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中科院的搜尋結果,共529

  •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四)(朱偉岳)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四)(朱偉岳)

    中共於民38年(1949)10月1日在大陸建政以後,除了全力推動向全民承諾過的公有制度外,也對國府遺留在大陸的航空界、軍工界人才和設施,戮力加強擴充,為石破天驚的兩彈一星(核彈、飛彈、衛星)而埋頭努力。

  • 中科院新成績 「海劍羚」飛彈上艦測試

    中科院新成績 「海劍羚」飛彈上艦測試

    警報5(Alert 5)報導,一張在台灣軍事論壇流傳的照片,在 LST-542 級戰車登陸艦 LCC-1「高雄號」上,安裝了被稱為「海劍羚」(Sea Oryx)的 短程防空系統,顯示這型艦用近迫防禦武器已進入海上測試的階段。

  •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三)(朱偉岳)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三)(朱偉岳)

    台灣的土地改革,一方面解放了農民,使農民擁有自己的田地;另一方面,也使擁有土地的小地主或大地主,脫離土地變身為工商人士,在政府的政策鼓勵協助下,成為新興的企業家。農民擁有土地以後,生產意願因而提高,也提高了農業生產效率。多餘出來的農村人力,乃擁向城市,主要為台北地區及台灣西部走廊,亦因蔣介石力主九年國民教育的普及,而與各形各色的企業主結合,在國府著名的經濟開拓者尹仲容、嚴家淦等的倡導下,把台灣塑造成一個以外銷為主的小型世界加工工廠,為台灣贏得東亞四小龍之一的稱號。

  • 保持領先優勢 中科院士:中國已啟動研製時速400公里高鐵

    保持領先優勢 中科院士:中國已啟動研製時速400公里高鐵

    中國科學院院士翟婉明在出席公開活動時透露,歐洲、日本正不斷研製更高速度的高速列車,為保持中國在速度領域的領先優勢,中國現已啟動時速達400公里等級的「CR450」高速動車組研製工作,同時亦正規劃成渝中線高鐵線路建設。

  • 台東上午出現神祕巨響民眾心驚 疑中科院飛彈試射

    台東上午出現神祕巨響民眾心驚 疑中科院飛彈試射

    台東地區今天上午8點多,傳來轟隆轟隆巨響,時間長達30妙至1分鐘,就連蘭嶼都能聽見,有民眾嚇得大喊「好可怕」、「是不是要打過來了」,有軍事專家認為可能是飛彈試訓練。

  •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二)(朱偉岳)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二)(朱偉岳)

    其時英國與德國苦戰之後,民生凋蔽,經濟情況亦非常艱困。靈活的蔣介石(年輕時曾在上海灘玩過股票,且甚成功),乃再要求英國同意我國洽購羅斯萊斯廠當時世界最先進之飛機噴射發動機,英國不得不續表善意而同意。

  • 水利署曾文、南化水庫催雨 中科院施放高空焰彈

    水利署曾文、南化水庫催雨 中科院施放高空焰彈

    根據天氣預報顯示,25日南部山區午後對流明顯發展,水利署清晨預先通知5處水庫管理單位、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增雨團隊,下午除陸續燃放增雨焰劑,並於曾文及南化水庫施放高空焰彈,南化水庫集水區也下起滂沱大雨。

  • 史話》龍城飛專欄/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9】

    史話》龍城飛專欄/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9】

    前文〈五之八〉刊出後,關於一級上將終身職,劉錫輝先生回應「一級上將(四星)是終身職;二級上將有限齡退伍的現定。」感謝提示,參謀總長應是一級上將。

  •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一)(朱偉岳)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核武風雲在台灣(一)(朱偉岳)

    20世紀40年代,是國民政府(下稱國府)軍事委員會蔣介石(1887~1975)委員長領導下的中國,和日本帝國作殊死戰的一段時期,前後歷時八年,史稱八年抗戰。在抗戰末期,國府與同盟國美國緊密結盟,加速訓練美式配備中國新軍,準備在華中、華南等地區,對日本皇軍,作反撲進擊,希望把在大陸地區的日本軍隊,全數殲滅,光復中國失土。

  •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我在飛彈系統模擬室的日子(劉錫輝)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我在飛彈系統模擬室的日子(劉錫輝)

    陳傳鎬獲得博士學位返國後,主持「衝壓引擎計畫」。1980年黃孝宗博士年屆60歲在美國退休,經介紹任國防部科技顧問,公文轉至中山科學院時,由第二所二組陳傳鎬組長簽報聘為顧問。初期在風洞實驗室樓上設置辦公室,邀請一些研究人員談話,他自己介紹稱為「張天錫」,沒多久,陳傳鎬主持的衝壓引擎計畫升級為天弓計畫,張天錫任主持人,陳傳鎬任副主持人。

  •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我在飛彈系統模擬室的日子(劉錫輝)

    史話》中科院往事追憶/我在飛彈系統模擬室的日子(劉錫輝)

    國防部中山科學研究院(中科院),於1967年開始籌備,1969年7月1日正式成立。為中華民國國防科技研發機構。主要目標為提升國防科技能力、建立自主國防工業,拓展國防及軍民通用技術。1967年我進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就讀時,接受中科院籌備處的學雜費用補助,1968年暑假在中科院籌備處實習,1969年畢業後便在中科院工作至1992年退休。

  • 涉密程度高!立院三讀中科院人員出國須經核准

    涉密程度高!立院三讀中科院人員出國須經核准

    立法院今日三讀通過《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設置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明定中科院得不逾設立時軍職編制員額限度858人內,任用科技專長軍職人員,而中科院人員未來出國出境,需經中科院核准。

  • 史話》龍城飛專欄/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6】

    史話》龍城飛專欄/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6】

    前文〈五之五〉刊出後關於筆者所詢「郝柏村與核研所爆炸組游世高博士談話,勉勵他要保持既有研究成果。所謂『爆炸組』為何?和核試爆有無關係?」張憲義博士回應解釋:「游世高博士是物理組老組長,候博士同學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在九鵬基地進行的一次模擬核試驗是由他們策劃的。」這是說核研所曾經安排模擬核試驗。1988年1月20日,AIT處長丁大衛來見郝柏村,要求拆除核研所有關設施,並說「美國的偵察衛星照相,顯示九鵬有小型核爆」。關於這件事,張憲義在其訪問錄中曾解釋並未真實地進行核爆,郝柏村之後的日記中也沒有說明此事,筆者相信張憲義的說法是正確的,如果台灣有過核爆,國際上不可能完全沒有任何報導。但是在九鵬進行的「模擬核試驗」為何?張憲義解釋:「那是球形高爆彈的飛板實驗,那個高爆炸裝置沒有核武器鈽,而是以天然鈾代替,自然也就沒有核彈內部的核心裝置。」然而他又說:「雖然不是真實核爆,但已踏入製造核武的那條紅線。」(《張憲義訪問錄》,頁91)既然為模擬,為何需要「以天然鈾代替」,整個過程仍需有進一步的釐清。而美方既已有線民提供中科院內部正確訊息,為何仍對郝柏村提到「九鵬」?筆者認為丁大衛的認知基於美方的政策以及解讀方式,不管台灣方面怎麼想怎麼說,美國有其判準的條件,其中有可能來自中共的壓力。另一方面,也看出兩方的文化差異,美國人講法治和程序,我們中國文化講人情世故,我的處境真的需要「核武」,但是美國人不配合演戲,而且硬是「拆台」,使得我們的國家領導人以及中科院的主管和同仁們在國人面前失了尊嚴。近日來,在《史話》上連載的「陳勝朗專欄」《外力干涉我國核武研發經緯(血淚篇)》,讀者在其中可以了解當年中科院核研所設施的被迫拆毀,許多當時參與工作者內心深處所感受到的恥辱和刺痛,在他們此後的歲月中一直沒有忘懷。筆者閱讀一些美國中央情報局負責人的說明以及解密的報告,他們把「張憲義事件」當作一場成功的間諜案在自豪,好像「美國隊長」維護了世界和平。其實美國人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只是不能以同理心感受到這件事帶給我們國民的難受與委屈,我們的需要,自己不能作主。

  • 史話》龍城飛專欄/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5】

    史話》龍城飛專欄/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5】

    前文〈五之四〉刊出後張憲義博士回應:「中科院派出美國短期受訓12個學員,受訓後集體『跳機』,兵工工程學院方光圻老院長就保過多人不回來,被記過多次,但他從不後悔!」關於方光圻先生,筆者在《傳記文學》民國95年(2005)3月號上查閱到崔雲清先生寫的〈兵工學校的兩位傑出兵工人物:方光圻、呂則仁〉,其中說:「民國四十五年以前,國防部曾開放軍人自費留學,但要先申請到國外大學的獎學金,還要兩位保證人,保證學成後返國服務,才准出國進修。方老師常常為這些學生寫介紹信、作保證人。但許多同學在國外獲得學位後,以環境為由,滯留不歸。老師為此,不知被國防部記了多少次過,但他從不為此皺過眉,依然樂此不疲。民國51年8月他升任陸軍理工學院(即為中正理工學院前身)院長時,因記過太多而誤了晉升中將的機會,他也未為此抱怨,仍舊來者不拒,繼續照寫,繼續照保。」方光圻(1898-1968),美國芝加哥大學主修物理,民國20年出任中央大學物理系主任,中國近代有名的女物理學家吳健雄即為其學生。民國31年方光圻任兵工大學校長,在中國對日抗戰最艱苦時期為國家培育了許多人才,其中包括日後為中共研發原子彈、氫彈以及火箭的幾位重要的科學家,如任新民、謝光選、郭燮賢等中國科學院院士(毛澤東在文革期間尚說「我們多數的專家都是由國民黨所培養的」)。筆者在此記述方光圻先生,懷念那個大時代,他們經歷了戰爭與動亂,深刻知道國家民族是老百姓生活與生命之所繫,失之則流離失所,受外人宰制,因此必須建設國家,而培育年輕人是我們國家民族能夠生存發展的命脈。在民國三十八年(1949)中華民國遭受嚴重挫折之際,少數人選擇跟隨政府來台,不忘其志,繼續努力培育年輕學生,以成為有知識、技能與品德的人。方光圻校長不因一些學生可能學成不歸而有懷疑與歧視的態度,只要有一部分回來,就十分可貴了。至於沒有回來的學生,筆者相信他們日後應會感念方光圻先生寬大的胸襟、慈煦的態度與深遠的期許,進而擴大他們的視野,繼續關注與培育年輕人,不論這個學生是何種國籍、種族與政治立場,皆應平等地對待與愛護。民國83年(1994)6月號《傳記文學》上由前中正理工學院車輛工程系主任陳國怡先生寫的〈方光圻與簡立-兩位對軍火工業教育貢獻最大任期最久的大學校長〉,內容豐富,然由於篇幅,無法在此摘錄,筆者希望日後有機會再予回顧。

  • 中科院晚間台東試射「無限高」飛彈 軍事迷嗨:聲音超震撼

    中科院晚間台東試射「無限高」飛彈 軍事迷嗨:聲音超震撼

    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22日晚間在台東成功鎮基翬漁港試射1枚「無限高」飛彈,外界研判應該是進行「強弓專案」的天弓三增程型防空飛彈。中科院與軍方則一貫不願回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