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內閣制的搜尋結果,共98

  • 萊豬暴露台灣政治體制的不幸?沈富雄嘆:暴政的開端

    萊豬暴露台灣政治體制的不幸?沈富雄嘆:暴政的開端

    立院民進黨團挾人數優勢,24日讓萊豬9項行政命令全准備查。對此,前綠委沈富雄感嘆,總統制的總統加內閣制操作的國會,是暴政的開端。

  • 台灣若轉型內閣制會比較好嗎? 網搖頭:有一群人是國際笑話

    台灣若轉型內閣制會比較好嗎? 網搖頭:有一群人是國際笑話

    在蔡英文總統吹響修憲號角後,憲政體制改造將成為未來2年台灣政治的主旋律,有不少政治人物認為台灣應該走向內閣制,而台灣是否應該轉型為內閣制,建議朝建立權責相符、符合內閣制精神的政治體系,也引起網友討論,但不少網友並不看好台灣採用內閣制的政治體系。

  • 為何日本沒像樣的IT大臣?內行人吐關鍵:德國也是

    為何日本沒像樣的IT大臣?內行人吐關鍵:德國也是

    過去日本媒體就曾拿39歲的台灣數位政委唐鳳,與自家高齡79歲的IT大臣竹本直一進行比較,認為法律系背景出身的竹本直一,只有短暫擔任過科技相關公務工作,沒有實際的科技專業背景與成就,加上此前也有資安大臣櫻田義孝不懂USB是什麼,種種事蹟,讓台灣網友不禁納悶,「為什麼日本沒有一個像樣的IT大臣?」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熱議。

  • 朝野放下政治利益來修憲 朱立倫盼建立權責相符、符合內閣制的政治體系

    朝野放下政治利益來修憲 朱立倫盼建立權責相符、符合內閣制的政治體系

    立法院日前闖關通過監察院人事案,再掀廢考監等修憲議題。對此,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今天在臉書表示,修憲攸關國家百年大計,朝野不應以一黨之私、政治利益為考量,建議朝建立權責相符、符合內閣制精神的政治體系,同時擴大全民參與,提高政府效能方向邁進。 \n \n朱立倫臉書全文如下: \n \n修憲關乎國家百年大計,朝野應集思廣益,不以一黨之私,不因一時政治利益為考量。多年來我已呼籲修憲應朝「三大方向.十項主張」來討論: \n \n第1:建立權責相符、符合內閣制精神的政治體系; \n第2:擴大全民參與,落實全面參與政治運作; \n第3:讓政府更有效能,符合世代正義的憲法。 \n \n#主張一:「氣候正義及環境權納入憲法」 \n \n全球目前已有許多國家將「氣候正義」、「環境權」入憲,我們也看到齊柏林為台灣山川的吶喊。為符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精神,保障未來世代共用地球的權利,盡我們這一代人對環境的責任,我們呼籲應該將氣候正義加入修憲工程討論。(2020/7/24) \n \n#主張二:中華民國應「推動成為內閣制」國家 \n \n中華民國近二十年來的憲政僵局及失能的政治體系無法解決人民的問題。唯有重建權責相符的制度,讓人民的力量進入體制內運作,才能打破僵局,解決藍綠對立的局勢。提出修憲公投以內閣制為方向已勢在必行。(2019/6/6) \n \n#主張三:率先恢復「閣揆同意權」 \n \n中華民國憲法本來就偏向內閣制,但在閣揆同意權廢除之後,行政院長已變成總統的執行長,隨時更換。我們主張,在推動內閣制的過程中,凝聚社會共識可能花費時間太久,至少可先回復閣揆同意權,穩定憲政體制,也比較符合權責相符的基本精神。(2015/5/20、2019/6/6) \n \n#主張四:推動「國內不在籍投票制度」 \n \n投票是參政權的具體實踐,很多人卻被「返鄉距離」等問題,被迫放棄投票權利。擴大全民參與政治、投票,「不在籍投票」是民主國家的基本權利。放眼全球,約有115個國家採不在籍投票制度。我們主張,在確保選舉公平、公正的原則下,支持「國內不在籍投票制度」,讓台灣民主制度,越來越進步。(2015/5/20、2019/7/10) \n \n#主張五:「不分區有效政黨得票門檻調降」 \n \n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國民立委共34席,各政黨會提出一份不分區候選人名單,依得票比例分配席次,但政黨得票率須達到5%才可獲得席次。我們主張政黨參與不分區立委分席的得票門檻應降到百分之3,才是鼓勵政黨參與的世界共同潮流。(2015/3/28) \n \n#主張六:司、考、監三院「瘦身」 \n \n政府組織盤點、瘦身,行政院組織改造,各級機關都已減少、立法委員、考試委員已減半,司法、監察兩院人數也都要減半、大幅精簡。未來並在維護監察獨立及考試制度公正下與其他三權整併。(2015/03/27) \n \n#主張七:「降低投票年齡到18歲」 \n \n投票年齡降至十八歲與不在籍投票,是世界各先進國家,鼓勵國民多參與政治事務所共同努力的目標與趨勢。(2015/3/28) \n \n#主張八:「檢討單一選區兩票制」 \n \n現行國會選制造成民意被扭曲、席次不對等,應按照憲法票票等值原則,並就國會選制進行協商,推動改革,具體「檢討單一選區兩票制」。(2014/12/11) \n \n#主張九:「檢討憲法第54條行政院副院長設置」 \n \n現行憲法第54條規定,行政院設院長、副院長各一人。這是「明文」規定,完全沒有變通的餘地。衡諸全球,新加坡在2019年之前有兩位副總理分別負責「國家安全」、「經濟和社會政策」;西班牙視需求可有四位副首相;韓國則設有「經濟副總理」、「社會副總理」,針對國家重點發展需要,分工合作。我國應放寬此項規定,讓行政院針對專業權責得增聘行政院副院長。 (2020/7/24) \n \n#主張十:「確實落實地方自治」 \n \n我國目前現行運體制是「大中央、小地方」,錢與權都集中在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經常僅能被迫買單或配合規劃。我們希望修憲工程應納入中央地方權限保障的討論,改變「大中央、小地方」的現狀,真正落實地方自治。(2020/7/24)

  • 民進黨拋修憲議題 洛杉基稱就靠他

    民進黨拋修憲議題 洛杉基稱就靠他

    蔡英文總統宣告啟動修憲,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日前表示,修憲是蔡政府執政以來民主改革的最後一塊拼圖,黨團將成立修憲小組,由府院黨進駐,範疇從公民權下修18歲、五權變三權、總統或內閣制,一路涵蓋到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優化。時程部分,公民複決一定會綁住2022九合一大選,「否則沒有任何修憲案可以過」。 \n \n根據《中國時報》報導,柯建銘指出,修憲是蔡政府追求民主改革的最後一塊拼圖。所以民進黨對眼前的修憲,不會認為只要處理公民權下修就好,從中央政府的體制是總統制或內閣制、廢除考監兩院的五權變三權,或恢復閣揆同意權、立委選區是否重新劃分,乃至於單一選區兩票制到底要採並立制或聯立制,都會是民進黨對此次憲改的討論範疇。 \n \n另外,柯建銘也表示,修憲案要過,在公民複決階段需有「選舉人總額半數以上」同意才算數,等於是要有960多萬張贊成票,「根本就不會過,太困難了。」因此,最後立院投票決議時間,必須抓在2022九合一大選前的9個月,讓公民複決與大選綁再一起,「如果不這樣精算,沒有一個修憲案可以過」。 \n \n而作家洛杉基分析,修憲委員會是「法理台獨」的最後一哩路,也是兩國論的完結篇;靠的就是川普政府,如果川普能連任,剩下任期就能完成法理台獨修憲工作。川普如果不能連任,那麼修憲大概也只能修剪枝枝節節的條文,呼嚨獨派及天然獨。

  • 2024大選風向 牽動憲政體制走向

    2024大選風向 牽動憲政體制走向

     在蔡英文總統吹響修憲號角後,憲政體制改造將成為未來2年台灣政治的主旋律。蔡英文顯然有意藉此追求歷史定位,但政府體制的變動,牽動民進黨對延續執政的戰術考量,到底台灣將走向內閣制、總統制,或原地踏步,就看2024大選的風會怎麼吹。 \n 目前可能端上檯面的修憲議題主要有3,分別是公民權下修18歲;廢除考、監的五權變三權;及台灣是否要走向內閣制或總統制。其中第1項,朝野早有共識,唯一變數應當僅在於能否跨越公民複決門檻。 \n 至於第2項,儘管陳菊接掌監院訊息不斷傳出,但廢除考、監終究是民進黨長年主張,即使最後功敗垂成,藉由提出修憲的動作,至少是有了交代。 \n 影響最深遠的,莫過於政府體制的優化。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不僅讓總統與閣揆有權責不清的弊病,也讓國會政黨不得不陷入非理性的惡鬥,讓代議制度無法順暢運作,憲改確有必要。 \n 然而,政治人物在執政時,總是偏好總統制,因為能獨占權力;一旦下野,或前景不佳,往往又主張內閣制,貪圖透過合縱連橫主導行政權。 \n 所以,何以蔡英文在2015年會喊出「內閣制沒有存在空間」?而當時對手朱立倫又為何要主張內閣制?無非都是為了鞏固己方權力。 \n 因此,此次憲政體制改造將走向何方,或是在原地停留,就端視未來這段時間,有志角逐下屆總統的民進黨派系,是如何評估綠營在2024年的選情。這種延續政權的戰術考量,將遠高於制度設計的理想性與邏輯性。 \n 但隨蔡英文進入第二任期,未來無論走向哪種體制,都將與她無關,因而更有機會敢於放手站上國家長治久安的高度,登高一呼,扮演左右修憲的關鍵力量,藉此奠定本屆總統的歷史定位。 \n 只是,隨著後疫情時代來臨,面對難以預測的經濟風暴,蔡政府若無法順利挺過這一關,當政權遭遇亂流,難以確認哪種憲政模式符合未來政黨利益時,讓「維持現狀」成為相對安全的選項時,所謂的憲政改造,恐將注定無疾而終。

  • 前立委王麗萍力挺柯黨 衝高總統票、推內閣制

    前立委王麗萍力挺柯黨 衝高總統票、推內閣制

    台北市長柯文哲將組黨,前立委王麗萍率先成立濁水溪柯粉俱樂部,且決定要入黨,是否投入雲林第一選區立委選舉備受關注,她2日明確表態不會投入區域立委選舉,但強調要力挺柯的第三勢力在雲林衝高總統票,力推內閣制。 \n \n王麗萍指出,藍綠在既有的憲政體制下,聯合壟斷政治權力,藉由統獨意識形態綁架、操縱民主形式,地方政治始終陷於派系分贓的體系,中央集權使地方自治形同虛設,小小的島國居然有6都,比大陸還多,實在荒謬,第三勢力在現有選制下無法生存,葬送台灣民主深化的契機,唯有藍綠裂解,人民才有機會奪回主權,不再受兩黨惡鬥與派系分贓宰制。 \n \n王麗萍認為,台灣現行總統制應改制為內閣制,讓資深立委的專業可以貢獻國家,消弭現行總統制有權無責恣意而為的風險,同時倍增立委席次至225席,避免兩黨聯合壟斷政治權力,提供進步與關鍵少數的價值空間。 \n \n王麗萍建設柯要鞏固淺藍、淺綠、經濟選民等基本盤,防止腹背受敵,並支持電影《台灣總統》的拍攝,俾做為體現台灣價值的具體作法,以及重新找回青年選民的大戰略。 \n \n王麗萍說,她會加入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但不會參選區域立委,不管是柯自行參選總統,或者支持郭台銘出戰,她都會盡力協助第三勢力衝高總統在雲林的得票數,為力推內閣制邁步。

  • 朱倡內閣制 當選總統將提憲改

     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昨再度拋出憲改主張,呼籲我國應修憲改採內閣制,並主張可先從恢復立法院閣揆同意權、總統到立法院國情報告,以及投票年齡降至18歲做起。他強調,若能當選總統,就任後會立刻提出憲改方案。 \n 朱立倫昨出席台灣競爭力論壇舉辦的「啟動修憲走向內閣制」座談會。他在會中指出,行政院明明是最高行政機關,修憲後卻成了總統的執行長,變成有責無權的小媳婦。尤其,2000年以前內閣共有17位行政院長,平均任期3年;但2000年後,包括現任院長已有16位閣揆,能當1年2個月就超過平均值了,這樣如何能延續政策?前院長答應的事到底算不算數?總統作為老闆有時在幕後,有時又跑到幕前。 \n 朱立倫還說,我們的憲法本來偏向內閣制,但廢止立院的閣揆同意權後,行政院長成了「總統隨時可以請他走路」的執行長,所以恢復閣揆同意權是當務之急。他強調,接下來推動內閣制措施,包括立委是否可兼任官員?以現行113席立委,因人數太少會很難,所以立委席次也要增加。 \n 他個人主張內閣制,但因過程必須凝聚社會共識,預料必須花很多時間,因此先恢復立院的閣揆同意權會讓制度比較穩定;同時也把18歲擁有投票權也在修憲中一併完成,這2點應該是最沒爭議的,最快下一屆國會就能推出,預計2、3年就可完成。 \n 此外,朱立倫表示,立法院仍有總統到立院進行國情報告、立委得提出建言的相關規定,這是憲政精神體現,且已有法律規範,因此2020新總統上任後就可馬上實踐。

  • 倡內閣制 朱:若當總統提憲改

    倡內閣制 朱:若當總統提憲改

    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今日(6日)再度呼籲修憲採取內閣制,並主張可先從恢復立法院的閣揆同意權、總統到立法院國情報告與投票年齡降為18歲做起,還宣誓自己若能當選粽統,就任後會立刻提出憲改方案。 \n \n朱立倫出席台灣競爭力論壇舉辦的「啟動修憲走向內閣制」座談會時指出,行政院明明是最高行政機關,在修憲後卻成了總統的執行長,變成有責無權的小媳婦。2000年以前內閣共產生17位行政院長,平均任期三年,2000年後包括現任院長已16位閣揆,能當一年兩個月就超過平均值了,這樣如何延續政策?而且院長答應了的事情到底是否算數?總統作為老闆有時在幕後,有時又跑到幕前。 \n \n朱立倫還說,我們的憲法本來偏向內閣制,但廢止立法院的閣揆同意權行政院長後成了總統可以隨時請他走路的執行長,所以恢復閣揆同意權是當務之急,接下來推動內閣制的措施,包括立委是否可以兼任官員?以現在113席立委當然很難, 因為人數太少,所以立委人數也要增加,他個人主張要推動內閣制並偏好真正走向內閣制,但在過程中若因為要凝聚社會共識需花太久時間,那應該先恢復立法院閣揆同意權會讓制度比較穩定,再把18歲投票權也在修憲中一併完成,朝野政黨不管支持甚麼制度,恢復閣揆同意權跟18歲投票應該是最沒有爭議的,最快下一屆國會就推出,兩三年就完成了,在下一屆總統立委就可以實施此制度。 \n \n此外朱立倫直言目前總統仍是最高首長,以前總統依照慣例要到國大國情報告,後來廢除國大但立法院相關規定仍有總統到立法院國情報告立委得提出建言,這是憲政精神體現,且已有法律規範,2020新總統上任新國會就位後就可以實踐。 \n \n會後受訪時朱立倫承諾若就任總統就立刻提出憲改方案,此外被問到黨內初選情況他呼籲大家真正做到不要口出惡言,尤其不要有明槍暗箭,因為這段期間有太多的明槍暗箭;傷害自己的候選人,就是傷害自己的黨。 \n \n對於韓粉在台北造勢後,將持續在各縣市造勢,朱立倫認為每個人有不同想法,對韓粉的作法,他祝福造勢成功。

  • 賴清德:若當選推憲改 採偏內閣制的雙首長制

    賴清德:若當選推憲改 採偏內閣制的雙首長制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今天表示,如果他當選總統,將會結合朝野推動台灣的憲政改革,採取「偏向內閣制的雙首長制」,並由具有民意基礎的國會議員兼任部會首長。 \n \n 賴清德今天接受「少康戰情室」專訪時表示,他在擔任行政院長時,是完全尊重蔡英文總統的決定,重大的事情要執行之前,也一定要取得總統的支持整體。 \n \n 不過他說,如果他當選總統,會結合朝野推動台灣的憲政改革,採取「偏向內閣制的雙首長制」,台灣的總統直選恐怕無法取消,但民選總統要給與什麼權責,未來可以再討論。 \n \n 他舉例像是要給予總統兩岸、外交、國防的權力,還是要像歐洲有些國家,讓總統成為仲裁角色,調解政黨之間的衝突,都可以討論。 \n \n 不過賴清德認為,未來內閣制的精神一定要展現出來,包括恢復行政院長的任命要經過立法院同意;國會議員也能兼任部會首長。他檢討去年九合一民進黨敗選原因之一,就是執政跟民意有落差。 \n \n 他說,立委深入基層接觸民意,但在落實民意過程中,只能藉由質詢,或是找部長來講,部長再交由下屬執行,而部長在面對立委時也是矮了一截,沒辦法做事,過去國民黨長期執政時人才庫很充裕,但即使這樣,到了前總統馬英九後期,已找不人當部長。

  • 是否脫黨參選?王金平:再說嘛!

    是否脫黨參選?王金平:再說嘛!

    國民黨中常會拍板總統提名特別辦法及作業要點,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昨怒批量身訂做、因人設事,不能認同也無法接受;國民黨發言人歐陽龍則喊話籲「相忍為黨」。對此,王金平今直言,去年說台灣最大黨就是「反對民進黨」,而現在國民黨做了很多不值得信任的政策,小心大家會憂慮台灣最大黨,就是「對國民黨的不信任」,因此盼國民黨還是要再三思。 \n \n王金平今早赴華山文創園區參訪,談及黨中央稱拍板的初選辦法已是做過努力的決定,他淡回「這是他們自己的說法」。至於若黨中央一直不願改變,之後要怎麼面對?王則笑說「再說嘛!再說」。 \n \n媒體追問,昨稱不能認同、無法接受如今的初選辦法,是否會如期繳清五百萬選務作業費?王金平表示「再說嘛!現在還有半個月」。被問及若初選結果不如預期,有脫黨參選可能?王僅說「再說嘛!呵呵,現在說這個還不是時機。」 \n \n另外,論及對內閣制的看法,王金平指出,內閣制是自己一向主張的,從前總統馬英九就任後就一直提出,而當時馬邀集所有國民黨立委,表達「不要現在提出來,以後他任內一定會提出」,結果馬任內並未提出這個內閣制的事情。 \n \n王金平進一步說,當然一直認為內閣制才是台灣最值得思考的方向,內閣制是做到權責相符,但現在要修憲很困難,若大家真正有意思要修,只有自己來當總統,一定能夠設法要求朝野一起往這個方向努力;且若立法院能有這個修憲案通過,還要再全民公投一次,所以難度實在滿高的,但只要全民有共識,自己當總統一定會有信心讓它在立院通過,並交由全民複決。

  • 韓國瑜一句話  費鴻泰點出台灣內閣制問題

    韓國瑜一句話 費鴻泰點出台灣內閣制問題

    高雄市長韓國瑜受訪表示願意接受徵召,若選上總統,會在高雄上班。此話一出,引發熱議。藍委費鴻泰指出:是不是該認真考慮是內閣制、準內閣制或總統制的問題了。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回應:「説得好」。 \n \n 林濁水認為費鴻泰提內閣制問題,「點出了幾個台灣中央權力運作的真實。」林濁水表示,「1.總統有權無責:既然無責,在不在台北辦公都無所謂。既然有權,在高雄也不怕大權旁落。 \n2.蘇貞昌輩份高,性格強悍,總統干不了政,政府就變好了。」 \n \n 接著林濁水指出,「第1很糟;第2是好事。避糟趨吉,就是向準內閣制或內閣制方向憲改。」

  • 卸任閣揆曾喊要修憲擁內閣制? 賴神今改口:大家誤會了

    卸任閣揆曾喊要修憲擁內閣制? 賴神今改口:大家誤會了

    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上午現身黨中央,登記參與黨內總統初選,引發政壇震撼。不過賴年初內閣總辭時,曾拋出憲改議題,被外界認為是支持內閣制。媒體今詢問賴,支持內閣制又要選總統會不會違和,選上是否會進行憲改?他表示,「大家誤會了」,其實雙首長制的國家,有國會議員也兼任部會首長,他後續會找時間向大家說明。 \n \n賴卸任時曾說,台灣內部有三問題,社會要誠實面對,才能長治久案,第一就是憲政改革。 \n \n賴當時說,不論未來走向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即便是要維護雙首長制的精神,國會議員也應該考慮兼任或是擔任內閣部會首長,如此才能減少立法行政落差,跟民意接軌,讓民意接地氣」。此話一出,當時引發外界解讀是賴支持內閣制的政府體制。 \n \n不過賴今受訪時表示,「大家誤會了」,其實雙首長制的國家,有國會議員也兼任部會首長,他後續會找時間向大家說明。

  • 扁籲蔡推修憲 改走內閣制

     內閣頻頻改組,前總統陳水扁昨透過「新勇哥物語」表示,台灣目前的憲政體制非常混亂,是世界上罕見的「憲政怪胎」,呼籲蔡總統若要歷史留名,可推動修憲,內閣制是可考慮的方向。 \n 陳水扁表示,台灣的憲政體制何去何從?有人說要像美國一樣走向總統制,也有人說學日本走向內閣制,或如同法國百分之百的雙首長制。 \n 他表示,台灣目前的憲政體制非常混亂,是世界上罕見的「憲政怪胎」,既非總統制、內閣制,更不是雙首長制。前總統李登輝任內6次修憲,他8年任內也有一次憲改,憲政體制變成這樣大家都有責任;以他從政經驗來看,台灣走向內閣制很適合也有必要。 \n 陳水扁表示,有些人會用「動機論」,懷疑他是不是當過總統還想擔任內閣總理,其實不用走向內閣制,他如果要選,只要卸任後等待1屆就能再參選總統,「但阿扁不會這樣做」,他已是一個退休的人,不可能再參與任何選舉,他的政治哲學就是「做過就好」。 \n 「台灣的總統最難做,但最有權力又不用負責任,就是所謂權責不符。」陳水扁說,台灣總統民選出來後,不用面對國會的監督與制衡;要對立法院施政報告及接受質詢的是行政院長,但閣揆由總統提名任命沒有保障,「今天能讓你當院長,明天就可把你拔掉」,不用經立法院同意。 \n 他說,過去民進黨的民主大憲章主張要走向總統制、反對內閣制,因為當時民進黨認為要贏得國會多數不容易,但現在民進黨不但能贏得地方選舉過半,也能贏得總統大選,尤其2016年還國會過半,什麼都有可能。 \n 陳水扁強調,蔡英文總統若要歷史留名,可利用這個機會推動憲政改造,做明確選擇,內閣制未必不好,是可考慮的方向。

  • 王麗萍力推修憲為內閣制

     前立委王麗萍參選雲林縣長失利,但不氣餧,樂觀地認為落選其實是取得最好的監督位置,繼續實踐生活即政治,往後將嚴格地監督當選人各方面施政作為,同時將結合第三勢力力推修憲,將台灣目前四不像的體制修改為內閣制,真正落實民主責任政治。 \n 王麗萍選前揭發競選對手張麗善及李進勇違法在路口10公尺內設立選舉看板及旗幟,選舉過後,雖然未能如願當選,但他堅持落實民主政治,且認為是另一個全新的開端,就是監督當選者對於選舉政見的實踐,並且繼續追究選舉期間相關的違法。 \n 「每次失敗就是成長,就是學習,我們取得最有利的戰鬥及監督位置!」王麗萍選後多次去電,甚至親自前往雲林縣選委會等相關單位,掌握違法選舉旗幟與看板檢舉案的處理進度,展現維護法治的決心。 \n 王麗萍也強調,六輕是影響雲林環境至重的因素,一定會嚴厲監督未來縣長對六輕的態度。 \n 王麗萍認為,台灣現行的政治體制,既非總統制也非內閤制,讓提出優秀政見的候選人很難出線,不利民主政治的健康發展,他將繼續結合基進黨、歐巴桑聯盟、綠黨等第三勢力,朝修憲大目標前進,希望能將台灣體制導入正軌。

  • 雲林縣長落選 他要推修憲改內閣制

    雲林縣長落選 他要推修憲改內閣制

    前立委王麗萍參選雲林縣長失利,但不氣餧,繼續實踐生活即政治,樂觀地認為取得最好的監督位置,往後他將嚴格監督當選人各方面施政作為,同時將結合第三勢力力推修憲,將台灣目前四不像的體制修改為內閣制,真正落實民主責任政治。 \n \n王麗萍選前揭發對手張麗善及李進勇違法在路口十公尺內設立看板及插旗幟,選舉過後,雖然未能如願當選,但他堅持落實民主政治的開端,就是要嚴格監督當選者的選舉政見,而且繼追究選舉期間相關的違法。 \n \n「每次失敗就是成長,就是學習,我們取得最有利的戰鬥及監督位置!」王麗萍選後多次去電,甚至親自前往雲林縣選委會等相關單位,掌握違法旗幟與看板的處理進度,也強調六輕是影響雲林環境至重的因素,一定會嚴厲監督未來縣長對六輕的態度。 \n \n王麗萍認為,台灣現行的政治體制,既年總統制也非內閤制,讓提出優秀政見的候選人很難出線,不利民主政治的發展,他將繼續結合路基進黨、歐巴桑聯盟等第三勢力,朝修憲大目標前進,希望能將台灣體制導入正軌,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 林濁水:林全下台後政局為什麼比較OK了?

    林濁水今(19)日在臉書指出,為何林全下台後政局比較OK了,因為現在元首權和行政權總算區分得比較上軌道,這應該是很重要的原因吧。只是不知道這可以維護得多久。 \n文章指出,內閣制的行政權屬於總理,為什麼不甘脆廢了總統,反而還要大費周章以高門檻選總統? \n林濁水舉現在德國為例,德國總統在秏時四個半月的組閣過程中扮演的角色,說明了他的道理,就是在政黨政治運作的民主政治中,一個元首當超黨派的仲裁者不可或缺,其實組閣的困難,德國這次固然令捏把冷汗,但是在歐盟國家中,還不是最更驚險的,像比利時、義大利都是例子。 \n \n林濁水也說,對照美國把行政權元首權合為一,讓川普搞得鷄犬不寧,歐洲把國家的元首權和行政權區分實在是明智之舉。 \n

  • 大陸國家主席有無可能同時當台灣總統?

    大陸國家主席有無可能同時當台灣總統?

    兩岸走向和平統一是大勢所趨,但是雙方體制不同,怎麼結合是一個大哉問?對此,政大東亞所博士包淳亮提出一個另類想法,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席也同時擔任中華民國總統,以此構成雙方特殊關係。 \n \n包淳亮近日發表文章,對於台灣從總統制改為內閣制,提出一點建議。他表示,若中華民國走向內閣制,實權將集中到行政院,屆時總統成為虛位元首。那有沒有一種可能:「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的國家主席也同時擔任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 \n \n上述提法的理論基礎來自政治學所講的「君合國」,又稱「共主邦聯」。該類政體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被國際承認的主權國家,共同擁戴同一位國家元首,所組成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n \n包淳亮在Yahoo論壇解釋,藍綠陣營都有人提過兩岸建立「邦聯」,但此方式在現實面不大可能成真。然而,如果兩岸外交空間基本維持現狀,彼此又有高度互信的情況下,雙方共舉一個虛位元首展現兩岸關係的長治久安,未嘗不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n

  • 兩岸史話-汪榮寶大力主張責任內閣制

    兩岸史話-汪榮寶大力主張責任內閣制

     儘管與革命派的出發點不同,但汪榮寶與他們的觀點本質上是相同的。 \n 十一月一日,憲法起草委員會將憲法提交到憲法會議進行議決。在憲法委員會加速制憲時,袁世凱也加快了干預制憲的步伐。十一月四日,他宣布解散國民黨,隨後收繳國會兩院中國民黨議員的證書和徽章,致使國會因人數不足而無法開會討論憲法。憲法起草委員會迫於形勢,於十一月十日召開理事會,宣布將憲法草案及一切文件統交國會收存,宣告自行解散。十一月十三日,國會參眾兩院議長發出通告,宣布國會「停止議事」。《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終未能成為民國正式憲法。 \n 《中華民國憲法草案》是多位政治精英集體智慧的勞動成果,而汪榮寶作為憲法大綱及條文的草擬者之一,為此更是付出了大量心血。在草擬過程中,他能與其他委員保持一致意見,同心合力對抗袁世凱的干預,為制定出一部真正體現民主實質的憲法而努力,這種敢於追求民主並付諸行動的實踐精神誠為可貴。 \n 從抗拒到同情革命 \n 民國初年各種政治力量競爭激烈,以袁世凱為首的政府派,及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派成為兩大政治勢力,兩派在諸多問題上的觀點相互對峙,從而引發各種矛盾衝突,以至發展到兵戎相見的地步。汪榮寶一方面專注於民主共和體制的完善,同時又竭力防止君主專制舊制度的復辟,與革命派、袁世凱的關係都較為複雜。 \n 民國初期,汪榮寶對革命派抱有較強的排斥心理,基本態度是不支持,抗拒為多,合作較少,這首先表現他對改組參議院的態度上。在南京臨時參議院中,以同盟會會員為主體的革命派議員占據多數,占參議員總數的百分之六十二左右,這讓袁世凱頗為不滿。袁氏就任臨時大總統後,力主參議院遷至北京,在北遷過程中乘機對參議院進行改組。他利用參議院相關法規中未對如何執行民選作具體規定的漏洞,發電全國限定各省以省議會為選舉機關,省議會未成立者,即以清末所設諮議局改稱省議會,從中選舉出參議員。作為剛剛從清王朝蛻變來的舊改革派,汪榮寶亦擔心革命黨主張過於激進,若讓他們占據議員多數會影響政府的決策,因而積極支持改組參議院。 \n 汪榮寶以舊參議員多為同盟會成員的理由,和湯化龍、曾有瀾、張伯烈等共同極力主張重新選舉議員。他不顧南京參議院中「新舊議員交替更換」的規定,聯合新議員反對原議員出席會議,不遺餘力地排擠南京舊議員。在四月二十九日參議院舉行的第二次會議中,出現了「新舊議員衝突激烈」的局面。 \n 開會後江西議員李國珍、湖北議員張伯烈等人相繼演說,均稱各省官派參議員自經改選後即當取消,萬無再加入本院理由,汪榮寶更是高聲附和:「據約法第十八條所規定,各省參議院五人,由各地選派。此條所謂選派,與都督之委派不同,依此條解釋,各都督委派之議員,已無繼續存在之理由。」在袁世凱和舊官僚的阻擾下,北京臨時參議院重新改選後,在議院一百二十六席中同盟會占四十餘席,僅占席位約百分之三十二,人員比南京臨時參議院時期明顯減少。 \n 汪榮寶抗拒革命派最為明顯的表現即是對「二次革命」的態度。一九一三年三月,袁世凱派人刺殺了國民黨領袖宋教仁,引發轟動一時的「宋教仁案」。「宋案」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激起革命黨人對袁政府的嚴重不滿。同年七月,以孫中山為首的革命黨人打起反袁旗幟,發動「二次革命」。汪榮寶作為進步黨成員,極力反對革命派武力對抗政府,他代表進步黨在國會中提出和撰擬《咨請政府征伐叛徒建議案》,聲稱:「臨時政府,曾按照約法組織正當機關,此外有潛竊土地,私立名號,與政府反抗,就是背叛民國,為四萬萬人公敵」,建議政府為維持國家生存起見,應適用武力的嚴厲方法對待「亂黨」。執筆討伐革命派,足見他抗拒革命派的心理。 \n 與革命派同一戰線 \n 汪榮寶與革命派抗拒還反映在參加穩健的政黨,與激進的同盟會、國民黨相抗衡。他選擇參加共和黨、進步黨,這些黨派所持政綱皆屬穩健,主張與政府合作。共和黨和國民黨是北京臨時參議院中的兩大政黨,相互抗衡彼此競爭,汪榮寶是共和黨成員,與國民黨相對立。一九一三年國會召開後,他又加入進步黨,與國民黨相對抗。從其政黨活動來看,基本上處於與國民黨相對立的一方,可見對革命派的抗拒心理。 \n 誠然,汪榮寶對革命派的態度並不友善,但他是民主共和制的贊同者,在國體及政體等問題上與革命派的觀點總體上是一致的。在政體形式上,他清醒地認識到總統制和責任內閣制的區別,責任內閣制使國家權力相對分散和均衡,在處理重大問題時可以經過集體討論,能夠限制個人權力的過渡膨脹,防止個人權威影響到國家的政治走勢,因而力主實行責任內閣制。儘管與革命派的出發點不同,但汪榮寶與他們的觀點本質上是相同的,因此,當袁世凱政府的行為超越了法律界限,違背共和國家的政治原則時,他能毫不猶豫地與革命派站在同一戰線上,譴責政府的違法行為。(待續)

  • 民國初年憲政改革的實踐──汪榮寶大力主張責任內閣制(十一)

    儘管與革命派的出發點不同,但汪榮寶與他們的觀點本質上是相同的。 \n \n十一月一日,憲法起草委員會將憲法提交到憲法會議進行議決。在憲法委員會加速制憲時,袁世凱也加快了干預制憲的步伐。十一月四日,他宣布解散國民黨,隨後收繳國會兩院中國民黨議員的證書和徽章,致使國會因人數不足而無法開會討論憲法。憲法起草委員會迫於形勢,於十一月十日召開理事會,宣布將憲法草案及一切文件統交國會收存,宣告自行解散。十一月十三日,國會參眾兩院議長發出通告,宣布國會「停止議事」。《中華民國憲法草案》終未能成為民國正式憲法。 \n《中華民國憲法草案》是多位政治精英集體智慧的勞動成果,而汪榮寶作為憲法大綱及條文的草擬者之一,為此更是付出了大量心血。在草擬過程中,他能與其他委員保持一致意見,同心合力對抗袁世凱的干預,為制定出一部真正體現民主實質的憲法而努力,這種敢於追求民主並付諸行動的實踐精神誠為可貴。 \n \n \n從抗拒到同情革命 \n \n \n民國初年各種政治力量競爭激烈,以袁世凱為首的政府派,及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派成為兩大政治勢力,兩派在諸多問題上的觀點相互對峙,從而引發各種矛盾衝突,以至發展到兵戎相見的地步。汪榮寶一方面專注於民主共和體制的完善,同時又竭力防止君主專制舊制度的復辟,與革命派、袁世凱的關係都較為複雜。 \n民國初期,汪榮寶對革命派抱有較強的排斥心理,基本態度是不支持,抗拒為多,合作較少,這首先表現他對改組參議院的態度上。在南京臨時參議院中,以同盟會會員為主體的革命派議員占據多數,占參議員總數的百分之六十二左右,這讓袁世凱頗為不滿。袁氏就任臨時大總統後,力主參議院遷至北京,在北遷過程中乘機對參議院進行改組。他利用參議院相關法規中未對如何執行民選作具體規定的漏洞,發電全國限定各省以省議會為選舉機關,省議會未成立者,即以清末所設諮議局改稱省議會,從中選舉出參議員。作為剛剛從清王朝蛻變來的舊改革派,汪榮寶亦擔心革命黨主張過於激進,若讓他們占據議員多數會影響政府的決策,因而積極支持改組參議院。 \n汪榮寶以舊參議員多為同盟會成員的理由,和湯化龍、曾有瀾、張伯烈等共同極力主張重新選舉議員。他不顧南京參議院中「新舊議員交替更換」的規定,聯合新議員反對原議員出席會議,不遺餘力地排擠南京舊議員。在四月二十九日參議院舉行的第二次會議中,出現了「新舊議員衝突激烈」的局面。 \n開會後江西議員李國珍、湖北議員張伯烈等人相繼演說,均稱各省官派參議員自經改選後即當取消,萬無再加入本院理由,汪榮寶更是高聲附和:「據約法第十八條所規定,各省參議院五人,由各地選派。此條所謂選派,與都督之委派不同,依此條解釋,各都督委派之議員,已無繼續存在之理由。」在袁世凱和舊官僚的阻擾下,北京臨時參議院重新改選後,在議院一百二十六席中同盟會占四十餘席,僅占席位約百分之三十二,人員比南京臨時參議院時期明顯減少。 \n汪榮寶抗拒革命派最為明顯的表現即是對「二次革命」的態度。一九一三年三月,袁世凱派人刺殺了國民黨領袖宋教仁,引發轟動一時的「宋教仁案」。「宋案」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激起革命黨人對袁政府的嚴重不滿。同年七月,以孫中山為首的革命黨人打起反袁旗幟,發動「二次革命」。汪榮寶作為進步黨成員,極力反對革命派武力對抗政府,他代表進步黨在國會中提出和撰擬《咨請政府征伐叛徒建議案》,聲稱:「臨時政府,曾按照約法組織正當機關,此外有潛竊土地,私立名號,與政府反抗,就是背叛民國,為四萬萬人公敵」,建議政府為維持國家生存起見,應適用武力的嚴厲方法對待「亂黨」。執筆討伐革命派,足見他抗拒革命派的心理。 \n \n與革命派同一戰線 \n \n汪榮寶與革命派抗拒還反映在參加穩健的政黨,與激進的同盟會、國民黨相抗衡。他選擇參加共和黨、進步黨,這些黨派所持政綱皆屬穩健,主張與政府合作。共和黨和國民黨是北京臨時參議院中的兩大政黨,相互抗衡彼此競爭,汪榮寶是共和黨成員,與國民黨相對立。一九一三年國會召開後,他又加入進步黨,與國民黨相對抗。從其政黨活動來看,基本上處於與國民黨相對立的一方,可見對革命派的抗拒心理。 \n誠然,汪榮寶對革命派的態度並不友善,但他是民主共和制的贊同者,在國體及政體等問題上與革命派的觀點總體上是一致的。在政體形式上,他清醒地認識到總統制和責任內閣制的區別,責任內閣制使國家權力相對分散和均衡,在處理重大問題時可以經過集體討論,能夠限制個人權力的過渡膨脹,防止個人權威影響到國家的政治走勢,因而力主實行責任內閣制。儘管與革命派的出發點不同,但汪榮寶與他們的觀點本質上是相同的,因此,當袁世凱政府的行為超越了法律界限,違背共和國家的政治原則時,他能毫不猶豫地與革命派站在同一戰線上,譴責政府的違法行為。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