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停止審判的搜尋結果,共27

  • 身心障礙可否停審 司法院開會討論

    身心障礙可否停審 司法院開會討論

    \n為使精神或心智障礙的訴訟規定更加明確及周妥,司法院召開「刑事程序制度研議委員會」,審檢辯學代表有人認為,以「身心障礙」作為認定就審能力之範圍,恐失之過寬,司法院將綜整各方意見及研擬修正條文初稿。 \n \n被告身心狀況而停止審判部分,有委員主張應明定停止審判之聲請權及駁回聲請之抗告權,也有人認為其他得停止審判之情形,應由法院依職權決定,就欠缺就審能力且無回復可能之情況,法院應以不受理判決終結程序,惟有委員認為回復可能性之認定困難,且現行已有時效完成後諭知免訴判決之機制可憑為處理。

  • 攻政院判有罪 魏揚不滿提釋憲

    攻政院判有罪 魏揚不滿提釋憲

     6年前群眾攻占行政院323事件,黑島青陣線總召集人魏揚等7人一審無罪,二審認定他們涉犯《刑法》第153條的「煽惑他人犯罪」,改判有期徒刑2至4月不等,都可易科罰金,他們不服有罪判決,提上訴後,12日到台灣高等法院遞狀,聲請停止審判及釋憲,及開言詞辯論庭審理。 \n 已遞狀要求停審 \n 魏揚及律師昨在高院前開記者會,怒批煽惑他人犯罪是違憲法條,但因高院已審結並宣判,聲請狀將轉送最高法院。因最高法院還未分案,未來是否停審或開庭辯論,都需要由分案後的承審合議庭評議決定。 \n 太陽花學運期間,立法院及行政院都遭抗議者攻占。立法院部分,黃國昌、林飛帆及陳為廷等22人被訴煽惑他人犯罪,前年高院認為,黃等人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不滿,且檢方舉證不足,維持一審認定,將他們全判無罪確定。 \n 攻占行政院部分,魏揚等7人被訴煽惑犯罪,台北地院一審判無罪,但高院認為他們以「衝、占領、爬進去、圍住警察、拿下行政院、癱瘓行政運作」等口號及臉書,煽惑他人非法侵入及妨害公務,不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改判有罪。 \n 批高院威權思想 \n 魏揚及司改會律師不滿,昨到高院前開記者會,痛批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已30多年,在高度民主化的當代,人民號召同胞和平集會並表達政治主張的行為竟被論以煽惑罪,凸顯司法者仍存留高度管制人民的威權思想。 \n 律師表示,已對7名煽惑他人犯罪的被告及1名破壞公務員掌管物品罪的被告提起上訴,昨再遞狀聲請停止審判、釋憲及開庭言詞辯論。律師尤伯祥說,希望最高法院能夠開庭討論該法條的合憲性。 \n 尤伯祥表示,如果最高法院認為違憲,應裁定停止審判並聲請大法官解釋。如果最高法院認為法條合憲,也應透過開庭辯論過程,讓外界知道法官的想法是什麼,有沒有可能對這條規定進行合憲性限縮解釋。

  • 中時專欄:李念祖》立法者如何侵蝕審判獨立?

    立法者侵蝕審判獨立,是實行權力分立制度才有的問題,其後果會帶來制衡功能的解消與制度的崩壞。 \n 權力分立制度,區分立法與司法權,是為了避免專制。立法者只負責制訂抽象的法律規範,獨立的法院據之審判具體的個案,是權力分立的核心制衡設計。專制時代,掌權者同時掌握立法權與審判權,即成專制,不受制衡;民主時代的執政者,若是透過政黨控制立法者侵犯審判權,就是在消解權力分立與制衡,重回專制。 \n 根據社會及歷史經驗觀察,立法侵蝕侵奪審判獨立,至少有三大手法。 \n 一、立法者扮演行政部門的立法局,或是獨立機關人事提名的背書部隊。 \n 一旦如此,就是立法者自我實質放棄立法權及人事同意審查權,解消立法機關對於掌權者的制衡功能。立法部門成為執政者的橡皮圖章,難以防止掌權者提名高度政治取向的人選進入司法體系,或是進入其他部門威脅司法,實質解消司法獨立。司法一旦成為黨羽,自難發揮制衡功能。 \n 有更甚者,國會對行政部門的立法提案照單全收,或將原應屬法院的審判權實質授與行政部門,使得司法無力而執政者權力極大化。德國國會對希特勒內閣的授權法,將國會的權力實質讓渡給掌權者,惡名昭彰,威脅民主的竟然就是極端的民主!即令不到如此極端,國會一旦停止制衡行政,國人若對國會百般縱容政府部門架空司法、侵蝕審判獨立而毫無戒心,在面臨破毀民主、走回專制的時刻,就會無力招架。像是立法院通過司法人事一路綠燈,還有通過「前瞻」預算與「國安五法」的迅雷不及掩耳,都是例證。 \n 二、立法者僭越審判權,通過個案羅織立法,溯及既往。 \n 不得為個案立法,是權力分立制度對立法權最基本的限制。立法權針對特定人立法,就是個案立法,就是立法部門僭行法院的審判權。歷史上英國的國會運用個案立法對付政敵的劣蹟斑斑,就是美國憲法否定禁絕國會及州議會制定個案羅織法及溯及既往的法律,防止國會奪取審判權的殷鑒。 \n 立法者行使立法權,是針對未來尚未發生的事件設定規範;司法審判,是針對過去發生的事件判斷特定人的對錯是非。而個案羅織立法,卻是國會用今天通過的法律,直接評斷特定對象過去作為的功罪,取代法官而逕行宣判。立法與司法的性質截然不同,其程序也與審判大有差異,個案羅織立法僭行司法權,不審而判,既違反權力分立,也違反程序正義。 \n 個案立法以評價過去的既成事實為能事,就是溯及既往,個案立法常用來報復打擊敵人,有針對性而缺乏可預測性。例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針對過去的特定時期,鎖定特定政黨,還有私法人,未經司法審判即先斷定其財產多是取得不當,授權行政部門施以強制處分,就是個案立法。另如最近《投資人保護法》修法草案要回溯適用訴訟中的案件,就像年金改革立法事後單方縮水退休給付一樣,都在推翻法不溯既往的原則。 \n 三、立法者個別甚或集體,利用地位與職權,干涉審判。 \n 立法者為個案進行司法關說,企圖影響辦案結果,就是利用地位與職權干涉司法。這種行徑,與憲法明文規定法官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當然不合。但是司法關說不但從未絕跡,而且層出不窮,無法可管。政治人物關說司法受到批評,還自恃理所當然,以追究批評者洩密刑責為能事。多年之前,立法院甚至曾有立委關說個案不成,逕行刪減法院預算的惡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上樹立「妨礙司法公正罪」的建議,至今不能實現;期待擅於關說的立法者立法防止司法關說,不啻緣木求魚。政治關說繼續威脅、侵蝕司法獨立,勢不可擋。 \n 立法侵蝕司法的三大途徑,空白授權行政,架空或邊緣化司法審判、關說司法、個案羅織立法加上溯及既往,都正在進行,民主法治能不倒退? \n 立法者為什麼侵蝕審判獨立?無他,執政者的權力榻邊,豈容酣眠?誰能加以阻擋呢?如果不是法院,不是憲法法庭,那就只能是選民了。 \n \n(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 \n

  • 刑訴法修正改金字塔化 政院另提折衷條文

    行政院會上午通過行政院司法院會銜的「刑事訴訟法」及「刑事訴訟法施行法」修正案。其中為落實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決議,建立「金字塔化」的刑事訴訟制度,未來修法通過後將建立堅實的第一審,強化事實審功能,二審則從覆審制改為事後審制兼續審制,第三審採嚴格的法律審。不過,政院對司院版部分條文有不同意見,在完成會銜後,另加註不同意,將採甲、乙兩案併送立法院審查。 \n \n法務部檢察司長王俊力表示,在改革大方向下,要建立分流制的刑事訴訟制度,以「明案速判」、「疑案慎斷」原則,以被告及當事人對案情有無爭執決定,若被告認罪或在審判中做有罪陳述,在偵查中就擴大適用緩起訴的範圍,從原本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提升到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同樣的在審判中若被告做有罪陳述,也可轉入檢視審判程序,範圍也是從原本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提升到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讓當事人經由法院判決脫離訴訟程序,增加訴訟效率。 \n \n不過,王俊力也說,政院對於司法院版改革有不同意見,政務委員羅秉成審查時也找來律師公會全聯會及台北市律師公會聽取相關意見,提出政院版修正。其中對於司法院在強化第一審事實功能方面建議、原本上訴第三審要以判決違背法令及對判決有影響的要件,司法院原先建議放到第二審來,政院認為這會限縮原本可上訴到二審的許多案件,造成影響,因此持不同意見。 \n \n他表示,相關做法將使違背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或對事實認定或證據採納等一審不夠周延的案子無法上訴到二審,政院認為應採續審制,亦即一審調查完後二審可就一審調查的事實及證據,除有問題者可再行調查,若無問題者原則上不再調查,同樣可達節省訴訟的效果。 \n \n羅秉成也就折衷版說明,若依司法院版上訴三審規定很嚴,所謂「當然違背法令」只限於違憲,但最高法院對於違憲案也無法判決,只能停止審判送大法官會議解釋。政院認為負責三審的最高法院,功能會不會因為把上訴事由限縮在違憲,反而影響最高法院對於法律統一解釋的功能? \n他說,政院所提的對案就增加兩項,上訴三審的當然違背法令事由中,包括若高等法院的判決違反最高法院大法庭的判決時可以上訴;另外,法院組織不合法,像是本應由三個法官審判,但用一個法官判掉了,或法官應迴避而不迴避,或辯護人沒來開庭、檢察官未出庭就結案,司法院的版本也刪掉了,這些上訴條件政院版都重新加回來。 \n \n羅秉成並說,像是法官應迴避不迴避就會產生不公正審判的問題,若因此而不能上訴三審是不合理的,政院版參考律師公會及法務部的意見後,加入其他當然違背法令的事由。整體而言,政院版較為平衡折衷。 \n \n而對於擴張強制辯護,羅秉成也說,像是重罪未請律師,現制是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若未請律師者要請公設辯護人或律師幫被告辯護,司法院在31條有擴張強制辯護 ,法務部也有意見,一些偵查中的強制辯護,例如毒犯是重罪,偵查只是決定要不要羈押,不是要判他有罪無罪跟判刑多久,依司法院版就是不問資歷,及有錢沒錢,就由檢察官替他指定辯護,擴張辯護權太大,甚至在法官交保後,強制辯護還在,有違社會觀瞻,也增加政府財政負擔,政院也支持法務部立場。

  • 公懲會大變革 擬改一級二審

    公懲會大變革 擬改一級二審

     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遭監院彈劾,公懲會日前審結時,5名公懲委員穿法袍宣判,將翁男判處申誡確定。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昨表示,未來除落實懲戒案件審判司法化,並著手草擬修法改成一級二審,讓公務員多層保障,同時編訂懲戒案例,不僅讓公務員能奉公守法,也讓一般行政機關有所依循。 \n 全面法院化 刑懲將並行 \n 石木欽前年12月就任公懲會委員長,即依公務員懲戒法新制,積極推動懲戒實效化、組織法庭化、程序精緻化,將懲戒案件審判司法化,提升審理效能。 \n 石木欽解釋,外界仍以為公懲會案件是以會議形式議決,其實新制是全面法院化,目前公懲會分2個庭審理案件,假設遭送懲戒的公務員都承認,案件單純,公懲會可不開庭,以書面審查妥速審結。 \n 他強調,公懲會是終審法院,未來要改為懲戒法院,司法院也計畫將審理司法官懲戒的職務法庭回歸到公懲會內,立法院正在就此一組織之變革,進行委員會的審查。而公懲會也將配合職務法庭制度變革改成一級二審,公務員比照法官的訴訟權益保障。 \n 依統計,每年機關自行懲處案件約2到3萬件,到公懲會的很多都涉及刑事案件,以前是由刑事案件為基礎進行懲處,新法改採刑懲並行,但有一個例外,刑事一審判決前可停止,但之後公懲會就繼續進行。 \n 懲戒編訂成冊 以為殷鑑 \n 石木欽表示,舊法時期,許多案件是裁定停止審判,他最近研礙將舊法停止的32件案子重新審理,這些案件都是外界關注的懲戒個案,希望藉此讓有過錯的公務員盡速接受懲戒,沒違失者,也能還其公道。 \n 另為讓機關懲戒有所依循,石木欽決重新延續公務員懲戒的案例要旨編列,把類似案例做出的懲戒編訂成冊,如同司法院的量刑系統,他表示,未來編輯完成後除提供公懲會內部參考外,也會提供給全國公務員作為機關內部的懲處參考,避免人治。

  • 婦聯會資產轉國有 執行前一刻喊停

    婦聯會資產轉國有 執行前一刻喊停

     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上月命婦聯會將388億元資產全部移轉為國有,黨產會原定昨日強制執行,因婦聯會不服,聲請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本月初開庭,婦聯會認為處分有不可回復的損害,質疑黨產會是「超級太上皇」,北高行在執行前一刻,裁准停止執行。 \n 黨產會2018年2月1日發函處分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去年10月4日召開聽證會,討論研議「婦聯會之財產是否為黨產處理條例第4條第4款之不當取得財產?是否應命婦聯會移轉其不當取得財產為國有?」等爭點後,今年3月19日黨產會作成處分,命婦聯會在收到處分次日起30日內,移轉財產為中華民國所有。婦聯會不服,聲請停止執行。 \n 北高行合議庭認為,原處分命婦聯會應移轉的財產價額高達388億餘元,實屬鉅額,若未依期限移轉為國有,黨產會就可移送行政執行,可認定原處分隨時有開始執行之虞;執行後將發生難以回復的損害且情況緊急,行政法院不即時處理,就難以救濟,具有停止執行的急迫性,聲請停止執行應予准許。 \n 婦聯會表示,北高行的法官對黨產條例有違憲之確信,已經兩度裁定在釋憲結果做成前停止審判,且第二次裁定時,黨產會亦表示不會抗告;也就是說,在婦聯會是否為附隨組織都尚未確定前,黨產會竟意圖將婦聯會388億元資產收歸國有,實有違程序及實質正義。婦聯會也呼籲黨產會懸崖勒馬、尊重司法、勿再抗告!黨產會則表示將提出抗告!

  • 八仙塵爆 士檢重啟調查 民事求償停止審判

    八仙塵爆 士檢重啟調查 民事求償停止審判

    八仙塵爆發生至今將近2年,釀15死、483傷,活動主辦人呂忠吉一審判重判4年10月,目前還在高院審理當中,被害人不服八仙樂園董事長陳柏廷、總經理陳慧穎等8人獲不起訴,聲請再議成功,高檢署二度發回士林地檢署重新調查,士檢昨日完成分案,由霜股主任檢察官吳昭瑩後續偵辦。 \n \n陳等8人不起訴部分,經歷承辦檢察官,以及2位主任檢察官何祖舜、柯怡如偵辦,都認為八仙陳柏廷、陳慧穎與呂忠吉是單純房東與房客關係。但高檢署認為,全案偵查尚不完備,去年年底二度發回重新調查,其中最主要理由,就是呂忠吉說與八仙樂園配合銷售年票,下午場,兩者之間是否有「假租賃行雙方合作之實」。 \n \n但士林地檢署傳喚呂忠吉、陳柏廷當庭對質,呂以證人身份,直接不出庭,而高檢署以此理由認為調查不完備,並舉出6大待調查事項,要求士檢偵查。 \n \n至於民事求償部分,被害人家屬432人,向士林地方法院提出聲請,對於色創意的呂忠吉、瑞博國際行銷的周宏瑋,以及八仙樂園的陳柏廷等人請求20多億的損害賠償,法官因呂忠吉刑事案件影響責任歸屬,日前裁定「停止審判」,未來將在依法開庭審理。

  • 殺女童案龔重安 聲請停止審判遭駁

    北投女童割喉案被告龔重安的委任律師以龔男罹患思覺失調症,且恐已達心神喪失,聲請停止審判。法院依歷次開庭言行等資料,認定他具備就審能力,予以駁回。 \n 在北投區文化國小犯下女童割喉案的龔重安,士林地檢署偵結後認為他惡行重大,向法院請求最嚴厲之刑(死刑),並褫奪公權終身,以維護法治。 \n 但一審士林地院審理後,認定他罹患思覺失調症,經專業治療後可能會改善,並非無教化可能,判他無期徒刑;全案經上訴,由台灣高等法院受理。 \n 龔重安8月間出庭時,就強調自己「並沒有精神疾病」,且為了證明自己沒有病,要求法院以證人身分傳喚台北看守所員工及精神科醫師,12月初開庭也表示願意配合做精神鑑定。 \n 不過,律師日前以龔男為罹患思覺失調症之精神病患,所呈現精神障礙的狀況,恐已達法定心神喪失而必須停止審判之程度,向法院聲請停止審理;律師主張在11月2日前往看守所接見時,龔男仍有嚴重妄想、幻聽、病識感欠缺、溝通困難等狀況。 \n 高院認為龔男歷次開庭均能於短時間內清楚理解後針對問題回答,其思考、語態及陳述能力與常人無異,未達心神喪失程度,具備就審能力,予以駁回。1051217 \n

  • 小燈泡命案 凶嫌聲請停止審判遭高院駁回

    內湖女童小燈泡命案,凶嫌王景玉及律師向士林地院聲請停止審理,但士院裁定不准,王不服委由律師提起抗告,高院今日駁回。 \n \n王景玉日前在看守所與父母面會對話,王的雙親要他認錯、道歉,否則會被關到死,王則盼父母替他籌200萬賠償對方,換取交保,由於被害家屬從未提及賠償,王的說法毫無根據。

  • 陳水扁聲請停止審判 高院裁准

    前總統陳水扁涉貪案,因疾病不能到庭,向台灣高等法院聲請停止審判。高院今天裁定「於其能到庭以前停止審判」。1050421 \n

  • 國務機要費案 陳水扁因病裁定停止審判

    前總統陳水扁涉國務機要費案,因疾病不能到庭,向台灣高等法院聲請停止審判。高院今天裁定陳水扁在能到庭之前停止審判,但其餘被告、律師,5月13日當天仍需出庭。 \n 陳水扁涉及國務機要費案,目前仍在高院更審中,而陳水扁兒子陳致中日前已收到傳票,高院預定在5月13日再度開庭審理,並傳喚陳水扁夫婦等人。 \n 陳致中委請律師遞狀聲請停止審判,並代替陳水扁請假。 \n 台灣高等法院今天上午發布新聞稿,以陳水扁「因疾病不能到庭」為由,裁定在他能到庭以前停止審判,但其餘被告及證人林進川的庭訊則如期舉行。1050421 \n

  • 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停審 陳致中:尊重

    台灣高等法院今天裁准前總統陳水扁涉及國務機要費案停審,陳水扁兒子陳致中說,「尊重醫療團隊專業、尊重合議庭裁定」。 \n 陳水扁以因病不能到庭為由,向高院聲請停止審判,高院裁定「於其能到庭以前停止審判」。陳致中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做以上回應。 \n 高雄市議會8日提案建請總統馬英九特赦陳水扁,當天副總統當選人陳建仁偕同高雄市長陳菊赴扁家探視,台北市長柯文哲10日也南下探扁,他們事後對外都聲稱扁病情未好轉。其中,柯文哲10日以醫生身分探視扁後受訪說,「他一樣綁尿袋、持拐杖、手不斷抖得厲害」。1050421 \n

  • 國務機要費案 高院裁定:扁能到庭前停止審理

    國務機要費案 高院裁定:扁能到庭前停止審理

    國務機要費案更二審原訂於5月13日傳訊前總統陳水扁到庭,遭綠營猛烈批判,但高院今日依據扁的律師聲請,認為扁有因疾病不能到庭的理由,裁定其能到庭以前停止審判,至於扁以外的被告,則仍須到庭應訊。 \n \n本案分成二個部分,龍潭購地案及洗錢部分除陳致中、黃睿靚遭最高法院發回更審外,扁珍已各被判刑2年,併科罰金300萬元確定;至於國務機要費部分,最高法院認為,更一審將扁珍和幕僚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判處無罪,違背經驗法則,撤銷發回更審。

  • 為糾潑糞案主謀 蕭敬騰聲請停止審判

    藝人蕭敬騰前年遭潑糞,士林地檢署依加重公然侮辱、恐嚇等罪起訴主嫌張哲誌等4人,認定全案和蕭的日籍粉絲蔭山友紀(Yuki)無關,但蕭為糾出全案主謀,今開庭時,再透過律師具狀向法官聲請停止審判。 \n \n法官認為,其中一被告確實曾在警詢筆錄中提到YUKI,此案若和Yuki的案子分成兩案進行,未來判決動機恐出現歧異,因此要求蕭敬騰的律師先查明另案偵辦進度,將再考慮是否停止審理本案。 \n \n蕭敬騰的律師張本皓指出,比起結案,蕭敬騰更希望全案真相水落石出。

  • 探扁不怕丟選票? 柯文哲:也曾探連勝文

    台大醫師柯文哲昨日赴台中探望前總統陳水扁,今天上午出席陳水扁醫療小組記者會時,媒體問他是否會擔心探扁之舉影響台北市長的選情?柯文哲說,他也看過台中市長胡志強的夫人邵曉鈴和連勝文,醫療上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n柯文哲的入黨討論爭議持續延燒,柯文哲說,台灣社會要建立對話機制,很多問題都可以理性討論。 \n談到陳水扁的病情,柯文哲說,「滿感傷的」,陳水扁很想證明說自己還行,他看起來卻覺得,「怎麼會搞成這樣?是在做什麼?」狀況很不好。 \n對於台北地院最近裁定停止審判扁的侵占機密公文案,並不得抗告,柯文哲說,醫療專業歸醫療專業,扁的狀況應照法院裁定停止審判;至於該如何執行下去,則是台灣社會必須要思考的問題,「一直關下去也不是辦法。」 \n至於為何選在這個時間點去探扁?柯文哲說,他本來就是醫療小組召集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看扁,本來在扁開刀完後就要去醫院看,可是他必須把醫療報告看一遍,所以才拖到現在。

  • 靈修團長性侵少女竟獲交保 高院發回重裁

    一名婦人參加靈修團體「道之門生活學堂」走火入魔,深信團長歐陽顯推廣的「能量導引」概念,2年來她強逼13歲女兒幫歐陽口交、搞3P,甚強扳開女兒雙腳,讓歐陽性侵女兒共1 7次,案情如同「日月明功」性侵版。 士林地院上周宣判前夕,裁准歐陽及婦人2人交保,檢方日前提起抗告。台灣高等法院認檢方抗告有理,今天下午發回士院更裁。 \n 高院表示,歐陽及少女母親2被告坦承曾與被害少女3 人一同前往汽車旅館,少女曾為被告歐陽顯口交,被害少女母親曾將少女日記沒收,且要求被害少女佯稱日記所載皆是寫小說的幻想等語,顯示2人確有湮滅證據或影響被害少女證述之事實,足認犯罪嫌疑重大。 \n另歐陽及少女母親涉犯最輕本刑7年以上有期徒刑重罪,且起訴犯行多達17次,2人犯後供述反覆,且多次試圖影響被害少女以飾掩犯行,並且士院裁定2人交保之後,又於本月26日以最速件函請移民署、海巡署及航空警察局,對2人出境加以留置並即通知法院,顯然士林地院認定被告等具有虞逃之高度可能性,而卻以被告等不具羈押必要性,裁定准予具保停止羈押,是否允當,確實有待斟酌。 \n又歐陽及少母母親2被告均矢口否認犯行,對於多達17次涉犯7年以上有期徒刑重罪、犯罪嫌疑確實重大,2人分別僅以15萬元、10萬元具保停止羈押,是否足以擔保被告2 人如期到庭接受審判、遵從判決結果到案執行之法律效果,顯均有疑義。故撤銷士院原本交保裁定,發回士院更裁。

  • 陳水扁侵占國家機密案 裁定停審

    前總統陳水扁被控卸任前夕,涉嫌侵占、隱匿國家機密公文案,台北地院承審合議庭,半年多前認為扁的病情,只構成暫時不宜出庭,還未達到不能到庭的法定事由,裁定駁回扁的停止審判聲請後,最近根據醫師鑑定結果,認定扁已處於失能狀態,影響他的訴訟防禦權,符合停止審判的法定事由,下午裁定全案停止審判。

  • 考量陳水扁狀況 地院停止審判

     台北地方法院審理前總統陳水扁被控侵占國家機密案,考量陳水扁的身心狀況後,今天裁定停止審判。 \n 陳水扁被控於民國97年3月總統大選後指示幕僚,將執政8年期間國安會、國安局、國防部、外交部等單位提供的重要文件,打包運往卸任總統辦公室,遭特偵組依侵占公物、隱匿公務員職務上掌管文書及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等罪嫌起訴。1021220 \n

  • 社論-為移轉個案勾銷軍審制 破網待補

     洪仲丘案引發25萬人走上街頭的效應之後,已經形同癱瘓的立法院本臨時會期,昨天3讀通過軍事審判法修正案,此一「一次到位、兩階段實施」的修正案,宣告軍事審判在一夕之間走入歷史! \n 我們樂於見到洪案移出軍事審判,也同意如果經過細密的思考規畫,承平時期軍人犯罪由司法審判確實是一個制度選項,像是德國的例子就足以作為借鏡。但是立法院這次主要是基於個案的動機與緣由,欲在短期之內廢除軍事審判,以消弭民怨,連配套措施也要靠第2階段補足。國防部軍事審判機關走入歷史並不足惜,但朝野立委此次修法幅度不可謂不大,倉卒間行事,於立法品質有虧,仍然不足為訓。 \n 始作俑者的第一步,當然是採信除非修法,軍人犯罪非由軍檢辦案、軍事法院審判不可的假設。如果法務部所屬檢察體系願意接受國防部委託承辦洪案,並與軍檢合作辦理全案偵查,再向軍事法庭提起公訴,而不只是虛晃一招,任由軍檢避重就輕地起訴,本可將洪案個案的公平正義,與廢除軍事審判的通盤改制,分別處理。奈何,法務部捨此不為,才搞得如此操切,非以修法方式移轉個案不可。 \n 如此急急如律令地修法,另一個難以啟齒的緣故,恐是以為如只部分調整軍事審判的管轄範圍,因法不溯既往,故仍難將洪案移出既有的軍法審判,所以乾脆整體廢除現行軍事審判制度,確保洪案必得移轉。 \n 其實立法院的修法大可只將包括凌虐部屬、現役軍人殺人、強姦等軍人犯罪交由法院審判,而且明文規定將一切現行偵審中的案件概行轉由普通法院接辦,也能達到移轉洪案的目的。而現在採取的方式,則是根本改制,要在5個月全面停止軍法機關運作,如此缺乏深思熟慮的立法,實不足取。 \n 現行軍事審判體制出現的最大問題,乃是只以貫徹軍令軍紀,而非以實現法治公平正義為其終極價值目的。將軍事審判概行移由法院掌理,當然是個解決辦法;然而此中可能的問題,其實是修法之後,雖可確保審判獨立,以追求法治公平正義作為終極鵠的,但是一般司法制度的設計與軍事審判的性質,也有不合之處。一方需要照顧辦理軍刑法案件在軍事專業素養上的需要,另方面,也還有審級的設計考量,軍事審判不採3級3審,尚有其效率上的需求。試想,役期只有11個月的役男退伍之後,還要為了在軍中的未了案件,繼續接受一再發回更審的軍事法庭來回審判,又豈是軍事體制的真正需求? \n 反過來看,軍事審判的優點,恰恰就是普通法院無法照應的所在。軍刑法案件多是涉及軍事活動的犯罪,普通法院法官的軍事專業知識未必充足,且3級3審費時甚久,也未必合用。現在採取的替代方案是在司法院系統另行設置軍事法庭,以應審判中軍事專業知識的需要。然而要在普通法院的司法審判體系中加設軍事法院或是軍事法庭,還應考慮有無需要另行修正相關的訴訟法制,為司法院中軍事法庭審理的案件,重新設計恰當的審級制度;司法院也需要迅速地規畫各種支援制度運作的配套措施如預算、人事、教育等等,自不待言。 \n 這些都不是一夕修法可以解決的問題,5個月的猶豫期間對於培養普通法院法官擔任軍法審判的專業軍事知識是否足夠,也不無疑問。立法院率爾操觚,為了移轉個案而將軍事審判制度一筆勾銷,製造的問題與解決的問題孰多,未可斷言;容我們直言,這不能算是好的立法先例。 \n 現在軍事審判劃歸司法院政策已定,相關部門包括司法院與行政院,還有三軍統帥,應該協力行事,因為在法院組織系統內加設專業的軍事法庭,由文職法官任其審判職務,必須充分具備軍事部門應有的專業知識,才能符合軍事刑法實體規範支持軍隊、軍事及國防之所需,雖然時間緊急,但是相關業務、案件、專業知識的平穩移轉,應該務求周密,以求將倉卒修法對於國防軍事可能的傷害降到最低。 \n 對於立法院中朝野立委此次修法,講求民粹政治謀略多過重視立法品質。我們必須提醒,回應滿足民意的要求確是立法院的任務,但絕不是不計品質與後果、粗糙即興立法的藉口。民粹立法畢竟不是真正的民主,它並不會令台灣感到真正的自豪或驕傲。

  • 扁律師將聲請停止所有審判 榮總醫師周元華 再籲保外就醫

    扁律師將聲請停止所有審判 榮總醫師周元華 再籲保外就醫

     前總統陳水扁被控卸任前夕,涉嫌侵占、隱匿國家機密公文案,台北地院九日開庭,扁第三度請假未到。主治醫師周元華向合議庭詳述扁的病情,並認為應該趕快讓扁保外就醫。扁的律師據此當庭聲請本案停止審判,另外將擴大聲請扁所有審理中案件,全部停止審判。 \n 扁委任律師鄭文龍指出,律師團將根據醫師的專業說明,依刑訴法二百九十四條「被告因疾病不能到庭者,應於其能到庭以前停止審判」的規定,提出停止審判的聲請。 \n 審判長楊台清表示,是否准予停止審判,須經合議庭評議後才能決定。基於人權保障,會盡速評議、審慎處理。 \n 特偵組起訴扁侵占隱匿機密公文案,台北地院去年八月廿二日首度開庭審理,陳水扁曾出庭,作無罪答辯,後來戒護就醫治療後,兩度向法官請假,昨日是扁住院後第三次開庭,合議庭為了解扁的病情,特別請榮總主治醫師周元華到庭說明,因本案涉及國家機密,全程不公開。 \n 據了解,周元華詳細說明扁從監獄服刑起,到戒護就醫全部病情和身體狀況,合議庭全程只聽未訊問,但要求提供病歷等資料,供參考審酌。 \n 扁律鄭文龍轉述,周元華表示,陳水扁確實罹患重度憂鬱症並成病,周還以非常專業的觀點說明,雖然監獄的受刑人,九成以上都會有憂鬱症,但要形成重度憂鬱疾病,只有五到十趴,「並不是憂鬱,就能不出庭。」鄭文龍說,扁除了重鬱、還有類似帕金森氏症、腦萎縮、睡眠呼吸中止症等疾病,周元華提到扁的治療方式,與在立法院的說明一樣,應第一優先讓他回家治療,從這個觀點,呼籲有關當局應讓扁趕快保外就醫。律師團也因此當庭提出停止審判的聲請。 \n 陳水扁被訴在九十七年總統大選落選後,為撰寫回憶錄、蒐集政治人物不利事證、自身訴訟案件答辯、轉移輿論焦點,派人將置放府內的公文書與機密資料分類裝箱,後以公務車將一百零二箱文件送往扁辦藏放;與李登輝有關的機密資料,則自行以公事包夾帶回寶徠住處。 \n 共計侵占隱匿一萬七千三百七十五件公文書,其中國家機密占百分之廿,計三千四百一十九件,內容包括奉天專案孳息統計表、國安密帳「鞏案」、新瑞都案筆錄、拉法葉案、巴紐案等資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