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保釣的搜尋結果,共386

  • 反教科書去中化 77歲王曉波辭世

     台大前哲學系教授、海峽評論出版社創辦人王曉波昨凌晨在家中辭世,享年77歲。海峽評論雜誌社總經理方守仁表示,11日曾陪王曉波到醫院復健,14日突然惡化開始肺積水,送三總急診,這兩天家人決定帶他回家安寧照顧。家屬目前傾向不設靈堂、不辦告別式和公祭,骨灰將撒台灣海峽。 \n 王曉波1943年出生於在江西省鉛山縣,曾任教於台大哲學系、文化大學哲學系等。王曉波的家庭是「白色恐怖」受難者,母親章麗曼1953年遭國民政府槍決時才29歲,父親王建文也坐了7年的牢。王曉波曾說,他從小就希望自己能像白蛇娘娘的兒子許仕林一樣,「長大以後中了狀元,替囚禁在雷峰塔下的母親平冤。」 \n 王曉波也是保釣運動大將。2015年王曉波出版一本自傳性質的《故人故事--我的告白》,表示自己為保衛宜蘭釣魚台列嶼主權而發起學生保釣運動;為台灣老兵發起老兵返鄉探親運動;為保衛台灣人民也擁有的大陸領土主權,發起兩岸和平統一運動。 \n 此外,王曉波長期反對教科書「皇民化」與「去中國化」,在馬英九執政期間主持「課綱微調小組」,修訂李扁時期以皇民化扭曲的教科書,並將台灣人民抗日歷史列入高中歷史課綱。 \n 促轉會日前公布台大哲學系事件研究報告中,認為從國安局檔案「王曉波」卷宗可得知,教育部希望整頓哲學系,源自前一年王曉波、陳鼓應等在校內鼓動學生運動的問題,並指前總統蔣經國應為此事負責。

  • 揭密925保釣2/原沒錢出海 蔡衍明挺宜蘭保釣 義捐500萬

    揭密925保釣2/原沒錢出海 蔡衍明挺宜蘭保釣 義捐500萬

    2012年間,日本政府買下釣魚台所有權,宜蘭縣蘇澳和頭城等地漁民因而發動保釣行動,卻礙於經費難以成行。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得知後,立刻慨捐500萬元成就「925保釣行動」,最後58艘漁船在海巡署艦艇的護航下,成功突破日方封鎖,並促成台日雙方簽訂《台日漁業協議》,讓台灣漁民獲得實質保護! \n \n回憶當年,陳春生說,那時有人調查他是否受到大陸指示,還有日本記者因此來訪問十多次,最後證明完全子虛烏有。「我從沒拿這個(保釣行動)去大陸招搖過,更沒有在大陸投資一毛錢,絕對可受公評。」陳春生強調自己不是國民黨員、也不是民進黨員,沒有任何政治立場,更與大陸毫無關係,「發起保釣行動,純粹是為了維護漁民的權益。」 \n陳春生還提到,當年「釣魚台護漁委員會」估計前往釣魚台的油錢,約需新台幣五百萬元,原本規劃由宜蘭縣議會和漁會向各界募款,進展卻不順遂。後來有天他和旺旺集團的《時報周刊》一名記者聊天時,談起這個困境,該記者一聽,當場聯絡「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 \n該記者在電話中告訴蔡衍明,由於《中國時報》記者曾在一九七○年登上釣魚台,所以保釣行動對《中國時報》的意義特別不同,希望蔡衍明能夠贊助油資。蔡衍明仔細問清楚油資缺口後,在電話裡便一口答應贊助全部油資。 \n \n另一名親近蔡衍明的人士也證實:「蔡董(蔡衍明)出錢的動機很簡單,因為他曾在蘇澳開設魚罐頭工廠,認識很多漁民,深知漁民的苦。」然而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事後卻遭到外界誤解是受大陸指示,讓許多知道實情的地方人士,替蔡衍明感到非常不平。對此,陳春生感慨地說:「蔡董對地方的付出,媽祖都看在眼裡,一定會保祐他。」 \n當年同樣參與保釣的林日成則指出,「我們本來就希望媒體來,否則沒人曉得我們去過釣魚台,那豈不是白去?當初共有八十二艘船登記參加,在大夥為了來回的油錢等費用傷腦筋時,還好蔡董(蔡衍明)及時表達贊助意願,才解決了這項難題。」他回憶,最後有七十八艘漁船參與保釣,其中五十八艘突破日本艦隊,更有十二艘漁船掛上「旺中集團」的相關旗幟,以示感謝。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揭密925保釣1/當年數百漁民勇衝釣魚台 現民進黨政府拱手讓人

    揭密925保釣1/當年數百漁民勇衝釣魚台 現民進黨政府拱手讓人

    日本石垣市議會通過變更「釣魚台列嶼」的行政區名稱,由「登野城」改為「登野城尖閣」,台日關係再起波瀾,宜蘭縣議會開出第一砲,決議將釣魚台更名為「頭城釣魚台」,多名縣議員更打算近日號召漁船出海「保釣」,重現2012年的「925保釣行動」! \n \n南方澳七月二日原本豔陽高照,傍晚突然烏雲密布,本刊記者拜訪蘇澳區漁會總幹事陳春生,一談起日本近來對釣魚台的強勢態度,他的神情立刻變得糾結,宛如蒙上一層愁雲。今年二月起,宜蘭已經有四艘漁船在作業時受到日方驅離,恐慌的漁民極度希望小英政府趕快想個辦法,讓他們享有安穩的捕魚環境。 \n \n三日深夜,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發起成立的「保釣辦公室」發動突襲,準備出海保釣,不過在梗枋漁港遭到海巡等單位強力攔阻,行動宣告失敗;保釣辦公室成員、宜蘭縣議員黃琤婷說,海巡單位防守太嚴密,近期恐怕難再有另一波出海保釣行動。 \n \n二○一二年間,時任日本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打算買下釣魚台等島嶼(日方資料記載,釣魚台的產權為私人所有)收為國有,引發蘇澳漁民及民代大反彈,順勢發起反制行動,計劃登上釣魚台宣示主權,最終在九月二十五日上演知名的「九二五保釣行動」,陳春生就是催生者之一。當時,陳春生和漁輪公會理事長林日成率領船隊,成功抵達釣魚台離岸二.一浬,進入三浬的領海範圍內,高喊「釣魚台是我們的!」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揭密925保釣4/船隊5艘一組分進合擊 力保「海上總指揮」不被日方捕獲

    揭密925保釣4/船隊5艘一組分進合擊 力保「海上總指揮」不被日方捕獲

    \n2012年925保釣行動中擔任海上總指揮的林日成談起日方鴨霸地對待台灣漁民說,過去他多次被日本船艦驅趕,還曾因靠近釣魚台十二浬內捕魚而被抓過,「當時真的很氣,一度不想認罪付罰款,心想乾脆讓日方把船拖走,但又想到我的漁船大約三千萬元,萬一拿不回來怎麼辦?最後還是認賠,我通知家人匯給他們(日方)大約一百三十萬元,我們才被放走。」 \n \n「我們討海人真正很可憐,真的要靠政府的力量幫忙啦。」操著宜蘭腔的林日成說,釣魚台附近的漁場非常好,有鯖魚、鯊魚、長鮪及黑鮪魚等豐富的漁產,是台灣漁民長年以來的漁場,早年他還曾多次登島取淡水。 \n林日成不解地說,日本漁民其實很少到釣魚台附近作業,但台灣漁民即使「無害通過」該海域,也常會被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視船盯上,對方甚至會以高分貝的尖銳刺耳噪音驅趕,「如果不小心船被撞到,也只能『糊牛屎』(自己出錢修理)。」 \n「九二五保釣行動」時擔任陸委會副主委的張顯耀透露,曾向當時的大陸國台辦主任王毅表達美方不希望大陸介入「九二五保釣運動」,大陸果然也保持距離;張顯耀強調,大陸對於台灣民間發起的保釣行動,只會從旁觀察,不會介入。 \n「台灣保釣行動大成功,還引發對岸網民對中共不滿,甚至有人撰文批評『抗日是國民黨打的,保釣是國民黨做的,共產黨跑哪裡去了?』」張顯耀痛批,駐日代表謝長廷是「最無知、最懦弱的代表」,應該立即返台向國人解釋日本變更釣魚台行政區的始末,「民進黨政府既然常說,現在是台日關係最好的時刻,就應趁著這次保釣聲浪再起,借力使力,好好處理釣魚台問題。」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揭密925保釣3/曾被扣船索百萬罰金 漁民嘆:被日軍艦撞到只能「糊牛屎」

    揭密925保釣3/曾被扣船索百萬罰金 漁民嘆:被日軍艦撞到只能「糊牛屎」

    \n台日關係因為釣魚台再起波瀾,宜蘭縣議會開出第一砲,決議將釣魚台更名為「頭城釣魚台」,多名縣議員更打算近日號召漁船出海「保釣」,重現2012年的「925保釣行動」,不過在梗枋漁港遭到海巡等單位強力攔阻,行動宣告失敗。 \n \n陳春生說,「九二五保釣行動」出發當天,有一個颱風正慢慢接近南方澳,導致海象不佳,出現七到八級的風浪。為了確保安全,陳春生等人只好先安排記者搭乘小型的娛樂漁船,再向岸上官員「巧妙報告」小船機械出了狀況,必須將「沒有漁民身分」的記者們移轉到較大的一般漁船上,靠著這招果然讓大家一起順利出海,「但風浪實在太大,記者全都嚴重暈船,只剩下一位女記者還能站起來。」此外,其中一艘漁船不敵風浪,導致漁網掉落海中,得靠其他十多艘漁船幫忙撈尋。 \n在「九二五保釣行動」中,林日成擔任「海上總指揮」,負責用無線電協調船隊「作戰」,「到了接近釣魚台大約十一浬的時候,終於被(日方)發現我這艘船是指揮中心,最後靠著四艘友船在周邊護衛,我搭的這艘船才能突破封鎖。」當時,林日成使出迂迴前進的擾亂戰術,靠著這批中小型漁船對抗日方七百到五千噸的大型船艦,逆勢突圍抵達距離釣魚台二.一浬的海域,成功達成目標。「九二五保釣行動」讓日方看到台灣人保釣的決心,態度漸漸軟化,台日還簽下《台日漁業協議》,台灣漁民因而順利作業了四、五年。 \n \n直至今日,宜蘭在地漁民仍視蔡董(蔡衍明)為「九二五保釣行動」的最大推手。陳春生表示,他與蔡董從來沒有往來,過去到現在,也不曾在蔡董旗下任何相關事業工作過,「當初蔡董可能念在他與宜蘭(旺旺集團旗下的宜蘭食品)有淵源而伸出援手,活動後剩餘款項七十二萬元,我本來要歸還,在蔡董表示不需退還後,已經全數捐出。」 \n「蔡董(蔡衍明)對地方的付出,媽祖都看在眼裡,一定會保祐他。」陳春生同時呼籲,希望小英政府能更強硬地維護漁民生存權,「別讓台灣漁民討海時被人欺負。」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謝長廷重提釣魚台管領權交日本時我方沒用「抗議」兩字

    謝長廷重提釣魚台管領權交日本時我方沒用「抗議」兩字

    駐日代表謝長廷6日與台灣媒體茶敘時再度強調,1971年6月美國宣布把釣魚台列嶼和琉球交與日本管領時,確實沒用「抗議」兩字。石垣市議會6月22日通過將釣魚台地籍改名為「登野城尖閣」議案後,我方有正式抗議。有關保釣行動,他強調,勿讓人有台灣與中國聯手的聯想。 \n石垣市議會6月22日通過將釣魚台地籍改名為「登野城尖閣」的議案。謝長廷當天在臉書上指出,1971年6月美國宣布把釣魚台列嶼和琉球交與日本管領,並於1年後的5月15日執行,從此日本有了事實管領權,這是歷史的一頁,但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做了什麼抗議?他遍查歷史紀錄,2年只有表示驚愕和遺憾,並重申主權在我的2紙聲明而已。 \n謝長廷6日強調,「釣魚台列嶼主權我們是不退讓,我們堅持主權屬於台灣,當然台灣現在是中華民國,這是一體的,所以說主權屬於中華民國也不衝突。但主權的問題是基本的,我們各說各話,日本、中國都主張屬於自己的,但是一有覺得侵犯主權之虞,我們都會表達抗議。」 \n謝長廷說明指出,「這次的由來背景有兩個,一是中國的公務船到釣魚台海域干擾日本漁船;日本的石垣市議會提案通過改釣魚台列嶼地籍名稱的議案。議會提案時因還沒有通過,我們兩次嚴正表達我們的立場。國內有些人說,怎麼嚴正表達立場,『抗議』兩個字怎麼講不出口,從這裡引發大家打筆戰。不是抗議兩個字講不出口,因為還沒有通過,通過以後才正式抗議。」 \n他說,「我查過1971年時整個釣魚台管領權交給日本的時候,我們也沒有使用『抗議』。結果被群起而攻說我睜眼說瞎話,當時有抗議,有召見大使、拜會外相,看的結果還是沒有『抗議』兩字,這已經是事實。如果大家指出當時有『抗議』兩字,指出什麼地方使用『抗議』,讓我來向大家道歉,結果到現在沒有人舉出來。現在又有人說,我是不懂中文嗎?已經表達了釣魚台是屬於中華民國的,那怎麼不是抗議呢?那就是沒有使用『抗議』。」 \n「台灣民主就是多元,大家都可以表達意見,駐外人員接受一些評論也是應該的,但是我覺得這個事情就是不要跟中國聯手,不要讓人家有這樣的聯想。本來說7月7日要(出海保釣)抗議,這都會讓人家有些聯想,後來有進步,聽說改變日期了,這個事情就告一段落。」 \n

  • AIT關切讓保釣轉低調? 江啟臣全盤否認

    AIT關切讓保釣轉低調? 江啟臣全盤否認

    為貫徹國民黨保釣立場,藍營頻頻在保衛釣魚台議題上發聲,但主席江啟臣卻被質疑與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會面後轉趨低調,江6日出席國民黨桃園市黨部喬遷活動時全盤否認,強調跟酈根本沒有談到保釣議題,重申保釣運動持續,不會因一時不方便而受阻。 \n \n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原本計劃在2日下午前往頭城,聲援宜蘭「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當天上午卻以國民黨立院黨團發出甲級動員為由,臨時喊「卡」,外界質疑,藍營上個月高調喊出要保衛釣魚台,如今黨主席的態度轉趨低調,全因江6月15日拜會AIT處長酈英傑,美方關切國民黨頻轟釣魚台議題,讓江的態度轉趨低調。 \n \n「你可以去問他們啊,看我們見面有沒有談到保釣議題!」江啟臣6日全盤否認,直指外界的猜測與事實完全不符合,強調跟酈英傑見面完全沒有談到保釣的議題,重申會持續關心保釣的事情,保釣運動也會持續,不會因短暫不方便而受阻,「有時只是時機的問題!」 \n \n江啟臣提到自己會找時間去宜蘭,他表示啟動2個月全國巡迴,首站5日到澎湖,陸續會安排造訪其他各縣市,下鄉跟黨員、黨代表舉辦見面會,向大家報告目前改革委員會提出的方案。

  • 保釣先保這個

    保釣先保這個

     近月以來,日本妄圖經由石垣市議會將釣魚台改名,侵犯我國釣魚台領土主權,激起台灣社會巨大的反彈及相應的保釣行動。但在這一波風潮中,我們也分別從幾個面向看到在釣魚台爭議中,有關國土意識與國民教育上的嚴重缺憾。 \n 日前蔡總統出席「與高中生面對面論壇」時,一位同學以「釣魚台無故遭改名」、「太平島被判定為太平礁」為例,詢問蔡總統,面對國家主權問題時,「我們該如何宣示主權,讓其他國家知道,這裡是我們的地?」但蔡總統只講一些與日犯我主權無關又空泛的團結云云、堅持云云,讓與會高中生不知如何是從?十足反映層峰對釣魚台的主權意識與歷史體認充滿不確定性,不只無法為學子解惑,也給社會帶來更多的困惑。 \n 上位者如此,校園裡的莘莘學子又如何?此前,釣魚台教育協會曾在宜蘭縣國小進行釣魚台鄉土教育課程,過程中就發現,小學生或不知道有釣魚台,或不知道釣魚台在哪裡,甚至有些小學生竟然認為釣魚台是日本的!我們必須指出:這樣對釣魚台主權歸屬與歷史爭議無知的現象,即使在釣魚台行政歸屬的宜蘭縣也十分嚴重! \n 至於其他縣市的學生或青年反應更消極:他們竟然問:「有這個地方嗎?是幾個島?可以去觀光嗎?」 \n 再看看我們的義務教育到底教了什麼給孩子?108年課綱的國中地理教科書中關於釣魚台的內容非常之少,以國中一年級康軒版本的教科書為例,僅在地理科包含這樣的字句:「台灣與中國、日本對於釣魚台列嶼的主權問題始終爭議不斷,與菲律賓也常發生漁事糾紛。」短短幾句,完全沒有主權意識,一翻就過去。義務教育的課綱與教科書內容是如此漠視,更不用說是廣泛的課外學習、媒體與藝文活動的範疇亦付之闕如。 \n 相較於南韓在獨島問題上傾國家之力投入教科書與國民教育,更顯政府對釣魚台的教育實在太過輕忽。 \n 這是一個相當嚴峻的國土意識與國民教育問題。釣魚台列嶼作為我國一個主權被侵占的國土,亟需在教育體系中有更多的內容,包括從歷史、地理、生態、漁業等方面,來談釣魚台和台灣社會的關係。也應該省視如何教育學生與一般民眾,凝聚全民愛鄉愛土的集體情感與意志,這包括課綱、教科書、課外學習、媒體、藝文等等。 \n 歸納上述,我們認為,當前台灣保釣最急迫的任務就是全民的釣魚台教育。教育的目標包含:一、讓全民了解釣魚台爭議的內容;二、建立全民積極捍衛釣魚台的共識。期待未來,台灣的下一代以及社會各界能對釣魚台問題更為了解,也更能「團結堅持」捍衛釣魚台。 \n (作者為釣魚台教育協會理事長、國立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 逢中必去鬧笑話

    逢中必去鬧笑話

     日本石垣市議會通過將釣魚台更名,民進黨政府上自蔡英文總統,下至外交部,口頭上宣示主權,卻力阻民眾保釣護主權。與此同時,立法院長游錫堃卻提出將「中醫」改名「台醫」,口頭爭名搶頭香,護主權行動卻是沒半步。 \n 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今年6月22日表決通過,將釣魚台列嶼(日本稱尖閣諸島)所在行政區名,從「登野城」變更為「登野城尖閣」,為反制日本片面作為,宜蘭縣議會通過「頭城釣魚台正名案」,並在6月23日成立「保釣辦公室」,研議保釣行動。 \n 面對日本的挑釁行為,蔡英文總統強調,釣魚台是中華民國領土,政府會確保主權及維持區域和平穩定的立場。外交部也重申,釣魚台列嶼主權屬於台灣,不承認企圖影響台灣對釣魚台列嶼主權的任何言行。 \n 除了口頭宣示外,究竟政府要如何確保釣魚台主權,卻是噤若寒蟬。外交部甚至幫日本解釋,是因為大陸船隻頻繁進出釣魚台海域,並驅離日本漁船引民怨,才會舊案重提。 \n 但是大陸船隻近期為何會頻繁進出釣魚台?還不是要反制日本聲稱擁有釣魚台主權,何況日本政府不僅驅逐大陸船隻,更不准台灣漁船靠近釣魚台,伸張主權的作法非常強勢。 \n 蔡政府上任後不僅默許這種狀態,宜蘭縣長林姿妙邀小英一同「登島護主權」也被婉拒。頭城保護釣魚台辦公室3日深夜不得已「突襲」梗枋漁港,也遭海巡人員攔劫。政府力阻民間保釣行動,讓口頭宣示主權淪為「狗吠火車」。 \n 諷刺的是,蔡政府護主權的「裡子」不要,卻把腦筋動在「去中化」的「面子」上。過去民眾看韓劇,常嘲諷韓國人喜愛竄改歷史,許多源自中國的成就都攬在自己身上,尤其中醫不僅被改為韓醫,就連許多中醫技術都被改為大長今、許浚等韓人發明。 \n 這種過去被視為荒謬的作法,現在卻可能移植到台灣,游錫堃5日在中醫藥學術論壇表示,漢醫傳到朝鮮半島叫做韓醫,傳到日本叫漢醫,傳到越南叫東醫,只有台灣叫中醫,「有的人感到很混淆」,建議改叫「台醫」、「台藥」。 \n 試問有誰會把「中醫」和「西醫」混淆?游錫堃的說法,只是為「去中化」找藉口,如果傳到台灣的都要將名稱本土化才不會混淆,是否也要把綠營口口聲聲叫「武漢肺炎」的新冠肺炎改名「台灣肺炎」?「香港腳」改名「台灣腳」? \n 台灣國際處境艱難,固有領土和疆域「退後一步,即無死所」,政府守土有責,應拿出具體行動寸步不讓,至於「去中化」的各種所謂「正名」議題,只要無關主權,就不該一再挑起族群對立,更會被外界拿來看笑話。

  • 保釣奇襲 遭海巡技術性攔阻

    保釣奇襲 遭海巡技術性攔阻

     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發起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深夜發動保釣奇襲行動,並備妥瓶中信、拋繩槍及50隻腳上套有中華民國國旗與「釣魚台路一號」門牌圖案腳環的飛鴿,準備搭乘漁船出航,卻因保釣人士沒有船員證,遭海巡人員以資格不符為由不准漁船出海,並將12名保釣人員全數請下船,這場保釣行動還沒出港就以失敗告終。 \n 「保釣辦公室」成員原預計7日出海,但3日深夜在宜蘭縣議會開會討論後,便立即展開出海保釣行動,12名出海保釣成員除了攜帶了民生補給物資,另外還準備了國旗、鞭炮、拋繩槍、布條、10個「瓶中信」以及50隻腳上套有中華民國國旗與「釣魚台路一號」門牌圖案腳環的鴿子。 \n 準備瓶中信及飛鴿的原因是,保釣隊伍成員經過討論推演後,認為即使能順利出海,恐將因日方的強力阻撓,保釣人員最終仍難以登上釣魚台,因此計畫將保釣船隻盡可能靠近釣魚台時將鴿子及瓶中信放出,讓鴿子以「空降」或是讓瓶中信以「水攻」漂流至釣魚台列嶼上的方式,象徵成功「登上釣魚台」。 \n 12名保釣人士原以為能比照2012年的保釣運動模式,搭乘漁船就能順利出海,卻遭海巡署人員以出海人員沒有船員證、資格不符,不准漁船出海,並將12名保釣人員全數請下船。 \n 眼見奇襲出海保釣已難成行,12名保釣人員只能高呼保釣口號,宣告結束行動。 \n 保釣辦公室成員、也一同參與奇襲保釣行動的宜蘭縣議員黃琤婷無奈表示,在海巡等單位嚴密封鎖下,近期內恐難有另一波的保釣行動。 \n 遭外界質疑「反保釣」的海巡署,也在4日發布新聞稿澄清,登船的保釣人員都沒有漁船船員手冊,已違反《漁船船員管理規則》,因此依法制止所搭乘的漁船發航出海。

  • 陳美霞》保釣先保這個

    陳美霞》保釣先保這個

    近月以來,日本妄圖經由石垣市議會將釣魚台改名,侵犯我國釣魚台領土主權,激起台灣社會巨大的反彈及相應的保釣行動。但在這一波風潮中,我們也分別從幾個面向看到在釣魚台爭議中,有關國土意識與國民教育上的嚴重缺憾。 \n \n 首先,在此期間我們從媒體看到蔡總統出席「與高中生面對面論壇」時,一位台中清水高中的同學提出一個絕佳的問題:他以「釣魚台無故遭改名」、「太平島被判定為太平礁」為例,詢問蔡總統,面對國家主權問題時,「我們該如何宣示主權,讓其他國家知道,這裡是我們的地?」蔡總統不說明為何釣魚台是我們的、不批判日本中央與地方政府侵犯我領土主權的行徑、不宣告政府保主權、護漁權的具體作法,只講一些與日犯我主權無關又空泛的團結云云、堅持云云,讓與會高中生不知如何是從?十足反映層峰對釣魚台的主權意識與歷史體認充滿不確定性,不只無法為學子解惑,也給社會帶來更多的困惑。 \n \n 上位者如此,校園裡的莘莘學子又如何?此前,釣魚台教育協會曾在宜蘭縣國小進行釣魚台鄉土教育課程,過程中就發現,小學生或不知道有釣魚台,或不知道釣魚台在哪裡,甚至有些小學生竟然認為釣魚台是日本的!我們必須指出:這樣對釣魚台主權歸屬與歷史爭議無知的現象,即使在釣魚台行政歸屬的宜蘭縣也十分嚴重!至於其他縣市的學生或青年反應更消極:他們竟然問:「有這個地方嗎?是幾個島?可以去觀光嗎?」 \n \n 再翻開現行的教科書,看看我們的義務教育到底教了什麼給孩子?108年課綱的國中地理教科書中關於釣魚台的內容非常之少,以國中一年級康軒版本的教科書為例,僅在地理科包含這樣的字句:「台灣與中國、日本對於釣魚台列嶼的主權問題始終爭議不斷,與菲律賓也常發生漁事糾紛。」短短幾句,完全沒有主權意識,一翻就過去。義務教育的課綱與教科書內容是如此漠視,更不用說是廣泛的課外學習、媒體與藝文活動的範疇,亦是付之闕如。相較於南韓在獨島問題上傾國家之力投入教科書與國民教育,更顯政府對釣魚台的教育實在太過輕忽。 \n \n 這是一個相當嚴峻的國土意識與國民教育問題。釣魚台列嶼作為我國一個主權被侵占的國土,亟需在教育體系中有更多的內容,包括從歷史、地理、生態、漁業等方面,來談釣魚台和台灣社會的關係。也應該省視如何教育學生與一般民眾,凝聚全民愛鄉愛土的集體情感與意志,這包括課綱、教科書、課外學習、媒體、藝文等等。 \n \n 歸納上述,我們認為:當前台灣保釣最急迫的任務就是全民的釣魚台教育。教育的目標包含:一、讓全民了解釣魚台爭議的內容;二、建立全民積極捍衛釣魚台的共識。 \n \n 1970年代美國私相授受將琉球還給併吞者日本,並將釣魚台列嶼一併畫入琉球,在海內外引發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到現在已經半世紀了。基於全民釣魚台教育的迫切性,釣魚台教育協會將聯合民間保釣及相關團體,進行一系列「保釣五十」的工作與行動,其中包括針對台灣的教育體系及鄉土教育進行體檢,提出應該如何納入釣魚台的有關內容。 \n \n 期待未來,台灣的下一代以及社會各界能對釣魚台問題更為了解,也更能「團結堅持」捍衛釣魚台。 \n \n(作者為釣魚台教育協會理事長、國立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n \n \n \n

  • 伸張主權只說不做 委屈難求全

    伸張主權只說不做 委屈難求全

     從日方片面更名釣魚台,到陸美兩強同在南海軍演,此刻東亞局勢緊張之際,號稱最能捍衛主權與國家安全的蔡政府,不應只顧爭取參與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軍演,在維護釣魚台主權上該有更具體的行動,對於民間保釣行動也不該繼續視而不見。 \n 面對釣魚台主權爭端,我方除了光動嘴巴之餘,其實還是有許多實際作為能展現捍衛疆域的決心。2005年,當時陳水扁執政,國防部長李傑、立法院長王金平與15位朝野立委一起搭上鳳陽號軍艦前往釣魚台附近海域,宣示中華民國對釣魚台的主權。 \n 2012年馬英九總統任內,民間的「釣魚臺護漁委員會」發起保釣行動,漁船前往釣魚台海域,馬政府不僅派出海巡署的12艘艦艇全程護航,面對日本海上保安廳公務船以水砲發起攻擊時,我海巡艦艇也當場回擊。 \n 當時政府甚至還派戰鬥機與海軍巡防艦在30浬外負責側護任務。因為有了這些強硬措施,才換來隔年日本妥協,同意與我們簽漁業協議,保障漁民捕魚範圍。 \n 然而,如今面對日本侵犯我國釣魚台主權,民進黨政府除了口頭聲明外,駐日代表謝長廷卻說日本對釣魚台有「事實管領權」;民進黨發言人甚至模糊焦點,反過來質疑國民黨不敢批評大陸公務船騷擾釣魚台水域漁船。 \n 前天深夜,當民間保釣人士要出海保釣,卻被政府以不符規定為由技術性擋下。這些做法,到底是在幫中華民國保釣,還是幫日本保持控制釣魚台的現況? \n 民進黨執政之下,採取一面倒的親美親日路線,因而不願意也無法得罪日本,就連主權遭侵害也不敢回擊,每當高喊主權時難道不會有一絲心虛?在備戰漢光演習,爭取參與環太軍演的同時,釣魚台主權面臨的危機,其實更需要蔡政府有鐵腕的作為,繼續委屈下去注定難以求全。

  • 保釣行動夭折 「保釣辦公室」半夜突襲出海計畫失敗

    保釣行動夭折 「保釣辦公室」半夜突襲出海計畫失敗

    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發起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深夜發動保釣突襲行動,不過在梗枋漁港遭到海巡等單位強力攔阻,帶著補給物資、國旗等裝備的12名保釣成員,最後一一被海巡人員請上岸,突襲出海保釣行動宣告失敗,保釣辦公室成員、宜蘭縣議員黃琤婷表示,由於海巡單位防守太過嚴密,近期恐怕很難再有出海保釣的另一波行動。 \n \n「保釣辦公室」成員3日深夜在宜蘭縣議會開會討論後,隨即決定展開突襲出海保釣行動,12名保釣成員攜帶了補給物資、拋繩槍、布條、國旗以及50隻鴿子及10個「瓶中信」前往梗枋漁港,並依序登上一艘延繩釣漁船,打算以突襲方式出海保釣。 \n \n不過海巡等單位似乎早已得知訊息,上百名海巡等單位的人員迅速現身,並趁著船隻剛剛放開纜繩時登上漁船要求核對人員身份及證件,並以資格不符等理由不同意放行,並告知船長不得開船,隨即將已經鬆開纜繩的漁船拉回碼頭邊,再將12名保釣人員一一請上岸,見突襲不成,保釣人員只得高呼保釣口號之後宣告突襲行動結束。 \n \n參與這場突襲保釣行動的宜蘭縣議員黃琤婷表示,攜帶50隻鴿子及瓶中信,是因為辦公室成員討論評估後,認為即使能順利出海,也難以登上釣魚台,因此希望在盡可能靠近釣魚台時將鴿子及瓶中信放出,讓鴿子飛到島上或是讓瓶中信漂流至釣魚台列嶼上,象徵成功「登上釣魚台」。 \n \n黃琤婷無奈地表示,這次的突襲保釣行動原本計畫要從烏石港出發,但因為封鎖得太嚴謹,才臨時想改從梗枋漁港出發,但還是受阻無法成行,而在海巡等單位嚴密封鎖的情況下,近期內恐怕難有另一波的保釣行動。 \n \n保釣,突襲,海巡,梗枋,黃琤婷

  • 被質疑阻撓保釣行動?  海巡署:依法執行

    被質疑阻撓保釣行動? 海巡署:依法執行

    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主導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深夜發動「突襲出海保釣行動」,但在大批海巡人員阻攔下,這場保釣行動宣告失敗,海巡單位也受到質疑是在「反保釣」;海巡署4日發佈新聞稿澄清表示,登船的保釣人員都沒有漁船船員手冊,已違反「漁船船員管理 規則」規定,因此依法制 \n止所搭乘的漁船發航出海。 \n \n海巡署表示,「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成員在3日深夜11點出現在宜蘭縣梗枋漁港,欲搭乘「順利58號」漁船出海,但因為違反相關法規遭主管機關及海巡人員制止發航,船上除了12名穿著「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服裝的人士,另有船長及船員11人,共計23人。 \n \n海巡署表示,出海的人員、船隻都須符合相關法令規範,但「順利58號」要出港時,經航港局北部航務中心,漁業署、移民署、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等主管機關及海巡署實施聯合檢查後,發現登船人員均未取得漁船船員手冊,已違反「漁船船員管理 規則」第17條規定,不得出海,因此現場的海 \n巡人員依法即時制止「順利58號」發航。 \n \n海巡署強調,維護民眾生命財產安全,向來是最重視的工作之一,這次的「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成員出海,由相關主管機關依規定實施安全檢查,確保在合法安全範圍內 活動,海巡署也將持續秉持此一原則執法。

  • 被海巡強拉回岸  保釣辦公室:愛國錯了嗎?執法單位讓人失望

    被海巡強拉回岸 保釣辦公室:愛國錯了嗎?執法單位讓人失望

    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催生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深夜發動奇襲出海保釣失敗,沈澱一夜之後,保釣辦公室4日發出聲明稿表示,「愛國難道錯了嗎?」,相關單位執法讓人失望,辦公室表示,對於保釣已盡最大力量,保釣辦公室也將遷往他處並持續關心頭城釣魚台的相關議題。 \n \n「保釣辦公室」在聲明稿中指出,3日的保釣行動原以烏石港為出發地點,但相關單位卻在烏石港設立「反保釣人士出海指揮所」,只好轉往大溪漁港,但是當漁民在綁保釣布條時,卻又遇上相關單位的關切,致使漁民相當困擾及恐慌,最後只好再改成午夜從梗枋漁港發動「奇襲」。 \n \n不料當一切裝備上船,船繩也只剩下最後一條時,卻被多名海巡人員強拉回碼頭靠岸,並以沒有「船員證」為由不准漁船出港,保釣辦公室表示,即使保釣人員已出示身份證,海巡人員也確認身份無誤,卻仍然無法出港,雙方僵持了大約1個小時。 \n \n保釣辦公室表示,6月29日在立法院協調會時相關單位允諾將會比照2012年的保釣活動,但最後證明相關單位的執法讓人失望了,在這段期間保釣成員只是說政府不方便說的、做政府不方便做的,「難道愛國錯了嗎?」,這樣的結果讓人覺得是「國力強行壓制民力」。 \n \n「保釣辦公室」強調,保釣任務已經達成了,已成功讓全世界,尤其是日本人了解,台灣人有團結之心,共同維護頭城釣魚台主權及漁民海上漁權,如果這次沒有日方片面更名的風波,也就不會有這些保釣行動,日本石垣市長中山義隆絕對是破壞台日友好的歴史罪人。 \n \n「保釣辦公室」最後也表示,已經盡了最大的力量在保釣,從即日起「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將遷往他處,未來也將會持續關心頭城釣魚台相關的議題,也感謝支持保釣行動的所有人。

  • 宜蘭縣議員出海「保釣」遭阻 江啟臣:政府不支持令人遺憾

    宜蘭縣議員出海「保釣」遭阻 江啟臣:政府不支持令人遺憾

    \n \n \n宜蘭縣議會「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成員昨晚突襲,搭乘漁船出海保釣,但因違反漁船船員管理規則,未出海就被海巡人員阻攔。對此,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晚間受訪表示,政府單位不願意支持並協調出海護主權事宜,才會造成保釣人士必須用這樣的方式,顯示政府並不支持漁民出海護主權與漁權,相當令人遺憾。 \n \n江啟臣晚間出席革實院講習班營隊,與學員近距離對話前受訪表示,在釣魚台事件上面,對於民間支持保釣行動,國民黨都給予支持,在這過程中,宜蘭縣議員蔡文益也有找相關單位,並透過立法院協調出海,但很遺憾的是,政府並不願意支持,才會造成他們必須用這樣的方式,顯然政府並不支持漁民出海護主權與漁權,相當令人遺憾。 \n \n \n江啟臣說,面對主權爭議,絕對寸土不讓,不管是哪一個國家侵犯我主權,政府都應該站出來捍衛主權,如今蔡政府不站出來,漁民與民間團體欲出海護主權與漁權時,結果卻阻擋出海,痛批「到底捍衛主權的事情是誰來做?」,外交部應該給國人清楚交代。 \n \n江啟臣強調,他相信捍衛釣魚台主權的保釣行動,也不會因此而停止,主權伸張不容沉默,也不容靜默,他再次對於保釣人士以及為國家伸張主權的民間團體,表達支持之意。 \n \n至於黨中央與黨團後續行動,江啟臣說,除了要求蔡政府必須要找日本駐台代表表達抗議,也要召回駐日代表謝長廷返台說明,若蔡政府不找他回來,未來開議以後,可以透過委員會邀謝回來報告與說明。 \n \n江啟臣指出,無論如何,政府面對主權被挑戰之際,若都不表示任何意見,也不表達抗議,其他人或其他國家就有可能得寸進尺,「對國家傷害的不光是主權而已,一定還有涉及主權等相關權益」,對於釣魚台風波,國民黨一向主張主權在我,唯有伸張主權在我,才有可能和別人談擱置主權爭議。

  • 保釣人士昨深夜出海遭勸阻 漁業署:不符相關規定

    保釣人士昨深夜出海遭勸阻 漁業署:不符相關規定

    昨(3)日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發起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深夜發動保釣突襲行動,帶著補給物資、國旗等裝備的12名保釣成員在梗枋漁港遭到海巡等單位強力攔阻,突襲出海保釣行動宣告失敗,漁業署表示,因均未持有漁船船員手冊,不符合相關規定,經相關單位勸阻後未再出港。 \n \n漁業署今(4)表示,昨(3)日深夜11時許於宜蘭梗枋漁港,蔡文益議員等12人發起保釣活動,因均未持有漁船船員手冊,不符合相關規定,經相關單位勸阻後未再出港。 \n \n漁業署指出,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12人在宜蘭大溪漁港,申請搭乘「順利58號」延繩釣兼營一支釣漁船出海,經由漁港安檢站檢核相關證件,該12名保釣人士均未持有漁船船員手冊,依「漁船船員管理規則第3條」規定,不具漁船船員身份,欲出海釣魚者,應搭乘娛樂漁船,另依同規則第17條之1規定,持有漁船船員手冊,並受僱於該船者,才能隨一般作業漁船出海作業,因該12人均無法符合上述規定,更基於安全考量,爰勸阻渠等出海。 \n \n漁業署進一步說明,臺日漁權談判17年,終於2013年簽署臺日漁業協議,簽署7年來,漁民於臺日協議水域均能安心作業,尤其今年黑鮪魚豐收,漁民應該珍惜得來不易的漁權談判結果,漁業署也會持續維持臺日協議水域漁民作業順暢,並請海巡署加強護漁,維護我漁民權益。

  • 保釣辦公室再發聲明  呼籲勿騷擾、施壓保釣行動

    保釣辦公室再發聲明 呼籲勿騷擾、施壓保釣行動

    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傍晚發生聲明稿表示,保釣行動的準備工作一再受到相關單位騷擾,對保釣人士及家人造成困擾,保釣行程也被迫一變再變,辦公室強調,保釣工作是神聖的,希望全民能一同參與。 \n \n保釣辦公室在新聞稿中表示,保釣工作是全體國人的使命,確保主權及漁權更是人人的責任,但保釣辦公室成立至今,卻受到相關單位不斷地騷擾,對保釣人士及家人造成困擾,使得保釣行程一變再變,令人遺憾。 \n \n新聞稿更指出,有人在烏石港成立「反保釣人士前進指揮所」,防止保釣人士出海,令人感到相當難過,保釣辦公室想要問說:「愛護中華民國主權漁權有錯嗎?」試問,如果用同樣方法對付日本人,相信頭城釣魚台早就沒有爭議,漁民也絕對能非常安心地在海上作業;辦公室強調,保釣工作是神聖的,希望全民來參與。 \n \n對於「保釣辦公室」直指有人成立「反保釣人士前進指揮所」,經過記者初步查證,並沒有人或是團體公然舉著「反保釣」的旗幟在烏時港反制保釣行動,但海巡相關單位確實有向頭城區漁會借用辦公室,以便隨時就近緊盯、掌握保釣人士的一舉一動,但可能是「關心過度」,引發「保釣辦公室」的不滿,因而以「反保釣人士前進指揮所」來譏諷海巡等相關單位。 \n海巡署強調,岸巡隊於各港口安檢所,每日均有編排例行性巡邏、安檢等勤務,絕無干擾或妨礙船舶情事,且無設置所謂「反保釣指揮所」一事。維護漁民生命財產安全及作業權益向來是海巡署責無旁貸之職責,未來仍將秉持此一原則執行各項勤務,確保國人安全及權益。

  • 保釣行動阻撓多 成行打問號

    保釣行動阻撓多 成行打問號

     宜蘭縣議員蔡文益催生成立的「保釣辦公室」,這幾天正緊鑼密鼓籌備出海保釣事宜,但據了解,辦公室成員在運作相關事宜時遭遇到來自多方的極大壓力,甚至連船隻租用都有問題,這次的保釣行動能否順利成行,恐將打上大問號。 \n 「保釣辦公室」1日痛批「蔡政府讓人感覺跟日本根本是同一國」、「不要還活在當年被日本人殖民的狀況下」,並表示辦公室成員將會在近日先行出發「探勘」保釣行動路線,並模擬可能發生的種種狀況。 \n 原本國民黨主席江啟臣2日下午要到宜蘭與保釣辦公室成員一同舉行記者會,闡述下一步的行動計畫,卻因為立法院進行農田水利法表決程序,國民黨團發出甲級動員,江啟臣遂取消到宜蘭的行程,保釣辦公室也隨後取消記者會,改發布公開聲明;不料到了傍晚,保釣辦公室告知記者取消發布公開聲明的計畫,但並未進一步說明原因。 \n 據記者私下了解,保釣辦公室近來承受到極大的壓力,不只在協助有意參與保釣人士申請船員證的過程比以往困難許多,連租借船隻都再三受阻,原本「保釣辦公室」早已事先訂好「七七保釣行動」所需的船隻,不料漁民、船主都陸續接到通知,對方以威脅利誘的話語強力施壓,船主們基於往後的生計及現實壓力只得紛紛退還訂金。 \n 「保釣辦公室」考量到漁民、船主所承受到的壓力以及未來的生計,保釣行動只得轉為低調進行,連「提前探勘」的日期都列為最高機密,但最後能否順利出發,仍是未知數。

  • 海巡超前部署 保釣辦公室誤會了

    海巡超前部署 保釣辦公室誤會了

    由宜蘭縣議員蔡文益等人成立的「保釣辦公室」3日傍晚發生聲明稿表示,保釣行動的準備工作一再受到相關單位騷擾,對保釣人士及家人造成困擾,保釣行程也被迫一變再變,辦公室強調,保釣工作是神聖的,希望全民能一同參與。 \n \n保釣辦公室在新聞稿中表示,保釣工作是全體國人的使命,確保主權及漁權更是人人的責任,但保釣辦公室成立至今,卻受到相關單位不斷地騷擾,對保釣人士及家人造成困擾,使得保釣行程一變再變,令人遺憾。 \n \n新聞稿更指出,有人在烏石港成立「反保釣人士前進指揮所」,防止保釣人士出海,令人感到相當難過,保釣辦公室想要問說:「愛護中華民國主權漁權有錯嗎?」試問,如果用同樣方法對付日本人,相信頭城釣魚台早就沒有爭議,漁民也絕對能非常安心地在海上作業;辦公室強調,保釣工作是神聖的,希望全民來參與。 \n \n對於「保釣辦公室」直指有人成立「反保釣人士前進指揮所」,經過記者初步查證,並沒有人或是團體公然舉著「反保釣」的旗幟在反制保釣行動。 \n \n經查是海巡單位向頭城區漁會借用辦公室,俾益在這敏感期間,注意船隻出入安危,可能因此引發「保釣辦公室」誤以為是「反保釣人士前進指揮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