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入鄉隨俗的搜尋結果,共10

  • 台中勞工局主動入廠宣導  助移工入鄉隨俗

    台中勞工局主動入廠宣導 助移工入鄉隨俗

    2年前,曾有5名越南籍移工誤闖高美溼地保護區捕捉魚蟹,就是以為可以像在家鄉河裡隨意撈魚,每人遭裁罰5萬元,台中市外籍移工逾10萬人,為避免因文化差異與生活習俗不同誤觸法令,協助外籍移工入境隨俗,台中市勞工局展開「入廠宣導」行動,藉由主動上門輔導,提供即時且實用法令新知,以利移工入鄉隨俗,建立法治觀念,獲得勞雇肯定。 \n \n 台中市勞工局長吳威志表示,我國聘僱移工相關法令繁多,更新頻繁,移工及雇主若沒有接受資訊管道,難免誤觸法令,以交通法令為例,十月又有新法上路,規定騎乘電動自行車要戴安全帽,違者罰鍰300元。不只如此,連移工平時最愛蹓躂的潭雅神緣園道,十月起也全面禁行電動自行車。 \n \n 吳威志說,這些新法與移工切身相關,勞工局除主動印製中文及四國語言宣導單張,透過雇主、仲介公司等加強宣導外,藉由「入廠宣導」即時通報宣導,時效性最強,讓以電動腳踏車代步的移工,了解違規未戴安全帽要開罰,也讓雇主知道並善盡督促責任,勞雇都能實質受益。 \n \n 勞工局對雇主與移工推動的「入廠宣導」,以加強移工交通、環保、毒品防制、住宿安寧等生活輔導管理為主,全年預計辦理200場次,透過入廠輔導的「宅配」作法,深入工作場域,以面對面即時交流方式,提供即時且實用的法令新知,截至9月已完成100場次,輔導雇主100名及500多名移工,有需要的廠家可向勞工局提出申請。 \n \n 「勞工局主動上門宣導法令,將服務送上門作法,值得推廣!」威全機械工業目前聘有8名移工,是勞工局入場宣導的廠家之一;管理部副總林成翰表示,移工來台難免有文化及生活習俗差異,台灣明文規定不能任意殺狗進食、喝酒不開車、拒絕毒品等,勞工局以官方立場入廠宣導,移工接受度更高,加上服務「宅配」到廠,方便移工參加,對移工及雇主都是幫大忙。 \n \n 在威全機械工業工作5年的印尼籍移工蘇紀曼表示,在印尼沒有酒駕及騎車戴安全帽相關規定,不知道打架判刑會遭遣返,透過法令宣導懂得自我保護的法令資訊,了解路邊種植的水果不能隨手摘來吃,河裡的魚蝦不能隨便撈,騎電動自行車出門要記得戴安全帽,「台灣是法治國家,不守法害人害己,後果很嚴重」。

  • 我在台灣過中秋 入鄉隨俗烤肉去

     台灣的中秋節,與大陸頗有些不同。月亮自然是一個月亮,兩岸共明月,天涯同此時。只是你若在中秋的夜晚走進台灣的大街小巷,倒不會被月色醉倒,只會被沿街的烤肉香味醉倒,恨不得立馬加入他們大快朵頤,美美吃上一頓。 \n 中秋我們吃烤肉 \n 雖然我已經不在台灣,但每到中秋佳節,還是會想起在台北過中秋節的那一天。三個好友從北京出發,經香港轉機,舟車勞頓,終抵台北。一下飛機,就傳來簡訊:今天中秋,我們吃月餅吧。我並未立即作答,等朋友安頓好,我們約好在公館站見面,才略帶神祕地說,中秋,在這裡,我們吃烤肉。 \n 為什麼台灣中秋節要吃烤肉?要向好友解釋清楚這個問題,我也做了不少功課,問了同系的台灣好友,又在網路上搜索一番,才瞭解了個大概: \n 中秋節烤肉,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初期開始流行烤肉聯誼的現象,1960年代,台灣經濟開始起飛,全台各地出現各色各樣大小工廠與加工出口區,吸引大量青年投身工廠,這些工廠青年幫忙創造了台灣奇蹟,個人經濟開始逐漸改善之後,卻苦於生活圈狹小,難以找到結婚對象,因此公司或工廠青年私下組織烤肉聯誼活動,調劑工作之餘的身心。 \n 朋友告訴我,據父輩們回憶,當時烤肉很簡單簡陋,烤肉醃好,分類分成幾桶,帶上吐司麵包、黑松汽水、西瓜或當令水果與鐵網、木炭,就可以坐車出發了,烤肉架到溪邊找石頭現地取材搭建而成,也沒有品牌烤肉醬可用,一般是使用醬油或自調料酒、沙茶醬調合而成私家烤肉醬,長此以往,後來索性在家中庭院找磚頭烤起來。隨著烤肉香味的薰染,逐漸形成一種民間風俗,家家戶戶在中秋都烤起肉了,烤肉之時也回憶起昔日年輕曖昧的美好回憶。 \n 至於中秋烤肉開始形成風氣應該是在1980年初前後,當年,一個醬油品牌「萬家香」推出了一支廣告:一家烤肉萬家香。之後,對手品牌金蘭醬油的烤肉醬隨罐附一個小毛刷,直接將毛刷裝在瓶口上,倒著一拿,就可以直接塗肉了。這兩間廠商為了搶占烤肉醬的市場,連續好幾年在中秋節期間密集推出廣告,造就了「中秋烤肉」的風潮。 \n 有故人南來,又恰逢中秋團圓,其心情自是不用多說。我領著朋友們在水源舍區附近的幾條街上「遊蕩」,一邊閒逛一邊把我瞭解到「中秋習俗」講給朋友們聽。聽上一番,總還是不過癮,還是要真真切切吃到嘴裡,才算過了中秋節。所幸,台大附近最不缺的便是吃食。就說烤肉店,也有三四家,各有特色,都人氣爆滿。到了中秋前後非提前定位不可。 \n 廣告創造新習俗 \n 其中生意最旺的,當屬在思源街派出所斜對面的「韓江館銅盤烤肉」,沿著汀州路三段一路向東,在汀州郵局旁邊,還有瓦奇燒烤公館,可惜那一日這兩家都早早被預定完,反倒是水源旁邊日日經過的梅江韓國銅盤燒烤館,還有空位。朋友一行三人,再叫上東吳的駱君,在這家擁擠的燒烤店裡,依著「台灣的習俗」,過了一個難忘的中秋。 \n 台灣的烤肉店多是「吃到飽」,即大陸的「自助餐」,大約一人五百元台幣,合計人民幣一百塊,在單子上點菜便可。烤肉的形式也和大陸烤肉店並無太大差異,放在銅盤上炙烤,蔬菜放在錫紙裡,自己撒上些作料(可惜無辣椒粉,我們都是四川人,無辣不歡),便可開動。台北的「吃到飽」,食材極為新鮮,這與大陸有些不同。但烤肉是什麼滋味,我已經記不清了。朋友三人在香港風餐露宿,幾塊烤肉,一杯冬瓜茶,吃得油光滿面,那個場景,倒是記得清楚得很。 \n 商鋪門前烤肉忙 \n 這是我們的吃法,還並非最為在地的。如果此時走到羅斯福路四段上,整條街都瀰漫著肉香和燒烤的煙霧。這絕非駭人聽聞!台大對面,羅斯福路四段南側,因為毗鄰台大和公館,密集排列著許多商鋪。有CoCo,Starbucks,也有內衣店、茶葉店、美妝店,無論什麼店,這時候商家都拿出燒烤架,支在店外,事先已經準備好食材,端出幾個小馬扎,便滋滋烤起肉來,有些商家還顧及著生意,有些店家乾脆把門一關,就全忙活著吃肉了。 \n 當然,除此以外,中秋烤肉也是串門子的好方法。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會邀請一起烤肉。烤肉擺在路邊,路過的人說不定還會被邀請一起加入,我也希望我能被某店家「留下」,可惜並無這種福分。聽說公園裡還辦過萬人烤肉大會。就連來到大陸的台商台幹,一到中秋節,也喜歡辦烤肉活動聯誼。烤肉這「習俗」越來越流行,台北市政府亦開放包括河濱公園在內的23個公園給居民作為定點進行燒烤,這一天你若見到台北一層霧霾,切勿以為是汙染,說不定深吸一口,還有肉香存留,也算是呼吸了中秋的習俗,中秋的台北了。 \n 但烤肉烤肉,按照現代膳食的標準,是高熱量食品。吃完後天色向晚,月亮剛露出個頭,為了消化這「幸福的負擔」,我們又驅車前往象山。中秋節的象山,登高賞月的人也是不少,象山山腳下也有烤肉聚會,我們徑直向山上去,爬到觀景台,月亮也正好升了起來,依偎在101旁邊。美食美景,好友二三,花好月圓,如此中秋,記憶一直留存到了今天。 \n 我回到大陸已經三年了,前幾日看到微信群裡,為元還在邀請瀅如和至純一起烤肉,方才又把我的記憶拉回了台灣。平日里,我愛好舒國治的小品,他有一本《台北小吃札記》,寫了數種台北美食。中秋將至,我饞得不行,又翻開來看,真希望他能寫一篇台北的烤肉!可惜並無有一篇是寫烤肉。大概烤肉這種食品既非「古早」,又是「外傳」,相比吃來吃去也無新意。但對於我而言,確實難忘。 \n 月亮依偎在101旁 \n 在台灣的日子多是這樣,早些年大家稱此為小確幸。其實再更早的時候,舒國治寫過這一段文字,也是我為什麼喜歡舒國治,喜歡台北的原因,最後記在這裡,也祝大家中秋快樂,闔家團圓。若有機會,一定還要「呼朋引伴」,叫上二三好友,和我去淡水河畔,痛快吃上一頓。 \n 然而牆要建在巷弄阡陌之中。也即,牆與牆要能夾成巷弄,而巷與巷要能一條接著一條;如此的阡陌,所形構出的群落,才得蘊涵出溫暖的人煙氣息。於是小孩在巷內爬地、打滾才會不危險,甚至深夜偶傳賣餛飩的敲梆子聲、賣麵茶的汽笛聲或「燒肉粽」的叫喚聲才會真的悠悠出現。

  • 大陸人在台灣》我在台灣過中秋 入鄉隨俗烤肉去

    台灣的中秋節,與大陸頗有些不同。月亮自然是一個月亮,兩岸共明月,天涯同此時。只是你若在中秋的夜晚走進台灣的大街小巷,倒不會被月色醉倒,只會被沿街的烤肉香味醉倒,恨不得立馬加入他們大快朵頤,美美吃上一頓。 \n \n中秋我們吃烤肉 \n雖然我已經不在台灣,但每到中秋佳節,還是會想起在台北過中秋節的那一天。三個好友從北京出發,經香港轉機,舟車勞頓,終抵台北。一下飛機,就傳來簡訊:今天中秋,我們吃月餅吧。我並未立即作答,等朋友安頓好,我們約好在公館站見面,才略帶神祕地說,中秋,在這裡,我們吃烤肉。 \n為什麼台灣中秋節要吃烤肉?要向好友解釋清楚這個問題,我也做了不少功課,問了同系的台灣好友,又在網路上搜索一番,才瞭解了個大概: \n中秋節烤肉,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初期開始流行烤肉聯誼的現象,1960年代,台灣經濟開始起飛,全台各地出現各色各樣大小工廠與加工出口區,吸引大量青年投身工廠,這些工廠青年幫忙創造了台灣奇蹟,個人經濟開始逐漸改善之後,卻苦於生活圈狹小,難以找到結婚對象,因此公司或工廠青年私下組織烤肉聯誼活動,調劑工作之餘的身心。 \n朋友告訴我,據父輩們回憶,當時烤肉很簡單簡陋,烤肉醃好,分類分成幾桶,帶上吐司麵包、黑松汽水、西瓜或當令水果與鐵網、木炭,就可以坐車出發了,烤肉架到溪邊找石頭現地取材搭建而成,也沒有品牌烤肉醬可用,一般是使用醬油或自調料酒、沙茶醬調合而成私家烤肉醬,長此以往,後來索性在家中庭院找磚頭烤起來。隨著烤肉香味的薰染,逐漸形成一種民間風俗,家家戶戶在中秋都烤起肉了,烤肉之時也回憶起昔日年輕曖昧的美好回憶。 \n至於中秋烤肉開始形成風氣應該是在1980年初前後,當年,一個醬油品牌「萬家香」推出了一支廣告:一家烤肉萬家香。之後,對手品牌金蘭醬油的烤肉醬隨罐附一個小毛刷,直接將毛刷裝在瓶口上,倒著一拿,就可以直接塗肉了。這兩間廠商為了搶占烤肉醬的市場,連續好幾年在中秋節期間密集推出廣告,造就了「中秋烤肉」的風潮。 \n有故人南來,又恰逢中秋團圓,其心情自是不用多說。我領著朋友們在水源舍區附近的幾條街上「遊蕩」,一邊閒逛一邊把我瞭解到「中秋習俗」講給朋友們聽。聽上一番,總還是不過癮,還是要真真切切吃到嘴裡,才算過了中秋節。所幸,台大附近最不缺的便是吃食。就說烤肉店,也有三四家,各有特色,都人氣爆滿。到了中秋前後非提前定位不可。 \n \n廣告創造新習俗 \n其中生意最旺的,當屬在思源街派出所斜對面的「韓江館銅盤烤肉」,沿著汀州路三段一路向東,在汀州郵局旁邊,還有瓦奇燒烤公館,可惜那一日這兩家都早早被預定完,反倒是水源旁邊日日經過的梅江韓國銅盤燒烤館,還有空位。朋友一行三人,再叫上東吳的駱君,在這家擁擠的燒烤店裡,依著「台灣的習俗」,過了一個難忘的中秋。 \n台灣的烤肉店多是「吃到飽」,即大陸的「自助餐」,大約一人五百元台幣,合計人民幣一百塊,在單子上點菜便可。烤肉的形式也和大陸烤肉店並無太大差異,放在銅盤上炙烤,蔬菜放在錫紙里,自己撒上些作料(可惜無辣椒粉,我們都是四川人,無辣不歡),便可開動。台北的「吃到飽」,食材極為新鮮,這與大陸有些不同。但烤肉是什麼滋味,我已經記不清了。朋友三人在香港風餐露宿,幾塊烤肉,一杯冬瓜茶,吃得油光滿面,那個場景,倒是記得清楚得很。 \n \n商鋪門前烤肉忙 \n這是我們的吃法,還並非最為在地的。如果此時走到羅斯福路四段上,整條街都瀰漫著肉香和燒烤的煙霧。這絕非駭人聽聞!台大對面,羅斯福路四段南側,因為毗鄰台大和公館,密集排列著許多商鋪。有CoCo,Starbucks,也有內衣店、茶葉店、美妝店,無論什麼店,這時候商家都拿出燒烤架,支在店外,事先已經準備好食材,端出幾個小馬扎,便滋滋烤起肉來,有些商家還顧及著生意,有些店家乾脆把門一關,就全忙活著吃肉了。 \n當然,除此以外,中秋烤肉也是串門子的好方法。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會邀請一起烤肉。烤肉擺在路邊,路過的人說不定還會被邀請一起加入,我也希望我能被某店家「留下」,可惜並無這種福分。聽說公園裡還辦過萬人烤肉大會。就連來到大陸的台商台乾,一到中秋節,也喜歡辦烤肉活動聯誼。烤肉這「習俗」越來越流行,台北市政府亦開放包括河濱公園在內的23個公園給居民作為定點進行燒烤,這一天你若見到台北一層霧霾,切勿以為是汙染,說不定深吸一口,還有肉香存留,也算是呼吸了中秋的習俗,中秋的台北了。 \n但烤肉烤肉,按照現代膳食的標準,是高熱量食品。吃完後天色向晚,月亮剛露出個頭,為了消化這「幸福的負擔」,我們又驅車前往象山。中秋節的象山,登高賞月的人也是不少,象山山腳下也有烤肉聚會,我們徑直向山上去,爬到觀景台,月亮也正好升了起來,依偎在101旁邊。美食美景,好友二三,花好月圓,如此中秋,記憶一直留存到了今天。 \n我回到大陸已經三年了,前幾日看到微信群裡,為元還在邀請瀅如和至純一起烤肉,方才又把我的記憶拉回了台灣。平日里,我愛好舒國治的小品,他有一本《台北小吃札記》,寫了數種台北美食。中秋將至,我饞得不行,又翻開來看,真希望他能寫一篇台北的烤肉!可惜並無有一篇是寫烤肉。大概烤肉這種食品既非「古早」,又是「外傳」,相比吃來吃去也無新意。但對於我而言,確實難忘。 \n \n月亮依偎在101旁 \n在台灣的日子多是這樣,早些年大家稱此為小確幸。其實再更早的時候,舒國治寫過這一段文字,也是我為什麼喜歡舒國治,喜歡台北的原因,最後記在這裡,也祝大家中秋快樂,闔家團圓。若有機會,一定還要「呼朋引伴」,叫上二三好友,和我去淡水河畔,痛快吃上一頓。 \n然而牆要建在巷弄阡陌之中。也即,牆與牆要能夾成巷弄,而巷與巷要能一條接著一條;如此的阡陌,所形構出的群落,才得蘊涵出溫暖的人煙氣息。於是小孩在巷內爬地、打滾才會不危險,甚至深夜偶傳賣餛飩的敲梆子聲、賣麵茶的汽笛聲或「燒肉粽」的叫喚聲才會真的悠悠出現。 \n(之秋/北京清華大學研究生) \n

  • 新中山人 入鄉隨俗過廣味年

    新中山人 入鄉隨俗過廣味年

     中山有100多萬外來人口,他們中有很多人已在中山安居樂業,過年了,他們怎樣過呢?來自湖南的張舒廣說,她來中山十幾年了,已經習慣了中山的習俗。老廣過年,最大的特色是年前要逛花市,有「花開富貴」的好意。 \n 逛花市、看花燈、貼揮春、開油鑊、蒸年糕……廣東人傳統的過年方式多多,樂在其中。原籍四川、在電子科大中山學院任職的黃李昌自稱是廣東民俗的粉絲,今年春節安排的節目包括在香山人家吃年夜飯、廣式早茶,看孫文公園燈會等。 \n 過年買「吉利門飾」是廣東的傳統民俗,18日在庫充市場,來自湖北的李阿姨正學著本地人買門飾,連根帶葉的甘蔗和胡蘿蔔,寓意「有頭有尾」。 \n 在遊子們紛紛趕著春運這趟擁擠的列車回老家過年的同時,近年來,不少老年人反其道而行之,開始進城過年,為子女減輕旅途勞頓。在城軌中山站、富華總站,這兩天總能看見一些中老年人帶著大包小包趕來中山。在市一中任教的吳老師表示,今年已經和湖北的父母商量好,今年老倆口來中山與他一塊過年,以前他經常跑回去,現在發現中山許多生活習慣挺有意思的,所以想要爸媽也來體驗一下不同於湖北味的廣式春節。他準備帶老人家去孫文公園看看花燈,去岐江夜遊,老人家對中山的環境和天氣都挺滿意的。

  • 老台生叮嚀:生活要入鄉隨俗

     海基會23日舉辦台生研習營,邀請在陸就讀的「老台生」分享在對岸學習及生活的經驗。到場的新生多對於大陸北方的嚴寒天氣,或是在公共澡堂跟大家裸裎相見等生活條件有些耽憂。老台生則建議盡量入鄉隨俗,才能融入大陸社會。 \n 多數將赴大陸就讀的新生對於大陸的天氣、校舍條件、飲食習慣,甚至洗澡等生活細節表示擔憂。北京大學博士生羅海芸表示,她剛到公共澡堂洗澡時也很不習慣,有些台生會自備浴巾或浴簾去洗澡,「但這樣反而引起全澡堂關注,其實你有的大家都有,還不如入鄉隨俗。」 \n 兩岸氣候差異大,即將就讀北京大學影視與戲劇專業的碩士生王哲凱就問起該如何因應「北京咳」。羅海芸回答:「北京只有在特定的沙塵季節外出需要佩戴口罩,冬天大家都會穿羽絨衣及雪地靴來禦寒,室內都有暖氣,所以不用過於擔心。」 \n 按照大陸教育部規定,台灣學生可免修大陸政治類通識課,如《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思想政治與道德修養》、《中國近代史》等,多數台生也選擇免修。但中國人民大學的台生趙翌捷建議,台生應盡量避免「特殊化」,多跟陸生一起學習、生活,才有利於融入大陸社會。

  • 大陸人看台灣-台商老闆誠信包容值得信賴

     一位在南京某台資企業打工的親戚,今年春節回蘇北東台過年,他告訴我,他們老闆挺有人情味的,每次從台灣飛過來,總要帶些寶島特色的糕點分給員工們品嘗,雖然切割下來每人只有一小塊,但確實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營造出了家的和諧與溫馨。 \n 親戚說,他們老闆既是一個很守規矩的人,也是一個入鄉隨俗的人。守規矩,就是能遵守大陸的法律制度,從來沒有鑽政策法律空子打擦邊球的念頭。比如,公司嚴格執行周六、周日雙休制,如因工作加班,就發給加班補助;夏天,組織全體員工外出旅遊了一次;大陸政府規定春節放假是7天,而他們公司考慮員工來回往返的不容易,為避開春運的最高峰,放了12天。 \n 入鄉隨俗,就是儘管公司規模不大能力有限,但對當地的一些公益活動能夠積極參與,表達的意思再小也是情分的體現,以實際行動向社會表示出感激,從而讓更多的人分享到了他們公司的勞動成果。 \n 聽了他們公司去年發生的一件事,我肅然起敬。該公司某人突然提出辭呈,原來他找到了一個更好的發展平台,要跳槽了。之前,此人與公司是簽訂了勞動合同的,由於沒有任何先兆,現在挑子一撂,不僅給公司的日常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困難,而且對其他員工的情緒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n 當然,公司是有規章制度的,勞動合同協議書上明確規定,誰毀約在先,違約的一方必須向另一方賠償相應的經濟損失,一切公事公辦,理所當然。為維護公司的正常秩序,公司人事部起草了一份處理意見。但是,報送給老闆審批時,這位台灣老兄卻提出了異議。 \n 他寫道:「人與人之間是可以通過溝通達到相互理解的,如果能採用柔性的方式解決問題,就沒有必要使用太過激的手段。這是我一貫的管理理念。我們要以平常心對待該員工的辭職,畢竟大家同事一場,人聚人散都是緣,應該為他的美好前程而祝福。請對此人給予低調處理。」 \n 公司與員工相比,公司處於強勢,員工處於弱勢,這是毫無疑問的。因此,公司要炒某個員工的魷魚,隨便找個理由就能辦妥,還不會違反勞動合同;而某個人要脫離公司,會因勞動合同的束縛而顧慮重重。 \n 由此可見,提出辭呈的這個人自願接受違反合同的處理,是下了很大決心的。但是,這位台商所表現出來的姿態,一方面反映了他的自信,因為公司絕對不會由於少個員工就轉不起來;同時另一方面,還反映了他的寬厚仁慈,因為機遇對一個人來說稍縱即逝,關鍵時刻放別人一馬,成全了別人,也是在成就自己。 \n 這名員工是帶著美好記憶,十分愉快離開公司的。親戚說,此事並沒有造成公司人事上的動盪,反而極大的增強了員工們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大家感到,老闆誠信包容,可以依附,有情有義,值得信賴,在這樣的公司裡面討生活,是不會有大苦頭吃的。

  • 「陽光燦爛感受好」 莫言赴瑞典

    「陽光燦爛感受好」 莫言赴瑞典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見圖,新華社),昨率十三人的「親友團」從北京飛往瑞典斯德哥爾摩領獎,其中包含九位翻譯家,他們曾把莫言的文學作品翻成各種外語。對於外界爭論莫言應穿哪種服裝上台領獎,他說:「穿燕尾服吧,入鄉隨俗,沒什麼大不了。」 \n 昨上午北京氣溫只有零下一度,莫言頭戴黑皮帽、身著藍羽絨衣和圍巾,現身北京首都國際機場。他和媒體微笑揮手致意,聊到出發前心情,簡短地說「陽光燦爛,感受很好」,隨即進入貴賓室候機。 \n 莫言赴瑞典領獎陣容龐大,除本人外,還包括他的妻子、女兒,莫言焦姓好友,九位翻譯家,及山東省高密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局長邵春生。這些翻譯家曾把莫言作品譯成英、法、日、義大利語等外語。 \n 官員邵春生隨行,大陸網友意見很大。邵春生說是藉此行宣揚高密的紅高梁文化,但網友認為諾貝爾獎典禮是知識盛會,並不適合行銷。 \n 為上台領獎,莫言準備了包括燕尾服、中山裝、西裝五套服裝,以備不同場合。這次的行程相當忙碌,六日抵瑞典後將在瑞典皇家學院進行四十五分鐘演說,七日出席記者會,在瑞典學院還有一場演講。 \n 重頭戲是十日晚間的頒獎典禮,莫言將上台領獎並發表感言,大陸《騰訊網》將現場直播。莫言表示,致詞主題是「文學、故事、家鄉、親人」。與他同行的好友、精典博維董事長陳黎明透露,內容與世界和中國文學有關,還會提到他住過的高密和北京。 \n 關於莫言「領獎穿什麼」的話題,一度引發外界激辯,有人認為他應該穿著具有中國特色的服飾。莫言表示,他會按照主辦單位的要求「入鄉隨俗」,他認為服裝是全人類的共同財富,這根本不算一個大不了的問題。

  • 陸客「隨處便溺」? 中港戰火加劇

     中港關係再掀波瀾,針對日前發生在香港地鐵的中港民眾互罵風波,香港旅發局主席田北俊呼籲陸客到香港應入鄉隨俗,不應隨處便溺。大陸網友群情激憤,認為「隨處便溺」用語就是對大陸人的嚴重歧視,「好像我們在地鐵很下賤一樣」! \n 此外,針對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辱罵香港人是狗,香港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對此表示遺憾。這是大陸駐港機構首次對中港近日的摩擦作出回應。 \n 同時,在香港讀書的一批北大學生近日呼籲大陸和香港民眾互相體諒,不要敵視對方,又要求北大教授孔慶東向港人道歉。 \n 連署信指出,香港社會對大陸民眾的積怨「令人不安」,呼籲大陸和香港人體諒雙方的困境,不要再互貼標籤和敵視。 \n 農曆年前在網上流傳一段影片,片中陸客在香港地鐵上飲食引發港人與陸客互嗆,隨後北大教授孔慶東形容「香港人是狗」的言論,引發使香港與中國民眾間的激憤謾罵。 \n 原本近日風波漸息,但田北俊呼籲,陸客到香港「應入鄉隨俗,尊重香港法規,不應在港鐵食麵或者隨處便溺,對於吵架情況不時發生,請雙方理解、克制。」此話一出,大陸網友昨在微博或各大網路論壇大罵香港人,「這還不算汙辱和歧視?」,或指出爭議點「香港人始終瞧不起內地人」,有的更回說,香港旅遊局,先管好你自己的爛導遊。 \n 大陸當紅女星、也是微博紅人的姚晨也加入戰局,她在微博上表示,不是所有大陸遊客都會在港鐵吃麵或便溺。她認為,這份呼籲有失偏頗。 \n 昨日在港島各界新春酒會上,彭清華表示,最近,個別大陸學者發表了一些不當言論,我們對此深表遺憾。這些言論不僅引起了許多香港市民的不滿,也受到了許多大陸民眾的批評。他說,我們充分充分信賴香港同胞與內地同胞血濃於水的深厚感情。

  • 大陸人看台灣-入鄉隨俗 注意節約

     在我遊台的所見所聞看來,台灣人民是很儉約的。 \n 台灣的摩托車外形比大陸的小,跟電瓶車差不多。據內行人說,台灣這種摩托車發動機的功能非常好,功率大、聲音輕,貫徹節約能源的理念。台灣的手工業品,也大多是小巧精緻,製作包裝精細,使人聯想到蔣經國時代的「客廳作坊」(家庭即工廠)。那時為擴大經濟建設,號召每個家庭的客廳都成為製造和加工的場所。一時間,台灣遍地是小工廠和小企業,人民克勤克儉,創造了大量產品,行銷世界各地,使資源有限的台灣,成為亞洲經濟的「四小龍」。 \n 在大陸飯店使用自助餐時,經常見到很多食物吃剩的現象,在台灣一次也沒有看到。看到台灣人民的儉節,我們也入鄉隨俗,注意節約。每天早上的自助餐,大家都酌量取用食物,不浪費。在旅行車上飲用瓶裝水,我們也是實取所需,喝完一瓶再拿一瓶,絕不浪費。晚上淋浴洗澡,也盡量注意節約。 \n 大陸中學校食堂裡剩菜剩飯桶裝車載,浪費驚人。看飯桌上,彷彿將剩飯剩菜多視為闊綽,根本沒有「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觀念。回想大陸改革開放初期,號召全民「能掙會花」。「會花」很容易,「能掙」哪有那麼簡單?結果一代又一代的人養成了大手大腳的惡習,至今積習難改。

  • 大陸人看台灣-台灣阿姨來深圳入鄉隨俗

     台灣阿姨來深圳半個月了,跟她聊天的時候,她總是細數著台灣人有多好,大陸人還是差了點。什麼垃圾分類啊,行人過馬路啊,或者人的行為上,都覺得台灣人比大陸人溫情許多。 \n 剛來深圳的時候,提著大包小包的阿姨就向我抱怨說,「大陸人很無情,我一個老太太提那麼多東西都沒有人幫忙放在電梯上,我在台灣的機場時不時有人幫忙,在香港和大陸都沒有人幫忙,還是覺得台灣人熱心腸一點。」我告訴她,在大陸不一樣,你要是找人幫忙別人以為你是騙子,肯定有陷阱;但若你要是去幫別人,別人會以為你是為了報酬或者有其他企圖,所以大陸人越來越冷漠了。阿姨就覺得很鬱悶,老是說,還是台灣人對人情世故比較看重,社會也比較和諧。 \n 後來有一次,我們在上天橋,有個老伯伯推著載了很多貨物自行車,艱難的往天橋上挪動,我正想去推一把,阿姨拉住我說,別去了,這麼多人都沒去幫忙,我們趕時間呢。我反問阿姨說,你在台灣的時候這種情況你會不會幫忙,她說「會啊,但是這是在大陸,應該『入鄉隨俗』」。我一下子就沒了脾氣,只能眼睜睜看著老伯伯慢慢的往上爬。 \n 之後,每次和阿姨過馬路,她總是說,在台灣,是車讓著行人,在大陸卻是人要讓著車。她說,大陸有車一族好像就是高人一等的感覺,他們就不會讓著行人。然後,過馬路的時候,行人紅燈亮了,但阿姨還是衝過去了,我喊道:「阿姨,你沒看到是紅燈嗎,在台灣這樣也可以衝過去嗎?」。她也大嗓門回我,「你沒看見沒有車過來嗎,在大陸沒有車就是綠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