被中國以關稅壁壘和非官方貿易禁令所造成經濟損失尚不清楚,但這是場數十億澳元規模的貿易戰,報導指出羊毛、小麥、乳製品不受影響,紅肉銷售依然保持高位,大麥、棉花已找到替代買家,葡萄酒積極尋找新市場,只有龍蝦仍在苦苦填補失去大陸市場所帶來缺口。 \n \n事實上,羊毛、小麥、乳製品原本就不在中國打擊範圍內,北京當局甚至還依照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提高今年澳洲羊毛進口配額。該報導雖做出結論,但除大麥、紅肉業者外,其餘業者都承認受影響且還沒恢復。棉花業者損失是每捆10到20澳元溢價,葡萄酒業者大部分時間都用找客庫而且補不上缺口,龍蝦業者已經失去希望。 \n \n官方表態也相當謹慎。農業部拒絕就涉陸出口損失多少置評,發言人告訴ABC:「中國沒有對澳洲的農業、漁業,和林業產品實施制裁。這些產業出口面臨許多挑戰,包括乾旱、森林火災、新冠疫情,以及一些進入中國市場的產品在正常貿易流動遇到的中斷。」 \n \n澳洲最大穀物加工業者CBH集團表示,在大麥被北京當局提高關稅後8個月,售價基本上已經回到被徵稅前水準,因為中東、亞洲飼料市場需求旺盛,他們還首度嘗試向墨西哥啤酒商出口麥芽。 \n \n紅肉業者表示,中國仍是第3大出口目的地,6家屠宰場被叫停的中斷影響不大,去年19.7萬噸牛肉是史上第2高年份,而且「為運不去中國的牛肉找到下家並不算一個重大挑戰。」 \n \n棉花業者更像是信心喊話,交易商強森(Pete Johnson)說:「我們希望中國人買我們的棉花嗎?當然,因為他們每捆會多出10到20澳元。但我們正把風險分散到印度和亞洲其他市場,分散風險對這個行業說到底並不是壞事,現在也是賣方市場,所以還不錯,不全是倒楣和沮喪。」 \n \n經營酒莊的泰羅(Bruce Tyrrell)表示從北京去年啟動反傾銷調查後,他在失望同時幾乎都把時間用來找新市場而不是賣酒。最後大陸宣布11月28日起以加收107%至212%保證金為反傾銷措施,12月上旬又加徵6.3%至6.4%反補貼稅。這些措施生效後,至上個月底,出口額同比減少2.5億澳元。 \n \n泰羅說正試圖進軍中亞國家如哈薩克、烏茲別克,但市場不大。他還表示,6成澳洲葡萄酒都是用來外銷,那些認為國內市場能消化損失的想法很天真,不太可能發生,因為人口基數差太多。「對,我們可以把酒喝光,那麼我想也沒人能工作了,因為大家都會爛醉如泥。」 \n \n出口中國市場占產量95%的龍蝦業者最慘,多數業者從去年11月大陸停止進口以來都在虧本經營,甚至放棄希望,包括ABC之前聲稱不受影響的塔斯馬尼亞業者。哈特(Louise Hart)說她的家族漁場已經連虧3個多月,「我們對中國回歸完全不抱希望了。也不知道是否還要出海,向我們採買的批發商是不是賣得出貨,或只能在冰箱、魚缸旁呆坐。」 \n \n她說:「澳洲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的行業,完全依賴中國。這也是對所有人的一個重大警告,是時候去尋找其他市場了。」但她坦承,至少對龍蝦業者來說,根本沒辦法找到市場代替。

  • 中澳一帶一路合作恐破局

    中澳一帶一路合作恐破局

     中澳關係持續惡化。澳洲總理莫里森近日指出,該國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沒有任何好處,澳洲政府或在數周內取消有關協議。 \n 中澳於2018年10月展開「一帶一路」合作,於當年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後,隔年10月正式簽署「一帶一路」倡議框架協議,其中提到將擴大中國基礎設施建設企業在維州的參與度,同時在高級製造業、生物技術和農業技術領域展開合作。在貿易和市場方面,雙方同意加強維州與中國在農產品、食品、保健品和化妝品方面的往來。 \n 但中國近年大舉進入澳洲市場引發澳洲當局疑慮,在雙方關係因中美摩擦和新冠疫情究責等問題持續惡化的同時,澳洲於2020年底通過「澳洲對外關係(州和領地協議)議案2020」,允許外交部長檢視甚至撤銷各州、各領地、地方議會及公立大學與其他國家簽署的協議。當時市場就指出該法案或使中澳「一帶一路」合作破局。 \n 澳洲先鋒太陽報報導,針對維州與中國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莫里森表示,「我至今沒看到這有什麼好處,如果有好處,是哪些好處?有什麼代價?我目前答不出這些問題。」但他也表示政府會持續評估。 \n 莫里森並表示,希望國內所有外國關係及協議都符合澳洲聯邦政策,當一國政府與其他國家政府來往,必須要有一致性,這是很重要的原則。 \n 澳洲財政部長佛萊登柏格(Josh Frydenberg)也針對維州與中國的協議指出,「我們一開始就不同意,現在還是不同意,關於這件事,無疑會在適當時刻做出決定。」 \n 據英國每日郵報16日報導,維多利亞州及其他州的州長和領地的首席部長,必須在3月10日前向澳洲聯邦政府詳述所有與外國簽署的協議,然後由聯邦政府評估,聯邦政府可基於不利外交關係或與外交政策不一致,否決有關協議。而莫里森的一番話,明確的向維多利亞州預告,與中國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會有什麼結果。 \n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近日被問到澳洲政府有意撤銷維多利亞州與中國之間協議時表示,希望澳洲客觀、合理地看待這類合作,不要再破壞雙邊關係,應該多做點增加彼此利益的事。

  • 終於覺醒?學者:中美持續對抗、澳只能受脅迫性貿易戰擺布

    終於覺醒?學者:中美持續對抗、澳只能受脅迫性貿易戰擺布

    澳洲被中國大陸當成拿美國馬前卒開刀最佳範本,去年各種出口管制使得澳洲雖然整體出口數字仍亮眼,海鮮、煤礦、木材等數種產業卻受致命打擊。西澳州大學伯斯美亞中心研究主任韋爾森(Jeffrey Wilson)認為,這僅是讓「已持續10年的全球經濟鬥爭」浮上檯面,只要中美持續對抗,澳洲就只能受「脅迫性貿易戰」(coercive trade warfare)擺布。 \n \n雖然壓著澳洲打的是北京當局,但韋爾森認為華盛頓也有份,他指出中、美都利用經濟槓桿來追求自身的大國間競爭,中澳貿易緊張應該要讓政府意識到,如果不調整政策、增加地緣政治工具,澳洲會日益面臨大國經濟脅迫性傷害。 \n \n韋爾森指出,過去1年來北京瞄準的貿易限制目標都受到打擊,大麥農、龍蝦業者、煤礦工人,「正代替國家付出代價」,「我們可以為受水旱災影響的農民提供救濟,但我們能為受貿易制裁影響的業者減輕制裁嗎?」 \n \n他認為許多國家政府,特別是中、美,都已經布署地緣經濟戰略,發起大國競爭同時也用操作經濟關係來獲取地緣政治利益,使用經濟手段實現地緣政治目的的地理經濟學,是生活在21世紀印度洋-太平洋地區要面對的事實。過去30年澳洲受益於印太地區合作,還有基於規則、自由化的經濟秩序,但貿易關係又窄又深,出口基本上只依賴煤、鐵、天然氣,中等規模又開放的經濟更容易受貿易和投資關係等外部衝擊影響。 \n \n在韋爾森觀點中,雖然直接與澳洲衝突的是中國,但加害者還包括美國,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比北京更愛用脅迫性的貿易外交,包括憑一己之意濫加關稅、用加關稅脅迫重新談判貿易協定,拒絕提名WTO(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法官和接受各國推派的秘書長任選而使該組織無法運作,而且不分敵友都會加以攻擊,凡此均讓澳洲受到附加傷害。 \n \n韋爾森表示,解決中澳貿易糾紛的治標之道是尋求WTO協助,「在澳中戰鬥裡我們輸了,在澳美戰鬥裡我們輸了,但是WTO規則對中國的裁決是我們可以贏的戰鬥。」 \n \n但要治本,他認為將貿易和投資關係多元化是對外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在尋求恢復中澳貿易同時,應該加強與印度、印尼、越南等至今仍未充分合作的夥伴聯繫,援助大洋洲其他國家來貫徹強化太平洋行動,尋求與志趣相同的較小團體結盟,而且聯邦應該尋求更多地方政府、企業意見來協調制定對外經濟政策,而不是像現在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一意孤行。

  • 龍蝦被禁澳洲盼鮑魚緩和海鮮業者壓力 殘酷現實曝光

    龍蝦被禁澳洲盼鮑魚緩和海鮮業者壓力 殘酷現實曝光

    中澳關係跌到谷底,對澳洲不少業者打擊沉重,特別是漁民和海鮮批發商,現在他們寄希望於疫情下在家自炊商機,受惠最多商品是澳洲特產的青邊鮑魚。由於不像龍蝦被全面封殺,又有自炊潮、春節送禮需求,青邊鮑熱銷。不過由於多數餐館沒有需求,鮑魚價格仍下跌約20%,而且鮑魚出口額僅約龍蝦1/4,恐怕難補缺口。 \n \n春節通常是龍蝦、鮑魚這些食材最重要銷售季,但連2年春節檔期市場都沒擺脫疫情影響,中國大陸去年對澳洲龍蝦祭出新檢疫措施後,銷售基本停擺,但是不受限又有特點的澳洲青邊鮑卻不受影響。 \n \n鮑魚漁民亞當斯(Brad Adams)告訴ABC(澳洲廣播公司),在旅遊停擺、餐館關閉的情況下,出現在家自炊趨勢,使他50噸的鮑魚庫存歸零。他說:「亞洲人春節期間會在家吃飯和慶祝,疫情下也不太會上街或到餐館。我的市場研究發現,越來越多年輕人在家做飯,他們會在Youtube上找食譜還有新的烹調方法,從家裡出來後去零售店買鮑魚回家。我向市場運送的散裝冷凍產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n \n出口商庫斯伯森(Alex Cuthbertson)也說,他已經能穩定向深圳銷售鮑魚,儘管春節期間不會有人舉辦婚宴,但很多人把鮑魚當成新年禮品送人。 \n \n但是這種量上的熱銷並不保證收益如前。亞當斯認為,在所有餐飲服務恢復前,他砍價20%銷出的鮑魚庫存,可能只是整體海鮮產品價格低迷的縮影。之前歡呼大陸制裁反而幫助實現澳洲本地「龍蝦自由」的澳媒也不得不承認,龍蝦價格腰斬、許多餐廳乾脆拿龍蝦當員工餐等現實。 \n \n光看出口量也能發現,鮑魚熱銷只能緩和龍蝦被禁帶來的傷害。據ABARES(澳洲農業資源經濟局)統計,2018-19年度龍蝦出口額7.52億澳元,其中94%銷往中國大陸;鮑魚出口額1.94億澳元,其中42%銷往中國大陸。 \n \n塔斯馬尼亞州龍蝦出口商布雷克(Michael Blake)承認大陸制裁對整個產業打擊,他們現在主要依靠利潤難與過去相比的國內銷售,雖然已經嘗試尋找美國、日本、台灣的替代冷凍食品市場,和香港、新加坡的現貨市場,但是疫情仍在抑制需求,而且現在也不像以前可以參加各種國外的海鮮展。 \n \n比起塔斯馬尼亞,龍蝦產業規模估計達50億澳元的西澳洲更慘,政府已將捕撈季延長至今年6月30日,但9000噸配額至上周一(8日)只還有2732噸或約30.4%還沒被捕撈,這表示漁民們寧願不撈龍蝦也不願賠本賣,還在等待被大陸制裁前的市場價格,這種未捕撈比例在中國人過春節前夕相當罕見。 \n \n龍蝦漁民柯克曼(Bruce Cockman)依然樂觀,他表示不太清楚中澳關係政治上的問題,但他相信只要品質好,中國市場依然有需求,消費者還是會喜歡澳洲龍蝦。

  • 保時捷婉拒赴陸設廠 澳媒解讀:消費類公司正避免中國製造風險

    保時捷婉拒赴陸設廠 澳媒解讀:消費類公司正避免中國製造風險

    頂級跑車製造商之一保時捷(Porsche)近期排除赴大陸設廠計畫,儘管CEO布魯默(Oliver Blume)稱只是轉移生產沒有意義、公司仍會為最大市場生產最優質產品,但英、澳媒體均解讀是怕被貼上「中國製造」標籤。澳媒ChannelNews分析,隨著勞力成本、政治風險上升,消費類技術公司正避開中國,改選越南當生產基地,資金外流規模達數十億澳元。 \n \n布魯默告訴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為「德國製造」聲譽承擔更高成本是值得的,而且對大陸市場而言,歐洲製造的保時捷仍然是品質保證,因此沒有必要為了節省成本到大陸就地生產。 \n \n除了在斯圖加特的祖芬豪森(Zuffenhausen)廠以外,保時捷在德國之外僅於汽車工業也高度發展的斯洛伐克有產線。目前保時捷還在生產的6種車型系列去年共售出27.2萬輛,中國大陸約占1/3,事實上在疫情之下該地也是保時捷去年全球唯一仍保持銷量成長的市場。 \n \n雖然保時捷原意並非看不起中國,而且並非只針對大陸,而是希望就近管理產線和確保品質,但在澳媒解讀就不是這麼回事而已。ChannelNews認為布魯默潛台詞是高端客戶會不信任中國製造。 \n \n該文作者理查茲(David Richards)撰寫技術類相關報導超過30年,他還注意到韓國2家電子巨頭三星、LG也在加大投資越南,並稱它們的舉動旨在降低澳洲OLED(有機發光二極體)電視成本,加強在澳洲高端電視與顯示器市場爭奪。 \n \n不過理查茲並未解釋為何人口基數僅約2500萬的澳洲市場為何對三星、LG有必爭之地的吸引力。三星、LG確實加大在越南投資力度,特別是智慧型手機組裝與後端製造流程,不過更多分析師解讀這僅是轉型布局,將勞力密集製造移往成本更低的越南,事實上連中國企業本身也採取這種策略,而三星在陸續關閉大陸沿海城市工廠同時,也在西安擴產記憶體。

  •  澳痛失最大金主? 陸轉向歐17國進口商品 5年計畫曝光

    澳痛失最大金主? 陸轉向歐17國進口商品 5年計畫曝光

    由於澳州農產品光是出口至大陸就占了三分之一,大陸堪稱是澳州最大「金主」。但最新消息指出,大陸已經找到新的替代供應源,未來五年,將從匈牙利、波蘭等17個中東歐國家進口累計價值1700億美元(約台幣4.8兆元)以上的商品。 \n大陸《央廣網》報導,大陸已於本周二提出將加強與中東歐的貿易合作。未來五年間,大陸有望從匈牙利、波蘭等17個中東歐國家進口累計價值1700億美元(約台幣4.8兆元)以上的商品。 \n其中,農產品將是進口商品的重要部分,也就是說,中東歐國家的農產品將是澳洲農產品的潛力替代品。同時,大陸還訂下了一個目標,在接下來的五年,大陸自中東歐國家進口的農產品總額將增長100%,雙邊農業貿易額則增長50%。 \n報導指出,尤其是中歐貿易協定、中歐地理協定等的簽署,將有助於大陸與中東歐國家的貿易往來、投資。在2月9日的會議上,大陸已和17個中東歐國家達成了53項商業合作協議,總價值接近130億美元(約台幣3690億元)。 \n回顧過去近10年,澳州農產品能夠在大陸市場的崛起,與2015年中澳自貿協定的簽署有很大的關係,因為該協定帶來的優惠待遇,澳洲葡萄酒大打價格戰,最終成功在2018年打敗法國這一強力競爭對手。如今,中歐多個貿易協定的簽訂,中東歐國家對大陸出口將迎來新機會,同時也將有力地降低澳洲農產品的在大陸競爭優勢,根據統計,2020年,大陸與中東歐國家的雙邊貿易額首次突破千億美元,達到1034.5億美元。

  • 澳洲真不怕陸制裁?農民警告10年損失超8000億

    澳洲真不怕陸制裁?農民警告10年損失超8000億

    ABS(澳洲統計局)上周五(5日)發布數據顯示,去年澳洲貿易順差730億澳元創紀錄,且中國大陸仍是最大出口目的地,多家澳媒指這顯示北京當局對澳各種貿易刁難並無效果。但第三方來看未必如此,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就報導,澳洲農民警告與陸爭端再不修復,今年至2030年的10年內損失369億澳元(約8070億台幣)。 \n \n報表強調包括羊毛、穀物等出口大幅成長,並強調市場多元化有成,但究其細目,出口還是靠大陸,而貿易順差幾乎只靠大陸找不到替代方案的鐵礦石支撐。而且事實上,受損最慘重的葡萄酒、木材、龍蝦等產業並沒有找到解決方案,而葡萄酒產業受損不如想像嚴重,是因為北京當局加徵保證金、反補貼稅在去年度是在12月才開始執行。 \n \n澳洲全國農民總會(National Federation of Farmers,縮寫NFF)周五自籌35億澳元,以提供農民實現聯邦政府所倡議的出口市場多元化、改善貿易供應鏈等戰略,他們認為政府也該投資,因為與中國的貿易爭短除導致損失至少369億澳元以外,2030年農業產值達1000億澳元也難以實現,因為「貿易動盪會構成嚴峻挑戰」。 \n \nNFF執行長馬哈爾(Tony Mahar)說:「為因應不利因素,必須制定一項長期貿易戰略,既深化現有市場,又使出口目的地多元化,改善供應鏈並建立國內產業增值能力。我們已經將清單交給政府,希望未來4年他們也能持續提供援助。」 \n \n葡萄酒業者受影響才剛開始,但也最深刻,北京當局去年以澳洲國內售價較大陸便宜認定存在傾銷事實,11月28日起以加徵107.1%至212.1%保證金方式作為反傾銷措施,12月10日又公告加徵6.3%或6.4%反傾銷稅。澳洲葡萄酒直至10月都尚能維持對陸1億至2億澳元出口,但在12月已經降到接近零。 \n \n葡萄酒商泰瑞爾(Bruce Tyrrell)家族自1858年就在雪梨北邊獵人谷(Hunter Valley)經營酒莊,他稱自己面對中澳貿易摩擦,已經在美國、加拿大擴張市場,在斯里蘭卡重新開業,還有嘗試進入烏茲別克市場。 \n \n泰瑞爾說:「去年7月中國啟動反傾銷調查時,我們馬上就開始布局還有找尋新市場。多少有幫助,但是不可能有市場替代中國。我們受到很重打擊,因為中國是澳洲葡萄酒最大和利利潤最豐厚的市場。」 \n \n澳洲政府和一些企業聲稱已經成功找到替代中國的農產品市場,例如穀物生產商CBH日前宣布首批出口墨西哥的大麥,也成功打開沙烏地阿拉伯飼料大麥市場。但多數分析師指出,考慮到市場規模和獲利能力,失去中國市場仍是澳洲農業部門主要憂慮。

  • 澳洲葡萄酒獲英搶購 難補遭陸制裁損失 專家曝期限恐延長

    澳洲葡萄酒獲英搶購 難補遭陸制裁損失 專家曝期限恐延長

    澳洲去年12月與全年貿易數據拜中國大陸無法停止進口鐵礦之賜,未受北京當局發動的各種貿易制裁影響,依然亮眼使聯邦政府對華態度更加從容。但鐵礦之外各行業面臨的收益大減、裁員壓力並非進出口貿易數字能完全呈現,業者多半仍希望中澳關係走出低股,其中葡萄酒業者就是最急切的一群。雖然英國出現搶購澳洲酒風潮,卻完全補不上失去大陸市場帶來虧損,更有專家指出,制裁期限恐從春節後延長到中秋節後。 \n \n大陸由去年11月28日起,已加徵保證金形式對澳洲葡萄酒實施臨時反傾銷措施,各公司保證金比率為商品價格107.1%到212.1%不等,12月10日商務部又公告加徵6.3%或6.4%反補貼稅,儘管傾銷行為調查仍在進行中,卻沒有多少澳洲葡萄酒商抱有結果會逆轉的期待。事實上,在陸方兩記重手和民間反應不佳下,大部分大陸商都已經暫停進口澳洲葡萄酒。 \n \nBBC(英國廣播公司)昨(4)日以「英國人搶購沒送去中國的澳洲葡萄酒」(Brits snap up Australian wine that didn't go to China)為題,指出自中國加稅後,澳洲葡萄酒在英國銷售額增加29%,不過也平衡地採用英國葡萄酒代理商說法,英國脫離歐盟可能比起中澳貿易爭端,更是澳洲葡萄酒變得更受歡迎原因,因為法國、西班牙、義大利等國的葡萄酒開始漲價。 \n \n酒類消息網站just-drinks評論員洛許(Chris Losh)引述大陸政界消息靈通人士說法,指陸方最初計畫是制裁澳洲葡萄酒到農曆春節後,這種剝奪澳洲葡萄酒年度最重要銷售期的方式,雖然對酒商而言是會痛苦、會因為錯過惋惜,卻是可恢復的。 \n \n但是消息人士指出,由於澳洲與日本即將簽署防衛協議,讓北京當局覺得深受刺激,因此現有保證金、反補貼稅至少會延續到今年9月下旬的中秋節檔期。洛許還指出,受害的不只澳洲葡萄酒業者上億澳元損失,葡萄農、大宗貨物商也叫苦連天,因為有許多葡萄是按早已簽訂的年度合約供應,而各酒廠由於需求重估,葡萄榨汁後都不敢輕易啟動釀造程序。 \n \n洛許指出,部分散裝酒商受影響比較小,因為北歐超市仍然會搶購,但高端市場和大酒廠可就沒那麼好運,因為英國市場的成長在其他地區並沒有看到類似跡象。即使中國停止加稅,重啟市場後澳洲酒的品牌形象是否能重新建立也不無疑問,而多年來澳洲酒商都是依賴大陸市場的飛躍式發展來克服商業模式上的弱點。 \n \n由於大陸是去年底才開始制裁,因此2020年澳洲葡萄酒對中國大陸出口額仍有11.5億澳元,但9、10月還有每月2億澳元水準,到12月幾乎已經降到零,若是制裁持續9個月,其中還包含春、秋節2大重要檔期,後果會相當慘重,而第2大市場英國在12月額度雖然上升29%,全年下來4.65億澳元,還不到中國大陸一半,再考慮人口量體,不需要多好的算術能力也可得知,不可能彌補損失。 \n \n澳洲鼓勵業者重返中國崛起前的市場,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德國,但在全球範圍推廣澳洲散裝葡萄酒的Ciatti Australia董事泰德曼(Matthew Tydeman)說:「我們必須嘗試重新進攻這些市場,可是也必須意識到,我們正與智利、西班牙、阿根廷價格競爭,他們的酒都比我們的便宜很多。結果就是澳洲葡萄酒生產商會開始看到酒跟葡萄價格一起崩跌。目前白酒似乎比紅酒更抗跌一點。」 \n \n \n澳洲葡萄與葡萄酒(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執行長巴泰蓮妮(Tony Battaglene)也說:「散裝酒很重要,也是很好的小收入來源,但無法完全取代瓶裝葡萄酒。我對短期內關稅降低並不樂觀,從我與外務貿易部的討論中,他們也說看不到任何緩和的跡象。」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先挑釁大陸才會被貿易制裁 澳學者:要承認對關係破裂有責任

    先挑釁大陸才會被貿易制裁 澳學者:要承認對關係破裂有責任

    西方輿論多半認為中國大陸對澳洲鐵礦以外各種原料進口管制是以強凌弱,澳洲學者艾倫(Percy Allan)卻投書《澳洲金融評論》(Financial Review),指出澳洲應該反省,是自身先處處針對大陸挑釁,才會被北京當局針對,修復關係第一步就是要承認澳洲隊關係破裂有責任,今後雙邊關係任何問題也該與陸充分接觸後再公開發言。 \n \n艾倫博士是獨立智庫ceda(Committee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Australia,澳洲經濟發展委員會)成員,專攻經濟政策、公共政策領域,過往並沒有特別親中、反中立場,這篇投書題目是「我們針對中國,在他們針對我們之前」(We targeted China before they targeted us)。 \n \n他指出,過去9個月大陸阻止澳洲煤碳、棉花、龍蝦、木材、肉類進口,葡萄酒和大麥也被課徵反傾銷稅,但是澳洲人不該忘記,在雙方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後,澳洲先用違反WTO(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反傾銷稅方式阻止百餘種大陸商品進口;成為全球首個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國家;針對南海有爭議岩礁歸屬上譴責中國,卻無視川普(Donald Trump)一系列撕毀國際協議行為;禁止中國在澳洲發展利益和影響力,同時卻對美、英類似行為不聞不問;禁止來自中國的投資,也禁止地方政府、學術界與陸合作。 \n \n艾倫寫到:「從這些行為來看,中國指責澳洲針對他們單獨歧視對待,並將我們界定為『有敵意的供應商』,我認為是有道理的。」他認為其他國家不僅繼續與中國共處,還在建立更緊密關係,但澳洲卻在媒體炒作和麥克風外交下難以修復雙邊關係。中國在過去15年貢獻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成長的2/3,澳洲難以找到可以代替的出口市場,沒有中國市場、資金、人員與技術交流,澳洲經濟也難在疫情後快速增長。 \n \n他舉出坎培拉要修復北京關係有七種方式,要點包括承認對雙方關係破裂有責任,歡迎中國對所有非戰略性產業投資,以及承諾任何涉及中澳關係問題都應該在雙方充分接觸後再公開,而非單邊指責或喊話,「這不意味損害澳洲主權或背離與美國、紐西蘭的安全條約,只是顯示作為朋友而非敵人的互相尊重。」 \n \n但艾倫也表示,不反對目前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內閣對中國的敵對態度,只是若確信中國是敵人,就該取消所有合作協議,禁止出口鐵、銅、鋁、煤給大陸,因為這些礦產也都可以用來製造軍備或彈藥。總之,想要中國在政治上當敵人、經濟上卻當朋友,是難以執行的。

  • 澳龍蝦無法銷陸 意外讓一處漁民從谷底翻身

    澳龍蝦無法銷陸 意外讓一處漁民從谷底翻身

    澳洲不少媒體稱龍蝦無法銷往最大買家中國大陸,反而讓澳洲人實現「龍蝦自由」,但更開心的可能是去年因疫情、中美貿易戰跌到谷底的加州龍蝦業者。有批發商表示,拜中澳貿易戰之賜,中國市場改採購加州龍蝦,每磅龍蝦已由8美元暴漲到每磅40美元。聖芭芭拉漁市總裁佛斯(Chris Voss)說:「我堅信海鮮要在原產地出售。但從經濟上來講,不賣給出價最高的人沒有任何意義。」 \n \n聖芭芭拉(Santa Barbara)自1870年代早期就成為加州首個龍蝦捕撈漁場,近年隨著美國人飲食習慣更偏向螯蝦(俗稱小龍蝦,淡水品種),大部分加州龍蝦都出口到中國大陸。據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2016年的研究統計,加州95%以上龍蝦都賣到大陸市場。現在由於太平洋另一頭2個國家打起貿易戰,這裡的漁民正享受需求激增、錢數到手軟的好處。 \n \n海鮮批發商索薩(Gabriel Sosa)說:「20年來我為每磅龍蝦付過的最高價格是25美元,但是今年它高達40美元,你很難想像1、2季之前每磅只要8到10美元。」 \n \n加州龍蝦價格可以說完全跟著中國市場浮動,去年初由於疫情先爆發在中國,原本需求最大的春節檔期幾乎沒有進口龍蝦,接著美國出現疫情而且迅速超越世界上任何國家,加上川普(Donald Trump)發動的貿易戰和隨之而來的中國反制,去年2月美國海鮮對中國出口暴跌44%。 \n \n《關於新冠危機對美國海鮮產業的影響》共同作者之一懷特(Easton Whtie)說:「美國海鮮產業主要取決於兩件事,國際貿易和餐館銷售,因此完全不能免於2個最重要市場受到疫情和隨之產生的封鎖措施影響,更何況還有人為因素。」 \n \n但是人為因素卻是這波瘋狂漲價的推手,因為中國、澳洲爆發了更劇烈的貿易戰,政治上的糾粉,使得澳洲龍蝦完全被排除在中國市場之外,但需求卻沒減少,於是加州龍蝦重新取得優勢。 \n \n當然,完全依賴單一市場也會有風險。索薩說:「上周四我們的採購價是每磅33美元,但是我之後接到電話,由於中國又出現疫情,一些市場再次關閉,隔天就馬上跌到每磅23美元。價格一直在變化。」 \n \n聖芭芭拉漁市總裁佛斯告訴半島電視台(Aljazeera):「聰明的漁民會在價錢好的時候多賣點並存下錢來。這是個昂貴的行業,而且有很多起伏。我們確定知道的一件事是,好光景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n \n對中國市場依賴似乎很難改變。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海洋中心的研究員透莉(Theresa Talley)說:「中國消費者通常比加州消費者樂意為龍蝦付更高的價格。所以對漁民來說,激勵就是出口到中國。」

  • 澳媒稱陸貿易制裁毫無威脅 手握王牌可堅持既定政治立場

    澳媒稱陸貿易制裁毫無威脅 手握王牌可堅持既定政治立場

    中澳貿易紛爭持續,但據ABS(Australain Bureau of Statistics,澳洲統計局)數據,去年12月該國貿易順差達史上第4高,ABC(澳洲廣播公司)注意到,在北京當局各項制裁措施下,澳洲對陸出口反而增加,其中鐵礦石單月增加25%,報導指出這給予澳洲政府時間,可以堅持既有立場。 \n \n該報導指出,澳洲大麥、牛肉、紅酒、木材都是被北京當局施以貿易限制的行業,煤炭配額也被削減,而滯留在中國港口的運煤船給人澳洲貿易正受嚴重威脅想像,但現實是澳洲對陸出口增加,數據不會說謊,這主要來自於中國對澳洲鐵礦石需求,12月澳洲出口鐵礦石總額有約79%是大陸購買。 \n \nMaccom集團大宗貨物分析師伯文(Mark Pervan)告訴ABC,沒有什麼證據顯示鐵礦石對中國大陸出口會停止持續上升,因為大陸是全球製造業中心,地位在疫情後更加凸顯,「中國的原物料進口去年是創紀錄的一年,鋼鐵產量也是史上新高,如果要我展望今年的數字,我會說,看起來還是很不錯。沒有任何信號顯示中國經濟會停滯。」 \n \n雪梨科技大學澳中關係學院主任勞倫斯森(James Laurenceson)分析:「澳洲政府已經表達在與中國相關問題上,他們保持著戰略耐心(stragetic patience)。我相信這些經濟數據會給他們信心繼續保持一陣子。這些數據顯示中國不能或不願意完全切斷對澳洲鐵礦石的依賴,而且是基於自身利益,而非對澳洲任何政策的回應。」 \n \n此外,據ABS統計,小麥繼去年8月對陸零出口後,也達2.5億澳元,12月在大麥仍無法輸出至中國情況下,穀物對陸出口相較11月成長681%。ABC還稱,自中澳外交關係陷入僵局後,澳洲的反應一直是願意和大陸進行坦誠而公開的對話,是中方不肯對話,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還曾數次強調澳中關係重要。 \n \nABC稱:「最新數據顯示中國的貿易限制還沒有對澳洲經濟造成直接威脅,的確從一個更廣大的總體經濟角度來看,其實毫無威脅。深入理解中國政治經濟策略動機可能並不容易,但數據不會說謊,最新的數據應該可以為政府提供一點信心,更重要的是,為政府與我們最大貿易夥伴緩和關係預留出了時間。」 \n \n不過該報導也不無曲筆。例如強調中澳貿易緊張於去年中開始惡化,原因是當時有證據將新冠疫情源頭指向武漢,美國和WHO(世界衛生組織)領導了國際運動,試圖找出疫情之初中國政府在控制傳播上做了什麼,澳洲只是積極支持此進程,就被大陸開始貿易報復。 \n \n但事實是,WHO直到最近專家團赴陸前,從未指責大陸或暗示北京當局因為疫情負責,反而因數度讚揚大陸應對或強調面對新病毒應對的容錯空間,飽受美國指責,WHO反對用地名命名疫情,而是叫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導致美國決定退出WHO,時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和莫里森都曾稱新冠病毒是中國病毒。 \n \n即使整體出口數字增加,而且中國對澳洲鐵礦石依賴難以切斷,但其他行業受大陸制裁,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和失業數字,並未顯示在ABS的統計數據上,依然對澳洲政府形成壓力,否則莫里森也不至於數度強調雙邊關係重要或讚揚中國大陸脫貧成就。 \n \n據其他澳媒報導,莫里森正考慮接受在野黨工黨建議,向2名與中國關係較良好的工黨籍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ud)、同為自由黨的霍華德(John Howard)就如何改善澳中關係求教,此外,外務貿易部長特漢(Dan Tehan)、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近期也相繼發言,希望恢復良好澳中關係。不過陸方態度並未鬆動,官方媒體《環球時報》評價這些動作僅是澳洲想占據在國外輿論中道德制高點,更像是表演而非真心誠意。

  • 陸企投資逾50億建漁港 澳有意見? 巴紐人怒嗆8字

    陸企投資逾50億建漁港 澳有意見? 巴紐人怒嗆8字

    由於陸企福建中鴻漁業去年11月中旬與巴布亞紐幾內亞(以下簡稱巴紐)簽署備忘錄,將投資2億美元(約台幣56.84億元),在該國西部省首府達魯島(Daru)建設綜合多功能漁業工業園區,曾遭澳媒指這項投資案用意不單純,聲稱大陸漁民根本都是民兵,漁船船隊具有艦隊性質,並暗示陸企此舉意在澳洲,因此也引發了巴紐的不滿,巴紐西部省省長托博伊·阿維·約托近日在個人社交帳號強調,「我國不會因此動搖」。 \n大陸《環球網》引述澳媒指出,陸企投資的綜合多功能漁業工業園項目位於巴紐西部,而巴紐西部省省長托博伊·阿維·約托近日公開批評澳洲,認為澳洲只想讓他們當自給自足的農民、漁民 ,而他還在個人社交帳號公開表示,「我國不會因此動搖」。 \n大陸《金十數據》報導,為何陸企與巴紐的合作項目會引起澳洲的注意?應與巴紐特殊的地理位置有關。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巴紐位於太平洋南部,隸屬於大洋洲,同時又是印尼和澳洲的「鄰居」,此次大陸企業投資的項目位於達魯島,僅距離澳洲本土200公里左右,而實際上,該項目只是大陸與巴紐達成的一項雙贏合作。 \n報導指出,從巴紐的利益需求來看,作為太平洋面積僅次於澳洲的島國,巴新擁有1.7萬公里海岸線、240萬平方公里水域面積,漁業資源十分豐富,周邊生存著1萬多種魚類,每年的魚類捕撈量超過80萬噸。但由於資金有限、技術落後,巴紐漁民只能進行簡單的初級加工,因此,該國漁業主要的利潤均掌握在發達國家手中。 \n因此,陸企與巴紐簽署的綜合多功能漁業工業園項目,正是一項漁業資源深加工項目,總價值高達2億美元,在該項目正式開展後,巴紐企業綜合開發利用本國漁業資源的能力將大大提升,以漁業捕撈和開發為經濟支柱產業的巴紐經濟也將得到發展。 \n從大陸的利益需求來看,一方面,隨著大陸經濟的突飛猛進,大陸企業實力的日益壯大,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陸企出海投資已是大勢所趨;另一方面,大陸也可藉此擴大海外進口魚類產品的管道,截至目前為止,已有多達77家巴紐企業的海捕產品獲得了大陸市場的「入場券」。 \n報導分析,至於澳洲對陸企投資項目有意見,可能會使原本就緊張的中澳貿易局勢加劇,因為澳洲當局一系列對大陸所採取的措施,導致中澳關係急劇惡化,雖然該國新任貿易部長丹·特漢(Dan Tehan)也致函大陸,希望能儘快解決相關貿易問題。但由於澳洲的示好只是單方面出於經濟利益考慮,而不是從根本上改善兩國關係出發,這也是澳洲仍「插手」陸企與巴紐合作的原因。 \n

  • 勸澳洲多「尊重」北京才能改善關係? 紐西蘭貿易部長澄清

    勸澳洲多「尊重」北京才能改善關係? 紐西蘭貿易部長澄清

    紐西蘭剛剛與中國簽署升級版自貿協定。近日,紐西蘭貿易部長奧康納(Damien O'Connor)在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如果澳大利亞「表示出尊重」,與北京的外交關係或有改善。28日,他致電澳大利亞貿易部長澄清,重申他不替澳大利亞表態。 \n \n據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紐西蘭貿易部長奧康納27日接受美國CNBC採訪時,被問及紐西蘭外長此前提出可在澳大利亞與中國之間「調停」一事。奧康納回答說,紐西蘭與北京有「成熟的關係」:「我不能替澳大利亞表態,以及他們如何運作外交關係。但很明顯,如果他們效法我們,表示出尊重,我猜有時候需要多一點外交手法,並且謹慎用詞,那麼,他們可能也會處於類似的情形。」 \n \n28日,奧康納則向澳大利亞新任貿易部長特漢(Dan Tehan)致電予以澄清。奧康納在一份聲明中稱:「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永遠是這兩國的事務。今天早些時候,我與澳大利亞貿易部長談話並重申,正如我在採訪中所說的,我們無論在此事還是其它任何事務上都不代表澳大利亞表態。」 \n \n奧康納在CNCB採訪中所被問及的紐西蘭外長此前提出可在澳中之間調停一事,則發生在一個多月前。去年12月中旬,紐西蘭新任外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表示,2021年該國將舉辦亞太經合組織峰會,屆時有機會為澳中兩國對話創造條件,——「但雙方均須有意願坐在一起,在某些目前存在分歧的領域有所讓步」。 \n \n澳大利亞貿易部長特漢28日則在一份簡短聲明中表示,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是「以對我們國家利益的評估為基礎」。他表示,政府的貿易政策應以「主動性、原則和耐心」(proactivity,principle,patience)為指引。「我們尋求在互惠的基礎上與中國合作,我們經濟的互補性讓我們成為天然的貿易夥伴。我們始終對對話開放,對話是解決分歧的最佳途徑。」 \n \n澳大利亞《雪梨先驅晨報》和《世紀報》28日則報導稱,對於紐西蘭外長馬胡塔此前提出在澳中之間調停以及雙方都須讓步一事,澳大利亞政府曾向紐西蘭提出關切。 \n \n紐西蘭貿易部長奧康納在接受CNBC採訪時,還對有關威靈頓的對華政策將經濟利益置於民主價值之上作出反駁,稱「我們一直都能夠提出所關切的事宜。」 \n \n紐西蘭與中國自貿協定升級的同時,澳大利亞則經歷北京對多種澳洲進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北京感到憤怒的事情包括,澳大利亞曾呼籲對新冠起源進行國際調查、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以及通過反外國干預法等。 \n \n中國《環球時報》英文版27日對比紐西蘭與澳大利亞的對華政策,稱坎培拉是「沙文主義的冷戰思維」,而紐西蘭則「對中國崛起相對開放」。 \n \n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月26日表示,與紐西蘭自貿協定升級是「推動中新關係在現有良好基礎上健康穩定向前發展的重要舉措」。 \n \n《雪梨先驅晨報》28日還報導說,本月早些時候,紐西蘭作為唯一一個「五眼聯盟」成員國沒有簽署批評香港逮捕親民主人士的聯合聲明。 \n \n不過,紐西蘭外長馬胡塔此前加入了「五眼聯盟」其他四國——澳、英、加、美共同譴責北京取消四名香港議員資格。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不管他們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n \n據英國《衛報》報導,在去年10月連任的紐西蘭總理阿德恩任內,該國也曾批評中國向太平洋島國的貸款、表達對新疆穆斯林處境的憂慮以及支持台灣加入世衛組織。 \n \n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28日報導,該國貿易部長特漢在接受該台採訪時,不願就紐西蘭貿易部長奧康納是否表達歉意作出回答,但對奧康納的致電表示感謝。特漢說:「紐西蘭是我們許多年來最緊密的朋友,——我對我的紐西蘭同儕沒有任何別的(要表達)只有溫暖。」特漢說:「我期待與我的紐西蘭同儕合作,我們想要確保所有人共同協作,無論是在貿易投資領域,還是安全領域。」 \n \nABC報導還引述一名澳大利亞政府消息人士稱,奧康納此前的評論在坎培拉「收效不佳」。消息人士稱,紐西蘭需要認識到,北京有意分裂該地區的盟國,這樣的表態正中下懷。不過,消息人士稱,此一事件不會對澳新關係帶來長久損害。 \n \n儘管澳中關係緊張,據澳大利亞統計局公布的數字,去年12月,澳大利亞對華出口環比仍增加23億澳元,增幅21%。原因主要是鐵礦石出口的數量與價格上升。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