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亞洲錦蛙的搜尋結果,共09

  • 雨炸台南「肥大怪蛙」現蹤 連蛇都不敢吃牠

    雨炸台南「肥大怪蛙」現蹤 連蛇都不敢吃牠

    受梅雨鋒面及西南氣流影響,高雄、屏東等地區豪雨不斷,雨炸台灣也讓不少生物現蹤。台南有一名民眾發現,庭院出現一隻「怪蛙」,身形非常肥大,看起來又不像蟾蜍,因此好奇詢問廣大網友,不少人看了直呼「有毒,千萬別亂碰」。

  • 關注本土生態 黃金蝙蝠館展開入侵蛙種移除

    關注本土生態 黃金蝙蝠館展開入侵蛙種移除

    水林鄉黃金蝙蝠生態館除了保育日益稀少的黃金蝙蝠,也長期關注外來入侵物種,6日起展開入侵種斑腿樹蛙與亞洲錦蛙的移除工作,確保本土蛙的生存空間,避免本土蛙遭排擠甚至絕種的危機。 \n \n 亞洲錦蛙又稱花狹口蛙,原本分布東南亞與大陸,20餘年前首度在高雄被發現,最近幾年由南往北繁殖,雲林縣北港鎮、水林鄉陸續發現其蹤跡,由於體型碩大且皮膚有毒,若不加以移除,將造成本土蛙種浩劫。 \n \n 來自東南亞的斑腿樹蛙則因繁殖力超強,是台灣現有30多種蛙類中最具入侵性的種類,除了與本土蛙種搶食,還會捕食本土蛙種蝌蚪,雲林縣內以西螺鎮最早發現其蹤跡,目前已擴散至北港、水林、口湖等沿海鄉鎮。 \n \n 黃金蝙蝠生態館負責人張恒嘉表示,亞洲錦蛙皮膚有毒、體型大,幾乎沒有天敵,會吃掉體型較小的本土狹口蛙,其他本土蛙如諸羅樹蛙、小雨蛙、澤蛙,也難敵「亞洲錦蛙」競爭。斑腿樹蛙則是以量取勝,嚴重排擠本土布氏樹蛙的生存空間。 \n \n 張恒嘉說,外來入侵種生物就像癌症,一旦發現很難根除,只能加以控制,所以預防與提早發現是最好的方式,斑腿樹蛙與亞洲錦蛙已入侵台灣一段時間,目前僅能盡量移除,本月8日下午將在蝙蝠館舉行生態保育講座,並邀請民眾一起來動手移除。

  • 保護原生種 學生組隊抓亞洲錦蛙

    保護原生種 學生組隊抓亞洲錦蛙

     外來種亞洲錦蛙入侵屏東,因體型壯碩生性霸道,嚴重影響當地原生物種,將原生種小雨蛙當作食物,搶光澤蛙的糧食,就連保育類的台北赤蛙也失去蹤跡。新埤鄉餉潭國小3年前組成錦蛙小隊,盡力還給原生種溫暖的家園。 \n 亞洲錦蛙體長平均7公分,受刺激後身體鼓起變得非常堅硬,還會流出毒液就連蛇類都不敢領教。最早是1998年在高雄林園及鳳山水庫一帶發現,但近年來逐漸往南建立族群,2011年9月在餉潭社區首次出沒後,原生物種也逐漸減少。 \n 老師湯奇霖表示,原生種的小雨蛙體型只有亞洲錦蛙的3分之1,只能淪落為被捕食的對象,而且這霸道的外來種繁殖速度極快,卵只要1天就能孵化,2周內蝌蚪長大成蛙,是小雨蛙的2倍以上,根本來不及繁殖就被捕食殆盡。 \n 校長林秀英說,就算是外來種也希望學生善待生命,學生對生態充滿好奇,又想為原生種出一口氣,想出「寫完功課就能抓錦蛙」制度成立錦蛙小隊,3年內抓了近百隻飼養在教室中,今年原生種也慢慢回歸。 \n 錦蛙小隊長潘崇維說,亞洲錦蛙非常奸詐,躲在樹洞中還會用屁股挖土躲在裡面,一定要戴手套才抓得到,每到晚上還會發出「哞~」的叫聲,吵到大家睡覺,一定要將牠趕出家園。

  • 外來亞洲錦蛙 吃光本土蛙

    外來亞洲錦蛙 吃光本土蛙

     水林鄉黃金蝙蝠生態館發現外來種「亞洲錦蛙」已入侵水林、北港地區,危及本土蛙種的生存空間,昨先於北港鎮東榮國小簡介,隨後展開為期2天的移除行動,確保本土蛙種不被排擠甚至吃掉。 \n 「亞洲錦蛙」又稱花狹口蛙,原本分布東南亞與中國,但因人為因素,20餘年前首先在高雄被發現,最近幾年由南往北繁殖,北港鎮、水林鄉陸續發現其蹤跡,由於體型碩大且皮膚有毒,若不加以移除,將造成本土蛙種浩劫。 \n 昨天上午黃金蝙蝠生態館負責人張恒嘉展開「亞洲錦蛙」移除工作,邀請文化大學巫奇勳老師前往東榮國小,介紹「亞洲錦蛙」生態與如何移除,10餘名志工與學童聽完簡報,下午出發到各草叢尋找「亞洲錦蛙」。 \n 張恒嘉表示,「亞洲錦蛙」皮膚有毒,只有眼鏡蛇敢吃牠,可說幾乎沒有天敵,且體型為本土狹口蛙的4、5倍大,會吃掉本土狹口蛙,其他本土蛙如諸羅樹蛙、中國樹蛙、小雨蛙、澤蛙,體型也相對較小,難敵「亞洲錦蛙」的競爭。 \n 張恒嘉說,「亞洲錦蛙」約在5、6月繁殖,會鑽洞、爬樹,平時躲在泥土裡、樹洞中,並不好找,所以移除有其難度,但只要努力尋找,至少可以加以壓制,防止爆炸性的繁衍,不致於讓本土蛙種完全失去生存空間。

  • 外來種亞洲錦蛙入侵 黃金蝙蝠館志工與學童展開移除

    外來種亞洲錦蛙入侵 黃金蝙蝠館志工與學童展開移除

     水林鄉黃金蝙蝠生態館發現外來種「亞洲錦蛙」已入侵水林、北港地區,危及本土蛙種的生存空間,31日先於東榮國小簡介,隨後展開為期2天的移除行動,確保本土蛙種不被排擠甚至吃掉。 \n \n 「亞洲錦蛙」又稱花狹口蛙,原本分布東南亞與中國,但因人為因素,20餘年前首先在高雄被發現,最近幾年由南往北繁殖,北港鎮、水林鄉陸續發現其蹤跡,由於體型碩大且皮膚有毒,若不加以移除,將造成本土蛙種浩劫。 \n \n 今天上午黃金蝙蝠生態館負責人張恒嘉展開「亞洲錦蛙」移除工作,邀請文化大學巫奇勳老師前往北港鎮東榮國小,介紹「亞洲錦蛙」生態與如何移除,10餘名志工與學童聽完簡報,下午出發到各草叢尋找「亞洲錦蛙」。 \n \n 張恒嘉表示,「亞洲錦蛙」皮膚有毒,只有眼鏡蛇敢吃牠,可說幾乎沒有天敵,且體型為本土狹口蛙的4、5倍大,會吃掉本土狹口蛙,其他本土蛙如諸羅樹蛙、中國樹蛙、小雨蛙、澤蛙,體型也相對較小,難敵「亞洲錦蛙」的競爭。

  • 亞洲錦蛙入侵 威脅墾丁生態

    亞洲錦蛙入侵 威脅墾丁生態

     亞洲錦蛙入侵恆春半島!原產於中國大陸和東南亞的亞洲錦蛙,目前已成為台灣南部強勢外來種,分布在高雄、台南、屏北一帶。恆春半島原本是本土青蛙樂土,但最近也宣告失守,雖發現數量不多,但恐威脅本土蛙生存空間,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開始戒備。 \n 根據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楊懿如研究,亞洲錦蛙是狹口蛙家族裡的巨無霸,體長平均7公分,善於爬樹和挖洞。受到刺激會鼓氣和分泌白色毒液,因此天敵不多。加上牠的蝌蚪期很短,不到3星期,成蛙壽命約6年,生存競爭力很強,恐會對本土生態造成衝擊。 \n 恆春半島原本並沒有亞洲錦蛙,但去年底墾管處人員在處內水池發現蹤跡,今年8月又發現1隻成蛙和20隻蝌蚪;另有恆春半島民眾陸續在住家、農田、果園等地發現,顯示勢力範圍已入侵恆春半島。 \n 墾管處人員為杜絕外來種,將捕獲亞洲錦蛙送進冰箱「安樂死」,蝌蚪也在養成小蛙,確定是亞洲錦蛙後同樣送進冰箱。保育研究課長馬協群說,目前亞洲錦蛙在恆春半島僅是點狀分布,問題還不嚴重。 \n 他並說,亞洲錦蛙算是巨無霸,會吃掉他種小蛙和卵,加上其食量大、天敵少,若大量繁衍恐造成生態浩劫,墾管處已計畫針對其分布情形進行調查。

  • 綠水龍大軍進攻 台灣生態遭脅

    綠水龍大軍進攻 台灣生態遭脅

     原本引進被當成寵物飼養的外來種綠水龍,這幾年被發現在新北市新店山區下蛋、建立族群,數量有5、600隻左右,已嚴重威脅台灣原生種生態發展,農委會林務局和新北市農業局委請專家展開全面獵捕行動。 \n 農業局林務科長林愛琴表示,綠水龍又稱亞洲水龍是鬣蜥科中體型較大者,雄蜥最大可達92公分,雌蜥可達61公分,原產於越南、柬埔寨、泰國以及中國大陸,主要食物為昆蟲,但對比他小的動物則有捕食的行為。 \n 她說,在寵物店常發現他們的蹤影,因為幼體時外型很像綠鬣蜥,全身翠綠很受歡迎,但長大後,個性兇猛食量又驚人,可能因此遭飼主棄養。 \n 銘傳大學生命科學系向高世老師進行綠水龍獵捕行動數年,他認為比較像是遭到水族館刻意的大量遺棄,才能夠在短時間在1個地區成功建立族群、繁衍下一代,為下一步攻城略地做準備。 \n 「如果這幾年未徹底將其移除,就麻煩了」向高世老師說,過去兩棲外來種像沙氏鬃蜥、亞洲錦蛙都因其在台棲地已經擴散而變得難以掌握,不易滅絕,成為台灣生態浩劫。 \n 他指出,從發現到獵捕,3年來已在新店溪沿岸抓了逾400隻綠水龍,估計在新店山區還有1、200隻;更重要的是,這個外來種至今仍以新店山區其棲息地,尚未遷移擴散,如可在這幾年順利將其全數移除,將成國內成功移除外來種動物的第1例。

  • 亞洲錦蛙入侵 觸碰恐中毒

     衛武營都會公園吸引許多民眾前往休閒,最近高雄市野鳥協會在公園內芒果樹發現綽號「陸上版河豚」的亞洲錦蛙,民眾不小心碰觸可能會中毒,外來品種的亞洲錦蛙繁殖相當快,牠還會爬樹鑽地、分泌毒液,沒有什麼天敵,對本土蛙種生存造成威脅。 \n 研究員楊玉祥指出,亞洲錦蛙背為褐色,有橘色條紋,加上相對於台灣原生四種狹口蛙科「小雨蛙」只有兩到三公分袖珍體型,亞洲錦蛙則可長到六到八公分,外型又圓胖,簡直就是巨無霸,十分容易辨識。 \n 除外型與眾不同,牠經常棲息在流動水域,原生地是廣東、廣西、馬來西亞等地,亦是一種水陸兩棲功夫了得的蛙類,遇難時可以鑽入泥土中,腳上吸盤讓牠也可以攀爬上樹木或牆面。 \n 牠還有最後一招,遇到危害時會鼓脹身體,宛如一顆棒球,楊玉祥說,在體表分泌乳白色的毒液讓誤食牠的動物痛苦不堪,形容像是陸上版的河豚。

  • 三少四壯集-晚上有牛

     或粗嗄,或生脆,老嫩厚薄,低吟高吭,乍聽百家爭鳴,其實音律井然,一來一往,此呼彼應,嵌疊混聲,絲毫不亂,愈叫鼻音愈重,尾音也愈長,又軟又黏。我不是雌蛙,聽了都覺得性感。 \n 走過黃槿樹下,看到路上躺著一隻蚱蟬,可憐,夏天才開始,牠已經無聲無息,魂飛天外。用腳尖輕踢,想把牠撥到草叢,不料一聲尖長的「唧──」,蚱蟬突然彈起,振翅飛走。我嚇了一跳,可是很高興,沒死咧,是叫累了在打盹嗎? \n 才剛夏至,地上已有蟬屍,而且是第二批了。最早的是黑點斑蟬,幾乎過完元宵,驚蟄前後就開始叫,嘹亮輕快(有人形容是「醒啦──醒啦」),成群在苦楝上吸樹汁,春分之後,又成群在樹下墜落死去,和綿綿春雨,簌簌楝花同歸塵土。 \n 清明穀雨之間,草蟬和蚱蟬相繼出現,平板單直的中音,演講般冗長不見底,近乎機械性,聲勢浩大,懨悶無韻,聽得人昏昏欲睡,卻又噪耳難眠。我們的一分鐘,可能長過蟬的一天,所以牠要爭分奪秒,日間放歌,夜裡繼續高唱,咨爾多士,夙夜匪懈,生活不容易呀。 \n 除了時間,蟬的身體也要壓縮精簡。芒種之後,山徑遍地蟬蛻,夾雜零星蟬屍,翻過來細看,腹瓣、鼓膜、發音肌、共鳴室,體腔已經那麼小,胸腹還幾乎中空,奢侈留白,好讓聲音迴盪擴張。果真像法布爾在《昆蟲記》說的,蟬因為熱愛音樂,不惜縮小內部器官,騰空來安置樂器,真箇是以身相許。 \n 只有下雨的晚上,蟬才噤聲不語,輪到青蛙扯直喉嚨。島上多蛙,山溝溪澗,水渠人孔,入夜此起彼落,呱聲處處。然而不是傳統的閣閣聲,是悠長慢板的詠歎。 \n 「光──光──光──」,低沉渾厚,彷彿從丹田深處發出,聲傳數里,城裡人偶爾來夜遊,還以為是野牛,驚問:「牛會晚上出來覓食啊?」這話很有見識,一般人就算知道牛哞,也是從卡通上聽來的罐頭聲,還知道牛的食性,更加難得。 \n 一開始我以為是牛蛙,後來才知道是花狹口蛙,又叫亞洲錦蛙,聲大如牛,個兒卻只拳頭大,肥身棕斑,窄頭細嘴(所以叫狹口蛙),見了人還會把身體撐脹,圓鈍不規則,像一塊發酵過頭的黑麥麵團,在夜色中分外隱蔽,不過牠老是愣在路上,散步時要小心繞過。 \n 蛙和蟬一樣,為了求偶和存活鳴叫,愈大聲愈強悍,但蛙不像蟬,犧牲體腔化成擴音箱,牠更聰明,躲在渠蓋和人孔底下叫,找共鳴室擴音放送,就像人類在浴室唱歌。我們海灘邊有處水渠口,深長空闊,音效絕佳,是花狹口蛙的音樂廳,每逢雨夜眾蛙喧嘩,高亢宏亮,聲動四方,我總要撐傘涉水,走去聽演唱會。 \n 或粗嗄,或生脆,老嫩厚薄,低吟高吭,乍聽百家爭鳴,其實音律井然,一來一往,此呼彼應,嵌疊混聲,絲毫不亂,愈叫鼻音愈重,尾音也愈長,又軟又黏。我不是雌蛙,聽了都覺得性感。 \n 山溝裡還有短促清脆,「噠、噠、噠、噠」的機關槍聲,那是斑腿泛樹蛙,有時甚至響起小狗的急吠聲,是溪澗裡的沼蛙。夏夜漫步,蛙鳴蟬噪,生機勃然,遠遠還傳來酒吧球迷的鼓譟怪叫,這個生態系,充滿了雄性的聲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