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偶戲的搜尋結果,共479

  • 麥森風華311年 全台巡迴展

    麥森風華311年 全台巡迴展

     有歐洲第一名瓷之稱的德國麥森瓷器,不但是富貴與權力的象徵,更是藝術家的搖籃,品牌創立至今311年所傳承的精緻技藝、作品蘊含的文化意涵,皆是麥森瓷器受到各地藏家推崇的原因,代理商國裕精品以「麥森風華311年」為題舉辦全台巡迴展出,向國人傳遞瓷器藝術文化、展現歐洲藝術之美。

  • 許秀年、高玉珊同台飆戲 當時月有淚看岳飛故事

    許秀年、高玉珊同台飆戲 當時月有淚看岳飛故事

    兩位戲曲天后許秀年、高玉珊睽違30年再度同台飆戲,加上兩位一心戲劇團的雙小生孫詩詠、孫詩珮,一起演出新作《當時月有淚》,搬演岳飛故事,本周末登場。

  • 刻偶半世紀 蘇明雄打響潮州尪仔

    刻偶半世紀 蘇明雄打響潮州尪仔

     南台灣知名刻偶師蘇明雄刻偶生涯逾50年,至今不僅刻出上萬顆偶頭,還刻出享譽盛名的「潮州尪仔」,近來受邀至屏東戲曲館開展「頭頭是道─潮州尪仔風華」,近80件不失傳統又具時代創新感的偶頭,再現布袋戲工藝之美。

  • 怒甩巴掌談情說愛 布袋戲版《可愛的牧羊女》登場

    怒甩巴掌談情說愛 布袋戲版《可愛的牧羊女》登場

    怒甩巴掌,談情說愛,情侶之間拌嘴橋段,都在布袋戲演師的指掌之間,不同的是,這次布袋戲偶要唱聲樂,唱出情意綿綿。由台北愛樂歌劇坊和台洋劇團、不貳偶劇攜手推出莫札特歌劇《可愛的牧羊女》,呈現東西方藝術交融之美。

  • 歌劇院奇幻偶戲 演繹生命課題

    歌劇院奇幻偶戲 演繹生命課題

     台中國家歌劇院NTT-TIFA推出奇幻偶戲《穿越真實的邊界》,將於4月17至18日首演,由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及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歷經3年跨國共創而成。台中國家歌劇院表示,劇中以寶特瓶、氣泡布、傘骨等異材質與回收品形塑戲偶,演出結合即時投影及炫彩燈效等科技媒材,帶領觀眾走趟夢境與真實交織的時空之旅。

  • 不一樣的偶戲 歌劇院《穿越真實的邊界》打造迷人怪物世界

    不一樣的偶戲 歌劇院《穿越真實的邊界》打造迷人怪物世界

    台中國家歌劇院NTT-TIFA推出奇幻偶戲《穿越真實的邊界》,將於4月17日至18日首演,由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及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歷經3年跨國共創而成。台中國家歌劇院表示,劇中以寶特瓶、氣泡布、傘骨等異材質與回收品形塑戲偶,演出結合即時投影及炫彩燈效等科技媒材,創造介於現實與想像間的世界,帶領觀眾走趟夢境與真實交織的時空之旅。

  • 殤不患對決阿爾托莉亞

    殤不患對決阿爾托莉亞

     為紀念奇幻武俠布袋戲《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3》(TBF3)於6大影音平台正式開播,霹靂國際多媒體系列實現4月1日「愚人節特別企劃」,與日本知名遊戲商「TYPE-MOON」出品的PRG手遊作品《Fate/Grand Order》展開夢幻聯動影片製作計畫!於即日起至6月30日,限時釋出5分半的劇情短片,凜雪鴉將化身歐皇御主,召喚《FGO》最強從者騎士王「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剛(Saber)」現身布袋戲東離世界,與流浪劍士殤不患展開武林決戰!

  • 【被政治耽誤】大師都想挖角!龍介仙操偶技震懾全場

    【被政治耽誤】大師都想挖角!龍介仙操偶技震懾全場

    中時新聞網全新一季實境秀節目《被政治耽誤》系列,邀請立委、來自各地方議員及從事與政治事務相關工作者,上節目大秀絕技,展現除了優秀問政能力的另一面。第一集由台南市議員謝龍介上陣,以閩南語問政聞名的他過去在市議會操布袋戲偶「秘雕」,質詢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讓他一夕暴紅。

  • 竹市兒藝節套裝旅遊好輕鬆 入住飯店享優惠

    竹市兒藝節套裝旅遊好輕鬆 入住飯店享優惠

    新竹市2021兒童藝術節,市府規畫「竹塹小旅行」半日和一日套裝旅行,並推出三天兩夜或兩天一夜的「來去竹市住一晚」優惠活動,13家旅宿業者打出7折優惠或續住享6折優惠,更贈送動物園、遊樂園門票,讓旅客輕鬆玩竹市。

  • 高雄翰品跨界攜手劇團 重現百年皮影戲藝術

    高雄翰品跨界攜手劇團 重現百年皮影戲藝術

    高雄翰品酒店邀請東華皮影劇團,即日起至6月30日止,在一樓展出「光影不滅-臺灣百年傳統技藝皮影戲展」,靜態展示皮影戲的歷史淵源、角色及戲偶製作過程,另有後臺設置、藝師演出中所用的梆子、鈸、皮鼓等樂器及早期演出的老照片,完整介紹臺灣皮影戲的發展及特色。

  • 南投偶戲馬拉松 3月下旬起好戲連台演8場

    南投偶戲馬拉松 3月下旬起好戲連台演8場

    南投縣文化局首度策畫主辦的「偶戲馬拉松」,結合8個布袋戲團隊,將於3月21日起至5月22日,輪番上陣演出;觀賞節目還可以集點,集滿8場次可兌換限量400組的「土黏香布袋戲DIY彩繪體驗組」。

  • 製偶最迷人的 當然是當它動起來的時刻

    製偶最迷人的 當然是當它動起來的時刻

    一個表演藝術作品,要經由多少人的手,才能揉捏成形?在舞台上,創作者、演出者經常都是自由的,但幕前的開闊,得由隱身幕後各種繁複的手藝所拓展。習慣隱身在操偶演員與偶之後的鄭嘉音、葉曼玲、阮義、余孟儒是製偶師,各有美術設計、結構設計、製作專長,「職人的門道」掀開大幕,要去看見那些精密創造的製偶工序,如何立體建構出非人類觀點的新世界。 \n在一個尋常的宜蘭陰雨潮濕午後,鄭嘉音領著我們,踏上金屬層梯、撩開塑膠簾幕,穿梭在三幢老穀倉改建的無獨有偶劇團工作室空間中,製偶工廠、木工廠、排練場、戲偶倉儲的灰牆刻著舊時光痕跡,各式媒材、工具、戲偶被分門別類地悉心收納著,而小型形象各異的懸絲偶、執頭偶、杖頭偶、影偶,還有更多難以歸類的偶們或飛翔、或駐足在穀倉各角。 \n一只純白大奶小偶,迎著天光,坐在駐村藝術家宿舍窗邊,「魏雋展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鄭嘉音解釋,「有齣戲曾請演員寫下自己想要變成的事物,有人希望成為魚、鳥……但魏雋展說他想變成穿著高跟鞋的大奶妹!」大奶魏雋展原被安放在製偶工廠,鄭嘉音笑:「我們的偶會自己亂跑,人來來去去太多了!」 \n新鮮的流動持續著,駐村藝術家、操偶師、木工師、焊接師、服裝設計師⋯⋯狗兒小牛看顧著人們來來去去,布料、木材、正在修繕的偶、雜七雜八的各式物件堆放在製偶工廠的四方大桌,美術設計葉曼玲正在為《沒有人愛我》(2019)的鼠婦補色,結構設計師余孟儒整理著《南管時光機》(2020)的小昆蟲們,同為結構設計師的阮義則拿著電鑽,正修補著關節結構。他們安靜且耐心地進行手邊的工作,偶有笑鬧與討論,空氣鬆軟。 \n這群年齡、成長背景各異的美術設計、製作設計在不同時間點加入劇團,用他們自己的話說:「製偶的人有共通的特質,我們可以辨識出彼此。」除了性格耐磨、愛手做,習慣跟偶說話,也是不同程度的內向型人格,偶是他們與世界溝通的中介。 \n最關鍵的或許還是謙遜。製偶師得將自我後退,完成導演想像,符合操偶者需求,傾聽周身微細之物,觀察生活中各種生命的動態,認識材質的個性,他們說:「製偶很花時間啊,永遠做不完,永遠有調整得更好的空間。」 \n製偶師也得進行身體訓練,表演者也要能懂製作的基本原理,必須了解偶的各種過程,才能密切配合。 \n偶戲歷史發源於宗教、儀式,後演變為貴族至民間的娛樂形式,而西方製偶技術引進台灣可追溯至1990年代由一元布偶劇團引入美國的麻皮偶(Muppet,即「開口式手偶」)、九歌兒童劇團陸續邀請歐洲團隊來台,引入了執頭偶、大型杖頭偶等製作與操偶技術,有趣的是,後兩種戲偶靈感都源於東方,分別來自日本文樂、中國與東南亞。 \n當代偶戲發展至今,已是無物不成偶,依據操控方式還有人偶、懸絲偶、手偶、影偶等類別,而各式角色也有相異的製作媒材與方式,「我喜歡做沒有人做過的事,如果很多人做,我就會去找下一件事情來做。」曾為九歌團員,後前往美國康乃迪克大學戲劇研究所,接受專業偶戲訓練,如今創團已逾廿年的鄭嘉音大笑:「我喜新厭舊,但偶那麼多形式,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事情可以玩。」 \n她相信創作、操偶、製偶三個身分得「三位一體」,但團隊成員的配置規劃也與製作規模大小息息相關:「通常一到三人的小型偶戲演出,製偶師就是操偶師——這是偶戲最珍貴之處;大型製作則必須有設計、製作、表演等分工,但製偶師也得進行身體訓練,表演者也要能懂製作的基本原理,必須了解偶的各種過程,才能密切配合。」 \n「每一種技法的學習都是從不同的製作專案中習得。」戲偶結構設計阮義是半路出家,最開始是心中有故事渴望訴說,但「一直不習慣直接與觀眾交流,偶就是『雨傘』或『盾牌』,保護我,讓我有媒介可以溝通。」入團之初,他擔任操偶演員,但也跟著當時的製偶師陳佳豪學習製偶。阮義與美術設計葉曼玲的首度合作是《小潔的魔法時光蛋》(2014)中一隻主角想像出來的長頸鹿布偶,但那不是他擔任製偶師最大的挑戰,他印象最深的是《雪王子》(2015),該作改編自安徒生童話《冰雪女王》,北歐神秘的黑森林中有20、30個截然不同的角色,同樣由葉曼玲擔任美術設計,阮義則在這齣大型製作中首度獨挑設計製作結構大梁,為他們設計動態。 \n劇中一頭智者麋鹿,有別於一般四足動物的背負式結構設計如《戰馬》,該作中僅由一人以執頭偶的方式操作,「導演希望麋鹿可以獨立於人類之外,表現出它的輕靈、智慧。」說完,他舉起手臂,站直身體展示,「這很辛苦,演員得一直伸著手臂,怎麼可能輕靈?必須設計機關,讓四肢的線牽在一起,讓演員一手操控機關,一隻手操控頭部。但機關完成,上了皮毛,發現太重了,得去思考修改方法,我們試著挖空EPE發泡板所做成的『肉』,試著減輕機關,拉上背帶,但還是不行。」他撇起嘴,「最後只好由兩個演員交替操作麋鹿、輪流休息。」 \n「先跟導演討論需求,想辦法完成,再解決問題——這就是製偶的基本過程。」這位年輕的製偶師笑了起來,「這是當代偶戲最好玩,也最困難之處。傳統偶戲的結構可能長久以來沒什麼改變,但我們幾乎每齣戲的結構都不同,因此,製偶師得要有開放的心,不能接收到某個訊息時先說『不可能』,做偶這件事情,不可以這麼想。」 \n材質無法完全地被控制,就像偶。我覺得被材料引導的感覺很迷人。 \n粗略來說,製偶流程有幾個關鍵步驟:導演與美術設計溝通角色外形先製作頭部,先塑形,再翻模,塑形依據材質可略分為加法(如捏塑陶土)與減法(如切削保麗龍),翻模材質則決定了偶頭的肌理,如拓紙、乳膠等。值得一提的是,熱塑板敷上陶土塑形,適合擬真人偶的製作,皮膚毛孔清晰可見,而紙塑則能表現不同的肌理皺褶。 \n待美術設計確定角色外觀造型比例後,再交回結構設計,依據人體工學,考量各自在舞台上的身體動態,才設計關節機關,骨幹得要輕薄、易收納。接著,全偶再交回美術、服裝設計依據不同材質的特性打理角色外觀,比如以紙雕製作的偶線條銳利,且版型縮放容易,適合製作大偶。 \n「許多偶戲創作者來到這裡,都感覺是天堂,」鄭嘉音說:「一切都是為了偶戲創作所設計。不管是排練空間的高度、製偶工廠的設備、器材,材料都是整批進貨,木頭、泡綿、鐵絲、熱塑板、石膏粉⋯⋯方便藝術家實驗,都在隨手可及之處。」更重要的是,排練場緊鄰製偶工廠,「偶需要操演與製作密切配合,隨時調整。早期在台北做大戲,製偶工廠在蘆洲,排練得去文山劇場租場地,來回非常耗損。演員要及早拿到偶,需要相處的時間。」 \n葉曼玲翻開她的速寫本,人物草圖上沾著塑形的陶土印痕。她解釋美術設計流程:「我會畫非常多的臉,自己先audition一輪,再搭配造型。」她試著以《微塵.望鄉》(2017),這個講述了不同世代的遷徙與定著,回應台灣社會新移民議題的作品為例,說明偶的肌理如何形塑個性,「我會放大一個最想要傳達的設計重點,比如戲裡的新二代小女孩,她是主角回憶中的童年。因年幼時,母親就離開了,我為偶做了一張倔強的臉,用接近灰色的膚色、炭筆畫的模糊眼神,表現褪色的回憶;失智的老伯伯則是土塑翻模,我將他的臉敷了很多層紙表現皺紋,並以兩個洞呈現空洞眼神。大小上,兩人的尺寸相距不遠,老伯伯像是一個老小孩,回到童稚的狀態——以這樣的形式設計。」 \n研習金屬工藝、複合媒材雕塑多年的余孟儒補充:「工藝是跟材質工作,與其說是人控制材料,不如說是材質引導我前進,」工藝師嫻熟於工序,生命機關結構設計,著迷於製偶時與材質同步的身體感,「材質無法完全地被控制,就像偶。我覺得被材料引導的感覺很迷人。」 \n繪本和偶劇的主角可以不只是人類,可以跳脫人的視角,是新的世界觀。 \n「我喜歡各種生物。」團寵小牛是余孟儒的靈感泉源,她著迷於觀察生物的動態,「我曾看著一隻純黑的毛毛蟲走路,腳的韻律,肌肉動態,很多細節,我可以盯著看很久很久。」居住創作在宜蘭,早晚在鄉間小路遛狗,她總能在路邊撿拾到各式爬蟲、昆蟲、蝙蝠屍體,「我喜歡它們特殊的結構、造型的美感都是依據實際生理需求而存在,它的美是有功能性的,比如關節銜接的方式、姿態……」她小心地捏起一只死後呈現抱胸狀的小青蛙,「妳看,這是不是很像樹枝?生物死亡肌肉自然地收縮,好美。」 \n「我在戲偶中找到了跟生命、材質工作的感覺,似乎過往所探尋的事物,材質、技術的訓練,都在製偶中連貫了起來。」求學期間,余孟儒創作了一系列探索生命與機關結構的作品,卻總在無法賦予生命於無生命之物中撞牆,製偶關節設計與操偶師的有機互動成為她創作思考的破口,「我創造出的偶,在不同演員流轉,可以長出不同的性格、生命,這使我著迷。」 \n「製偶最有趣的就是轉化的過程,去創造一個新的世界觀,」葉曼玲笑著說,「因為偶,我開始觀察材質,也去注意生活中各種微小的事情,去注意街頭巷尾的物件、景色的『臉』,我對沒有生命的物件卻呈現出有生命的樣貌特別感興趣。」 \n這位劇場經驗豐富的美術設計,同時也是位繪本創作者。她將兩種創作形式類比,「繪本和偶劇的主角可以不只是人類,可以跳脫人的視角,是新的世界觀——怪物、動物,甚至是物品都可以成為主角。在舞台上,只需要動作或視角的切換,偶可以飛翔、潛水,這很迷人,可以不受物理現實的限制。」 \n製偶最迷人的,當然是它動起來,活起來的時刻呀! \n「不要用人的觀點去思考。」鄭嘉音說。 \n她回憶求學時期,曾參與德國偶戲大師亞伯特(Albrecht Roser)懸絲偶工作坊的經驗,「我們練習一顆球綁了一條線——這是全世界最簡單的懸絲偶。一開始,我把操作想得很簡單:搖擺、暫停,但老師對我說:『妳要傾聽偶想要往哪裡去,不是妳操控它,而要傾聽它想往哪裡去。』」這對當時已有豐富操偶經驗的鄭嘉音來說,是觀念的翻轉,「讓我以偶作為觀看世界的中心,而非自己,讓我進一步去思考偶的形體在人類生活的世界的狀態。」 \n而在製偶上,想像投注的重點是中性。 \n余孟儒舉起《南管時光機》中的執頭偶女孩,透過角度的偏移展示表情的變化,「偶最適合的表情是發呆、放空。」因為空,操偶師與觀眾的想像都有了投注的居所,鄭嘉音補充:「妳看著她,沒有在動,卻好像跟你說些什麼,但妳聽到的,跟我聽到的可能不一樣,因為我們的人生經驗不同——那是觀者情感的投射。」 \n「偶能接納一切,像是盛載的容器。你看著她,好像有自我,但又接納著外界的一切,隨時等待新旅程的開始。」鄭嘉音說,優秀的操偶師得要能觀察生命,觀照生活,演員也可以由偶的狀態學習體察自身表演,成為現代藝術劇場理論家戈登.克雷(Edward Gordon Craig)口中的「超級傀儡」,「演員得有各種可能性,而非用自我意識去演繹角色,要讓自己成為載體,讓另一個靈魂進入自己。」 \n製偶師創造載體,也不斷地自我辯證著「什麼是偶?」的基本問題,鄭嘉音說:「偶是生命等待轉世投胎的狀態——靈魂與形象,一個靈魂能進入的具體形體,而這靈魂的旅程得同時由操偶師與觀眾所注入,一起相信。」 \n製偶師們不約而同地說:「製偶最迷人的,當然是它動起來,活起來的時刻呀!」 \n(BOX1) \nstep by step \n《小潔的魔法時光蛋》七公尺噴火龍製作 \nstep1. 戲偶美術設計針對劇本畫出草圖和製作紙雕模型,和導演、結構設計討論角色性格和動態。 \nstep2. 戲偶結構設計畫出結構圖。(重點提示:嘴巴和翅膀開合的機關示意。) \nstep3. 正式製作前,先用報紙等隨手可得的材料,製作出大小、結構盡量一致的替代偶,讓操偶師測試戲偶在舞台上的效果及操縱桿的位置是否符合人體工學操作。 \nstep4. 製偶團隊製作骨架及機關,並拉線測試機關動態。 \nstep5. 身體考量重點為:輕、方便收納。因此採用藤製骨架裹布,方便噴漆上色,接著組裝用泡棉做的腳。頭部則依據紙雕模型的版型放大,切割泡綿組裝,同樣外敷上一層布,進行最後的美術處理。 \nstep6. 讓龍活起來! \n(BOX 2) \nProfile \n鄭嘉音|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藝術總監,偶戲導演、戲偶設計製作、物件創作。 \n葉曼玲|戲偶美術設計師及繪本作家,2005年開啟與無獨有偶合作。 \n阮義|戲偶結構設計、演員,近年專精於偶戲藝術的推廣教學。2015年成為無獨有偶專職團員。 \n余孟儒|戲偶設計製作,專精機關結構,2017年加入無獨有偶。 \n本文作者:張慧慧 \n(本文摘自《PAR表演藝術 1月號第337期》)

  • 垃圾仙島 演繹居住正義

    垃圾仙島 演繹居住正義

     歷經疫情停演、手工戲偶遺失以及工傷腦震盪,長期推廣偶戲表演藝術的少年偶戲師郭建甫好事多磨,原定要在2020年演出的作品《垃圾仙島》,總算在庚子年結尾登場,探討現代人息息相關的居住正義。 \n 郭建甫表示,他常思考如何推廣偶戲,「除了演出傳統經典戲碼,劇情要如何吸引現代觀眾,引發共鳴,是我想嘗試的。」於是,郭建甫在去年動手製作擬人化的老鼠戲偶,同時引用老鼠娶親,最後所有老鼠都被貓吃掉的故事,作為人類找不到好居所的隱喻。 \n 《垃圾仙島》由郭建甫發想和主演,李憶銖擔任導演,劇本創作為戴華旭。雖是布袋戲但沒彩樓,舞台布滿廢棄物,偶戲師和演員穿梭垃圾堆,瓶罐和塑膠袋都是道具。 \n 故事描述一個虛構國度,有座埋藏金礦的山,被開發挖出大洞,周圍的城市隨之發展,但衍生的廢棄物和垃圾又再填回去洞裡。住在垃圾堆的居民陷入搬家與否的兩難。 \n 郭建甫表示,有的居民被迫住下來,有人把垃圾視為仙島,認定是家,怎樣都不想搬,但留下來的人,又遇上覬覦土地的不義之士。他認為這和現代人的處境類似,「我自己是租屋者,認識很多租房一輩子的人,高房價讓人居無定所,無家可歸,是大家可能面臨到的問題,我們的家,既是避風港,但可能有棘手的問題要處理。」

  • 布袋戲偶領路 一探佛教世界

    布袋戲偶領路 一探佛教世界

     布袋戲有趣的不只是故事、口白,戲偶同樣是布袋戲的重要靈魂。擅長手工製作「精工木偶」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近日展出牡丹、紫藤、雪湖梅、空谷蘭、九華菊等花系列作品,以星雲大師牛年春聯墨寶「花開四季.耕耘心田」為題,戲偶中有佛、菩薩、神祇、護法等,以現代的創作形式表現人間佛教精神。 \n 「三昧堂」由一群來自不同領域的好朋友組成,團長為嚴仁鴻,成員包括工廠作業員、大學助理教授、電視台導播、補習班主任、美髮師、醫院研究人員等,大多住嘉義。因同樣熱愛布袋戲,利用休假時一起創作布袋戲偶,到2020年共完成220多件作品。「精工布袋戲」做工精緻、成本極高,平時在博物館與美術館展覽,不過戲偶本身也可演出。 \n 在「花開四季──昧堂精工戲偶新春特展」中,將展出約百件精工戲偶,包含花系列、佛菩薩祝福、忠孝節義、過年節慶等系列,這次更以三昧堂的文財神、武財神為新春應景亮點。「文殊菩薩」與「普賢菩薩」兩尊戲偶也是這次展覽的全新作品,也讓四大菩薩戲偶終於齊聚。 \n 有趣的是,三昧堂的布袋戲木偶不是由一個人獨立完成一尊戲偶,而是集體創作,從設計圖、服飾造型、兵器道具、角色命名等,讓成員各自發揮專長。近年三昧堂不少作品由佛教經典人物發想,例如地藏王就是由金喬覺發展而來,因此造型與傳統佛教的出家像不同。

  • 《仙古狂濤》戲偶本尊今揪粉見面

    《仙古狂濤》戲偶本尊今揪粉見面

     《金光布袋戲》最新強檔《仙古狂濤》第1集DVD於1月6日上市,挾黃俊雄大師時期的經典角色六合善士、秘雕之人氣威能,甫開賣便引起金光戲迷熱情搶購,首集上市不到24小時便已銷售一空,讓部分戲迷直呼:「簡直比過年車票還難搶啊!」 \n 眾多戲迷在看完第1集後紛紛表示「半年的等待是值得的」、「武戲場面也太高規格了吧!」、「拍攝質感大躍進耶!」為感謝戲迷死忠支持,金光團隊將於今(16日)在全家台中鑫美店、24日在台南新光三越中山店舉辦感恩回饋見面會,屆時將會有許多本尊戲偶現場演出,「大俠」黃立綱亦將在寒冬中熱力演唱。 \n 附贈仙古狂濤鏡幻卡 \n 金光多媒體在本檔劇集的DVD銷售策略有別以往,每集光碟均贈送採特殊銀色材質印刷、展現金屬光澤的高質感「仙古狂濤鏡幻卡」,非常具有收藏價值。同時在拍攝品質上,轉移自電影拍攝技術、分鏡手法,因此整體層次上有令人眼睛一亮的表現,其中的兩段內容,更是讓觀眾們戲稱「跪著看完」。 \n 影片開場「苗王」蒼狼獨自一人奮勇對抗仙島七王的侵略攻勢,一句「苗疆大統以來,只聞戰死君王,不見投降敗寇。」徹底點燃戲迷的心,而後北競王以仙島陣營態勢緩緩踏步前來,更是讓觀眾情緒推到最高點。 \n 第2集1月20日發行 \n 另一方面,為了搶救俏如來,六合善士與「開陽武曲」司馬幻魂一交手便是先天高手等級武打場面,不論是近身肉搏的黏勁過招、招式對拆,亦或是絕招特效時的震撼效果,均不遜於好萊塢動作片名場面。究竟蒼狼眼中的北競王,是真實還是幻象?六合善士與秘雕又會對仙島入侵大計造成什麼影響?一切謎團敬請鎖定1月20日發行的《仙古狂濤》第2集。

  • 帶孩子學偶戲 中信助孩子踏上圓夢舞台

    帶孩子學偶戲 中信助孩子踏上圓夢舞台

    偏鄉孩童資源稀少,但中信文教基金會以夢想+圓夢工程,讓孩童能勇於作夢。去年攜手無獨有偶工作劇團,讓操偶師進駐宜蘭金洋國小,與孩子們一起展開長達半年的深度偶戲藝術課程,最終一同站上圓夢舞台。專案《你是偶的花朵》,今(11)日獲行銷傳播傑出貢獻獎社會責任獎(社會參與類)金獎,已累計獲得國內外21項大獎。 \n典禮現場,播放《你是偶的花朵》紀實影片,孩童接觸偶戲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獲獎後,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馮寄台致詞表示,謝謝評審鼓勵,「我們將會持續用我們的力量,支持偏鄉。」 \n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藝術總監鄭嘉音表示,透過長時間相處,能深刻觀察到孩子的轉變和進步,一點一滴累積自信,更激發了榮譽感,「藝術沒有標準答案,讓不同特質的孩子都可以盡情發揮,從中看見『新的自己』,這正是藝術教育最珍貴、且無可取代之處。」 \n《你是偶的花朵》同時導入社會投資報酬制度(SROI),完成全台第一本藝文領域SROI報告書,每投入1元能創造4.18元社會價值,參與「夢想+圓夢工程」的學生高達八成增加自我認同、拓展人生視野,近九成增進人際關係,較一般藝文教育方案更具延續性影響力。本次獲選為金獎,也是於報名309件專案中脫穎而出, \n馮寄台表示,「夢想+圓夢工程」扎根偏鄉藝文教育,多年來帶著藝術資源跨越城鄉,「我們相信,藝術可以發揮改變生命的力量!非常開心獲得行銷傳播傑出貢獻獎的肯定,播放的影片,紀錄了偏鄉學子追夢的點滴,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推動藝文公益,期盼透過靈活的行銷策略,以影像力發揮影響力,拋磚引玉,攜手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同行。有你,有我,改變就會發生。」

  • 花開見佛,與星雲大師對話,三昧堂打造全新「花系列」布袋戲偶

    花開見佛,與星雲大師對話,三昧堂打造全新「花系列」布袋戲偶

     布袋戲有趣的不只是故事、口白,戲偶同樣是布袋戲的重要靈魂。擅長手工製作「精工木偶」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近日展出牡丹、紫藤、雪湖梅、空谷蘭、九華菊等花系列作品,以星雲大師牛年春聯墨寶「花開四季.耕耘心田」為題,戲偶中有佛、菩薩、神祇、護法等,以現代的創作形式表現人間佛教精神。 \n \n 在「花開四季——三昧堂精工戲偶新春特展」中,將展出約百件精工戲偶,包含花系列、佛菩薩祝福、忠孝節義、過年節慶等系列,這次更以三昧堂的文財神、武財神為新春應景亮點。「文殊菩薩」與「普賢菩薩」兩尊戲偶也是這次展覽的全新作品,也讓四大菩薩戲偶終於齊聚。 \n \n 「三昧堂」由一群來自不同領域的好朋友組成,團長為嚴仁鴻,成員包括工廠作業員、大學助理教授、電視台導播、補習班主任、美髮師、醫院研究人員等,大多住在嘉義。因為同樣熱愛布袋戲,利用休假的時候一起創作布袋戲偶,到2020年共完成220多件作品。「精工布袋戲」做工精緻、成本極高,平時在博物館與美術館展覽,不過戲偶本身也可以演出。 \n \n 有趣的是,三昧堂的布袋戲木偶不是由一個人獨立完成一尊戲偶,而是集體創作,從設計圖、服飾造型、兵器道具、角色命名等,讓成員各自發揮專長。近年三昧堂不少作品由佛教經典人物發想,例如地藏王就是由金喬覺發展而來,因此造型與傳統佛教的出家像不同。即日起於佛光緣美術館台北館展出。 \n \n【花開四季──三昧堂精工戲偶新春特展】 \n 時間:即起至2021年3月21日 \n 地點:佛光緣美術館台北館 \n    台北市信義區松隆路327號10F-1

  • 好事多磨 郭建甫從垃圾仙島看居住正義

    好事多磨 郭建甫從垃圾仙島看居住正義

    歷經疫情停演、手工戲偶遺失以及工傷腦震盪,長期推廣偶戲表演藝術的少年偶戲師郭建甫好事多磨,原定要在2020年演出的作品《垃圾仙島》,總算要在庚子年結尾登場,探討和現代人息息相關的居住正義議題。 \n \n郭建甫表示,他經常思考如何推廣偶戲,「除了演出傳統經典戲碼,劇情要如何吸引現代觀眾,引發共鳴,是我想嘗試的事情。」於是,郭建甫在去年動手製作擬人化的老鼠戲偶,同時,還引用老鼠娶親,最後所有老鼠都被貓吃掉的故事,作為人類找不到好居所的隱喻。 \n \n《垃圾仙島》由郭建甫擔任發想和主演,李憶銖擔任導演,劇本創作為戴華旭。雖是布袋戲,但是沒有彩樓,舞台布滿了垃圾、廢棄物,偶戲師和演員就穿梭在垃圾堆中,地上的瓶瓶罐罐,搓弄起來會發出沙沙聲的塑膠袋,都是演出時的道具物件。 \n \n故事描述在一個虛構的國度,有一座埋藏著金礦的山,被開發而挖出一個大洞,周圍的城市也隨之發展,但衍生出的廢棄物和垃圾,又再填回去那個洞。住在垃圾堆的居民,陷入搬家與否的兩難。 \n \n郭建甫表示,劇中的居民,有人被迫住下來,有人把垃圾視為仙島,認定是家,怎樣都不想搬,但留下來的人,又遇上覬覦土地的不義之士,郭建甫說,這和現代人的處境類似,「我自己同樣是租屋者,我認識很多租房租一輩子的人,高房價讓人居無定所,無家可歸,是大家可能面臨到的問題,我們的家,既是避風港,但可能有棘手的問題要處理。」 \n \n然而,歷經疫情停演變動,郭建甫手工打造的戲偶,一度因事而遺失,只得再重新製作,近期他於演出現場,因舞台漆黑而不慎跌倒,有輕微腦震盪症狀出現,郭建甫表示,這是一個在變動中,學習保持前進的年代,一波三折,如今總算要登場,《垃圾仙島》將於1月29至1月31日,在台北知新劇場演出。 \n \n郭建甫出生於1991年,畢業於復興美工科,於2012年成立不貳偶劇團,從事布袋戲演出以及戲偶製作,戲偶曾被蔡英文總統當作送給外賓的禮物。

  • 雲林布袋戲日 黃俊雄秀經典

    雲林布袋戲日 黃俊雄秀經典

     雲林縣政府為表彰已故布袋戲大師黃海岱在傳統文化傳承的貢獻,2日在虎尾鎮布袋戲館舉辦「2021雲林布袋戲日,掌藝薪傳」系列活動,除邀黃海岱家人與徒弟與會,布袋戲植根學校虎尾國中也在現場演出,象徵新舊傳承、生生不息。 \n 布袋戲日系列活動由雲林縣長張麗善與人間國寶黃俊雄、縣府首席顧問黃逢時、霹靂國際多媒體副董事長黃文擇、金光國際多媒體董事長黃立綱等黃家子孫,一起發送121碗長壽麵為黃海岱大師冥誕祝壽,並邀請藝師余玉柱率虎尾國中布袋戲社團擔任開場表演。 \n 張麗善表示,雲林縣是布袋戲的故鄉,縣府為傳承布袋戲文化,推動植根計畫深入校園,目前全縣有70多所學校、1萬多名學生學習布袋戲;另外,去年12月23日布袋戲傳習中心也已順利標出,期待未來透過布袋戲傳習中心,能夠讓布袋戲一代傳一代。 \n 88歲的黃俊雄特地拿著父親黃海岱留下的戲偶,演出經典橋段為父祝壽,精湛操偶技巧及口白贏得滿堂采。他感謝張縣長對布袋戲傳承的用心,並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仍會繼續努力,把父親的忠孝節義、勸世教化精神傳承下去,讓台灣布袋戲更上一層樓。 \n 縣文化觀光處指出,布袋戲日系列活動即日起至3日,還特別串聯虎尾鎮雲林布袋戲館、雲林故事館、雲林記憶Cool共同舉辦,民眾可體驗戲台操偶、戲偶DIY、畫偶小書籤,並參與《壓箱寶》特展、「偶的世界」座談會、布袋戲小學堂闖關活動、新興閣布袋戲講座及演出。

  • 表演藝術雜誌 走出兩廳院接地氣

    表演藝術雜誌 走出兩廳院接地氣

     打破藝文雜誌長年來的小眾報導,創刊28年的《PAR表演藝術雜誌》,將以新面貌面對讀者。總編輯江家華表示,新版將發展有趣專題,找到和廣大讀者的連結。 \n 江家華表示,在數位時代,民眾取得資訊相對來得快速又方便,紙本應該提供讀者更有趣、更深度的內容,「像是偶戲表演,過去有不少報導,但大都是談論節目內容,新一期有篇報導介紹偶戲,從職人角度出發,原來製偶師,也要有身體訓練,才能製作出栩栩如生的偶,這是過去較少探討的面向。」 \n 關於表演藝術界的跨界製作,江家華表示,跨界在現代,已不單單只是不同領域的合作,若能挖出創作者合作背後,更為深度的人物故事和連結,會更有意思。江家華舉例,如編舞家布拉瑞揚和金曲歌手阿爆,兩人是表兄妹,「但他們兩個人以前不太熟,是布拉瑞揚回到台東部落創作,才又開始有了交集,我們從他們的生活故事談起,就不單單是談論音樂和舞蹈之間的跨界合作。」 \n 值得一提的是,每期還會邀請漫畫家,欣賞一場表演,透過漫畫手法,呈現看表演後的感想,江家華表示,這同樣是一種跨界的轉譯。 \n 改版後第一期以「測量你與劇場之間的距離」為企劃主題,封面設計成一張入場券,單元規劃以劇場演出的上半場、下半場和安可作區隔,就像走進一座紙本的表演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