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仲尼的搜尋結果,共04

  • 孔廟辦活動「仲尼」被翻成Johnny

    孔廟辦活動「仲尼」被翻成Johnny

    孔子的英文名字怎拼?台北市長柯文哲8日在議會答詢時,表示孔子的英文名字是「Confucius(孔夫子)」但市議員應曉薇亮出市府舉辦的活動,竟把孔子英文姓名改名為「Johnny」,當場引來線場市府官員一陣笑聲。 \n \n 孔夫子(Confucius)的英文名字是利瑪竇時期翻譯後廣為使用,成為各界公認的孔子的英文名字,應曉薇今日在市議會中,當場考了柯文哲關於「孔夫子」的拼法,果然難不倒英文程度頗佳的柯市長。 \n \n 不過,應曉薇出示了一張市府民政局在孔子誕辰當天在孔廟舉辦的「儒風‧藝遊,好時光」的海報,海報上使用的網路鄉民票選、取孔子的字「仲尼」諧音的「Johnny」,當作孔子的英文名字。 \n \n 經過應曉薇的解說,現場的市府官員發現「仲尼」硬生生被改名為「Johnny」,引起一陣笑聲,柯文哲與民政局長藍世聰也尷尬站在台上,承諾往後舉辦類似活動不會亂改姓名。

  • 陸委會研議 放寬離婚陸配來台探親

     離婚陸配來台探親規定可能將會放寬。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法政處科長魯仲尼昨天在一項公聽會中說,將研議是否放寬離婚的中國大陸配偶訪台探親規範。 \n 魯仲尼說,大陸配偶如果離婚,不能在台居留,但不代表不能見到小孩,可申請1次3個月、1年2次探親。至於這樣的時間是否符合需求,可再研議。 \n 國民黨籍立法委員王育敏昨舉行公聽會,她表示現在許多離婚家庭父母,為爭奪小孩監護權,私下帶走小孩,讓另一方家長遍尋不著。政府應儘速建立跨國及兩岸兒少行蹤調查與尋回機制,並設立單一窗口處理相關案件。 \n 王育敏說,將研擬修法,父母在離婚爭訟或子女監護權判定後,可聲請限制未成年子女出境。 \n 南洋台灣姊妹會執行祕書邱雅青表示,部分新移民擔心離婚後無法留在台灣,就算有權利探視,可能因申請流程、經濟狀況無法到台灣。 \n 不過,法務部法律事務司親屬繼承科長胡美蓁表示,目前台灣只與越南簽訂民事司法互助協定,但實務只有文書送達,且運作不順遂。 \n 據內政部警政署公布數據,去年國內有702名18歲以下兒少,因被家長帶走而列為失蹤人口,小孩成為父母搶奪的籌碼和犧牲品。

  • 循循善誘

     「誘」,這字眼,乍看突兀,似對聖人不敬,也和孔子嚴正的形象不甚搭調。但是,說真格地,這字用得真好;若非深知其中三昧,若非真為孔子解人,則不能用,也不敢用;顏回果真是,孔門第一人。 \n 孔門高弟中,子貢言語無礙,口角便便;顏回靜默含藏,「不違如愚」;他們二人,都曾「評論」過孔子,俱有擅場。 \n 先說子貢。孔子身前,他是大弟子;孔子死後,他是大「護法」。有人毀謗孔子,子貢聽聞,趕緊勸他別這麼做,因為,仲尼不可毀,「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而仲尼呢?「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你若還想毀謗,只是自曝其短,「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這話攻擊、防禦兩相宜。 \n 子貢聰明練達,得意於政商兩界,是個檯面人物;依現代的標準,他是徹徹底底的成功人士。子貢敬愛他「日月」般的老師,三年廬墓又三年,情深意切哪!孔子也喜歡這個得意門生,多有稱許,道他是,「瑚璉之器」。 \n 但他們師徒二人,多少有隔。 \n 子貢 高調體面,仍不到位 \n 子貢現實感極強,故而是外交高手。齊將侵魯,孔子要門人馳援,「子路請出,孔子止之;子張、子石請行,孔子弗許;」這緊要關頭,孔子清楚,只有子貢槃槃大才,方堪此任,「子貢請行,孔子許之。」子貢利口巧辭,雄辯滔滔,其口角有如春天之風,固然有時和煦如東風徐拂,可化育萬物;但有時凜烈亦如北風沙塵,足以折木發屋,瞬間窈冥晝晦。結果,「子貢一出,存魯亂齊、破吳彊〈強〉晉而霸越。」好厲害! \n 然而,子貢得意於現實,雖有其長,亦有其短。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師徒倆這羊與禮的矛盾,蓋因眼界不甚相侔。孔子對於現實,當然有感;但他更關心的,是他的禮樂人世,是那遼遠的清平世界、蕩蕩乾坤。子貢則是紅塵中人,是箇中佼佼,有一回,子貢問,「賜也何如?」孔子回答得乾脆,「女,器也。」子貢追問,「何器也?」孔子再答,「瑚璉也。」 \n 子貢才幹卓犖,絕對當得起這「瑚璉之器」。然而,大家都清楚記得,孔子說過的,「君子不器」。兩相對照,孔子的稱許,顯然有所保留。這「君子不器」,是孔子提醒門人,紅塵裏的榮華富貴,現實中的事業成就,好當然是好,但那畢竟仍是身外之物,於人不親,不能過度當真的啊! \n 子貢為人體面,說話漂亮,像他的外交辭令。他位居要津,身旁難免會有些奉承的話兒,於是,有人就說,「子貢賢於仲尼」,子貢回應得好,「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你看得到,自然能知其好。至於仲尼,那就不同了,「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那牆高,你見不著,難怪你要說我賢於仲尼了!子貢這話漂亮,不僅漂亮,甚至有些富麗堂皇。子貢此言,真心誠意,完全是對孔子的尊崇與景仰。然而,對此堂皇、對此富麗,我們聽著聽著,總覺得,似乎還少了些東西,少了些更真實的東西。 \n 子貢一身富貴,不論行事、言語,都帶著富貴氣。那回,他浩浩蕩蕩,「結駟連騎」,前去探望原憲;但是,因為富貴逼人,過於高調,才那麼不經意,就當場刺傷了老同學原憲。大凡漂亮的人兒,他生命有某個關鍵點,常常是到不了位;而許多漂亮的話兒,總有某些個地方,也稍稍不對勁。正因到不了位,孔子對子貢仍不無感慨,「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儘管這門人華貴高才,孔子心裡疼愛,也諸多歡喜;但受不受命,茲事體大,於此,孔子猶有憾焉。 \n 顏回 窮困自在,師徒知己 \n 這關鍵點上,子貢與孔子是有隔的。但是,顏回不然。子曰,「回也其庶乎!」這話是說,顏回到位;又曰,「回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無所不說。」此話則說,顏回與孔子無隔。 \n 他們師徒倆,是彼此最大的知己。就顏回而言,他的安然自在,他的湛然似水,生前死後,老師四處舉揚,使得顏回這一生的蹇困貧窮,熠熠生輝,讓後人在紅塵世界的貴賤窮通之外,見到了更真、也更親的人生面。而另一方面,就孔子於言,弟子三千之眾,景仰他的,其數難計;崇拜他的,不知凡幾。但是,景仰與崇拜,皆有其假象;再如何孺慕,也終有不到之處。因此,即便聰敏明達如大弟子子貢,與他尚且有隔;而忠心實誠如大弟子子路,對他也尚且不知其意,頻生誤解。像那回,絕糧於陳蔡,孔子的心意,弟子不懂就是不懂,要找個徹頭徹尾明白的人,難哪!真要說,也就是這麼一個顏回了! \n 相交滿天下,知己無一人。孔顏師徒,何其有幸,他們都有一個真正的知己。人之相與,貴在知心;顏氏之子,人稱顏淵,他懂得他老師的心。 \n 佛教徒常說「歡喜讚歎」,此言甚好;此言若從極心底處,緩緩昇起,再深沉些,那就是論語裡頭的「喟然歎曰」了。這辭,書中出現過兩次;其一,是因曾點的「風乎舞雩」,故孔子喟然有歎;另一,則是顏淵談他的老師,劈頭一句,「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這四句,乍看之下,也是個漂亮話兒,頗似前頭子貢極言孔子偉大的「頌詞」,但細細讀來,卻又不然。 二者雖似,實則不是。 \n 對顏回而言,他從游師門,叩問孔子,是他此生所參的最大一樁公案。顏回雖然澄澈靈透,但一路走來,仍不免信了又疑,疑了又信。而後,他越瞭然於心,就越清楚孔子這樁公案的難以參透。「仰」也好,「鑽」也罷,「瞻」也行,上下求索,八方扣問,顏回明白,太大與太真的人,難知哪! \n 因為深知其難,所以顏回喟然有歎;也因參之最詳,所以顏回接著,更有緊要一句,曰,「夫子循循然善誘人」。此句,關鍵字,「誘」。 \n 孔子 循循善誘的煽動者 \n 「誘」,這字眼,乍看突兀,似對聖人不敬,也和孔子嚴正的形象不甚搭調。但是,說真格地,這字用得真好;若非深知其中三昧,若非真為孔子解人,則不能用,也不敢用;顏回果真是,孔門第一人。 \n 「誘」,一是煽動,二是哄騙。 \n 程度高的,用煽動:略遜者,兼用哄騙。運用之妙,存乎一心,不躐等,不躁進〈孟子說的「勿助長」〉,是謂「循循然」。 \n 「哄騙」云云,且不說它;這兒,就單單略表「煽動」二字。「煽動」通於「興」,是讓人無來由便起了一番大志。學記言道,「善教者使人繼其志」,老師胸懷宇宙,學生就該吞吐山河;此志氣,非傳授而有,實感興而得,是「煽動」來的。孔子這一煽,煽得門人志氣清堅,煽得門庭陽氣灼灼。作為一個「煽動者」,必有其群眾魅力,故孔子門下有三千之眾。這數目,在春秋那時代,委實驚人;而潛藏的實力,也頗為駭人。單就這點,各地諸侯便不能不看重他,也不得不疑忌他。儘管孔子溫良恭儉讓,但作為一個「煽動者」,權臣為之側目,諸侯愛憎不定,皆其來有自。 \n 孔子在齊,聞得韶樂,三月不知肉味,這同於革命者的情懷,也是「煽動者」的特質。韶樂觸動的,是孔子禮樂治世的想望,是鳳凰鳴於岐山的憧憬,是他此生無盡大願的所在。孔子的無盡大願,煽動了弟子;孔子的遼遼遠志,也忻動了後世。這一煽,有三千人哪!這一煽,近三千年了! \n 孔子的煽動,「不憤不啟,不悱不發」。孔子扶強不扶弱,他「煽動」學生要成為強者;有志氣,有本事,就來吧!要不,拉倒!你「不憤」,你「不悱」,老夫就懶得理你囉!大扣大鳴,小扣小鳴,不扣,就不鳴;我的老師禪者林谷芳先生另加一句,「扣破了,算你行」。同於孔子,禪宗另有名句,「見與師齊,減師半德;見過於師,方堪傳授。」這種話,不是「誘」,是啥?這當然是「煽動」語言,意思很簡單,依然是,「有志氣,有本事,就來吧!」。 \n 有一次,孔子問子貢,「女與回也,孰愈?」子貢答,「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孔子接著說,「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這末句的「吾與女,弗如也」,後代一直有著爭論:到底是誰比不上顏回?究竟單數或是複數?這爭論當然有些好笑,但你若較真起來,興沖沖就問起了孔子,沒準地,他老人家會說道,當然是連我也比不上顏回啊!言罷,笑了起來,好開心呢! \n 這才真叫做,循循善「誘」。

  • 投書-天不生仲尼—從孔子談起

    據說因為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孔子》一片大加讚賞,因此票房冠全球的電影《阿凡達》只好提前下檔。聽到這樣的消息,筆者雖對孔子在中國地位的「重生」感到高興,心底卻也同時有著無比的感慨。 \n不過短短40多年前,孔子在文化大革命風聲鶴唳的批判浪潮中,處境不折不扣就是他曾經自嘲的「喪家之狗」。極左派分子對他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說他是阻礙中國進步的毒瘤、思想充滿封建貴族的奴隸制偏見,知名作家巴金還曾寫了一篇長文《孔老二罪惡的一生》揶揄他、批判他,連「蠢傢伙」、「寄生蟲」、「過街老鼠」、「可恥」等難堪字眼都用上了。 \n萬萬沒想到,如今隨著中國經濟的興盛,這位一生落魄、為了理想周遊列國卻差點餓死的老頭,忽然鹹魚大翻身,幾乎成了全球最知名的中國偉人。不但負責傳播並教育洋人華語文化的機構叫作「孔子學院」。中共更斥鉅資為他拍攝史詩般的電影;官方最大的中央電視台製播的年度卡通大戲《孔子》也正準備風光上檔;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于丹寫的《孔子心得》竟然狂賣了四百多萬冊,「尊孔」在大陸儼然已是「全民運動」。孔夫子眼下地位之崇高,恐怕不遜於「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漢武時代。 \n相信多數人都樂見畢生以建構仁義社會為職志的孔子受到官方如此重視,但若我們稍稍回顧一下他在歷史上浮浮沉沉的際遇,不免感慨,同時也對統治者百般利用他的作為鄙夷萬分。說穿了,推崇他的君主不過是希望藉用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倫理觀念鞏固統治秩序;而醜化他的霸主則僅僅是為社會的失序破敗找個替罪羔羊、讓新政權的流血革命有個合理的藉口罷了。成也孔子,敗也孔子;有錢了需要孔子思想維繫社會秩序、讓生活更安全,沒錢則用力「譙」他出氣,孔夫子呀孔夫子,中國豈可沒有你?唐代大文豪韓愈說:「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真是「寓意」深遠。 \n或許有人會納悶,仲尼先生在地下若有知,會不會對自己一下子被捧、一下子被罵感到委屈?他曾說過:「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乎?」或許正是這般「直道而行」、「君子不怨」的襟懷與器度,才使得他的思想即使歷經2000多年的社會變遷與異端挑戰,仍得以默默獲得多數知識分子認同的主因吧?「德不孤,必有鄰」,孔子的理念不會從此不再受到任何攻訐,但他那種凡事先為別人設想的主張,肯定禁得起千錘百鍊,也無疑是社會安祥進步的礎石。這一點,從如今彼岸為了使中國真正成為「富而好禮」的泱泱大國,一改過去「批孔揚秦」的粗暴態度,轉向推崇孔子的積極作為來看,就可一目瞭然了。台灣呢?隨著經濟的發達,我們卻似乎愈來愈忘了孔子的存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