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二樓半的搜尋結果,共07

  • 超豪邁天丼金子半之助 微風站前開賣

    超豪邁天丼金子半之助 微風站前開賣

    熱愛美食的朋友最近有得忙,除了上周正式開幕的微風信義館內,有一缸子新餐廳爭鮮鬥味等著食家品味鑑賞,在日本享有超高人氣的天丼名店〈金子半之助〉亦已正式入台,首家門市並將於明(10)日在微風台北車站店正式開賣。由於該店在日本被不少美食網站推薦,日本朝日電視台與緯來日本台都曾介紹,加上哈日部落客早把消息傳開來,有人將該店形容為「日本第一天丼」,預料正式開賣後又將吸引「名店控」排隊等著吃食該店天丼。 \n〈金子半之助〉真的夯,其在東京日本橋的本店雖僅有22個座位,卻曾創一天來客數900人的紀錄。而〈金子半之助〉位在三井Outlet木更津店更誇張,同樣是小小店面卻曾創下一天賣出1200客天丼紀錄,不只是三井Outlet的人氣王,也是業績冠軍。 \n目前,〈金子半自助〉不僅在東京已有7家連鎖門市,並在美國有4個據點。而該品牌所以能在競爭激烈的日本外食市場得到消費者認同,並跨出海外發展連鎖,靠的是「食材豪華+賣相澎湃+價格實惠」3大賣點,說得更直白點就是「高貴不貴」與「超值」。 \n〈金子半自助〉是日本BY The FM餐飲集團社長金子真也(Shinya Kaneko)祖父的名字,為實現老人家一生推動「美食平價化」的心願,並感念阿公為後世子孫留下了料理的「閻魔帳」(即食譜祕笈),金子真也決定用爺爺名字開創天丼專門店。結果,他沒丟了爺爺的臉。 \n自江戶時期流傳至今的「天丼」,即是天婦羅蓋飯或炸蝦蓋飯,它們本是日本傳統慶典時品嚐的庶民吃食。金子真也說,天丼其實原本應該像「日本的速食」,然而戰後卻慢慢因商業包裝炒作成為高貴吃食,於是他快定繼開設拉麵店與便當店之後,再開天丼專門店。 \n生前曾任日本「一心料理協會」會長的金子半之助,自己也是一位料理職人,金子真也就是在爺爺留下來的傳家食譜中,找到祕傳醬汁的作法,並用來作為天丼調味醬汁。此用了醬油、出汁、清酒與糖,以及不外傳祕方調配的古早味醬汁,不僅可用來為天丼賦味增香,澆淋在熱氣蒸騰的米飯上,不必其它配料也都下飯,非常誘人。 \n台北的〈金子半之助〉菜單與日本同步,只賣〈天丼〉、〈上天丼〉與〈江戶前天丼〉3種人氣料理,價位分300元、320元與390元, 每款天丼基本都有:大蝦、小干貝、魷魚、青龍、溫泉蛋和海苔片炸出的天婦羅,差別是主食材,最廉的是舞菇、中間價位是炸鱚魚,最高級的是穴子(即星鰻)。 \n〈金子半自助〉真的很「敢給」,例如被視為高檔食材的穴子,在該店只要400元有找就嚐得到,且尺寸還很大。金子真也說,自己從小在築地魚市走跳,很多同學鄰居都是作漁貨海鮮事業,所以自己要創業開店實現「阿公的夢」,立馬得到這些哥們「呼群保義」,使他得以擁有廉價採購優勢,也拉高了「金子半之助」的競爭門檻,同業很難跟進。 \n胡麻油貴,在日本只有高檔定位的天婦羅專賣店會用胡麻油與紅花油來炸天婦羅,「敢給」的〈金子半之助〉不僅用胡麻油來炸天丼,並用了高檔品牌〈日清〉的麵粉作麵衣裹炸食材。成本下得重,成功建立了超值的形象。 \n炸天婦羅分「棒炸」與「花炸」。高檔天婦羅專賣店為凸顯食材原汁原味,麵衣極薄,炸出的天婦羅像穿了件緊身衣,但〈金子半之助〉讓食材可以吸附獨家祕製醬汁故採花炸法。只是,要讓麵衣炸出層層疊疊的效果,不只油溫要控好,麵粉也得講究。金子真也透露,〈金子半自助〉用了乾、濕兩種不同的粉,且反覆沾附在食材上後才下鍋裹炸,才創造出花樣繽紛效果。 \n〈金子半之助〉的天丼,在一些細節處理上頗花了心思,例如廚師會在穴子或鱚魚天婦羅的麵衣上灑點柚子皮屑,而蒸到半熟的溫泉蛋另外又會再裹上薄粉輕炸。照著台灣總經理潘麗君的「三部曲」吃法:先將柚子皮屑與穴子一起入口,再吃淋了醬汁的白飯,最後再將炸溫泉蛋畫開然後灑七味粉調味拌著白飯一起入口,則先是品味柚子獨有香氣與穴子細膩肉質,再品味以獨門祕醬提味的甜鹹共冶美味,最後則是欣賞裹著蛋液並有七味粉提味的米飯口感與多元滋味,增加了不少食趣。 \n開在微風台北車站二樓的〈金子半之助〉只有42個座位,雖規畫有3個用餐區,但因座位數 真的不多,故採現場候位、不接受預約訂位。不過,候位者入席後,5分鐘以內菜就上桌,如此高效率,也顯示內外場工作人員皆已接受完整訓練呢。 \n為慶祝台灣首店開幕,〈金子半之助〉明(11/10)日也將舉辦「玩翻日本味」促銷活動,現場備有大型扭蛋機,前100位賓客可以現場試手氣抽獎,6大獎項中包括有「1折吃天丼」或「1元吃天丼」等不同優惠。

  • 地方掃描-半線攝影學會 會員聯展

    彰化:半線攝影學會即日起至卅日在彰化縣文化中心二樓文物陳列室,舉辦會員聯展「穿越鏡頭看天下」,透過鏡頭,發掘人、事、物更深一層的本質。

  • 台灣年輕人 奇思怪想多

     寶島台灣風景如畫,作為一名記者,更關注的是活躍在風景裡的「人」。我很訝異,在台灣,各種奇思怪想,甚至異想天開的人挺多。有些「發明」你看後會在心裡暗自發笑,覺得簡直缺乏常識;可回頭一想,又覺得不無道理,會反問自己:難道是自己思維被束縛了,先入為主地「框定」了自己也「框定」了別人? \n 運轉不止創造奇蹟 \n 在去桃園機場的路上,看看時間還寬裕,開車送我們的台灣朋友小維堅持要帶我們去看一台「永動機」。這是一個連稍有科學常識的人都知道的事實,所謂的「永動機」是不存在的,在能量守恆前提下,理論上就將它判了死刑。 \n 「光說沒用,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曾經在日本取得學位的小維說。這是一處路邊的廠房,在二樓的研發中心,一個由四組齒輪咬合在一起的「怪物」就擺在沙發前。「發明人」當場演示,只見他用力在一個搖柄上有規律地反覆停頓再旋動,一兩分鐘後釋手。這時「奇蹟」發生了,另一端的轉盤竟不知疲倦地轉動起來。 \n 「想讓它停下來都難,它是在利用自然重力在運轉。」他說,將來可以用它來發電,可以提供永不枯竭的能源。這不是比「永動機」還永動機嗎?雖然「永動機」是個偽命題,可我發現不了任何破綻,只得表示「佩服」。 \n 隨後,這位「發明人」開始陶醉在「永動電機」無限廣闊的市場前景中,彷彿已經看到大海邊、高山上到處都佇立著他的「永動機組」,世界能源問題也瞬間解決了,其個人海量財富也似乎唾手可得…… \n 在這位老兄的試驗室還有一台式樣古怪的電動車,前輪細窄,後輪寬扁。原來,他是將電池驅動系統「藏」到了輪轂內。表面看同普通電動車輪無異,其實還是有內裡乾坤。我想取相機拍照,卻被他制止了。「這個東西還是在試驗階段,需要保密。」這次,他回歸了理性。 \n 辭別「發明家」,我轉而一想,科學創造需要的不正是「超常規」思維嗎?是不是我自己太墨守成規了? \n 躺在床上賞月觀星 \n 在位於台北市東邊的宜蘭縣農村,我曾參觀一棟屋主自己設計的「個性住宅」,印象十分深刻。 \n 這是一棟獨立的建築,樓高三層,外觀看不到任何鋼筋水泥的痕跡,只見部分木料和玻璃。左邊是一個車庫,按下電動按鈕,庫門打開,我們停好車。 \n 主人將兩條護院犬拴好後,才允許我們進去。開門的是兩位老人,這棟房子是他們的兒子設計的,「地皮是自家買的,儘管讓他發揮想像。」 \n 穿過一道水聲潺潺的通道,來到了後院,老人按動按鈕,木質地板開始向一端滑動,原來這是一處家庭游泳池,伴隨嘩嘩的水流聲,泳池開始注水。 \n 雖然外面天氣很熱,我們坐在客廳裡卻並不悶熱,「屋子不用裝空調,全靠太陽光照形成的溫差,讓自然空氣循環流動,最終形成空調效果。」 \n 老人帶我們順著木質樓梯來到二樓平台,這裡露天擺了一排座椅,可以喝咖啡、品茶。更讓我驚奇的是,位於二樓的主臥室,開了個巨型的平頂「天窗」,藍天白雲彷彿「嵌」在頭頂。光線透過玻璃直射下來。可以想像,透過鋼化玻璃天花,躺在床上,可以數星星看月亮,下雨時還可以看到雨珠在玻璃上滾動。人與自然如此親近,多麼浪漫美妙的構思! \n 玻璃上方還設了一個機關,不想看天或遇到下大雨,按鈕一碰,一道活動的房頂很快移罩到玻璃上方,又是一個溫馨的臥室。臥室主人真是會享受。老人說,兒子和兒媳都到上海看世博去了,他們要是在家會跟你介紹得更仔細。「兒子自己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在家裡接的單已經排到了明年。」 \n 站在二樓平頂陽台四顧,只見周邊是半荒棄的稻田和菜園,一棟棟兩三層高的灰白別墅棋布於阡陌之間,安靜的宜蘭平原有一種別樣風情的田園之美。 \n 發光雨傘安全性增 \n 熊瀛松先生是經朋友介紹認識的台北人。有一天,他忽然打電話過來說,兒子發明了一個能發光的雨傘,很特別,想請您來看看。我如約趕到台北國際會展中心,原來,這裡正在舉辦「2010台北國際發明展」。在各式稀奇古怪的創新發明展位之間,我找到了熊先生的展位。 \n 熊先生是台灣老兵的第二代,他說,參展的是兒子留學歸來後,取得專利權的一項創新產品。 \n 熊先生展示的這個發明其實一種特殊材料製成的「發光太陽傘」。其關鍵在傘桿部位,如果在夜間或能見度不好的霧雨天氣,非常有實用價值。一方面可以適度照明,老人和殘疾人還可以用來做手杖用。台灣城市的摩托車特別多,此項發明,能提示駕駛者識別行人,從而大大增加行人的安全性。 \n 我在台灣駐點期間,曾採訪多項創新發明展覽,並到著名的新竹科技園區參觀瞭解,也曾應台灣朋友邀請,觀看民間創新成果展示。總的感覺是,無論是自然科技領域還是在人文社科領域,台灣人、尤其是台灣年輕人非常富於幻想,而實際上,在他們思維激盪的背後,是一種掩飾不住的創業衝動和對財富的渴望。

  • 茶館偷偷摸摸 打工淪坐檯妹

     高市警新興分局廿五日查獲一家以泡沫茶館為掩護的摸摸茶,這家茶館有兩名女大生看廣告前往打工,幸好她們還只是處於坐檯聊天階段,還未被引誘下海即被警方查獲。老闆「許爸爸」等人被依妨害風化罪嫌移送法辦。 \n 警方調查,位於高市七賢二路上「多多綠泡沫茶館」,看似一般正常的泡沫紅茶店,經常有些熟男在店內喝茶、打牌消遣,但二樓則別有天地。 \n 「多多綠泡沫茶館」在報上登廣告徵工讀生,以月薪一萬八千元吸引大專生暑期打工,上班時間從中午至晚間六、七點。 \n 工讀生剛開始只在吧檯調飲料、茶飲及端茶給客人。之後,店老闆「許爸爸」會進一步以陪聊天泡茶可賺更多「茶費」為引誘,叫工讀生試著陪泡茶聊天,工讀生遇客人毛手毛腳時,有的會拒絕坐檯,「許爸爸」懂得以退為進,立即由職業性小姐替換坐檯。 \n 新興分局行政組派員喬裝客人消費蒐證,發現該「茶館」二樓即是俗稱色情「摸摸茶」,性交易「半套」一千六百元、「全套」二千六百元,所得茶資及性交易所得,由小姐與「許爸爸」拆帳。 \n 前天下午,警方裡應外合成功臨檢取締,有三名小姐坦承從事性交易,同時查獲兩名還在「坐檯泡茶聊天」階段的工讀女大生。

  • 光天化日張豔幟 摸摸茶被抄

     位於高雄市七賢二路「茗園茶藝館」表面賣茶葉,二樓及隔壁則藏春色,從事「摸摸茶」、性交易。店家以為警方多在晚上臨檢,於是只在白天營業,對象鎖定「妻管嚴」喜在白天偷吃的男性,但依舊被警方查獲法辦,依妨害風化罪嫌移送法辦。 \n 高雄市警局新興分局接獲民眾檢舉,位於七賢二路「茗園茶藝館」掛羊頭賣狗肉,一樓賣茶葉,二樓及隔壁檳榔攤從事「摸摸茶」、半套及全套性交易。 \n 新興分局行政組專案小組展開蒐證,找來線民前去探路,確定從事「摸摸茶」後,前天傍晚在執行取締前,先派出線民前往消費,待線民出來確定店內仍有人在買春後,警方持搜索票長驅直入突襲臨檢。 \n 警力根據證人描述,搜索店面一、二樓及隔壁檳榔攤樓上的密室,業者見警方臨檢,立即將密室反鎖拒絕開門,警方只好請鎖匠來將大門強行開啟,查獲六女、四名男客、經理、會計兼負責人、員工等十四人,其中三名應召女子、三名男客、經理、會計等坦承媒介及從事性交易。 \n 警方調查,這家茶藝館已經營兩年,在報紙上刊登廣告招攬顧客,採會員制,會員皆以手機號碼來辨識身分,手機就成為過濾工具,經確定會員身分後,皮條客帶客人自店內後門到隔壁檳榔攤二樓「摸摸茶」或性交易,半套一千二百元,全套二千五百元至三千元,可討價還價。 \n 警方指出,這家茶藝館認為有許多「妻管嚴」男子喜歡在白天偷吃,且警方多在晚間臨檢,因此營業時間為上午十時至下午四時,晚上不營業,以躲避取締。

  • 鄰居闖空門摔死 屋主擁子彈曝光

     男子翁誌佑於大年初二凌晨,從住家二樓陽台,攀爬到樓上三樓鄰居住處行竊,得手後卻發現屋主回家,情急之下欲爬回二樓時不慎失足摔死。 \n 警方在現場找到一顆子彈,竟是失竊屋主所擁有,雖然屋主宣稱子彈是撿來的,全案仍依涉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罪嫌移送。 \n 廿八歲男子翁誌佑(有毒品、竊盜前科)家住高市鼓山區美術東六街一棟大樓二樓。昨天凌晨一點半,他利用樓上三樓李姓屋主不在家之際,從二樓住處後方陽台,戴手套攀爬至三樓李姓屋主後方陽台。 \n 翁男從陽台潛入主臥室,行竊一萬八千元及一支手機與鑰匙等物品後欲離開,這時剛好李姓屋主返家,翁男情急之下躲到浴室,打算從浴室陽台爬回二樓,卻不慎失足摔落到大樓中庭,當場頭部著地、腦漿併裂死亡。 \n 警方獲報後趕抵現場,在墜樓處死者身上發現一顆子彈及皮包內偷來的身分證、現金及鑰匙等物。警方根據鑰匙查訪,證實失主是住在二樓的翁男,警方也前往死者住處,發現少量K他命毒品及吸食器具。 \n 警方通知遺失身分證的三樓李姓屋主到場,發現皮包、現金,都是失主與女友所擁有,而李姓屋主也承認子彈是他撿來的,但宣稱他與死者並不認識。 \n 雖然李男稱撿到子彈,警方也未在其住處發現槍枝,但仍將他列為嫌疑人。全案除報請高雄地檢署相驗,並依涉槍砲彈藥防制條例罪嫌將李男移送檢方,進一步追查子彈及毒品來源。

  • 債務導火 吵架引爆 越南夫妻成焦屍

     越南籍夫妻賴文隆、李氏玉艷,近來疑因經濟壓力屢屢起爭執,廿七日傍晚,李氏到賴的工廠宿舍理論,兩人爆發激烈口角,隨後傳出「砰!」劇烈聲響,三層樓的工廠立即陷入火海。消防隊滅火後發現,兩人躺臥在宿舍床上,已燒成焦屍、骨頭外露。 \n 警方調查,廿七歲賴文隆與廿六歲李氏玉艷都是越南籍,兩人在家鄉已經登記結婚,一起來台工作打拚。賴在生產模具的山福公司上班,女的則在台達電子擔任作業員,因工廠都在龜山工業區,雖沒住在一起,但仍有許多相處時間。 \n 近來賴文隆疑似跟地下錢莊借錢,由於經濟壓力大,導致夫妻頻傳口角。賴的台灣同事告訴警方,昨天傍晚李氏到山福的二樓宿舍找賴,兩人將房門關上就開始大吵,約幾分鐘後,工廠突然傳出劇烈爆炸聲,火舌從房裡往外竄出。 \n 消防局傍晚六時四十一分接獲報案,龜山消防分隊立刻抵達現場,趁著雨勢很快將火撲滅,工廠半毀。清理火場時,在二樓宿舍發現兩具躺在一起的焦屍,死狀悽慘難以指認,只能靠逃離火場的員工,確認兩者身分。 \n 賴的同事說:「聽到爆炸聲,工廠就失火了,我連拖鞋都來不及穿,就拔腿逃出火場,可是沒看到賴、李氏兩人下樓。」驚魂未定的同事告訴警方,兩人吵架已月餘,同事都已司空見慣,昨天沒特別留意,沒想到卻釀成死亡悲劇。 \n 消防局鑑識火場,初步確認起火點位於兩人所在的宿舍房間,至於是因爭執而縱火同歸於盡,還是肢體衝突引起電線走火,起火原因與賴的債務關係如何,仍待警消調查釐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