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九歌的搜尋結果,共89

  • 舞台設計宗師 李名覺90歲辭世

    舞台設計宗師 李名覺90歲辭世

     據《美國劇場》雜誌在推特發表貼文指出,曾為頂尖瑪莎葛萊姆舞團、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設計舞台的劇場設計大師李名覺日前在美辭世,享壽90歲。來自大陸的李名覺和台灣頗有連結,曾為雲門舞集設計《紅樓夢》、《九歌》、《家族合唱》與《焚松》的舞台,雲門創辦人林懷民表示,「他的影響力是一整個世代,人稱『名朝』,許多劇場重要的設計師都是他的子弟兵。」

  • 愛心不因疫情打烊 世界和平會結合九歌演出「終結餓夢」

    愛心不因疫情打烊 世界和平會結合九歌演出「終結餓夢」

    今年受新冠疫情影響,許多人面臨被迫失業或放無薪假,對低收入家庭而言衝擊更甚,世界和平會今年再度與九歌兒童戲劇團攜手合作,於今(18)日推出「東郭獵人狼」戲劇,透過認購公益入場券方式,將活動結餘全數做為搶救受飢兒之用,期待未來「終結餓夢」。

  • 「天生一對」跆拳少女 張英珉獲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

    「天生一對」跆拳少女 張英珉獲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

    作家張英珉是得獎常勝軍,曾獲近300種大大小小的文學獎項,除了第39屆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近日再以《跆拳少女》獲得第28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小說描述少女嘉妮發現在跆拳比賽場上的對手,竟然是跟她長得一模一樣、從小因父母離異而分開十年的雙胞胎妹妹嘉露,宛如跆拳版的電影《天生一對》。

  • 台灣文壇的雲中君

    台灣文壇的雲中君

     我有幸認識這樣一位前輩,在長達35年的交往過程中,與他一齊見證了台灣出版界的榮景,以及盛極而衰的時代趨勢下,身為出版人的落寞與風骨。

  • 文壇並行 五小亦敵亦友

    文壇並行 五小亦敵亦友

     70年代的台灣文壇曾經有過一段文學出版的榮景。1968年林海音創辦純文學出版社,1972年姚宜瑛成立大地出版社,1975年隱地成立爾雅出版社,1976年詩人楊牧、瘂弦和葉步榮、沈燕士合資創立洪範書店,最後是1979年蔡文甫創辦九歌出版社。這五家出版社,規模都不大,合稱「五小」,雖然彼此友好,互相競爭也不在話下。 \n 隱地回憶,那份友好,源自純文學的林海音,「她就像吸鐵磁,把大家聚在一起。她家的客廳,本來就是文壇作家聚會的地方,她提議,既然我們都是出版文學書的同業,是不是該聚會交流?所以就一個月一次聚會,在福華飯店吃早餐,討論出版事務。像是哪家書店拖欠款,我們幾家出版社一起抵制,書店就不敢再欠了。」 \n 但五小都出版文學書,路線相近,自然有競爭。隱地表示,當年洪範出版的作家比較學院派,九歌偏向大眾,爾雅介於其間,與九歌之間就有不少互相爭取作家出書的情結。像是琦君的書,早期都在爾雅出版,後來卻換到九歌出,就有這麼一段攻防。 \n 隱地回憶,蔡文甫是《中華日報》副刊主編,每次琦君的文章在《中華日報》刊登,給的稿費都特別高,甚至和當時兩大報副刊稿費相同水準。琦君發現之後,面對蔡文甫的邀稿,盛情難卻,於是答應九歌出書。隱地尊重作家想法,但向琦君表示,希望下一本書能回到爾雅出版。 \n 沒想到沒多久隱地又看到琦君在九歌出了第二本書。詢問琦君才知道,原來蔡文甫從報章剪下作家文章,收集成一本剪報,就直接出書,對當時不少住在國外的作家如琦君、王鼎鈞而言非常方便。隱地評估後,覺得無法照樣執行,決定坦然放手。不過,兩人亦敵亦友的同業心結,後來也逐漸化解,不再有競爭心。

  • 收集剪報向作家邀稿 蔡文甫鍥而不捨

    收集剪報向作家邀稿 蔡文甫鍥而不捨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在70年代時,蔡文甫的九歌出版社、隱地的爾雅出版社、林海音的純文學出版社、姚宜瑛的大地出版社、瘂弦楊牧等人的洪範書店五間致力於文學出版的出版社,合稱「五小」,而九歌又是「五小」之中最晚成立的「老么」。但在蔡文甫的鍥而不捨之下,許多名作家還是被他的誠意打動,願意在九歌出書。 \n \n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回憶,當年許多作家礙於情份,多半會只在同一家出版社出書,但蔡文甫在拿捏出版圈情誼的同時,意志力堅強,鍥而不捨,「像是他會記得作家的生日,打電話祝壽,向梁實秋邀稿的時候,他也會去陪梁實秋吃小吃。」包含梁實秋、余光中、琦君等文學名家,後來作品都有在九歌出版。 \n \n陳素芳表示,像是作家、文人張繼高,曾堅持「不出書、不教書、不上電視」的三不原則,蔡文甫為了邀他出書,主動從報章雜誌剪下張繼高的文章,收集成冊後,再拿給張繼高看,詢問能否出版,若被退回就再重來。就是這樣的堅持不輟,讓張繼高最後破例在九歌出版了三本文集。 \n \n蔡文甫在擔任《中華日報》擔任副刊主編時,也是以同樣的堅持,向梁實秋邀稿,「當年兩大報《中國時報》、《聯合報》副刊稿費高,《中華日報》的稿費絕對比不上兩大報,但他還是多次誠懇的向梁實秋邀稿。後來梁實秋被他的誠意打動,一篇稿會寫成三個版本分別投稿不同報紙,其中一份就是給稿費最少的《中華日報》。」 \n \n陳素芳回憶,蔡文甫雖然意志堅定,但在工作上不擺姿態,曾說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對她很信任。尤其是最初九歌只有蔡文甫和陳素芳兩名員工,一起走過剛開始「校長兼撞鐘」的時期。她表示,蔡文甫後來每次要寄信給作者時,都一定會讓她也看過,因為他說兩人是「一起學習長大的」,沒有老闆姿態,讓她非常感動。 \n \n陳素芳表示,蔡文甫也是個有雄才大略、與時俱進的出版人,例如九歌出版最多文學選集的文學出版社,為的是保存重要的文學史料。九歌也陸續創辦主打生活書籍的健行文化,以及出版翻譯書的天陪文化,拓展出版路線。 \n \n陳素芳表示,蔡文甫會在看似沒有機會的時候,自己想辦法創造新機會,「例如當年少兒書籍大部分是翻譯書,他想想決定不如由九歌來創辦少兒文學獎,鼓勵兒童青少年相關文學書籍的創作。沒有路的時候,就自己去開一條。」

  • 蔡文甫哄么女出書 成暖心回憶

    蔡文甫哄么女出書 成暖心回憶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近年蔡文甫逐漸將出版事業交棒給3位女兒,擔任九歌出版社發行人的么女蔡澤玉表示,九歌出版社猶如備受家中寵愛的小弟,從小就常常全家一起幫忙出版社出貨、打包,父親也從她們小時候就常灌輸一個觀念,「他常說,將來我們要好好一起經營這間公司,一起參與九歌。」 \n 女兒讀書 他在旁看稿 \n 然而蔡文甫還是尊重女兒「想出去看看」的想法,因此蔡澤玉先在其他出版社工作一段時間,才在2010年回到九歌工作。蔡澤玉表示,父親向來是慈父,雖然不常談心,卻默默關心,女兒從小到大的獎狀、成績單都會細心收好,幾乎沒有發過脾氣,也不曾把工作上的壓力帶回家,「他會給我們很多空間去做想做的事。」 \n 蔡澤玉表示,她從小和父親共用書房,每天晚上她讀書,父親在旁邊忙工作,靜靜地相處,「爸爸是工作狂,晚飯過後,他就進書房工作,有時是厚厚一疊原稿,有時是一本本藍圖,爸爸慣用那種很粗的紅色簽字筆批改,寫完後很難手不紅。」 \n 有個開出版社的爸爸,也為蔡澤玉的童年增加不少意外的樂趣。像是蔡澤玉小學的時候,曾經寫過一篇描述郊遊的作文,就被蔡文甫偷偷留下,拿去投稿《中華日報》的兒童版面。刊登後又來問女兒,兒童版主編說她文章寫得很好,要不要開專欄,每周寫一篇? \n 練習作文 變教學範本 \n 想起這段有趣的回憶,蔡澤玉忍不住笑了,「一周要寫一篇作文,我當時還是小學生,當然說不要,但爸爸好說歹說,我就真的寫了,後來還因此集結出了一本書《小女生世界》。」 \n 同樣的劇情在蔡澤玉國中再度上演。為了練習高中聯考的作文,蔡文甫提議,每周日下午由他出題給女兒寫作文,寫完給他批改,就這樣寫了一個學期,「最後爸爸把這些文章集結,出版成一本教作文的《怎樣學好作文》,我寫的文章變成裡面的示範,還用本名發表,他卻化名『林老師』幫我批改、講評。」蔡澤玉笑說,沒想到被爸爸騙出書,還被騙兩 \n 次,簡直是黑歷史!

  •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 文學傳播掌舵 蔡文甫95歲逝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 文學傳播掌舵 蔡文甫95歲逝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的九歌,為台灣80年代文學的黃金時代推波助瀾,慧眼打造王鼎鈞、杏林子、琦君、林清玄等名家,也陸續挖掘出朱少麟、楊富閔等作家。他曾表示:「好的文學作品,永遠是我人生路上令人流連忘返的風景。」詩人向陽認為,蔡文甫可說是文學傳播的掌舵者。 \n 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表示,蔡文甫近年身體還算健朗,雖然不管事,每天早晚都還是會到出版社巡巡看看,這幾個月才因抵抗力較弱,肺炎時好時壞而住院。她也感謝蔡文甫,「謝謝蔡先生,您是我永遠的老闆,唯一的師傅。今生已了,祈願來世再結師徒緣!」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擇期舉辦追思會。 \n 陳素芳自1982年起在九歌擔任編輯,和蔡文甫共事38年。她表示,蔡文甫作為編輯、出版人,意志力堅強,再難邀的稿都鍥而不捨,「他在《中華日報》擔任副刊主編時,雖然稿費比不上兩大報,還是多次誠懇地向梁實秋邀稿。後來梁實秋被他的誠意打動,一篇稿會寫成三個版本投稿,其中一份就是給稿費最少的《中華日報》。」 \n 蔡文甫1926年生於江蘇鹽城,剛考上初中就因為戰亂失學,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倚靠苦讀自學離開軍職轉任教職;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後來陸續開設健行文化、天培文化,更創辦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也曾獲金鼎獎、中山文藝創作獎。 \n 蔡文甫也是位小說家,作品曾在白先勇創辦的《現代文學》雜誌刊登,1963年出版首部小說《解凍的時候》,前後創作近20年,直到70年代擔任報紙副刊主編,又成立出版社,才逐漸停筆。

  •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逝世 享耆壽95歲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逝世 享耆壽95歲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是「五小」出版社之一,開啟文人開辦出版社之風氣,為台灣80年代文學的黃金時代推波助瀾,他的慧眼不只打造了王鼎鈞、杏林子、琦君、林清玄等文學名家,也陸續挖掘出朱少麟、80後的楊富閔等作家,是台灣文學重要的推手。 \n \n九歌出版社於臉書發布消息表示,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擇期舉辦追思會。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自1982年起就在九歌擔任編輯,多年和蔡文甫共事,她在臉書上表示,「謝謝蔡先生,您是我永遠的老闆,唯一的師傅。今生已了,祈願來世再結師徒緣!」 \n \n蔡文甫於1926年生於江蘇鹽城,成長於戰亂時代,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後,孑然一身,無親無故,倚靠苦讀自學,最後離開軍職擔任教職,並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接觸了無數作者也培養了不少文學新人。 \n \n蔡文甫書寫不輟,著有長短篇小說集《雨夜的月亮》、《沒有觀眾的舞台》、《解凍的時候》、《小飯店裡的故事》等20餘部,也二度獲金鼎獎副刊主編獎、主編《閃亮的生命》獲優良圖書金鼎獎及金鼎獎特別獎,並以《天生的凡夫俗子—蔡文甫自傳》獲中山文藝創作獎,並獲中國文藝協會小說獎章及榮譽文藝獎章,集文學家、編輯家、出版家、企業家於一身。 \n \n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秉持「為讀者出好書,照顧作家心血結晶」的理念,後來陸續開設子公司健行文化、天培文化,並創設九歌文教基金會,近年也舉辦國內唯一的少兒文學獎,鼓勵台灣少年及兒童文學作品創作。

  • 蔡文甫創辦九歌 慧眼打造文學黃金年代

    蔡文甫創辦九歌 慧眼打造文學黃金年代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蔡文甫在1978年創辦的九歌,為台灣80年代文學的黃金時代推波助瀾,慧眼打造王鼎鈞、杏林子、琦君、林清玄等名家,也陸續挖掘出朱少麟、楊富閔等作家。他曾表示:「好的文學作品,永遠是我人生路上令人流連忘返的風景。」詩人向陽認為,蔡文甫可說是文學傳播的掌舵者。 \n \n 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表示,蔡文甫近年身體還算健朗,雖然不管事,每天早晚都還是會到出版社巡巡看看,這幾個月才因抵抗力較弱,肺炎時好時壞而住院。她也感謝蔡文甫,「謝謝蔡先生,您是我永遠的老闆,唯一的師傅。今生已了,祈願來世再結師徒緣!」因應疫情,家屬不舉辦公祭,擇期舉辦追思會。 \n \n 陳素芳自1982年起在九歌擔任編輯,和蔡文甫共事38年。她表示,蔡文甫作為編輯、出版人,意志力堅強,再難邀的稿都鍥而不捨,「他在《中華日報》擔任副刊主編時,雖然稿費比不上兩大報,還是多次誠懇的向梁實秋邀稿。後來梁實秋被他的誠意打動,一篇稿會寫成三個版本投稿報紙,其中一份就是給稿費最少的《中華日報》。」 \n \n 蔡文甫於1926年生於江蘇鹽城,成長於戰亂時代,剛考上初中就因為戰亂失學,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孑然一身,倚靠苦讀自學離開軍職擔任教職,擔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21年,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投入文學出版,後來陸續開設健行文化、天培文化,更創辦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鼓勵兒童文學創作。也曾獲金鼎獎、中山文藝創作獎等。 \n \n 在出版人身份之外,蔡文甫也是位小說家,25歲開始創作,作品曾在白先勇創辦的《現代文學》雜誌刊登,1963年出版首部小說《解凍的時候》,前後創作近20年,出版數十部小說作品,直到70年代擔任報紙副刊主編,又成立出版社,才逐漸停筆。

  • 收集剪報向作家邀稿 蔡文甫鍥而不捨

    收集剪報向作家邀稿 蔡文甫鍥而不捨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在70年代時,蔡文甫的九歌出版社、隱地的爾雅出版社、林海音的純文學出版社、姚宜瑛的大地出版社、瘂弦楊牧等人的洪範書店五間致力於文學出版的出版社,合稱「五小」,而九歌又是「五小」之中最晚成立的「老么」。但在蔡文甫的鍥而不捨之下,許多名作家還是被他的誠意打動,願意在九歌出書。 \n \n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回憶,當年許多作家礙於情份,多半會只在同一家出版社出書,但蔡文甫在拿捏出版圈情誼的同時,意志力堅強,鍥而不捨,「像是他會記得作家的生日,打電話祝壽,向梁實秋邀稿的時候,他也會去陪梁實秋吃小吃。」包含梁實秋、余光中、琦君等文學名家,後來作品都有在九歌出版。 \n \n陳素芳表示,像是作家、文人張繼高,曾堅持「不出書、不教書、不上電視」的三不原則,蔡文甫為了邀他出書,主動從報章雜誌剪下張繼高的文章,收集成冊後,再拿給張繼高看,詢問能否出版,若被退回就再重來。就是這樣的堅持不輟,讓張繼高最後破例在九歌出版了三本文集。 \n \n蔡文甫在擔任《中華日報》擔任副刊主編時,也是以同樣的堅持,向梁實秋邀稿,「當年兩大報《中國時報》、《聯合報》副刊稿費高,《中華日報》的稿費絕對比不上兩大報,但他還是多次誠懇的向梁實秋邀稿。後來梁實秋被他的誠意打動,一篇稿會寫成三個版本分別投稿不同報紙,其中一份就是給稿費最少的《中華日報》。」 \n \n陳素芳回憶,蔡文甫雖然意志堅定,但在工作上不擺姿態,曾說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對她很信任。尤其是最初九歌只有蔡文甫和陳素芳兩名員工,一起走過剛開始「校長兼撞鐘」的時期。她表示,蔡文甫後來每次要寄信給作者時,都一定會讓她也看過,因為他說兩人是「一起學習長大的」,沒有老闆姿態,讓她非常感動。 \n \n陳素芳表示,蔡文甫也是個有雄才大略、與時俱進的出版人,例如九歌出版最多文學選集的文學出版社,為的是保存重要的文學史料。九歌也陸續創辦主打生活書籍的健行文化,以及出版翻譯書的天陪文化,拓展出版路線。 \n \n陳素芳表示,蔡文甫會在看似沒有機會的時候,自己想辦法創造新機會,「例如當年少兒書籍大部分是翻譯書,他想想決定不如由九歌來創辦少兒文學獎,鼓勵兒童青少年相關文學書籍的創作。沒有路的時候,就自己去開一條。」

  • 暖心老爸蔡文甫 騙女兒寫作文出書

    暖心老爸蔡文甫 騙女兒寫作文出書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15日在台大醫院逝世,享耆壽95歲。近年蔡文甫逐漸將出版事業交棒給三位女兒,擔任九歌出版社發行人的么女蔡澤玉表示,父親從他們小時候就常常灌輸一個觀念,「他常說,將來我們要好好一起經營這間公司,一起參與九歌。」 \n \n然而蔡文甫還是尊重女兒「想出去看看」的想法,因此蔡澤玉先在其他出版社工作一段時間後,才在2010年回到九歌工作。蔡澤玉表示,父親向來是慈父,雖然不常談心,卻默默關心,女兒從小到大的獎狀、成績單都會細心收好,幾乎沒有發過脾氣,也不曾把工作上的壓力帶回家裡,「他會給我們很多空間去做想做的事。」 \n \n不過有個開出版社的爸爸,也為蔡澤玉的童年增加了不少意外的樂趣。像是蔡澤玉小學的時候,曾經寫過一篇描述去郊遊的作文,就被蔡文甫偷偷留下,拿去投稿《中華日報》的兒童版面。刊登後又來問女兒說,兒童版主編說她文章寫的很好,要不要開專欄,每週寫一篇? \n \n想起這段有趣的回憶,蔡澤玉也忍不住笑了,「一週要寫一篇作文,我當時還是小學生,當然說不要,但爸爸好說歹說,我就真的寫了,後來還因此出了一本書《小女生世界》。」 \n \n同樣的劇情,在蔡澤玉國中時再度上演。為了練習高中聯考的作文,蔡文甫提議,每週日下午由他出題給女兒寫作文,寫完給他批改,就這樣寫了一個學期,「最後爸爸把這些文章集結,出版成一本教作文的《怎樣學好作文》,我寫的文章變成裡面的示範,他化名『林老師』幫我批改、講評。」蔡澤玉笑說,沒想到被爸爸騙出書,還被騙兩次,簡直是黑歷史!

  • 八十歲還想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所長的動力是什麼?

    八十歲還想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所長的動力是什麼?

    閱讀是人生中的「智慧發電機」,買書就像是把大師帶回家,可隨時請益,如同丹‧伯斯特所說:「知識像天空中絢爛的太陽,萬道光芒篩落了生命,也投下了力量。」閱讀能啟發思考,將知識內化為本事和力量,成為人生一大利器。 \n擁有本事之外,更要注意人品,如同安諾爾所說:「人的四分之三是品格!」也是企業甄選人才的條件之一,本事學了就會,但人品未必,擁有正職的人品,如誠信、善良、關懷,將會利益他人,給人幸福,促進善的循環,讓人品成為一生受用的王牌。 \n【精彩書摘】 \n熱情:蓄養破關的能量 \n沒有播種,何來收穫;沒有辛勞,何來成功;沒有磨難,何來榮耀;沒有熱情,何來輝煌。 \n──佩恩 \n八十歲還想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所長的動力是什麼? \n除了體力過人之外,可能還有「熱情」。 \n被喻為日本酒之神的日本釀酒達人農口尚彥,原本四年前就已經引退,但在高齡八十六歲時卻又再度重出江湖,站在釀酒第一線,除了要培育新進,傳授絕技外,也要繼續打造自己的極品清酒。 \n身為釀酒最高負責人,這位大師每天親自到酒廠,細細監控每個環節,連一撮米的泡水時間,也以秒為單位來調整,職人精神可見一斑。 \n「酒香出來了。」 \n這是傳奇人物農口尚彥經常在酒廠中發出的驚喜,他窮盡一生研究,最終贏得了日本釀酒最高達人的「杜氏」,與杜康有關嗎?這我不確知,但老人十六歲就踏上釀酒之路,史無前例拿下二十七次日本全國新酒評鑑會「金賞」,因此被封為日本酒之神當之無愧。 \n「如果一直待在家裡,什麼都不想,就變得腦袋空空,在家就感覺會老化,來釀酒廠就覺得精力充沛。」 \n說來雲淡風清的一段話其實正是熱情未減吧,釀酒的關鍵在酒麴,它能引出酒米的美味,但這很費工,需要:「自己要貼近米麴菌,直到能與菌對話,真的是對菌投注愛情。」 \n如果不是熱情,任何人都無法一以貫之的在深夜十一點自動醒來檢查米的狀態,老人釀製的一小杯清酒,原來濃縮了米的美味和大師七十年的功力,以至於使得顧客一致讚賞:「非常好喝,作法不同,味道竟會差這麼多,讓我有點感動。」 \n大師說自己酒量不好,回饋都來自客人,他們說好喝便是樂趣所在了。 \n熱情是什麼? \n我的定義是:做你「喜歡」的事,不是你「非做不可」的事;前者用的是心,後者只是得錢。 \n「做好它」與「做好的工作」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思維,一種是對路一種是好路;當年如果我的志願順序談對了,沒有錯置,我會考上醫學院的牙醫系,六年後畢業考上證照之後執業,肯定是好工作,賺得到白花花的銀子,但三十年後我應該會後悔,因為那不是我喜歡的工作,只得了錢但沒有樂趣,生活肯定乏味,看不出任何不同。 \n寫作與演講後來成了我的工作,但不是好工作,因為我不知誰會買我的書,什麼單位會請我演講,這條路上直是孤獨的,且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做好它」,讓人看得見成績,得到讚賞。 \n「難得的演講!」 \n這是我演講的第二十年,我應該到兆豐銀行的公益講座,從一位九十三歲的政大老學長的口中說出來的,當天他聽完後由傭人扶著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豎起大姆指說:「學弟,你有學問,我以你為榮,這是我聽的演講中最好的一場,一輩子至少該聽一次…。」 \n「你在演講中時時引證比喻是怎麼辦到的?」 \n我回應老學長:「做好它,而且保持熱情。」 \n只是這兩件事便已用掉了我所有的時間了,要做好它所以我固定閱讀並勤做筆記,持續不變的這樣做非得有熱情不可。 \n工作如果只是工作,便只要一成不變的按部就班就行,如果工作不止是工作,想要有樂趣,就需要熱情了。 \n(本文摘自《格言裡的人生魔法:給孩子60則為人處事的智慧哲理》/九歌文庫出版) \n【作者簡介】 \n游乾桂 \n作品質量俱精,已累積出版有《愛的幸福存摺》、《一張紙的奇幻旅程》、《爺爺的神祕閣樓》、《給未來思想家的21封信》、《轉個彎就是幸福》、《慢活出滋味》、《再忙也要很浪漫》、《用佛療心》、《讓天賦飛翔》、《別讓分數綁架你的孩子》等近一百二十本作品,曾經榮獲新聞處年度好書獎、省新聞處好書獎、新聞局金鼎獎、衛生署健康好書獎、市圖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等等。 \n本身的專業是臨床心理治療的他,曾經在八一八醫院、台灣地區婦幼衛生中心、建國聯合診所等處服務任職心理師,當過《父母親月刊》總編輯、宜蘭生命線主任,鞋子兒童劇團發展顧問。 \n他是醫心的專家,把這樣的經驗舉棋擺譜植入文字之中便成了另類的作家,他的作品如詩,悠悠流淌出來的散文不止是字,而是字裡有乾坤的哲理,有溫度的說著一則又一則可以泛起漣漪的故事。

  • 原來失敗的另一個名字就叫做成功

    原來失敗的另一個名字就叫做成功

    游乾桂從四個面向作切入:自己的主人、累積智慧、人品養成、彰顯態度,闡述格言中隱藏的意義。 \n萊斯說:「人生最困難的事情是認識自己並且知道優缺,並且演好它。」面對失敗,學習做自己,佐以熱情、堅持、專注,累積經驗,把握機會,獲得「達人的人生作主權」,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 \n【精彩書摘】 \n不敗:原來失敗的另一個名字就叫做成功 \n什麼叫作失敗?它是通往較佳境地的一大步。 \n──菲里浦斯 \n這一本書我想以失敗做開場白,六十篇之後我希望換到的是你的成功思想,它是一本給年輕人「人生厚禮」的書。 \n格言中藏了這些名人或者成就者的人生理解,每一個想法都足以翻動我們的人生,我因為它們寫出的人生故事,都是真有其人,也是他們經驗中的鑽石,非常閃爍足以示人的。 \n失敗與成功一直是人生中舖排出來的兩種意境,乍看不同其實相同,如同快慢兩字,快是慢慢是快,也藏了哲理。 \n我因而想起這個小故事: \n有一位非常出色著名的老木匠,有天電擊走火,家被火吻,強風助長下火勢凶猛,即使左鄰右舍都投入救火,依舊無法撲滅,只能眼睜睜無助地看著熾烈的火焰一步步吞噬了老匠人辛苦蓋出的小木屋,很快成了灰燼。 \n上天來了一場急時雨,火終於滅了,餘溫漸褪去,老木匠走進了倒塌的火場翻找。 \n「找到了!找到了!」他興奮的嚷著一點都不像剛失去財產的人,鄰人發現他手上拿著的是一整套木匠工具,有釘錘、刨刀……,都不是金銀等什麼值錢的寶物,但他卻喜出望外。 \n木匠動手撥開這些生財工具上因為大火而沾附的灰塵,露出了笑容很欣慰的說:「它們可以讓我再建造一間更堅固耐用的家了。」 \n我懂老匠人的心思,財富失去再賺就有,但專業是帶不走的,大火乍看之下奪走了他的一切,事實上那只是人生的一場意外而已,不是走頭無路,老匠人用專業使他擁有無中生有的本事。 \n無與有,成功與失敗,一直是我們手中的兩張牌,就看你怎麼挑選?挑對了就是王牌,可以轉敗為勝了。 \n為了成功很多人迷信速度,愈快愈好,連讀書這種蓋樓需要厚實地基的事,我們都能迷信「資優」,「跳級」,以為人生可以一日千里便及早到了美好的終點的,即便如此,那樣的人生也不會有風景的,速度太快了人生便會像高鐵一樣變成一條長長模糊的線。 \n林義傑的超跑人生告訴他原來最慢是最快。 \n他在二○○五年與美國選手恩格與加拿大選手薩哈布完成全長三千七百公里,花費一百一十一天,每天跑上兩場馬拉松的距離,途經六個國家,依序是塞內加爾、茅利塔尼亞、馬利、尼日、利比亞和埃及,橫越撒哈拉沙漠。 \n恩格說:「一生瘋狂一次就好,絕不會考慮再一次靠著兩條腿橫越嚴酷考驗的撒哈拉沙漠了。」 \n他們的跑步行程確實極為艱辛,白天豔陽灼身,氣溫超過攝氏三十八度,入夜後溫度劇降,往往低於冰點,沙漠中的強風常常挾帶黃沙,由四面八方吹來,使人難以呼吸,不可預期變數一直存在,在在考驗體能和精神的極限。 \n魔鬼的超跑行程即使想加快腳步卻又快不了,林義傑因而理得了這樣的人生道理,原來最慢的可能才是最快,當快不了時何妨慢了下來,目的地不在中點而是終點。 \n速度兩字讓我有了一些不同的思考,從有經驗以來一直被告知的經驗都是「快」,忘了慢才有風景。 \n培根認為,真正的迅速,指的不是快慢,而是做得成功而且有效,某種程度解答了欲速則不達的道理。 \n(本文摘自《格言裡的人生魔法:給孩子60則為人處事的智慧哲理》/九歌文庫出版) \n【作者簡介】 \n游乾桂 \n作品質量俱精,已累積出版有《愛的幸福存摺》、《一張紙的奇幻旅程》、《爺爺的神祕閣樓》、《給未來思想家的21封信》、《轉個彎就是幸福》、《慢活出滋味》、《再忙也要很浪漫》、《用佛療心》、《讓天賦飛翔》、《別讓分數綁架你的孩子》等近一百二十本作品,曾經榮獲新聞處年度好書獎、省新聞處好書獎、新聞局金鼎獎、衛生署健康好書獎、市圖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等等。 \n本身的專業是臨床心理治療的他,曾經在八一八醫院、台灣地區婦幼衛生中心、建國聯合診所等處服務任職心理師,當過《父母親月刊》總編輯、宜蘭生命線主任,鞋子兒童劇團發展顧問。 \n他是醫心的專家,把這樣的經驗舉棋擺譜植入文字之中便成了另類的作家,他的作品如詩,悠悠流淌出來的散文不止是字,而是字裡有乾坤的哲理,有溫度的說著一則又一則可以泛起漣漪的故事。

  • 文學回應時代 經濟不平等入題

    文學回應時代 經濟不平等入題

     AI時代來臨,人類的情緒可能被「搬動」?作家黃麗群短篇小說〈搬雲記〉深入刻畫未來世界的人性,成為九歌年度小說得主。作家王盛弘以描述自己大學時代生活點滴的〈甜蜜蜜〉,成為年度散文得主。 \n 小說選主編張惠菁表示,不同於政治學家或是社會學家發表論述,文學家總能敏銳的利用作品回應時代議題,現在是變動而未知的時代,世界也正面臨社會經濟結構的大整理。 \n 不僅年度小說〈搬雲記〉回應此議題,香港作家洪昊賢的〈之後〉,同樣呈現社會經濟結構的不均,作品描寫25歲的主角在香港四處打工、討生活,獲得去年時報文學獎首獎,今年則入選九歌年度小說。 \n 張惠菁表示,主角在物質及內心上都非常貧乏,甚至當香港爆發反送中浪潮,他都無法體認到這個運動對他有何意義,洪昊賢所描寫的香港底層,正反映出世界面臨經濟不平等的考驗。 \n 王盛弘〈甜蜜蜜〉獲年度散文獎,他笑稱獲選是自己「美夢成真」,「過去我時常認為寫作是嚴肅的事情,但慢慢放鬆後,就能開心地將散文選視作一場派對,與不同的作家在其中交會。」 \n 王盛弘分享,健康的文學創作環境應能凸顯出作家的獨特性,在年度入選散文中,也可見影評人聞天祥的評論類散文,體現散文創作多樣性。 \n 年度散文選主編凌性傑表示,聞天祥的〈羅馬.媽媽〉與一般影評不同,用個人生命回應《羅馬》這部電影,但也不失對電影的解說,是相當厲害的寫作方式。

  • 擅長刻畫親情作家 文學很時事「晚婚、長照入題」

    擅長刻畫親情作家 文學很時事「晚婚、長照入題」

    近年投入翻轉教育推廣的張輝誠,也是位擅長刻畫親情的作家。去年母親過世,張輝誠以一篇〈再會囉,我的心肝阿母〉道別,情感真摯,獲選為九歌出版社年度散文。他致詞時表示心情很複雜,既開心又悲傷,「去年我母親過世了,我很悲傷,但我心中也有太多美好的回憶,有太多的愛與不捨,無論如何,她都是我的心肝阿母。」 \n \n 張輝誠生於1973年,曾獲時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等獎項,曾出版《離別賦》、《我的心肝阿母》等關於父母的散文集。他的父親是老兵,母親是來自台灣貧窮農村的婦女,一個只會說中文,一個只會說台語,「我父親做了許多老兵做不到的事:他為了母親學會台語。」 \n \n 張輝誠笑說,母親心智年齡猶如7、8歲的孩童,有時無理取鬧,父母兩人吵了一輩子,但父親過世前交代他:她終究是你的母親,你要照顧她一輩子,「一個人照顧我媽媽20年,中間當然會有很多辛苦和衝突,但我決定只留下美好的東西。」 \n \n 年度散文選主編胡晴舫表示,近年許多人關注長照議題,讓張輝誠的作品具有時代意義,但與一般親情文章不同,能輕易讀到母子之間的深情與依戀,以及面對死亡的坦然。 \n \n 同樣很貼近時代的,還有九歌年度小說得主王定國的短篇小說〈訪友未遇〉,描述兩位大齡未婚男女在媒人搓合下結婚,但才新婚沒多久,男主角談起一段過去若有似無的感情,女主角「幽蘭小姐」卻突然不告而別,離家出走。 \n \n 王定國表示,他寫作時往往會從一個微小的事情著眼,以這篇小說而言,就是晚婚,「現在晚婚、未婚的男女很多,像是30幾歲或接近40歲,有些尷尬的年齡。但晚婚只是表相。每一個沒有結婚的人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我把這些藏在心中不為人知的故事寫出來。」 \n \n 王定國也在致詞時透露,他的小說創作起點,正是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原來40多年前,王定國曾經投稿一篇小說到蔡文甫當時擔任主編的中華日報副刊。小說遲遲未刊,但一個月後,王定國卻收到蔡文甫的回信,詢問他的創作細節和經驗,「我猜想他當時以為我抄襲,後來查無實據,就在『新人新作』的欄位登出了。那是我的小說跨出去的第一步,他在40幾年前,把我接住了。」

  • 知名作家林清玄驚傳離世 享壽65歲\t

    知名作家林清玄驚傳離世 享壽65歲\t

    (12:04 更新內文)寫作超過百部,以「菩提系列」、「身心安頓」系列聞名的作家林清玄昨(22)夜傳出離世消息。文訊雜誌社社長封德屏表示目前尚未聯繫到林清玄家屬,在台灣出版林清玄書籍的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表示,目前也僅能確認林清玄手機未接。林清玄好友、圓神出版社董事長簡志忠則表示,等一切就緒就會對外公布,間接證實消息。 \n \n作家、醫師陳耀昌則在臉書貼文悼念,表示2017年10月31日,林清玄夫婦曾來去拜訪「好心肝基金會」,與陳耀昌、許金川、粘曉菁等人合影,但目前又將貼文隱蔽。 \n \n生於1953年的林清玄,畢業於台灣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曾在《中國時報》、《工商時報》、《時報雜誌》任職。17歲開始創作,20歲出版第一本書《蓮花開落》,曾獲時報文學獎等獎項,是台灣的暢銷作家,最著名的「菩提系列」等著作每本平均銷量達2、30萬冊。1996年卻因為婚變,完美形象崩解,甚至有婦女團體焚書抗議,因而轉往大陸發展。 \n \n林清玄在大陸知名度極高,有多篇文章被選入中小學教科書,入選數量僅次於毛澤東,〈陽光的味道〉則出現在高考試卷。林清玄曾表示,「我在大陸出版的書有100多本。有人統計過,我有26篇文章被收錄在大陸的小學到大學課本中。」 \n \n去年正逢九歌出版社40周年慶,林清玄曾返台,公開在記者會上感謝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的知遇之恩,「蔡先生從我開始投稿,沒有一次退過我的稿子。而 在我當兵生活最困苦的時候,還常收到蔡先生寄來文章在報紙刊登的稿費。我的《紫色菩提》,原本其他出版社都沒興趣,我帶給他看,他就叫我留著,後來就在九歌出版了。」 \n

  • 36年編1000本書《花甲》推手陳素芳陪作者築夢

    36年編1000本書《花甲》推手陳素芳陪作者築夢

    談到台灣的文學圈,陳素芳絕對是重要的見證者和推手。她自1982年到九歌出版社擔任編輯,九歌40年歷史就參與了36年,不只擔任過余光中、琦君、沈君山的編輯,近年更挖掘因《花甲男孩》爆紅的新生代作家楊富閔。今(4)日下午獲頒第42屆金鼎獎特別貢獻獎時,陳素芳感性表示,「每一本書都是一個夢,謝謝所有出書的作家,讓我陪你們築夢。」 \n \n 陳素芳回憶,她在九歌編的第一本書,就是《70年散文選》,「這本是九歌文庫編號第101號,現在已經編到第1294號了。這1000多本的文學歲月,我從台灣文學的黃金時代80年代一路走來,如今卻是谷底,而且我們不知道谷底有多深。面對這樣的時代,我接受它、處理它,但我不能放下它。」 \n \n 見過陳素芳的人,對她印象都會非常深刻,大嗓門、非常熱心,在她的絮叨中滿載對於文學的熱忱。問她,投入出版36年來,有沒有想放棄過?她笑了,生動描述,「每一次都是頭洗下去,來不及退縮了,硬著頭皮做完,但做完之後就忘了有多痛苦,沒多久又再來一次。」 \n \n 陳素芳表示,她到九歌出版社擔任編輯時,編輯人少,每個人都是校長兼撞鐘,「剛開始甚至有6年的時間,編輯部就只有創辦人蔡文甫跟我。這是我的第二份工作,一路做了36年,我很幸運,可以一直做我喜歡的工作。」 \n \n 陳素芳表示,從當年高印量、高銷量、成本不高,有書店一條街的出版黃金時代,到現在低印量、低銷量、成本非常高,也沒有書店街,「曾經有的理想和情懷,有一天可能會忘記,但是在讀別人的作品時,又會重新找回來,這就是文字的力量。面對挫折,那些不能妥協的時刻,就是生命中最堅定的核心,文學就是我的核心。」

  • 故事書:福地福人居故事書:三合院靈光乍現

     作家楊富閔繼《花甲男孩》之後,再度重拾當代鄉村與家庭題材,以地號書寫和人物群像連結鄉村少年的日常生活,呈現活跳跳的庶民文化。 \n 楊富閔:「我看到月台對岸有一對老夫妻大包小包,後面還跟著兩個小的,小的衝得很快,老夫妻卻走三步停兩步,絕對是累了,我突然有跳下火車的衝動,此時鈴聲大作,列車要準備落南了。」 \n 《故事書:福地福人居》從21世紀的第一場葬禮說起,曾祖母在世紀交替之際歸葬福地花窯頂,也開啟了楊富閔的新世紀與新生命。他寫南台灣鄉村的地勢水文,莊稼農暇,個人與果物的世代交替,紀實中有抒情,風景裡見百態。 \n 《故事書:三合院靈光乍現》則是寫個人與家族的切身記憶,過去的百年古厝如今是媽祖廟,楊富閔透過書寫重新理解、詮釋傳統家屋的感知與時空,以及生活倫理的獨特美學。 \n ■我心我行‧Salute \n 作者/許芳宜 \n 出版社/時報出版 \n 媒體上的許芳宜,是前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國家文藝獎」最年輕得主,總是讓人感覺安定、勇敢、明亮。就在國際紛紛報導這位舞蹈明星之時,許芳宜的人生舞台卻上演著無數不為人知的舞碼。如今她首次親筆寫下挫折、孤獨、堅強。 \n 許芳宜:「我的名字叫做許芳宜,十九歲我許下人生的第一個夢想:我要成為職業舞者。二十三歲我做到了,三十六歲人生目標開始搖晃,三十九歲強迫闖關,四十歲全新方向。」 \n 許芳宜回到當初,細數掙扎與拉扯:人在異鄉,在老鼠四處流竄的租屋處度過每一日;曾經害怕走進練舞教室、與舞蹈大師爭吵。她也回望自己在舞台上的拚搏,兩次骨折使頸椎受到壓迫,舞台後方總有醫生等候;如何在被醫生告知「會痛,但不會死」之下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向身體學習;更進一步拉近自己與身體的距離,發現年齡、身體對自己更深層的意義。 \n ■惡血:矽谷獨角獸的醫療騙局! \n 深藏血液裡的祕密、謊言與金錢 \n 作者/約翰.凱瑞魯 \n 出版社/商業周刊 \n 伊莉莎白.霍姆斯曾經是國際媒體追捧的當紅炸子雞,她19歲從史丹佛休學,懷著用一滴血的醫療檢測技術改變世界的夢想,被譽為女版賈伯斯,短短十年,吸引無數大人物投資,公司「Theranos」成為矽谷最有價值的新創獨角獸,她更是第一個身價數十億美元的女性科技創業家。 \n 但一切都是假的。 \n 2015年一個爆料、一封匿名檢舉信,讓兩度獲得普立茲獎的《華爾街日報》記者約翰.凱瑞魯,揭露這項獨創醫療科技的超完美騙局,在六個月內使高達90億美元的生技獨角獸極速崩解。即使受到告訴要脅、不知名人士跟蹤,作者花了三年多時間,深入訪談超過150人(其中有60幾位是Theranos前員工)。離奇情節即將改編為電影,由奧斯卡影后珍妮佛.勞倫斯主演。

  • 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 獲金鼎獎特別貢獻獎

    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 獲金鼎獎特別貢獻獎

    第42屆金鼎獎得獎名單今(29)日公佈,九歌出版社總編輯陳素芳獲得金鼎獎特別貢獻獎。評審委員認為,陳素芳多年來堅守文學立場,精讀作品,深入文心,是文學創作者信賴的編輯,長達36年的文學編輯生涯,既是臺灣文學出版史的見證者也是參與者。 \n \n70年代時蔡文甫成立的九歌出版社,隱地的爾雅出版社、林海音的純文學出版社、姚宜瑛的大地出版社、瘂弦楊牧等人的洪範書店合稱「五小」出版社,不過當年的「五小」如今只剩三間。陳素芳在1982年到九歌出版社擔任編輯,她在去年九歌出版社40週年活動中曾表示,「當時只有一個編輯。那時候出版社多是這樣,規模小,每個人當很多人用,老闆自己就是作家兼總編輯。」 \n \n金鼎獎評審委員透過新聞稿表示,陳素芳在九歌出版社持續推動年度文選出版,呈現不同年代文學光景,並整理重要文學資產,保留臺灣新文學百年風貌。同時也鼓勵臺灣當代兒童文學創作,舉辦少兒文學獎,鼓勵優質本土少兒小說, \n \n本屆金鼎獎計有1,257件作品報名,分為雜誌類、圖書類、數位出版類及政府出版品類4大類組共20個獎項,29件作品脫穎而出,另有35件作品獲優良出版品推薦。第42屆頒獎典禮將於10月4日於台北市中山堂舉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