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再拒劇團的搜尋結果,共07

  • 公寓也可以看戲 再拒劇團推《位移之城》

    公寓也可以看戲 再拒劇團推《位移之城》

    在公寓裡看戲有什麼感覺?再拒劇團推出公寓戲劇聯展《位移之城》,帶領觀眾進到公寓、未出售的房屋等看戲,今起至5月1日在台北演出。 \n \n 策展人王詩琪表示,在聯繫方便的年代,人和人的距離卻越來越遠,她說:「這次演出作品之一〈孩子〉,以日本普遍的『無緣死』作出發,討論社會上的獨居人士,從活著到死去都沒人在意的疏離現象。」 \n \n 王詩琪表示,〈孩子〉另一件要探討的是遊民寄居空屋的「海蟑螂」,同時還會載著觀眾到大台北地區以外的城市看戲,她說:「離開台北的路程也是演出的一部分,我們租了一棟在海邊、未出售的房子,帶著觀眾到現場,體會什麼是寄居在未出售房子中的感覺。」 \n \n 王詩琪表示,《位移之城》緊扣著「移動」主題,因此推出讓觀眾邊走邊看的〈神遊生活〉,她說:「〈神遊生活〉在一棟三層樓公寓演出,觀眾在演出過程中可自由走動,看見演員靜思、清洗房間、料理食材、清理破碎的玻璃瓶、朗誦、拍照等行為。」 \n \n 值得一提的是,讓觀眾參與演出的〈從心設定〉,以「心靈成長課程」為劇情,觀眾也變成偵探,從演員的訊息中,抽絲剝繭劇情走向。《位移之城》今起至5月1日在台北再拒公寓、西門町周邊、酸臭之屋、梗劇場等地演出,詳細場次資訊可至「公寓聯展」搜尋。

  • 再拒公寓聯展 推崇逗馬宣言

    再拒公寓聯展 推崇逗馬宣言

     再拒劇團開創邀觀眾進家門,在公寓裡看戲的「公寓聯展」,今年的策展人蔣韜參照1995年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提出的逗馬宣言(Dogma95)精神,推崇創作的純粹性。 \n 逗馬宣言針對全球資本化的拍片模式提出反省,訂了10條拍片守則,強調電影要講求純粹性與真實,去除多餘的技術效果。 \n 2007年開始的「公寓聯展」,每2年舉辦一次,以再拒劇團創團人黃思農的公寓作為演出場所,每場演出只能容納12位左右觀眾,感受親密有趣的觀戲氣氛。 \n 70年次的蔣韜是近年活躍於劇場界的音樂創作者,也曾參加過去幾屆公寓聯展創作。他訂定今年的公寓聯展規則:只能使用客廳空間、不能裝台、換景、不可以裝潢公寓。蔣韜說,這不是美學上的模仿,而是期許創作者在綁手綁腳的情況下,能回歸思考簡單明瞭的原初概念。 \n 今年參與的6組創作者,包括曾彥婷的《準時:一件使用說明》、黃鏡丞的《公寓鑰匙綁架事件》、黃緣文與法蘭奇的《牆》、鄭絜真的《朝田》、薛 豪的《我想跟你說》以及陶維均的《請聊聊你自己》。 \n 陶維均以脫口秀形式思考「說話」這件事,長年投入社會運動的黃鏡丞,以獨角戲探討都更,曾彥婷則以物件劇場表現自己對於物理原理的熱愛。 \n 公寓聯展5日至18日在新北市新店區的再拒公寓上演。

  • 再拒劇團《美國夢》 荒謬戲謔

    再拒劇團《美國夢》 荒謬戲謔

     台灣表演團隊第一次進軍日本東京國際劇場藝術節(Festival/Tokyo,東京劇場藝術節),再拒劇團與林文中舞團入選東京藝術節「新銳公募」節目(Emerging Artists Program), 十一月將前往東京池袋,在當地Theater Green演出《美國夢工廠》與《小南管》。 \n 東京劇場藝術節於每年秋冬交替之際舉行,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劇場藝術節,今年邁入第五屆,近年針對亞洲地區四十歲以下的新銳表演團隊、工作者提出邀請,希望能有更多傑出的年輕表演者參與這項盛會,今年共有一八○組團隊報名,最後選出十一組,其中台灣就包辦兩個名額,成績亮眼。 \n 再拒劇團的《美國夢工廠》是二○○九年的作品,由團長黃思農所發想,他以自己和朋友的經歷為素材,展現年輕人面臨追尋夢想與社會現實的衝突,所呈現的身心感受,演員在劇中與女神卡卡、麥當勞叔叔、安迪沃荷互動,既荒謬無奈又發人深省,黃思農認為,這樣的戲謔,不論在台北、東京或的觀眾都會有共鳴的。 \n 林文中二○一一年的作品《小南管》入選這次東京劇劇藝術節,作品嘗試讓舞者的身體與南管音樂對話,舞台上,南管樂師和現代舞密切互動,呈現衝突張力,探討傳統藝術在當代的可能樣貌。 \n 林文中說:「為什麼傳統在當代需要保存?因為不有趣了。所以我只是很單純想讓他有趣,也呈現出當現代人遇到南管,會有什麼火花, 而跳現代舞的舞者們聽到南管,又是什麼反應?」 \n 《小南管》將在十一月十五至十七日,《美國夢工廠》在廿二至廿四日演出。

  • 再拒劇團 一場沒有演員的演出

    再拒劇團 一場沒有演員的演出

     暈黃燈光中,角落傳來趴踏趴踏的聲音,無腳的一雙拖鞋從階梯上踩了下來,無風的房間裡,風鈴卻噹噹作響。倏地,睡袍如人形站起,擺出攬鏡自照又顧影自憐的姿態。這是一場沒有演員的演出!創團十年的再拒劇團推出《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透過聲響、懸絲線控的物件與燈光的處理,勾勒出一名謎樣女子的存在印記。 \n 這場演出共有音樂工作者蔣韜、燈光設計曾彥婷、策展人林人中、舞台設計何采柔、劇場工作者王詩琪創造的五個段落。他們分別以各自擅長的語言去形塑出一位女子的存在。 \n 提出這樣表現概念的黃思農說,在傳統劇場裡,這些「作設計的、躲在後面的」,很難被獨立看待也或許不被重視。透過這次的演出,大家一起顛覆傳統劇場的敘事呈現手法,「單純以燈光、音樂、裝置物件等,形塑出一位女子的生命狀態,她可能暫時離去,也可能不再回來。」 \n 英國女作家吳爾芙以意識流手法書寫的戴洛維夫人,也是誘發黃思農提出「無人劇場概念」的原因。「那種時而主角本人,時而跳接到窗外或身旁物件聲響的流轉,是我想在劇場嘗試的。」 \n 於是,曾彥婷以懸絲物件打造了《退潮下午》,藉由女子房間裡的物件,塑造出這個女子的生活習慣,驚悚卻真實。蔣韜的《你最愛的晦暗和你最愛的意識》,彷彿潛入陌生女子的房間,黑暗中聆聽女子的喃喃自語與歌聲,還有她在房子裡活動的各種聲響。在《鬧/那個說出來的字是被忽略的》,王詩琪以發泡紙、棉布與燈光打造出一個奇異的空間,她要求觀眾躺臥其中,摩肩相觸,試圖引出擁擠喧鬧之中,女子心底仍然幽微孤離的感受。 \n 另外,何采柔以白布包裹出裝置作品《結界》,展現人們對於記憶的處理,對於珍視的過往小心翼翼地像物件那樣包覆起來,但也模糊了原本的樣貌。林人中則以自己的身體為主題,呈現《為了剩下的人們》。他要呈現一種無性的、孤絕的狀態,赤裸身體站在透明櫥窗中、遭油漆淋灑,像是巨幅遺照的投影,似乎是某種告別的姿態。 \n 《接下來,是一些些消亡(包括我自己的)》將於九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在羅斯福路五段的Mad L空間演出。

  • NEWS-再拒劇團到公寓開房間 邀你來看戲

     到公寓開房間,看戲去!再拒劇團2007年首創第1屆的《公寓聯展》,自此拓展了台灣小劇場的演出型態,邁入第3屆的《公寓聯展》即將展開,11月14日至27日每天邀請12位觀眾來到新店的民宅,坐上餐桌與劇中角色們共進晚餐,同時親身參與6個演出作品。 \n 本屆《公寓聯展》由甫從英國學成歸國、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學系畢業的曾彥婷策展,今年的主題以隨處可見並且已然不可或缺的「物」為引子,往下挖掘埋藏在表象之下的生命課題。王詩琪 、朱安如、 林人中、 鄭成功等6位創作者,分別以語言、飲食、回憶、身體、空間、社會觀察等角度切入,各自呈現生活的不同面向卻齊心直向生命的核心。 \n 《公寓聯展》雖然在小公寓演出,卻產生大作用,2009年第2屆聯展時,特殊的展演形式引起矚目,隔年澳門藝穗節更邀請再拒劇團團長黃思農與來自亞洲各地的策展人一同分享獨立策展經驗。

  • 《美國夢工廠》說出年輕人的話

    《美國夢工廠》說出年輕人的話

     這一代的年輕人怎麼了?中國媒體稱八○後的年輕人為「失落的一代」,英國學者以「尼特族」來形容不升學、不就業,只願賴在家裡的年輕人,台灣社會則普遍使用「草莓族」來代表不耐壓的七年級生。面對那些批判質疑的語彙,由一群七年級生組成的再拒劇團,不想挑戰也不想抗議,但要透過劇場表現,說出年輕人自己的話。 \n 再拒劇團新作《美國夢工廠》由團長黃思農發想執導。黃思農表示,十九世紀從歐洲移居美國的移民勤勉、決心、奮鬥,美國夢一詞常用來形容當時那個地區與世代共同追求的夢想。 \n 「我們這一代的夢想與目標,早被上一代定義了。所謂成功,就是以金錢的多寡來衡量。在物質主義的影響下,每個人追求都一樣,要有錢、要光鮮亮麗。」但七十年次的黃思農覺得:「為什麼越來越多年輕人不找正職只打工?越來越多年輕人住家裡、靠父母養?那是對社會既有價值的半消極性抵抗!」 \n 在《美國夢工廠》中,黃思農以自己與朋友的經歷出發,展現不同角色追尋夢想過程的挫折。他還在舞台上,大量加入了瑪丹娜、女神卡卡、麥當勞叔叔、安迪‧沃荷等當代商業主義代表人物的圖像。 \n 他安排了「所有演員重複又一致的表情與動作」,意圖展現許多年輕人尊崇社會計有的標準價值顯得盲目。而歌手林強〈再出發〉的重新翻唱,則質疑「上一代的人們給我們這一代的是怎樣的世界?」 \n 在劇的尾聲,那些裝扮成麥當勞叔叔、女神卡卡的演員們,逐一低伏、爬行在地上,掙扎推拉著彼此,舞台上則緩緩降下宛如夾娃娃機裡的爪夾。最終,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成功被夾取。 \n 《美國夢工廠》即日起至卅日在牯嶺街小劇場演出。

  • 劇場就是我家 排練空間變舞台

     窮則變,變則通,這句話套在台灣小劇場的創意應變上真是再適合也不過。早些年的百樂門大戲班、演食百匯,到近期的外表坊時驗團、再拒劇團、再現劇團到曉劇場,為了省場租、搞創意、敦親睦鄰,紛紛將自家的排練空間轉換成演出場域。觀眾只消敲敲民宅大門、按下公寓門鈴,就可進場看戲,享受「劇場就是你家」的親切自在。 \n 位於復興南路上民宅四樓的363小劇場,原本是外表坊的排練場,卻在去年搖身一變成了最多只能容納卅人的演出空間,概念發想來自團長李建常近年遊走歐美各地劇場空間的經驗。 \n 李建常說,在紐約的街邊巷弄就有很多私人劇場空間,可能是個公寓地下室,可能是廢棄工廠,能容納的觀眾頂多數十名,但每個小地方都很溫馨,不僅看得見創作者的生活與工作痕跡,還有很多好戲可看。 \n 李建常去年開始仿效紐約小型劇場經營模式,在排練場開始發表作品。民宅的排練場比起正規演出舞台自然小了許多,劇團道具與技術人員的空間也受限,但另一方面,觀眾與演員的距離拉近,互動的親密感與細膩程度大增。 \n 演員張吉米早年曾將公寓空間借給百樂門大戲班與演食百匯兩個團體作為排練場,也在這邊舉行演出。張吉米說,因為演出空間小,所以燈控與聲控要躲在衣櫥內。而座位有限,許多觀眾擠不進去,有時索性要他們多等一小時,演完立刻彈性加演下一場。 \n 李建常以363小劇場為例說,整個舞台五步就撞牆,演出幾乎沒有走位可言。但是觀眾在這樣的空間裡頭,清楚地看見演員細微的表情和情緒,演員也可以盡情展現表演能量。許多觀眾也反應,「廿、卅人在那樣公寓空間裡,好像成了一群擠在朋友家中的好友。」 \n 處在萬華和平西路巷弄間的曉劇場,將在四月卅日推出「曉劇節」,而位在南昌路一大樓地下室的再現劇團五月一日推出「地下劇會」,不但發表作品,同時也發揮了敦親睦鄰的作用。 \n 「地下劇會」策展人葉志偉表示,三年前他們剛搬近南昌路時,引發不少鄰居質疑:「那邊地下室一群年輕人不知道在做什麼!」 \n 後來,他們利用每年團員發表作品的機會,邀請社區民眾到排練場看戲,可說是種社區回饋,也讓鄰居們了解他們在幹什麼。 \n 曉劇場的行政葉育伶也指出,「在一個像家的地方演戲,更能讓一般民眾親近戲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