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余光的搜尋結果,共235

  • 平鑫濤黃曉寧缺席 余光:他們先回天家

    平鑫濤黃曉寧缺席 余光:他們先回天家

     「西洋音樂教父」余光和ICRT知名DJ Joseph搭擋主持,13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的「ICRT 40週年青春旋律演唱會」,齊豫、潘越雲、黃仲崑及「台灣貓王」徐慶復等人熱鬧開唱。余光在台上追憶已逝的老友平鑫濤、「女貓王」黃曉寧、張建蓉,他表示:「他們先回天家,沒辦法見到他們了。」並在台上用旁白方式,談到去年因病過世的黃曉寧、張建蓉,因她們都上過余光的節目《青春旋律》,因而頗有私交,她們的過世讓余光特別感慨。

  • 70年代五月天Action開唱好忐忑

    70年代五月天Action開唱好忐忑

     愛克遜(Action)、南方血統、時光、野馬、Music Corner Band和Tony Taylor & The Rockits,6組合唱團及15位歌手13日在「ICRT 40週年青春旋律」演唱會開唱,他們當年唱遍台灣北、中、南三地的美軍俱樂部、台北五星級酒店的夜總會等,成績非凡。Action合唱團團長譚健常昨開唱前表示心情忐忑,「我都會這樣,小不安的感覺。」

  • 余光緬懷逝世平鑫濤、黃曉寧不捨:他們先回天家

    余光緬懷逝世平鑫濤、黃曉寧不捨:他們先回天家

    「西洋音樂教父」余光和ICRT知名DJ Joseph搭擋主持,13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辦「ICRT 40週年青春旋律演唱會」,邀來齊豫、潘越雲、黃仲崑及「台灣貓王」徐慶復等人熱鬧開唱。余光在台上追憶已逝的平鑫濤、「女貓王」黃曉寧、張建蓉。

  • 「青春旋律」60位歌手齊聚!齊豫自喻小樹吸取養份

    「青春旋律」60位歌手齊聚!齊豫自喻小樹吸取養份

    「ICRT 40週年青春旋律演唱會」13日在國父紀念館舉行,60位歌手包括余光、齊豫、潘越雲、黃仲崑、袁詠琳、台灣貓王徐慶復、Action愛克遜合唱團、野馬合唱團等,共獻唱80首歌,超過210分鐘節目誠意十足,吸引滿場2500位觀眾欣賞;首度參與演出的齊豫開心表示:「跟前輩們站在一起,他們就像我的養份,就像小樹般跟他們站在一起,感覺很奇特。」

  • 大陸人看台灣》為台灣作家的聲音所傾倒

    最近,只要有空閒,就會打開手機循環播放《我們在島嶼朗讀》系列短片。此系列短片是由白先勇、余光中、周夢蝶、瘂弦、林文月、楊牧、王文興等當代台灣著名作家,親自參與錄製的。更為難得的是,作家們還親自朗讀其所著的經典作品中的精彩片段,令人驚喜不已。

  • 回顧余光中 范我存:他是標準「字癡」

    回顧余光中 范我存:他是標準「字癡」

    台灣文學界巨擘余光中、周夢蝶、洛夫縱橫詩壇逾一甲子,近年雖相繼殞落,但創作仍留芳後世。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與文訊雜誌共同策畫《詩的聲音》文物特展,展出3名傳奇詩人的隨身用品、手稿、等珍貴物件。

  • 齊豫唱進大陸 回春20歲

    齊豫唱進大陸 回春20歲

     「ICRT 40周年暨青春旋律」演唱會將於7月13日在國父紀念館登場,余光、齊豫18日出席記者會,聊起演唱會歌單,齊豫表示除了西洋歌曲,打算將自己大學時期聽的民謠,以組曲方式詮釋;她曾於2009年宣布不再舉辦個人演唱會,僅於拼盤或與其他歌手合作的舞台上獻聲,齊豫昨重申絕不食言,今年難得加入「青春旋律」演唱會,對歌迷而言相當可貴。

  • 76歲余光主持演唱會

    76歲余光主持演唱會

     此次演唱會將由「西洋音樂教父」余光和ICRT知名DJ Joseph搭檔主持,76歲的余光過去即是節目《青春旋律》主持人,也主持過不少西洋流行音樂節目,他寶刀未老,將再度帶領歌迷重回70年代西洋經典歌曲時光隧道。

  • 韓國瑜直播同時近3萬人看 質疑中央要卡高雄嗎?

    國民黨台南市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參選人謝龍介17日下午在遠東科技大學舉辦造勢活動,邀請高雄市長韓國瑜、新北市長侯友宜和台中市長盧秀燕同台,當天上萬人湧進遠東科大,爭睹韓國瑜風采,現場群眾熱情吶喊「韓國瑜選總統!」、「立委選龍介,台南發大財!」,可見九合一選後「韓流」魅力依然不減。

  • 「余光中日」擬重陽登場 遺孀:不急可慢慢來

    「余光中日」擬重陽登場 遺孀:不急可慢慢來

    高雄市長韓國瑜就職時引用詩人余光中的詩《讓春天從高雄出發》,近日又拋出擬訂定「余光中日」,今(11)日觀光局長潘恆旭、民政局長曹桓榮、新聞局長王淺秋與文化局代理局長王文翠一早帶伴手禮,拜訪余光中遺孀范我存,就相關細節討論,初步計畫於余光中重陽節生日前後,展開文學獎、萬人朗讀等一系列活動。

  • 高市府擬訂余光中日 遺孀:不在意一定要紀念

    高市府訂定1月3日為「鳳飛飛日」後,4日觀光局長潘恒旭表示,高市府擬於10月推詩人余光中日,一早已致電余光中遺孀范我存,下周將會同文化局、新聞局、民政局長一同拜訪,討論余光中日細節與執行內容,屆時可能會安排萬人齊聲朗讀余光中詩文,以茲紀念。

  • 影》就職演說出自余光中詩 韓國瑜:讓春天從高雄登陸

    影》就職演說出自余光中詩 韓國瑜:讓春天從高雄登陸

    高雄市長韓國瑜宣誓就職後,現場觀禮韓粉爆出掌聲及歡呼聲,並揮舞國旗。韓國瑜於演說中,以詩人余光中的《讓春天從高雄出發》作為演說場,用中英發表演說,最後高喊「高雄來了」作為結尾。 \n \n韓國瑜就職演說全文如下: \n \n讓春天從高雄登陸 \n \n讓海峽用每一陣潮水 \n \n讓潮水用每一陣浪花 \n \n向長長的堤岸呼喊 \n \n太陽回來了,從南回歸線 \n \n春天回來了,從南中國海 \n \n讓春天從高雄登陸 \n \n這轟動南部的消息 \n \n讓木棉花的火把 \n \n用越野賽跑的速度 \n \n一路向北方傳達 \n \n讓春天從高雄出發 \n \n各位鄉親,各位貴賓,各位好朋友,大家早安,今天是中華民國107年12月25日,非常榮幸能和各位站在愛河的鰲躍龍門之前,一起迎接「鰲躍龍翔、南方崛起」的開端。 \n \n我以余光中先生的詩《讓春天從高雄出發》作為我今天演說的開場,是因為今年高雄市長選舉百分之一百是個「轟動南部的消息」並且「一路向北方傳達」,我們用200多天的時間,讓改變的春天轟動了北部、轟動了台灣、甚至轟動了全世界,可以說整個2018下半年,只要有華人的地方,都關心著高雄的一舉一動,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三十年的風水輪流轉,這一次,終於輪到咱們高雄當家作主、成為華人世界的焦點。 \n \n在此特別感謝我們偉大的高雄市民,勇敢的選擇了這一條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改變之路,各位交付到我手上的是一份乘載著278萬個殷切期待的神聖任務,我不能也不會辜負所託。當然,我也感謝歷屆的高雄市長、社會菁英以及全體市民,因為有你們對於高雄市的真心付出與用心建設,讓我們共同擁有了這一座如愛河流動著愛意與包容、如壽山承載著歲月與文化、如高雄港懷抱著夢想與遠方、如高雄縣孕育著美好與豐收的偉大城市。只可惜這座偉大的城市已經沈寂了太久太久,久到我們都忘了,它就像我們愛河上這一條蜇伏已久的巨鰲,熱切等待著一個飛躍天門、身價百倍的騰龍時刻。 \n \n這正是我為未來四年的任務所寫下的「高瞻四海貨暢流、雄企八方人和通、起心包容愛鄉土、飛鰲港都化騰龍」的真實初心。 \n \n然而,對於一條負債三千億的巨鰲而言,脫胎換骨的騰龍一躍不可能一蹴可及。 \n \n首先,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為了做到貨暢其流、人和其通,高雄必須找回遺失已久的海洋精神,用愛與包容的態度讓高雄走向世界,也讓世界走進高雄,然而,讓貨賣得出去、錢/人進的來,高雄發了大財是一面為了還債、一面為了投資我們的下一代,因為未來我們高雄囡仔面臨的機會與競爭將不只來自台灣本島或海峽兩岸,而是來自四面八方、全球各地,所以市府接下來一定會徹底落實雙語教育與雙語城市的政策規劃,確保高雄的孩子們都具備國際視野與移動能力,他們不一定要離鄉背井,但只要他們願意,人人都能夠走遍世界亦無所畏懼。 \n \n除了擁抱世界,我們也不能忘記關懷?土,選舉期間我走訪了縣區與偏鄉,發現城鄉差距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無論教育、醫療還是基層建設,處處存在著一個城市兩樣情的?憂,其實我們縣區與偏?就是高雄的金山銀山,隱藏了許多有形無形的城市資產,就連市區裡也有不少潛力股亟待開發,因此,未來市政府會做好人民的靠山,新的施政一定會朝著城鄉兼顧的方向努力,不只一視同仁、更要因材施教,讓蛋黃區與蛋白區發揮各自的優勢和長處,各顯神通、各得其所,務必讓大高雄的平衡發展、永續成長不再只是城市藍圖、而是城市實況。 \n \n我來自基層,在士農工商的崗位上都曾經摸滾打爬,大家都知道,我最樂在其中的工作就是賣菜郎,和這群看天吃飯、最接地氣的農民朋友們一起打拼的歲月讓我覺得歡喜踏實,也是這段經歷讓我認知到風調雨順屬於老天保庇、國泰民安卻是事在人為,所以我會永遠與基層站在一起,因為想讓每位市民朋友都有一份安居樂業的幸福生活,就是當初推動我站上這裡的起心動念,而我的理想並不止步於此,「打造高雄、全台首富」的君子之約,我韓國瑜不敢也不會讓它停留在一句選舉口號,因為高雄確實擁有先天條件可以成為一顆耀眼的亞洲明珠,只要市府與市民攜手努力去擦亮它的光芒,我們一定可以讓全世界刮目相看。 \n \n我同時也要鄭重向各位宣布,從今天起,高雄市屬於全體高雄市民,它不屬於任何政黨,也不屬於任何派系,在市府團隊的心中,沒有圍牆、只有道路,在高雄市民的眼前沒有顏色、只有幸福。此時此刻,278萬高雄市民以做高雄人為榮,有朝一日,我相信全球華人都會以做高雄人為榮! \n \n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Honourable guests. \n \nA year ago, no one \n \nbelieved that I would be standing here today, on this stage with you all. And now, I am honoured to say that we have made the impossible POSSIBLE. \n \nKaohsiung has come a long way. Things are tough and times can be rough. But through the ups and downs, I see its strength and potential. From the beautiful landscape, to the hardworking, kind-hearted people. \n \nAnd I see hope. In everyone of your eyes, longing for a better tomorrow. So I would like to thank everyone who has supported me along the way. Without you, none of this would have happened. \n \nTogether, we will create more possibles from the impossibles. \n \nThank you, Kaohsiung. Thank you everyone. \n \n最後,再次感謝偉大的高雄市民們,你們就是從高雄出發的春天,請各位繼續和我以及新市府團隊一起傳遞這場轟動全世界的高雄春天,讓高雄起飛、看南方崛起。 \n \n用278萬人的力量一起向全世界呼喊,高雄來了!

  • 明道中學「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頒獎

    明道中學「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頒獎

     由明道中學主辦、前身為「全國學生文學獎」的「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10日舉辦頒獎典禮,今年,為紀念已故詩人余光中連年投入評審工作,明道中學特別籌劃「余光中教授紀念特展」,向永遠的評審致敬! \n \n 余光中從首屆迄第30屆投入評審工作,提攜文學後進不遺餘力,其中僅第2、3屆因赴港中斷,數十年光陰,看著此一文學獎向下扎根、與世界接軌,為文學傳承樹立動人典範。 \n \n 2013年,文學獎邁入第31屆,蛻變為「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放眼全球,鼓勵海內外青少年學子耕耘華文創作,開創璀璨新頁。 \n \n 主辦單位明道中學,深深感念余光中教授對學生文學獎的貢獻,徵得余教授夫人范我存女士同意,籌劃紀念特展。回顧全國學生文學獎,文壇作家張曼娟、侯文詠、鍾怡雯、駱以軍,皆曾於青春時代摘下此一獎項,自此嶄露頭角。本屆評審陣容,渡也、焦桐、林黛嫚、簡媜、蔡素芬、楊佳嫻,亦曾於學生時期獲獎掖,如今承先而啟後,蔚為佳話。 \n \n 本屆全球華文學生文學獎共收件1598篇,參賽者來自台灣、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其中僅45篇作品脫穎而出,競爭相當激烈。 \n \n 頒獎典禮亦舉辦作家座談,評審路寒袖、焦桐、廖玉蕙、廖輝英、陳幸蕙特別到場勉勵得獎者,須深耕「閱讀」、聚焦「生活」,才能產生共鳴。焦桐特別提醒新詩創作,應著重「意象」,把最準確的詞,放在最適當的位置。

  • 憶吾師余光中

     近日關於詩人余光中身後應否由總統府明令褒揚,引起頗多議論,最有資格對這個問題發言的是余先生的家屬,對於文化部沒有報請蔡總統頒發褒揚令一事,余夫人范我存說「這是他們的事,不是我們的事」,語氣帶有些許不屑,但也沒有完全拒絕褒揚。 \n 我個人的看法是,余光中根本不需要褒揚,尤其不能接受民進黨政府的褒揚,否則將成他一生令譽的一大汙點。余氏畢生擁抱中華文化,是中華文化在台灣不作第二人想的代表人物,而現在的台灣當局去中國化不遺餘力,不承認他們是中國人,由這樣的政府來褒揚余光中,非但不光彩,反而是侮辱,余氏地下有知,會誓死反對的。連李敖身後都拒絕民進黨政府的褒揚,難道余光中不如李敖嗎? \n 我進大學時,余光中剛從美國愛阿華大學留學歸來,教過我那一班英詩和英國文學史。因為他本身是詩人,在愛阿華的碩士論文也和詩有關,所以教來還算得心應手,英國浪漫時期詩人的作品,像濟慈、雪萊、丁尼遜等人的詩,由余先生吟來,餘音繞梁,迄今難忘。但英國文學史是他初教,我們等於是他的實驗老鼠,不過他很用功,準備充足,所用的郎氏編著的《英國文學史》幾乎都背下來了。我一邊聽他講,一邊看英文課本,差不多一字不漏,功夫了得。 \n 余先生僅長我10歲,加以為人謙和,即之也溫,所以有時我也向他請教一些課堂以外的事。記得有一次全班同學去烏來郊遊,余先生和夫人參加了,還帶了他們出生不久的大女兒。途中我借機問了余先生一些國外對台灣的看法,他就悲觀地表示,此生可能再也看不到大陸了。這在當時是大膽而犯忌的言論,等於是說反攻大陸無望,大家當記得雷震因此有10年牢獄之災。 \n 50、60年代的台灣,在威權統治下,書禁嚴苛,外來的資訊匱乏,被譏為文化沙漠,余光中接受西方媒體訪問時,直言在文化上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嬰兒,如今這個嬰兒沒了母親,怎麼能離開母親長大存活?余光中視中國大陸為台灣的母親,豈能接受不認母親的民進黨政府的褒揚? \n 余光中是一位充滿中國情懷的詩人。記得1972年尼克森和季辛吉訪問中國大陸後,余氏寫過一首詩,慨嘆尼、季登上長城,兩個洋人把長城踏在腳下,而他作為中國人,卻只能望長城興嘆,感慨萬千。 \n 前年底我有台灣之行,曾去高雄余府探望先生和他的夫人,發現先生瘦得厲害,不過思路還很清楚,但我已有不祥之感,恐怕是最後一次見面了,果不然,月前他告別人間。半個多世紀前,余光中曾任教美國賓州蓋提斯堡學院,這是南北戰爭決勝之地,也是林肯總統發表《民有,民治,民享》名垂千古演說的所在地,當地有一高塔,余氏曾多次登臨,遙望故國,去國懷鄉之情,油然而生,幾潸然淚下。此塔距離我家約1小時車程,我也多次攀登過,今後再登,就多了一份憑弔先生的悲情。誠如唐朝詩人崔顥所言:「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華府看天下:傅建中》憶吾師余光中

    近日關於詩人余光中身後應否由總統府明令褒揚,引起頗多議論,最有資格對這個問題發言的是余先生的家屬,對於文化部沒有報請蔡總統頒發褒揚令一事,余夫人范我存說「這是他們的事,不是我們的事」,語氣帶有些許不屑,但也沒有完全拒絕褒揚。 \n 我個人的看法是,余光中根本不需要褒揚,尤其不能接受民進黨政府的褒揚,否則將成他一生令譽的一大汙點。余氏畢生擁抱中華文化,是中華文化在台灣不作第二人想的代表人物,而現在的台灣當局去中國化不遺餘力,不承認他們是中國人,由這樣的政府來褒揚余光中,非但不光彩,反而是侮辱,余氏地下有知,會誓死反對的。連李敖身後都拒絕民進黨政府的褒揚,難道余光中不如李敖嗎? \n 我進大學時,余光中剛從美國愛阿華大學留學歸來,教過我那一班英詩和英國文學史。因為他本身是詩人,在愛阿華的碩士論文也和詩有關,所以教來還算得心應手,英國浪漫時期詩人的作品,像濟慈、雪萊、丁尼遜等人的詩,由余先生吟來,餘音繞梁,迄今難忘。但英國文學史是他初教,我們等於是他的實驗老鼠,不過他很用功,準備充足,所用的郎氏編著的《英國文學史》幾乎都背下來了。我一邊聽他講,一邊看英文課本,差不多一字不漏,功夫了得。 \n 余先生僅長我10歲,加以為人謙和,即之也溫,所以有時我也向他請教一些課堂以外的事。記得有一次全班同學去烏來郊遊,余先生和夫人參加了,還帶了他們出生不久的大女兒。途中我借機問了余先生一些國外對台灣的看法,他就悲觀地表示,此生可能再也看不到大陸了。這在當時是大膽而犯忌的言論,等於是說反攻大陸無望,大家當記得雷震因此有10年牢獄之災。 \n 50、60年代的台灣,在威權統治下,書禁嚴苛,外來的資訊匱乏,被譏為文化沙漠,余光中接受西方媒體訪問時,直言在文化上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嬰兒,如今這個嬰兒沒了母親,怎麼能離開母親長大存活?余光中視中國大陸為台灣的母親,豈能接受不認母親的民進黨政府的褒揚? \n 余光中是一位充滿中國情懷的詩人。記得1972年尼克森和季辛吉訪問中國大陸後,余氏寫過一首詩,慨嘆尼、季登上長城,兩個洋人把長城踏在腳下,而他作為中國人,卻只能望長城興嘆,感慨萬千。 \n 前年底我有台灣之行,曾去高雄余府探望先生和他的夫人,發現先生瘦得厲害,不過思路還很清楚,但我已有不祥之感,恐怕是最後一次見面了,果不然,月前他告別人間。半個多世紀前,余光中曾任教美國賓州蓋提斯堡學院,這是南北戰爭決勝之地,也是林肯總統發表《民有,民治,民享》名垂千古演說的所在地,當地有一高塔,余氏曾多次登臨,遙望故國,去國懷鄉之情,油然而生,幾潸然淚下。此塔距離我家約1小時車程,我也多次攀登過,今後再登,就多了一份憑弔先生的悲情。誠如唐朝詩人崔顥所言:「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n

  • 當年相挺成就音樂事業 余光最感謝這個人

    當年相挺成就音樂事業 余光最感謝這個人

    「西洋音樂教父」余光日前上公視旗艦音樂節目《閃亮的年代Yesterday Once More》錄影,節目中透露,當年若不是主持人陶傳正義氣相挺,出錢資助他的事業,讓他感激在心,並在節目現場送上2004、2005年,陶傳正與他的偶像金祖齡的合照。陶傳正看到照片後又驚又喜,感動地直說:「我完全沒有期待,會有這張相片出現」。 \n \n陶傳正透露16歲就迷上金祖齡的歌,就讀大二時與老婆第一次約會,就帶她去國際學舍聽金祖齡的「Marlboro」樂團演唱。當晚有七、八個樂團演唱,她老婆至今永遠難忘的就是金祖齡那時演唱〈蒼白的淺影〉(A Whiter Shade of Pale),陶傳正也很愛唱這首歌。 \n後來,金祖齡移居美國,陶傳正輾轉連絡上,只要金祖齡回國,兩人總會相聚。 \n \n2004、2005年金祖齡回台灣在君悅飯店舉辦Dinner Show,陶傳正特別訂了一桌,邀請老婆、朋友一起聽歌,沒想到,金祖齡竟特別走到陶太太的面前對著她唱〈蒼白的淺影〉,唱完還指著他跟大家說:「當年就是這個小子唱這首歌,這個女孩就嫁給他了!」並熱情邀請陶傳正上台一起唱,陶傳正不敢而婉拒,但是,這一幕陶傳正永遠難忘。後來,聽到金祖齡在美國過世,他覺得很遺憾。

  • 李敖 洛夫 余光中

     從去年底到現在,3個月之間,連續走了余光中、李敖、洛夫這3位文化界的殿堂級人物,令人在不勝感懷唏噓之餘,對當前兩岸之間中華文化的傳承與融合所可能帶來的時代斷裂,油然而生感慨與憂心。 \n 這3位文化、文學界的大師,都在壽登耄耋的80~90歲而逝,彼此雖然專業領域不同、性情風格各異,但卻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不僅終身創作歷數十年不輟,而且都是出生於大陸,成長乃至成名在台灣,最後更因其創作與表現而廣為兩岸傳頌的文化人。 \n 他們在戰火離亂的年代,帶來了中華文化的火種與精髓,滋養了台灣的土地與人文;再從寶島在地的精神與養分中,吸收了新的精華與角度,融合到自己的詩篇與評論中,成就了新的風貌與內涵;最後更回饋到中原文化的大陸,連結兩岸,展現更恢弘的時代新章。 \n 回顧千餘年來,中原文化曾因為戰亂等因素,多次造成士族的遷徙與社會階層的流動,因而一再造成南北文化激盪、融合的大局面,知識分子「南渡」、「北歸」的現象循環重複,更使中華文化內涵的充實、香火的傳承始終未曾斷絕。 \n 民國38年國民政府遷台至今,台灣經由許多大陸來台的所謂外省知識分子,結合台灣在地優秀的各種人才,有數十年的時間,從政治改革、經濟發展到文化創作,一直都是領先於陷入各種政治運動的對岸。如今台灣進入所謂太陽花的新世代,面對不斷崛起、壯大的大陸,台灣卻自限於去中、仇中的惡性循環,兩岸實力越拉越遠…如今3位文化界大師逝去,能不更增惕勵!

  • 褒揚令 李敖不屑 余光中不缺

     3月18日,李敖過世,第2天有立委質詢文化部為何褒揚李敖,而獨缺余光中。 \n 余光中過世時,報章上曾就其在鄉土文學論戰時寫〈狼來了〉,批判鄉土文學,但彼時他位不高權也不重,純就文人抒發己見。其後他的詩、文日隆,為文藝界所尊重,固然是詩好、文好,但就文化工作利他的部分也做了很多事。 \n 像與張曉風等人,全力維護文化扎根,又編許多書,寫很多詩文,皆是一等一的傳世文章,更主持「中華民國筆會」有年,將散見台灣各報章的好詩、好文譯成英文,筆會季刊送到世界各圖書館去。 \n 艾青曾說過:「文學家一流是創作者,二流是理論者,三流是文化工作者。」余光中從不只「獨善其身」做創作者,更願意做「二流」、「三流」的文化工作者為文化服務。他的作品及工作態度都影響台灣,乃至華文圈,甚至世界文壇。 \n 去年年末余光中去逝,迄今始終不得回應的褒揚令,令文化界不解。至於李敖,3月18日過世,文化部在答覆立委質詢時則說:將為李敖申請褒揚令,說他是「抵抗威權體制的一代文人」。 \n 余光中與李敖,是橘子與芭樂,雖然都曾因寫文章批判他人,但余光中被罵得多,李敖無人敢罵,其實不能放在同一討論的議題上,因為完全不同型,無論就創作、行事及工作態度、際遇完全不是同一風格,論貢獻都很了不起。只不過李敖都說自己的話,做自己想做的,余光中則在一生中除了寫自己的文章,也為下一代、為別人做一些文化工作。 \n 筆者個人曾因文化工作被余光中先生「當面」責備過兩次;另一方面有朋友告知,李敖曾稱讚過在下,筆者50多年前在李敖和胡秋原打官司時去法院聆聽過,當下為口拙的胡秋原老師不平,但半世紀過去,覺得李敖還真是一號人物,他受褒揚實至名歸,但論及工作的廣度和深度,余光中先生也應受褒揚。 \n 然而褒揚令只是顯示政府對於文化的態度、對於文人的重視度。頒發了,對於文人不會增加一分榮耀;不頒發,不會減少文人的一分光彩。以李敖一貫的作風,他不會在乎民進黨政府頒不頒褒揚令給他,甚至會開罵。至於余光中,以民進黨政府的作風,不頒可能更好,完全無損余光中在文壇的祭酒地位。 \n 余光中和李敖的褒揚令爭議,正顯示民進黨政府和當今政壇的文化水平。(作者為作家)

  • 快評》李敖 洛夫 余光中

    快評》李敖 洛夫 余光中

    從去年底到現在,3個月之間,連續走了余光中、李敖、洛夫這3位文化界的殿堂級人物,令人在不勝感懷唏噓之餘,對當前兩岸之間中華文化的傳承與融合所可能帶來的時代斷裂,油然而生感慨與憂心。 \n 這3位文化、文學界的大師,都在壽登耄耋的80~90歲而逝,彼此雖然專業領域不同、性情風格各異,但卻有一點是相同的,他們不僅終身創作歷數十年不輟,而且都是出生於大陸,成長乃至成名在台灣,最後更因其創作與表現而廣為兩岸傳頌的文化人。 \n 他們在戰火離亂的年代,帶來了中華文化的火種與精髓,滋養了台灣的土地與人文;再從寶島在地的精神與養分中,吸收了新的精華與角度,融合到自己的詩篇與評論中,成就了新的風貌與內涵;最後更回饋到中原文化的大陸,連結兩岸,展現更恢弘的時代新章。 \n 回顧千餘年來,中原文化曾因為戰亂等因素,多次造成士族的遷徙與社會階層的流動,因而一再造成南北文化激盪、融合的大局面,知識分子「南渡」、「北歸」的現象循環重複,更使中華文化內涵的充實、香火的傳承始終未曾斷絕。 \n 民國38年國民政府遷台至今,台灣經由許多大陸來台的所謂外省知識分子,結合台灣在地優秀的各種人才,有數十年的時間,從政治改革、經濟發展到文化創作,一直都是領先於陷入各種政治運動的對岸。如今台灣進入所謂太陽花的新世代,面對不斷崛起、壯大的大陸,台灣卻自限於去中、仇中的惡性循環,兩岸實力越拉越遠…如今3位文化界大師逝去,能不更增惕勵! \n

  • 丘秀芷》褒揚令 李敖不屑 余光中不缺

    丘秀芷》褒揚令 李敖不屑 余光中不缺

    3月18日,李敖過世,第2天有立委質詢文化部為何褒揚李敖,而獨缺余光中。 \n 余光中過世時,報章上曾就其在鄉土文學論戰時寫〈狼來了〉,批判鄉土文學,但彼時他位不高權也不重,純就文人抒發己見。其後他的詩、文日隆,為文藝界所尊重,固然是詩好、文好,但就文化工作利他的部分也做了很多事。 \n 像與張曉風等人,全力維護文化扎根,又編許多書,寫很多詩文,皆是一等一的傳世文章,更主持「中華民國筆會」有年,將散見台灣各報章的好詩、好文譯成英文,筆會季刊送到世界各圖書館去。 \n 艾青曾說過:「文學家一流是創作者,二流是理論者,三流是文化工作者。」余光中從不只「獨善其身」做創作者,更願意做「二流」、「三流」的文化工作者為文化服務。他的作品及工作態度都影響台灣,乃至華文圈,甚至世界文壇。 \n 去年年末余光中去逝,迄今始終不得回應的褒揚令,令文化界不解。至於李敖,3月18日過世,文化部在答覆立委質詢時則說:將為李敖申請褒揚令,說他是「抵抗威權體制的一代文人」。 \n 余光中與李敖,是橘子與芭樂,雖然都曾因寫文章批判他人,但余光中被罵得多,李敖無人敢罵,其實不能放在同一討論的議題上,因為完全不同型,無論就創作、行事及工作態度、際遇完全不是同一風格,論貢獻都很了不起。只不過李敖都說自己的話,做自己想做的,余光中則在一生中除了寫自己的文章,也為下一代、為別人做一些文化工作。 \n 筆者個人曾因文化工作被余光中先生「當面」責備過兩次;另一方面有朋友告知,李敖曾稱讚過在下,筆者50多年前在李敖和胡秋原打官司時去法院聆聽過,當下為口拙的胡秋原老師不平,但半世紀過去,覺得李敖還真是一號人物,他受褒揚實至名歸,但論及工作的廣度和深度,余光中先生也應受褒揚。 \n 然而褒揚令只是顯示政府對於文化的態度、對於文人的重視度。頒發了,對於文人不會增加一分榮耀;不頒發,不會減少文人的一分光彩。以李敖一貫的作風,他不會在乎民進黨政府頒不頒褒揚令給他,甚至會開罵。至於余光中,以民進黨政府的作風,不頒可能更好,完全無損余光中在文壇的祭酒地位。 \n 余光中和李敖的褒揚令爭議,正顯示民進黨政府和當今政壇的文化水平。 \n(作者為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