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出殯的搜尋結果,共200

  • 「我的婆婆殺了我」苦情媳改期出殯 她揭挑「天赦日」背後玄機

    「我的婆婆殺了我」苦情媳改期出殯 她揭挑「天赦日」背後玄機

    近日一則臉書po文引發社會譁然,北市一名36歲人妻C女,8月9號在臉書寫下「我的婆婆殺了我」,透露長期受到婆婆言語霸凌,po文當天就留下兩個小孩輕生身亡,而娘家是看了留出的貼文才輾轉得知寶貝女兒離世,男方甚至草率處理媳婦後事,各種不堪的細節一一曝光,讓眾人為之憤怒,網路更有上萬名網友留言,要幫苦命媳婦討公道。

  • 豆漿店大火勵志男今出殯 受助學弟跪地:恩情來世再報

    豆漿店大火勵志男今出殯 受助學弟跪地:恩情來世再報

    日前彰化縣員林市豆漿店大火,讓才29歲的勵志青年巫俊龍命喪火海,今舉辦告別式,曾受巫俊龍幫助的學弟康建欽,今也到場致意,抵達現場後跪在學長靈前,情緒久久不能自己,他說,要跟學長說的話有太多,除感謝學長當年幫忙外,祝福學長一路好走,恩情來世再報。

  • 鍾肇政後事全民埋單 桃市府挨轟

    鍾肇政後事全民埋單 桃市府挨轟

     「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今年5月辭世,享耆壽96歲,桃市府客家局以基金會名義包辦鍾老後事,包括遺體美容、骨灰罐等,總計95萬元喪葬費全民埋單,議員質疑採購程序,認為對家屬不敬,鍾老一世清白毀於一旦,力促增設名人追思辦法一體適用。

  • 李登輝出殯 警方清晨出動

    李登輝出殯 警方清晨出動

    李登輝出殯 警方清晨出動

  • 賭王上月出殯 21歲女兒組千億女團出道掙錢?4房回應了

    賭王上月出殯 21歲女兒組千億女團出道掙錢?4房回應了

    澳門賭王何鴻燊5月底病逝,上月家屬為他舉行喪禮,由於今年沒有合適日子,將於明年下葬。最近4房梁安琪21歲女兒何超欣傳出有意組女團出道,高顏值引發討論,還有人指出成員都是富二代千金,封她們「千億女團」,對此,梁安琪回應女兒只是暑假回來玩玩,還沒念完書,應該不是真要當藝人。

  • 賭王出殯第2日 3房何猷啟爆拉新歡逛街進香閨...2年婚疑觸礁

    賭王出殯第2日 3房何猷啟爆拉新歡逛街進香閨...2年婚疑觸礁

    「澳門賭王」何鴻燊5月底病逝,享耆壽98歲,家人於本月10日為何鴻燊舉行大殮出殯。今(25日)媒體報導,隔天便直擊三房之子何猷啟和一名長髮女新歡逛街,近日又拍到兩人同框最後雙雙回到女子香閨,而何猷啟2年前和齊嬌註冊結婚,育有兩女,是否婚變有待當事人說明。 \n何猷啟是何鴻燊和三房妻子陳婉珍所生之子,「最美千金」何超蓮為他的龍鳳胎姊姊,外型帥氣的何猷啟過去曾傳和鄧紫棋交往,但被他否認,後來他認戀以色列模特兒Angelika,2017年分手,隨即他又傳出和「大陸金融界之花」齊嬌交往,隔年求婚成功,齊嬌受訪時則說喜歡何猷啟的性格,「夠純又夠真」。 \n最近賭王出殯,媒體捕獲何猷啟帶著齊嬌現身靈堂,據《東網》報導,本月11日媒體拍到何猷啟與一名約20多歲的長髮女子逛街,兩人一開始為避嫌保持距離,後來何猷啟主動幫忙拿戰利品,24日又拍到兩人逛超市,最後一同進入一處大廈,關係令人好奇,對此,當事人都暫無回應。

  • 首爾市長朴元淳今出殯 女秘書首發聲:遭性騷長達4年

    首爾市長朴元淳今出殯 女秘書首發聲:遭性騷長達4年

    已故南韓首爾市長朴元淳今(13)日舉行告別式,指控遭他性騷擾的女秘書委託律師發聲,指出持續遭到朴元淳性騷擾4年。 \n \n韓聯社報導,朴元淳的遺體今天上午出殯,並且在首爾市政廳舉行告別式。出於防疫考量,告別式採取網路直播、線上線下同步進行,今天共有約100人出席。朴元淳的遺體已於上午11時左右火化,家屬隨後帶著他的骨灰返回家鄉慶尚南道。 \n \n朴元淳出殯同一日,指控遭他性騷擾的前女秘書也透過律師首度發聲。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駐首爾記者比克(Laura Bicker)、Hyung Eun Kim、《洛杉磯時報》(LA Times)駐首爾記者Victoria Kim、彭博亞洲台編輯李智惠(Jihye Lee)在推特更新的消息,女秘書的委任律師今日下午召開名為「我夢想一個我們可以像人一樣生活的世界」記者會,指出女秘書遭朴元淳性騷擾長達4年,更指朴元淳會在晚間透過Telegram傳送只穿著內褲的露骨照片給她。 \n \n女秘書透過律師表示,「我想要他接受司法審判並且道歉,我被他的權力壓得喘不過氣,我現在要怎麼活?我是一個人,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n \n「我想要公正,法律的公正保護,在法庭保障的安全之下,我想要對他大喊『不要這樣做』,我想要原諒他,我想要司法審判。」 \n \n朴元淳9日取消所有市政工作後失聯,次日凌晨警方在首爾北岳山發現他的遺體。他在尋短前一日,傳出被離職女秘書指控性騷擾。 \n \n韓聯社指出,儘管大眾對該名女子的受害經歷表示支持,但也有部分人士批評她做出不實指控,並且威脅要揪出她的真實身份。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n \n \n

  • 賭王何鴻燊出殯 「她」走出靈堂後...崩潰痛哭!

    賭王何鴻燊出殯 「她」走出靈堂後...崩潰痛哭!

    澳門賭王何鴻燊今年5月病逝養和醫院,享耆壽98歲,10日下午1點半於香港殯儀館舉行出殯儀式,吸引不少政商人士前來送這位傳奇人物最後一程。然而就在儀式的尾聲,賭王四房女兒何超盈終於難掩悲傷情緒,在走出會場時淚如雨下,哭成淚人兒的模樣令人心疼。 \n \n29歲何超盈與何鴻燊父女感情深厚,她曾大讚何鴻燊是個偉大又慈祥的爸爸,當時何鴻燊仍在醫院休養時,只能坐著輪椅,但為了參加她的婚禮,非常努力地站起來練習走路,令她感動不已。 \n據港媒報導,何鴻燊靈堂內設有多個螢幕播放其生前片段,除了工作之外,亦有許多他與四房子女小時候相處照片,曝光他為人父溫馨一面。

  • 65歲林青霞又瘦了!久違現身賭王何鴻燊喪禮 美呆網友

    65歲林青霞又瘦了!久違現身賭王何鴻燊喪禮 美呆網友

    澳門賭王何鴻燊今年5月病逝養和醫院,享耆壽98歲,今(10日)下午1點半於香港殯儀館舉行出殯儀式,65歲大美人林青霞久違現身,與好友施南生特地來送何鴻燊最後一程,約莫待了半小時後才離去。 \n \n「永遠的東方不敗」林青霞今日與好友施南生一同現身香港殯儀館,穿著黑色無袖洋裝、戴著口罩、墨鏡打扮引發網友熱議,甚至還有人發現女神久違露面,整個人似乎又瘦了不少,也變得更美了,「啊這…歲月不敗美人啊」、「巨星永遠都是巨星」、「青霞姐又瘦了」、「我也覺得瘦了,頭髮顏色真好看」。 \n \n一代賭王何鴻燊今日下午1點半舉行出殯儀式,儀式過後他的棺木將會暫放香港殯儀館中,再擇日移送東華億莊,由於今年沒有好日子,故何鴻燊將會於明年才擇吉日下葬在摩星嶺昭遠墳場。 \n \n

  • 賭王下月出殯!何猷君現身遊樂園被罵翻

    賭王下月出殯!何猷君現身遊樂園被罵翻

    澳門賭王何鴻燊上月病逝,享耆壽98歲,上周何家人在報紙上刊登訃聞,首度公開神隱第17子「何猷邦」身分,算起來是四房梁安琪長子,何猷亨、何猷君哥哥。近日何猷君被拍跟老婆奚夢瑤到遊樂園遊玩,被部分網友罵翻,聽到關於「何猷邦」的事,他不願多說。 \n不同於賭王剛病逝的家族聲明,何家人最近公開訃聞,首度公開完整家族成員名單,也第一次解開關於第17名子女之謎,他非外傳的叫「何猷佳」,而是「何猷邦」,梁安琪後來也發聲明親自解釋是因為孩子身體因素,才從未曝光這名何家人。 \n梁安琪說:「因為身體的原因,家族從未對外公布過他的任何信息」,但因何鴻燊不幸逝世,按照習俗何猷邦的名字會出現在墓碑上,才不得不公開,希望外界尊重他們過去的決定,並呼籲:「猷邦的人生,注定了他必須被保護,不能夠被打擾。我們知道現實社會生活,需要故事,但亦需要善意、理解、互相的愛護」。 \n據《香港01》報導,何猷君最近跟奚夢瑤現身遊樂園,聞關於何猷邦的問題,他封口沒多說,倒是何猷君在守喪期間玩樂,引來微博網友討論:「這個時候不該去遊玩」、「他爸事還沒辦完,就去迪士尼了」、「某些人道德綁架吧,父親去世了別個就不要生活了?要哭天喊地一輩子才是孝順嗎?」、「何猷君脾氣是真好啊」。

  • 許崑源告別式「黃絲帶」這一幕 命理師驚吐4字

    許崑源告別式「黃絲帶」這一幕 命理師驚吐4字

    高雄市前議長許崑源27日上午出殯,政商界群聚高市殯儀館景行廳為其送行。韓國瑜特地上台闡述許崑源一生貢獻及故事,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也率眾替許崑源骨灰覆上黨旗。不過,命理師楊登嵙一看大家於喪禮上胸前「黃絲帶」,他表示禮俗應該用白色或黑色絲帶。楊登嵙認為,6月27日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喪禮使用黃絲帶,他吐4字「大錯特錯」。 \n \n楊登嵙對《中時新聞網》表示,出席喪禮或參加出殯、告別式時,一般會發給白(素)色胸花或白(素)色絲帶佩帶。應以亡者性別,依男左女右方式佩帶。他表示禮俗應該用白色或黑色絲帶,針對「黃絲帶」,楊登嵙解釋說,黃絲帶配戴,最主要代表的概念,是「平安」與「歸來」的祈求,而不是對已往生者的感念,雖然都是跟生命議題相關的場合,不過意思卻大相逕庭。 \n楊登嵙說,在告別式場合,「若我們配戴帶黃絲帶,希望往生者平安歸來,意義怪怪的?6月27日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喪禮使用黃絲帶「大錯特錯!」 \n \n一般說來,黑色從古到今,不論東方西方,都是代表哀傷、哀悼、悲慘的顏色。因此,黑絲帶在如喪禮等場合十分常見。出席喪禮時,很多人會攜上黑絲帶;發生災難時,不少群眾也會繫上黑絲帶默哀。 \n \n不過,楊登嵙也表示,現今社會多元化,喪葬禮俗會因每個人、每個家庭的信仰、經濟狀況、需求等因素,會有不同的規劃,因此喪葬流程與習俗沒有一定的對與錯。喪葬禮要走傳統的習俗或是現今較為簡化的流程。 \n \n楊登嵙表示,傳統喪禮是披麻戴孝,台灣早期傳統喪禮會有披麻戴孝的喪服制度,家庭成員會披麻戴孝,稱為「上孝」。古代孝服(五服)為斬衰、齊衰、大功、小功、緦麻;現代孝服(五服)為麻布、苧布、藍布、黃布、紅布。以兒子(孝男)、媳婦(孝媳)、女兒(孝女)為主,要穿棉製的白色衣褲。「戴孝」則是在衣袖上端戴上孝布,如果死者是男性,則戴在左袖,女性則在右袖。 \n \n現代人常以黑袍孝服、黑西裝、黑套裝為主。楊登嵙說,黑色孝服(黑袍)取代傳統披麻孝服,只需著素色衣服,披上黑袍孝服,鞋子採素色或深色為基準,包鞋以不露出腳趾為原則。黑西裝或黑套裝是偏向西式的喪禮,會選擇以黑色西裝及套裝來代表喪服,男性著深色或黑色西裝,女性著深色或黑色套裝,簡潔而肅穆。 \n \n

  • 李承翰父出殯 母哀痛不再出庭

    李承翰父出殯 母哀痛不再出庭

     鐵路警察李承翰殉職,李父李增文因殺子凶嫌獲判無罪,抑鬱而終,李父昨出殯,包括李的九旬老母、妻女難掩悲痛,送他最後一程。內政部長徐國勇強調,將協助李家處理訴訟後續事宜,立委王美惠則不捨李父離世,表示相信會還李家一個公道。 \n 由於李增文生前都會去法庭旁聽,媒體詢問李妻張秀珍,台南高分院審理期間會不會去旁聽?她說,她不會開車,也不會坐火車去,畢竟「去一次痛一次」,每次出庭都會失眠、難過數日,所以不再出庭,後續交給律師和鐵路警察局幫忙處理。 \n 李父的告別式由嘉義市長黃敏惠擔任點主官,李的90多歲老母親坐在會場,淚流滿面遠望兒子遺照,經家屬勸說才進屋休息,李妻在家祭上數度情緒潰堤,不停拭淚。 \n 「只有悲痛。」黃敏惠說,很不捨李爸爸,盼做好社會安全網,讓李承翰成為最後一位受害者,並透露家屬對無罪判決感到悲憤。王美惠說,醫院日前談到李父狀況,指李父胃出血相當嚴重,竟沒喊痛覺得不可思議,「他是抑鬱而死的。」 \n 另內政部長徐國勇、警政署長陳家欽、立委邱顯智等人都到場致哀,李承翰多位同事也到場悼念,徐國勇強調蔡英文總統、行政院長蘇貞昌都特別交代要照顧李家生活、關心李母,警政署和律師團會特別注意李承翰的案件,他也會關注後續發展。

  • 鐵警李承翰父親出殯 李母:未來不會搭火車也不出庭

    鐵警李承翰父親出殯 李母:未來不會搭火車也不出庭

    嘉義鐵路警察李承翰英勇殉職,李父李增文因無法接受殺子鄭嫌被判無罪,日前抑鬱而終,今16日出殯,內政部長徐國勇也到場送李父最後一程,原本狀似堅強的李母張秀珍在家祭上數度情緒潰堤,被問到二審是否會跟丈夫一樣每庭必到?李母說她不會開車,也不會坐火車去,「坐一次痛一次」,接下來相關訴訟就交給律師和鐵路警察局幫忙,她不會出庭。 \n \n李增文喪禮由嘉義市長黃敏惠擔任點主官,包括徐國勇、警政署長陳家欽、鐵路警察局長江振茂、立委王美惠、邱顯智、嘉義市議長莊豐安,副議長蘇澤峰等地方民代都到場,李增文高齡92歲的老母親不顧習俗,一早就坐在靈堂,再看兒子最後幾眼,經家屬勸說下才進屋休息。 \n \n家祭儀式場面十分哀淒,一向堅強的李母忍不出情緒潰堤,望著丈夫遺照,不停流淚啜泣,女兒在拜別父親時更是淚流滿面,李增文的妹妹則是哭著喊「阿兄」,拜別哥哥時幾度腿軟站不住,唯獨兩個外孫、外孫女一臉童真與好奇,小外孫還貼心拿衛生紙給媽媽擦淚,讓旁人看了十分不捨。 \n \n徐國勇受訪時提到,對於李父的過世感到相當難過與不捨,希望他一路好走,尤其行政院長蘇貞昌有特別交代要照顧李家生活,包括相關補助和訴訟,接下來警政署和律師團會特別注意李承翰的案子,「我也會親自看訴訟發展」,特別請檢察官多多幫忙跟注意。 \n \n

  • 許崑源墜樓亡 高市議會「降半旗」至議長出殯

    許崑源墜樓亡 高市議會「降半旗」至議長出殯

    高雄市議長許崑源6日晚間,在罷韓確定通過後墜樓身亡,高雄巿議會表示,設置於市立殯儀館景行廳的靈堂,將於8日上午10時起開放各界弔唁,議會除積極籌組治喪委員會協助遺屬治喪,也從7日起以降會旗半旗,對許崑源表達哀悼與崇高敬意。 \n \n許崑源辭世,各界深表哀傷,並向遺屬表達關懷,副議長陸淑美7日首度召開治喪會議,協助家屬處理相關後事。 \n \n針對議長遺缺補選後續事宜,議會表示,將等許崑源治喪事宜就緒後,依照高雄市組織自治條例第15條第2項規定,由議會議決補選之。 \n \n※自殺警語 \n \n中時新聞網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n \n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賭王何鴻燊7月10日出殯 將長眠在這「風水寶地」

    賭王何鴻燊7月10日出殯 將長眠在這「風水寶地」

    賭王何鴻燊26日過世,享年98歲,賭王的喪禮將定在7月9日設靈、10日舉殯,落葬於家族墓地昭遠墳場,賭王的墓地位置已一早選定,就在其父親何世光及母親墓地旁邊,長房女兒何超英墓地亦在附近。 \n \n昭遠墳場堪稱風水絕佳的福地,賭王的墓地依足申請,由於要揀位置,故額外收費,需要約100萬元。據東網報導,賭王的喪禮將由幾房家人聯合籌辦,經商討後,決定先舉辦一個私人喪禮,由至親送別賭王,然後再分別在香港及澳門兩地舉行追悼會。

  • 北海石門俞家肉粽老闆母親明出殯 今撞死騎士5萬交保

    北海石門俞家肉粽老闆母親明出殯 今撞死騎士5萬交保

    新北石門地區知名「俞家肉粽」老闆,今天上午開貨車違規跨越槽化線迴轉,撞死48歲黃姓重機騎士,由於明天也是俞家90歲老母出殯日子,晚間檢察官諭令肇事肉粽老闆以5萬元交保,儘快處理不幸喪命黃姓騎士理賠,及其母明天出殯善後。 \n \n據警方調查,俞男上午將貨品送至店內後,準備返回石門老家,但俞男因貪圖方便,未依規定跨越槽化線迴轉,導致後方的黃男閃避不及,高速撞上,黃男倒地一動也不動,救護人員到場將黃男送醫,發現黃男雖身著防護衣,無明顯外傷,但內臟嚴重出血,搶救後仍宣告不治。 \n \n全案由金山分局依過失致死罪嫌將俞男移送士林地檢署,檢察官認為肇事經過相當明確,被告無逃亡之虞,且明天還有母親出殯要處理,因此晚間諭令5萬元交保。 \n

  • 金枝貴葉

    金枝貴葉

     如果把女兒命名為「貴葉」,在那樣的時代中,是因珍愛這女兒所給予的祝福吧? \n 貴葉出生後不久,便帶著親生父母給的這個名送人當了養女。 \n 貴葉的親友們從不喚她原名,總是以台語「葉阿」或「阿葉」稱她,或許名就是一種咒語應在人身上,少了「貴」字依託,從沒有金枝可附,她一生也就像尋常葉子般,萌櫱於枝椏上,盎然不過一夏季就轉黃凋零,飄盪無依終至落塵入土方為安。 \n 靠海的小村子,燠熱暑氣蒸溽著濕潮的風,朝人就是一陣亂撲,撲滿了身上、臉上不肯輕易乾去,這個地方就是貴葉的一輩子了,生於斯長於斯,最終亦葬於斯。 \n 貴葉出殯這日,葬儀社的人確認著墓穴狀況,墓碑上刻好了貴葉以及孝男孝孫之名,不過今天送行隊伍單薄,貴葉家的男丁只有孝孫一人,另外是貴葉的兩個女兒,餘下的便是她的孫女及外孫們了。 \n 土公將棺木底部鑿開洞,再之後的過程已然記不清,或許隔著一段距離吧,當時看得模糊,可這一幕卻成了十幾年來唯一記得的葬禮畫面。 \n 我知道貴葉是不在那裡面的。 \n 每每那麼真切地見她在天未亮的廚灶前煎著蛋,中火火候煮得鍋內滋滋作響,用多一點油煎至邊緣酥脆,微焦的一縷蛋香便如羽毛般飄過長廊,搔醒貪睡的嗅覺,再淋上醬油配肉鬆與清粥作每日的早餐,在我的童年回憶及恆常的夢中。 \n 貴葉一生都怨著被送養的命。她的童年裂開了縫,縫中流沙吞噬掉了和溫暖、關愛有關的一切。養父母不曾慈祥待她,用打罵為滋養以育她成人,再計算她的價值將她嫁出。 \n 母親說貴葉婚後是有傭人服侍的,丈夫從事古物商買賣逐漸富裕了起來,是小村子裡第一個蓋起樓房的人家,又生養二子二女好上加好,在當地著實風光。眼看著終於過上了好日子,可是夫妻二人竟染上賭癮,轉眼便將家產賭了個山窮水盡;兩個兒子也沾染習氣,菸、酒、賭樣樣學全了,再無心振興家業。 \n 輸光家產的貴葉的丈夫,母親說在我出生前便因病過世了,貴葉不曾對我提過隻字片語,可這樣大起驟落的人家,風般的傳聞不能牢實掩蓋,從她居住的狹長屋子竄出,再而成雨滑過屋頂不密合的罅隙,在深不見裡的長廊中滴漏著隱晦,滴滴答答,答答滴滴,至今我仍不忍追探仔細。 \n 苦極潦倒的貴葉只能哭喊著:「我歹命啊……我歹命啊……」她坐在床邊,一手緊抓床板一手狠叩衣櫃,哭聲淒厲痛絕伴隨撞擊櫃門之聲,聲聲都驚悚地敲在我幼年的心版上。她就這樣屢次哭至幾近昏厥。家中彼時只有兩個孫兒與她同住,母親說我自小機靈,僅三、四歲就懂得到對街央人相助。她哭得裂肺撕心,對年幼的我便是天傾地崩,於是逃出了長屋,還不忘拿下嘴裡銜著的奶嘴放入口袋,才走過街找到鄰居阿婆:「阿婆,阮阿嬤擱咧哮啊。」據說當時我的神情鎮定得不似稚童。 \n 當母親提起這事時,我以為會是清楚記得一輩子的。可是疼愛我的貴葉皺縮面容發出的絕望號哭聲,和幼年時無法輕易戒掉的奶嘴一樣,那忘不掉的和戒不掉的最終都被塞進了記憶的口袋底層裡,時日一久終歸還是要尋不著的,若非再被觸及,甚而連何時都不再想起。 \n 丈夫走了後,貴葉以撿破爛維生,她的生活重心轉而落在兒孫上。雖兒子們菸酒難改,但慶幸大兒子對她仍是關心孝順,早晚常回來探視貴葉和寄養在家的兒子,母子間言談不多,大抵總是問吃飯了沒的此種日常對話,不過我知道貴葉心裡是十分倚賴他的。至於小兒子,母親說貴葉從前最寵這個屘子,可他平時不回家,每次回來了不是氣急敗壞地討錢,就是酒氣沖人地大醉大鬧,惹得貴葉煩心生氣,母子間彼此吵嘴互罵。所以見了他來我總要害怕得躲到二樓,如避鬼魅般。 \n 小兒子後來從貴葉的生命中消失了。貴葉說那是冬天的早上,他又是醉醺醺地來,背對著她只靠坐在了門前的磚堆上,他們並不搭理對方,直到中午才發現人已斷氣。貴葉說起這些就像在說電視劇裡的情節,還說了死啊才袂擱來折磨我、伊去做鬼嘛卡贏做人這類的話。然而電視劇裡上演的情節是假,讓人認為做鬼更好的人生卻真實的殘酷。連著幾夜,陰冷不透光的長廊間盤繞若斷似續、若遠實近的聲音,低低嚶唔著,久久未散。幾年後她的大兒子也因長期菸酒歿於肝病,出殯那日眾人要她擊打棺木,她起身卻癱軟在地,「我的囝、我的囝」一迭連聲錐心刺骨,終究舉不起手中的木杖。我才知道,原來厄運,也久久未散…… \n 自那天起,貴葉漸漸萎黃了,像秋日時節之葉,無聲而緩慢地褪去鮮綠與生氣,即使還留在枝頭上,卻已無力招架風的擺弄。長廊也就在那樣的日子中靜默了下來。 \n 早些年前貴葉的親生母親依附兒子而居,偶爾會來到貴葉破敗的家中。貴葉與她同坐,她就在孫兒前責備貴葉不善持家以致敗光家產,再叨唸貴葉家中因拾荒而散布四處的凌亂與骯髒,最後又罵貴葉教子無方,養出了不成材的二個兒子。貴葉的頭是低得不能再低了,我從庭外照進她側臉的幾抹光線中,看到了我從未見過的羞慚憤愧及難以言喻之神情,她的半邊臉陷入光的凹隙間,或許曾稍稍挪動意欲掙脫,但看著送養她的親生母親,最終還是退回了糾結的黑暗中。 \n 再幾年,原是偶爾一見的場景成了貴葉家天天的日常,只是二人的角色對調了。她的老母親被逃債不知去向的兒子棄養,無人照顧下只得來到貴葉這兒,由一個枯乾的生命照顧另一個以倒退趨向終點的生命。 \n 老母親一連串不可思議的退化行徑惹惱了貴葉,每每因種種失序行為為始,貴葉咒罵的話語如洪水潰堤四散奔溢,散出各種水路、毀滅所及之處後,最終都匯聚往同一個所在──不是大海,是那道裂於童年的巨縫。她試圖以怨懣抬起低了半輩子的頭,而命運的重量卻不允許她這樣做,先是駝了她的背,又沉甸甸地將病了的老母親放到她肩上。那前半生遭母親狠心切斷的母女牽繫,到了後半生又重新被打上了結,一個再也解不開的,死死的結。 \n 我在貴葉身邊長到了五歲,之後被母親接回。國小時的寒暑假最期待回到貴葉家長住,總喜愛騎單車上堤防眺望林邊溪出海口,或是鑽著一路又一路蕉風椰雨,看蓮霧樹結出果實,也常聽左右街坊前來串門子,成為餳澀童稚生活的美好。 \n 隨著年歲增長,曾經是小村裡最早蓋起的二層樓房,已成了當地老舊低矮的建築,升上國中後我經歷了生理心理一連串的變化,發現兒時認知的世界急遽崩壞著真實了起來,我開始意識到貴葉家的窮困破舊與不堪,索性藉日益擴張膨脹的課業壓力為由,不再常回貴葉身邊,相隔日久也就減去了情感上幾分親暱。 \n 貴葉在兒子、老母親相繼辭世後,無奈地接受了孫兒們頭也不回的成長及離家,只能拖著自己響起的腳步聲,走在寂寞深闃的長長長廊上,日復一日,彷彿沒有盡頭。 \n 高二某日放學回家,母親紅著眼說貴葉罹患了胃癌,病情不甚樂觀,她不住焦急地問我怎麼辦,然後放聲大哭了起來。那應是我印象中看過母親哭得最像稚童的一次,如喪考……我無法,也不願用此語形容。那時我的神情大概不能鎮定,是陡然被入耳的字蝕去思考的遲鈍,我還沒想好如何承受這麼重的兩個字,就如貴葉可能也從沒想過如何擔負這麼痛的一輩子。 \n 高三臨畢業之際,以往皆獲全勤獎的我第一次請了假,在假別那欄填入「喪假」,事由寫上「外婆出殯」後辦理請假手續,不甚熟練地,就和面對外婆逝世一樣。我向學校請了一天假,為的是貴葉已向她的人生請了永遠的假。 \n 送完貴葉,我們就要返家了,大人千交代萬交代不能回頭。 \n 我只能看向前方。 \n 孝孫表哥走在隊伍前,更遠處烈陽下的柏油路好似騰升起縷縷水霧。我想起小時,他指著貴葉家門前的路笑鬧著說:「妹仔,這路燒燙燙,會使煎卵啊,咱試看覓?」今天仍是這樣燒燙燙的路,一向幽默的表哥捧著斗卻再也無心說笑了。然後還想起童年裡,映在熹微晨光中的貴葉在灶前煎著蛋等我們起床的身影,如今只剩了在夢裡。 \n 中午飆升的氣溫如此難耐,海風吹來含藏鹹味,我感到頰上濕黏一片。頭上赤日曬著人難受,也曬著前方過於亮茫看不清路,我走著走著想到將離貴葉越來越遠便覺再也走不下去,可是我沒有回頭,還是一直走到了現在。 \n 我知道,再不能回頭。

  • 【豪門鬥爭5】錢地到手情義斷 親兄出殯冷回:我沒空

    【豪門鬥爭5】錢地到手情義斷 親兄出殯冷回:我沒空

    \n陳家兄弟們對小弟陳茂正百般照顧,就連陳茂正公司瀕臨倒閉之時,哥哥們二話不說出手相救,如今陳茂正卻罔顧當年手足情份,恩將仇報侵吞哥哥們的土地與股份,甚至當3哥葉鴻榮出殯時,陳茂正竟以「我沒空」拒絕送親哥哥最後一程,讓其他家族成員們感到相當痛心。 \n \n「他們(陳科名)那時候要選議員,我還去幫他們舉牌子,錢也是一袋一袋往他家送,真的是忘恩負義。」葉鎰安回想,陳茂正與陳科名父子倆過去參選議員時,葉家還為此總動員幫助兩人競選,如今卻演變成這種局面,令他們相當痛心。 \n儘管家族兄長們都對陳茂正掏心掏肺,但陳茂正卻連哥哥的後事都沒出席。葉家第3子葉鴻榮數年前因病去世,依照傳統,陳茂正身為兄弟,必須在喪禮上親手將釘子釘入棺材中,代表「封棺」,但葉鴻榮之子邀請陳茂正到場時,他竟然以「我沒空」拒絕送親兄弟最後一程,讓親友看盡人間悲哀。 \n本刊調查,陳科名(50歲)是民進黨現任新北市議員,曾任父親陳茂正擔任台北縣議員時的助理。2019年7月遭控收受建商賄賂向核發建照的工務局施壓,違反貪污治罪條例被羈押,今年1月裁定300萬交保,預計4月1日宣判。而陳茂正(77歲)則是民進黨台北縣議會第10及第11屆議員。 \n「他連兄弟都要吃、都要騙。我們父親相信他不會幹這種事,但他們竟然吃人夠夠,我們不會就這樣算了。」葉鎰安生氣地說,葉家第2代闔眼前,仍堅信與弟弟陳茂正的手足情,讓葉家第3代心疼又憤怒,他們誓言要拿回每1分被陳科名一家侵吞的土地,也盼透過司法能還給他們1個公道。 \n陳科名的父親陳茂正說:「這件事(遭指侵吞土地跟公司股份)是有1天大哥(葉阿乞)跟我說他不要股份,所以我才會這樣子做。(指過戶兄弟們的股份跟土地到他名下)。」至於捐地給慈濟是兄弟們在餐會酒席上「口頭」答應;所以才會將土地捐給慈濟。對於自己曾因找了小三遭兒子陳科名動粗,陳茂正坦誠確有此事,但他強調:「那個時候科名只是跟我講話比較大聲。」 \n對於遭控與父親聯手侵吞家族土地一事,陳科名表示,「這件事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多說。」另針對不滿父親結交小三,因而毆打父親的指控,他則解釋「沒有啦,不可能。」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