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劉政池的搜尋結果,共221

  • 七七行館案 劉政池又因偽造文書遭判10月

    七七行館案 劉政池又因偽造文書遭判10月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被控竊佔國土,在陽明山蓋「七七行館」因違法擅自占用設置地下貨櫃,最高法院依違反水土保持法將他判囚1年2月定讞,但部分撤銷發後更審,劉政池入獄服刑後,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將他判決10月及偽造文書罪判刑3月可易科罰金。 \n \n前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長蔡佰祿、陽管處建管小組長李朝盛及建管小組技士謝文華,都已獲判無罪確定。

  • 立委何志偉不實爆劉政池佔國有地 判賠35萬及登報道歉

    立委何志偉不實爆劉政池佔國有地 判賠35萬及登報道歉

    立委何志偉7年前擔任台北市議員時,爆料指控時任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胞弟劉政池霸佔陽明山區國有地10處、強奪私地,劉憤而提告。高院認定何沒有善盡查證義務,酌減賠償金額判賠35萬元、並在中國時報等刊登道歉啟事,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n \n判決指出,何在2013年11月14日檢調搜索勘驗七七行館現場時,在場接受記者訪問,隨後又在市議會召開記者會,指控「劉政池至少還有10處私佔國有地未曝光,及另擁數間別墅,正複製同樣模式侵佔國有地」、「七七行館從成本3百萬變成7億7千萬元的豪宅」 \n \n何志偉還指稱「劉政池以買賣或強取豪奪染指20公頃的土地,其中國有地就超過10公頃。」,劉認為何的言論不實,提告求償350萬元並要求登報道歉。 \n \n士林地院認為,何的爆料已明確表明行為、數目、面積及金額,屬可被驗證真偽的事實,非單純意見表達,而是陳述事實,但何志偉卻無事實根據,已妨害劉的名譽,判賠50萬元、並須登報道歉。 \n \n高院審理後認定,何志偉僅憑陳姓檢舉人提供的資料,就指責劉政池是藉由低價購地、竊占國土、違法開發等方式獲取暴利的貪婪奸商,他的言論沒有盡查證義務,考量兩造的身分地位、財產,判何須賠償35萬元、登報道歉,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確定。

  • 侵占陽明山國有地 劉政池上午報到入監

    侵占陽明山國有地 劉政池上午報到入監

    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被控佔用國有地、違法興建「七七行館」別墅,還開挖地窖。最高法院日前針對劉政池挖地窖部分,判刑1年2月確定,原本劉政池被北檢通知(31日)上午報到執行,但劉政池已經今天上午9點半左右向苗栗地檢署報到並發監執行,今年將要在牢裡過年。 \n \n最高院判決指出,劉政池1998年購買北市泉源路段3小段506地號土地,準備開發溫泉會館,2000年5月,劉政池以胞妹、大女兒名義向陽管處申請建照。 \n \n劉政池除在當地蓋起七七行館別墅,還在別墅旁國有地挖出106.6坪的地窖,埋設12個地下貨櫃,打算當地下停車場,並在貨櫃屋上方的國有地上種植草皮、植栽,佔用總面績約1400多坪。 \n \n一審依違反水土保持法,判劉政池有期徒刑2年3月,今年6月,高院以劉涉犯2個水土保持法,分別判刑1年2月、1年,合併應執行徒刑2年。 \n \n劉政池上訴後,最高法院12月12日將劉政池挖地窖部分,駁回上訴,判決1年2月確定,並通知檢方啟動防逃機制,另劉涉擅自違反占用地上物違反水土保持法與使公務員登載不實部分均發回高院更審。 \n

  • 苗栗地檢署26日上午 傳喚劉政池到案發監執行

    苗栗地檢署26日上午 傳喚劉政池到案發監執行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因違反水土保持法案,經台灣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2月後,於民國108年12月12日經最高法院判決駁回上訴而告確定。苗栗地檢署108年12月18日接獲台灣士林地方檢察署囑託執行函文後,寄發傳票通知劉政池,於民國108年12月26日上午10時到案執行,26日上午9時41分左右,劉政池到達苗栗地檢署報到後,由本署執行檢察官訊問確認人別無誤並諭知發監執行。

  • 獨》侵占國有地 前苗縣長劉政鴻胞弟31日入監

    獨》侵占國有地 前苗縣長劉政鴻胞弟31日入監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被控佔用國有地、違法興建「七七行館」別墅,還開挖地窖。最高法院日前針對劉政池挖地窖部分,判刑1年2月確定,劉政池須入監服刑,士林地檢署囑託台北、苗栗地檢署代執行。其中,北檢已通知劉政池下周二(31日)上午報到,發監執行。 \n \n判決指出,劉政池1998年購買北市泉源路段3小段506地號土地,準備開發溫泉會館,2000年5月,劉政池以胞妹、大女兒名義向陽管處申請建照。 \n \n劉政池除在當地蓋起七七行館別墅,還在別墅旁國有地挖出106.6坪的地窖,埋設12個地下貨櫃,打算當地下停車場,並在貨櫃屋上方的國有地上種植草皮、植栽,佔用總面績約1400多坪。 \n \n一審依違反水土保持法,判劉政池有期徒刑2年3月,今年6月,高院以劉涉犯2個水土保持法,分別判刑1年2月、1年,合併應執行徒刑2年。 \n \n劉政池上訴後,最高法院12月12日將劉政池挖地窖部分,駁回上訴,判決1年2月確定,並通知檢方啟動防逃機制,另劉涉擅自違反占用地上物違反水土保持法與使公務員登載不實部分均發回高院更審。 \n \n士林地檢署因劉政池的戶籍地、住居所,各在苗栗地檢署、台北地檢署轄區,日前分別囑託苗檢、北檢代執行,其中,北檢已通知劉政池於下周二(31日)上午10時報到,將發監執行。 \n \n

  • 七七行館違反水保法  劉政池判囚1年2月定讞

    七七行館違反水保法 劉政池判囚1年2月定讞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被控竊佔國土,在陽明山蓋「七七行館」因違法擅自占用設置地下貨櫃,最高法院今依違反水土保持法將他判囚1年2月定讞、已通知檢方啟動防逃。 \n \n前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長蔡佰祿、陽管處建管小組長李朝盛及建管小組技士謝文華,都獲判無罪確定。

  •  劉政池佔地建行館 法院判拆屋還地

    劉政池佔地建行館 法院判拆屋還地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胞弟劉政池因興建「七七行館」被國產署控告侵占國有土地,高院認定劉政池及他為實際負責人的中郵通公司,須拆除地下貨櫃及ㄇ字型牆垣,返還土地給國產署,並賠償202萬多元。可上訴。 \n \n國產署提告主張,劉政池無權占有國產署管理的國有土地,請求法官命令劉拆除建物並歸還土地,並須連帶賠償相當租金損害239萬8443元本息。 \n \n高院認為,。劉政池利用圍籬、大門的設置,配合土地與相鄰地形、地貌的高低落差及阻隔,排除他人正常通行進入該範圍之土地,並僱工埋設地下貨櫃,應拆除貨櫃牆垣,歸還土地給國產局,並給付202萬716元。

  • 被控圖利劉政池、洪寶川二審改判5年2月

    被控圖利劉政池、洪寶川二審改判5年2月

    前國產局洪寶川在1998年擔任北區辦事處處長時,被控違法核准出租陽明山的國有土地給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士林地院依圖利罪將洪男判囚6年,高院斥責他有損官箴、實屬不該,念及他無前科、素行良好,將他判刑5年2月。全案可上訴。 \n \n劉政池為完成七七行館開發計畫,計畫先向國有財產局(現改制國有財產署)承租土地後分割,再向國產局申購土地,1998年劉政池向國產局北辦處申請承租土地,但承租面積超過國有非公用不動產租賃的限制。 \n \n時任國產局北辦處處長的洪寶川明知劉政池申請承租不合規定,但考慮劉政池胞兄劉政鴻擔任立法委員,指示管理課直接辦理核租並批示同意,違法出租國有土地給劉政池。

  • 七七行館案 劉政池二審判囚2年

    七七行館案 劉政池二審判囚2年

    \n \n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被控竊佔國土,在陽明山蓋「七七行館」士林地院依違反水土保持法等罪將他判刑2年3月,高院今將他改判囚2年、另4月可易科罰金;前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長蔡佰祿、陽管處建管小組長李朝盛及建管小組技士謝文華,逆轉獲判無罪。 \n \n劉政池發表聲明稿表示,對於宣判結果深表遺憾,他說從本案爆發以來,負屈含冤迄今已歷六載,妻帑家族無不遭受牽連,司法資源耗費甚巨,將與律師團隊研讀判決書後提起上訴救濟,以辨曲直,他深信台灣司法終將回歸正途,是非公道,終有大白之日。 \n \n前身為歷史古蹟「大芳白粉廠」的七七行館,6年前惹上爭議且法院爭訟案件不斷,去年中郵通公司委由律師顏瑞成發表聲明,強調已自行拆除七七行館,希望真相有朝一日能夠大白,回復原始風貌,捐給國家,作為陽明山北投文史產業紀念活動場所。

  • 自拆七七行館 劉政池盼還原真相

    自拆七七行館 劉政池盼還原真相

     前身為歷史古蹟「大芳白粉廠」的七七行館,5年前惹上爭議且法院爭訟案件不斷,為了讓事件平息,中郵通公司委由律師顏瑞成發表聲明,強調昨已自行拆除七七行館,希望真相有朝一日能夠大白,回復原始風貌,捐給國家,作為陽明山北投文史產業紀念活動場所。 \n 中郵通律師顏瑞成表示,七七行館前身是大芳白粉廠,在日據時代建造,所有權狀登記興建為1966年,擁有合法建物證明,七七行館在1969年空照圖就已存在,歷經40多年的空照圖都沒有改變。 \n 但行政訴訟中,合議庭竟因畏懼媒體,僅進行過一次15分鐘的準備程序、一次15分鐘的言詞辯論,即判決敗訴,對於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雙方合意鑑定為舊建材的報告,從未調查,同時拒絕調查其他證據與傳訊證人。試問該建築未經調查,如何認定是違建?如今,中郵通公司決定不再爭訟,已於昨日自行拆除七七行館。 \n 中郵通公司強調,希望用寬容與愛,讓七七行館的爭議煙消雲散,且不願意再連累陽管處現職人員,藉以喚回無辜公務員的清白,所以主動拆掉七七行館就是要放下所有政治算計,但七七行館的真相並不是這樣的,希望有朝一日重啟調查,讓真相大白。

  • 七七行館被拆後 高院逆轉判劉政池子女須還地

    七七行館被拆後 高院逆轉判劉政池子女須還地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胞弟劉政池被控占地興建「七七行館」,5年前陽管處拆除建物後,國有財產署提告請求返還土地,但卻遭士林地院判決敗訴、駁回請求,高院認定登記在劉政池女兒名下等土地是以「詐欺手段」獲得, 逆轉改判須歸還國有。全案可上訴。 \n \n國有財產署北區分署提告主張,該土地原本出租給劉政池子女,後來劉的女兒在土地上以不實資料申請建照興建行館,再向國有財產署申購土地並完成移轉登記,後來陽管處發現七七行館違法興建且使用,撤銷建照及使照,劉的女兒也應歸還土地。 \n \n士林地院駁回國有財產署的請求,但高院認定最高行政法院已確定判決,劉家用詐欺手段或提供不正確資料,也因此劉家無信賴保護原則的適用,判決劉的女兒將土地歸還,該土地也因應回復登記為國有。全案可上訴。

  • 爆劉政池竊佔國有地 北市議員何志偉判賠35萬

    台北市議員何志偉2013年間多次踢爆,時任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胞弟劉政池霸佔陽明山區國有地,不僅蓋豪宅、掘密道,還破壞樹林植被,並指至少還有10處私佔國有地沒曝光,劉政池憤而向何提告求償350萬元,士林地院年初判何敗訴,需賠劉50萬元並登報道歉,高等法院今改判何需賠償劉35萬,全案仍可上訴。 \n \n高等法院判決指出,何志偉曾爆料指稱,「劉政池至少還有10處私佔國有地未曝光,及另擁數間別墅,正複製同樣模式侵佔國有地」、「七七行館從成本3百萬變成7億7千萬元的豪宅,價格翻揚了好幾十倍」、「劉政池以買賣或強取豪奪染指20公頃的土地,其中國有地就超過10公頃。並以這些土地向銀行超貸5億」等語,但何無事實根據,已妨害劉政池名譽。 \n \n劉政池隨後發布聲明指出,自從七七行館被拆之後,他經歷一輩子也不曾有過的那麼多訴訟,也因此感同身受那些遭到冤屈者的不平之鳴,他們是如何求助無門,有冤難伸是多麼的悲情與無奈,每每想起自己一生投入公益,幫助弱勢,竟成為政治力夾殺的犠牲者,殃及無辜的家人及公務員,深感痛心及歉意。 \n \n劉政池說,今天判決證明何志偉的言論未經合理查證,他會履行承諾,將何志偉賠的錢,全數捐作公益之用,希望何志偉能主動依判決賠償。 \n \n何志偉受訪則嚴正聲明,「一定會持續上訴」。他強調,身為市議員有監督權,相信社會有公斷,如果這是民意代表必經的坎坷之路,他願意為這片土地承擔。 \n

  • 陽管處拆七七行館有理 劉政池敗訴

    陽管處拆七七行館有理 劉政池敗訴

    前苗栗縣長劉政池在北投區泉源路77號興建「七七行館」,其中有部分建物,所有權屬劉政池所有,當時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陳茂春等5人,在2013年12月16日清晨5點,認定為違章建築,使用機具強行拆除,劉控告陳等人毀壞建築物,士林地院今天宣判,時任處長陳茂春、副處長詹德樞、課長梅家柱、承辦人莊治平、執行人員楊政儒5人均無罪。 \n \n劉政池自訴,七七型館有部分是屬於中郵通公司,大約10坪大小的工具間屬於劉所有,都是自50年代領有合法權狀,但自2013年8月底開始,媒體大肆報導劉竊佔國土,並譴責陽管處涉及包庇不法等情事,陽管處為了紓解媒體以及輿論壓力,強行拆除七七行館建築物。 \n \n合議庭認為,陽管處依違章建築處理辦法,自2010年年底開始8次發函,要求中郵通公司自行拆除,並在實際執行拆除工作前2週前,至現場勘查,建物已經改建成2層樓高,認定有違建的事實,經由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駁回中郵通的訴訟,認定七七行館確屬違建,陳等人依法令之行為,並沒有違法,判決陳等人無罪。

  • 七七行館案 法院判何志偉賠劉政池50萬

    「七七行館」案,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指控台北市議員何志偉亂爆料,致其家人受屈,提告求償。士林地方法院今天判何志偉應賠償新台幣50萬元、登報道歉,可上訴。 \n 劉政池在陽明山興建溫泉別墅七七行館,涉嫌私挖地庫面積約600平方公尺,並占用國有地做觀景草皮約1800坪。 \n 劉政池得知判決結果,發出新聞稿指出,法院判他勝訴,讓他們相信司法還是可以作為公理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雖說遲來的正義已不是正義,但他仍猶抱希望,希望類似自己的案例,就此從台灣消失等語。 \n 何志偉接受記者電訪時說,劉政池竊占國土被司法認定有罪,自己是接獲民眾陳情、爆料有所本,會說出來,是希望檢調和行政機關查清事實真相,「我也可以選擇置之不理,但我不能違背良心,讓全民的資產被破壞」。 \n 何志偉也說,目前還沒收到判決書,收到後會再與律師討論是否上訴,進行後續相關法律行動。1060119 \n

  • 七七行館案 法院判何志偉賠償劉政池50萬

    七七行館案 法院判何志偉賠償劉政池50萬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的胞弟劉政池,3年多涉嫌竊佔國有土地,在台北市陽明山蓋豪宅七七行館,但事後證明,建物早在他購買以前就已經存在,並非違章建築,僅違反《水土保持法》判決2年3月,劉政池則主張,民進黨籍議員何志偉胡亂爆料,誤導檢調害他和無辜家人遭受冤屈,求償350萬,士林地院判決,何志偉應賠償50萬,並在平面媒體刊登道歉啟事。 \n \n劉政池得知判決後表示:「讓我們相信司法還可以作為公理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未來將把何志偉議員所賠的錢,全數捐作公益之用。」劉表示,非常感謝他(法官)這麼有勇氣,判何志偉議員必須為他不實的中傷言論,負起民事上損害賠償責任。 \n \n何志偉得知判決結果後表示,待收到判決出與律師商討後再回應。

  • 七七行館非違建 劉政池要對陽管處提國賠

    七七行館非違建 劉政池要對陽管處提國賠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擁有的北投七七行館,3年前遭陽管處拆除「疑似」違建部分,但日前2份鑑定報告出爐,指遭拆除部分是50年前興建的老舊建物,並非違建,劉政池將提國賠訴訟。 \n2013年劉政鴻強拆大埔民宅,引爆連串事件,劉政池也遭波及,被人檢舉他擁有的北投七七行館竊據國土、而且是大違建。2013年底,士林地檢署大規模搜查七七行館,陽管處也認定部分建物為違建,予以強制拆除。 \n但近日2份鑑定報告結果卻顯示七七行館遭拆部分非違建,陽管處顯然拆錯!據《壹週刊》報導,劉政池委託「新北市土木技師工會」和「台灣鋼鐵工業同業公會」做的鑑定報告指出,被拆除的建物建材是1962年到1966年生產,鋼筋則是1980年之前製造。 \n這樣的結果顯示,劉政池在1998年買下七七行館前,建築物就已經存在,且並無新修建的情況。劉政池表示,這起事件是檢察官做秀、陽管處配合演出,已經蒐集證據向監察院陳情,並打算提出國賠告訴。 \n

  • 七七行館旁建物沒電 劉政池女兒告台電、陽管處

    七七行館旁建物沒電 劉政池女兒告台電、陽管處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點胞弟劉政池在陽明山興建七七行館,2013年12月間,遭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台電強制拆除並斷水斷電,一旁大約10坪左右的建物,電錶一併被拆除,至今無法復電。所有權人劉冠廷,也是劉政池的女兒,今天委託律師陳振禮控告台電公司李清課等4人,以及陽管處處長陳茂春,強制罪、業務登載不實罪。 \n \n陳說,當初是要拆77號電錶,82號並沒有要拆,拆除後後台電與陽管處互踢皮球,先說是遵照陽管處指示才拆,接著台電說是又以安全為由,說法前後矛盾,經劉冠廷多次申請,直到今年年初,台電明確拒絕復電,讓一棟擁有合法所有權的房子,長達2年多沒水沒電,讓人無法居住,造成屋主權益損害。 \n \n當初「七七行館」爭議,陽管處官員多名遭判刑,目前台電則以該址合法性有爭議無法復電。 \n \n而北投區泉源路82號門牌,目前已應荒廢無人居住,陳振禮主張1969年就取得門牌,內部大約有10坪大小,具有爭議的建物已遭拆除,但合法擁有的建物也應該還給民眾應有的權利。

  • 《時報周刊》七七行館新棟建照使用執照撤銷 金融體系面臨挑戰 房產權狀不被信賴

    《時報周刊》七七行館新棟建照使用執照撤銷 金融體系面臨挑戰 房產權狀不被信賴

    民國89年、97年陽明山管理處兩度核發建照及使用執照給七七行館業主劉政池,竟因劉政池無端捲入地下貨櫃挖掘案,導致各界不利劉的輿論排山倒海而來,核發執照的陽管處,竟強行撤銷執照,並拆除七七行館,無異就是自己「打臉」。 \n \n 據了解,民國103年1月20日陽明山管理處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違法以行政命令,撤銷89年與97年所核發的建照與使用執照。「當年由陽管處所核發給劉政池的建照以及使用執照,並經調查、審議而定,並無不法之處。」 \n \n 因劉政池在「七七行館」事件中,無端捲入地下貨櫃挖掘案,導致各界輿論排山倒海而來,原本核發執照的陽管處,「推翻審發的實情,竟強行撤銷合法認定的建照、使用執照。」社會輿論一面倒地指責當事人劉政池,就在指責聲浪中,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與箇中真相早已被淹沒。 \n \n相關單位不顧事實 隨輿論起舞 \n \n 熟悉內情人士指出,「當年開挖的地下貨櫃者,實際上是另有其人。開挖的經過及當事人劉政池提告私挖貨櫃者的訴狀,以及台北市政府開罰的公文、士林地檢署不起訴處分書,上面寫得清清楚楚,根本跟劉政池無關。」並有台北市政府的「行政查報書」及「罰款單」可以證明。而且私自開挖的業者,也在法院坦承,此案經法院判決定讞。「這起案件的所有公文,全部備存在案。可供社會大眾查閱。」 \n \n 「也就是說,讓劉政池捲入違法開挖貨櫃的元兇,其實另有其人。」相關人士嘆道,隨著相關議題不斷延燒、發酵,整起事件被誤導成竊佔國土和盜挖地下貨櫃,「可是陽管處和國有財產署噤若寒蟬,唯恐惹火上身。最終也埋下公家機關為求明哲保身,不惜推翻合法情事,而順應輿論的荒謬事件。」 \n \n 熟悉建築業人士認為,其中最令人驚懼之處,在於原本合法且資料健全,證據明顯的事實,卻因為公家單位害怕成為眾矢之的,竟可以全盤否認;甚至為了順應輿論、害怕得罪社會大眾,不惜違心行事,任由今朝官員任意推翻前朝的核定。 \n \n金融制度遭挑戰  土地權狀無法信賴 \n \n 土地代書強調,七七行館當年擁有合法建照與使用執照,業主劉政池得以憑藉合法產權向銀行借貸,這與一般升斗小民以房地產,向銀行當抵押債權如出一輒,其實並無甚可議之處。銀行借貸金錢給一般民眾時,針對抵押擔保品的價值,必先經過嚴密評估。「土地若無公家機關合法的認證和核發擁有許可,又豈能過得了銀行徵信這一關?」 \n \n 「然而,原本經由國家機關核發的執照,竟然因為現任所屬單位畏懼自己飯碗不保,迫於輿論壓力,為了迎合群眾而棄之不顧,輕易毀棄而不予尊重。由此可見,政府的公信力又將何在呢?」金融業人士質疑,「此例一開,影響所及,銀行對於民眾合法取得的資產,政府核發的所有權狀,亦將產生不信任感;後果影響所及,恐怕將由全民來共同承擔。」 \n \n金融專家建言 \n \n 針對前所未見的「七七行館」拆除案件,金融專家特別提出幾點建言。首先,行政管理法規的延續性必須維護,這起朝令夕改、隨著輿論和民代起舞的強拆案件,既不細究箇中原委,也對已存的證據視而不見;為此呼籲有關單位必須正視行政管理法規的延續性。 \n \n 七七行館誤拆不僅造成「土地與建物所有權狀不能信賴?」,而且「危及當事人身家財產,飽受冤屈難伸的苦楚,實已違反憲法保障中華民國的人民財產之權利。」所以不要因為案件的擴散效應,影響到國人對公務機關的信賴度。 \n \n 最後,涉及核發執照與信貸徵信的部份,恐怕對金融體系產生深遠的後續效應。眾所周知,銀行借貸必須有憑證與擔保品,才能證明擔保品的價值,具有公信力者,莫過於行政及公家機關的公文證明和核發的執照。如今七七行館拆除,不僅相關公信力遭到質疑,也將對金融體系產生深遠地影響。金融體系必須時時擔心,已設定質押之土地與建物所有權狀隨時有被撤銷的風險。 \n \n拆除七七行館 冤中有冤 \n \n 陽明山文史工作者指出,七七行館拆除案至今,由當事人劉政池眼中來看,「民意代表刻意羅織罪名及輿論不斷炒作下,這種有如曾參殺人的錯謬形象,早已深入民心,恐積重難返。」 \n \n 「再加上監察委員以剪報舉證,不加詳察、即對本案有關機關提出的糾正案,更使得原本中立和客觀的公務機關為明哲保身,不惜昧於事實,推翻當年的合法審議」,因此造就出一樁「案中有案,奇中有奇,冤中有冤」的千古奇案! \n \n \n \n \n \n更多相關精采內容,詳見最新出刊1961期《時報周刊》,時周一套特價69元。本期封面人物由《我的少女時代》人氣男星王大陸帥氣擔當,訂閱《時報周刊》4期即送《我的爸爸是總統》最新暢銷書1本,僅需超級特惠價399元(時周4期原價276元、新書原訂價520元,一次購等於幫您激省397元)。更多好康活動請詳見「styletc.樂時尚」網站。 \n \n(訂《時報周刊》送JK蘿琳暢銷書【抽絲剝繭】,請洽讀者服務專線:0800-000-668。) \n \n

  • 七七行舘國有地爭議 劉政池勝訴

    針對北投「七七行舘」的「國有土地出售後,仍應回復國有」爭議,財政部國有財產署北區分署訴請中郵通公司「返還移轉土地所有權等」乙案,7日經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判決中郵通公司勝訴;得知判決結果後,中郵通公司隨即發表新聞稿,感謝還給劉政池等相關當事人一個公道。 \n \n中郵通公司方面表示,當初「主管機關基於錯誤的行政處分,及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所作違法行政處分之誤導,提起本案訴訟」,以致於諸多相關的當事人,以及當時出售土地的相關地主身心均受影響,「且受無辜之牽累,含冤莫白」。 \n \n中郵通公司並強調,此一判決證明該公司係合法取得相關土地;並感謝司法機關「不受外力影響,作出公正之判決」。

  • 劉政池:願建七七行館 重現北投三寶

    劉政池:願建七七行館 重現北投三寶

    \n \n 前年底遭陽管處拆除的「七七行館」,經鑑定是50年代之前的老建築,原是「大芳白粉廠」的舊址,日據時代則是名譟一時的「北投燒」陶窯所在地。劉家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上個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劉家敗訴,身為陽明山、北投在地的文史工作者林儒博疾呼:「建築物可以被拆,但歷史記憶不容抹滅!」 \n \n \n 「拆了七七行館,就等於直接毀了北投產業古蹟!」身為陽明山、北投在地的文史工作者林儒博忍不住站出來疾呼,一心只想替無辜的文資古蹟大聲喊冤:「建築物可以被拆,但歷史記憶不容抹滅!」 \n \n \n七七行館為歷史古蹟 慘遭錯拆 \n \n \n 在林儒博口中,「錯拆七七行館」整起事件的發展過程,何止匪夷所思,簡直就是「冤中有冤,冤上加冤」。林儒博指出,先就陽管處查報「七七行館」為全面實質違建說起,當時乃為順應媒體一面倒的風向,並為此逕自拆除「七七行館」,種種「矯枉過正」的作法加身,當事人劉政池一家人何其冤枉?「七七行館」又何其無辜? \n \n \n 林儒博指著「七七行館」被挖開的牆壁斷面,清楚明白地顯示出,建築物採用當年古老的建築工法,而且為白土、而非紅磚;同時也驗證著這幢老建物的前身,乃是一間開採白土的工廠,由二次大戰前迄今,算來已有超過80年的歷史,原本稱得上碩果僅存,足以見證北投的產業文化興衰,深具文資保存價值。 \n \n \n 「當年『白土陳』在北投可是無人不曉!」林儒博提起昔日北投有「三寶」,溫泉、白土與鹼草(草蓆),當中白土(瓷土)的代表性地標,506地號全區原為陳家「大芳白粉廠」廠址所在。 \n \n \n馮京當馬涼 古蹟當違建 \n \n \n 大磺嘴為陽明山國家公園區域內生產瓷土的首要之地,「大芳白粉廠」(即現今的「七七行館」)堪稱該區核心工廠,已故的陳承澤、陳逸雄父子自日據時代即在此居住,直到民國74年改制為陽明山國家公園,工廠才停止生產。 \n \n \n 「七七行館其實有兩棟,一棟是50年代前的建築,另外一棟是97年的建築。」在媒體鬧得沸沸揚揚,「欲除之而後快」,目前已被拆除三分之二者,為民國51年完成登記的舊建築。 \n \n \n 依據年份分別由民國58至101年不等的6張「空照圖」,即可明顯看出建築物「40年不變」;加上由中華民國政府公部門-----士林地政事務所發予的「建物所有權狀」,證明「這棟舊房子為擁有合法建物所有權狀的建築」所言不虛。 \n \n \n 尤其93年由陽管處發文證明該建物為「合法建物」,不啻「打臉」先前87年違建的告發單。林儒博也就此提出質疑:102年怎可先拆房子?「如果真要拆房子,也要先撤銷該合法建物證明,打贏撤銷合法建物證明的訴訟,確認該建物是否違法;由此也證明陽管處竟然公然帶頭違法,硬是先拆了房子!」 \n \n \n相關單位誤算 自己打臉 \n \n \n 林儒博並強調,陽明山國家管理處依據建築法規定,若建築物修建、改建超過二分之一,即被列為違建,依法規違建可即刻拆除。然而民國87年陽管處僅憑「目視的方式」,並未對結構之行為作出評估,不僅違背建築法的立法精神,尤其令他及相關人士難以信服。 \n \n \n 由87年修建前後的照片,即可看出牛腿式(托架)八卦建築一至三樓,早自民國55年前即已存在,且為流行於當時、加強磚造之結構方式,現今已然絕無僅有;且與陽管處採「目視認定」,逕自全予認定為違建部分,計算基礎上有所出入。為此陽管處與屋主劉政池兩造曾請來,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台灣區鋼鐵工業同業公會鑑定建材的新舊程度,也都證明該部分確為50年代的舊建築。 \n \n \n 但當時陽管處把八卦牛腿式建築(所謂一至三樓)也列入計算,造成建築物增算為426.23平方公尺,但若按實際應為303.27平方公尺來計算,相較於總面積741.28平方公尺,得出40.19%的數據,則未達修建、改建超過二分之一的「違建」標準。 \n \n \n 林儒博痛陳此案之「冤」,在先進文明國家應不可能發生;媒體與各界人士不可忽略歷史文化、原產業存在的事實,讓拆除「七七行館」一事將錯就錯,歷史記憶橫遭抹滅。 \n \n \n \n七七行館的歷史演進 \n \n \n日據時期\t「大芳白粉廠」廠址所在 \n民國50年代前\t廠區興建牛腿式八卦建築 \n民國51年\t牛腿式八卦建築完成登記 \n民國58年\t航測圖顯示出五棟建築 \n民國87年\t因斜瓦屋頂老舊塌陷修建改成平屋頂 \n民國97年\t「七七行館」新棟建築完成 \n民國102年12月16日\t牛腿式八卦建築遭拆除 \n \n \n劉政池:預定捐出七七行館,改為北投產業文化館 \n \n \n 本刊特地訪問到劉政池本人,受訪過程中他再三表示,對整件事情發展至今,只能用「深感遺憾」來形容,「路有曲直歧岔,是非亦有公斷私論」,滿懷遺憾之餘,劉政池語氣中卻似乎一派雲淡風輕。他對涉及此事的公務員當初為求自保,硬生生拆掉產業古蹟「七七行館」,平息來自社會各界的爭議,以杜眾人悠悠之口的作法,至今始終抱持寬容、並無抱怨,「與其氣急敗壞去抗爭,還不如就萬緣放下吧!」 \n \n \n 劉政池並審慎考慮評估,等到相關訴訟告一段落,把「七七行館」捐出、作為「北投產業文化館」的可能性,讓昔日北投「三寶」溫泉、白土與鹼草(草蓆)得以在此呈現展示。為此劉政池也歡迎,對陽明山、北投歷史文物或產業文化有興趣的各界人士,踴躍提供相關資料或想法。 \n \n \n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本期《周刊王》,最新071期隨刊附贈性感女優彩乃奈奈跨頁全版美照,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1,177元,粉絲切勿錯過,詳情請參看周刊內活動頁。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