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刑罰的搜尋結果,共138

  • 人民意志判死 法務部應依法執行

    人民意志判死 法務部應依法執行

     現行司法制度常出現所謂「免死金牌」,以致失去民心,未來若經由國民法官一起決定判處死刑,最後定讞,法務部是否會列為優先執行名單?法務部表示,任何判刑定讞案件,都秉持依法行政原則,審慎依法執行。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理事長何俊英、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王薇君也說,任何判刑確定的案件,政府就應該遵守法律規定執行。

  • 通姦除罪 雪碧獲不起訴脫身

    通姦除罪 雪碧獲不起訴脫身

     本名方祺媛的「情色教主」雪碧,去年被爆介入數位影音公司老闆郭柏均的婚姻,還祕密產女,氣得郭妻林咚咚怒告2人涉嫌通姦。不過,受惠今年5月29日,大法官會議作成刑法通姦罪違憲立即失效的影響,檢察官沒有傳喚郭、方2人,直接以法律已廢止刑罰為由,對2人作出不起訴處分。 \n 剛過38歲生日的辣模雪碧,爭議不少,曾被指年齡減報10歲,還有海外陪酒風波,但相關傳聞都遭她本人嚴正否認。2019年底被拍到挺著大肚子,郭還開車出入月子中心,後產下一女,但雪碧從頭到尾否認「精主」是郭,還控告撰稿媒體涉嫌妨害名譽,後經檢察官調查,認定記者已盡查證義務予以不起訴。 \n 本名林家慧的正宮林咚咚,前年得知先生和雪碧同遊宜蘭後怒不可遏,多次鬧離婚,郭因此數月沒有回家,連過年期間,懷孕的林咚咚都獨自回娘家。 \n 雪碧當時還在網路上說,自己不會閃婚,但會閃孕,但未說孩子的爹是誰。林咚咚為此控告她和丈夫,在不詳時間、地點發生性行為,涉嫌通姦。 \n 士林地檢署分案偵查後,因今年5月底,大法官宣告通姦罪違憲,檢察官原要傳喚雪碧、郭柏均,了解孩子的爹是誰,但因通姦罪被宣告失效,認定法律已廢其刑罰,沒傳喚必要,直接對2人不起訴。

  • 賭博氾濫 刑罰輕是主因

    賭博氾濫 刑罰輕是主因

     刑事警察局依賭博罪幫助犯移送為線上博弈平台開發遊戲的科技公司,法界人士認為,如果遊戲開發者明知遊戲將用在賭博,就適用幫助犯,如果還參與抽成,更能適用共同正犯處罰,賭博的暴利太大及處罰太輕,是賭博難禁絕的重要原因。 \n 法界實務人士指出,遊戲開發商設計的遊戲軟體被賭博網站用來賭博,還是要依個案查獲的事證來認定適用法律。如果開發商與博弈平台在合約的規範上明顯就是賭博使用,就符合「明知」的要件,至少公司負責人及簽約的員工是知情,符合賭博罪幫助犯的構成要件。如果開發商還參與抽成,且有事證明確,這種犯罪行為就不僅是幫助,甚至與博弈平台有行為分擔,可以用賭博罪共同正犯的刑責來處罰。 \n 法界人士說,賭博背後巨大暴利的誘惑,現行賭博罪只有3年以下徒刑的處罰太輕,是賭博犯罪一直難以禁絕的主要原因。隨著網路發達,也讓賭博行為衍生出相當多的問題。 \n 如桃園盧姓民眾用LINE通訊軟體下注六合彩,最高檢察署對無罪定讞判決提起非常上訴;高雄謝姓民眾用網路連結「九州娛樂城」網站賭博,是否構成賭博罪,最高檢也對無罪定讞判決提起非常上訴,法務部因此研修《刑法》266條賭博罪,在原條文加上「以電信設備、電子通訊、網際網路或其他相類之方式」,因應網路衍生的賭博問題。

  • 《祕聞23錄》古代女犯聽到「梳洗之刑」秒崩潰?太喪心病狂了

    《祕聞23錄》古代女犯聽到「梳洗之刑」秒崩潰?太喪心病狂了

    古代封建社會,為了維持秩序,不少帝王頒布多項嚴刑酷吏,像是五馬分屍、千刀萬剮…諸如此類的刑罰,讓人心生恐懼,達到殺一儆百的效果。然而在明朝有一項特殊的刑罰,名叫「梳洗之刑」,乍聽之下非常溫柔,但是犯人聽聞後只盼望快速了結性命,而這項酷刑便是朱元璋發明的。 \n所謂的梳洗之刑,就猶如名稱一般,但是過程卻極為殘忍。首先劊子手會將女犯人的衣服褪去,直到身上不著寸縷,並將其綑綁在鐵床上,接著將滾燙的沸水從頭到腳淋在女犯人身上,來來回回不止一遍,基本上這時候人體上的肉幾乎被燙爛了。 \n這時,劊子手會使用鐵製的刷子,狠狠的將女犯人刷洗一番,過程中,被燙傷的皮膚就會被鐵刷子刷下來,現場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不久女犯人就會在痛苦掙扎中死去,死狀十分悽慘。 \n但凡經歷過梳洗之刑的犯人必死無疑,即便是身強體壯的男人也熬不過這項酷刑,更遑論是女犯人,當下只求快速死去,才能減少痛苦。而這項酷刑,之後也因為太慘無人道而被廢除。

  • 嘉邑行善團創始團長涉性侵?提新證據聲請再審停止刑罰成功

    嘉邑行善團創始團長涉性侵?提新證據聲請再審停止刑罰成功

    嘉邑行善團創團長黃塗德過去被指控性侵2名少女,台南高分院二審判刑10年,黃男去年底上訴,今年2月再以新事證聲請再審並停止刑罰,目前再審審理中。黃塗德2日捐贈災情勘查車、住警器及防毒面具給六腳義消分隊,對於犯行的部分,黃塗德說自己遭受「莫大冤屈」再審交付的證據讓他很有信心能洗刷冤屈。 \n \n 黃塗德是嘉縣六腳鄉人,得知家鄉義消設備老舊,2日捐贈情勘查車、住警器及防毒面具給六腳義消分隊,對於案情黃塗德喊冤表示,自己絕無性侵少女,是有心人士故意陷害,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被判刑,曾有過自殺念頭,幸有家人相信他、支持他,才能走到今天,也是秉持持續回饋鄉里、做公益的心情才會出席今天的活動。 \n \n 黃塗德說,在刑罰執行前,因陷害他的人中有人良心發現,才得以拿到關鍵證據,讓他聲請再審、停止刑罰成功,目前案件尚在審理中,非常有自信能洗刷冤屈,黃的兒子也表示,家人跟爸爸朝夕相處,相信爸爸,自己也因此選擇就讀法律系。 \n \n 黃塗德是雲林斗六太昊殿的創辦人也是嘉邑行善團創團團長,因涉及性侵女學員,一審以1罪1罰判刑346年、合併執行30年,二審時台南高分院以證據不足,依對少年強制性交罪與強制性交罪改判黃74年6個月徒刑,合併執行10年,黃塗德不服上訴,駁回部分上訴,判刑確定,部分發回台南高分院更審。 \n \n 黃塗德後來取得關鍵錄音,向台南高分院聲請再審,今年2月20日台南高分院裁定開始再審、停止刑罰,裁定書內容指出,因發現2位被害人與丙曾共同討論如何偽稱受到黃塗德性侵害、如何構陷他,丙也立下宣誓書證明該錄音為真,為新事證,因此台南高分院裁定開始再審並停止刑罰。

  • 通姦罪違憲之後

    通姦罪違憲之後

     大法官變更憲法解釋,宣告《刑法》通姦罪與《刑事訴訟法》規定配偶可以不告配偶只告相姦人,兩皆違憲,即時失效。《刑法》的通姦罪,自此正式走入歷史,社會矚目。 \n 大法官認定,通姦罪是約束配偶雙方履行互負之婚姻忠誠義務,以維護婚姻制度及個別婚姻之存續,其立法的目的正當,但「對行為人性自主權、隱私之干預程度及所致之不利益,整體而言,實屬重大。」以刑罰權介入婚姻,「反而可能會對婚姻關係產生負面影響。」「顯然大於其目的所欲維護之利益,而有失均衡。」 \n 《刑事訴訟法》容許配偶只告相姦人,被害者對配偶撤回告訴時,「多已決定嗣後是否要延續其婚姻關係。後續之僅對相姦人追訴處罰,就被害配偶言,往往只具報復之效果,而與其婚姻關係之延續與否,欠缺實質關聯。」刑事審判「可能加深配偶間婚姻關係之裂痕」於挽回婚姻關係未必有益,法律因其身分之不同而使相姦人最終單獨擔負罪責,通姦人則毋須同時擔負罪責,此項差別待遇與延續婚姻的立法目的「欠缺實質關聯,自與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有違。」 \n 簡單歸納,國家用通姦罪來保障婚姻,刑罰權的介入對婚姻的損害過大,手段與目的之間,並不合乎比例。容許被害配偶對通姦配偶撤回告訴,雖在促使婚姻關係延續,但只罰相姦人,不罰通姦配偶,差別待遇取決於身分,又未必可以挽回婚姻,就是違反憲法上的平等。 \n 用白話說,宣告此罪違憲,非為通姦背書,而只在昭告社會,國家刑罰並不鼓勵報復所謂的「小三」、「小王」。通姦行為發生,受害的配偶想要維持婚姻,打刑事官司,不是辦法。 \n 也許有人會問,請求民事賠償有用嗎?其實,從大法官的解釋也可了解,真正傷害婚姻忠誠義務的人是通姦的配偶,單單向小三或小王求償,恐也不是辦法。 \n 受害配偶不想維持婚姻,可以訴請離婚,無需刑事處罰。願意維持婚姻的受害配偶,真會希望國家把配偶關入牢中思過?終究是要宥恕配偶,才會先提刑事控訴而又撤回。但是,如此不但嚇阻效果難期,提告其實傷害婚姻關係更深,又要懲罰配偶解氣,又要維持婚姻,魚與熊掌,實難兼得。 \n 發動刑罰權,從來都不是被害人尋求救濟的必要途徑。真想要維持婚姻,希望犯過的配偶下不為例,何妨要求配偶寫張悔過書誠心認錯,以觀後效?配偶如連悔過書都不願意書寫,這樣的婚姻關係能夠維持嗎?悔過書如不可信,靠法庭訓斥又會有多少效果呢? \n 配偶違反婚姻忠誠義務時,打刑事官司的權利救濟實益,其實有限,真的希望獲得有效的法律救濟,可依《民法》請求法院判決離婚。現在《民法》規定配偶的平等保護,已趨於完備。受害配偶要求離婚,在請求損害賠償之外,還可以請求公平分配婚姻財產、贍養費用、要求子女的監護權、教育費用等,其實都是真正有效的法律途徑。若是已經請求離婚了,國家何需另施刑罰? \n 說到底,原諒配偶而婚姻繼續,國家加施刑罰恐屬多餘;不原諒配偶而要求離婚,國家加施刑罰,也是多餘。通姦罪,本來多餘。維繫婚姻忠誠,在於當事人遵守婚姻契約,不是靠法院舉著刑罰戒尺耳提面命。婚姻出軌是自家之事,父母對於成年子女的家庭糾紛與是非,怕也難以插手吧!何況角色不是為人父母的檢察官或是法官呢? \n 通姦是婚姻契約的違反,違約自有違約的民事救濟。通姦罪宣告違憲之後,已婚之人該有新的認識與警惕:一旦出軌,傷了配偶信任,就可能婚姻不保,後果請自負!官府充任道德法庭,訓斥申誡通姦了事的時代,一去不返了。 \n (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 中時專欄:李念祖》通姦罪違憲之後

    中時專欄:李念祖》通姦罪違憲之後

    大法官變更憲法解釋,宣告《刑法》通姦罪與《刑事訴訟法》規定配偶可以不告配偶只告相姦人,兩皆違憲,即時失效。《刑法》的通姦罪,自此正式走入歷史,社會矚目。 \n 大法官認定,通姦罪是約束配偶雙方履行互負之婚姻忠誠義務,以維護婚姻制度及個別婚姻之存續,其立法的目的正當,但「對行為人性自主權、隱私之干預程度及所致之不利益,整體而言,實屬重大。」以刑罰權介入婚姻,「反而可能會對婚姻關係產生負面影響。」「顯然大於其目的所欲維護之利益,而有失均衡。」 \n 《刑事訴訟法》容許配偶只告相姦人,被害者對配偶撤回告訴時,「多已決定嗣後是否要延續其婚姻關係。後續之僅對相姦人追訴處罰,就被害配偶言,往往只具報復之效果,而與其婚姻關係之延續與否,欠缺實質關聯。」刑事審判「可能加深配偶間婚姻關係之裂痕」於挽回婚姻關係未必有益,法律因其身分之不同而使相姦人最終單獨擔負罪責,通姦人則毋須同時擔負罪責,此項差別待遇與延續婚姻的立法目的「欠缺實質關聯,自與憲法第7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有違。」 \n 簡單歸納,國家用通姦罪來保障婚姻,刑罰權的介入對婚姻的損害過大,手段與目的之間,並不合乎比例。容許被害配偶對通姦配偶撤回告訴,雖在促使婚姻關係延續,但只罰相姦人,不罰通姦配偶,差別待遇取決於身分,又未必可以挽回婚姻,就是違反憲法上的平等。 \n 用白話說,宣告此罪違憲,非為通姦背書,而只在昭告社會,國家刑罰並不鼓勵報復所謂的「小三」、「小王」。通姦行為發生,受害的配偶想要維持婚姻,打刑事官司,不是辦法。 \n 也許有人會問,請求民事賠償有用嗎?其實,從大法官的解釋也可了解,真正傷害婚姻忠誠義務的人是通姦的配偶,單單向小三或小王求償,恐也不是辦法。 \n 受害配偶不想維持婚姻,可以訴請離婚,無需刑事處罰。願意維持婚姻的受害配偶,真會希望國家把配偶關入牢中思過?終究是要宥恕配偶,才會先提刑事控訴而又撤回。但是,如此不但嚇阻效果難期,提告其實傷害婚姻關係更深,又要懲罰配偶解氣,又要維持婚姻,魚與熊掌,實難兼得。 \n 發動刑罰權,從來都不是被害人尋求救濟的必要途徑。真想要維持婚姻,希望犯過的配偶下不為例,何妨要求配偶寫張悔過書誠心認錯,以觀後效?配偶如連悔過書都不願意書寫,這樣的婚姻關係能夠維持嗎?悔過書如不可信,靠法庭訓斥又會有多少效果呢? \n 配偶違反婚姻忠誠義務時,打刑事官司的權利救濟實益,其實有限,真的希望獲得有效的法律救濟,可依《民法》請求法院判決離婚。現在《民法》規定配偶的平等保護,已趨於完備。受害配偶要求離婚,在請求損害賠償之外,還可以請求公平分配婚姻財產、贍養費用、要求子女的監護權、教育費用等,其實都是真正有效的法律途徑。若是已經請求離婚了,國家何需另施刑罰? \n 說到底,原諒配偶而婚姻繼續,國家加施刑罰恐屬多餘;不原諒配偶而要求離婚,國家加施刑罰,也是多餘。通姦罪,本來多餘。維繫婚姻忠誠,在於當事人遵守婚姻契約,不是靠法院舉著刑罰戒尺耳提面命。婚姻出軌是自家之事,父母對於成年子女的家庭糾紛與是非,怕也難以插手吧!何況角色不是為人父母的檢察官或是法官呢? \n 通姦是婚姻契約的違反,違約自有違約的民事救濟。通姦罪宣告違憲之後,已婚之人該有新的認識與警惕:一旦出軌,傷了配偶信任,就可能婚姻不保,後果請自負!官府充任道德法庭,訓斥申誡通姦了事的時代,一去不返了。 \n(作者為東吳大學法研所教授)

  • 最新型監獄

    最新型監獄

     沒有像武漢或全世界許多大城市的封城,台灣在這波新冠病毒的衝擊下,只有自我隔離、禁止大型集會、保持社交距離及戴上口罩的措施,但我們大家也被悶壞了。當陳時中拿下口罩開記者會,市府研議八大行業要不要開放營業,當防疫旅遊與藝文活動計畫開跑,每個人好像正從監獄中放了出來,既期待又有點害怕受傷害。 \n 你有想過人類歷史上的監獄是怎麼形成的嗎?從17世紀罪犯在巴黎教堂大門前被要求公開認罪,接著行火鉗烙刑,被四馬拉扯肢解。歷經3/4個世紀之後,巴黎少年監獄制訂了監獄囚犯的規矩。法國大革命後,逐步轉成將所有罪犯判處相同的刑罰,並關進監獄,近代監獄於焉誕生。 \n 後來英國社會改革者邊沁的「全景監獄」,將地牢禁閉、光線剝奪及隱蔽性的原理反轉,保留禁閉的概念,將監獄分隔成單間牢房的環狀建築及一座位在中央的塔做監視觀看,徹底解構了監獄的形式,形成以監視與規訓為主的懲罰作用。但如今我們想想,經歷了這場世紀病毒傳染,我們是否正進入一場新型態的監獄社會之中。 \n 20世紀反叛性法國思想家、任教於法蘭西學院思想系統史的米歇爾‧傅柯,於1975年就出版了《監視與懲罰:監獄的誕生》(Surveiller et punir:naissance de la prison)一書,分酷刑、懲罰、規訓與監獄4個部分,從一場失敗且殘忍的酷刑與一份犯人作息表,掀開探究懲罰體系巨大轉向的序幕,呈現每一次刑罰的轉變,權力與社會所產生的變化。他說,對肉體示眾的酷刑,其實有很大的象徵性,甚至是在展演呈現。當作為刑罰壓制主要目標的身體消失了之後,社會如何因此變好? \n 對於罪犯懲罰,我們往往只關注酷刑的消失,用人道主義角度來看待,對條文法典、司法程序去探討,甚至建立陪審團制度,以罪犯的角度與權益思考,或接受了精神疾病者所犯的罪沒罪,盡量不再直接針對肉體去裁刑。但製造痛苦的不只是來自於身體,我們的心靈與心理所形成的傷害,往往比肉體痛苦更難受。 \n 這場新冠疫情讓我們充分體會到,被關起來失去行動自由的痛苦,這段時間許多人不出家門,大家都不出國了。尤其心理的禁錮更為嚴重,我們減少社交,變得習慣孤僻,降低了不必要的消費,習慣於被監視與懲罰。這會變成是一個封閉社會、鎖國經濟、禁錮心靈的新開始嗎?當我們脫下口罩之後,我們的心裡有解脫了嗎?但願新冠病毒不會造成這世紀新監獄社會的開始。(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 《歷史23事》古羅馬「浴桶刑」有多恐怖?自己折磨死自己

    《歷史23事》古羅馬「浴桶刑」有多恐怖?自己折磨死自己

    古今中外,統治者為了維護自己的極權,施行了不少讓人心驚膽顫的極刑,儘管手段不一,但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讓罪犯深刻體會到地獄的滋味,達到嚇阻的效果。過去古羅馬就發明了一種名為「浴桶刑」的刑罰,犯人一開始很享受,但到了後期會愈發噁心,直到身心崩潰。 \n正如其名,「浴桶刑」的處罰方式與浴桶有關,首先會準備一個能讓罪犯坐得下的浴桶,最好是大小適中,接著讓罪犯裸身坐入浴桶之中,並且在浴桶上方蓋上蓋子,僅露出罪犯的一顆頭,罪犯的脖子以下則全數沒入在浴桶內,無法動彈。 \n這些罪犯並不會挨餓,相反的會被好生伺候,古羅馬人會親手餵食罪犯美味的食物,除了不能動彈之外,罪犯猶如太上皇一般,被好吃好喝的招待著。 \n不過人體吃多了,總是有排泄的生理需求,但罪犯又被固定在浴桶中動彈不得,只能硬著頭皮在桶中排泄。久而久之,浴桶中的排泄物愈積愈多,下半身也逐漸泡在自己排泄的穢物內,慢慢地腐爛,噁心至極的刑罰手段在在折磨著罪犯的身心靈。 \n更可怕的是,還有人會在罪犯的臉上塗蜂蜜、抹奶油,藉此招來蒼蠅、蚊蟲、飛蟻、蜜蜂之類的蟲子,不僅在罪犯臉上叮咬,甚至會從浴桶的縫隙中鑽入,在浴桶內產卵生蛆,一步步殘忍啃食罪犯的身體,讓他生不如死,最後痛苦的死去。

  • 藉病免除刑罰 社會安全補破網!思覺失調監護 法協籲速建機制

    藉病免除刑罰 社會安全補破網!思覺失調監護 法協籲速建機制

     針對嘉義殺警案無罪判決,中華民國法官協會、女法官協會1日分別發表聲明,呼籲衛福部、法務部等相關機關,妥速修法建構一套完善的思覺失調患者治療處遇制度,才能有效預防及避免思覺失調患者發生犯罪危險行為,造成社會安全「破網」。 \n 法官協會表示,思覺失調行為人宣判無罪,依法交保在外,將形成社區的不定時炸彈,造成安全防衛漏洞。究其原因,在於台灣欠缺健全、無縫接軌的精神衛生安全處遇機制,結果卻是由司法體系代揹黑鍋。建立社會安全網是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共識,也是受害者家屬及人民的殷切期盼,相關機關應修法,未來一旦法院以精神障礙為由判決無罪,就可由精神醫療機構組成的社會安全網「立馬接住」。 \n 判決無罪立即強制收 \n 女法官協會表示「早期診斷,持續治療」,良好的醫病關係,能使思覺失調者願意接受治療,終能復歸社會,籲請建立完善的思覺失調疾病醫療網,有效預防及避免思覺失調者再次發生犯罪危險行為。另也應擴充警政社工人力,以提供關懷及處遇的社會安全網,使司法審判端、精神鑑定醫療端、警政社工端間,形成社會安全網絡,只要網網相連、面面俱到,就能避免憾事發生。 \n 法務部說,思覺失調犯案監護處分,是否修法延長到治癒為止,已納入刑法研修小組討論。在未修法前,將啟動社會安全網,與衛政機關主動聯繫,於精神疾病的個案監護處分屆滿前,由當地衛生機關接手精神醫療照護。以避免個案監護期滿後未銜接後續治療在社區趴趴走情事發生。 \n 法務部稱已納刑法研修 \n 曾實地到英國考察的台灣高等法院法官邱忠義說,精神抗辯在英國司法實務上極為罕見,因為一旦抗辯成功,殺人犯有可能被終身監禁在精神科相關醫院,且到醫院接受治療是重要環節,不是判決無罪後,變成無機構可收留,就可以在機構外四處遊走。 \n 邱忠義有感而發地表示,不要每次遇到殺人事件的判決就怪法官,針對這麼多年引發討論的思覺失調殺人判決,政府應該仿效英國、德國及加拿大、美國等歐美先進國家,建構司法精神醫院強制收容,以替代刑罰執行,讓殺人者在醫院「長期監護」。

  • 《歷史23事》古代最輕刑罰是什麼?犯人竟都無法忍受

    《歷史23事》古代最輕刑罰是什麼?犯人竟都無法忍受

    刑法是治理國家的其中一種方式,可以人民了解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是維持社會秩序的根本。和現代相比,古代有許多刑法都非常殘忍,就算沒有危及性命也經常讓囚犯生不如死,但有一種比剃髮還輕的刑罰竟然讓犯人都非常抗拒,究竟原因是什麼呢? \n根據歷史紀載,古代除了最嚴重的誅九族和抄家之刑外,還發明許多折磨囚犯身體的酷刑,例如凌遲、分屍、鐵蓮花等等,相較之下,「髡刑」是非常輕的刑責。據了解,髡刑是一種把犯人頭髮給剃掉的行刑方式,因為古代封建社會受到儒家禮教的影響,認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以隨便修剪,因此剃髮等於是不孝,也是對父母大不敬的表現。 \n除了髡刑之外,把鬍鬚剃掉的「耐刑」也同樣是罪犯們最厭惡的刑法之一。理由和髡刑類似,再來也是因為鬍鬚對古人來說是美貌和智慧的象徵,像是「美髯公」關羽、明朝的張居正、漢朝崔琰都因為長長的鬍子被世人視為美男子,因此就算肢體沒有損傷,「髡刑」和「耐刑」等輕刑卻能害囚犯們顏面掃地,讓重視名節的古人全都難以接受。

  • 南韓國民MC劉在錫公開批「N號房事件」 求判最狠刑罰

    南韓國民MC劉在錫公開批「N號房事件」 求判最狠刑罰

    南韓爆出「N號房事件」後,有許多藝人都跳出來發聲,希望能重罰主嫌趙主彬和其他多名共犯,替多達74名受害者討公道;近期「國民MC」在節目上也難得動怒,公開對N號房的看法。 \n劉在錫和曹世鎬主持的《劉QUIZ ON THE BLOCK》最新一期節目中,一名大學生表達自己想當詩人的抱負,後來公開一首參加N號房請願後寫的詩,題目和內容都很沉重;劉在錫聽完大學生的一席話,也難得公開對N號房的想法,表示自己和曹世鎬都有參與請願,都希望那些惡人受到嚴厲懲罰,判處最高級別刑量。 \nN號房事件是一群犯罪者通過Telegram建立聊天室,把對數十名女性受害者進行性威脅後,拿到的相片、影片或資料,再散佈在聊天室中,進而向更多人收費賺錢;受害者有被要求吃喝排泄物、把蟲放入性器官或身體刻字等,最誇張還有性侵行為。

  • 囤積口罩祭刑罰 法界有異見

    囤積口罩祭刑罰 法界有異見

     國內為防武漢肺炎擴散,展開防疫大作戰,引發「口罩之亂」,行政院說要祭出刑罰查辦囤積口罩及哄抬物價者,「中華民國法官協會」6日在臉書呼應台大教授林鈺雄在媒體的投書內容,認為不應迷信刑罰制裁,「高度應變的行政管制,才是解決口罩亂象的靈丹妙方」,動輒祭出刑罰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 \n 法官協會小編在臉書貼文指出,疫情節節高昇,不過越是面臨這樣的時刻,正確資訊才是戰勝恐懼心理的不二法門。如果有人想趁這波囤積口罩,有沒有法律責任?林鈺雄教授的法律見解點出問題核心。 \n 首先口罩分為市售無防疫效果的布用口罩,及衛福部公告的口罩、徵用的防疫物資。如果是非管制的口罩,若有不實欺罔防疫效果或聯合抬高價格行為,只能依《公平交易法》處以罰鍰。 \n 囤積一般醫用口罩及外科手術口罩居奇或哄抬其物價,且情節重大者,應依《傳染病防治法》第61條論處,最重處7年有期徒刑,如果不符合情節重大案件,則回歸《刑法》251條論罪,最重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n 法官協會也贊同林鈺雄的主張,「刑罰畢竟是防疫的末流,有效的防疫措施首先取決於高度應變的行政管制,其次才是制裁」,政府應該做好行政控管,讓防疫口罩問題平息,動輒祭出刑罰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 隱瞞心臟裝支架 前民航機師判緩刑罰10萬

    隱瞞心臟裝支架 前民航機師判緩刑罰10萬

    曾任國內知名航空公司機師的蒯姓男子因罹患心臟疾病,進行支架手術,擔心過不了體檢而丟了工作,在體檢時刻意隱瞞病史,取得民航局的體檢合格證後繼續飛行,嚴重影響飛安,台北地院依違反《民用航空法》判處蒯男拘役50日,緩刑2年,須支付公庫10萬元。 \n \n判決指出,根據民航法規定,航空機師應定期接受民航局體檢,民航局的體檢標準為40歲以上的機師,每6個月需做體檢1次,若有冠狀動脈疾病等心臟病史,體檢就不合格,機師體檢符合標準,民航局會核發體格檢查及格證,若體檢不合標準就停止執業。 \n \n蒯男2015年5月間,因罹患心臟冠狀動脈疾病,在三總進行冠狀動脈支架手術,事後蒯男為了繼續工作,在之後一年半的3次體檢均隱瞞病情,誤導醫師僅以一般心電圖檢查而未發現異常,順利拿到合格證,民航局2016年12月發現,暫停蒯男空勤任務,並依法送辦。 \n \n

  • 毒品刑罰門檻 引爆嘉市選將互槓

    毒品刑罰門檻 引爆嘉市選將互槓

     立法院三讀通過《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修法,持有三、四級毒品刑罰門檻由20公克降為5公克,嘉義市藍、綠立委選將28日再交鋒,民進黨候選人王美惠批藍營用毒作秀;國民黨候選人傅大偉反擊「妳能容忍5公克以下的毒品進入校園嗎?」,傅並指王至今沒具體回應,到底在怕什麼? \n 王美惠在臉書PO文表示,立法院修法是民進黨務實反毒,從國民黨時期的20公克修法到5公克,是為了保留立法彈性空間,保護人民,國民黨沒有政策專業,以口號處理國政,用毒作秀,只會作秀,心中只有選票。 \n 傅大偉競總表示,民進黨團挾人數優勢,否決國民黨「毒品零容忍」版本,強行修法,競選總部接獲多件陳情,街訪蒐集民意,「校園毒品零容忍」絕非口號,而是社會大眾共同心聲。 \n 傅大偉競總表示,王美惠只會「跟風」黨中央的政策,指稱國民黨作秀,企圖混淆視聽,不敢針對「妳能容忍5公克以下的毒品進入校園嗎?」做出具體回應,要人民如何相信她能為民喉舌? \n 傅大偉競總表示,食安風暴後,針對特定食品添加物嚴格執行零檢出,國民黨要求「毒品零容忍」有錯嗎?反毒是全民運動,「毒品零容忍」是社會大眾的期待,民進黨做不到就讓國民黨來做,王美惠不敢說就讓傅大偉來說。

  • 百萬台商台師 恐慌受刑罰

    百萬台商台師 恐慌受刑罰

     民進黨力拚三讀通過《反滲透法》,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表示,此舉意在爭取選票,但該法涉及人權壓制與保密,且滲透來源界定範圍實在太廣,對在大陸或往兩岸的百萬台商、1600位台籍教師、兩岸通婚的數十萬對夫妻,以及在陸台生、旅客等,都很有可能無端受刑罰,一旦過關,恐引起不安與自危。 \n 一名在大陸東南沿海地區某公立大學任教的台師說,台灣少子化問題嚴峻,大學教職僧多粥少,逼迫台師必須遠離家鄉,到大陸找工作,選舉將近,民進黨卻意圖闖關此法,內容規範卻模糊不清,「我們在這邊教書,教的還是兩岸關係,做的是大陸研究,是不是都是中共代理人?」 \n 該名台師也提到,民進黨靠煽動仇中意識形態來吸引選票,推出此法目的,很明顯是針對大陸,然定義卻「模糊到可以抓每個人」,「難道以後我們都不能去大陸工作嗎?」 \n 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指出,民進黨急著在大選前通過,很明顯是在加大力道,展現比其他政黨更能守護台灣,保衛台灣主權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爭取更多選票。民進黨如果以維護國家主權為著眼,「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無可厚非,但若以選舉為考量,則未免立意有失偏頗。 \n 他表示,該法對於滲透來源的界定範圍太廣,對在大陸或往來兩地的百萬台商、台師、陸配夫妻,以及在大陸台生、旅客,可能很容易誤判,導致無端受刑罰,甚至因此弄巧成拙,讓這些人反而投靠大陸,不得不慎。 \n 陳振貴指出,《反滲透法》涉及人權的壓制與保密,本質就有不明確成分的問題,將來一旦立法通過,勢必要制定施行細則,並參照國內外相關的法規,作為處理準則,否則只要法律一公布,一定有糢糊地帶,只怕會造成人心惶惶,同時也代表民進黨對大陸的另一道戒心與不友善,可能引起大陸更大的反彈與打壓,宜審慎為之。

  • 隨意聚眾鬥毆要罰了 修法三讀加重刑罰

    隨意聚眾鬥毆要罰了 修法三讀加重刑罰

    《刑法》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一百五十條修正案13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法務部表示,這次修正,完備打擊犯罪之法制,以維護社會治安與秩序,還給民眾無慮生活及居住安寧。 \n \n 法務部指出,科技進步更容易透過社群通訊軟體進行串連集結為鬥毆等妨害秩序行為,這些案件規模擴大,容易傷及無辜,而目前司法實務對於刑法第一百四十九條聚眾不解散罪及第一百五十條公然聚眾施強暴脅迫罪的構成要件見解過於限縮,為及時遏止不法,有檢討修正的必要。 \n \n 法務部說,三讀通過的第一百四十九條及第一百五十條將「公然聚眾」的要件改為「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的場所聚集三人以上」,同時提高罰金刑刑度,並於第一百五十條增訂「意圖供行使的用而攜帶凶器或其他危險物品」、「因而致生公眾或交通往來的危險」等危險行為態樣的加重處罰,期使本次修正,完備打擊犯罪的法制,以維護社會治安與秩序,還給民眾無慮生活及居住安寧。 \n \n \n

  • 古人為何寧願遭受酷刑也不自盡?

    古人為何寧願遭受酷刑也不自盡?

    在古代有許多折磨人、讓人感到痛苦不已的酷刑,而且罪大惡極的人多會被公開處刑,試圖為罪犯帶來羞辱的感覺,也做到殺雞儆猴的用處,然而這些刑罰這麼痛苦,為何罪犯們還要繼續忍受,也不願選擇自我了斷? \n犯人基本上可以被分為兩類人,一種就是非常不怕死的,因此這些折磨對於他們也不算什麼,自盡這種作法也沒有任何意義;第二類人就是大部分對於死亡充滿恐懼的人,但儘管他們對於將遭受的殘酷刑罰感到恐懼,卻也沒有辦法輕易自我了斷,第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些被處以重刑的犯人大多都會被戴上腳鐐、木枷,等於四肢通通都被控制、無法動彈,自然也無法拿到什麼工具來自盡了。而第二個原因則是罪犯的身旁都會有獄卒看守,以防止罪犯有任何想要自盡、逃避罪罰的行為,他們還會為罪犯準備豐盛的食物,讓他們有體力可以面對,此外還會準備鎮痛散,讓罪犯不會因為疼痛或驚嚇過度而死亡。 \n既然無法借助外物的幫助自盡,那麼「咬舌自盡」呢?事實上,咬舌自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必須先將舌頭從根部咬斷,舌根縮進喉嚨中造成氣管堵塞,血也會流入肺部而窒息,但這個辦法的成功率相當低,而且也無法快速死亡,若是失敗了反而等於白白受罪。 \n★中時新聞網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n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古日本如何懲治縱火犯?手段殘忍

    古日本如何懲治縱火犯?手段殘忍

    在古代的歐洲歷史中,「火刑」被認為有淨化的功用,因此常常被拿來做為懲處異端分子或罪犯的刑罰,但除了歐洲以外,古代的日本也會利用這種刑罰來處罰縱火犯,可以說是充分地展現了「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法則。 \n由於日本位處板塊交界處,因此時常會有地震發生,而這種自然災害也影響了日本的的居住方式,具有日本特色的建築物大部分都是以木質架構為主,這樣不僅可以有效抗震,建築起來也比較輕鬆,不過這種木質建築物也存在著缺點,那就是非常不防火,只要發生失火現象很容易就會引起嚴重火災,在江戶時代便有一句俗語:「火災與打架是江戶兩大景」,可以見得當時火災發生的十分頻繁,但在這些災害當中,有好幾起都是由人為縱火造成的,因此江戶時代便將「火刑」作為縱火犯的唯一刑罰,希望可以殺一儆百。 \n江戶火刑也有自己的一套程序,首先讓犯人遊街示眾,並帶往海邊刑場;再來將犯人官到竹子編織而成的竹框中,並用萱草塞滿,只留臉部在外;最後帶行刑官驗明正身後便直接放火,將犯人活活燒死;而犯人在死後還得被曝屍3天,讓野狗或是烏鴉來解決遺體殘骸。雖然火刑手段相當殘忍,但對於貧民來說,縱火是最為低廉的復仇手段,因此還是有不少人犯下縱火案件,像是1723到1724這2年的時間,就抓到了100多名縱火犯,而他們自然也逃不過火刑的可怕下場。

  • 古代最殘忍刑罰竟是「點天燈」!

    古代最殘忍刑罰竟是「點天燈」!

    在古時候有各種刑罰折磨犯人,常常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現代人常聽到「凌遲」、「五馬分屍」等可怕酷刑,但其實有一項最殘忍的刑罰叫做「點天燈」;一般人聽到天燈可能會以為是元宵節時的活動,而點天燈真正的方式是把犯人當天燈「點燃」,讓他的身軀燒成灰。 \n古代點天燈是一種極為殘忍的酷刑,實施方式是在犯人肚子用刀挖出一個洞,在裡面放燈芯,而人體脂肪就會變成燈油,點燃燈芯之後,身體就會開始慢慢燃燒,最後燒成灰,屍骨無存。 \n三國的董卓就是被施以此種刑罰,雖然當時董卓已身亡,但司徒王允認為他生前做過太多壞事,不能讓他那麼簡單死去,於是對他的屍體施行「點天燈」,讓董卓變成「燈」,燒了好幾天才燒完。 \n有些人認為五馬分屍聽起來比較可怕,而事實上它的痛苦只有一瞬間,但點天燈就不是這樣,在活人身上點火讓其慢慢燃燒,過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慢慢把一個活人燒死,所以才被冠上「最殘忍」酷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