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亞馬遜叢林的搜尋結果,共30

  • 小鐘出外景遭土著逼吃活樹蟲 怪異口感讓他想起都怕

    小鐘出外景遭土著逼吃活樹蟲 怪異口感讓他想起都怕

    資深藝人小鐘(鍾昀呈)在演藝圈被稱「客家省錢一哥」,出道超過20年,風趣、幽默的說話方式,成為許多綜藝節目常客。日前他在節目《11點熱吵店》中,分享他曾經去菲律賓出外景被逼吃活樹蟲的經驗,超恐怖的畫面與口感,讓他至今難忘。 \n小鐘在節目中分享某次他應節目需求,前往菲律賓出外景,身為主持人的他,當時坐在小艇上,一路划進一處非常像亞馬遜叢林的地方,當地土著熱情向他推薦在樹叢裡有一樣非常好吃又補的東西要讓他品嘗。 \n當小艇划到樹木區時,土著當場砍斷一根朽木,沒想到上百隻蟲從樹木裡同時鑽出。只見當地土著抓了一把蟲,加了醬油和哇沙米就往嘴裡塞,同時也抓了一把要小鐘吃吃看,當下無可奈何他進退兩難,只好硬著頭皮塞進嘴裡,咬兩下吞進肚子。 \n雖然小鐘開玩笑說,吃起來的口感有點像花枝,但他回憶起那個味道,實在太讓人害怕;回去之後,他更拉肚子拉了三天,大號小號分不清。同時也說因為他是外景主持人不得不吃,但一般民眾還是看看就好,不要輕易嘗試。 \n \n \n \n \n \n \n \n \n \n

  • 雨林發現巨型壁畫 揭1.2萬年前滅絕動物原貌 考古學家驚嘆

    雨林發現巨型壁畫 揭1.2萬年前滅絕動物原貌 考古學家驚嘆

    考古學家在亞馬遜雨林裡發現一面巨型岩畫,時間可追溯至1萬2500年前,而壁畫上也畫滿大量史前生物,包含滅絕1萬多年的乳齒象及冰河時期的馬類等,由於當地氣候濕熱,歷史文物幾乎難以保存,壁畫上的圖像還能夠如此完整,讓考古學家都驚嘆不已,甚至稱其為「史前版」的壁畫教堂。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英國與哥倫比亞組成考古團隊,前進奇里比克特山脈國家公園(Chiribiquete national park)進行研究,在一處偏僻的懸崖峭壁上,發現了長達約8英里(約12.8公里)的史前壁畫,上面畫了動物和人類,其中包含大象的史前親戚「乳齒象」(mastodon)。 \n不僅如此,壁畫上還繪有已滅絕的拉丁駱駝(palaeolama)、巨型史前樹懶「大地懶」及冰河時期的馬,除了畫有史前生物外,還有魚類、鳥類、蜥蜴及烏龜等,以及人類的手印、人類手拉手跳舞、大型動物被高舉雙手的人包圍等圖案,似乎是在狩獵或進行宗教崇拜儀式。 \n在亞馬遜地區,多數原住民部落被認為是西伯利亞第一批移民後裔,於1萬7000年前穿越白令陸橋(Bering Land Bridge)來到美洲,而冰河時期降雪量不大,因此當時白令陸橋並未被破壞,延伸至兩岸各大陸數百公里,提供當時人類至其他地區的途徑。不過目前仍不清楚壁畫是由哪一個部落所繪,據了解亞馬遜地區有2個主要原住民部落,分別是存在數千年的亞諾馬米族(Yanomami)和卡雅波族(Kayapo)。 \n由於亞馬遜氣候潮濕,且土壤呈現酸性,因此當地骨頭等歷史文物,幾乎難以保存,直到近幾年才有用書面記錄,在壁畫被發現以前,曾發現陶瓷和箭頭碎片等考古證據,但都不足以推斷出該地區的歷史時間,壁畫的發現讓考古學家推測,乳齒象在南美洲已絕種至少1萬2000年,並與其他動物與因素進行推估,認為此壁畫的年代最早出現於1萬2500多年前。 \n而壁畫上赤陶色塗料相當清晰,未因當地潮濕氣候而消失,也讓考古學家驚嘆,直呼這宛如是「古代版西斯汀小堂」(Sistine Chapel)。領導考古團隊的英國艾希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考古學教授伊利亞特(Jose Iriarte)認為,壁畫應該只是冰山一角,探勘任務還未結束,待新冠疫情趨緩後,會重返現場繼續研究。

  • 亞馬遜叢林放巨大鏡子 動物反應很驚人

    亞馬遜叢林放巨大鏡子 動物反應很驚人

    大部分的人每天都會透過鏡子、相機鏡頭或任何反射物來檢視自己的外貌,而我們之所以認的出來鏡子中反射影像就是自己是因為人類具有「自我認知能力」〈self-recognition〉,大約18到24個月大的嬰兒就能夠開始辨認,那動物呢?有攝影師為了測試野生動物的認知能力,在亞馬遜叢林中放了一面大鏡子,沒想到牠們的反應很超驚人! \n一個名為「野性攝影」〈Umtamed Photography〉的野生動物攝影工作室為了瞭解犬貓種類動物的自我認知能力,在亞馬遜叢林中設立一面大鏡子,從影片中可以看到接近鏡子的動物展現出各種不一樣的反應,野豬嚇的四處逃竄,美洲豹等貓科動物則表現出很好奇的模樣,而最終結果顯示,動物鮮少具備自我認知能力。 \n據了解,鏡子測試(Mirror test)又稱鏡中測試,在1970年由美國心理學家蓋洛普小戈登根據達爾文的觀察解結果所提出的理論,目前通過測試的動物包括所有的類人猿種(侏儒黑猩猩、黑猩猩、猩猩、人類、大猩猩)、獼猴、瓶鼻海豚、逆戟鯨、大象、歐洲喜鵲。雖然現在被廣泛的使用,但對於將這一測試應用於那些主要依賴視覺以外的知覺的動物,仍然存在爭議。

  • 該如何為綠命名(上)──漫步樹冠層,在升旗山棲息地

    該如何為綠命名(上)──漫步樹冠層,在升旗山棲息地

     遠處密林似有動靜,枝葉唰唰搖晃,我扶著樹冠步道護欄循聲遠眺,以目光逡巡,一定有什麼但除了木樹草葉什麼都沒看見。正偵察著,身旁一名小女孩壓低了稚嫩的聲音,呼喚著Monkey、Monkey。這個世界,有些祕密只有孩子能發現──就在她手指延長線盡頭,兩隻猴子浮水印般驀然現身視野裡。 \n 這兩隻猴子,棲在一高一低緊鄰著的兩根樹幹上,同時發現了我,朝我張望,窸窸窣窣商量著什麼,互相咬嚙、耙抓,又像嬉戲玩耍又像短兵相接,忽地,高處的那隻往下一躍不見了蹤跡,留在原地的這隻又與我對看一眼,緊接著縱身跳下,尾巴勾住樹枝畫了個弧,消失在樹林子裡。 \n 偶然發現的這兩隻猴子,黑毛茸茸,個頭不大,有條比身體還要長的長長的長尾巴,雙眼周圍滾一圈鮮淨白眼圈,京劇小丑似的扮相,十分幽默。這莫不就是導覽摺頁上所說,「若您幸運的話,您會有機會碰見一些在升旗山的熱帶雨林住下的小動物」,其中包括了「罕見的鬱烏葉猴」。 \n 被暗示了似地,我告訴自己:啊,我真幸運。 \n ▲空一行 \n 行前,請教過檳城當地朋友,若想安排半日的健行,該往哪裡去?升旗山,膝反射地,對方回答。待來到檳島,當地人一聽說我想去升旗山,都說好美好美,當然要去。 \n 我站上飯店頂樓俯瞰市區,建築多為白牆,覆以磚紅色屋頂,綠地星羅棋布,極目望遠,升旗山清晰可見,稜線隱沒於滾滾白雲之中。我略感遲疑,這樣速食麵似的即食景點,恐怕觀光客不會少。 \n 哪裡不少,根本很多,我也是其中的一個。 \n 升旗山(Penang Hill,又稱檳榔山)距喬治市區約僅三十分鐘車程,最高處海拔830公尺,十九世紀英國殖民時期,官員在此蓋了不少豪華別墅。二十世紀初,亞洲最早起用的纜車鐵路修築前,上山靠的是蘇門答臘小馬,或四人、八人抬的轎子doolie。目前纜車鐵路全長近兩公里,一口氣地五分鐘就從山腳直奔山頂了。 \n 排隊等著搭纜車時,摺頁拿在手中,地圖上標示了二十餘個景點,想必都已為觀光所染指了吧。(其中還有個「愛情鎖」呢,當初鎖下愛情鎖的兩個人,如今鎖著他們的,是愛情還是枷鎖?或早已經各奔西東?)很快地我擇定兩個目標,一個是稍遠處的豬籠草園,一個是車站左近的「棲息地」(The Habitat Penang Hill)生態園區。 \n 一走進棲息地,便把人潮拋在身後了。 \n 身而為人,最被折磨的,卻也是人。人際之間榫頭對不上榫眼般的無法契合,瑪格麗特‧羅曼說了,當她嘗試兼顧科學家與母親兩種角色時,飽受挫折,她發現,「在野外研究時那種身體的疲乏與痛苦,遠不及情緒上的各種負擔」。 \n 瑪格麗特‧羅曼是雨林研究先鋒與權威,被譽為「樹梢上的愛因斯坦」,三十歲那年嫁給澳洲牧羊人時,正興致勃勃地以樹冠層作為博士研究主題,然而八○年代的澳洲內陸,女性只有一種理想形象,那就是她的妯娌為她抄了一首詩委婉提醒她的:鄉下女人/她們是這片土地上所有男人的母親和妻子;/是煮飯、為你打氣、對你伸出援手的女子。 \n 羅曼的公公嫌她穿的Rockport登山鞋,是他看過最醜的女鞋,又擅自砍掉院子裡的百年榆樹,樹蔭底是羅曼的家庭生活中少數可以鬆一口氣的居心地。至於婆婆,若是羅曼打算上美容院弄頭髮,便願意幫她帶小孩,如果她上的是圖書館,免談。羅曼為了避免衝突,偷偷地將《生態學月刊》夾藏在《女性周刊》裡,以假裝自己正在學著當一名賢妻良母。 \n 當羅曼回憶起澳洲的十二年歲月時,首先肯定的不是自己的學術成就,而是達成了夫家的期望:「那就是傳宗接代生了兩個兒子,牧場未來的主人翁,這可是我先生無比的驕傲。」這位傑出女性,在某個時代某個地方,她的價值只建立在丈夫與兒女的附屬地位上,她應該是人妻、應該是人母,但不應該是她自己。 \n 像被蜜蜂叮了的螫人樹的毛刺沒有令羅曼卻步,滿山溝做日光浴的毒棕蛇也只迫她另闢觀察地點,至於受驚嚇的叢塚雉從天而降的大便雨淋得滿頭滿臉,或是無所不在的水蛭,她是不當一回事的。不過,逐漸失卻自我,拉鋸、掙扎,使她最終還是選擇了解開枷鎖,離開澳洲、離開丈夫。 \n 如果男人不必在「愛、家庭與事業」間作取捨,那也不該讓女人受這種煎熬。瑪格麗特‧羅曼沒有妥協於傳統對她的束縛,否則樹冠層研究勢必推遲多年。 \n ▲空一行 \n 地球上的雨林,亞馬遜叢林約占一半,馬來西亞雨林面積較小,不過,這裡有全世界最原始的森林,長達一億三千萬年悠久生命史。直飛檳島飛機上,抵達前半個小時緩緩進入馬來半島領空,透過舷窗,看見大地一片黛綠,我對這裡的山便有了想像和期待。 \n 我想像它的蠻荒、我期待它的危險,然而「棲息地」光潔、安全,彷彿樣品屋,熱帶雨林櫥窗。身在其中,首先衝擊我的,是氣味。呼吸之間吞吐著一股股的辛香,喚醒我對某些南洋料理的記憶,但更清新、柔軟,來自泥土與草木,泛著濕潤與涼意。周身浸沐於香氛裡,讓我忍不住快樂。 \n 走著走著,撞見一朵小花,什麼花呢我似曾相識卻不敢確認。它有梭狀大葉片,細長而不斷分歧的花梗,花朵小小的,喇叭狀,粉紅色。這朵花開在斜坡斷面上,我這樣那樣調整著角度想將它拍下,以至於擺弄著身體像在做瑜伽。 \n 可惜天色怔忪、光線在打著瞌睡,我捕捉不住它的繽紛明亮,它的活潑潑的生命力。不死心地我持續按下快門,如果這朵花會說話,它會對我翻白眼,問我,拍夠了沒? \n 拍照只是個藉口,我想要放緩腳步,逗留、盤桓、走回頭路,好延宕時間,像進行一次療程,想像從都市帶來的傷口,在大自然裡逐漸癒合,一如水的蒸發、煙的飄散,光明驅走黑暗。 \n 你看過《阿凡達》嗎?這部好萊塢科幻片告訴我,在電影這個領域,某些時候技術也就是藝術。這世上再沒有比住著納美人,萬花筒般潘朵拉星球的叢林,更適合用上「奇花異卉」這個形容詞了。尤其聖樹種籽,像晶瑩剔透一朵朵小水母,觸角一張一闔在空中漂浮、移動,宛如一場美麗的夢境。 \n 因為覬覦藏在靈魂之樹下的稀有元素,地球的野心家發動掠奪戰,潘朵拉之友葛蕾因此身負重傷,她的夥伴傑克急著向人求救。葛蕾有自知之明,她說:「別忘了,我是科學家,我不相信童話。」但傑克堅持,「納美人會救妳的,我知道。」 \n 納美人讓葛蕾躺在靈魂之樹底,為她舉行儀式,誦念禱詞:「所有納美人的母親──伊娃,請幫助她。請聽我們訴說,吸收這個靈魂,讓她能夠回到我們身邊,以一個真正納美人的身分,生活在我們的族群裡。」現實沒有童話,葛蕾因為傷勢過重,未能夠死裡逃生。但《阿凡達》再一次提醒了我們,通過叢林,通過土地,大自然是藥。 \n 《夢遊亞馬遜》就更直截了當了,它讓一名罹患重病的民族學家,深入險境尋找一種叫作「亞克魯納」的花朵。據說亞克魯納只長在上帝的工作室──群山之間,這個民族學家相信,唯有亞克魯納可以助他脫險。事實上,雨林就被譽為「全球最大藥廠」,世上有一半的藥物得益於這個寶庫。遺憾的是,當亞克魯納現身,彷彿塑膠花黏在枯枝上,想像的火花頓時被摁熄了。 \n 幾乎所有創作,都(一廂情願地)將土著耆宿塑造為充滿智慧、富有哲思的形象,他們開口說出神諭般的話語,燈塔一樣指引著迷航的現代人,反映的其實是現代生活的虛無、空洞、疲乏與異化,亟需等待救贖。《夢遊亞馬遜》也有話如詩:「在成為戰士前,所有科瓦諾的男人都要拋開所有,走進叢林,讓夢境主導一切,在那趟旅行裡,他應該要在孤獨與寧靜中找到自我,成為夢中的流浪者。有些人迷失,再也回不來,但能回來的人,就準備好面對即將到來的一切。」 \n 然而,如今「危險」已被當成一項商品擺售,完善的設施與嚮導,使得觀光客走進叢林不再是一場真正的冒險。「天空走廊」的搭建是個寓言,它改變了人與大樹的對應關係,讓習慣站在地面仰望大樹的人們,可以輕易步行於五層樓、十層樓高,借用飛鳥的視角閱覽大地。(待續)

  • 離奇!亞馬遜叢林裡驚現10噸重鯨魚屍體

    離奇!亞馬遜叢林裡驚現10噸重鯨魚屍體

    近日,在亞馬遜叢林裡發現了一隻已經死亡的座頭鯨(Humpback Whale)屍體,由於這個發現地距離大海約15公尺,再加上該處離座頭鯨的棲息地也十分遙遠,因此當地的生物學家都對於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與困惑。 \n綜合外媒報導,本月22日,巴西當地環境部門的官員們因為看見有禿鷹在叢林上空盤旋,才意外發現了這隻座頭鯨的屍體,牠陳屍在巴西北部亞馬遜河(Amazon River)河口附近馬拉若島(Marajo)叢林的紅樹林中,當地的生物學家立刻派團隊前去現場察看,這隻鯨屍約有11公尺長、10噸重,推測為約1歲大的幼鯨。 \n由於鯨魚的屍體上並沒有明顯外傷,生物學家們認為牠很可能是在海中和媽媽走失了,隨後因不明原因死亡,再被潮汐帶到這個地方,儘管如此,對於座頭鯨出現在這裡,生物學家們還是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畢竟這是十分罕見的案例。目前因為鯨屍的體積與重量太大,再加上礙於環境的限制,生物學家們不打算將屍體運走,未來將採取蒐集肌肉與體內寄生蟲的樣本來進行屍檢與研究,關於這隻座頭鯨死亡的原因,也需待近一步研究的結果出爐。

  • 勇闖叢林險被豹吃 他愛上刺激搬到亞馬遜定居

    勇闖叢林險被豹吃 他愛上刺激搬到亞馬遜定居

    蘇格蘭一名58歲男子,原本居住在義大利,還擁有妻子與兩名女兒,生活看似美滿幸福,但多年前他歷經2年環遊世界,徒步在亞馬遜雨林旅行,期間還因迷路差點喪命,而他最終幸運獲救,卻因這種危險而深愛此地,更選擇在亞馬遜定居,拋棄在文明社會的生活。 \n58歲的克里斯(Chris Clark)在23歲時,花兩年的時間環遊世界,而巴西也是其中一站,當時他與朋友徒步走在亞馬遜雨林,但卻不小心迷路了,在森林裡困了三天,期間不僅沒有食物,甚至還遇到一隻美洲豹,兩人差點成為豹的晚餐。 \n所幸兩人合力造了一艘木筏,沿著河往上游划才獲救,但這趟特殊的經歷,不僅沒讓克里斯畏懼,甚至還因此愛上亞馬遜,每年都會往返巴西5、6次,還與當地的社區合作,直到2004年,他乾脆賣掉公司,帶著家人搬到亞馬遜住,但妻小根本難以在這生活,兩人的婚姻也走至終點。 \n克里斯離婚後,與當地的女子結婚,如今更育有一對兒女,而他也透露愛上亞馬遜的原因,就是曾面臨生死關頭,而從中學會新知,這種感覺讓他很滿足。如今他們一家四口過著簡樸的生活,住在叢林的小木屋裡,靠著一台小發動機供電,而桌上的佳餚則是打獵捕魚的收穫,儘管生活過得很不便利,卻讓他覺得很充實。 \n克里斯也在當地經營一間小型旅遊公司,並同時保護當地的自然資源,由於他曾阻止當地人補撈海龜,甚至因此收過死亡威脅,但他從未想打退堂鼓,更堅持不要回蘇格蘭,想在亞馬遜度過終生,「雖然這裡沒有文明社會的醫療資源,我可能還會少活幾年,但起碼我過得很快樂」。

  • 隨河旅行…發現秘魯的兩張臉

    隨河旅行…發現秘魯的兩張臉

    秘魯有5千年歷史與2張臉: \n第一張臉「印加文明」,締造最傳奇的高山帝國; \n另一張臉「亞馬遜叢林」,孕育全世界最大的河。 \n我放逐3個星期,探索南美洲古國的雙面。 \n \n \n5百年前的世界地圖沒有亞馬遜河(Amazon River)。「1542年,西班牙人為尋找肉桂之國,竟發現世界第一大河。從此,亞馬遜河流域成為夢想與冒險之地。」——《亞馬遜雨林——人間最後的伊甸園》(L'Amazone un géant blesse) \n \n這是上帝創造世界時的伊甸園? \n \n在全世界最大的雨林帝國,住著原始印地安部落、250萬種昆蟲、上萬種植物、占世界5分之1的鳥類。「人稱『大樹林』的原始森林裡,陰森而冷峻。35至40公尺的參天大樹,成千上萬隻羽色豐美多彩的飛禽,在林間鳴唱。」「在這兒,很難界定何者為現實,何者為幻覺。葉子可以變成蝴蝶,籐化為蛇。」 \n \n【延伸閱讀】一座森林 孕育全球10%物種 \n \n█亞馬遜──希臘神話中的驍勇女戰士 \n1542年,西班牙探險家奧雷亞納(Francisco de Orellana)在亞馬遜河流域探險時,曾與一群女戰士交鋒。他們眼見這批女戰士居然能夠以1當10,像極了古希臘神話傳說中的亞馬遜民族,於是探險家將此族群所居住之大河,命名為「亞馬遜」。 \n \n█1分鐘秘魯 \n首都:利馬 面積:約台灣36倍大 人口:約3,000萬 種族:印地安及西班牙後裔為主 8項文化遺產、2項自然遺產、2項雙重遺產 \n \n‧伊基托斯 \n世界上距離海岸最遠的海港 \n \n‧利馬 \n西班牙文化重地,新舊風格融合 \n \n‧馬丘比丘 \n天空之城,世界新7大奇蹟之一 \n \n‧庫斯科 \n海拔3,400公尺的古印加帝國搖籃 \n \n‧的的喀喀湖 \n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可承載航運的湖泊,海拔3,860公尺 \n \n哪一個玩家,能錯過亞馬遜河? \n \n我確定,「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的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不能。有錢有勢的他,卸任後,到亞馬遜叢林展開116日探險。最近,我閱讀2本中文絕版書,法國作家艾倫格爾布蘭特(Alain Gheerbrant)的《亞馬遜雨林》與記錄老羅斯福探險的《暗流長征》(The River of Doubt),憶起自己的亞馬遜之旅。遊這一條6千公里的長河,必須有所主張與取捨。我喜歡冒險犯難,矛盾的是,過了刻苦旅行的年紀,又貪生怕死。這該如何是好?苦惱了幾年,後來發現,在亞馬遜河有一艘被國家地理推薦但「貴森森」的河輪,住在船上舒服安全。就這樣,我決定,取秘魯段的亞馬遜河。這點子不錯,但會否深入不夠?於是,我加碼陸地住宿。「河、陸」雙管齊下:先,隨河旅行數日;再,到更上游亞馬遜雨林國家公園區,住雨林旅館。 \n \n蘆葦幻化成屋 \n在雨林間與大地同眠 \n \n這家雨林旅館遺世獨立,從秘魯(Peru)首都利馬(Lima)到這裡,要花1天,海陸空3種交通工具都用到了,飛機、汽車,還要再搭2小時的小船。抵達時已天黑,疲累的走入雨林,眼睛忽然一亮,以為是巨大竹屋建築,當地人搖頭,這是蘆葦屋。 \n \n纖細的蘆葦能當建材?對的,到了亞馬遜,所有認知要重新設定。亞馬遜河畔隨處皆是高聳堅硬的蘆葦叢,就像我們的竹子,秘魯人就地取材蓋房子。不只取材當地,設計也融入環境。這裡所有房間設計都朝雨林開放,呈ㄇ字。入夜,放下蚊帳,不須熄燈,旅館區根本沒燈,只有黑漆漆的星光,野外鳴聲。這一晚,彷彿住在叢林裏。同眠的,是大地、雨林的鳥。 \n \n走過70個國家,住在3面牆的蘆葦旅館,真是頭一遭。我興奮無比,不過,有些人睡得心驚膽跳。(人很奇怪,既想看看大千世界的不同,常又很難享受異國文化。)3面牆的旅館設計,既因叢林特殊性,也承襲印加建築文化。3週旅途中,我在馬丘比丘(Machu Picchu)或健行於印加古道(Inca Trail)上,都遇見3面牆的概念建築,或神廟或穀倉。 \n \n昔日橡膠熱城市 \n窺見文化更迭的縮影 \n \n源自安地斯山(Andes)的亞馬遜河,是世界流量、流域最大、支流最多的河。真正霸氣的亞馬遜河在巴西才能展現,部分河面寬超過10公里如大海,根本看不到對岸,因此又稱為「海河」。全世界還有第二條河敢與大海相提並論嗎?相較之下,秘魯段的亞馬遜河少了壯闊。即便如此,在秘魯有廣達60%國土是亞馬遜雨林,當年發現亞馬遜河的西班牙人,也是從秘魯出發。 \n \n16世紀,西班牙人征服印加帝國後就展開貪婪大掠奪,發現亞馬遜河的奧雷亞納(Francisco de Orellana)便是在一趟掠奪之旅而意外發現巨河,並航完全程。 \n \n這次隨河旅行,我從他航經過的伊基托斯(Iquitos)登船。這是秘魯亞馬遜叢林的最大城,因為這裡是海輪可溯流而上的最內陸港。地理之利,讓她在1百年前、全世界到亞馬遜河搶橡膠時,叱吒一時,連法國巴黎鐵塔(La Tour Eiffel)的建築公司都在這裡有作品。現在沒落了,橡膠熱的淘金潮煙消雲散,回歸河畔小城的原貌。三輪摩托車滿街跑,漁夫則繼續河裡的捕撈。 \n \n清早,我躡手躡腳的入當地魚市場,如紅樓夢裡的劉姥姥。我簡直錯亂,兇狠的鱷魚一尾尾被斷頭販售,傳說中恐怖的食人魚等著被人買食,亞馬遜河裡的幾千種魚、蟹、龜、鱉都躺在這裡,我站在陸地但看到亞馬遜的河底縮影。清晨,亞馬遜河畔的魚市熱鬧,河畔雨林更是生氣盎然。從河輪換乘小艇,航行於巨河支流,仰望6公尺高的蘆葦,人在其中,何其渺小。 \n \n神秘雨林帝國 \n翻轉你我認知的世界 \n \n神秘的雨林帝國有太多無法解釋的生態。譬如:有一種蛾趁鳥睡覺時,會偷吸鳥的眼淚;還有一種大蜘蛛會吃鳥,體型如小狗、腳長30公分;再有,金剛鸚鵡吃土奇觀,每天清晨成群結隊的飛至山壁吃土。我渾然不知關鍵字是「清晨」,起晚了,只看到最後的2隻。 \n \n在亞馬遜,我還認識一種新朋友:切葉蟻。太了不起的螞蟻。有一天,走在雨林,我發現一條移動的綠線,蹲下去看,不得了。一蟻搬一葉,一隻跟一隻,長長的隊伍行軍於雨林。我尾隨牠們,要把葉子運到哪裡?原來,牠們咬碎葉子後搬回地下洞穴,在牠們的地下農場裡,堆肥種菌菇。牠們不只是螞蟻界的農夫,還是厲害的建築師。曾經,有學者發現一個地深達8公尺的切葉蟻窩,比人類建築的2層樓還深,裡面路線錯綜複雜,幾乎就是萬里長城。 \n 亞馬遜雨林讓我在大自然面前,看到自己的渺小與無知。曾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將亞馬遜河列為全球「十五條最值得遊覽的河」第一。此時,我想起朋友的問題:「為何要去亞馬遜?」與我的回答:「誰,能錯過亞馬遜?」 \n \n〔延伸閱讀〕 \n

  • 酷斃了 亞馬遜生態圈辦公室 啟用

    酷斃了 亞馬遜生態圈辦公室 啟用

     網路零售巨頭亞馬遜蓋在西雅圖總部附近的全新辦公園區「生態圈」(Spheres),周一正式啟用,亞馬遜在都市水泥叢林中刻意打造綠意盎然的辦公空間,讓員工在4萬多株植物包圍下的環境工作,宛如置身熱帶雨林,盼能激發出員工的合作與創新精神。 \n 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在華盛頓州長與西雅圖市長陪同下,主持啟用此由3座相連的圓頂玻璃建築組成的全新辦公空間,為有「城市園區」(urban campus)之稱的亞馬遜總部再添新氣象。3座圓頂玻璃屋中最大的一座,高度超過90英尺(27公尺)、直徑130英尺(39公尺)。 \n 該新園區的光照是仿照赤道地區,有12小時日照光影。日間的室內溫度保持在攝氏22度、濕度60%,為的是模擬雲霧森林生態系統。 \n 此宛如熱帶雨林保護區的辦公空間,種植了來自五大洲50國共4萬多株的植物,大多數會開花,部分還會結果,園區中央有一株高50英尺(15.2公尺)的無花果樹,嚴禁訪客觸摸園內植物。內部還有瀑布河流的造景,以及樹屋外型的會議室。 \n 亞馬遜這座酷斃的辦公園區引發熱烈迴響,該網路零售巨頭不得不設立預約制度來控制參觀流量,連自家員工都須預約才能入內參觀,目前已排到4月底。 \n 亞馬遜全球不動產暨設施副總裁舒特勒(John Schoettler)聲明指出:「打造『生態圈』(Spheres)的目的,是創造獨一無二的聚集空間,員工能一起合作與創新,並讓西雅圖社區居民也能在市中心體驗到生物多樣性。」 \n 另一方面,亞馬遜醞釀斥資50億美元興建2號總部(HQ2),可望創造5萬個就業機會,吸引20座城市擠破頭爭取亞馬遜HQ2落腳。亞馬遜已從238件競標案中篩選出決選名單,預計在今年稍後宣布得標者。

  • 亞馬遜「生態圈」辦公室啟用

    網路零售巨頭亞馬遜蓋在西雅圖總部附近的全新辦公園區「生態圈」(Spheres),周一正式啟用,亞馬遜在都市水泥叢林中刻意打造綠意盎然的辦公空間,讓員工在4萬多株植物包圍下的環境工作,宛如置身熱帶雨林,盼能激發出員工的合作與創新精神。 \n  \n 此由3座相連的圓頂玻璃建築組成的全新辦公空間,為有「城市園區」(urban campus)之稱的亞馬遜總部再添新氣象。3座圓頂玻璃屋中最大的一座,高度超過90英尺(27公尺)、直徑130英尺(39公尺)。 \n \n 該新園區的光照是仿照赤道地區,有12小時日照光影。日間的室內溫度保持在華氏72度(攝氏22度)、濕度60%,為的是模擬雲霧森林生態系統。 \n \n 此宛如熱帶雨林保護區的辦公空間,種植了來自五大洲50國共4萬多株的植物,大多數會開花,部分還會結果,園區中央有一株高50英尺(15.2公尺)的無花果樹,嚴禁訪客觸摸園內植物。內部還有瀑布河流的造景,以及樹屋外型的會議室。 \n \n 亞馬遜這座酷斃的辦公園區引發熱烈迴響,該網路零售巨頭不得不設立預約制度來控制參觀流量,連自家員工都須預約才能入內參觀,目前已排到4月底。

  • 逃出亞馬遜 哈利波特 雨林受困21天

    逃出亞馬遜 哈利波特 雨林受困21天

    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近年來積極轉型,希望擺脫《哈利波特》給觀眾的既有印象,他接下了冒險電影《逃出亞馬遜》主角,飾演探險家尤奚金柏格。他在片中深入亞馬遜叢林,且真實重現原著的驚險經歷。 \n \n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結束後,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近年來積極轉型,希望擺脫觀眾對他的既有印象,也能夠在演藝圈裡走得更長、更久。最近,他接下了改編探險家尤奚金柏格真實經歷的冒險電影《逃出亞馬遜》。本片在真實叢林進行拍攝,真實重現原著的遇難經歷,強調完全不使用任何電腦特效與綠幕。 \n \n 本片導演是澳洲籍的葛格麥克林,他自2005年自編自導的《鬼哭狼嚎》在日舞影展中大放異彩後,便一直拍攝恐怖片,堪稱是如今好萊塢恐怖類型片大導演。這次是他第一次挑戰冒險類電影,值得期待。 \n \n 丹尼爾雷德克里夫拍攝時吃盡苦頭,隨著工作劇組在哥倫比亞的野外紮營,為到達拍攝點,必須徒步好幾個小時,許多地段連越野車也到不了,必須出動驢子搬運攝影器材。丹尼爾還得挑戰上山、泛舟,在危機四伏的叢林裡被泥漿活埋、對抗叢林猛獸,甚至是從皮膚內挖出不明生物等折磨身心的考驗。丹尼爾笑稱,最後被折磨到不成人形,也沒有半點怨言。 \n \n作者盛讚認真用心 \n \n 原著作者尤奚金柏格,目前致力於生態保育、搶救雨林計畫,1981將自己遭受旅伴欺騙,受困在亞馬遜雨林3周,直到被搜救隊發現,才逃出生天的經歷寫成自傳,成為國際暢銷書,至今發行20多個國家。 \n \n 丹尼爾看完小說後大為感動,每次與尤奚討論當年孤身在叢林的遭遇,一談便是2個鐘頭停不了。尤奚本尊大讚丹尼爾:「我的角色能由全球偶像丹尼爾來飾演,真是太榮幸了!他是非常認真的演員,為了扮演我,努力學習以色列口音,還會去聽我當時在玻利維亞聽的音樂,甚至閱讀我當時帶去玻利維亞的書,這些細微的地方都不放過。」 \n \n 丹尼爾坦承,從尤奚這樣歷經絕望,卻始終不放棄希望與生存的人身上,學到了很多寶貴的經驗。 \n \n 該片故事描述3個熱愛大自然的背包客,在玻利維亞相遇,為了一圓探險夢,一同出發前往亞馬遜雨林,尋找傳說中的印地安部落,卻自此展開了一段災難的冒險旅程。 \n \n 在大自然的野性與重重考驗下,伙伴們起了內鬨,尤奚與凱文決定搭乘竹筏前進,然而途中遇上激流,將兩人沖散,尤奚就此落單,一個人在這個地球上最變幻莫測的領域獨自求生。亞馬遜叢林內充滿虎視眈眈的動物、劇毒的蟲子,以及狂風暴雨,大自然最險惡的一面才正要開始。 \n \n 在這部電影裡,觀眾應該很難把丹尼爾和當年的哈利波特拉上關係。至於他是否真能就此擺脫魔法小男孩的既有印象,值得拭目以待。 \n \nAbout《逃出亞馬遜》 \n \n上映日期:12月15日 \n預告片:(QRCODE)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77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即日起至「博客來網路書城」購買本期雜誌,僅需加購價399元,就送「韓國 Dr.Young 黛兒漾 瞬效水漾亮白霜」(定價:1280元),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n

  • 痛苦亞馬遜叢林馬 陳彥博重新看世界

    痛苦亞馬遜叢林馬 陳彥博重新看世界

    「這是我將近十年超馬生涯,最難盡興的一場比賽。」去年拿下四大極地賽總冠軍,陳彥博今年給自己的首堂「冒險」課題不簡單,甚至是挑戰精神極限,亞馬遜230公里叢林超馬賽第3名成績在他看來並不滿意,卻得以看見世界之廣。 \n \n5天雙腳沒有乾過,跑幾步路就會滑倒、摔倒,叢林賽期間一天摔個二十次以上是基本,數百隻蒼蠅與蚊子圍繞,雙腳浸泡在排泄物爛泥中,亞馬遜超馬被陳彥博形容為「最痛苦賽事」,有如歷劫歸來的他,28日記者會上直言,未來不會再考慮叢林賽。 \n \n環境得以克服,對陳彥博而言,最難的部分是比賽的不可掌控性,「以往的超馬賽,你能知道地形、會發生的狀況,你能掌控自己的速度。但這次在亞馬遜叢林中,一切都是未知。」 \n \n賽事期間情緒壓抑,陳彥博比賽後放下包袱,和當地的孩子們相處,頓時念頭一轉,「你會知道快樂是一種選擇。面對世界不能自滿,還是有很多知識要學習,放下姿態,好好學習。」 \n \n陳彥博也看到自己的缺乏,「還是有選手可以控制速度、節奏,以及保持情緒的穩定性,也讓我看見自己還是很不足。」 \n \n從極地超馬,陳彥博未來給自己更多冒險元素,接下來要為9月義大利TOR白朗峰330公里高山超馬賽備戰,預計至中央山脈北、中,南橫做高地訓練,要再次挑戰極限。 \n

  • 跑到精神近崩潰 陳彥博亞馬遜叢林超馬奪第3

    跑到精神近崩潰 陳彥博亞馬遜叢林超馬奪第3

    首度挑戰秘魯亞馬遜叢林230公里超馬賽,我國超馬好手陳彥博不只飽受身體折磨,更大的是精神上的考驗,歷經5天百分之百濕度、樹枝插手掌血流整條手臂,仍舊完成這艱鉅的叢林超馬,在終點展露笑容和秘魯羞澀的孩童合影 \n \n四大極地馬拉松奪冠,勇於向未知挑戰的陳彥博,6月遠征祕魯首闖亞馬遜叢林230km冒險賽,帶回第3名佳績,但過程卻異常艱辛。陳彥博說,「5天鞋子從來沒有乾過,摔了至少20次以上,渾身是傷,令人壓抑、屏息著希望安全度過每一天…第一天單站以第2名到終點後,頭就開始有點痛又發冷,昏睡了2個小時才恢復。」 \n \n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頭,第2天進入叢林的賽道濕度100%汗流不止,陳彥博說,「衣服、褲子、鞋子每天從來沒乾過,口渴的程度超乎想像,每一小時就需要1公升的水分。」首日排名第2的陳彥博,在第1名之後苦苦追趕,但途中多次摔倒、踩到爛泥打滑,左腳受傷左膝也腫起發炎。 \n \n3、4天陳彥博則歷經精神與肉體上的煎熬,「雙腳浸泡在滿是牛糞混和一堆動物排泄物的爛泥,深及膝蓋,數百隻蒼蠅與蚊子圍繞在裏頭,一個踩不穩全身就會撲倒在泥巴裡,跑到真的有一股噁吐感…」腳趾更是痛到沒有知覺,「叢林裡精神狀態接近歇斯底里,幾乎快要承受不了…」 \n \n陳彥博賽前最擔心的搭吊床雖然沒有問題,但暴雨造成的吊床淹水,事前完全無法預料,所有裝備、衣服、睡袋都濕掉,第4天的陡峭危險泥濘山徑,頻頻打滑、摔倒的陳彥博被德國選手超過落居第3,「我已經開始對自己求饒,快要跑不下去,最後一天70km的賽程,如果繼續是這樣的叢林,我真的會瘋掉…」 \n \n最後一天賽程,陳彥博連滾帶爬帶摔下山,樹枝一不小心插到手掌裡,「一拔出來,瞬間血流著整隻手都是…」經過9小時煎熬,陳彥博終於抵達終點第3名完賽。 \n \n「即使有許多大賽的歷練,我想這場比賽也讓我體認到自己的經驗不足。」陳彥博自勉繼續學習外,仍保持正面心態,「真正能夠繼續下去的,就是相信的力量,維持平常心,感恩的繼續堅持下去。」 \n \n \n \n \n \n \n \n

  • 「亞瑟王」查理漢納拍《失落之城》:讓我害怕死在亞馬遜裡

    「亞瑟王」查理漢納拍《失落之城》:讓我害怕死在亞馬遜裡

    由好萊塢巨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監製、「亞瑟王」英國性格男星查理漢納(Charlie Hunnam)主演的真人實事冒險電影《失落之城》(The Lost City of Z)即將於6月2日在台上映。 \n \n \n \n電影描述英國探險家前進亞馬遜雨林尋找古文明卻一去無回、離奇失蹤的故事,劇組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深入亞馬遜實地拍攝,只為在大銀幕上原汁原味呈現叢林神秘又危險的魅力,但背後的過程卻是無法想像的艱辛。查理漢納說:『我是個熱愛從事野外活動的人,河中拍戲遇到鱷魚、甲蟲飛進耳朵這些遭遇都還好,唯一一次真的讓我害怕死在亞馬遜的經歷,是遇到一場滂沱大雨,當時我非常入戲堅持要繼續拍,直到閃電擊中一棵樹倒在我腳旁,才嚇得回過神來。』 \n \n \n在《失落之城》中,「新蜘蛛人」男星湯姆荷蘭 Tom Holland飾演查理漢納的大兒子,他與父親一起探索古文明,但最後也未能順利走出亞馬遜,片中因為角色所需,還無法蓄鬍的湯姆荷蘭被迫戴上假鬍子,他說:『假鬍子讓我覺得自己不夠man,好尷尬,但最糗的是來到雨林後,因為太熱不停流汗,鬍子也一直掉下來。』而被問到雨林拍戲印象最深刻的事時,他則又好氣又好笑地說:『我們在拍戲的時候遇到一群吼猴,牠們朝我們猛丟排泄物,雖然噁心至極,但也非常滑稽。』 \n \n \n \n \n \n《失落之城》改編自真人實事,描述英國探險家珀西佛斯特(查理漢納 飾)和副官亨利科斯丁(羅伯派汀森 飾)深入亞馬遜叢林探險,竟發現未知古文明的蹤跡,他回到英國公開這個重大發現,卻被當成笑話嘲弄。在愛妻(席安娜米勒 飾)的支持下,佛斯特決心帶領兒子傑克(湯姆荷蘭 飾)重返亞馬遜尋找古文明存在的證據,一行人卻離奇消失,成為史上最神秘又懸疑的失蹤事件。 \n \n \n \n \n \n \n \n \n \n

  • 重當超馬「菜鳥」 陳彥博首闖叢林賽

    重當超馬「菜鳥」 陳彥博首闖叢林賽

    「這次叢林賽,真的有第一次跑超馬的感覺。」2016年四大極地馬拉松總冠軍陳彥博,27日將踏上生涯首場叢林超馬賽征途,挑戰祕魯亞馬遜叢林230公里超馬賽,坦言心中忐忑,「覺得自己就像小學生一樣,一切重新開始、重新學習。」 \n \n四大極地馬拉松奪冠歸來,陳彥博今年獲台開集團TIDC(台灣創新發展)贊助祕魯亞馬遜叢林超馬,以及9月的義大利白朗峰330公里高山超馬賽,4日即將登場的叢林賽就先讓陳彥博期待又怕受傷害。 \n \n有別於以往參賽的超馬,叢林賽高度自海拔3200公尺降到低於海平面的亞馬遜溪流,還要在濕度百分百環境下橫越70多條河流,隨時有暴雨、雷擊可能,6天內完成5階段總里程230公里,猶如荒島求生,陳彥博還必須學習維生技能,包括60秒內搭好吊床。 \n \n「叢林根本沒辦法搭帳棚,必須學習60秒內、暴雨淹上地面前搭好吊床。」談到雨林裡的蜘蛛、毒蛇,陳彥博害怕表情毫無遮掩,除此之外還自備手術刀,花10小時學習注射藥劑等資訊,但重重阻礙影響不過他冒險決心。 \n \n為了雨林賽,陳彥博上周赴香港15公里賽以賽代訓,他不諱言,一下子就挑戰叢林賽超馬賽,擔心實戰經驗不足在所難免,但他內心已經準備好接受挑戰,「要就來吧,不會多想。」 \n \n一如台開集團董事長邱復生所言,「陳彥博是人生的運動員,與自己的生命搏鬥、挑戰,也鼓勵著所有人實現夢想,走出國際。」陳彥博還預告,叢林賽義大利白朗峰超馬結束後將著手新規劃,不久的將來希望邀請國際超馬好手來台,將台灣百岳推上國際,讓台灣花蓮山岳未來成為世界超馬知名景點。」

  • 巴西監獄暴動 約60人死亡

    巴西安全官員今天對環球電視新聞網(Globo News)表示,亞馬遜叢林裡的瑪瑙斯市(Manaus)發生血腥監獄暴動,造成約60人喪命。 \n 路透社報導,亞馬遜省(Amazonas)安全部門負責人方提斯(Sergio Fontes)告訴環球電視網,他擔心會找出更多死者。 \n 暴動自昨晚開始,因敵對的毒品幫派互鬥而爆發。 \n 倫敦「每日郵報」(Daily Mail)報導,瑪瑙斯市監獄昨起發生暴動,談判人員仍企圖拯救7名被挾持為人質的獄卒。暴動據報因缺水引起,死亡的獄犯超過80人。(譯者:中央社羅苑韶)1060102 \n

  • 亞馬遜綠精靈!屏科大學生國內外比賽奪冠

    亞馬遜綠精靈!屏科大學生國內外比賽奪冠

    屏東科技大學時尚設計與管理系學生在國內外比賽發光發熱!大四林宜嫻以《嫵靈亞馬遜》為主題參加台灣國際盃髮藝美容美睫美甲造型比賽,在人體彩繪組奪冠;大三潘子蓉則在韓國國際美容藝術賽中,獲得臉部皮膚美容、背部護理、基礎美甲三冠王,非常不容易。 \n \n《嫵靈亞馬遜》將叢林中的綠意盎然、蟲鳴鳥獸都放到身上,以多層假髮堆疊出層次感,以多彩羽毛增添豐富感,彩妝用顏料暈染並勾勒波浪及放射狀線條,彩繪重點使用獸紋噴飾,展現出迷茫、如夢似幻、嫵媚精靈的感覺。 \n \n林宜嫻說,整體妝扮要花3到4個小時才能完成,最困難的是暈色,要暈得自然不能成色塊。賽前她不斷構思、修改,並努力練習暈色技巧,一定要在比賽短時間內完成且達到高水準,獲得冠軍非常開心。 \n \n潘子蓉第一次出國比賽,就在國際賽中獲得三冠王,直呼好驚喜。為了比賽她不斷練習,像背部護理除了強調手法札實、動作優美、柔軟度和流暢度外,體力也要好,她因此每天放學後慢跑半小時。 \n \n潘子蓉目前也是學校美妍實習中心的「首席」,指名她服務的師生都要排隊,最長曾要排2個月。她說,她以學習經絡按摩為主,幫客人護理時,會看客人身上發紅狀況,提醒要注意身體哪個部位。未來她想自己開工作室,提供全方位的美容護理服務。

  • 導演尊重叢林 講述拍片計畫得默許《亞馬遜》虛實交織殖民血淚

    導演尊重叢林 講述拍片計畫得默許《亞馬遜》虛實交織殖民血淚

     入圍2016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夢遊亞馬遜》,是30年來第1部在亞馬遜叢林拍攝的敘事影片。外界以為以大自然為背景的電影不用道具搭景,難度較低,沒想到完全相反,哥倫比亞導演希羅蓋拉(Ciro Guerra)透露:「我們拍片前要先獲『叢林』同意,及學會尊重環境,如果你牴觸她,她馬上就會反噬你。」 \n 沿河尋治病植物 \n 「我特別請教當地巫師,某天晚上一個人在叢林敘述了我的拍片計畫。」他不得不承認一切非常神奇,拍片、籌備、拍攝3年半過程中,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受傷、生病,見到許多稀有動植物也沒被攻擊或咬傷,「就連天氣也非常好,我覺得叢林默默地允許並協助我們拍這部片。」 \n 蓋拉以美國生物植物學家理查舒爾茲,及德國民族研究學家西奧多科赫戈伯格的日誌為靈感,故事敘述德國科學家在叢林中患怪病,他向原住民巫醫求助,順著河流找尋能治病的神祕植物「yakruna」;40年後一位美國植物學家也踏入這片叢林,因失眠問題,請求年邁巫醫帶他尋找當年德國科學家記載的神祕植物。電影魔幻與寫實交織,隨著深入雨林,殖民血淚史也一一浮現。 \n 電影以黑白色呈現原本應該是青蔥鬱鬱的亞馬遜叢林,蓋拉認為,這是因為自己無法完全呈現叢林樣貌,「他們至少有50個單字來形容『綠色』,我認為黑白色才能讓觀眾有更多想像空間。」他發現亞馬遜原住民的思維與西方民眾相差甚遠,像是當地巫師認為「時間」並非線性,而是同時且多樣性地發展,「在這裡西方世界的邏輯根本行不通!」 \n 35釐米底片拍攝 \n 為了克服當地潮溼環境對數位攝影機造成的威脅,他以35釐米底片拍攝而成,「數位攝影機可以同一個景拍好幾次,我們只能拍2次,因此拍攝工作才沒有任何延遲。」他們每3天就要將底片空運到阿根廷的工作室,直到工作室回覆「一切OK」,他才能稍稍鬆一口氣。電影29日上映。

  • 亞馬遜影音串流 推月費制

    亞馬遜影音串流 推月費制

     華爾街日報周一報導,亞馬遜首次將旗下視訊串流服務推出月費制的獨立服務,不是亞馬遜的Prime會員也能享受該服務,而且月費8.99美元,硬是比Netflix最熱門的方案便宜1美元,挑戰Netflix意味濃厚。 \n 亞馬遜此舉代表將和其雲端服務大客戶Netflix展開更直接的競爭。雙雄多年來在取得獨家內容方面較勁,雙方也各自推出原創節目,例如Netflix的《紙牌屋》和亞馬遜的《叢林中的莫札特》(Mozart in the Jungle)。 \n 亞馬遜先前將視訊服務作為Prime付費會員的專屬福利。亞馬遜上周日同時在美國推出月費制的Prime送貨服務,每月10.99美元,相較於原先的年費99美元,會員可享受2日內到貨服務。 \n 亞馬遜發言人表示,新的月費方案可依客戶需求啟動或停止,將讓消費者在年終購物旺季期間受惠。 \n 亞馬遜推出獨立視訊服務意味著,該公司擁有足夠的熱門節目和Netflix對打。亞馬遜已經和HBO達成協議,取得HBO部分舊內容,還有Epix電視網的節目播映權。 \n 此外,亞馬遜近期還與知名導演伍迪艾倫簽約,拍攝獨家電視節目。亞馬遜也積極購買獨立電影,與Netflix爭奪影展的熱門影片。 \n 亞馬遜上周日正式向美國用戶推出月費8.99美元的串流服務,Netflix的收費在7.99至11.99美元之間,但大多數用戶參加9.99美元的方案,1個帳戶能同時在多個裝置播放視訊。Hulu的基本串流服務的月費為7.99美元,無廣告方案為11.99美元。 \n Netflix和Hulu的發言人對本消息不予置評。 \n Wedbush證券分析師派屈特(Michael Pachter)表示:「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毫無疑問升級了與Netflix的軍備競賽,兩家業者將開始進一步爭奪客戶。」

  • 亞馬遜推視訊串流服務 挑戰Netflix

    據華爾街日報周一報導,亞馬遜首次將旗下視訊串流服務作為月費制的獨立服務,不是亞馬遜的Prime會員也能享受該服務,而且月費8.99美元硬是比Netflix最熱門的方案便宜1美元,挑戰Netflix意味濃厚。 \n \n 亞馬遜此舉代表將和其雲端服務大客戶Netflix展開更直接的競爭。雙雄多年來在取得獨家內容方面相互較勁,雙方也各自推出原創節目,例如Netflix的「紙牌屋」和亞馬遜的「叢林中的莫札特」(Mozart in the Jungle)。

  • 探險家深入亞馬遜叢林 竟發現500公分長巨蟒破世界紀錄

    世界上最長的蟒蛇長什麼樣子?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近日揭示了一個紀錄片,由野生動物探險兼攝影家戈登布坎南(Gordon Buchanan)率領,前進到厄瓜多的亞馬遜叢林,試圖找到這條傳說中最長的蛇,在當地人的協助之下,戈登布坎南排除萬難,終於發現這條巨蛇。 \n這條巨蛇長達17英尺,換算下來,也有518公分長,相當巨大!對於仍堅持傳統狩獵生活的瓦拉尼人(Waorani)來說,捕獲和釋放蟒蛇──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動物,會對部落和族人帶來良好的影響,對於戈登來說,捕捉這條蛇是具有科學上的意義。 \n原來美國石油公司進駐開發後,不僅讓瓦拉尼人失去他們的土地,甚至還與當地人在2012發生恐怖的流血衝突。為了探測石油對當地生態和居民是否可能產生破壞或影響,所以他們決定抓蟒蛇來檢測。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