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之悲的搜尋結果,共30

  • 徐悲鴻〈秋興圖〉大隱於英  見證50年代中西交流

    徐悲鴻〈秋興圖〉大隱於英 見證50年代中西交流

    \n \n香港邦瀚斯「中國書畫」拍賣將於7月7日舉槌,此次將有11幅徐悲鴻及其高徒之作,首次釋出市場。 \n \n倫敦高校中國委員會(UCCL)所珍藏的徐悲鴻及其弟子的作品,係1946年,雖正值中國內戰,年輕藝術家外派留學的機會甚微,且倫敦也因為二戰飽受創傷,百廢待興,但張蒨英、費成武、張安治及陳曉南,仍在徐悲鴻的安排下負笈倫敦拓寬視野。 \n \n四位首度遠渡重洋的學子受到當地有關機構的接待,其中贊助並照拂四位囊中羞澀藝術家的UCCL,是專注教育資助之慈善基金會,多年來致力資助中、英學生交流,並於英國本土推動中國研究及中文教育。為表謝意,透過畫家吳詠香父親,即民國政府外交官吳靄宸博士從中接洽,這組共11幀畫作於上世紀50年代初贈予UCCL。 \n \n除了張安治等四人的作品外,這組畫作還包括了徐悲鴻及同輩大師齊白石、陳樹人之佳構。多年來,這組畫作大隱於英,在國際間亦鮮為人知。每幅作品均保留50年代畫框,頗為難得。 \n \n後疫情時期,香港邦瀚斯表示,拍賣會有可能以閉門形式進行,預展則採取預約安排。

  • 博納影業副總裁疑因影城停業墜樓亡 名導賈樟柯嘆「行業之悲」

    博納影業副總裁疑因影城停業墜樓亡 名導賈樟柯嘆「行業之悲」

    博納影業副總裁黃巍10日驚傳墜樓身亡,享年52歲,消息一出震撼業界,有報導指他疑因新冠肺炎疫情造成旗下影城紛紛停業,不堪負荷才想不開,但也有人指他單純受情緒問題影響,眾說紛紜。對此,名導演賈樟柯則轉發相關新聞,寫下4字:「行業之悲」。 \n據《東網》報導,黃巍10日凌晨被人發現在北京市悠唐購物中心墜樓逝世,博納影業隨後發聲明證實,但沒回應死因,相關工作人員也拒絕回應。有人指出,黃巍最後幾則在朋友圈的發文都與電影院事業有關,最後一次發文則是在4月13日,又有人說黃巍是因個人情緒問題才一時走上絕路,與疫情無關。 \n50歲導演賈樟柯對此回應「行業之悲」,之後更發文說:「應該考慮影城復工復產了」,並表示目前疫情趨緩,許多行業都已經復工,「有的電影企業日虧損100萬,100萬影院從業者需要生存啊。」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 雪山之王悲吼 雪豹保育等不得

    雪山之王悲吼 雪豹保育等不得

     有「雪山之王」之稱的雪豹,現已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易危」,處於瀕臨滅絕的狀態,大陸將其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主要在青藏高原和中亞山地活動,但因族群廣泛分布於中亞12個國家,跨境保護困難重重。 \n 北京大學動物學博士、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博士李娟攜手多國雪豹研究和保護機構,在國際科學期刊《生物保護》發表論文,為全球雪豹制定保護優先順序,並提出保護策略,是大陸首次針對雪豹保護帶頭提出建議,對維持全球雪豹保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 \n 學者構建棲地模型 \n 李娟表示,她自2009年開始研究雪豹,從三江源地區的雪豹保護現狀和保護對策,擴展到藏傳佛教對雪豹保護的作用、盜獵和氣候變化對雪豹保護的影響,以及全球雪豹保護規畫,此次發表的論文,填補了天山、羌塘等地的雪豹數據空缺,標示出目前最完整的雪豹出沒據點及數據。 \n 該論文顯示,研究人員在全球共收集到6252個雪豹出沒點,透過構建全球雪豹棲息地模型、空間優先度分析,識別出7個棲息地優先度在前10%且面積大於10000平方公里的棲息地(全球雪豹景觀保護單元),在這些雪豹優先保護棲息地中,面積最大的三塊分別是天山-帕米爾-興都庫什-喀喇崑崙山(78萬4226平方公里)、橫斷山(33萬8429平方公里)和阿爾泰山(17萬5186平方公里)。 \n 研究人員發現,天山-帕米爾-興都庫什-喀喇崑崙山在整個全球雪豹景觀保護單元網路中具有最高的中心度,其與另外4個保護單元連接,在維持整個全球雪豹景觀保護單元網路的連通度上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n 陸缺全國性保護規畫 \n 論文還指出了每個保護單元面臨的不同威脅,天山-帕米爾-興都庫什-喀喇崑崙山和阿爾泰山之間、天山-帕米爾-興都庫什-喀喇崑崙山和準噶爾-阿拉套之間、祁連山和橫斷山之間廊道存在窄點,且恰好被公路和鐵路截斷,需要特別注意。 \n 長期關注雪豹保護、大陸貓盟科學主任劉炎林認為,此次李娟與團隊的研究透過最全最新的數據為全球雪豹保護提供了系統的評估和建議,大陸科學家以前在全球雪豹保護工作中通常只是參與方,這次卻是帶頭者。但他同時指出,大陸目前仍缺乏全國性的雪豹保護規畫,除了大陸,其餘11個雪豹分布國都已制定全國性雪豹保護規畫,但全球卻有約60%的雪豹棲息地在大陸。 \n 李娟說,雪豹是青藏高原和周邊山地生態系統中最好的旗艦種、傘護種和關鍵種,這些研究和保護的努力並不僅僅只是為了保護雪豹,也關乎整個生態系統。

  • 台灣要走出傲慢與悲情

     針對兩岸30年來彼長我消的態勢發展,論者總喜從政治制度、經濟發展這些既顯性又可量化的指標來做詮釋,但政治制度、經濟發展的主體仍舊是人,拋開了人的特質談比較,所得出的結論常未能溯源探本,真要談翻轉處境,也就難直擊核心。 \n 政經的觀照當然重要,但為何看不到自己在這裡的盲點,其實就緣於當事者的心理,正如此,我們就常看到對同一社會現象,卻可以出現南轅北轍的詮釋,由此而採取截然相反的應對。 \n 即此,真想知道原來占盡優勢的台灣為何淪落到如今尷尬的處境,未來是否能再現風光,也就必須回頭返觀這30年來台灣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看待對方的。而在此,一言以蔽之,台灣之所以無視於大陸驚天動地的變化,無視於大國已然崛起,其實正緣於傲慢與悲情的這兩種心理。 \n 說傲慢,台灣歷史上其實並沒有傲慢的本錢,僻處東南,收納的是困於生計、多只在生死線上奮鬥的移民;及至國府來台,雖帶來諸多精英,卻畢竟是敗軍之將,心理上更如驚弓之鳥,也談不上面對大陸能有傲慢之姿。 \n 真讓台灣人有傲慢本錢的,是來自海峽開通後,看到兩岸社會,尤其是經濟發展的落差之大,而就此,除非你對歷史、對生命有深刻的反思,想不傲慢也難。想想,一個在台仍為生計打拚的計程車司機回去探親,在鄉親前就已是「衣錦還鄉」,你又如何能保持平常心!而這指的還是那些在大陸有親人者,沒親人的,少了情感的羈絆,更容易傲慢。有這傲慢,就看不到人家之長,就見不到人家的變化,就忘記了台灣從窮困到變成四小龍之一,也只30年時間,就對大陸40年來的崛起不能接受。 \n 這種傲慢,貶低了對方,更美化了自己。所以獨派的人會告訴你台灣在日據時代已較大陸任何地方進步,會強調國民黨部隊到台灣,看到自來水從牆壁出水的驚訝,於是,許多人就以「劣等種族」這種輕蔑的態度看待中國,好似台灣人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優生物種般。所以2008年三通時,獨派媒體談要拒絕大陸人來台,基本上就像歐洲人在談蠻族般,就怕他破壞了我們的文明,而其實當時大陸的經濟已經騰飛,大陸精英的視野已普遍接軌於國際。 \n 傲慢會讓人無視於兩方的消長,但消長大到一定程度,你也不能視而不見,2002年左右,大陸迅速崛起,台灣原當有所警覺,但另一個心理卻又迅速發揮了它的作用,讓台灣不能更開放地設想自己在兩岸未來的角色,而這心理就是悲情。 \n 悲情不是台灣所獨有,異鄉奮鬥的生活困頓難免讓人有悲情,但作為邊埵,被割讓給日本,這悲情在台灣就深化為社會的記憶。但悲情既是一種被欺負、被遺棄、遭時不遇的情緒,原該在台灣崛起後逐漸消失,可台灣有統獨之爭,悲情是獨派一定的心理特質,強化悲情也是他們凝聚力量的重要手段,對國民黨這統治者更需要以悲情來反抗,所以台灣崛起的歷史原因都必須與國民黨無關,對大陸更就不用說了,萬般都是這強者想吞噬我們的錯。如此,有了悲情,就理直氣壯於自己的沒落,就有與對方對抗的本錢。而也正因立於對抗,就看不到事物正向的可能性。如此,愈悲情愈對抗,愈對抗愈悲情,惡性循環下,終於將自己逼入死胡同中。 \n 從移民、從被殖民,台灣都自然會有悲情,但悲情只能作為掙脫困境的心理動機,一旦擴展到其他部分,人就會盡將自己的困境歸咎於別人,兩岸之間,你總如此,當然就看不到自己會落到如此地步的原因。 \n 談兩岸,這傲慢與悲情的心理就如此障礙了台灣人的視野,收縮了台灣人的心胸,使台灣原來「雖小猶大」的立基盡失。而如今,在現實逼迫下,台灣開始有許多人覺得必須更有兩岸的連結,但如果不回看這心理,恐怕傲慢就會轉成自卑,悲情卻更愈演愈烈,那就何只不能看到台灣在兩岸中可以有的角色,也難以想像出台灣可能創發的未來。(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 大港口之冬 記錄部落悲情歲月

    大港口之冬 記錄部落悲情歲月

     原住民族文化園區發表30周年原住民族樂舞新作《大港口之冬》,將於9、10兩日在娜麓灣樂舞劇場演出。這是園區首部長達90分鐘的樂舞創作,中場不休息,除了考驗舞者耐力,也挑戰觀眾觀賞習慣,未來這齣戲劇也有機會到其他地方巡演。 \n 《大港口之冬》取材1877至1878年清朝末年,沈葆楨開山撫番政策開發東部,引發阿美族的港口與奇美等部落反抗,最後遭清兵誘騙屠殺的歷史事件。大港口位於秀姑巒溪口,當年的悲劇迄今仍是部落難以痊癒的傷口。 \n 戲劇藝術總監為懷劭.法努司,他也是阿美族人,他說,阿美族是海洋民族,這齣戲用意象方式表現人與海的對話,像清廷入侵就以鯊魚和海豚,隱喻清兵和原住民的戰爭。劇中也能見到阿美族的慰靈、海祭、晉階、復歸、送靈等場面。 \n 原住民族文化發展中心主任曾智勇表示,歷史學家說,台灣原住民族近代史是一齣悲情的歲月,「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必須先知道,才能選擇怎麼面對」。這齣30周年大戲,是以原住民族史觀,以藝術展演方式讓民眾深度認識原住民,也讓社會認真看待與思考,原住民族未來發展方向。 \n 《大港口之冬》於9、10日各演出兩場,上午10時30分和下午2時30分開演,節目長90分鐘,演出前有10分鐘導聆,中場不休息,歡迎遊客到娜麓灣樂舞劇場欣賞。

  • 《悲戀之歌》聆賞作曲家姚讚福

    《悲戀之歌》聆賞作曲家姚讚福

     「我君離開千里遠,放阮孤單守家門;袂吃袂睏腳手軟,瞑日思君心酸酸」,不少人朗朗上口的《心酸酸》,是作曲家姚讚福創作,於1930年代創下台語流行歌最佳銷售量。但他一生卻充滿波折和不幸,在他往生後50年,媒體工作者林良哲以訪查方式詳實紀錄了他的創作歷程,完成了《悲戀之歌:聆賞姚讚福》一書。 \n 昨天上午新書發表會上,林良哲以留聲機播放1936年時原主唱「秀鑾」演唱的《心酸酸》,現場一片寧靜,出席活動的姚讚福子女們細心聆聽、忍不住眼眶泛紅,彷彿將思緒拉回到小時候,全家團圓和樂的時光,又感慨父母一生的遭遇。 \n 林良哲表示,姚讚福已經過世半世紀,很多寶貴資料都已經遺失,他試著從姚讚福的歌曲和訪查他的子女、朋友和同事等去拼湊故事;但故事還沒來得及說完,還有很多資料又陸陸續續發現,他這個「說故事的人」會繼續說下去。 \n 姚讚福的大女兒姚美智說,她從小很早熟,也看到了很多人情冷暖,現在看到了父親的歌曲不斷被傳唱,他的故事被注意,應該就是父親最大的安慰。 \n 姚讚福還創作過《悲戀的酒杯》、《我的青春》、《姐妹愛》等歌曲,戰前與鄧雨賢齊名,但戰後因時勢變遷及流行歌市場的轉變,讓他有志難伸,此書紀錄他的故事,也是台語流行歌的興衰故事。

  • 《悲戀之歌》作曲家姚讚福故事新書發表

    《悲戀之歌》作曲家姚讚福故事新書發表

    中市文化局出版《悲戀之歌:聆賞姚讚福》,今日新書發表,作者林良哲指出,希望藉由此書紀錄他的一生傳奇,留給後人緬懷他的音樂作品。

  • 悲戀之歌:作曲家姚讚福故事新書發表

    悲戀之歌:作曲家姚讚福故事新書發表

     「我君離開千里遠,放阮孤單守家門;袂吃袂睏腳手軟,瞑日思君心酸酸」,不少人朗朗上口的《心酸酸》,作曲家姚讚福於1930年代創下台語流行歌上上最佳銷售量,但一生卻充滿波折和不幸,在他往生後50年,媒體工作者林良哲以訪查方式,詳實記錄了他的創作歷程,完成了《悲戀之歌:聆賞姚讚福》一書。 \n \n 在今天上午的新書發表會上,林良哲以留聲機播放1936年時原主唱「秀鑾」演唱的《心酸酸》,現場一片寧靜,出席活動的姚讚福子女們也細心聆聽、忍不住眼眶泛紅,彷彿將思緒拉回到小時候,全家團圓和樂的時光,又感慨父母一生的遭遇。 \n \n 林良哲表示,姚讚福已經過世半世紀,很多寶貴資料都已經遺失,他試著從姚讚福的歌曲和訪查他的子女、朋友和同事等去拼湊故事;但故事還沒來得及說完,還有很多資料又陸陸續續發現,他這個「說故事的人」會繼續說下去。 \n \n 姚讚福的大女兒姚美智說,她從小很早熟,媽媽也習慣將很多酸甜苦辣告訴她,她也看到了很多人情冷暖,現在看到了父親的歌曲不斷被傳唱,他的故事被注意,應該就是父親最大的安慰。 \n \n 《悲戀之歌:聆賞姚讚福》一書是文化局出版典藏台中系列中,首度以台語作曲家為主題;姚讚福還創作過《悲戀的酒杯》、《我的青春》、《姐妹愛》等歌曲,戰前與鄧雨賢齊名,但戰後因時勢變遷及流行歌市場的轉變,讓他有志難伸,也是台語流行歌的興衰故事。

  • 2016韓國之悲!RM收攤、A咖男星捲性侵、他自殺

    2016韓國之悲!RM收攤、A咖男星捲性侵、他自殺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韓國娛樂圈今年也可說是動盪不安,儘管還是有不少喜事,可讓粉絲不捨與震驚的相對較多;尤其年底時刻,人氣節目《Running Man》突然宣布收攤,堪稱最嚇壞海內外粉絲。 \n韓國今年可說大小事不斷,其中Running Man突在年底傳出宋智孝與金鐘國「被下車」的消息,最讓粉絲震驚,隨後其他成員決議同進退,因此RM確定在2017年2月播出後完結;這舉動讓剩餘的6位成員都難過不已,甚至鞠躬向粉絲道歉,但許多RM粉絲卻是更不捨大夥兒。 \n另外,南韓總統朴槿惠的「閨蜜干政」更是震撼演藝圈,傳出她伸手介入娛樂圈,對特定人物封殺或是支持,當時讓朴海鎮、PSY、Jessica、金秀賢以及YG等都遭受波及。不過每個被點名的人均否認,事後許多藝人更走上街頭抗議朴槿惠,要求她下台。 \n而曾經演出《背叛愛情》「宙王」的男星金成珉在今年6月在住處上吊自殺,送醫後仍昏迷,最後他被斷定為腦死,在家屬同意後,決定將金成珉的腎、肝臟以及眼角膜捐出,遺愛人間。金成珉自殺原因是因與妻子爭吵,事後他妻子哭著道歉「都是我的錯」,透露當晚他喝醉回來,應該要安撫他情緒。 \n至於另一大爭議事件,則是在韓國發展的台灣女星周子瑜被冠上台獨標籤,此事件鬧得風風雨雨,她也出面道歉,引發中韓與台灣三方緊張關係。不過她與所屬的TWICE在事件過後反而人氣更旺。 \n今年韓國娛樂圈還有不少男星捲入性醜聞,包含被4名女子控訴強暴的朴有天,他被冠上「廁所王」封號,不過最後4女都撤告,雖洗刷冤屈,但還是被認定與酒店妹交易,形象全毀;另外,給人好爸爸形象的42歲韓國男星嚴泰雄,他被控訴在按摩店「霸王硬上弓」,可調查後確認他是先預約買春,女員工與老闆為了敲詐不成才謊稱性侵,儘管沒有性侵罪名,可也因買春遭罰100萬韓幣。 \n除了幾項較為讓人震驚與不捨的新聞外,其實韓國娛樂圈今年也有不少喜事,包含宋慧喬與宋仲基的《太陽的後裔》紅遍亞洲,具惠善、安宰賢閃婚以及全智賢升格當媽等也讓許多粉絲興奮不已。 \n

  • 投書-十二生肖獸首之悲

     伴隨著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一番話,成龍捐贈的十二生肖獸首將被移除,這樣的舉措無疑是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民進黨一步步「去中國化」步驟的序曲之一。 \n 追溯十二生肖獸首的出生,原本是北京圓明園海晏堂前的噴水池的一部分,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圓明園被毀,園內各種珍寶都被英法聯軍搜刮一空,其中也包含了這十二生肖獸首。 \n 火燒圓明園,代表著清末中國那段被列強侵略的歷史,十二生肖獸首伴隨著歷史的恥辱,在世界各地被拍賣競標。 \n 國際巨星成龍捐贈十二生肖獸首至故宮南院,其秉持著「尊重文明,保護文化」的宗旨為出發點。 \n 作為台灣女婿的成龍,其親赴故宮南院和對台灣的重視,卻被扣上「文化統戰」的大帽子,實在令人不解。 \n 台灣現今意識形態的政治鬥爭,各種有關「中國」、「中國歷史」和「中華」有關的各種歷史都要去除、移除,這比起當時列強入侵還有者過之而不及的恐怖,因為就如同要急急忙忙切斷與自己祖宗的根一樣,為了要急於自成一國,甚至可以連祖上父母都跟自己無關。 \n 台灣社會裡瀰漫著這樣一股「去中國化」的氛圍,使得十二生肖獸首再次「消失」,與150多年前火燒圓明園不同,一個是列強的掠奪,另一個卻是自己人與自己人因意識形態不同的內耗而產生的悲劇。

  • 投書》十二生肖獸首之悲

    伴隨著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一番話,成龍捐贈的十二生肖獸首將被移除,這樣的舉措無疑是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民進黨一步步「去中國化」步驟的序曲之一。 \n追溯十二生肖獸首的出生,原本是北京圓明園海晏堂前的噴水池的一部分,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圓明園被毀,園內各種珍寶都被英法聯軍搜刮一空,其中也包含了這十二生肖獸首。 \n火燒圓明園,代表著清末中國那段被列強侵略的歷史,十二生肖獸首伴隨著歷史的恥辱,在世界各地被拍賣競標。 \n國際巨星成龍捐贈十二生肖獸首至故宮南院,其秉持著「尊重文明,保護文化」的宗旨為出發點。 \n作為台灣女婿的成龍,其親赴故宮南院和對台灣的重視,卻被扣上「文化統戰」的大帽子,實在令人不解。 \n台灣現今意識形態的政治鬥爭,各種有關「中國」、「中國歷史」和「中華」有關的各種歷史都要去除、移除,這比起當時列強入侵還有者過之而不及的恐怖,因為就如同要急急忙忙切斷與自己祖宗的根一樣,為了要急於自成一國,甚至可以連祖上父母都跟自己無關。 \n台灣社會裡瀰漫著這樣一股「去中國化」的氛圍,使得十二生肖獸首再次「消失」,與150多年前火燒圓明園不同,一個是列強的掠奪,另一個卻是自己人與自己人因意識形態不同的內耗而產生的悲劇。 \n(羅鼎鈞/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台生) \n

  • 石之瑜:不濫權就是假台獨

    石之瑜:不濫權就是假台獨

    近來台灣詐欺犯從第三地解送大陸的案件,暴露出台獨思想為了延續氣勢,反而受制於反中立場,任人予取予求。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認為,這樣的偽善勢必讓台獨更加沮喪,而更需要仰賴濫權來彌補。 \n石之瑜今日投書《中評網》表示,早在李登輝時代開始,前後一致絕無例外的台獨人格特點,就是必定會濫權,且進入陳水扁時代就更變本加厲。幾乎可以說,如果沒有濫權的話,這個政客一定是個假台獨。 \n石之瑜分析,因台獨不但有歷史悲情的想像,又遭遇國際現實的制約,文化上更有長達51年的日本殖民壓迫及儒家文化的尊卑意識,因此人格上充滿了被剝奪的恐懼,亟須得到彌補。以至於進入職位之後,立即嘗到無法抗拒的權力滋味,還有因為擔心失去權力就不斷試探極限何在的衝動,導致不斷擴權自為。 \n台獨主張在政壇看似無往不利,其實卻掉進一個思想空洞化的陷阱。在兩岸關係上顛覆了一個中國原則。把凡是不厭惡中國的對象都當成濫權對象,成為無往不利的政治正確手段。其結果變成「台獨」到底是什麼?獨立的價值到底在哪裡?都因為反中的政治正確,而不需要回答。如今,中央政權在握前夕,搶錢爭權的硝煙早就瀰漫;思想空洞化的趨勢幾乎積重難返。 \n

  • 小英帶賽釀地震?羅智強:別複製綠營惡質手法

    小英帶賽釀地震?羅智強:別複製綠營惡質手法

    南台灣發生大地震,不認同民進黨的網友將之歸因於蔡英文帶衰。前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今日投書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表示,面對天災,我們都應以感同身受的心情去祈福,和誰當選總統無關,所謂帶賽說法,其實和消費馬總統的「死亡之握」一樣荒謬,不必複製綠營過去的惡質手法,因為我們和他們不一樣。 \n \n羅智強指出,綠營以惡質迷信的死亡之握攻擊國家元首,卻也可以看見,這些政治人物的心術不正與短視淺薄。如果段宜康、高志鵬、柯文哲等人的「死亡之握」邏輯成立,那麼今天網路上有網友把天災說是蔡英文帶衰,扣一頂「千悲小英」的帽子難道也成立? \n \n蔡英文上台了,羅智強認為,不必複製綠營過去的惡質手法,他們可以,但我們就是不可以,因為我們和他們不一樣!如果我們走上過去批評或痛恨的道路,既然都一樣,這世界又何需我們的聲音呢?

  • 《蘆葦之歌》紀錄加害國與受害者的特殊情誼

    1997年由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拍攝《阿媽的秘密》所找到的50多名慰安婦接連凋零,所幸部分慰安婦尚留有口述歷史作為時代見證。 \n《蘆葦之歌》導演試圖用另種角度觀看這些在歷史中顯得卑微且飽受折磨的慰安婦,在痛苦的時代中有些人埋著秘密嫁了,只是一旦被丈夫發現深埋的秘密,往往是離婚收場。 \n可是《蘆葦之歌》的導演不僅希望外界用同情、尊敬、悲情的目光看待這些慰安婦,而是在承受了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後,這些慰安婦們在社會的不聞不問與棄絕下堅強度過,那麼如今年輕人在面對生命挫折,還有什麼可以怨恨的?

  • 龍劭華詮釋御廚 入戲難出

    龍劭華詮釋御廚 入戲難出

    大愛長情劇展將在7月22日起推出由金鐘影帝龍劭華、金鐘影后林美照主演,《党良家之味》這對資深演員把老年夫妻亦悲亦歌的人生詮釋得相當到位。同時擔任導演的製作人林子平表示,劇中有許多飲食的場景,主要是想表達餐飲是夫妻共同的事業。此外,以往都在服務別人,到了晚年才有機會體會兩人真正相處的共同時光;也因此,想藉由喝咖啡與做拿手菜,來表現生活日常細微的事情帶來的幸福感。 \n金鐘影帝龍劭華詮釋過許多角色,進入《党良家之味》這個角色,讓龍劭華很難跳出來,龍劭華說,我不曉得為什麼久久跳不出來,真的太感動了,這個故事太感人了,尤其是夫妻之間的那種恩愛,那個扶持那種感覺,大概是我也年紀到了,有那種感受,看到精彩片段的時候,我是一面看一面掉眼淚,一直在掉,然後分不清真的人老了容易掉眼淚,還是這個戲因為太感人了。尤其是面對癌末的阿裁(林美照飾),心痛難以言喻的那幾場戲,令現場的工作人員頻頻拭淚。 \n劇中有癌症、有死亡、有大體捐贈的情節。林子平導演希望戲劇基調不要太沉重,雖然有悲傷的時候,但更多的是正面力量;因此,以詩意的手法處理濃厚的悲傷情緒。比如,有一場戲是:吳楊裁的大體被啟用之前,學生採訪吳党良,由他分享吳楊裁共同的生命經驗。大愛長情劇展 週一至週五 12:30首播 22:00重播

  • 千人送別徐悲鴻夫人廖靜文

    千人送別徐悲鴻夫人廖靜文

    中新網報導,北京6月20日上午,書畫、雕塑等各界人士約上千人雲集,為著名畫家徐悲鴻夫人廖靜文追悼。徐悲鴻弟子吳作人之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廖靜文是一位文靜、美麗的女性,同時肯定了「廖靜文一生為徐悲鴻而活的說法」。 \n \n廖靜文是徐悲鴻的夫人,二人於1945年結婚。在抗日戰爭時期,她放棄了金陵女子大學的優裕條件,與徐悲鴻共同節衣縮食捐款支援抗日戰爭。在徐悲鴻去世後,毅然將徐悲鴻1250餘幅遺作及一批珍貴書畫名作捐出。 \n \n在畫家吳作人之女的印象中,廖靜文年輕時十分文靜、美麗,「徐悲鴻先生是我父親的恩師,第一次見廖靜文先生時我才七八歲。當時她和徐悲鴻先生偶爾會到我們家來。後來我父親、母親辦畫展,廖靜文先生也會出席開幕式。她與徐悲鴻先生年齡相差二十多歲,一直一心一意的照顧他,也很關心中國美術事業」。 \n \n「她把宣傳徐悲鴻當作一項事業對待,寫書、寫文章,乃至親自編排宣傳提綱、每件作品的解說。對徐悲鴻的作品,她研究得深、研究得透,任何人只要喜歡、熱愛徐悲鴻,她都會提供各種便利條件。」著名畫家楊力舟與廖靜文接觸頗多。他表示,廖靜文一生都兢兢業業為美術事業貢獻力量,「這是很了不起的」。 \n \n廖靜文,湖南長沙人,1923年4月出生於湖南省。1943年任重慶中國美術學院圖書管理員,同年進入成都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化學系學習。1945年和徐悲鴻結為伴侣。因病於2015年6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壽92歲。

  • 有話要說-悲「陸生之父」遠去

     「大陸教育」為中國研究之重要一環,台灣前往大陸求學的台生,長期以來受限於大陸學歷採認的門檻,畢業後能返台持續大陸教育研究者,少之又少。加上新生代在台灣主權優先的長期影響下,對於大陸充滿不信任情結,在大學教師一位難求的情況下,願意長期投入對岸教育研究者,更是鳳毛麟角。 \n 而原先少數長期鑽研大陸教育研究、堪稱國內「陸生之父」的淡江大學楊景堯老師,因病過世,讓台灣的大陸教育研究斷層處境雪上加霜,也為兩岸大學生交流研究蒙上隱憂! \n 認識景堯兄的人都知道他的直腸子脾氣,哪怕是在對岸爭取台灣學術的立場與發言權,或者在台灣爭取來台陸生的權益上,他也據理力爭、毫不退縮。 \n 透過長期對於大陸研究的專業與關懷,2010年通過陸生三法後,他反對「三限、六不」政策,呼籲以平常心公平對待陸生。而後每年定期追蹤及分析來台陸生的人數與學習狀況,結合來台陸生,陸續出版書籍。2012年底他針對台灣高教面臨少子化時,提出了公立大學也需加入退場、以維持高教公平等的呼籲;2014年他又談到台灣要誠實面對招收陸生的動機,並好好整備高教品質等。 \n 楊教授除了是台灣大陸教育研研究中,產量最豐與敢言者,其研究議題之前瞻性也幾乎無人可及,近年來其研究成果頗受國際矚目。他從大陸教科書中觸及官方敏感神經的公民教育議題,國際上中小教科書中對於中國想像等研究、台灣高教對於國際招生中的磁吸效應、到陸生來台的適應與挑戰等議題,都能一次又一次在港、澳、新加坡、日本,甚至兩岸發聲,喚起世人,尤其是陸生的共鳴。 \n 他像一位寂寞的諤諤之士,透過這些超越時代的遠見、諍言及學術研究,屢次對兩岸官員、學界、學生,進行對話,雖然遭受挫折與誤解的場合多過接納,但他依然抱持「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豪情,毫無所懼。 \n 楊教授的離去,固然令人傷悲,但台灣「大陸教育研究」不能因此而斷層,陸生等議題希望能有更正面之發展。

  • 舞動漂鳥之歌 盧怡全翻轉悲情

    舞動漂鳥之歌 盧怡全翻轉悲情

     「勸君切莫過台灣,台灣恰似鬼門關…」,在幽淒〈渡台悲歌〉的變奏放送下,召喚的鈴音響起,在現代舞肢體線條的流動之間,一場客家土樓前的千年祭典儀式緩緩開展,編舞家盧怡全透過舞作《客風‧漂鳥之歌》娓娓訴出對客家的情感。 \n 盧怡全是新古典舞團創辦人劉鳳學的學生,也是劉鳳學卸下編創工作後的接班人。從小生長於新竹客家庄的盧怡全,從小習舞,是劉鳳學眼中極有特色與才華的舞蹈人才,這次的《客風‧漂鳥之歌》,是舞團繼唐樂舞、原民樂舞之後,首度以客家文化為題材入舞,也是盧怡全以客家子弟身份,以現代舞手法重新翻轉傳統客家印象之作。 \n 舞作中,他以簡約寫意的身體線條轉化客家的勞動肢體,以土樓的舞台意象,詮釋客家人對天地的虔敬祈求與不斷流離遷徙的歷史過程。同時,盧怡全還邀客家歌手謝宇威改編客家傳統曲調,以老山歌、平板與客家小調為基礎,加入新的和弦重新演唱。 \n 盧怡全認為,客家人所具備的落地而生的草根性,是不斷流離之下,為了生存而不得不被鍛鍊出的民族性格,雖然傳統應當被尊重,但不該被歷史困住,「我不想賣弄悲情,只想傳達客家人總是努力找出口、向前行的正向能量,提供現代客家生命歷程的一個出口。」 \n 《客風‧漂鳥之歌》12月5日至7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投書-7歲童立志上名校之悲

    投書-7歲童立志上名校之悲

     湖北武漢市市民曹女士最近憂心忡忡,因為她的孩子,一個只有7歲的小學二年級學生,將QQ簽名改為「我要上清華北大」,並不斷暗示媽媽關注。 \n 即使在社會轉型時期,高等教育依然是人生突破和階層跨越的重要路徑,是人們向上社會流動的主渠道。對於年僅7歲的孩子來說,「清華」、「北大」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和空洞的符號;然而,稚嫩的她,卻明白清華、北大在成人世界中的分量。 \n 「我要上清華北大」在本質上是一種過度社會化,是角色越位的另類演繹。對於小女孩來說,過度社會化超越了心理和生理年齡的承受程度,是一種「揠苗助長」式的畸形情況。 \n 作為中國最好的兩所大學,清華、北大承載著人們厚重的教育期望和人生夢想。對高考狀元的炒作,對知名學府的過度追捧,讓孩子們身不由己地被裹挾在教育流水線上,過早地用成人思維來看待這個世界,夢想逐漸單一化、模式化。可是,在一個充滿活力的社會裡,孩子們的夢想應該是多元的。 \n 面對「我要上清華北大」,不能簡單粗暴地指責孩子功利與世故。畢竟,功利是一條環環相扣的利益鏈條,除了成人世界的影響,網絡空間、影視媒介同樣難辭其咎。功利與算計在日常生活中大行其道,世故與圓滑在社會互動中習以為常;在這樣的格局下,要給孩子一個純粹的完美世界,注定是虛妄的紙上談兵。 \n 不論是小學畢業生的「金錢夢」,還是小學二年級學生「情書不敵iPhone」,抑或「我要上清華北大」,孩子們的價值觀念和行為模式都深刻地打上成人的印記,投射著社會現實的集成影像。如果不糾正功利與勢利的教育觀和價值觀,如果不去幫助孩子們塑造一個健康的精神世界,難免會落入「雙輸」局面。

  • 產前憂鬱釀悲 孕婦墜天空之橋一屍兩命

    搜救隊員從山谷裡把跳橋孕婦救上來,一刻不敢耽擱緊急送醫,南投著名觀光景點「天空之橋」,監視器畫面拍下身懷六甲的劉姓孕婦,19日晚上8點多出現在吊橋橋頭東張西望,接著慢慢走到橋中央,當時一對情侶剛好走過,目擊婦人從橋上一躍而下,嚇得中途折回來報警救人。 \n由於山谷深達70多公尺,暗夜搜尋相當困難,警消一開始只能拿著手店同大範圍搜索,一開始只找到婦人遺留的私人衣物和門票,隔了2小時才在山谷裡,找到奄奄一息的劉姓婦人。 \n一開始還有呼吸心跳,劉姓婦人送醫後卻回天乏術,婦人日前才因產後憂鬱症就醫治療,家人還要他安心待產,沒想到婦人依舊選擇跳橋輕生,一屍兩命家屬無限悲痛。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