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你是我的青春的搜尋結果,共03

  • 黃明志合作〈小幸運〉創作人!勉勵做音樂「好玩就好」

    黃明志合作〈小幸運〉創作人!勉勵做音樂「好玩就好」

    黃明志從YouTube起家,近日推出新歌〈你是我的青春〉,黃明志說:「這次和億萬金曲〈小幸運〉的創作人JerryC共同合作,與Jerry第一次碰面是在會議上,雙方自我介紹才知道JerryC是SONY音樂總監。」黃明志希望透過勵志歌曲〈你是我的青春〉,跟歌迷分享做音樂就不要想太多,好玩就玩 ,「而且現在做音樂的門檻不會很高,以前還需要花很多錢去買樂器、器材内件等等,現在的器材和内件很容易就買到或者找到,所以現在的年輕人想玩音樂,想把自己的想法表達,都可以以音樂作品完整呈現出來後再上傳給大家聽,這是現在網絡時代很容易完成的一件事情,不要怕大膽的玩,好的作品肯定會被大家看到」。

  • 不老騎士環台來嘉 和勇媽黃敏惠一起向前行

    不老騎士環台來嘉 和勇媽黃敏惠一起向前行

    \n 社團法人台灣傳神居家照顧協會理事長李志偉帶領不老騎士,騎單車環台傳送愛的信息,全程12天1080公里,將探訪養老院及育幼院,分送5000份暖暖包,20日抵達嘉義市政府,市長黃敏惠和不老騎士們一起跳出青春活力。 \n \n 黃敏惠說,台灣已是高齡社會,很快會進入超高齡社會,影響每個世代,必須看得遠、做得早,才能降低衝擊,嘉義市領先全台打造高齡友善城市,7月在雲嘉南地區成立第1個銀髮人才資源中心,鼓勵橘世代樂齡樂活。 \n \n 黃敏惠說,社團法人台灣傳神居家照顧協會長期致力於服務獨居長者,自2007年至今,帶領均齡75歲的長者組成「聖誕老人單車」隊環台,已騎行超過1萬公里,拜會約300家養老院、育幼院及安養中心,傳達不老青春的精神及動能,非常不容易,令人敬佩。 \n \n 此次由李志偉牧師帶隊,90歲陳芸奶奶領軍,有33位不老騎士穿著紅色耶誕服,本月13日從台北出發,20日抵嘉,由吳鳳科大組長洪錫隆陪同拜訪嘉義市政府,預計24日騎完,全程探訪50家養老院及育幼院,傳送愛與關懷。 \n \n 黃敏惠與不老騎士隊一齊跳唱《你是我的花朵》,跳出不老青春活力,她笑說,20日晚上市府與天主教會、基督教會等單位舉辦平安夜報佳音踩街活動,希望大家平安喜樂,每個人90歲都還能像不老騎士一樣勇健騎車、跳唱。

  • 大陸人看台灣》台北城內,青春之外(中)

    她告訴我,她的外婆就是一個完全缺乏處世能力的單純女人。她自己沒什麼錢,卻總是資助身邊的人;她行動太不靈活,為了撿地上的香蕉皮怕別人摔倒,還被車撞傷了。她毫無用心地告訴我這些特質是如何影響她,以至於她現在無法理解人事的複雜變化,為將來進入社會的困難感到憂慮。我覺得她不是那種想要向別人賣弄單純的女生,竟有點心疼起她來了。 \n \n喜歡聽巴哈的複調 \n遊覽車一直往南方開了五六個小時,窗外的風景從灰壓壓的城市帶,變成了一望無人的高山溪流,我的心情無比開闊起來。芳的審美品味很優雅,最喜歡的音樂是巴哈的複調;來歷史系聽課,也沒有變得同一般人一樣瑣碎而八卦,而滿懷著崇敬先賢的情懷。 \n我對她說:「我在原本學校沒有那麼愛讀書,來了覺得花太多錢,才明白要值回票價。」又說:「我整天在演出,搞了個搖滾樂隊,正好有首寫給前女友的歌已經編曲錄出來了,你可以聽聽。」 \n她還沒聽完就尖叫了出來:「你是樂隊主唱嗎?歌寫的好青春啊!」說著就拿出手機留了我的號碼。兩年以後的我想起這件事,還頗感無奈,扭轉我在她心中無比膚淺的綜藝咖形象,竟然是憑這首寫給前女友的歌。講蘭州的風土人情沒有用,講高爾泰的事挖社會主義墻角也沒有用,還是搖滾樂在這個沒有骨氣的年代,比較有感染力。 \n不過也沒辦法,那時候的我在她面前,只是一個少不更事的低年級學生;因為來台灣沒什麼社交活動,只能整天在戶外泳池游來遊去,變得瘦若龍精、黑若木炭,一開始外表清秀的優點也蕩然無存。於是我就這麼輕易地原諒了她的膚淺,正如她那麼輕易地原諒了我的一樣。 \n講話累了,她靠在椅子上休息。她的手放在兩個座位的中間,隨著車廂的搖晃輕輕觸碰著我。她手臂上的肉很柔軟,我感覺到異性的體溫,震顫了一下,回憶著無數個清晨,那種有力而孤獨的感覺,便任由她放在那兒,一直觸碰著我。 \n \n在山林裡仰望星空 \n那天晚上,我們一行人吃了一頭原住民兄弟烤的山豬,圍著篝火和他們跳舞,結束後,我再一次很有禮貌地邀請芳和我一起去「看星星」。洗完澡,我在景區的停車場等她,她隨便套一件運動衫就出來了,頭髮上還掛著水滴。她說:「你要去哪里呢?」我說:「隨便走走便好。」 \n我們朝沒有燈火的黑暗中走去,白天上山的路,此刻已寂寥無人。山區清澈的晚風和無比深沉的夜色吞沒了我們,樹枝擋住了天空。她來拉我的手,我輕輕牽住她。她的手因為緊張而有些僵硬,我沒有理會,只是一直牽著。走到一片開闊的空地,抬頭就是晶瑩璀璨的星空。我們在地上躺下來,像電視劇裡的那些男女一樣,把手背在頭後,故作憂鬱地默不作聲。 \n「謝謝你帶我看到這樣的星空,在台北的時候,星星總是那麼少。」她說。 \n我說不會,又講起在西北的荒漠中看月食的情景。我們坐起來,她的手仍勾著我,我便嘗試著抱她,摸著她的臉,吻起她來。她順著我的動作,沒有反抗。我們就這樣抱在了一起。 \n短暫的親熱過後,她突然憂慮起來:「明天我再見到你的時候,會不會沒法像今天一樣好好聊天的呀!會尷尬的。」我說不會,也感到這樣的尺度已經夠了,看了一會兒星星,我們就會各自回去。 \n \n台北不再孤身一人 \n那晚手機裡第一次收到她道晚安的簡訊,是從未有過的繁體字,文體也和我習慣的有所不同,有點預感到這次的感情,會和以前的有所不同。回去台北的路上,我們照舊坐在一起,為了怕她害羞,我用一件襯衫蓋住我們的手,在裡面觸摸著她。那種感覺晦澀而甜蜜。 \n往後的時光,台北就不再是一個人的世界了。她第一次來我宿舍是一個星期五的下午,我很有禮貌地請她來坐坐,她說:「你知道嗎,那個寫《上帝之城》的奧古斯丁還有本書叫《懺悔錄》,專門寫他年輕時候的風流事。誰叫他年輕呢!」說完就笑著和我來了。 \n在那個清晨會曬到陽光的窗戶邊,我們喝完啤酒,就接起吻來。她輕輕問我說:「你有保險套嗎?」我愣了一下,馬上下樓去買。上來的時候她準備走,說:「你小孩子,誤會我啦。我就是問問你而已,我要走了。」 \n那時我們的關係還沒有確立,常會在周五下課後一起吃飯,逛二手書店,再看一場漫無目的的電影。學校的旁邊有一片都更計畫沒有剷平的住宅,後來改建成了滿是窮困藝術家的文創園區,我們帶著啤酒走到高處,看見新店溪的水從醜陋的高架橋下緩緩流過,吹著風,讓嘴裡塞滿小麥的香味。我們在曲折的坡道上熱吻,我把她靠在牆壁上,手中的啤酒撒了一地,香氣和泡沫一起在白天被太陽曬得熾熱的地面上滾動。 \n那是一種兩個人之間尚不熟悉的曖昧情感,因為陌生帶來的刺激令人心醉神迷,正如微涼的初夏深夜,我騎著一輛嘎吱響的老舊自行車,載著她在空空的校園裡走時,會因為愛情的不確定感而感到戰慄一樣。漫長的椰林大道,喧嘩的汀州路,憤怒的老教授,這些我剛剛獨自審視過的生命場景裡,又多了一個姑娘。 \n \n晚上闖進戶外泳池 \n一放假,我們就一起坐火車去花蓮看海。七星潭的水和天空藍成一片,我們在海灘上撿石頭,體驗著冰冷的海水衝過下半身。她說:「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如同朝聞道,夕死可矣。」我說:「不知道你聞了什麼道,反正我只想聞你身上的味道。」 \n後來她在給我的信裡這樣回憶我們愛情的開始:「原來上蒼願意給人極大的美好時,並不會有神奇光芒或是聲響,它就是來了。我們汲汲尋求的其他東西,都不過是剎那,遠不如那片星空,在人毫無準備時降臨,卻能如此永久地停駐。從那一刻起,呼吸的時間都被賦予了意義,生命變得那麼值得擁有。」 \n暑假的時候,芳在學校體育館當工讀生,我常去那裡陪她。到了晚上,我們膽大包天地爬進空無一人的戶外泳池,在裡面肆無忌憚地裸泳。我帶她一起去看塔可夫斯基的電影,一起去聽民謠歌手周雲蓬的演唱會,最後一起回了趟大陸。(待續) \n(Sasha/台灣大學陸生)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