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凌辱的搜尋結果,共41

  • Top3 韓昔日玉女紅星張美姬遭嫉 第一夫人摘她子宮、扒光全裸任凌辱

    Top3 韓昔日玉女紅星張美姬遭嫉 第一夫人摘她子宮、扒光全裸任凌辱

    韓國資深女星張美姬曾在電視劇《六個孩子》飾演有6兒女的單親媽媽,在中視播出時曾創收視佳績。張美姬與俞知仁、丁允姬並列為韓國3大女演員,卻在70年代事業顛峰時,傳因當時首相全斗煥對她著迷,惹來第一夫人李順子嫉妒派人抓走張美姬、並摘除她子宮,還將她全身扒光丟進男監獄任人凌辱5天,之後就傳出張美姬赴美進修、消失數年。據悉,1989年描寫演藝圈潛規則的電影《首爾彩虹》即以張美姬故事為原型改編;她目前仍活躍於演藝圈,近作是2019年的《Secret Boutique》(秘密精品店)。資料來源:中時新聞網娛樂中心

  • 昔日玉女紅星遭忌 第一夫人摘她子宮、扒光全裸任凌辱

    昔日玉女紅星遭忌 第一夫人摘她子宮、扒光全裸任凌辱

    娛樂8點半》韓國資深女星張美姬在電視劇《六個孩子》飾演獨立將6個兒女拉拔長大的單親媽媽,勵志又感人的劇情賺人熱淚,當年在中視播出創下收視佳績。然而在70年代紅極一時的張美姬,卻在事業最顛峰時,捲入了一樁駭人聽聞的傳聞,令她一度遠走美國,聲勢也大不如前。 \n \n張美姬年輕時外型清純,星途也是一帆風順,剛出道就憑著主演電影《春香》一炮而紅,與俞知仁、丁允姬並列為韓國演藝圈三大女演員,其擁有的美貌更獲「1977年美女演員」亞軍肯定,足見她當時人氣之旺。 \n \n然而在張美姬事業最顛峰時期,卻捲入了一樁駭人聽聞的風波中,也就是韓國老一輩民眾都聽過的「X陽事件」。原本在演藝圈順風順水的張美姬,突然在1980年代初期被列為時任總統全斗煥的演藝圈人士黑名單中,令她演出機會驟減,最後乾脆遠赴美國進修,直到多年後才歸國。 \n \n為何在當時身為頂級女星的張美姬,會突然被列為演藝圈黑名單呢?有傳這都是因為全斗煥對張美姬的著迷,惹來第一夫人李順子不滿,加上那時候韓國又處於獨裁統治,李順子在忌妒之下派人抓走了正在拍攝電視劇《路》的張美姬,不僅狠心將張美姬的子宮整個摘除,還將她全身扒光,丟進男子監獄,整整5天任人凌辱、折磨後才放出,之後就傳出張美姬赴美進修消息。 \n \n雖然「X陽事件」從未經當事人親口證實,但也因為傳聞中的女主角張美姬至今62歲仍不婚不孕,令傳言甚囂塵上。據悉,1989年一部描寫演藝圈潛規則的電影《首爾彩虹》,就是以張美姬故事為原型改編而成;而她目前仍活躍於演藝圈,想要看她演出是最近一次戲劇是2019年《Secret Boutique》(秘密精品店),之前也有《一起生活吧》、《黑騎士》等。 \n \n \n

  • 英知名歌手Solo 45 驚爆性囚凌辱4女

    英知名歌手Solo 45 驚爆性囚凌辱4女

    本名為Andy Anokye的英國歌手Solo 45驚爆性囚禁4名女性,不但對其性侵,更以整日折磨拍攝受害者們為樂。 \n綜合外媒報導,英國饒舌歌手Solo 45因性囚凌辱4女子被捕,法庭陪審員說,Andy Anokye是一個暴力、控制欲極強的自戀狂和欺淩弱小的人。透過陪審團播放的視訊短片中,可以看到Anokye拷問這些受害女子們與過去性伴侶的性生活情況,並且殘酷肆意的虐打這4名女子的耳光,侮辱她們,甚至性侵她們。 \nAndy Anokye為自己辯解,他辯稱自己所有的行為都是在這幾名女性同意的情況下進行的,不過影片與受害人的指證歷歷,罪證確鑿,他被當庭判定犯有30項罪名,其中包括21項強姦,5項非法拘禁,2項侵犯他人身體罪和2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 \n檢察官表示,Anokye用手機拍攝了大量令人作噁心反感的惡行。他是個從施暴、折磨中獲得滿足和性快感的虐待狂。 \n \n \n★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 港女控訴:示威被捕遭警凌辱 剝光衣物用筆掃胯

    港女控訴:示威被捕遭警凌辱 剝光衣物用筆掃胯

    香港一名曾因參與反送中抗議活動被捕的年輕女性今日召開記者會,她控訴警方在逮捕她之後對她濫權凌辱,偵訊時要求脫光衣物搜身,並以筆掃向其大腿內側並喝斥「把腿張開」。她的代表律師認為警方此種行為根本不是調查需要,而是刻意凌辱,人權受到嚴重侵害。警方回應稱,如遇不合理對待可向投訴警察課投訴。 \n \n據《東網》報導,香港修例風波引發連場衝突,不少示威者被捕。一名曾經被捕及偵訊的女示威者23日在香港議員陳淑莊的陪同下,語帶哽咽地公開被捕後於警署被迫全裸搜身的受辱經過。 \n \n這位化名「呂小姐」的女性數星期前參與反修例活動時被捕,她當時受傷送院,留醫數日後被告知已被鎖定控罪,一出院就要上法庭。當醫生批准出院後,原以為被安排上庭,但卻被直送鄰近警署,在警署內被女警要求入房,並喝令她脫下所有衣物包括內衣褲,她詢問原因時,女警答稱:「你犯法就有權除去你衣物搜身」。她在驚慌下只能聽從,整個「裸搜」歷時15至30分鐘。 \n \n佩戴墨鏡及口罩現身的呂小姐語帶哽咽地表示,脫衣後曾以雙手遮掩重要部位,遭女警以筆打手,同時又被女警以筆多次掃向其大腿內側,喝令「把腳張開!」而且在裸搜過程中發現同房另一女警以「很享受的眼光看著我被羞辱,上下打量我」,令她十分難受。她還指控稱,入房檢查前門外走廊僅有一名男警,完成裸搜後竟見到約10名男警於走廊外聊天,令她更為尷尬。事後心中非常抑鬱,「出門都怕見到警察!」 \n \n呂小姐代表律師質疑,警方涉嫌不合理對待事主,懷疑警方「裸搜」事主的目的為了凌辱,而非調查需要。呂小姐也認為,被捕後失去應有的人權及對女性的尊重。 \n \n報導說,香港警方在記者會上回應此事件時表示,警方搜身行動時有其必要及考慮因素,設有嚴格指引,只會安排同一性別的警員在場,呼籲事主如認為遇到不合理情況,可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以釐清事實。 \n \n呂小姐當場公開涉事女警的警員編號,其代表律師陳惠源指律師團隊好大機會向投訴警察課投訴此事,同時認真考慮此事會否涉及刑事檢控,目前已鎖定兩名女警的身份。協助召開記者會的陳淑莊議員則稱,警方於合理懷疑下確可對事主搜身,需根據嚴謹指引進行。事主所涉控罪不涉毒品或違禁品,而警方安排事主由原本上庭改往警署搜身屬不需要及不合邏輯,質疑搜身程序是有人將凌辱「合理化」。 \n

  • 父親任我讓組員玩弄凌辱...山口組老大千金淪性奴揭血淚史

    父親任我讓組員玩弄凌辱...山口組老大千金淪性奴揭血淚史

    黑幫老大女兒卻是組員們的性奴!一名山口組老大千金天藤湘子不但沒有像其他黑道千金風光,反而淪落為父親對手、債主甚至組員們的玩物,不僅遭受暴力對待,還被輪姦、性虐待,險些命喪黃泉。 \n \n現年51歲的天藤湘子父親是山口組裡面其中一個派系的組長,然而這名父親卻是個人渣,每天醉醺醺回家,就是對她與母親動粗、摔東西,湘子每天看著母親以淚洗面,默默收拾地板,感到不捨,也憎惡自己身世。 \n \n湘子回憶表示,同學知道她是黑幫老大女兒,因此都不敢跟她做朋友,在學校總是孤獨一人,甚至還遭到校園霸凌,不甘心的她加上受到家裡黑道風氣影響,開始用糖果與金錢收買貧窮同學或是品行不良的學妹,組織校園幫派,除了向霸凌者復仇外,也開始跟鄰近不良學生衝突、打架,成為警察的頭痛人物。 \n \n逐漸長大的湘子遭到組員性侵,甚至用毒品控制,地獄般的生活長達5年,父親卻始終裝沒看到,湘子生活也越來越墮落,直到有次父親的債主找上門,把湘子抓到旅館注射藥物後進行輪姦、性虐待,還將湘子打得遍體鱗傷,之後丟棄在路邊,險些喪命的湘子送醫後救回一命。 \n \n事件過後,躺在病床上的湘子彷彿行屍走肉,這時妹妹來探望,哭著求姊姊回頭,讓她下定決心了結一切,回歸正常生活。湘子不僅戒掉毒品,也跟所有損友絕交,找到了刺青師的工作,也和一名攝影師結婚,只是背後藝妓咬著匕首的刺青圖也永遠跟著她。 \n \n湘子在2004年出了《極道之月》一書,將她悲慘經歷全都寫入書中,警惕年輕人,這本書也引起日本人廣大迴響,儘管大片刺青依舊讓許多人對她投以異樣眼光,但她不畏懼,背負一切撫養女兒,持續勇敢過生活。

  • 受到反覆凌辱的IS性奴 一個《倖存的女孩》血淚控訴

    像我這樣的女孩都上了其中兩輛巴士。男孩,包括像努瑞和我姪子馬立克那樣年紀尚小而在克邱被赦免的青少年,則上了第三輛。他們跟我們一樣害怕。載滿伊斯蘭國好戰分子的裝甲吉普車等著護送巴士,彷彿我們是要去打仗似的。搞不好真的是。 \n當我在人群中等待,一個好戰分子走向我。就是先前拿槍撥弄頭巾的那個,而此時他的槍仍握在手中。「你會改宗嗎?」他問我。就像玩弄頭巾時一樣,他嘻嘻作笑,嘲弄我們。 \n我搖搖頭。 \n「如果你改宗,就可以留在這裡。」他說,朝學校比了比,媽和姊還在那裡,「你可以跟你媽和你姊在一起,勸她們一起改宗。」 \n我又搖了搖頭。我害怕得什麼也不敢說。 \n「沒關係。」他停止訕笑,臉色一變,「那你就跟其他人一起上巴士吧。」 \n巴士很大,至少有四十排座椅,一排六人,中間隔著一條長而點了燈的走道,兩旁的窗戶都被拉上的簾子遮住。座位坐滿後,空氣很快變得沉重而呼吸困難,但當我們試著開窗,甚至拉開窗簾想看外面,好戰分子就會叫我們坐好。我坐在前幾排,聽得到司機講電話,好奇他會不會透露目的地。但他說土庫曼語,我聽不懂。從我靠走道的座位,可以看著司機和擋風玻璃外的道路。我們離開學校時已經天黑,所以當他打開頭燈,我能看到的只有一小塊黑色柏油和偶爾出現的樹或灌木。看不到車後,所以我沒辦法目送索拉夫學校愈退愈遠,而我的母親和姊姊還在裡面。 \n車開得很快,兩輛滿載女孩的巴士在前,載男孩的一輛在後,有白色吉普車帶頭和押隊。我們的巴士安靜得詭異。我只聽得到一名好戰分子在走道踱來踱去和引擎的聲音。我開始暈車,想閉上眼睛。汗臭和體臭充塞巴士。後面一個女孩吐了,吐到自己的手裡,一開始很激烈,但好戰分子叫她停止,她只好盡量小聲。她的嘔吐物散發一股酸味,瀰漫整輛巴士而令人難以忍受,幾個離她近的女孩也跟著吐了。沒有人能給予安慰。我們不准碰觸彼此或相互交談。 \n在走道來回踱步的好戰分子名叫阿布.巴塔,身材高大,年約三十五歲。他似乎很享受他的工作,不時停下來凝視女孩,挑出縮著身子或假裝睡著的女孩。最後他乾脆把某些女孩拉出座位,叫她們到巴士後面靠牆站好。「微笑!」他下令,然後拿手機拍照,邊拍邊大笑,彷彿被籠罩那些女孩的恐慌逗樂似的。當她們畏懼得看著地板,他就大叫:「頭抬起來!」而每斥喝一個女孩,他的膽子好像就更大了。 \n我閉上眼,試著隔絕正在發生的事。雖然害怕,我的身體卻累得讓我一下子就睡著。但我沒辦法休息,每一次睡意襲來,我的頭就猛然彈起,讓我猛然睜開眼,一陣驚愕,坐在那裡凝視擋風玻璃,一會兒便想起自己置身何處。 \n我不能肯定,但我感覺我們正在往摩蘇爾的路上,也就是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首都。攻占摩蘇爾是伊斯蘭國的巨大勝利,而網路上流傳著他們慶祝占領街道和市政大樓、封鎖周邊道路的影片。在此同時,庫德族和伊拉克中央軍隊發誓會收復該城,就算要歷時多年。我們沒有很多年,我想,又睡著了。 \n忽然我感覺有隻手觸碰我的左肩,睜開眼,赫見阿布.巴塔矗立眼前,綠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嘴角扭曲成微笑。我的臉差不多與他插在腰際的手槍同高,而我覺得自己像塊岩石坐在那裡,動彈不得,說不出話。我再次閉上眼,祈禱他會走開,然後感覺他的手慢慢撩過我的肩膀,拂過脖子,再順著連衣裙的前沿滑下,停在我的左乳房。那感覺像火燒一樣;我從沒有被這樣碰觸過。我睜開眼,但沒有看他,僅直視前方。阿布.巴塔把手伸進連衣裙,抓住我的乳房,好用力,好像故意想弄痛我似的,然後走開。 \n跟伊斯蘭國共處的每一秒鐘都像緩慢痛苦的死刑──身體和靈魂之死──而和巴布.巴塔同在巴士的那一刻,就是我開始死去的時刻。我來自村莊,是在好人家長大。我每次出門,不管要去哪裡,我媽都會檢查一番。「娜迪雅,襯衫扣子扣起來。」她會這麼說:「當個好女孩。」 \n現在,這個陌生男子野蠻地碰觸我,我卻什麼也不能做。阿布.巴塔繼續在車裡走來走去,觸摸坐走道的女孩,手恣意掠過我們的身體,彷彿我們不是人,彷彿就算我們反抗或生氣他也無懼。當他再次找上我,我抓住他的手,試著阻止那伸進衣服。我害怕得不敢說話。我開始哭泣,淚落到他的手上,但他還是不停止。這些是情人要結婚時才會做的事,我想。這向來是我的世界觀、愛情觀、人生觀,始於我年紀夠大、透過克邱的求婚和慶祝活動明白結婚是怎麼回事的那一刻,止於阿布.巴塔摸我、粉粹那種想法的那一刻。 \n「他對所有坐走道的女孩做那種事。」坐我旁邊中間座位的女孩低聲說:「每個都摸。」 \n「拜託跟我換位置。」我求她,「我不想再被他摸了。」 \n「我不能,」她回答:「我好害怕。」 \n阿布.巴塔繼續沿走道來來回回,停在他最喜歡的女孩前面。當我閉上眼睛,可以聽到他寬鬆白長褲的嗖嗖聲,和涼鞋打著腳底的啪啪聲。每隔一會兒,他一手拿著的無線電就會傳出一句阿拉伯語,但雜音太大,我聽不清楚。 \n他每一次經過我,都會伸手撩過我的肩膀和左胸,然後走掉。我不斷冒汗,覺得好像在沖澡一樣。我注意到他會避開之前吐過的女孩,所以我把手伸進嘴裡,試著讓自己作嘔,希望可以吐得整件衣服都是,讓他別再碰我。我痛苦地塞住嘴巴,而什麼也沒吐出來。 \n巴士停在塔阿法,距辛賈爾城約三十哩、以土庫曼人為主的城市,而好戰分子開始拿手機和無線電講話,了解上級的指示。「他們說把男孩放在這裡。」駕駛跟阿布.巴塔說,兩人雙雙離開巴士。透過擋風玻璃,我看到阿布.巴塔在跟其他好戰分子說話,不知講些什麼。塔阿法的居民有四分之三是遜尼派土庫曼人,而在伊斯蘭國入侵辛賈爾前幾個月,這裡的什葉派居民紛紛逃走,等於讓塔阿法敞開大門迎接好戰分子。 \n我的左半身,剛被阿布.巴塔摸過的地方很痛。我祈禱他別回巴士,但他幾分鐘後就回來了,巴士又開始前進。倒車的時候,我可以透過擋風玻璃看到其中一輛巴士留在這裡。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載滿男孩的那一輛,包括我的姪子馬立克在內。伊斯蘭國會試著加以洗腦他們,要他們為恐怖主義團體戰鬥。隨光陰荏苒、戰爭持續,他們會把這些男孩當成人肉盾牌和人體炸彈使用。 \n阿布.巴塔一回到巴士就繼續騷擾我們。他已經選好最喜歡的女孩,他最常來找我們,手也放在我們身上更久,用力抓我們,好像要把我們的身體撕裂似的。在離開塔阿法約十分鐘後,我受不了了。當我再次覺得他的手碰到我的肩膀,我放聲尖叫。這劃破了沉默。其他女孩馬上也開始尖叫,直到巴士裡聽來像屠殺現場。阿布.巴塔僵住了。「閉嘴,通通給我閉嘴!」他大叫,但我們沒有。就算被他殺了也無所謂,我想,我好想死。土庫曼司機緊急煞車,巴士猛然停下,讓我在椅子上彈起來。司機對手機咆哮了什麼,不一會兒,一部開在我們前面的白色吉普車也停下,一個男人走出乘客座,朝我們的巴士走來。 \n我認得那個好戰分子,是索拉夫出身的指揮官,名叫納法赫。在學校裡,他就特別殘暴嚴酷,毫無人性地對我們咆哮。我覺得他跟機器沒兩樣。駕駛為指揮官開了門,納法赫就怒氣沖沖地上巴士。「誰開始的?」他問阿布.巴塔,而讓我痛苦的那個人指著我。「是她。」他說,於是納法赫朝我的座位走來。 \n在他什麼都還沒做之前,我開始說話。納法赫固然是恐怖分子,但伊斯蘭國對待女性毫無規矩嗎?如果他們自認是好穆斯林,一定不會認同阿布.巴塔這樣虐待我們吧。「你們把我們帶來這裡,這輛巴士,你們叫我們上來,我們別無選擇,可是這個人」──我指著阿布.巴塔,手害怕得顫抖──「他一直把手放在我們的胸部,一直抓我們,不肯罷休!」 \n我說完話之後,納法赫沒有作聲。那一瞬間我希望他會處分阿布.巴塔,但當阿布.巴塔開始說話,我的希望灰飛煙滅。「你以為你們是來這裡幹嘛的?」他對我說,聲音大得足以讓車上每個人聽見,「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n阿布.巴塔走到納法赫旁邊,抓住我的脖子,把我的頭推到座椅,拿槍抵住我的額頭。我身邊的女孩拚命尖叫,但我怕得不敢出聲。「你敢把眼睛閉起來,我就射死你。」他說。 \n納法赫走回車門。離開前,他轉向我們。「我不知道你們以為我們抓你們幹嘛。」他說:「但你們別無選擇。你們準備要當『薩巴亞』,而你們得照我們的話做。如果誰再尖叫,相信我,事情只會更糟。」然後,阿布.巴塔的槍仍指著我,納法赫下了巴士。 \n這是第一次我聽到那個阿拉伯文用在我身上。當伊斯蘭國占領辛賈爾,開始擄走亞茲迪人,他們就把人類戰掠品叫做「薩巴亞」(sabaya,單數為「薩比亞」Sabiyya),指當成性奴隸買賣的年輕女人。這也是他們針對亞茲迪人的計畫,援用《可蘭經》一個全球穆斯林禁用已久的詮釋,寫進伊斯蘭國在攻擊辛賈爾前正式宣布的教令和小冊子裡。亞茲迪的女孩被視為不信神者,而依照好戰分子對《可蘭經》的詮釋,強暴奴隸不是罪。做為「薩巴亞」,我們可引誘生力軍加入好戰分子的陣營,並當成忠誠和善行的報酬傳來傳去。巴士上的每一個人都逃不過那樣的命運。我們不再是人──我們是「薩巴亞」。 \n阿布.巴塔放開我的脖子,移走槍,但從那一刻起,到大約一個鐘頭後抵達摩蘇爾,我成為他的首要目標。他仍會碰其他女孩,但他把焦點擺在我身上,更常停在我的座位旁邊,使勁揉我的乳房,我相信我一定瘀傷了。我的左半身麻痺了,而雖然我保持安靜,完全相信如果我再猛烈抨擊,阿布.巴塔真的會讓我沒命,但在我的腦海裡,我始終沒有停止尖叫。 \n這是個晴朗的夜,透過擋風玻璃,我可以看到天空,滿天星斗。這片天空讓我想起媽常跟我們講的一個古老的阿拉伯愛情故事,叫《萊拉和瑪吉努》(Layla and Majnun)。故事裡,名叫凱斯的男子深愛名叫萊拉的女子,毫不隱瞞自己的情感,寫了一首又一首的詩表達對她的愛,身邊眾人給他取了「瑪吉努」的綽號:阿拉伯文「癡情」或「瘋狂」的意思。當瑪吉努向萊拉求婚,她的父親斷然拒絕,告訴瑪吉努他太不牢靠,無法成為好丈夫。 \n這是個悲劇。萊拉被迫嫁給另一個男人,而後心碎而死。瑪吉努離開他的村落,獨自在沙漠流浪,自言自語,把詩寫在沙上,直到一天他發現了萊拉的墓碑,守在那裡守到死去。我愛聽媽講這個故事,就算那會讓我為這對愛人哭泣。以前常令我畏懼的漆黑夜空,隨之變得浪漫。「萊拉」在阿拉伯文意為「夜晚」,而媽在故事的結尾,總會指著夜空的兩顆星星。「因為他們這輩子無法共結連理,他們祈禱死後能夠相守,」她會這麼告訴我:「所以神把他們變成星星。」 \n巴士上,我也開始祈禱。「神啊,請把我變成星星,讓我能高掛巴士上方的天空。」我輕聲說:「如果祢做過一次,拜託祢再做一次。」但我們只是繼續往摩蘇爾開去。 \n本文節錄:【倖存的女孩】一書

  • 民進黨太恐怖 陸網友嘆:台退役軍人被當狗 現役還在保護凌辱他們的台獨

    軍人年改引爆激烈陳抗,此事也引發大陸網友天涯發文討論「台灣退休軍人好可憐,有冤無處伸,民進黨太恐怖了」。 \n \n陸網友直指通過修改法案把退休軍人趕上街頭露宿,立法院暴力鎮壓,60多人被抓,頭破血流,更有軍人丟了性命。感慨台灣民主,自由成了台獨的暴力機器。台灣的退役軍人被當成了狗,台灣的現役軍人還在保護凌辱他們的台獨,還在保護台獨。台灣軍人,是不是台灣的悲哀? \n \n其他陸網友則表示「台灣軍警乘早改行啦!」、「可笑的是,台灣的軍人在保護一個騎在自己頭上拉屎撒尿的政府」、「一個政府能把軍公教警逼反也是奇葩了,這是任何政府都最需要穩定的一群人。」但也有陸網友表示「這個事怨不得民進黨,國民黨太差是主因」。

  • 疑債務糾紛 男遭監禁剃髮、鐵鎚敲打凌辱致死

    疑債務糾紛 男遭監禁剃髮、鐵鎚敲打凌辱致死

    男子陳永育因積欠15萬債務,12日凌晨被債主李韋德、劉庭瑋強押至台北市林森北路409號3樓酒店的休息室套房囚禁,李、劉與另名男子簡靖恩,輪番以棍棒、鐵鎚毆打凌虐致死,期間甚至拿出電剪替死者剃髮凌辱。12日下午,劉嫌良心不安報案,警方與救護人員到場,陳已氣絕身亡,北市警中山分局逮捕李與簡嫌,13日相驗遺體,將依殺人罪嫌送辦。 \n \n警方調查,39歲陳永育先後向李借貸共15萬元,因還不出錢,避不見面,李12日凌晨致電另名債主劉庭瑋,表示已在新北市蘆洲找到陳,2人將他強押至台北市中山區的酒店休息室套房,和簡姓男子一起輪番對陳永育施虐,並要他打電話向親友籌錢,不過親友都不願施以援手。 \n \n期間,陳永育曾表示要服藥,自行吃了包包裡的藍色不明藥丸,後來陷入昏迷。李見討不到錢,先行離開,劉擔心鬧出人命,上網搜尋急救方法,替陳CPR,但陳仍無意識。他一度離開套房想藏匿,仍覺得良心不安,心想:「報案或許有機會救回。」打110向警方自首。 \n \n警方與救護人員下午抵達現場,發現陳已明顯死亡不送醫,劉坦承參與施虐,警方查扣套房內的球棒與鐵鎚、電剪等證物,將劉逮回警局,並陸續逮捕李、簡嫌,3人互控其他人動手施虐,警方則在李的手機裡,找到死者生前被凌虐的照片,李坦承因債務糾紛,強押死者要求還錢。 \n \n嫌犯供稱死者曾服用不明藍色藥丸,警方檢視死者屍體,包括頭等身體多處傷痕累累,初步研判致命傷在頭部,但仍要相驗釐清死因;此外,嫌犯供稱案發套房裡,還有2名酒醉在睡覺的男子,也將調查其涉案程度,全案由中山警分局漏夜偵辦中。

  • 德國男神施暴 影迷:快來凌辱我吧!

    德國男神施暴 影迷:快來凌辱我吧!

    在日舞影展、柏林影展掀起熱烈討論的情慾驚悚片《顫慄柏林》,由德國男神麥司希麥特(Max Riemelt),及澳洲性感女星泰瑞莎帕瑪(Teresa Palmer)領銜主演。兩位演員在片中有不少超尺度暴力與性愛場面,激情四射的豪放演出讓人看得血脈賁張,有不少影迷羨慕女主角能被男神凌辱,紛紛表示:「我也想被麥司囚禁!而且我絕對不會逃跑!」 \n \n在全球引爆超高人氣的麥司希麥特,20歲就打開知名度,成為風靡歐洲萬千少女的偶像,並被柏林影展選為「歐洲閃亮新星」,還在同志圈享有高知名度。 \n \n溫文儒雅的麥司,在新片《顫慄柏林》首度挑戰反派,他表示:「這個角色並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反派,他其實就是個普通人,但內心充滿矛盾情感。」為了準備角色,他也隨著導演與女主角一起做了長時間排練,甚至曾一度入戲過深,分不清戲裡和戲外,他對此透露:「某次彩排完,我感到很困惑,這角色會不會才是真正的我?」 \n \n此外,麥司為了演好高中老師,甚至重返學校旁聽,揣摩老師的口條與肢體,積極又認真的態度,讓導演非常滿意,多次表示:「沒有辦法想像讓別人來演這個角色。」而麥司也對凱特蕭蘭的導演功力印象深刻:「她導戲的方式與眾不同,不是去指導演員,而是在拍攝時不斷地問演員問題,這些問題看似和劇情無關,卻能製造出更多層次的角色情緒。」 \n \n 導演和演員們如此用心詮釋,也讓本片在澳洲上映時,贏得不少好評,甚至還有影迷被麥司的男神魅力迷倒:「麥司好變態!快來凌辱我吧!」 \n \n \nAbout \n \n上映日期:11月3日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2072期《時報周刊》,一套雙本特價69元。即日起至「博客來網路書城」購買指定期數雜誌,只需加購價399元,就送「麗寶樂園門票1張(全票1張價值800元)」,數量有限,欲購從速,詳情歡迎電洽客服專線:0800-033088。 \n

  • 遭恐怖室友凌辱3年 女大生乳頭、下體被抓傷

    廣西一名女大聲日前在微博發文爆料,指稱在學期間遭同寢室的汪姓室友凌辱,時間長達3年,不但被對方偷拍裸照、物品遭竊,就連指甲也被整片咬下,乳頭及下體也被抓傷。對此,校方回應該篇文章杜撰成分居高,且雙方發生衝突後,已經有派出所介入解決。如今雙方各說各話,事件仍有待釐清。 \n \n據《網易》報導,爆料女大生表示,與汪姓室友同住的3年期間,乳頭、陰道遭汪不當撕扯抓拉之外,她的左拇指指甲也被咬掉,目前拇指已萎縮潰爛。此外,汪曾多次偷拍她的裸照對外散布,「她還將照片傳給我男朋友,並且告訴我男朋友不要告訴我是她發的」,她得知後曾請汪刪掉,但對方卻置之不理。 \n \n爆料女大生透露,汪常趁她不注意時,偷竊她的個人物品,甚至會對她口出惡言,不斷用難聽的侮辱字眼進行人身攻擊,甚至發生激烈肢體衝突,「她扯了我的頭髮,於是就打起來了。她踢我肚子的時候我就抓住她的腿,她就摔倒在地上,但是她抓著我的頭髮,我也摔倒了,她就咬了我的左手拇指,並且把指甲咬掉,造成現在拇指萎縮,指尖部分沒有感覺,撕扯過程中她抓我的頭髮的時候,我就咯吱她放開我,但是她沒有並且用另一隻手抓破我左胸副乳頭,造成感染,手術切除,下體會陰部抓傷…」隨後附上遭凌虐的照片,希望能借助網路上的力量,一起公審汪姓室友。 \n \n貼文曝光後,引起網友熱議,不過一名知情人士表示「汪在平時看來,並不像是一個經常欺負人的人,她是小地方來的,人其實還好,只是有時生活習慣和大家不同。」雖然自己與這兩人其實交集並不多,但據她了解,事情並沒有像王所發微博所說那樣嚴重。認為發文的女學生是有些把事實誇大,想藉這樣的方式吸引大家關注。 \n \n該校老師也出面澄清,指稱爆料者的傷並沒有像她說的那樣嚴重,且雙方發生衝突後,已經有派出所介入,同時另一名學生家裡也已經賠錢了事,且兩人早已不同寢室,「她微博中很多事情都是無中生有。」對於此事細節含糊其辭,究竟是否如該女說得如此,仍有待查清。

  • 16歲少女烙6人擄走情敵 「強脫衣服」全裸拍片!

    中國湖南省常德市近日瘋傳一段霸凌影片,一名16歲少女因為捲入三角戀,與對方發生爭執,結果竟「烙人」抓住情敵,將對方施暴脫光,還把過程拍下po網。警方16日循線將16歲主嫌以及同夥逮捕,目前正等候進一步偵訊。 \n陸媒報導,常德市公安局網路部門發現,網路上流傳一段女子遭凌辱的影片,因為影片不停在各大社群流傳,警方展開調查後,找出事發地點及受害人,並逮捕了7名未成年少女。 \n16歲主嫌供稱,因為與受害人發生「三角戀」糾紛,便於6月16日凌晨2時許, 另外找了6名未成年少女,將對方硬拉到地下道談判,爭執期間對受害者掌摑、凌辱,並拍下裸照,詳細情形仍待警方進一步偵訊。

  • 情侶私奔遭脫光遊街示眾 爸媽為了錢逼她嫁給別人

    日前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某村莊傳出一對私奔情侶遭親友凌辱的事件。一名21歲男子卡丘爾(Kachru)和19歲的莫妮卡(Monica),兩人穩定交往兩年,因為家人不看好而決定私奔,不料被莫妮卡的家人發現,把兩人強行抓回來,還將兩人全身扒光,當街示眾。 \n《每日郵報》報導,卡丘爾和莫妮卡相戀兩年,因為家中的反對而決定私奔,沒想到被莫妮卡的家人發現,兩人被迫脫光衣物,並遭到村民羞辱,莫妮卡的家人還為了約新台幣4.5萬元,逼迫莫妮卡嫁給別的男子。 \n警方表示,這起案件已介入調查,並逮捕涉嫌羞辱情侶的鄉民。警方說,莫妮卡原本向家人坦承與卡丘爾相戀,但家人仍逼她嫁給住在隔壁的男子,於是決定與卡丘爾私奔,但最後還是被家人拖回來。警方指出,卡丘爾和莫妮卡在遭凌辱後受重傷,目前正接受治療,並派員警保護莫妮卡的安全。 \n台灣網友表示「出世在印度的女人真雖小」、「恐怖」、「這種事在印度似乎習以為常」、「印度的女人真的很沒尊嚴」、「社會不進步的可怕」。

  • 22歲女背包客遭禁錮凌辱兩個月 痛不欲生!

    一名來自英國的女性背包客在澳洲遭人禁錮兩個月,期間被多次性侵、毆打、勒頸,根據媒體報導,警方最後在昆士蘭(Queensland)郊外一條公路隨機截查車輛時發現受害女子,並將她解救。 \n \n根據《東網》報導,這名22歲的女背包客6日駕車在昆士蘭米切爾鎮(Mitchell)附近一條公路上時,剛好碰上警方的例行攔查,當時她看上去似乎十分痛苦,且臉上有不明傷痕,再加上有一名22歲男子躲在車輛後方一處儲物的凹陷位置,種種可疑之處,引起警方注意。 \n \n警方透露,這名女子在非自願情況下遭禁錮,並且在數周內被人施暴。警方指,女子和上述的涉案男子在3個月前邂逅,並且同意一起駕車旅遊,但男方後來狼性大發,於今年1月2日至3月5日期間,在多個不同地方向女子施暴。 \n \n涉案男子現在被控性侵、襲擊、勒頸、剝奪自由等共18項罪名。女子多處受傷,包括臉部骨裂、身上多處有瘀傷及割傷,正接受治療,並無生命危險。

  • 她被滅門兇手收養毫不自知 數度遭對方凌辱

    現年23歲的澳洲華裔少女,8年前遭遇滅門慘案,逃過一劫的她事後被姑丈收養,想不到姑丈竟然是導致自己家破人亡的兇手,而她更是觸發事件的原因。媒體報導,日前女子接受訪問,悲痛告白多年來的心路歷程。 \n \n《東網》報導,當年15歲的華裔少女林珺(Brenda Lin)於2009年經歷一家5口的滅門慘案,而當時的她因參加遊學團而逃過一劫。事後林珺獲姑父謝連斌(Robert Xie)收養,但期間曾遭到對方性侵。然而,林珺不知道的是,謝連斌原來就是當年殺害她全家的兇手,多年來與滅門仇人同住。 \n \n謝連斌在當年潛入林姓大舅位於澳洲雪梨市郊的屋子,把屋內5口殺害,包括45歲的林姓男子、其43歲妻子、一對分別9歲和12的兒子以及其39歲小妹。案件於本月初宣判,謝連斌被判處終身監禁,而且不可假釋。法庭指出,謝連斌的作案動機出於對林姓一家的妒忌,看不過對方有幸福家庭及事業,而自己卻生意失敗,導致在家庭中不獲尊重。法庭又指,謝連斌故意挑選林珺離家時犯案,為的就是希望擁有及性侵對方。 \n \n林珺日前接受電視訪問時,提及自己非常後悔沒有珍惜當日與家人相處的日子,更指自己當日未有如其他人一樣,離開前好好擁抱家人。因為當她遊學歸來時,美滿家庭只剩她一個。痛失家人的林珺及後被姑姑一家收養,但這卻是惡夢的開始,因為謝連斌多次性侵她。 \n \n2011年,謝連斌因被指是林珺一家滅門案的兇手而被捕。林珺指,自己起初甚至一度拒絕相信對方是兇手,因為「世界有許多壞人,但家人絕不是其中之一。」她後來在庭上指證曾遭謝連斌多次性侵,而且在慘案發生前,她曾拒絕對方觸摸自己。但林珺坦言,自己仍沒有心理準備談及此事。

  • 印度當紅女星搭車被擄 車內集體凌辱2小時

    印度性犯罪率高,往往讓全球旅人聞之色變。日前,印度南部克勒拉省(Kerala)一名當紅女星在坐車前往工作地點途中,被一群嫌犯強行擄走,並在車上慘遭輪姦長達2小時,事後遭棄置路邊數小時。 \n \n《東網》報導,上周五(17日)晚間,一名印度知名女星在乘坐公司車輛前往配音時,遭遇交通意外。一群在後方與女星車輛相撞的小巴男子突然衝上車,然後把車駛走,並輪姦女星達兩小時,其後把她棄於柯枝市(Kochi)郊區。女星指稱被嫌犯拍下性愛影片及照片,並加以勒索。喀拉拉特邦警方獲報後,於周一(20日)拘捕兩人,並表示,本案主嫌是女星以前聘請的司機,現仍在逃,最少還有7人涉案。 \n \n事件曝光後,引發全國震怒,電影界人士於周日舉行示威,聲援受害女星。有維護女性權益人士表示,事件反映印度女性仍身處一個危險境況。 \n \n據印度國家犯罪紀錄局的統計,單在2015年發生超過32萬宗有關女性受害的罪行舉報,當中包括強姦、綁架、性騷擾等。

  • 葉金川辭職 國民黨批政府凌辱專業

    台灣血液基金會日前被周刊報導為不當黨產,董事長葉金川請辭。國民黨抨擊,蔡政府濫用政治力干預,逼迫專業的醫療財團法人董事長辭職,是凌辱專業、罔顧人民健康。 \n 不過,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下午召開記者會表示,要明確、嚴肅向葉金川及全國民眾回應,行政院從來沒有打壓過葉金川,「不要有被害妄想症」。行政院肯定葉金川對台灣社會的貢獻,但對葉「無緣無故砲打行政院」感到非常遺憾。 \n 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唐德明表示,蔡政府用黨產問題抹黑國民黨和葉金川,想要達到拉升蔡政府低迷的民調,這種作法太小看台灣人民的智慧。血液基金會是專業的醫療法人,受衛福部的嚴格監督,目前該基金會有深綠的綠營董事如曾任衛生署長的侯勝茂,身為陳水扁政府的衛生署長,若基金會有不法情事,他會出任董事嗎? \n 唐德明說,更何況,還有4名衛福部現任官員擔任血液基金會董事,分別是衛福部次長蔡森田、主任秘書王宗曦、疾管署長周志浩和食藥署長姜郁美,「若有任何不法,他們能不知道嗎?」不當會的作法,純粹抹黑血液基金會,破壞世界上最好的無償捐血制度,必須嚴厲譴責。 \n 唐德明指出,葉金川指控衛福部口頭告知「行政院希望你辭職」,當他追問要求辭職原因「是否因我是國民黨員?」對方則不置可否,要他避避風頭。這與當初逼迫劉兆玄辭職如出一轍,純粹就是政治鬥爭,蔡政府不能輕描淡寫否認,必須清楚向台灣人民說清楚、講明白。1060112 \n

  • 大學兄弟會超羞辱!全身塗辣醬還關鐵籠

    大學時期是許多人認識新朋友的好時機,參加不少社團、學會是很好的管道,不過當這種團體太過誇張那會不會令人卻步?最近美國紐約霍夫斯特拉大學有一個兄弟會竟在入會儀式中虐待新生,全身塗辣醬、嘔吐在其他夥伴身上、關鐵籠等過分行徑,讓其中一名參與學生忍受不了決定爆料,立刻引起大眾注目。 \n \n根據報導,爆發出此次事件的兄弟會,是國際性兄弟會Sigma Pi在霍夫斯特拉大學的分會,總會在今年3月接到此分會成員梅赫迪(Syed Ali John Mehdi)透過電子郵件檢舉,將不少新生在入會儀式被凌辱的照片,公布出來。國際Sigma Pi兄弟會也在接受檢舉後進行調查,更取消霍夫斯特拉大學的會員資格,校方也對於施虐行為的學生作處分。 \n \n從霍夫斯特拉大學公布出來的照片,可以看見種種施虐誇張行徑,有新生被全身塗辣醬跪在納粹黨符號前,更會將辣醬塗抹於男生下體,還有新生被用麵粉灑滿全身,被命令躺在角落,還可以看見有新生被關在狹小的鐵籠子裡,要答對學長們的問題才能夠被解放。檢舉這個過分儀式的梅赫迪表示,整個儀式的過程非常痛苦,根本難以忍受。 \n \n據說霍夫斯特拉大學校刊就有詢問過兄弟會成員此事,但他們否認這些行為涉及反猶太,更指稱他們才不是照片上施虐的人。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