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亞投行的搜尋結果,共1,178

  • 美股同溫層 大戶狂買5檔股

    美股同溫層 大戶狂買5檔股

     近來美股頻創新高,也引發不尋常的現象發生。多家投資銀行的調查發現,在這波漲勢當中,大型投資者幾乎都是英雄所見略同,因為他們手中都持有萬事達卡、微軟、亞馬遜、亞培製藥與PayPal等熱門個股。

  • 亞投行成員破百 多邊影響力大增

    亞投行成員破百 多邊影響力大增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的陣容愈來愈壯大,最近又同意三個國家加入,使得整個成員突破達到100個。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在接受央視專訪時表示,3年半以來,亞投行作為21世紀新型多邊開發銀行已經取得了初步的成績,由起步階段步入穩步發展階段。同時亞投行的貸款總額,也達到85億美元。

  • 亞投行成員增至100個 擬推當地貨幣貸款

     新華社報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AIIB)理事會13日再批准3個非洲國家加入,至此亞投行成員數已達100個。亞投行行長金立群表示,為滿足借款國需求,計畫自2019年7月起,在印度、土耳其等5國推出當地貨幣的貸款,但並未透露詳細金額。

  • 亞投行成員 增至100個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理事會第四屆年會於當地時間13日舉行,年會上,亞投行理事會經過審議,批准非洲國家貝南、吉布提、盧安達為亞投行第九批新成員。至此,亞投行成員數量增至100個,貸款總額達到85億美元。

  • 烏拉圭等國加入亞投行 成員總數增至97個

    新華社報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22日宣佈,亞投行理事會已經批准科特迪瓦、幾內亞、突尼斯和烏拉圭為新一批成員。亞投行成員國也將增至97個。

  • 亞投行已批15國家39項目 將開展聯合融資

    大陸央視報導,亞投行政策戰略局局長鄭權接受訪問時表示,自成立以來,亞投行已批准了15個國家的39個貸款或投資項目,並通過支持這些高質量、可持續的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項目,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 亞投行振經濟 5億美元推綠色金融

     2019年全球籠罩在經濟放緩的巨大壓力下,各界尋找新增長點,同時也帶動起綠色經濟概念。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行長金立群14日表示,亞投行近期準備5億美元的資金用於評估環保等新類別的項目,期望改寫GDP至上的概念,以創新做法刺激經濟。

  • 《國際金融》金立群:亞投行看重ESG,推社會發展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表示,市場不應只著眼經濟成長,更應著眼是否有綠色及為社會作更好收入分配等,而亞投行早前成設立5億美元、專門投基建項目債券的基金,就相當重視發債公司是否做到ESG(環境、社會及管治)。如果企業不重視ESG,未來會被市場淘汰。

  • 亞投行長:GDP增長不代表一切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14日在亞洲金融論壇上表示,應該去更好的定義「經濟增長」,GDP增長並不代表一切,要加入綠色化、是否有盲目舉債、收入分配等因素去考量,亞投行未來會更注重綠色化,並用更有創意的方式去進行私人領域的投資。

  • 亞投行成員擴至93個

    由大陸發起並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宣布其理事會已批准新一批6個意向成員加入,成員總數3年來從57個擴大到93個。此次新增的6個成員包括阿爾及利亞、加納、利比亞、摩洛哥、塞爾維亞和多哥。 \n據瞭解,這6個意向成員獲批後,還需走完國內法定程序,並將首筆資本金繳存銀行,才能成為正式成員。這些意向成員的股份將從亞投行尚未分配的預留股份中獲得。 \n2016年1月亞投行成立之前,有57個成員簽署了亞投行協議。2017年,亞投行宣布批准27個新成員的加入申請。2018年5月和6月,亞投行又批准了3個成員的申請。

  • 香港與亞投行簽特別基金撥款協議

    香港信報報導,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和亞投行行長金立群22日共同見證香港政府與亞投行簽署「項目準備特別基金」的撥款協議。 \n \n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與亞投行副行長(政策與戰略)Joachim von Amsberg分別代表香港和亞投行簽署協議。 \n \n陳茂波表示,香港作為亞投行的一員,樂意向亞投行「項目準備特別基金」提供1,000萬美元資金,為低收入國家提供支援,亦期待亞投行利用香港作為中心,尋找投資機會、潛在投資者和融資夥伴。

  • 《大陸經濟》亞投行:力挺1帶1路,已准投資逾53億美元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行長金立群7月2日在北京表示,亞投行積極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營運兩年半來已批准項目投資53億多美元。他透露,目前亞投行所有投資專案均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 \n 金立群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從理念到行動,發展成為實實在在的國際合作,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與此同時,各方對"一帶一路"政策、規則和標準的關注和討論日益增多,其中也包括一些誤解,甚至偏見。此次論壇的召開,有助於各方對"一帶一路"有更加全面和正確的理解。 \n \n

  • 增至86成員 肯亞、巴紐入亞投行

    增至86成員 肯亞、巴紐入亞投行

     亞投行2日在北京宣布,該理事會已新批准兩個意向成員國加入,分別是太平洋的島國巴布亞紐幾內亞及非洲的肯亞,亞投行成員數目增至86個,超過亞洲開發銀行(ADB)現行的67個成員。 \n 新華社官方微博「新華視點」2日報導,亞投行副行長兼秘書長亞歷山大表示,歡迎(亞洲)域內的巴布亞紐幾內亞和(亞洲)域外的肯亞加入亞投行;亞投行目前有來自六大洲共86個成員,標誌著透過高標準治理以及有秩序的多邊合作,大家對共同促進基礎設施做出了堅定承諾。 \n 存首筆資金成正式成員 \n 新加入的兩個意向成員國獲批加入後,需走完法定程序,並將首筆資本金繳存銀行後才能成為正式成員,這些意向成員國的股份將從亞投行尚未分配的預留股份中獲得。亞投行2016年成立以來,當時創始成員總計有中、英、法、澳、義、德等57國;在去年3月、5月、6月、12月,亞投行又批准了27個新成員加入;亞投行也表示,今後繼續歡迎新成員加入亞投行。 \n 搶進非洲、中東、南美洲 \n 細數加入亞投行的成員絕大部分來自亞洲國家,包含南韓、澳洲、印度等都為域內創始成員;域外創始成員包含英、德、法等。截至目前,G7國家當中的美國與日本都還未加入亞投行。 \n 從區域看來,位於南美洲的巴西為域外創始成員,位於非洲北部的埃及、南非也為域外創始成員。在去年亞投行的4次擴員當中,位在南美洲的祕魯、委內瑞拉、玻利維亞、智利、阿根廷、厄瓜多紛紛加入,南美洲加入亞投行的國家共有7國。 \n 而非洲國家當中,去年衣索比亞、蘇丹、馬達加斯加也成為亞投行會員,再加上新成員肯亞,非洲加入亞投行的國家共有6國。據陸媒先前的報導,亞投行將繼續擴大,進一步擴展到非洲、南美洲與中東等地。

  • 亞投行成員增至86個 巴布亞紐幾內亞與肯亞新加入

    據新華社官方微博新華視點2日消息指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後以亞投行指稱;AIIB)於當日在北京宣布,其理事會已新批准2意向成員加入,分別為位於太平洋的島國巴布亞紐幾內亞,以及位於非洲的肯亞,亞投行現成員數增至86個。 \n \n新加入的2意向成員加入獲批後,需走完法定程序,並將首筆資本金繳存銀行後才能成為正式成員,這些意向成員的股份將從亞投行尚未分配的預留股份中獲得。 \n \n據新華社報導指出,亞投行副行長兼秘書長亞歷山大表示,歡迎(亞洲)域內的巴布亞紐幾內亞和(亞洲)域外的肯亞加入亞投行。亞投行目前有來自六大洲共86個成員,標誌著透過高標準治理以及有秩序的多邊合作,大家對共同促進基礎設施做出了堅定承諾。

  • 兩岸新視界:龐中英》陸推動「沒有霸權的全球治理」

    全球經濟治理向何處去?全球經濟治理的未來將是什麼? \n大陸領導人在中共十九大的報告中重申「不稱霸」的外交政策原則,但是,「不稱霸」並不意味著大陸不發揮國際領導作用,而是正在發揮著一種非霸權的領導。 \n \n亞投行裡沒有霸權 \n非霸權的國際領導對未來的全球經濟治理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本文以亞投行為例討論大陸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非霸權的國際領導。 \n大陸已經是一個國際領導者。人們往往把領導與霸權混為一談。就大陸的情況,領導並不意味著霸權。大陸在亞投行領導,卻不是亞投行中的霸權。亞投行裡沒有霸權。 \n說亞投行裡沒有霸權有兩個意思:一是亞投行沒有當今的世界霸權美國參加,另一個意思是在亞投行內部,出資最多的大陸並不是如同美國在世界銀行中那樣享受霸權地位。 \n大陸一直希望、歡迎美國參加亞投行。美國將來是否參加亞投行等,在目前川普政府相繼退出一個個多邊機構的情況下,不應該預期川普政府的美國加入亞投行。假定美國最後參加了亞投行,但是,除非修改《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美國在亞投行中不會如在世界銀行那樣擁有否決權,比大陸的投票權肯定要小。 \n在世界上,沒有美國的國際合作其實很多。歐盟就沒有美國。東亞貨幣合作和宏觀經濟政策合作,如清邁協定(CMI)和東亞宏觀經濟研究合作(AMRO)等也沒有美國;上海合作組織等也沒有美國。 \n沒有美國的國際合作是一個極其重要的研究課題。在沒有美國的國際合作中,誰擔任領導? \n亞投行的情況表明,大陸不僅在一個沒有霸權的結構中充當了領導,而且通過大陸的自我設限和亞投行的制度安排,大陸這個國際領導並非美國那樣的霸權,即大陸在亞投行重大決策上並不享有否決權。 \n這裡有必要提到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亞投行的最大區別是:亞投行沒有霸權卻有領導,金磚銀行不僅沒有霸權,而且也沒有領導。亞投行的影響遠超過金磚銀行,原因正在這裡。 \n \n大陸不享有否決權 \n未來的全球經濟治理是沒有霸權的全球經濟治理嗎? \n亞投行本身的使命與初步實踐等於回答了在西方擔心的「新的」或者「替代性的全球治理機構」是什麼和對未來意味著什麼的大問題。因為亞投行是一種沒有霸權的國際組織,代表的是沒有霸權的全球治理。 \n人們充分注意到大陸在亞投行中的主導性,即試圖通過亞投行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作用,卻忽略了亞投行對大陸的約束或者治理。實際上,亞投行是大陸把自己的手腳「捆綁」起來,以求獲得他者的信任。大陸的這一行動,為他者提供了治理他們面對的「中國挑戰」的機會。有人認為,「亞投行的創立意味著把中國的資金放在多邊治理的框架下(其他成員國政府可以阻止中國做出融資決定),而不是讓北京方面隨心所欲地把資金投向世界上任何地方」。這就是為什麼眾多的歐洲國家不同於美國和日本而參加亞投行的主要原因。奉行多邊主義的歐洲國家最知道多邊機構的價值。亞投行必須遵守其在環境和人權保障以及透明度方面的標準,才能走向亞投行宣稱的「最佳實踐」。 \n大陸不是取代美國的霸權,去充當本來應該由美國扮演的全球治理角色。這一點許多人已經正確地指出。大陸在全球治理中的角色到底是什麼?亞投行給出了部分的積極回答。 \n(作者為中國海洋大學國際關係學特聘教授兼海洋發展研究院院長、國觀智庫學術委員會執行主任) \n

  • 印中關係緊張?印度成亞投行最大借款國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儘管中印關係承自近年來關係緊張,但印度已成為由中國大陸領路的亞投行最大受益者,該行迄今為止在承諾所提供的資金中,1/4給了印度。亞投行在近2年裡批准了43億美元的貸款,用於亞洲各地基礎建設的資金,其中有超過10億美元的資金將投入印度的基礎設施建設計劃。 \n \n據報導,曾擔任英國內閣大臣、現任亞投行副行長的丹尼•亞歷山大(Danny Alexander)表示,「我經常需要回答的一個問題是,這是中國的銀行嗎?不是!這是一家有84個成員國的多邊銀行。」他指出,印度是最大的借款國,亞投行在印度的投資比在其他任何國家的投資都多,在印度做事的步伐之快和涉及範圍之廣非常令人鼓舞。這表明,無論外交關係如何,亞洲任何一個國家都能夠參與亞投行的工作並從中受益。

  • 帶路加持 亞投行將發行美元債券

    帶路加持 亞投行將發行美元債券

     由中國主導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近年隨「一帶一路」倡議,規模正持續擴大,並有意持續增加其國際影響力。「我們現在可以走向市場了」該行行長金立群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當地時間22日表示,亞投行正在準備發行美元債券,同時也會考慮以其它貨幣計價的債券。 \n 亞投行自2014年籌建,2015年成立以來,已批准24個項目共42億美元的融資規模,協助亞洲地區菲律賓、印尼、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國進行基礎建設,目前成員已從當初的54國,增至目前的84國,註冊資本額則為1000億美元。 \n 市場分析,亞投行近年發展迅速,主要得益於中國力推「一帶一路」倡議,並盼能藉由亞投行等設施,促進其與沿線國家的經貿合作。但金立群也提到,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兩者雖有關聯,但目的不同。 \n 金立群說,一帶一路倡議是一個「讓所有參與者攜手合作」的良好平台,而亞投行將考慮並協助推展符合財務可持續性、環境友好、社會認同等原則的基礎建設投資項目。 \n 金立群說,迄今為止,亞投行已經批准為24個項目提供42億美元的融資,與此同時,亞投行也正在提高於世界銀行中的地位和影響力。他表示,最近亞投行的成員擴大到了84個,最終希望達到90個成員。 \n 金立群進一步說,該行正在準備發行美元債券,同時也會考慮以其他貨幣計價的債券。 \n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底亞投行副行長德‧隆格瑪也曾說,他們已經計畫2018年,在歐洲進行首次全球債券發行,目的是為了幫助滿足2030年前,預計26兆美元的亞洲基礎建設支出需求。 \n 他表示,該首批亞投行發行的國際債券預計2018年發行,但「不會是2018年初」,必須等市場條件允許後,才會在歐洲,根據英國法律發行。

  • 各國競入亞投行 日或先於美國

    各國競入亞投行 日或先於美國

     日本敲開亞投行大門將快於美國。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專家葉卡捷琳娜‧莎拉波娃所說,為避免大幅落後亞洲投資第一大國的大陸,認為日本將加速爭取加入亞投行,更看好有機會優先美國加入。她進一步預測,美國大型跨國企業也將提高在國內遊說加入亞投行的力道。 \n 日前香港舉辦亞洲金融論壇,亞投行行長金立群表示,這兩年來亞投行成員已增至84個國家,但G7中還有兩個國家沒有加入,也就是美國與日本。他更表示亞投行的大門對日美兩國打開。 \n 日不想失去領導地位 \n 對此議題,根據《俄羅斯衛星報》引述葉卡捷琳娜‧阿拉波娃指出,這種局面很快會被打破,尤其日本會比美國還要更早加入,且還會力爭快速加入這個多邊金融機構。 \n 她說明,隨著大陸持續對外大力投資、增加投入規模,不管是在亞洲或非洲。如果日本不想徹底失去傳統領導地位,勢必要加入亞投行這個多邊機制並積極參與其中,否則將更快把地區投資頭號大國的地位讓給大陸。 \n 而針對美國態度,葉卡捷琳娜‧阿拉波娃表示,很難預測美國總統川普的政策走向,認為他有很大的保護主義情緒,但是美國跨國企業和銀行都希望加入這家多邊金融機構,認為這些跨國企業很快會加大遊說力道,包括在國會等場合推動加入亞投行。 \n 實際上,前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也曾在亞洲金融論壇上坦言,希望看到美國成為亞投行成員以及大陸「一帶一路」倡議的參與者,呼籲美國更積極地參與亞洲地區的貿易倡議。 \n 南美國家排隊搶加入 \n 至於亞投行未來走向,金立群也在論壇期間說明,亞投行將繼續擴大,進一步擴及到非洲、南美和中東。他還透露許多南美國家正在排隊加入亞投行,認為融資可以更好的把該地區與亞洲連成一體,降低運輸費用。 \n 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賈晉京說,亞投行填補當前國際基礎建設投資的巨大空白,僅亞洲地區基礎建設所需約8兆美元,但原有國際金融機構每年只能提供200億美元,加上亞投行搭建的市場網路與大陸這個全球最大的市場連接,更衍生出值得期待的前景。

  • 《兩岸星期人物》亞投行行長千金 倫敦政經學院美女教授金刻羽

    《兩岸星期人物》亞投行行長千金 倫敦政經學院美女教授金刻羽

    隨著中國大陸的國際影響力逐步擴大,近年來更有意擺脫國際貨幣基金(IMF)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拘束,自行成立了亞投行(AIIB),欲藉此持續擴張其對第三世界國家的影響力。而負責掌管這龐大資金與機構的首任行長重責,於去年交付給曾任大陸財政部副部長、原亞洲開發銀行(ADB)副行長的金立群出任。這名大陸金融界的重要人物,似乎也將其能力遺傳給了獨生千金金刻羽身上,讓這位年紀輕輕即獲得英國名校倫敦政經學院(LSE)終身教職的美女教授,成為外界關注嬌點之一。 \n \n現年34歲的金刻羽,是亞投行行長金立群的寶貝女兒,其名取自於《對楚王問》寫到:「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得益於父親濃厚的文藝情結和良好的英語教育,在初中時就通讀莎士比亞原著,高中期間赴美,獲得纽约哈瑞斯曼高中獎學金,成功地申請進入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經濟學就讀,並成功地在3年內取得學位,並留校繼續攻讀博士學位,被身旁友人稱為哈佛學霸。 \n \n從哈佛取得博士後,年僅25歲的金刻羽前往英國倫敦,成為名校倫敦政經學院的經濟系教授,並很快地取得該校終身職的榮譽,是LSE最年輕的終身教授之一。受父親影響極深的她,在語言上也頗具天份,精通英文、法文、西班牙文和義大利文,對於鋼琴和單簧管,也雙雙都達到了專業級水準。專攻總體經濟學的她,不僅在專業領域上有許多重要論文,也經常對外發表自己對中國社會的觀點。 \n \n幾次接受訪問時,主持人總會問到與父親的互動和關係,金刻羽笑著說,自己與父親多半時間都在聊文學和法語,反而對於兩人的專業鮮少有討論。她表示,對於父親接掌亞投行行長一事,她與父親一致認為,在能協助落後國家發展建設的前提下,做這件事是正確的。在她眼中與記憶中的父親金立群,是一個開放且給予相當多鼓勵的人,每天吃完飯後,不是看電視,而是父女倆一起讀書,或者走出戶外運動。聊天的話題,一般是文學、外交、國際政治等,幾乎沒有經濟類題材。 \n \n父親如今是國際上頗具份量的領袖人物之一,金刻羽的「高出身」自然經常被人提起,但對於這位行長千金來說,「一個成功的人,無不是靠努力和自律,這是成功的必要條件。家庭不是必要條件,但可以輔助一個具備成功素質的人更快地發展。一個人即便再聰明、出身再優越,也要靠著努力、敬業、激情和自我約束,才能實現理想。父母對子女的影響很重要,但不一定是家庭背景,而是在成長過程中,他們如何引導你、為你提供機會和找到興趣所在,這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n \n面對一個兼具家世、能力、顏值和聰明才智於一身的美女教授,如果她都這麼努力上進,你還不跟上嗎? \n

  • 施正屏》川普亞洲行 台灣屏息看

    施正屏》川普亞洲行 台灣屏息看

    美國總統川普已展開首次亞洲行,此行預計將會見日本、南韓、中國、越南與菲律賓等5國領導人,川普5日更加碼宣布要和俄羅斯總統普丁會面。不過對台灣影響最大的自然是中美領導人第三度的「習川會」。 \n 由地緣戰略角度檢視川普此次的亞洲行,可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訪問日本、南韓,進行雙邊會談;第二階段拜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第三階段則是參加APEC領袖峰會和東盟峰會。在兩岸陷入冷對抗僵局之際,川普此行可能提出的亞洲新安全架構,是否會影響我國在亞太地區的新角色與新地位,極為重要。 \n 檢視川普此次亞洲行的重點:一是解決北韓核武危機。川普啟程後再宣布要和普丁會面,就是希望普丁幫忙解決北韓問題。觀察過去半年,川普一方面不斷出言恐嚇北韓,另一方面也不斷警告中國,若不幫忙,美國會自己動手。由於二戰後美國主導制定日本和平憲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積極推動修憲,希望讓自衛隊成為正式編制的軍隊,倘若在美國默許下真讓日本對北韓動武,不但會衍生出日本憲政問題,日本勢力進入北韓,有可能引起第三次中日大戰。屆時台灣恐難置身事外。 \n 二是提出亞太戰略定位。亞洲國家最關心川普此次是否會提出自己的「亞太新戰略」。美國國務卿提勒森上月曾表示,美國將與印度合作推展「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區域」;川普訪日前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通話,白宮也聲明兩人都肯定推動「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區域」的重要性,顯然,這很可能成為川普出席越南APEC會議的主題,以為川普時代的亞洲戰略鋪路。 \n 美國的亞太新戰略可能是與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建立新同盟,重新平衡亞太地區。台灣若處於《美日安保條約》內,與中國大陸的熱對抗恐難避免,兩岸一旦陷入軍備競賽,絕對不利於台灣。 \n 三是中美經貿談判議題。中美經貿合作可能開創出歷史最好的局面,今年4月的習川會,中方主動提出「百日計畫」,為緩和中美的緊張貿易關係做出巨大讓步。但7月中美啟動首輪經濟對話的成果有限。川普這次訪中預料將傳達更明確的訊息,讓美國企業在中國可得到更公平的發展機會。由中方角度觀察,中方一方面期望與美國保持高層交往,另一方面也希望美國支持「一帶一路」和中方倡議的新型大國關係,但因美國未加入亞投行,估計川普不會表態支持一帶一路。在美國不支持一帶一路和亞投行,而台灣又進不去的情況下,台灣將無緣參與其中龐大的基礎建設計畫,恐加深台灣在亞太地區的邊緣化。 \n 川普正帶領美國進行全球戰略東移,亞太地區必將成為美國戰略中心的重中之重。川普的亞洲行是美國對亞太地區平衡的重要展示機會,有利於美國重返亞太地區。除了習川會的內容之外,美國新的亞太戰略也會牽動台灣未來的發展,我方須密切關注。 \n(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際與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