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內蓋夫沙漠的搜尋結果,共02

  • 陸助埃及挖水井 要將沙漠變良田

    陸助埃及挖水井 要將沙漠變良田

     盛夏7月,烈日炙烤下的埃及大漠,地表溫度已突破攝氏60度。在這裡,鐵板上可以煎熟雞蛋,人的汗水幾乎一出來就會被蒸發殆盡。儘管如此,打井人阿米爾.穆罕默德每天還是要穿著厚厚的沙漠工作服,戴著安全帽和防塵眼鏡,把整個人武裝到牙齒後再上井。

  • 難以置信:只剩一片機翼的F-15竟成功降落

    難以置信:只剩一片機翼的F-15竟成功降落

    F-15鷹式戰機(Eagle)幾乎具備了一切優秀戰鬥機的特質,包括速度快、升限高、航程遠,是著名的「米格殺手」。它甚至可以承受一些嚴重的損壞,就算「只剩一片機翼,也能安全降落」!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卻是真實發生的。 \n \n1983年5月1日,以色列內蓋夫沙漠(Negev)的上空,以色列空軍正在進行模擬空戰,當天參與演練的是兩架F-15D,和4架A-4N天鷹攻擊機(Skyhawk),其中一架編號「Baz957」的F-15D,是由飛行員澤夫.內迪夫(Ziv Nedivi)和後座導航員葉哈爾.蓋(Yehoar Gal)搭檔的,此時的內迪夫的飛行經驗尚淺,還算是菜鳥飛行員,然而這一天之後,他與這架Baz957戰機將成為傳奇。 \n \n眾所週知,以色列空軍的實力相當強悍,這當然歸因於非常嚴格的飛行訓練,同時空軍內部也有強烈的競爭心,也因此在對抗賽中,難免出現互不相讓的激烈比拚。內迪夫的F-15D與一架A-4正在纏鬥,結果兩架戰機就發生了空中碰撞。 \n \n值得慶幸的是,F-15D與A-4是機翼相撞,沒有損害到機身,所以兩架戰機的飛行員第一時間都能生還,隨後A-4的飛行員放棄戰機緊急彈射並且成功,然而同樣嚴重受損的F-15D,卻選擇更困難的求生方式。 \n \n內迪夫說:「我的戰機突然遭到一記重擊,所有儀表都在亂轉,我知道我們和A-4相撞了,隨後我看到A-4的殘骸,它已經著火,我希望機上乘員趕快逃生,所幸隨後我就在無線中聽到他彈射成功的消息。」 \n \n此時航管人員要求內迪夫與蓋緊急彈射逃生,但他們沒有這麼做,因為此時飛機陷入螺旋下墜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彈射,很容易與飛機碰撞,或者降落傘無法開啟,他必須先把飛機稍微回復到穩定狀態,以提高彈射的成功機率。 \n \n為了脫離螺旋下墜的困境,內迪夫提高戰機的推力,他發現有效果!推力增大之後,下墜的情況就好轉了,升降舵與方向舵的操作性能也恢復了,於是他直接開啟後燃器,並且覺得自己能夠降落到10哩(16公里)外的機場。 \n \n還有一個原因使他們選擇迫降,是因為飛機沒有著火,而且他們也看不清楚自己飛機的受損有多嚴重-這是因為整個座艙罩的右邊都被燃料給覆蓋住了。 \n \n這架F-15很快就飛抵機場並且準備迫降,雖然按照飛行手冊規定,飛機降落時速度要逐步減慢,以降低升力。但此時情況不同,需要保持高速才能維持飛機穩定,所以內迪夫是以大約260節(時速480公里)的速度著陸,這是標準著陸所建議的速度的兩倍!當他感覺到主起落架著地的那一刻,立即開啟機背減速板以及緊急著陸尾鉤,並成功鉤到攔截鋼索,然而速度太快,這支尾鉤很快就被扯落,所幸戰機速度已慢了下來,終於在離跑落結束前6公尺處停止了,沒有栽進攔截網裡。 \n \n當內迪夫轉身與後座的蓋握手致意,感謝彼此的協助時,他這時才看到,整架戰機的右翼完全被扯爛了,只留下不規則的殘片!他才發現,他剛才把一架只剩一邊機翼的戰機給降落成功。 \n \n事故發生後,以色列空軍詢問F-15原廠,也就是麥克唐納-道格拉斯飛機公司(McDonnell Douglas),試探性的問:「只剩一邊翅膀的F-15還能飛嗎?」麥道的回應很肯定說「絕無可能」,於是以色列空軍把內迪夫的F-15照片寄給麥道公司,麥道公司也相當震驚,開始研究內迪夫成功降落的原因,最終歸納出兩個可能: \n \n1.F-15處於某一高速度時,整個機身出現舉升體效應(lifting body),也就是不需要機翼也有一定的升力效果,這歸功於F-15的良好氣動外型。 \n2.右邊的水平尾翼仍有作用,發揮了控制效果,也彌補了一定的升力。 \n \n事後,這架沒了機翼的Baz 957,在事件發生兩個月後收到了一片新機翼,重新安裝後確定結構沒有問題,又回到了以色列空軍繼續服役,它還是一架功勳機,有4個半擊墜標誌。如今Baz 957不再飛行,被公開展示。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