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什麼道理?的搜尋結果,共12

  • 市場機會-怎麼讓自己被看見?找對切入點

    市場機會-怎麼讓自己被看見?找對切入點

     徐重仁從企業退休後,世界更加開闊豐富。他轉身走訪從北到南的小商家與青年創業者,有積極求獲利的小店,有試圖轉型的老店,還有獨當一面的個人工作者。徐重仁和他們面對面,分享自身的經營方法、做事訣竅與帶人心法,從流通教父變成更多人親近的商場教練與職涯導師。這本書集結徐重仁持續兩年分享的精華知識與經驗。他將四十年來,從國際到在地的經營智慧,傾囊相授,給予最務實的建議,希望能夠幫助大家成功。

  •  曝晚年不讓女兒照顧 于美人「重大決定」 讓人哭了

    曝晚年不讓女兒照顧 于美人「重大決定」 讓人哭了

    知名主持人于美人6年前和前夫離婚後,女兒的監護權則是判給她,日前在節目探討長照議題時,她表示未來年老時,會要求女兒把她送到機構照護,主要是不想耽誤女兒人生最精華的時間。

  •  網紅惡整約砲女生 薔薔轟:有什麼資格講道理

    網紅惡整約砲女生 薔薔轟:有什麼資格講道理

    YouTuber「Bump男人幫」,日前發布實測約砲女性影片,未料到旅館後竟惡整女子,立刻引起網友憤怒砲轟,事後堅稱拍這支影片是希望女生「保護自己」,對此前《黑澀會美眉》「薔薔」在臉書發文痛批。 \n \n薔薔PO文怒斥拍攝影片的網紅,「要不要送照妖鏡給你看看自己,哪來的自信和勇氣」?此外在男女平等的時代,每個人都有性自主權,都有權利追求自己所想的,但前提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況且只要沒有傷害到他人,就沒有人有資格評論任何人,因此不解他們有什麼資格談人生大道理。 \n \n影片一出,立刻引來網友留言撻伐:「明顯那男的有父權社會傾向,加上希望炒作吸引眼球」、「男女雙方看對眼,做錯什麼了嗎?有什麼資格批判別人」、「兩個不要臉的東西,為了想紅拍這樣的影片傷害女生」。 \n

  •  《新聞龍捲風》張榮味判刑 王世堅要韓國瑜退選高市長什麼道理?

    《新聞龍捲風》張榮味判刑 王世堅要韓國瑜退選高市長什麼道理?

    韓國瑜被譽為近年來藍營高雄市長最強候選人,張榮味涉弊遭判處8年,民進黨馬上見獵心喜,批評韓國瑜是張派在北農要角,須清楚交代兩人關係,但陳其邁、陳致中家人全涉弊案,為何他們都能高調參選,韓國瑜卻得自清? \n

  • 社論-貪汙無責、監聽有罪是什麼道理

     根據報導,特偵組在調查陳姓法官貪汙案中,發現有練姓男子委託立法院民進黨黨鞭柯委員為1位受刑人關說假釋,其後柯委員助理以1組類似手機的號碼,與該男子談論大筆金錢流入柯委員指定銀行帳戶事宜,該組因此向台北地院聲請監聽該手機號碼。結果發現,該疑似手機的號碼,其實是立法院的節費總機。 \n 事情發生後,許多人站出來批特偵組,批黃檢察總長。有人要求廢特偵組,有人要求黃總長下台,還有人以美國「水門案」來比喻,說台灣變成特務國家,要求馬總統下台負責。 \n 所有這些評論,都沒有告訴我們如何回答本案的兩個核心問題。第一,中華民國境內任何犯罪嫌疑人,不論其身分是總統、立法委員,還是平民,如果涉嫌犯罪,檢調機關是否有權向法院聲請監聽?第二,受理的法官確認檢察機關懷疑犯罪的理由充分,而在決定是否同意監聽的時候,能不能因為犯罪嫌疑人的身分,例如是總統還是立法委員,是政府官員還是平民,而有不同的處置? \n 答案很清楚,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從總統到平民都應當一視同仁。特偵組如果因為犯罪嫌疑人的身分高,而不予監聽,就是瀆職,其行為人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譴責。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在偵察中發現犯罪涉嫌人是總統,他非但沒有依法偵辦,還向總統通報案情,就是瀆職。法院也是一樣,檢調機關聲請監聽,法官看到其理由充分且正當,就應當簽發監聽票,不能因為犯罪嫌疑人的身分高低,而有不同的對待。 \n 從這個角度來看,特偵組向法院聲請監聽柯委員助理的電話,何錯之有?相反地來說,如果明明知道需要以監聽立法委員助理來蒐集犯罪證據,卻礙於對方是立法委員,掌有審查法務部預算的生殺大權,或質詢部長和總長的權力,就不敢聲請監聽,才是失職,才該譴責。 \n 不要說是立法委員,就算總統也一樣。如果總統涉嫌貪汙,有總統府的人員打電話給關說的人,要他匯一筆款到總統的某一個帳戶,難道特偵組就應當放手不辦?就算涉嫌犯罪的電話是總統府的電話,也應當聲請監聽。 \n 就本案而言,以「特偵組監聽立法院總機」這種標題來描述事實,很容易產生誤導。如果有人利用立法院電話犯罪,而又不准監聽,那不是鼓勵犯罪嗎?同樣的道理,如果有人利用總統府電話犯罪,而又不准監聽,那不也是鼓勵犯罪嗎?特偵組這次的錯誤,不在聲請監聽,而在於相關作業的管理不佳,監聽到一個無效號碼,導致偵察交了白卷。 \n 批評者以美國水門案來比喻本案,更是不倫不類。在水門案中,美國總統尼克森的下屬要政府情治單位監聽反對黨競選辦公室,所以犯罪的嫌疑人是總統的下屬;後來尼克森因說謊來掩蓋下屬,被揭發而辭職。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就是被監聽的對象,怎麼可以說是水門案?如果美國有國會議員涉嫌貪汙,該國聯邦調查局聲請監聽該議員或其助理,何錯之有?本案特偵組如果有錯,也是疏失之責,豈能無限上綱到「特務治國」! \n 從本案可以看出,我們這個社會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和挑戰,是民粹高漲到了淹沒是非的程度。當社會在評論一件事情時,擺出的姿態和使用的語言,與中共當年文化大革命的時代愈來愈像。罵人只需要大聲,把一頂反革命的帽子戴到對方頭上,沒理的也可以說成有理。明明該被譴責的人不用怕,只要先說對方是反革命,開始鬥爭對方,最後不該被譴責的人反被鬥爭,該被譴責的人揚長而去。 \n 民粹的根源很多,政府官員的論述能力不足是一個理由,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政經和媒體的結構失衡。一般民眾忙於生活,其能投入瞭解公共事務的時間有限,而大多依靠零星收看來自電子媒體的訊息。媒體也習慣短線的思考與輕薄短小又吸睛的內容,必須愈來愈將新聞報導戲劇化、新聞評論綜藝化。理性的討論和審慎的思辯是民主的基石,但沒有票房,文化大革命一般的鬥爭和公審,就像連續劇一樣賣座。 \n 這不是正常民主社會應有的現象。如果我們繼續往這條路走,台灣的民主將日益沉淪,是非將日趨不分,公理和正義將蕩然無存,到時候全體人民恐將付出無可彌補的代價。有識之士,諤諤之士,不要沉默,應當多發聲,如果現在不站出來維護真理,有一天大家會被謊言淹沒。

  • 短 評-還有幾個九A?

     在媒體圍攻之下,朝野立委總算對「九A」有了回應,將原本十五項各種名目的「辦公事務費用」,砍到剩下七項,刪減金額約四成五。 \n 但再翻開立委「比照公務員」而有的福利,一樣高的驚人。結婚、生小孩,可領兩個月的歲費十九萬;家中有喪事可領五個月近五十萬,超過很多民眾一年的薪水;念個EMBA,還可以拿全額補助。 \n 念書全額補助的由來,居然是當年地方議會副議長,念空大的學費要求比照公務員。什麼好康都要,可以想見,地方議會支給、福利名實不符、疊床架屋的程度,只怕更勝「九A立委」。 \n 立委結婚、生小孩,政府代表全民包上十九萬的紅包,聽起來很氣人,卻是所有軍公教都有的福利,只是因為立委歲費高、比照部長,所以看來金額更可觀。 \n 軍公教結婚、生育、喪葬都有補助,小孩念書有子女教育補助、自己念書有學雜費補助,幾乎可說是「從搖籃到墳墓」,每個階段政府都照顧。 \n 雖然這個制度由來已久,但我們還是不禁要問,部長、立委添丁十九萬,但技工、工友生孩子只拿三、五萬,這是個什麼道理?部長的孩子含著金湯匙出世、低職等的就塞個塑膠湯匙? \n 如果說退休公務員的十八趴、退休福利有「信賴保護原則」,那這些福利該談不上「信賴保護」吧?就算不能全部取消,至少也該重訂齊一標準,沒有道理說「官大學問大」,還連老子、兒子都一起大!

  • 南方朔觀點-無厘頭廣告和無厘頭政治

     上個星期,行政院的那支「經濟動能提升方案」宣導廣告,被人罵成「腦殘」和「垃圾」,我無意去罵它,因為那則廣告會做成那樣,一定有它的思維和邏輯,我們要去分析它的「腦殘」邏輯是什麼?它何以致之。 \n 近年來有所謂「後現代」之說,它是一種學術概念。但不幸的是,在「後現代」之名下也產生的一種知識濫人,他們連一篇幾百字的作文都寫不清楚,卻可以東拉西扯、東拼西湊的大發議論。前幾年,當代美國主要思想家之一的雅可比教授(Russell Jacoby)在他的著作《烏托邦的終結》裡就舉列說明,現在有一種人缺乏了知識的專業條理,他們看起來在小地方似乎有些小聰明、小點子,但在大方向上則是錯亂顛倒。他並用「零售清醒,批發瘋狂」來形容這種現象。 \n 這也意謂著,「後現代」的此刻,已出現了一種情況,它使得某種人更加自閉,關閉在自我的世界,他們已無法從事嚴謹的思考,只剩拼湊式的胡言亂語。他們做廣告,已無法找出一個條理,有個國民黨立委大官說:大家罵其實是好事,有人罵才會有人看。他們已找不到自己正面的價值,他們只能阿Q式的在別人的輕視裡找到那殘存的價值。這簡直是一種犯賤。他們已無法判斷什麼是合理,什麼是不合理,只東拉西扯在自我感覺中度日。廣東方言裡形容一個人講話做事毫無條理。只會胡言亂語拉拉扯扯,別人完全摸不著頭緒,叫做「無厘頭」,行政院的「腦殘」廣告,它的更確切意義,其實就是失去了條理的「無厘頭」現象之一。「無厘頭」的人,他自己一定有他的道理,只是他的道理違逆了常識,別的正常人完全摸不著頭緒,行政院那支犯賤的腦殘廣告,實在是這個政府的悲哀。 \n 早年我讀十八世紀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的經典《法意》,印象最深刻的,乃是他指出,一個專制的統治者,他做事沒有現代的合理性,都是根據他一時的好惡利害,想到那就做到那,這種統治方式就叫做「恣意而為」(arbitrary)。由於他缺乏了條理。他自我感覺合理的事,別人當然覺得那是一種「無厘頭」。除了「經濟動能提升方案」的那支廣告外,當今馬政府的「無厘頭」之事多矣,整個政府可說就是個「無厘頭」的笑話政府。 \n 例如,最近各種保險的破產問題已開始表面化,我們也才知道原來退休的軍公教到現在都在領年終獎金。前幾個月《經濟學人》有一期在談「誰來查政府的帳」,我們到現在才知道中華民國政府的那本帳真是亂七八糟到了極至。它為了鞏固鐵票,花錢如流水。他們在做的,其實就是為了贏得政權,不惜敗壞整個國家。而他們會去改革這本爛帳嗎?當然不會。他們仍在那裡硬拗,要維繫那本爛帳,這個政府「無厘頭」的反動程度,已是人間罕見。 \n 再例如,台電中油的成本假帳也真是駭人聽聞,它們有本領把虧損剔除,變成盈餘,然後逐年領取肥厚的績效獎金。做帳可以把無績效做成有績效,它們的「無厘頭」也的確是天才! \n 人類從十八世紀開始,進入理性時代。所謂的「理性」,就是指凡事都有一些與時俱進的道理,什麼事情可以做,不可以做,都有一些基本的道理。有理性才會有公平正義,而中華民國恰恰好卻有個缺乏了基本理性的政府。它不以理治國,而是以術治國,以非法的金錢來收買特定的族群,遂行其統治性,明明不對的事但若有害其統治利益,它不改就是不改;明明是對的事,但若對它的統治無益,它不聽就是不聽。中華民國政府有個最大的潛規則,那就是一切為選票利益和為政權,和它講道理是沒用的。 \n 因此,上個星期被罵「腦殘」的廣告,其實是有它的道理的,只是它的道理太過「無厘頭」,違逆了人們基本的理性。而這種「無厘頭」並不只這支廣告而已,整個政府就是個缺乏了理性的「無厘頭」政府。這樣的國家怎麼會有前途!(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短 評-罵不怕

    有報導說,行政院長陳冲向衛生署提了個構想:為免醫療資源不當浪費,可以考慮小病不納入健保給付。在這個時刻,提出這種點子,簡直是給自己再多找個馬蜂窩,這是什麼道理? \n沒錯,台灣的健保物美價廉到入不敷出,為長遠計,總得想辦法改善財務結構;但是,政府這一陣子以來,被美牛、證所稅、油電漲價等等政策搞得灰頭土臉,老百姓一肚子火還沒消,林益世又捅了個更大的漏子。在這個節骨眼,政府不趕快安撫民心,反而想削減看小病的健保給付,不是火上澆油嗎? \n理論上,小病不給付有其道理,可以把健保資源集中有效運用,但是,小病是一般人最常有的狀況,也是大家最常用的健保福利,一旦取消給付,會讓所有民眾感覺權益受到剝奪,這一刀砍下去,打擊面太大,其中有老有少有弱勢,到時候反彈一定宛如火山爆發,難道是嫌現在政府被罵的還不夠?光是要調漲健保費就怨聲四起而難以推動,小病不付可能引發的怒火,恐怕戴十頂鋼盔也擋不住。 \n 而且,最近這一連串爭議話題糾纏下來,政府實在已經馬困兵疲,有沒有能力收拾局面都很難說,能不能順利推動其他政策也不敢樂觀,此時必須儘快拿出能讓民眾有正面觀感的東西,不要再惹人生氣了。不會看人民目色的決策,立意再良善,也很難銷得出去。

  • 三少四壯集-日光有苦味

     據說在陰曆六月初六這一天,今年是陽曆七月六日,天門會為人間而開,有一年我剛好到了艋舺龍山寺,看到了平常緊閉的寺前中央的柵門大大地敞開了,從廣場上遠遠就可以看到廟埕上的天公爐。 \n 這一天,善男信女如果有什麼願望或苦惱想向上天訴說,可以不必經過神明轉達,不管是三皇五帝或媽祖關公等等都可以暫放一旁,只要你心裡有話說,就可以直接對老天說,因為天門開了,民間的話語可以直達天聽。 \n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開天門的傳說,反映了百姓民間的天真智慧,雖然平常依賴神明慣了,卻又覺得凡事都該有例外,雖然相信有形的神明法力巨大,卻又盼望著無形的上天有更無邊的力量,但這樣的力量又不能常用,於是一年就這麼一天,讓上天開門廣澤民間吧! \n 因為天門開了,民間也就相信這一天的陽光有獨特的能量,因為是從上天那映照下來的,中間沒有阻隔,於是又有種十分詩意的說法,說這一天的日光有苦味,我第一次聽到就愛上這句話,為什麼日光有苦味呢?為什麼不是甜味呢?這就跟中國陰陽五行的道理有關了,在六月初六時,多半在小暑節氣、三伏天的日子之中,這時的天氣特別酷熱,熱到心火炙烈,在五行之中火太盛時,吃些苦味食物可以清心消火,因此六月初六的苦味日光也可以讓人間清涼一下。 \n 古人相信六月初六的日光不一樣,可以曬經書、曬佛書、曬龍袍、曬棉被……經過這一天日光的照射,蛀蟲跳蚤就不敢放肆了,這是什麼科學道理,我想也沒多少人明白,但不明白的事也可以相信,愛情不就是這樣,有一個特別的人,就像有一個特別的日子,你會願意去做一件你相信有特別意義的事,送玫瑰花和六月初六曬棉被的道理可以相通的。 \n 若想再窮究其理一些,六月初六是雙六,在靈數學中,六代表把人間的雜垢清除,以迎接完美的七,但這些道理也很多人不信的,反正,一年有一天會想到曬棉被曬書總是好事,更何況這一天真的很少下雨。 \n 說到三伏天,傳統的算法是從夏至(今年是陽曆六月二十二日)過後第三個庚日是初伏,今年落在陽曆七月十四庚午日,到了陽曆七月二十四日是第二個庚辰日是二伏,末伏是立秋後陽曆八月十三的庚子日,所謂熱在三伏,從七月十四到八月十三日將會是今年最熱的三十天,古人的說法準不準呢?反正還沒到,大家就等著瞧唄! \n 古代的三伏天要歇暑,也是現代人說的放暑假,因為三伏天都會遇到節氣小暑和大暑,並不宜在大太陽底下趴趴走,要懂得避暑,我的避暑之方就是讀書和吃食,家中準備好了綠豆湯、冬瓜粥、仙草露、絲瓜麵線等等清涼食,再拿起一本可以慢慢讀的閒書,白天時把窗簾拉上,像西班牙人般地把烈陽阻擋於窗外,就可以好好度過一個心靜自然涼的黃昏了。

  • 胡搶攻農會票 蘇批檢方偏頗

     台中縣正副議長張清堂、林士昌昨天在龍井、清水賣力為胡志強搶攻農會票,立委楊瓊瓔炮轟蘇嘉全虧損農業金庫百億,要向農民道歉;林士昌說選舉是選人才,龍井鄉的票一定要開得漂亮;胡志強拉關係稱自己是清水女婿,有人說要換人做做看「這沒什麼道理」。 \n 民進黨蘇嘉全昨天再度批胡一再動用公部門資源打選戰,抨擊台中縣市政府最近在報紙刊登明華園公演廣告,上面有國民黨市長候選人胡志強的照片,簡直「不可思議」、「知法玩法」。 \n 蘇嘉全說,先前他們檢舉明華園演出時,孫翠鳳公然呼籲觀眾支持胡志強,但檢方立場偏頗,到現在連找人詢問都沒有,台中市長億城社區的疑似賄選案,檢方卻立即對外表示沒有賄選嫌疑,可見這次選舉胡志強和相關單位用盡全力想打垮他,對市民非常不公平,不要讓人民以為法院真是國民黨開的。 \n 另外,針對立委楊瓊瓔再拿農業金庫做文章,蘇總部發言人李政毅說,他們已針對農業金庫文宣控告國民黨,楊瓊瓔若不了解,應該回去立法院質詢農委會主委陳武雄。 \n 胡志強十八日下午到清水鎮農會參加「清水地區農民座談會」時,胡志強表示自己是清水人的女婿,清水人真厲害,有位議員做議長、有個女婿做市長,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n 胡志強說,是以回娘家的心情到清水鎮農會,因為妻子邵曉鈴是清水「查某子」,回到娘家的心情很溫馨;外面有人說要換人做做看,「這沒什麼道理?」因為市長不是做官、是來做長工的,做得好卻叫他走,那有什麼道理。

  • 舉債建設 絕非是硬道理

     朱立倫說,舉債建設是硬道理。雖然談的是自己未來發展亞太樞紐的抱負,但審慎思之,此實在有待商榷,特別是看看過去政府為了建設所做的無謂花費。 \n 一條馬路剛鋪好,沒多久就為了某些原因挖挖補補;一座橋才落成,很快就發現哪裡有問題,必須追加預算改善補強,這些都是我們生活中司空見慣的事,光是類似的基礎建設,政府就不知花了百姓多少冤枉錢。 \n 政府老是把錢浪擲在不對的地方,然後又大言炎炎地以建設為名舉債度日,怎麼看都令誠實納稅的升斗小民生氣。舉債建設絕非什麼硬道理,把每分錢都做最有效率的運用才是。

  • 天堂不撤守-扣帽法休矣 請用道理反駁我

     日前筆者對於公投審議委員的公開信,遭到民進黨、台聯黨以及《自由時報》近一個月的強力批評,民進黨說筆者是「國民黨的打手」;《自由時報》說筆者是馬英九的「親信智囊」、說公投審議員會被筆者「下指導棋」。讓人感慨,這些扣帽式的評論,扭曲了公共政策的討論。 \n 首先,容筆者稍摘一下滿天亂飛的帽子,筆者既非國民黨員,無官職在身,沒領公僕公餉,馬英九之於我,不過就是前後期學長學弟的故舊之誼。台灣是民主社會,總統也只是一份工作,既不高於你我,也不低於你我。不必用「親信智囊」這封建名詞,去扭曲他人發言的出發點。 \n 作為公民,我做我的工作,誠實納稅,善盡公益參與的責任,表達對公共政策關心,這是我對自己的期待。我曾對公共政策發表意見,如背債兒解套、溢繳稅款之退回、兒童保險的道德風險、政府應設政府律師等等,有時政府或立委認為我說的有理,就呼應我的建議,如徐中雄等委員為背債兒修法獻力;盧秀燕等委員為「溢繳稅款」修法串連;我呼籲「將救災防災列為國軍的主要任務」,數天後馬總統在八八水災記者會做同樣宣示等等,我很高興意見得到共鳴。我只是說我覺得該說的話,有沒有道理由社會公眾公評,該不該採行讓立委諸公、政府官員衡酌。 \n 但也有許多筆者的意見猶如狗吠火車,例如希望政府檢討國防預算的使用(以七五○億購買三十架攻擊直昇機的例子尤然)等等,相關單位無動於衷,無一官半職的我,能做的,就是用一枝筆,繼續狗吠火車下去。 \n 又有論者以筆者受聘為「行政院顧問」作為對公投審議委員會「下指導棋」的論據,也讓人啼笑皆非。這個顧問職沒有任何正式權力,既非公審會的上級單位,也沒有任何可以影響公審會任何人升遷的權力,有什麼樣資格去「指導」公審會呢?更何況,筆者對公投審議委員的建議是以「公開信」的方式,在資訊透明的情況下,發表自己的主張。而從另一個角度言,如果公審會真的是因為「筆者言之有理」,於是駁回台聯的公投提案,有何不可呢? \n 照台聯邏輯,中選會放行了台聯的公投提案,難道是台聯對中選會「下指導棋」的結果?依《自由時報》邏輯,其在公審會審議前,不斷的發表社論力挺台聯提案,那又是「下什麼棋」呢?如果不問道理,只看最後結果符不符合自己的立場,那麼公審會不管過不過台聯公投案,都逃不過「被下指導棋」的結論,因為,從結果論,要嘛通過就是被台聯與《自由時報》下指導棋,要嘛不通過就是被陳長文下指導棋,這種結果論對公共政策討論何益? \n 在公共事務討論中,你可以不同意並批評我的意見,也可拿出道理說服我,但不管你的意見能不能說服我,我都會尊重;不會因黃昆輝主席的立場和我不一樣,就說黃昆輝是台聯「打手」,也不會因《自由時報》的意見和民進黨一致,就說《自由時報》是民進黨「鷹爪」。因為尊重不同意見者,是民主最基本的原則,隨意扣不同意見者帽子,不正凸顯對自己的「道理」心虛,只好用民粹的方式,去抹黑不同意見者?在一個多元的民主社會裡,針對公共政策,真理應可越辯越明。「我不認同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也是言論自由的ABC。 \n 然而,若政策討論可以不針對道理,可以不問內容,只是無端、恣意地攻擊發言者的身分、動機,此時真理非但不能越辯越明,反而會因為沒有交集而一團混亂。就如同民進黨蔡同榮、李俊毅委員等人給筆者的大帽子「國民黨的打手」,嘗試將輿論的焦點從公投主文內容的不一致轉移到其他地方,而模糊了原先的焦點。 \n 若這樣的方法有效,可以想見的是一種「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果,無理者以人身攻擊轉移焦點,有理者或者如法炮製,讓就事論事變成罵街口水;或者不想沾惹塵埃,於是自舉言論白旗,退出公共議題的論場。 \n 扣帽法可以休矣,請拿出「道理」說服大家,好嗎? \n (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