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作曲家的搜尋結果,共206

  • 以象棋為題 8年級作曲小兵蔡昀恬譜寫人生

    以象棋為題 8年級作曲小兵蔡昀恬譜寫人生

    朱宗慶打擊樂團自創團起每年都委託創作作品,為台灣累積現代的聲音,今年以「春日新時光」為題,邀請新生代作曲家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委創新作發表會。其中八年級作曲家蔡昀恬《兵經》以象棋行走作為創作概念,融合打擊樂描繪《孫子兵法》裡的「出其不意」,頗具新意。

  • 遙唱《安平追想曲》 作曲家李和莆向許石致敬

    紀念台灣民謠〈安平追想曲〉作曲家許石百年冥誕,師大音樂系教授李和莆創作新曲《南瀛傳說--安平南都》向許石致敬,將在今(7)日北市國台北市傳統藝術季開幕音樂會首演。

  • 政治歸政治 藝術歸藝術 國台交音樂會推出郭芝苑「偉人」樂作

    看到「偉人」兩字就反彈?應蕭泰然文教基金會之邀,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推出「灣好客‧好客台灣」二二八紀念音樂會,音樂會上,國台交也選擇台灣前輩作曲家郭芝苑創作的《大合唱與管絃樂—偉人的誕生》呈現郭芝苑少見管弦樂與合唱編制,也讓這首塵封樂作重現在國人面前。

  • 祝福北市交50周年團慶  資深作曲家溫隆信創作《台北交響曲》

    祝福北市交50周年團慶 資深作曲家溫隆信創作《台北交響曲》

    如何給成團半甲子的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祝福與期許?資深作曲家溫隆信以將近一年時間創作《台北交響曲》,五個樂章加上前奏曲與大合唱,希望以這首樂作紀錄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成長過程,也帶給北市交下一個五十年更多前進的力量。

  • 來聽新生代用音樂講故事 與朱團共度「春日新時光」

    來聽新生代用音樂講故事 與朱團共度「春日新時光」

    彷彿是一種使命,也是義務,朱宗慶打擊樂團自創團起,每年都委託創作作品,為台灣累積現代的聲音。今年樂團邁入第34個年頭,委託創作已達232首,今年朱團持續舉辦新作音樂會,以「春日新時光」為題,攜來如春芽般的音樂新世界。

  • 配樂太經典 作曲家吐苦水

    配樂太經典 作曲家吐苦水

     從小說到電影,自2016年起《哈利波特》又在全球掀起「電影交響音樂會」炫風,今年將在台灣上演第四部電影《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和前三集電影不同的是,第四部電影配樂換由作曲家派崔克.道爾挑大樑,不過道爾也透露,他曾經想試著改變一下系列最為人知的幾首主題曲,卻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所以我就想,音樂還是跟原本一樣吧!」

  • 火盃的考驗配樂大抄前三部?作曲家表白:因為原來的最好

    火盃的考驗配樂大抄前三部?作曲家表白:因為原來的最好

    從小說到電影,自2016年起《哈利波特》又在全球掀起「電影交響音樂會」炫風,今年將在台灣上演第4部電影《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和前三集電影不同的是,第四部電影配樂換由作曲家派崔克.道爾挑大樑,不過道爾也透露,他曾經想試著改變一下系列最為人知的幾首主題曲,卻「好像少了點什麼」,「所以我就想,音樂還是跟原本一樣吧!」

  • 學生輩思念恩師   紀念音樂會重現盧炎創作

    學生輩思念恩師 紀念音樂會重現盧炎創作

    已故國家文藝獎得主作曲家盧炎,一生淡泊名利,致力創作與教育英才,目前執教各大音樂系所理論作曲教授有一半都出自盧炎門下。今年是盧炎88歲冥誕,也是他逝世十周年,他的學生作曲家群包括作曲家李子聲、連憲升、林岑陵與張玉樹等自發性出資舉辦紀念音樂會,東吳大學音樂系也將舉辦研討會,紀念這位溫厚幽默的作曲家。 \n \n盧炎是台灣作曲界留美返國任教的第一人,也是少數能夠將中國詩學中的趣味性與審美觀融入實際創作的代表人物,留下了相當豐富的創作,包含獨唱(奏)、合唱、朗誦、歌劇、室內樂以及管絃樂等。盧炎子弟兵也是屏東教育大學音樂系系主任連憲升表示,老師一生淡泊名利、致力創作與教學,典範令人懷念,今年幾位學生共同發起籌辦這場紀念音樂會,希望讓他的音樂重新有機會被詮釋,也讓後輩了解盧炎一生的成就。 \n \n音樂會上除了演出盧炎兩部較具代表性的管弦樂作品《憶江南》和《海風與歌聲》,也將展演作曲家張玉樹於2010年為追悼恩師而作的《Lament》,以及連憲升、李子聲、林岑陵為這場音樂會的創作首演。音樂會上包括聲樂家盧瓊蓉、笛簫演奏家陳中申等將同台,由長榮交響樂團擔綱演出。 \n \n李子聲說,這場音樂會除了盧炎與多位作曲家、演奏家的師生關係,音樂會的三位指揮張己仼、江靖波和黄輔棠也同樣互有因緣,在三十多年前,張己任教授是黄輔棠的理論作曲老師,而黄輔棠是江靖波的小提琴老師,三代師生將在纪念盧炎音樂會上同台執棒,也成樂壇少見佳話。音樂會將於9月30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n \n東吳大學音樂系則將在10月1日舉行「情衷音樂創作之美-盧炎老師逝世十周年紀念活動系列」,白天以論文發表會、晚上以音樂會的形式來紀念這位學生口中的「盧爺爺」。音樂系系主任彭廣林表示,盧炎老師在東吳任教多年,以副教授身分退休,2002年起獲聘「文理講座教授」,直到2008年10月1日辭世,在東吳服務29年,一生和東吳有著緊密情感。

  • 身兼單簧管演奏家與作曲家  魏德曼與NSO合作動人《悲歌》

    身兼單簧管演奏家與作曲家 魏德曼與NSO合作動人《悲歌》

    集單簧管演奏家、作曲家與指揮家等多重身份於一身,並有「當代莫札特」美譽,約格.魏德曼深受國際樂壇肯定。今年他受邀擔任NSO國家交響樂團駐團音樂家,22日將與樂團合作音樂會。 \n \n魏德曼表示,他的一切都源於單簧管,「7歲聽到莫札特的音樂,開始學單簧管,後來我常常演奏,會即興發揮,但當我記不住那些即興的片段時我就會很生氣,所以我開始把它們寫下來,我很快就知道作曲比演奏更難。」魏德曼的第一部作品是在他16歲的時候,創作了一部歌劇,「我犯了所有可能會犯的錯誤,但還是整整演出了90分鐘,我當時用一個樂隊與交響樂團相互對話,爭鬥,這種衝突感讓我大感興趣。」 \n \n 魏德曼表示,他非常崇敬莫札特,布列茲也是他創作當代作品的偶像。魏德曼的創作不僅自傳統旋律與和聲汲取養分,更勇於大膽創新,這次將演出的《悲歌》創作於2006年,寫給交響樂和單簧管演出,情感細膩、語彙動人,全長20分鐘的作品,處處充滿藝術的想像力,也拉近了觀眾與當代作品的距離。 \n \n魏德曼擔任包括琉森音樂節、薩爾茲堡音樂節、班貝格交響樂團等駐團抑或駐節藝術家,也是易北河愛樂廳的開季駐點藝術家。在2017/18樂季,他成為萊比錫歷史上第一位「布商大廈作曲家」。魏德曼的音樂作品也經常由維也納、柏林愛樂、紐約愛樂、巴黎管絃樂團、BBC交響樂團等各大樂團首演。 \n \n2018/19 新樂季,他以獨奏家身份與各大管絃樂團合作,如蘇珊娜.馬爾契指揮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呂紹嘉指揮的臺灣國家交響樂團與安德魯.曼澤指揮的漢諾威北德廣播交響樂團,魏德曼表示,即使作曲邀約如此之多,但他仍會持續演奏,「我無法想像沒有演奏單簧管的生活。它給我帶來許多快樂,也幫助了我的作曲。」 \n \n除了魏德曼《悲歌》之外,呂紹嘉也特別安排了莫札特《第二十五號交響曲》以及《安魂曲》,相互輝映。莫札特《第二十五號交響曲》原本是愛樂者的私家典藏,被電影《阿瑪迪斯》作為開場片頭曲後聲名大噪,一夕之間成為不敗的熱門經典。《安魂曲》則是莫札特最後一次全心投入的創作,這次的演出則是使用莫札特助理蘇斯邁爾,根據手稿以及作曲家臨終前指示續完的版本,讓樂迷聆賞莫札特絕代才能以及留給後人的最終樂曲。 \n \n音樂會將於9月22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音樂會上也將邀請台北愛樂合唱團以及多位國內知名聲樂家林慈音、翁若珮、湯發凱以及羅俊穎攜手合作。9月23日也規劃由魏德曼主講的「會客室」,與聽眾近距離分享音樂創作理念。

  • 丹奈爾四重奏 詮釋作曲家私密孤獨

    丹奈爾四重奏 詮釋作曲家私密孤獨

     被《留聲機雜誌》讚譽是「當今弦樂四重奏典範」,今年丹奈爾四重奏將重返台灣,帶來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的弦樂四重奏樂作。 \n 成員之一的馬克表示,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這三位作曲家共有48首弦樂四重奏作品,「沒有任何一首好應付,他們各自有著痛苦的人生,而他們將這不同的痛苦以極私密的方式寫進弦樂四重奏之中。我們要做的,是極盡所能地解讀它、詮釋它,同時感受它。」 \n 馬克說,每一場音樂會,「我們四個人都必須在這三位各自擁有不同痛苦的靈魂間隨時轉換,結束後往往心力交瘁。這絕對不是棉花糖一般的音樂會,很希望聽眾們能來與我們一同挑戰。」 \n 丹奈爾四重奏在1991年創團,受鮑羅定四重奏指導,演出蕭士塔高維契全本15首弦樂四重奏,走紅歐洲樂壇,鮑羅定四重奏大提琴家柏林斯基(Valentin Berlinsky)更是他們的精神導師,傳授他們演奏俄羅斯音樂的秘訣,讓他們成為當今的蕭士塔高維契弦樂四重奏權威。 \n 成軍以來,該團以大膽、濃厚的詮釋風格,演奏海頓、貝多芬、舒伯特、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的弦樂四重奏作品聞名。馬可說,成為獨奏家實在太孤獨了,「我喜歡與音樂家相互腦力激盪的感覺,即使精疲力盡,但這樣會讓我們的音樂更為完美。」 \n 丹奈爾四重奏將於9月14日至19日舉行音樂會,14日、15日、17日-19在台北國家演奏廳,16日在屏東演藝廳音樂廳。

  • 錢南章譜《第六號交響曲》

    錢南章譜《第六號交響曲》

     明年是921大地震20周年,國家文藝獎得主作曲家錢南章書寫《第六號交響曲—蝴蝶》,曲中〈第二樂章921大地震〉特別以音樂描繪921大地震當時天崩地裂,人心慌亂的情景,團員扮演災民緊張失措,燈光設計忽明忽暗,還有死神現身舞台,再一次展現錢南章以交響樂對音樂劇場形式的掌握。 \n 代表台灣 就是這一首 \n 錢南章表示,如果要說甚麼是他寫而能代表台灣的交響曲,「我自己覺得這一首就是了。」 \n 今年是前央行總裁許總裁暨夫人墜機逝世20周年,錢南章接受許遠東暨夫人紀念文教基金會委託,創作了這首交響曲,「對作曲家來說,給命題是一個限制,他們希望以蝴蝶為主題,我也希望可以兼顧。」為此錢南章與師母賴美貞還特別去埔里住了三天兩夜,了解台灣的蝴蝶王國生態以及土地的情感。 \n 蝴蝶為題 住埔里感受 \n 錢南章說,「〈第一樂章星星的家〉描繪泰雅族的生活,族人每天晚上回家,抬頭只見清澈的滿天星斗;〈第三樂章紙教堂〉連接〈第二樂章921大地震〉之後,以巴赫〈聖詠〉崁入音樂,撫慰人心;最後一個樂章〈蛹之生〉則是展現台灣精神,即使經歷再多的困難,都會突破挑戰重生。」 \n 不畏挑戰 會破繭而出 \n 錢南章一開始創作也是寫室內樂或是小編制樂曲,會開始寫交響曲是受到指揮家簡文彬的促成,「2004年第一次接受委託就是簡文彬在國家交響樂團擔任音樂總監時,開始寫了《第一號交響曲》,沒想到緣分接二連三,至今我已經有6首交響曲,目前第七號到第九號也已經有了構想。」 \n 錢南章說,「第九號交響曲魔咒」是西方音樂界的一大迷信,主要是指在貝多芬之後的作曲家,都會因創作《第九號交響曲》後不久便離世,不少作曲家因而對此十分忌諱,「我也希望能寫到第九號就心滿意足了。」

  • 作曲家的私密孤獨  丹奈爾四重奏感同身受

    作曲家的私密孤獨 丹奈爾四重奏感同身受

    被《留聲機雜誌》讚譽是「當今弦樂四重奏的典範」,他們的蕭士塔高維契弦樂四重奏演出更被巴黎「蕭士塔高維契協會」認定是當代演奏蕭氏最權威的四重奏團之一。今年丹奈爾四重奏將重返台灣,帶來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的弦樂四重奏樂作。 \n \n成員之一的馬克表示,貝多芬、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這三位作曲家共有48首弦樂四重奏作品,「沒有任何一首好應付,他們各自有著痛苦的人生,而他們將這不同的痛苦以極私密的方式寫進弦樂四重奏之中。我們要做的,就是極盡所能地解讀它、詮釋它,同時感受它。」 \n \n馬克說,每一場音樂會,「我們四個人都必須在這三位各自擁有不同痛苦的靈魂之間隨時轉換,結束之後往往心力交瘁。這絕對不是棉花糖一般的音樂會,很希望聽眾們能來與我們一同挑戰。」 \n \n丹奈爾四重奏在1991年創團,受鮑羅定四重奏指導,演出蕭士塔高維契全本15首弦樂四重奏,響譽歐洲樂壇,鮑羅定四重奏大提琴家柏林斯基(Valentin Berlinsky)更是他們的精神導師,傳授他們演奏俄羅斯音樂的秘訣,讓他們成為當今的蕭士塔高維契弦樂四重奏權威。 \n \n成軍以來,該團以大膽、濃厚的詮釋風格,演奏海頓、貝多芬、舒伯特、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的弦樂四重奏作品聞名;丹奈爾四重奏同時也大力推廣當代室內樂作品,包括黎姆(Wolfgang Rihm)、古拜杜琳娜(Sofia Gubaidulina)、魏德曼(Jörg Widmann)等人的新作。 \n \n馬可表示很享受與音樂家一起創造音樂的樂趣,「當初我們向鮑羅定四重奏上第一堂課之後,他們立刻催促我們組團,我很高興我聽了他們的話,做了正確的決定。」馬可說,成為獨奏家實在太孤獨了,「我喜歡與音樂家相互腦力激盪的感覺,即使精疲力盡,但這樣會讓我的音樂更為完美。」 \n \n丹奈爾四重奏將於9月14日至19日舉行音樂會,14日、15日、17日-19在台北國家演奏廳,16日在屏東演藝廳音樂廳。

  • 燈光秀加劇場表演 作曲家錢南章《第六號交響曲》很另類

    明年是921大地震20周年,國家文藝獎得主作曲家錢南章書寫《第六號交響曲—蝴蝶》,曲中〈第二樂章921大地震〉特別以音樂描繪921大地震當時天崩地裂,人心慌亂的情景,團員扮演災民緊張失措,燈光設計忽明忽暗,還有死神現身舞台,再一次展現錢南章以交響樂對音樂劇場形式的掌握。 \n \n錢南章表示,如果要說甚麼是台灣的交響曲,「我自己覺得這一首就是了。」 \n \n今年是前央行總裁許總裁暨夫人墜機逝世20週年,錢南章再次接受許遠東暨夫人紀念文教基金會委託,創作這首交響曲,「對作曲家來說,給命題是一個限制,他們希望以蝴蝶為主題,我也希望可以兼顧。」為此錢南章與師母賴美貞還特別去埔里住了三天兩夜,了解台灣的蝴蝶王國生態以及土地的情感。 \n \n錢南章說,「〈第一樂章星星的家〉以泰雅族為主,族人每天晚上回家,抬頭只見清澈的滿天星斗;〈第三樂章紙教堂〉連接〈第二樂章921大地震〉之後,以巴赫〈聖詠〉崁入音樂,撫慰人心;最後一個樂章〈蛹之生〉則展現台灣精神,即使經歷再多困難,都會突破挑戰重生。」 \n \n對當代作曲家來說,能有機會演出自己所寫的交響曲非常難得,錢南章一開始也是寫室內樂或是小編制表示,會開始寫交響曲是受到指揮家簡文彬的促成,「2004年第一次接受委託開始寫了《第一號交響曲》,沒想到緣分接二連三,至今我已經有6首交響曲,目前第7號到第9號也已經有了構想。」 \n \n錢南章說,「第九號交響曲魔咒」是西方音樂界的一大迷信,主要是指在貝多芬之後的作曲家,都會因創作《第九號交響曲》後不久便離世,不少作曲家因而十分忌諱,「我也希望只寫到第九號。」 \n \n音樂會其他曲目還包括錢南章的《第四號交響曲—獻給台灣紳士許遠東》以及為大提琴獨奏和弦樂團所寫的《懷念》,大提琴獨奏由國家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熊士蘭擔任,音樂會將於9月1 日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行,由簡文彬指揮國家交響樂團演出。

  • 亞洲曲盟年會在台灣舉辦 音樂界通通動起來

    雖然台灣國際地位艱辛,但仍有國際組織在台灣召開年會,成立45年的「亞洲作曲家聯盟( Asian Composers League)(簡稱曲盟)」是亞太地區歷史最悠久,也最重要的國際文化組織之一,台灣為四個發起會員國之一,今年將第六次在台灣舉辦年會,共有15國作曲家發表81首新作與論文,共計10場公開音樂會,堪稱亞洲樂壇盛事。 \n \n曲盟台灣總會理事長也是作曲家呂文慈表示,透過無國界的音樂,可以跟全亞洲地區交流,透過藝術形式讓大家看見台灣文化的多元。由於台灣是創始國的緣故,陸方沒有機會參與,也讓年會擺脫政治干擾,得以順利準備。 \n \n呂文慈表示,三年前開始,台灣就爭取今年主辦亞洲曲盟的機會,不只是當地政府要挹注資源,就連表演場地,表演團體以及各種行政細節都要到位,「去年我們將所有準備資料帶去日本向亞洲曲盟大會主席松下功報告,五位中執委包括副會長以國作曲家Dan Yuhas、曲盟大會秘書 三好泉等等都列席參加動員,我們準備的陣容比起2011年台灣主辦的規模不相上下,一路獲得支持。」 \n \n曲盟是亞太地區歷史最悠久的國際文化組織之一,由日本、南韓、香港與台灣共同發起組成,當時以台灣已故作曲家許常惠為首1971年在台北籌畫成立。直至今日,會員國包括台、日、韓、菲、港、印尼、泰、越、馬、新、以色列、韃靼共和國、紐、澳、土耳其等15個國家或地區。除了會員國外,非會員國甚或歐美作曲家、音樂學家也常以觀察員身份出席。 \n \n今年亞洲曲盟年會以「融合與蛻變」為主軸,邀請包括國家交響樂團、台北室內合唱團、朱宗慶打擊樂團、台北市立國樂團附設學院國樂團、木樓合唱團、采風樂坊等,都是一時之選,其他還包括現代音協樂團、北藝大新音樂工作坊以及諸多演奏家共同演出,演出與探討領域多元,包括台灣傳統樂器、原住民素材、國樂、西方古典音樂、人聲合唱藝術、電子科技、擊樂領域、客家素材;更有10篇專業學術論文募集與2場學術研究論壇,理論與實務兼具。 \n \n亞洲曲盟年會將從10月19日到23日舉行,演出地點包括台北國家音樂廳、北藝大與東吳大學;彩排地點包括功學社等,現場也將頒發青年作曲比賽大獎、入野義朗獎、許常惠紀念獎以及傑出演奏獎等獎項。

  • 台作曲家 李元貞譜寫西岸浪潮

    台作曲家 李元貞譜寫西岸浪潮

     當今兩岸情勢對立,冷戰代替溝通,看在80後台灣作曲家李元貞眼中,兩岸關係就像是海浪,「追浪是快樂的,但是潮來潮往,潮水捲過來有時候被淹到,有時候又可以全身而退,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新作《西岸》以此為主軸發想,預計明年將在台灣舉行首演。 \n 李元貞在台灣念完北藝大音樂系碩士後出國讀書,這一離開家就是12年,先後拿到耶魯大學音樂系藝術家文憑與芝加哥大學音樂博士,兩年前移居波特蘭。李元貞說,波特蘭位於西雅圖下方,距離海邊已經很近,「我第一次搬到西岸非常開心,我發現我開心是因為可以看見海,感覺上離台灣故鄉近一些。」 \n 與西岸的對手競合 \n 李元貞思索,美國的西岸往西是太平洋,再來是阿拉斯加,再過去就是老是想當老大的俄羅斯;台灣的西岸則有著大陸令人緊張的台海關係,「兩個西岸其實有點相似,就像是跟一個對手在做競合,海浪的起伏,漲潮退潮的節奏短時間內發現不了,更要時刻觀察。」 \n 這次返台,李元貞主要在國家交響樂團發表新作《咿嚕唵》,全長大約八分鐘左右,李元貞表示,多數原住民歌謠多與平常勞動有關,「但這首作品是首情歌,相對內斂、婉約,這讓我有了共鳴。」李元貞表示,改編原住民樂曲,她認為應該秉持忠於原曲精神,「我運用了管弦樂來翻譯這些原住民的情歌,強化豎琴與弦樂,為音樂增添浪漫。」 \n 與此同時,享譽全球的大提琴家王健,近年活躍於國際樂壇,被譽為馬友友接班人。他表示,溝通是最重要的是,他甚至嘗試在演奏會現場與觀眾說話,帶領人們進入音樂的世界。 \n 「我常希望觀眾懂得『悲壯』兩個字,西方的文化源於希臘悲劇,但現在大陸演奏古典音樂以歡快居多,很多時候交響樂團只有激昂,彷彿音樂只是拿來娛樂的,這會離古典音樂越來越遠,只有慢慢感受這兩個字,就會理解了古典音樂的真義。」 \n 王健的崛起,源於一部紀錄片。王健1968年生在文革年代,3歲那年,吹長笛的母親被下放農村,12歲時全家才團圓,從小王健就跟隨演奏大提琴的父親學琴,「父親後來去樣板戲的劇團工作,我每天都可以練習大提琴,自然而然就愛上了。」 \n 陸古典樂市場起飛 \n 王健觀察,目前歐、美甚至日本古典音樂市場已然飽和,但大陸的古典音樂市場卻正在起飛,「以前來聽音樂會只是附庸風雅,但現在一級城市已經養出了一批懂得欣賞古典音樂的樂迷,這是無庸置疑的。」 \n 王健說,過去大陸的音樂會上,無論是啃瓜子、喝水到任意起身走動,都是常見的事情,但現在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我在上海舉行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音樂會時,全場沒有發出任何一個聲音,或是拍錯任何一次掌聲,光是這點,就讓人對於大陸的古典音樂市場充滿信心。」

  • 管弦樂詮釋排灣族歌謠 作曲家李元貞創作《咿嚕唵》

    排灣族歌謠《咿嚕唵(iluwan)》意思是「思念女友之歌」,作曲家李元貞以管弦樂「翻譯」這首排灣族情歌,經由借用、象徵、情緒轉化、音色轉化等手法,寫成同名管弦樂曲,明(15)日將由呂紹嘉指揮國家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首演。 \n \n李元貞表示,多數原住民歌謠多與平常勞動有關,「但這首作品相對內斂、婉約,這更能讓我感受到共鳴。」李元貞表示,改編原住民樂曲,她認為應該秉持忠於原曲精神,「我運用了管弦樂來翻譯這些原住民的情歌,強化豎琴與弦樂,為音樂增添浪漫。」 \n \n李元貞在台灣念完北藝大音樂系碩士後出國讀書,先後拿到耶魯大學音樂系藝術家文憑與芝加哥大學音樂博士,兩年前移居波特蘭。李元貞為了寫這首樂曲,拿到了一批民國65年左右的古調採集資料,非常感動,「當年這些是已故作曲家許常惠教授的田野採集資料,能夠聆聽這些古老的音樂,真的要很謝謝前輩下的功夫。」 \n \n李元貞說,在創作過程中,她希望可以把這首歌謠的音樂性表現出來,「這首樂曲大概是講男女雙方兩人個性差不多,但是又會傷害到對方,詞意很簡短,但有很多長音,旋律很溫柔。」 \n \n音樂會其他曲目還包括鋼琴家麥可‧羅爾(Michael Roll) 演出的貝多芬《第四號鋼琴協奏曲》,下半場則將演出蕭斯塔科維契的《第十一號交響曲》。呂紹嘉表示,隨著集權者的離世,蕭士塔科維契似乎嗅到一股自由的空氣,寫下《第十一號交響曲》,該曲以大量懷舊革命歌曲作為主題素材,並以龐大的編制與獨特的和聲語彙與人民取得情感連結,哀悼俄國革命下的犧牲者。

  • 留聲機大獎四度加持    帕弗哈斯四重奏首度訪台

    留聲機大獎四度加持 帕弗哈斯四重奏首度訪台

    德國奧斯威辛集中營指定為世界遺產明年就屆滿40年,當年超過110萬人死於該集中營,捷克作曲家帕弗哈斯也在名單之列。2002年,四位來自布拉格的音樂家組成了帕弗哈斯四重奏,以作曲家為名演奏,發揚他的音樂,至今已經拿到四座《留聲機》大獎。這個來自捷克的四重奏團下月將首度來台,演奏他們最拿手的史麥塔納、德弗札克等人經典作品。 \n \n帕弗哈斯四重奏第一小提琴雅茹柯娃表示,以德弗札克與史麥塔納為例,我們的母語都是捷克語,「生活在同一個城市,這是我們演奏他們室內樂作品的優勢。」 \n \n雅茹柯娃說,捷克在19世紀興起一股弦樂四重奏的熱潮,「那時整個國家都在極力爭取文化認同,弦樂四重團都在捷克各個愛國沙龍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在這個歷史悠久的室內樂傳統中成長,有自己的聲音,加上老師教導我們的,始終要帶著熱情面對作品,我想這就是帕弗哈斯四重奏受到肯定的特色之一。」 \n \n帕弗哈斯四重奏取名自捷克的作曲家帕弗哈斯,他是猶太血統的捷克作曲家,也是作曲家楊納傑克的學生。帕弗哈斯在被納粹逮捕,關在特雷津集中營的期間,依然繼續作曲,直到最後被送到奥斯威辛集中營,關進毒氣室被處死。他在集中營創作的曲子,至今還有八首流傳在世,三首精彩的弦樂四重奏,正是由帕弗哈斯四重奏發揚光大。 \n \n2012年,克里夫蘭室內樂協會舉辦悼念歐洲猶太人遭受納粹大屠殺的紀念音樂會,邀請帕弗哈斯四重奏演出帕弗哈斯的室內樂作品,用樂音超越世間紛亂與仇恨。 \n \n帕弗哈斯四重奏曾於2007、2014、2015年獲得《留聲機》「年度室內樂錄音」得主,2011年拿到《留聲機》「年度唱片得主」。《克里夫蘭公論報》更說,「下次如果有人問我要怎麼接觸古典音樂,我會直接找他來聽帕弗哈斯四重奏的演出。」 \n \n音樂會將於6月11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6月12日在台中歌劇院中劇院。

  • 珍視原住民傳統   作曲家林京美創作《微光》

    珍視原住民傳統 作曲家林京美創作《微光》

    作曲家林京美新作《微光》即將首演,曲中靈感源於泰雅族歌曲〈泰雅女子〉,描述在沉寂黑夜裡的內心獨白,暗喻遭逢困頓徬徨時,族內信念會像一道幽微但堅毅的光,穿越朦朧迷霧,指引前進方向,編織未來的幸福。 \n \n林京美說,她偶然聽見一首〈泰雅女子〉,內容是講在泰雅傳統的社會生活,織布是重要的生產工作,婦女織布的技術如同男子的狩獵、戰鬥技藝一般重要,「被我們忽略的原住民如泰雅族女子,不管外界如何,她們都持續做著自己族內很重要的事,維繫自己的傳統,宛如微光,微弱卻堅定,我也希望將這樣的精神交織在這次的創作中。」 \n \n林京美對於多元文化元素融合創作充滿高度興趣,「我認為原住民是台灣人的兄長,雖然他們常被現代人與平地人遺忘,蠻多原住民也漸漸遺忘自身文化,但原住民是最早居住在台灣的居民,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們;我對他們有一股很深的敬意。」 \n \n林京美說,《微光》編制是三位擊樂家加上交響樂團,「我挑戰打擊樂可以做的音樂線條,選擇的打擊樂器多是金屬樂器如高音鐵琴、風鈴等等,也用低音琴的弓與這些打擊樂器相互結合。」 \n \n林京美1980年出生於台中,氣質恬靜,3、4歲還不會五線譜,就已開始用簡譜創作。高中就讀曉明女中音樂班之後正式學習作曲,在師大音樂系師承國家文藝獎得主金希文,畢業後赴美國密西根大學攻讀作曲博士返國,目前任教於北藝大音樂系。 \n \n林京美說,師大音樂系畢業那年暑假,為布農族記錄片《聽霧鹿在歌唱》即興演奏配樂,「那是我第一次踏入台東霧鹿部落,參與他們的祭典,過程中這群真情流露的布農族族人讓我深深感動,也開啟我認識原住民文化的興趣。」林京美說,作曲的過程雖然痛苦,「但聽到自己想像中的音樂被演奏出來,很滿足。」林京美表示,希望樂迷聽了也可以有昇華的感受。 \n \n這首《微光》將於「激‧擊」音樂會首演,由北市交與朱宗慶打擊樂團合作演出,音樂會將於5月25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26、27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6月3日在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其他曲目還包括李哲藝所創作的《六六大順》、作曲家齊戈維契的二重奏協奏曲《癡迷》以及賈夫樂普的《破銅爛鐵》協奏曲,指揮由多蒙寇斯‧黑亞擔綱。

  • 紀念台灣作曲家蕭泰然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首登美迪士尼音樂廳

    紀念台灣作曲家蕭泰然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首登美迪士尼音樂廳

    演奏家鄉最美的音樂,國立臺灣交響樂團8月將赴美參與「2018年蕭泰然音樂節」演出,樂團也將首度登上洛杉磯迪士尼音樂廳,成為台灣第一個挑戰這座重量級音樂廳的交響樂團。 \n \n國台交團長劉玄詠表示,演奏台灣的聲音一直是國台交的使命,「我們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每年不但發表作曲家的新作,也為年輕作曲學子搭建創作平台,持續鼓勵創作。」這次為了紀念作曲家蕭泰然,樂團將由「高雄女兒」現任美國芝加哥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陳美安擔任指揮,邀請旅美鋼琴家陳毓襄及旅美聲樂家陳麗嬋合作演出,以蕭泰然的音樂為主題,讓全世界聽見屬於台灣的聲音。 \n \n劉玄詠表示,今年是蕭泰然80歲冥誕,也是他去世三周年的時刻,「很多音樂界的友人、樂迷都非常想念他,樂曲也經常被演出,這次能夠帶團到美國他過去居住的地方演出,希望也讓當地的僑胞、樂迷都能在一次聽見蕭泰然大學管絃樂作品的優美溫厚。」 \n \n蕭泰然的作品可說是臺灣最優雅動人的音樂詩篇,這由於他返台之前長年居住洛杉磯,不但培育當地音樂種子,也創作無數重要樂曲,今年夏天,旅美台灣文化界人士籌辦「2018年蕭泰然音樂節」,除了室內樂演出以及論壇之外,也邀請國台交赴美參與,壓軸演出音樂會,將演出蕭泰然多首經典代表作品,包括《鋼琴協奏曲》、《上美的花》、《嘸通嫌台灣》等,同時也將演出捷克作曲家德弗札克的第九號交響曲《來自新世界》。 \n \n這次的出國陣容堪稱一時之選,擔任指揮的陳美安曾獲2005年丹麥馬爾科Malko指揮大賽首獎,2015年被美國表演藝術界的指標雜誌《音樂美國》列為當年30位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2011年起擔任芝加哥小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n擔任鋼琴獨奏的陳毓襄更是首屆波哥雷利奇鋼琴大賽首獎,演奏足跡遍及世界;旅居美國多年的女高音陳麗嬋目前擔任新澤西州立Rutgers大學視覺表演藝術系擔任聲樂教授,合唱團則將號召旅居美國的臺灣聲樂好手組成百人的南加州台美人合唱團,預料將成今年美國重要台灣文化盛事。

  • 探索歐陸音樂語彙 呂紹嘉探索芬蘭國寶作曲家西貝流士《傳說》

    探索歐陸音樂語彙 呂紹嘉探索芬蘭國寶作曲家西貝流士《傳說》

    從呂紹嘉就任國家交響樂團NSO總監的第一年起,芬蘭國寶作曲家西貝流士就是國家交響樂團NSO的重點之一,下周NSO將舉行「傳說」音樂會,便將帶來西貝流士取材自芬蘭史詩鉅著《卡勒瓦拉》(Kalevala)的《傳說》交響詩。 \n \n西貝流士年輕時留學德奧,對所謂「正統」的德奧傳統知之甚詳,但他的創作卻是根基芬蘭獨特的文化,包括宗教色彩濃厚的調性、民間傳奇的主題等等,呂紹嘉表示,在古典音樂史上,尤其是交響樂的洪流中,德奧傳統是所有音樂人的滋養,也是圭臬,「但是身為非德奧人,我常常對這權力中心之外的世界更感興趣,我想瞭解如何從作品中看見那些非主流的傑出作曲家是如何面對德奧傳統這強大的權力中心。」 \n \n呂紹嘉說,這首《傳說》總長超過45分鐘,或許可為這個想法找到啟發,「這首《傳說》交響詩整部組曲中最知名的〈黃泉天鵝〉,由英國管吹奏哀傷的獨奏旋律,弦樂聲響的漸層處理,也展現了作曲家管弦樂法的深厚功力。」 \n \n音樂會中也邀請波蘭籍鋼琴家安德索夫斯基帶來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n安德索夫斯基是另一種「非主流」的鋼琴家,他只因自覺不滿意就毅然退出大賽。為了錄製貝多芬《鋼琴協奏曲》,他先透過演奏灌錄莫札特《鋼琴協奏曲》的演練,再推升到更複雜的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n \n安德索夫斯基表示,「在貝多芬五首《鋼琴協奏曲》中,《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可說是我的最愛。雖然這是貝多芬年輕時的作品,但他譜曲的動機與獨創性卻已相當成熟,歡樂愉悅的氛圍自然地從這首作品中流露出來。」 \n \nNSO「傳說」音樂會將於3月23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國家音樂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